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58章 好死不如赖活着

一个充满嘲讽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小日本,有些力气啊!”
张德放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道:“不如你让我表妹跟他说一声。”他对顾明健的做法也深感不解。
王学海不屑的笑了一声,周云帆这种人并没有被他放在眼里,他早就查出一切都是梁成龙在搞鬼,周云帆只是被利用而已不过有件事情没有想到,中岛川太突然让手下改变了口供,更麻烦的是,他最早答应的投资也不准备注入了,这让他的资金出现了一个缺口。
周云帆很客气的叫了一声顾先生,然后道:“我知道以后该怎么做,我和张德放是好朋友,希望顾先生能够忘记过去的不快。”这的确是道歉,不过很委婉,和顾明健当初的期待距离很远。
“中岛川太?”张扬点了点头。开车慢慢驶出广盛分局。他随口问道:“哪里能够找到这个人?”
顾允知闭上双目静静感受着张扬娴熟的手法,脖子僵硬的肌肉在他的按摩下变得松弛了许多,张扬这小子医术方面还真不含糊,如果不是遇到了他,恐怕小女儿养养至今仍然坐在轮椅上。
“好,我明白了!”顾允知说完就挂上了电话,平日里和颜悦色的面孔蒙上了一层深重的乌云。
中岛川太不但会说中国话,而且他的中国话说的还十分的标准纯熟:“你想要什么?他已经明白对方是为了百乐门的事情而来,只要对方不杀自己,就证明人家有条件,有条件也就是有的谈。
“今晚百乐门的事情是你让人做得?”
顾明健想得很简单:“周云帆不是已经退出去了吗,拆迁应该没有问题了。”
周云帆扬眉吐气道:“所以说上天总是站在正义的一方,明明是他们欺负到我们上来了,居然还要我向他们低头,哪有这个道理?”
张扬叹了口气道:“你还算聪明,这事儿说起来也简单,这么着,百乐门的事情你去警局说清楚,别再招惹麻烦,你说你一日本人来中国为什么?不就是为了好好做生意赚钱吗?你跟着王学海,顾明健那帮人掺和什么?别告诉我你跟他们没关系啊!”
顾允知脖子上的肌肉明显变得有些紧张,不过随后又马上松弛了下来,这件事涉及到国际影响,他也听说了,不过事后很快就知道日本人到了歉,主动承认是他们惹事,淡然道:“你也在现场啊。”他已经猜到了,张扬刚才那声哈欠是意在引起自己的注意,暗骂了一句混小子,在我面前还来这套,有什么话,你只管说出来。
“你撒谎。”
张扬暗暗佩服顾书记的厉害,自己还没撅屁股呢,人家就知道自己要拉啥……”张扬手上的动作丝毫没有受到影响,笑眯眯道:“日本太欺负人了,跑到里面逢人就打,那两人,还都是空手道高手,十多个保安都不是他们的对手,我看这还得了啊,这不是欺负咱们中国没人吗?我这人就是爱国,我看不得小日本在我们中国横行霸道,于是我冲上去三拳两脚,结果就把他们揍到医院里去了。”
张扬道:“顾书记,你知不知道那两个日本人是谁打的?”
张大官人咽了口吐沫,老是自己一个人干说,连个搭词的都没有真是没劲,他酝酿了一会儿方才又道:“顾书记,您就不想问我点啥?”
王学海拍了拍顾明健的肩头:“算了,这件事就算蠢出来也没有太多的意思,当务之急就是启动拆迁工程。”
中岛川太这会儿连一句谎话也不敢说了,老老实实把这件事的前后始末说了一遍,并老实交代主意都是王学海出的,顾明健负责协http://www.hetushu.com调警方关系,他只是其中负责挑事的一个环节。
顾明健低声道:“我让中岛川太那帮人咬死口,一定要追究张扬的责任,这次他们推翻口供,十有八九跟他有关。”他并不是傻子,还是从中推敲出了一些东西。
顾明健皱了皱眉头道:“实在不行就银行贷款呗,我去想想办法!”
