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62章 照片的作用

张扬笑道:“头儿,您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这事儿要是搁你身上,你就不会说得那么轻松了。”
张扬忽然产生了一个想法:“杜哥,你有没有向她求婚呢?你们的年纪已经不小了,也应该结婚了。”
邢朝晖道:“我说天野,今儿把我们喊来就是为了看你喝闷酒?”
“你是谁啊?”蔡旭东有些不耐烦的问。
“没什么意思!这些照片都是王学海让我拍的,现在我跟他闹翻了,我想这些东西对你还有些用。”张扬忘不了往王学海的头上栽赃。
秦清睡意朦胧但并没有完全入睡,链锁落下的声音还是惊动了她。
张扬淡淡笑了笑:“没什么!干妈,您去看看天池先生吧!”
张扬眯起双目道:“我才不管你们内部的隐患是谁?我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找到秦朴,我要在他下手对付我之前把他干掉!”
“没什么关系啊,拍这些照片的时候还有其它人在场。”
蔡旭东来到张扬约定的包厢,他的双眼充满了怨毒和愤怒。蔡旭东认为自己很无辜,我又不认识你,我偷情怎么着。你凭什么拍我?
张扬笑着捻起酒杯道:“中国有句老话,礼下于人必有所求,梁总这次来北京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张扬笑了起来:“梁总的话未免太绝对了!”
张扬回答的也很干脆:“有什么东西我帮你转交吧,她不喜欢见陌生人的!”
“报销呗!靠。你看我这记性,发票都扔房间里了。”
梁成龙道:“家传之物,张处长不要想多了。”
邢朝晖叹了口气道:“国安内部有问题,我一直在寻找这个人,除了逃走的陈金键,一定还有另外的人在,不然这个消息不会透露出去。”
梁成龙现在对张扬已经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了,他虚心求教道:“张处长以为我应该怎么做?”
邢朝晖低声道:“出现问题并不可怕,只要我们及时把问题清除掉,你的真正身份并没有人知道,放心吧,秦朴的事情我会全力盯紧。”他在春阳驻京办门前停下汽车把一个事先准备好的文件袋递给张扬:“里面是关于秦朴所有的资料,你好好看看。”
张扬皱了皱眉头:“他跟林钰文什么关系?”
张扬道:“我很不喜欢王学海这个人,假如我帮你解决了京都大厦的事情,我要你继续在东江纺织百货商场的地皮上做文章。我要让王学海在东江无法立足。”
张扬乐呵呵点了点头道:“我正想给你打电话呢,想不到您自投罗网。”
两人见面的地点就个于刘明家附近的小饭馆,刘明带了一个厚厚的信封过来。里面是他这段时间的工作成果,张扬虽然没有联系他,可是张扬交给他的任务他一直都没敢忘,还是拍了不少的照片,照片多数都是林钰文的。也有几张她和王学海的合照,全都是清汤寡水,没啥实质性的内容。
邢朝晖望着张扬的背影,露出莫测高深的笑容。
话既然已经说明了,梁成龙也没必要隐瞒,他点了点头道:“京都大厦是丰裕集团承建的,工程中存在着一些质量的问题,不过问题并不是太严重,在我们中国的建筑界,你想找到完全合乎标准的建筑几乎是不可能的。”
张扬内心中开始感到不安。他并不害怕秦朴,也不害怕任何人,可是现在的他和当初来到这世上已经不同,他不仅仅是一个人,他有家人,他有朋友,他还有这么多关心他的红颜知己,他已经不是毫无牵挂,假如秦朴认为自己杀死了他的弟弟,此人极有可能会向他的亲人动手,和_图_书想到这里,张扬就忍不住心中的愤怒,他向邢朝晖大声道:“这就是你们所谓的保密原则?连最起码的秘密都保证不了,在你们的部门能有什么保障?”
张扬道:“不饿,干妈,天池先生这两天需要静养,尽量不要让外人过来探视!”
张扬很平静的告诉他:“蔡主任,有件事我想你应该感兴趣!”
张扬感觉有些奇怪,自己来北京的事情并没有通知他,他怎么会知道?
张扬端起玻璃杯这一杯,就是三两多,三人加起来刚好是一斤,碰了下酒杯,一仰脖都下了肚,邢朝晖喝酒之后,脸上的笑容越灿烂:“这次来北京干什么?”
