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64章 矫枉过正

张扬的确有些累了,懒得跟他废话,闭上眼睛道:“我累了,给我找个地方休息……”
张扬找了张白纸在上面写了一张药方,交给赵军道:“帮忙抓点药回来!”
把这一球射向张扬的确实体育系的9号前锋,他也是陈雪诸多仰慕者中的一员,原本指望着紧贴的神勇表现吸引美人儿的注意力,想不到他们在这里盯着烈日挥汗如雨的踢球,这个满脸奸笑的家伙居然趁虚而入捷足先得,更让他恼火的是,陈雪好像跟着小子谈的还很愉快,人都有嫉妒心,这帮年轻的大学生也不例外,他这一球用上了全力,压根就是想狠狠在张扬的脸上来一下,让他当场出丑,可张大官人愣是轻松接住,拿起足球笑眯眯望着场内。
秦清冷静的分析道:“你有没有发现,未来江城的市长会在左援朝和李长宇之间产生?”
杜天野的情绪并没有像他想象中那样低落,来到之后发现还有两位女性在场,不由得笑道:“我以为只是咱们两个喝酒,所以只带了二斤五粮液,疏忽了!”
所有场上的队员都向9号摔落的地点跑了过去,张扬的这一脚,幸好还留了点力量,否则少不得把对方体格骨断筋折,尽管如此,9号也好半天没能从地上爬起来。
“于主任,我真不是那个意思!”
张扬被人暗算的事情并没有告诉任何人,那晚袭击他的敌人所用的武功是阴煞修罗掌,这种武功应该早已失传多年,在大隋朝那会儿,张扬曾经和玄阴门的高手交过手。知道这种掌法的厉害,也医治过不少中了阴煞修罗掌的伤者,想不到在九十年代居然还有人擅长使用这种武功。
张扬示意他们把自己放出去。
秦清从张扬对这件事表现出的关切上,已经意识到他想要介入这件事,小声道:“张扬,这次卫生系统的事情是洪书记重点提起,我看你并不方便介入!”她在婉转的提醒张扬,还是不要主动去招惹麻烦。
仅仅一会儿功夫,浴桶内的水面已了薄冰,赵军和邢朝晖都是第一次看到如此诡异的现象,两人帮忙源源不断的注入热水,把冷水从木桶下的阀门放出来,放出的水流微微有些发蓝,这样不停注水放水,保持浴桶内的水温,大概一个小时左右,放出的水流才彻底透明无色。
张扬从杜天野双眼中的悲悯之色意识到,杜天野的内心绝不会像他嘴上说的那样轻松,十年痴恋,让他一朝放开,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张扬低声道:“杜哥,其实我真的有些后悔,如果当初我不救她,也许比现在还要好过一些。”
邢朝晖这么好的脾气也不禁有些怨言了:“我欠你的吗?”
邢朝晖和赵军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两人同声问道:“怎么回事?”
赵军赶到张扬身边的时候,张扬已经丧失了说话的能力,他的样子很恐怖,整个人仿佛被冻僵了一样,眉毛头上都他着冰碴儿。
张扬握住秦清的纤手低声道:“洪伟基是不是和左援朝有仇?他在卫生系统上采取如此力度的行动,真正的目标是不是左援朝?”
秦清白了他一眼道:“张扬,你说话也不能那么偏激,我们的干部队伍里的的确确有腐败分子的存在,可毕竟那是极少数的,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
杜天野不解的望着张扬。
张扬点了点头,按着她的身边坐下,也许是感觉到两人的距离有些太近,陈雪想一旁挪动了一下。
汽车的暖风打得很大,张扬望着化妆镜内的自己,脸色无比苍白,嘴唇在不断颤抖,自重生以来,他还从未在武功上输过任何人,他拿起电话,拨通了赵军的电话:“我遇到麻烦了……”他的声音陌生到连自己都听不出的地步。
秦清以为张扬是为了赵新红的事情,轻声道:“现在这件事的焦点都在于左拥军夫妇,所有人都在盯着他们夫妇。”
“张扬……我在……”张扬哆哆嗦嗦的说出了自己的位置。
秦清对江城官场的事情http://www.hetushu.com最为清楚,她对黎国正和冯爱莲夫妇相当的了解,和他们之间的恩怨也持续了不少年。因为黎家,她在婚礼当日失去了未婚夫,也因为黎家她差点失去自己的生命,然而这段恩怨随着张扬的出现已经变淡,她已经彻底从过去的阴影走了出来,作为江城的干部,作为春阳县县委书记,她时新近发生在卫生系统的这件事有着自己的看法,秦清道:“江城最近的事情实在太多了,一件一件层出不穷,领导如果把太多的精力放在政治上,势必会忽略对经济的发展……”
张大官人点了点头,趁着众人不注意,和陈雪一起离开了足球场。
秦清被他摸得不禁嗤嗤笑了起来,想要逃开,却被他翻身压住:“我现在就踏踏实实做好本分!”