“哦!”顾允知的声音风波不惊。
张扬道:“这根针植入你的脊髓,每年都会向上游走。所以你时刻都有瘫痪的危险!到最后它会沿着你的脊髓行进到你的颈椎,知道结果是什么吗?高位截瘫!保你拉屎撒尿都不知道中岛川太额头之上满是冷汗,双眼中充满惊恐的目光。他对中华武功之神奇深信不疑,更何况身为空手道五段级高手在对方的面前连还手之力都没有,眼前人的实力的确可以用深不可测来形容。
王学海从酒柜中拿出一杯红酒递给他。
王学海和顾明健都没有想到事情的展会是这样,三名闹事的日本人突然推翻了之前的口供,把一切责任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事情的变化实在太突然,周云帆本来都做好了交人、赔款、道歉的三手准备,可忽然一夜之间这天地完全都变了,周云帆突然有种雄鸡一唱天下白的感觉,我日!这感觉太好了,窝在肚子里的憋屈总算可以吐出来了。
顾明健接到周云帆的电话态度表现的相当冷淡。
锦绣佳苑的监控措施虽然很好,可是对张大官人而言,潜入根本不存在任何的难度。他稍事化妆,所谓化妆,就是丝袜套头,张扬已经习惯了这种简单便捷有效的易容方式,带着丝袜,纵身从22号别墅的院墙上跃下。
顾明健也没有做过多的表示,嗯了一声就挂上了电话。
顾允知没说话。
张扬故意打了个哈欠。顾允知并没有睁眼,低声道:“昨晚没睡好啊。”
顾佳彤看了看张扬,她马上意识到张扬在父亲面前说了什么,心中不禁有些生气,这混蛋居然敢绕过自己,有什么事也应该先和自己商量一下,她并不知道,这次张扬走动了真怒,要狠狠在顾允知面前参顾明健一本,顾佳彤的性情他是知道的,对待弟弟实在太关心了一些,也太心慈了一些,上次东江纺织百货商场的地块竞争失败,和顾佳彤对弟弟的容忍有着直接的关系。
张扬启动了汽车引擎,不以为然的笑道:“日本鬼子想要告我!”
中岛川太在打量张扬的时候,张扬也在看着他。中岛川太四十多岁年纪,头发布已经花白,四方面庞,脸上轮廓分明,他有着日本人很少见的身材,大概在一米九零左右,比起张扬还要高出不少。
顾允知道:“佳彤,帮我给东江方局长打个电话!”
“凤霞路锦绣佳苑22号!”
顾允知终于明白了,这厮兜了一是要往这儿领他啊,东江纺织百货商场跟顾家有关系的现在只有他儿子顾明健了,难道这件事和明健有关?顾允知低声道:“这件事和明健有关?”
张德放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提醒张扬,他压低声音道:“张扬,这次的事情恐怕有些麻烦,被你打得两名日本人已经认出了你,现在已经向警方提出了控告……”
张扬轻声道:“商人逐利原本无可厚非,可是你们的手段也实在太卑鄙了一些,说说吧,王学海到底想让你干什么?”
张扬的目光落在他的双脚上,不禁笑了笑,人家不穿鞋,自己也不占他的便宜,蹲下身把运动鞋脱下。张扬脱鞋的时候。中岛川太始终在等待,看m•hetushu•com得出他还是很讲究规矩的。
张扬说了半天忽然想起对方是日本人,扬起手在中岛川太的后脑勺上拍了一巴掌:“我说话你能听懂吗?”
周云帆喜气洋洋道:“想不到日本人也有良知!”
王学海摇了摇头道:“应该不可能,这件事跟他并没有多大的关系!”
中岛川太居然还有几分敢作敢当的精神,又点了点头。
中岛川太唇角泛起一丝淡淡的笑意,伸手做出了一个邀请的动作,双腿微微分开,穿着白袜的脚在地上微微分开,做出了蓄势以待的架势。
张扬忍不住骂道:“你们真是中日友好狼狈为奸,麻痹的,真让我看不起你们!”说得气闷,又在中道川太后脑勺上拍了一巴掌。
胡茵茹也听出事情有些不对,轻声道:“是不是遇到麻烦了?”
张扬这个佩服啊,我靠,真是老狐狸,我他妈啥时候才能有人家这份修为啊。在顾允知面前兜根本没多少么要,这厮这会儿总算悟出了这个道理:“顾书记,知道日本人为什么认错吗?”
中岛川太现在是彻底悟过来了,什么事儿也比不上性命重要,日本人也是人,是人就怕死。他低声道:“你放心,我马上让那几个人推翻之前的口供。”
张扬退了出去,这厮还没有溜到客厅,顾佳彤就怒吼道:“张扬,你给我站住!”
顾佳彤俏脸气得通红,指着张扬的鼻子道:“你刚才到底跟我爸说什么了?”