邢朝晖笑道:“难道你不想对付安德恒?难道你不想查清他的本来面目?你是国家干部不错,可是你背后做了多少杀人放火的事情,如果不是国安帮你兜着,帮你悄悄解决,你以为自己还能这么逍遥自在?”
“瞧你小子的瑟劲儿,你也不怕遭报应!”两人相互抨击着,主要是为了挑起酒桌的气氛,让杜天野能够开心一些。杜天野的第二杯酒已经喝完了。自己又满上了一杯。
想到这一层,张扬不由得感到一阵欣喜,假如蔡旭东真的和这件事有关系,这次有文章可做了。想要证实蔡旭东和这件事的关系很容易,只要找到直接当事人梁成龙,一切就能够水落石出。
梁成龙笑了笑,把一个精美的盒子取出来推了过去,张扬毫不客气的打开了。却见里面摆放着两块田黄石印章,张扬懂得这东西的价值,田黄石是寿山石中最珍贵的品种,因为它产于福建寿山,田意味着财富,黄意味着皇气,又称为帝石,古代的时候就有一两田黄三两金之说,如今已经是一两田黄三斤金了。是不折不扣的万石中之王,这两方印章色泽温润可爱,肌理细密,一看就知道是田黄石中的珍品,其价值无可估量。
春阳驻京办这种科技含量很低的电子门锁自然更不在话下,张扬打开了秦清的门锁,可是里面还有链锁扣上,这对张大官人而言根本不成为任何的问题,手指扣进去用力一捏一拧链锁从中断裂。
杜天野启动汽车的引擎:“我刚才给文玲打了电话,所以才知道。”
杜天野充满无奈道:“其实我和她之间现在已经形同陌路,我也没什么奢望,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人可以说忘就忘,把过去的感情忘得干干净净,而其它的事情她却记得那么清楚呢?”
一句话说得张大官人又斗志昂扬,在美人儿书记凄艳哀婉的呻吟声中再度进军。
不过其中还是有几张照片引起了张扬的蒋意。那是林钰文和另外一位男子的合照。张扬从照片中认出,那名男子正是上次和林钰文上床的那个自己还拍了不少他们的照片呢。
邢朝晖道:“这里的野味大不如以前了,生意好了,人心就变了,对了,别说这里。就是你们春阳驻京办的农家小院,现在味道也不成了。”
“少他妈威胁我!”张扬看着邢朝晖的笑脸感到说不出的讨厌,恨不能一拳打在他的脸上。
也许是张扬的这句话让杜天野重新鼓起了信心,他的情绪明显提升了许多,当晚他们三人喝了五斤酒,邢朝晖主动承担了送张扬回去的任务。
张扬早已把邢朝晖定义成一个老狐狸,才不会相信他的话呢,他端起酒杯让杜天野给自己倒满,夹了片野猪肉放在嘴里。嚼了两口:“这野猪肉就是粗糙,不如家猪香!”
张扬笑道:“到底是两口子,什么事都www•hetushu•com瞒不住!”
邢朝晖也没有当真哈哈笑了起来,杜天野把一瓶精品红星打开了,给三人面前的酒杯满上:“来,咱们哥几个有阵子没见了,干杯!”
张扬不无得意道:“天下间没有不透风的墙,当初你放弃东江纺织百货商场的皮的竞标,我就猜到你一定有事。否则不会在如此的优势下放弃,后来我才听说王学海利用京都大厦威胁你的事情。”
张扬懒得跟他废话,把一打照片扔在他的面前,上面全都是蔡旭东和林钰文尺度火辣的床照,蔡旭东一张脸涨红了,他就像个被激怒的野兽,死死盯住张扬。可他的愤怒却不得不憋在心里:“你什么意思?”
邢朝晖明白了张扬的意思。如果杜天野向文玲求婚成功,那么证明文玲对他还是有感情的,如果被文玲拒绝,也能让杜天野彻底死心。
罗慧宁隐隐觉察到张扬一定有什么事情在瞒着自己,他既然不愿说,自己也不好问,淡然笑道:“张扬,你忙了一下午,还没吃饭吧?”
张扬笑道:“很突然我也是来到之后才知道你也在北京开会。”秦清这才想起于小冬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自己有些愤怒道:“这个于小冬。为什么不对我说?”