杜天野的内心中感到一阵难言的激动,他抿起嘴唇,用力点了点头:“谢谢!”
张扬来到清华园的时候,陈雪正在学校足球场边坐着,历史系和体育系的一帮男生正在进行足球比赛,作为系里的一份子,陈雪也来到这里象征性的助威,显然她并不喜欢参加这样的活动。一个人坐在远离人群的地方看书,目光根本就没有望向足球场。足球场上一帮男生挣得热火朝天,其中有一大部分原因是周围有女生旁观的缘故,谁都想利用这种机会吸引女生的注意。其中很多人都是因为陈雪这位愣没人儿热血沸腾,他们尽情表现着,期望能够引起陈雪的注意。
秦清和于小东提起离去,留给他们一个单独谈话的空间。
张扬盘膝坐在浴桶之中,他自行封住几处穴道,然后开始潜运内力,将寒毒一丝丝通出自己的体内。
张扬可没有秦清这么谨慎,他重重把酒杯顿在桌上:“我就不明白了,这江城的几个领导斗来斗去。整天就是这些烂事儿,国家让他们抓经济建设深化改革,可他们倒好,整天就打着反腐倡廉的旗号,黎国正两口子的事情折腾了大半年,到现在还没有个明确的结果,反而围绕这件事越折腾越大,什么人都给牵涉进去了,我看就是矫枉过正,不是有个说法吗?我国处级以上的干部拉出去枪毙,没几个是冤枉的,可真要这么干了,这个国家不得乱套啊?”他一句话把秦清和杜天野都算进去了。
“所以洪书记倾向于哪一方,对事情的最终结果有着决定性的作用,根据眼前的情况来看,他应该站在李副市长一方。”
秦清瞪了他一眼道:“你还是踏踏实实做好你的本分,副处已经向你招手,何必再无聊的事情上纠缠不休!”
张扬充满疲惫道:“有人暗算我!”
杜天野道:“秦书记说的对。我们的党是好的,我们的干部政策也是好的,败坏党和干部队伍风气的只是一小撮人,你不可以一棒子把所有人都打死!”他停顿了一下道:“我们做纪委工作的很难,尺度把握是一个最大的难题,松了,会让腐败问题更加严重,紧了,却容易让干部队伍中产生畏惧不前的情绪,滋生出不求无功但求无过的消极思想。”
张扬的脸色也渐渐恢复了些许红润,他长舒了一口气,缓缓睁开双目,心有余悸道:“好险!”
邢朝晖道:“快去准备!”
田庆龙道:“心慧,有件事我想你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你只收过冯爱莲的三万块吗?”
张扬道:“洪伟基一直都在搞平衡,在江城旅游开发的事情上曾经偏重过左援朝,可后来他大概意识到这样会让左援朝不断做大,所以又将左援朝提出的三环路工程交给了李长宇。”
邢朝晖倒了一杯茶给张扬:“到底怎么回事?”
四个人里面于小冬的职位最低,对江城高层发生的事情也没什么了解,当然就没有任何的发言权。她当晚的主要任务就是倒酒,看到张扬在悄然给她递眼色,分明在示意她去找杜天野喝酒,心中也不免有些埋怨,这个张扬也真是的把自己当成陪http://m.hetushu•com酒女郎了。
张大官人忽然道:“其实踩人也是件很痛快的事情!”
杜天野以一个局外人的观点来看发生在江城的这件事,他轻声道:“政治斗争真正的角逐并非在你们能够看得到的地方,想不到地方上的事情丝毫不逊色于中央。”洪伟基是他在党校的同学,他对洪伟基还是有些了解的,从这件事情看出洪伟基正在试图挽回在江城的威信,而且洪伟基采取的方式就是打压代市长左援朝,明眼人都能够看出其中不仅仅是单纯的政治因素,还包括私人恩怨在内,对此杜天野并不想多作评论,毕竟他和洪伟基的私交不错。就算从中纪委的角度出发,洪伟基反腐倡廉的举动并没有任何的不妥之处。而张扬表现出的义愤,则是因为他私人感情的缘故,何者为私何者为公,一目了然。
张扬早已准备多时,手中的两枚金针激射而出,那闪电貂在翻了一个弧旋试图躲过金针的射杀,却仍然被其中一支射中,发出呜!的一声低鸣,再不敢向张扬攻击,转身向东南方逃去。
两人合力把不断颤抖的张扬从里面架了出来,张扬颤声道:“水……一大桶水我要逼毒!”