顾允知没有说话。
中岛川太满头是汗。心说这次可让王学海害惨了,他只是看到了东江纺织百货商场的块有利可图,在王学海的游说下决定参股,可时候的麻烦是他没有想到的。
“表什么态?现在日本人都认错了,我还表什么态?明明是他搞事!是他惹到我们上来了。”周云帆虽然嘴硬,可心里也明白荣鹏飞说的都是实话,归根结底还是自己多事,是自己插手东江纺织百货商场那块地,才惹出了这么的大的麻烦,这次只能说是运气,否则他的损失很惨重,而且什么面子都没有了。
中岛川太内心中死了的心都有了,什么幸运?这幸运还是找别人去吧。
张扬的手稍稍一紧,顾允知感觉到脖子上发出一声轻响,整个人顿时轻松了起来,他缓缓睁开双目,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脖子和双肩。
“何止商人这么简单啊,还是一个空手道高手,我听说是他是五段呢,这次在东江纺织百货商场的开发计划,他也有份。”
方德言听到省委顾书记亲自来电,马上就知道他要问什么事,不等顾允知发话,就老老实实的回答道:“顾书记,昨天的事情是这样的。”……”
张扬向中岛川太道:“你的穴道一个小时后会自动解开,好好睡一觉,仔细想想明天应该怎么做,假如不合我意,你就乖乖等死吧!”他说完这句话起身向外走去。
中岛川太转身望去,却见一个身穿深蓝色恤,牛仔裤,运动鞋的家伙,头套黑色丝袜出现在他的练功房内。假如是平常人第一反应肯定是呼救,而中岛川太不同,他对自己的武力很有信心,认为可以和他抗衡的高手并不多见,不过他也推测到,对方绝不是普通的蟊贼,否则怎么敢明目张胆的出现在练功房内。
张扬又道:“你不要心存侥幸,我刺入的这根针,并非金属制的,你去医院也没办法查出来,查出来也不可能取出,唯一的办法就是我每年给你治疗一次,只要你乖乖听话平日里和正常人没有任何分别,寿命也不会受到任何影响。不过……每年还是会发http://m•hetushu.com作那么一次,疼起来……”他轻轻在中岛川太的后腰一拍,中岛川太只觉着腰椎内部宛如芒刺搅动,无法形容的剧痛沿着他的脊髓传导到他的全身各处,额头青筋爆出,冷汗簌簌而落,脸上的肌肉因为疼痛而剧烈抽搐起来。张扬又是一拍解除了他的痛楚。微笑道:“滋味不错吧,你真幸运。为了做这根针可花去了我不少的功夫,唯一的一根就用在了你的身上。”
这时候顾佳彤端着两杯清茶走进来,她对父亲的了解可要比张扬强上百倍,从父亲凝重的目光已经知道,父亲一定有心事。
王学海叹了口气道:“可我们的资金好像出了点麻烦,中岛川太退出去,我们必须要找到新的合作伙伴。”
顾明健愤愤然道:“不知道日本人在搞什么?什么事情都搞好了,到最后他们给我来了这一手,干什么?现在整个广盛分局都把这件事当成笑话看!”他把电话扔到一边:“连周云帆这种东西也硬气起来了,他凭什么?在我眼里,他连条狗都算不上!”