“我手里有一些关于你和林小姐的照片,想看的话来对面的左岸咖啡馆。”
“呵呵,没那么严重,我帮你们做了这么多事,到最后你们把我暴露给这些杀手,你是个幕后人物,当然不必担心你的家人,你的朋友,而我……我他妈是个国家干部,我还有自己的正常生活!去他妈的任务,去他妈的国安,以后我跟你们再无牵涉!”张扬越说情绪越是激动,如果不是汽车在行驶中,他早就推开车门跳下去了。
张扬答应了下来,他的确想和杜天野见见面,杜天野问明了他所在的地点,半个多小时后就来到了门外。罗慧宁的司机也在同时抵达,杜天野下车跟罗慧宁打了个招呼,等到她的红旗车离开,方才指了指军用吉普车道:“走吧,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张扬笑道:“有机会去江城,我带你吃点好吃的。”
张扬低声道:“他和王学海走得很近!”
张扬反问道:“你都没有试过,怎么知道她不会答应呢?”
梁成龙之所以请张扬吃饭是想通过张扬和文副总理的夫人罗慧宁见面,这次他来北京之前,叔叔梁天正托他给文副总理捎来了礼物,可到北京之后。才知道文副总理去西部考察了,所以才想起和罗慧宁见面,可他和人家并不熟,贸然登门并不礼貌,于是就想到了张扬。
第二天中午,张扬约见了他的私家密探刘明,这段时间他并没有和刘明联系。刘明还以为人家把自己给忘了,可听到张扬召见,这厮愣都不敢打,第一时间就来到了会面地点,毕竟他被张扬给吓怕了,上次人家差点没把他从楼顶给扔下去。
“谁?”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道黑影就旋风般冲了上来,扑在她的身上,把她的樱唇捂住,秦清惊恐到了极点,拼命拧动娇躯,可马上就觉察到这熟悉的气息,她并不知道张扬也来到了北京,心中不敢确定,可这厮可恶的大手已经扯开了她的内裤,分开了她的玉腿,熟悉的灼热和坚挺刺入了她的娇躯。秦清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一下,这才听到张扬那可恶的声音低声道:“想死我了……”他放开秦清的樱唇,秦清一口咬在他的肩头,不过她还是舍不得用力,咬了一下就放开,娇嗔道:“无耻,下流,刚才吓死和-图-书我了。”她的心情短时间内从惊恐到惊喜这种感受让她变得越敏感。娇躯紧紧缠绕着张扬在他的动作下低声呻吟起来。
杜天野听到这句话,唇角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
梁成龙双目一亮。就算张扬不说,只要解决了京都大厦的事情,那口闷气他是不会轻易咽下的,他点了点头道:“张处长如果能够帮我解决这件事,我可以保证让那块地皮的开发无限期的停滞下去。”
天池先生服下蜃雾花根茎打出的汁液后感觉舒服了许多,已经在躺椅上安然睡去。罗慧宁小心的为先生盖上毛巾被。然后蹑手蹑脚退了出去,看到张扬又回到刚才发现蜃雾花的地方搜索清理,足足清理了近二十分钟,张扬才直起身来,长舒了一口气道:“好了,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张扬错愕的望向邢朝晖,自己杀死秦粤的事情只有国安内部寥寥几个人知道,秦朴是怎么知道的?
“京都大厦的事情?”张扬一语道破其中的关键。
杜天野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你以为她会答应嫁给我?”
梁成龙顿时从张扬的这句话中悟出了什么。他低声道:“你是说京都大厦的事情都是他透露给王学海的?”他随即又点了点头道:“现在分管质量审核的就是他京都大厦的资料也归他掌管。”
杜天野闷不吭声的又把酒干了半杯,张扬看出他的情绪低落,乐呵呵道:“我说杜哥,怎么今儿有点喝闷酒的意思。这可不好。有啥心事还是说出来。兄弟几个分担分担。”
邢朝晖之所以主动请缨送他。是有话要对他单独说,邢朝晖道:“上次被你干掉的那个野狼秦粤是泰国佣兵,他有个哥哥叫秦朴,是一流的泰拳高手,也是泰国最冷血的杀手之一,我收到消息,有人向他透露,他弟弟死在你手里。”
邢朝晖道:“找我干吗?”
世上的事情偏偏就是那么巧,张扬还没有找梁成龙,梁成龙已经给他打来了电话,梁成龙是想邀请他晚上一起吃饭的,自从他和叔叔那席深谈之后,梁成龙已经表现出和张扬交好的强烈愿望,张扬从心底是不待见这厮的。一个能够利用别人的做文章的人,肯定是个小人,可比起王学海而言,梁成龙和自己的矛盾并不尖锐,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他们还有很大的合作可能。很多时候爱憎分明并不是一件好事,张扬相信梁成龙一样不喜欢自己,他之所以主动向自己示好,那是因为他看中了自己的能力,他急于从目前的窘境中摆脱出来,他也看出自己和王学海是水火不能兼容的对立面。
罗慧宁点了点头,此时张扬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拿起电话,电话是杜天野打来的。
张扬瞪了他一眼,接过资料。推开车门跳了下去,然后重重把车门关上。
邢朝晖低声道:“张扬,事情并没有你想象的这么严重!”
张扬暗赞梁成龙好大的手笔,这么贵重的礼物根本就是行贿,他可不敢帮忙传送。合上盖子重新推到梁成龙的面前:“这么贵重的东西,我可不敢经手。”
张扬点了点头,他心里可清楚得很,蔡旭东和林钰文可不是普通关系,两人都睡到了一张床上,不过这件事究竟是背着王学海,还是王学海早就已经知道。张扬的联想力很丰富,蔡旭东既然负责重大工程验收。那么京都大厦的事情跟他有没有关系?王学海用来威胁梁成龙的资料是不是从他手里得来?
杜天野笑的有些勉强:“不是……我嘴笨插不上话,听你们聊得开心,所以就多喝了两杯和_图_书。”
杜天野的声音有些低沉:“晚上一起吃饭吧。我给你接风洗尘!”
一句话把张扬和杜天野都逗乐了。
蔡旭东整个人呆在那里,他的脸色变了,嘴唇也哆嗦了起来,挂上电话之后,过了好一阵子方才控制住情绪,艰难的向单个对面的左岸咖啡走去。
张扬道:“我这次过来,发现玲姐很奇怪,我也搞不懂,为什么一个人在苏醒后性格变化竟然会这么大。”
人生之中有许多意想不到的事情,蔡旭东无疑就遇到了一件,上次和林钰文偷情被拍。他始终以为是王学海做的,认为王学海和林钰文合伙设圈套陷害自己。为的是把自己套牢,蔡旭东也的确忐忑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不过发现事后并没有兴起什么风浪,他开始渐渐平静了下来,就算王学海掌握了自己的证据,他也不会公开,毕竟自己对他还有利用的价值。只要自己按照他的意思去做,这件事可能永远不会泄露出去。
杜天野带张扬去的地方并不远,在香山附近的一家老店,以做野味闻名,来此之前,杜天野还邀请了国安的邢朝晖,邢朝晖先于他们两人赶到了这里,订好了房间,凉菜也已经上桌。
张扬不屑的笑了一声,他才不会相信国安的办事效率呢。
张扬道:“你想解决京都大厦的事情,恐怕要在他的身上做文章。”
刘明仔细看了看:“建委的副主任蔡旭东。负责重大工程验收工程。
梁成龙拿起照片,认出照片上的人是蔡旭东,他皱了皱眉头道:“蔡旭东,建委副主任,我跟他没什么联系,京都大厦的事情也没有找他。”
张扬去见梁成龙之前,专门通过国安调查了蔡旭东的详细情况。国安想调查一个人还是很容易的,没费多大周折就把蔡旭东的档案情况都调了出来,蔡旭东也是京城诸多太子党的一员,他和王学海的关系不错,他主管工程验收的时间并不长,京都大厦的事情也不是由他具体负责,按理说他和梁成龙不会有什么冲突。不过张扬总认为王学海和蔡旭东之间肯定有问题,他这次要查出其中的真相。
邢朝晖笑道:“就我这幅模样,哪有风流韵事找上我?我倒是想,做梦都想遇到的美女也不少,可人家要不就把我当大哥,要不就把我当大叔,就兴不起半点情人的念想。”
邢朝晖叹了口气道:“忙!整天香港澳门的飞,最近事情很多,哪里顾得上去玩!”
梁成龙道:“并不是我绝对,而是一种现实情况。我也不是想为自己开解什么,这北京城的建筑多了,只要查,每一座大楼都有问题,以做我们这行必须要和质量验收部门打好关系,只要不存在安全隐患,有些标准上的事情都会存在弹性。”他停顿了一下道:“我不知道这件事王学海怎么会查出来。”其实他现在已经深刻了解了天下间没有不透风的墙的道理,既然张扬能够知道,人家王学海自然有途径知道。
杜天野对这些道理都明白,他也尝试过放弃。可无论如何都无法忘记文玲。无法将她从自巳的生活中抹去。
张扬一上车就忍不住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来了北京?”