顾允知淡然笑道:“问什么?事情不是已经结束了吗?日本人都认错了,又没说是你打的,放心吧,我只当不知道。”
张扬伸手解开了他的哑穴,这会儿可不怕这小日本乱嚷乱叫了。
“解放前你们日本人侵略中国的那笔帐还没算清楚,现在又来搞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我说你们这帮小鬼子怎么就不长点记性?”张扬伸手在中岛川太的脸上拍了两记,侮辱性质很明显,中岛川太气得两只眼睛瞪得浑圆。可惜身上的要穴被张扬制住,动弹不得也说不了话。
在他们原本的计划中,今晚先用苦肉计把周云帆引入困境,然后再派去两名三段级高手去砸百乐门的场地,最后再由顾明健出面施加压力让公安出场,计划不可不谓之完美,可没有想到中途还是出了问题,中岛川太的两位师弟。两名空手道三段级高手竟然被两脚就放倒,而且伤势不轻,被送往医院抢救。
中岛川太并没有入睡,他才刚练完功,正在院落东侧的练功房内静坐,中岛川太自小习武功,师承日本著名的空手道大师船越横义,已经是空手道五段级高手,今晚百乐门的事件正是一次有预谋的行为,这件事关乎于他在东江纺织百货商场的块的投资,原本这件事情并没有参与,可王学海在初步估算之后,资金上还存在一些缺口,于是想到了中岛川太这位老相识。王学海和他的哥哥,日本驻华使节中岛明发生关系不错,中岛川太在北京也曾经和王学海合作过几个投资项目。
胡茵茹把中岛川太住址告诉张扬的时候,一定不会想到张扬在送她回去之后,直接驱车前往了锦绣佳苑,张大官人很生气,这件事情原本没打算涉及其中。可是张德放的电话却让他明白,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以顾明健那伙人对自己的仇恨,绝不会就此罢手,这个日本人只是他们利用的道具而已。诚如张德放所说,他可以利用顾佳彤向顾明健施压解决这件事,可张扬并不想麻烦顾佳彤,更不想让顾佳彤因此而担心,他相信凭自己的能力可以解决这件事,想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让这帮日本人改变口供。
周云帆和荣鹏飞分手之后,回到车上就摸出了电话,他直接打给顾明健,昨天晚上周云帆还想通过张德放跟顾明健沟通一下,现在日本人既然承认,证明错误不在自己的这一边,他也就有了一些底气。
想起这件事中岛川太的心情顿时变得不平静起来,他睁和图书开双目,起身一拳砸在沙袋上,百余斤的沙袋被他一拳砸起老高,在空中来回晃动。
张扬一步步走向中岛川太。
顾佳彤的一嗓子把在客厅看电视的顾养养也吓了一跳,她诧异的望着姐姐和张扬:“姐,怎么了这是?”
张扬只能自问自答道:“其实他们的幕后指使者是中岛川太!”
中岛川太右脚微微挪动了一下,一掌向张扬击去,张扬扬手挡住,中岛川太随即一脚踢向张扬右腿的里面骨,空手道这种小幅度的踢腿威力很大,普通人被他踢中,至少也要粉碎性骨折。张扬并不闪避,而是硬生生受了他一记,中岛川太仿佛踢中了一块铁板,而张扬的双臂猛然发力向前一堆,一股强大的力量向中岛川太袭去,中岛川太立足不稳,跟踉跄跄向后退了五六步,不等他站稳步伐,张扬已经大步跟上,双掌又是一堆,中岛川太应变也是极快,他扬起双手和张扬硬碰硬对了一下,可他的实力又怎能是张扬的对手,这一堆之下,身体倒飞了出去,后背撞在沙袋上。
张扬稍一咀嚼就已经猜到这件事一定是顾明健在幕后鼓捣出来的,他低声道:“是不是顾明健的原因?”
张扬眯起双目望着中岛川太:“不但要推翻口供,而且要放弃在东江纺织百货商场的投资计划,你敢把钱投给王学海,我就让你死路一条,我到要看看他有多大能耐,空手套白狼,能套出多少钱来?
张扬淡淡笑了笑:“这种小事我何必麻烦他!”
“没什么?就是拉点家常!”
顾明健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并没有想到张扬会在他家里做客,顾佳彤把他请去的原因是,父亲这两天身体不好,睡眠不好,又有些落枕,这对张扬而言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他找了个借口给顾允知单独在房间里按摩,这对张扬而言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他相信有些话说给顾允知听还是有些作用的。
张德放生怕张扬不了解事情的严重性,补充道:“中岛川太那个人不简单,他哥哥是日本驻中大使,假如他利用方方面面的关系做文章,一旦涉及到国际影响,事情就麻烦了。”
张扬的身法快到了极点,简直可以用神鬼莫测来形容,他倏然之间已经来到了沙袋的后部,在中鸟川太的身体还没有离开沙袋的时候,一拳击打在沙袋之上,标准的隔山打牛,巨浪般无可匹敌的力量透讨沙袋撞击在中岛川太后心,中岛川太宛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向外飞去,重重趴倒在地面上,想要爬起,只觉着浑身的骨骸仿佛都要碎裂一般,连呻吟的力气都没有。
顾允知很缓慢有力的拨出儿子的手机号码,当电话接通之后,顾允知一字一句道:“我限你半个小时之内给我滚回来,我在书房等你!”