邢朝晖叹了口气道:“天野不是我说你,等了文玲整整十年,可等来的却是这么一个结果,既然人家对你已经没有什么感觉,还是尽早放弃!”他对杜天野的情况十分了解。
“这是谁?”张扬指着那名男子道。
秦清娇羞无限的抱紧了他,柔声道:“你怎样我都喜欢!”
梁成龙知道张扬是个明白人,在他的面前拐弯hetushu.com抹角的没有太多的必要,他轻声叹了口气道:“我遇到了一些麻烦!”
“可不是非礼,是那啥……”张扬轻吻着她晶莹的耳珠。
梁成龙脸上流露出愤愤然的表情:“生意人很多时候是需要利用不同的手段,可像王学海这么卑鄙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蔡旭东接到张扬电话的时候并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邢朝晖道:“是她变了也罢,是你杜天野变了也罢。既然两人已经没有了过的那份感觉,何苦纠缠呢?天野,你是个男人,你的生活,你的世界不仅仅剩下感情这两个字。”
张扬从心中不齿他的为人,心说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当初挑唆魏志诚去火锅城捉奸。这种行径比起王学海也高尚不到哪里去。此一时彼一时,现在张扬自然不会和梁成龙翻过去的旧账,他从口袋中取出一张照片:“这个人你认识吗?”
秦清啐道:“还惊喜呢,差点没把我吓死,我以为是那个流氓闯进来想要非礼我!”
张扬点了点头:“所以王学海就利用这件事威胁你退出竞标?”
邢朝晖瞥了张扬一眼道:“不像某些人,身边的美女走马灯似的不停更换,我这眼睛都看花了!”
张扬跟他碰了碰酒杯,干了半杯,不无得意道:“这是实力,羡慕不来的。”
邢朝晖道:“我有一个打算,这次要利用秦朴的事情,把潜伏在国安内部的隐患给挖出来!希望你能够好好配合我们。”
邢朝晖还是那副春天般温暖的笑脸:“张扬来了!”
月光透过窗纱在床上留下朦胧的光影,秦清静静趴伏在张扬的胸膛上,倾听着他有力的心跳,整个人感觉到无比踏实安稳,她的手臂和缠绕着张扬的身躯,轻声道:“为什么来北京不告诉我?”
张大官人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而影响到心中的情绪,回到自己的房间已经是零点三十分,他冲了一个澡,理清了头脑的思绪,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一味埋怨也没有任何意义。应该想怎样去解决问题,洗澡之后,张大官人想起了隔壁的秦清,刚才回来的时候看到她房间的灯光早已熄,灭秦清应该入睡了,张扬偷香窃玉的心思不由得萌动起来,国安还是给过他不少的好东西,其中一样就是电子万用门卡。利用这种门卡可以轻易打开百分之九十的电子门锁。
张扬没有隐瞒身份的想法,因为他认为没这个必要,蔡旭东这种人物虽然身居要职。是无数建筑商争先攀附的对象,可在张扬眼里这种人根本不值一提。如果不是为了对付王学海,张扬连理都不会理他。
梁成龙颇为错愕的望着张扬,他实在不明白,这么隐秘的事情张扬怎么会知道?看来张扬的能力比他所了解的更加强大,他抿了抿嘴唇,端起酒杯和张扬碰了碰道:“张处长对我的情况很清楚!”
邢朝晖歉然道:“这件事的确是我们工作上的失误,不过你放心,我们已经掌握了秦朴的动向,争取在他对你不利之前将他清除。”
邢朝晖意味深长的看了杜天野一眼:“还不是儿女私情那点事儿,天野,我说你挺豁达的一爷们,怎么一沾上这感情的事情就变成了这幅模样。”
邢朝晖道:“喝酒不谈工作,我跟你也没啥工作好谈!今儿就是来跟你叙旧的!”
邢朝晖喝了这么多的酒,眼睛眯的越厉害,可是目光却仍然清醒,张扬也是海量他把空调的冷风开到最大,对着自己直吹。
张扬笑道:“我不让她说的想给你一个意外的惊喜。”
“探亲访友,我说头儿,您啥时候改查户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