张扬对顾允知现在就只有佩服的份儿了,人家顾书记的悟性真是高明,跟他说话根本用不着费这么多的唇舌,话还没说到一半呢,人家都已经完全明白了。
顾明健咬牙切齿道:“这件事真是奇怪,中岛怎么会在一夜之间发生这样的变化?难道是因为张扬?”他也已经查到,张扬昨晚在百乐门夜总会出现过。打那两名日本人的就是张扬,顾明健对张扬强悍的战斗力可是一清二楚。
广盛分局局长荣鹏飞也乐于见到这样的结果,不过他也想不清楚,这帮小日本怎么就突然之间转了性子?民不举官不究,更何况荣鹏飞也不想帮着日本人对付中国人,再加上这中国人还是他家的恩人。
张扬叹了口气道:“昨天在百乐门喝酒,遇到日本人闹事。”
张扬从怀中取出针盒。从m.hetushu.com中捻起一根细若牛毛的小针小微笑道:“这针叫附骨针,我会把它植入你的脊椎!”说话的时候他已经把那根牛毛针从中岛川太的腰椎处扎了进去,中岛川太痛得额头冒汗,不过疼痛很快就过去了,腰椎处只剩下一点麻酥酥的感觉。
顾允知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他的话:“我只要问你,顾明健有没有找过你?”
“知道了!”张扬挂上电话。
荣鹏飞笑着提醒他道:“老大哥,别说我没提醒你,该低头的还是得低头,日本人虽然不找麻烦了,可是这事情因何而起你千万不能忘了,东江纺织百货商场那块地皮,你千万别让人再搞事了,否则麻烦肯定还是少不了。顾明健那边,你还是应该去表个态!”
中岛川太现在才意识到对方的真正实力,就算是他师父船越横义也未必是人家的对手,不过现在想要呼救已经晚了,张扬伸手点中了他的哑穴,冷冷道:“你只需要点头或是摇头!你是中岛川太?”
王学海哈哈大笑道:“老弟,别这么生气,我们最早的目的就是让周云帆不要闹事,现在不是已经达到了,至于低头道歉,那都是小事情,由不得他不低头!”
荣鹏飞笑道:“屁的良知,肯定是有外来压力迫使他们这样,你当他们愿意低头啊!”
顾明健接过红酒喝了一大口:“周云帆的电话!”
中岛川太没有反应,张扬又给了他一巴掌,中岛川太心中这个痛苦,士可杀不可辱,日本人最讲究的就是武士道精神,受了这么大的屈辱,简直被逼到了剖腹自杀的份儿了,不过中岛川太毕竟是商人,商人普遍都看重金钱,生命和金钱相比显然前者更加珍贵,所以中岛川太剖腹自杀的念头只是闪动了那么一下,马上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死了多可惜?中国人不是有句俗话叫好死不如赖活着,中岛川太想到了这个道理,马上就选择了屈服,他点了点头。
中岛川太点了点头。
中岛川太望着张扬的背影又是害怕又是仇恨,过去他倒也听说过点穴的功大,今天才算是亲自体验到,他无可奈何的把头抵在地板上,心中暗道,中华武学果然博大精深。
张扬还是第一次亲眼见识到顾书记发威,虽然不能用雷霆万钧来形容,不过其恢弘的气势还是将这间小屋笼罩的极其压抑,这厮这么高的修为也感到有些压力了,咳嗽了一声道:“顾书记,你的脖子应该没事了,那啥……我先告辞了。”
张扬既然把话说到这份上,干脆就明说了:“东江纺织百货商场的地块现在是王学海出面拿下,可实际上的合作者还有安德恒,中岛还有……明健……”说这话的时候他悄悄看了看顾允知的脸色,看到省委书记面色已然古并不波,淡定从容的很,他这才放下心来,继续道:“东江纺织百货商场的地块拆迁遇到了难题,起因是有一帮社会闲杂人员在那儿闹事,这帮人都是百乐门的老板找过去的,他原本跟这件事没牵扯,是梁成龙委托他去做,而梁成龙正是这块地竞拍中的失败者。”
顾佳彤虽然不情愿,可还是拨通了方德言的电话。
顾允知闭着眼睛道:“你!”
两人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张扬的电话响了,打来电话的张德放,张德放主要的目的是通过张扬打听一下周云帆的情况,张扬简略的说了一下,他对张德放临阵脱逃还是表示理解的,毕竟这厮夹在顾明健和周云帆当中并不好过。
顾允知开始感到有些意思了:“中岛是个很有名气的商人啊!”
方德言愣在那里,足足愣了十秒钟,方才下定决心承认道:“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