事情果然如同田庆龙预想的那样,变得越糟糕起来,黎国正被送入医院的当晚因为心肌梗塞而病故。冯爱莲想在死前和他见上一面的愿望终究还是没有达成。
张扬是从李长宇的口中知道蒋心慧夫妻双双入狱的消息,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他并没有感到任何的喜悦,虽然他并不喜欢蒋心慧,可是得知她现在的情况之后,所表现出的只有同情。他先想到的就是左晓睛,这个单纯善良的女孩儿如果知道父母的事情不知能不能够承受这样的打击?自从左晓晴离去之后,张扬和她几乎就断了联系,现在想给她打个电话安慰一下也没有可能。
秦清静静依偎在张扬的怀中。她已经从今晚的对话中意识到张扬想要插手江城新近发生的这件事。与公与私她都应该提醒张扬一下,她的纤手轻轻抚摸着张扬赤裸的胸膛,小声道:“张扬!这次卫生系统的事情十分的敏感,我看你最好不要介入其中。”
果不其然,杜天野坐下之后就很少跟于小冬交流,几杯酒下肚之后,他谈起了张扬关心的江城政局。
张扬并没有马上解释这件事,赤身裸体的站起身来,邢朝晖把浴巾扔给他,他擦干身上后,跨出浴桶,换上为他准备好的干净衣服,再看掌心破开的那个小口,低声道:“铁蒺藜,这种暗器已经不多见了!”
秦清说了这么多,无非是想让张扬意识到这件事的复杂性,既然和自己无关,何必要跟着趟浑水?可秦清对这厮的性情又清楚无比,一旦这厮动了心思,一定会把事情闹大。
9号原本还在那儿呲着嘴大笑着,可忽然看到足球从远处悄然就到了自己面前。速度之快简直无法用言语形容,足球击中了他的腹部,他足有一米八的魁梧身体腾空倒飞了起来,在空中倒飞出近十五米,方才带着皮球重重摔倒在草坪上,现场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就算把马特乌斯弄过来。只怕也没有这样强大的脚力。
蒋心悦充满同情的握着妹妹的手。
张扬想到了一个人,陈雪,陈雪在清华历史系主修中国古代史,相比她对历史要比自己了解得多。
杜天野摇了摇头,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我想,我和她已经结束了,既然她对我已经没有感情,我何必要苦苦纠缠,造成她的负担?”
张扬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国安位于北京的秘密基地了,他被放入一个巨大的烤箱中,就像刚刚出生的早产儿,里面的温度很高,可这厮还是感到一阵阵寒冷,不断的打哆嗦。
赵军愣了愣,他也没有听出这是谁。
“为什么?”
蒋心慧在姐姐蒋心悦和姐夫田庆龙充满问询的目光下,终于崩溃了,她抽抽噎噎道:“对不起,这件事都怪我,跟和_图_书拥军没有关系,那三万块是我收的,可我并没有主动索贿,我和冯爱莲的关系一直都不错,就算没有这层关系。她厂的药品一样会进入拥军的医院,事后她拿了钱给我,说……说这笔钱……很正常……每个医院的负责人都会拿,我不要……别人也会要……”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他抛下皮球一脚踢去,结果踢了个空,球场内外响起一片哄笑声,张大官人无奈的摇了摇头,毕竟咱大隋朝那会儿不时兴这种运动,从这帮学生充满嘲讽的笑意中他看出来了,人家都在因为他接近陈雪感到心里不平衡呢。张扬把皮球放在地上,远处9号又高声叫道:“我说哥们,你会不会踢球啊?不行就送过来呗!”他的脸上充满了不屑和鄙夷。
赵军错愕的看着邢朝晖,过去只是在武侠片中看到过,今天算是看到真的了。
杜天野喝了一口酒,把酒杯慢慢放下道:“我和洪伟基通了电话,感觉他对这件事很看重,大有要追查到底的意思。”
杜天野道:“我通过江城纪委方面了解了一些情况,蒋心慧出事的导火索应该是冯爱莲,黎国正绝食后被送医院在医院,心肌梗塞发作,虽经抢救还是没能挽救他的生命,在他死前冯爱莲曾经提出要和他见最后一面,这件事情还没有得到江城领导层批准,结果就出了这档子事。”
当晚张扬叫了秦清和于小冬作陪,秦清是陪他的,于小冬这是他有心安排的,他要帮助杜天野认识到天涯何处无芳草。
邢朝晖被他弄得云里雾里,这厮刚才的样子实在吓人,如果不是赵军把他弄回来,恐怕要冻死在路上了。过去只是在武侠小说中看到过有寒冰掌,修罗七煞功啥的,想不到现实中还真有这样的武功。
张扬找杜天野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想趁机开导一下他。
张扬并不认为人家是蓄意刺杀他,对方之所以向他出手,都是因为他追踪闪电貂的缘故,对方显然对他的实力有了充分的估计,所以潜伏在暗处出其不意的向他出手,而且还准备好了铁蒺藜刺破自己的手掌,让自己的真气外泄,趁着自己体内空虚之际,利用阴煞寒气侵入他的经脉。想起这件事,张扬仍然有些心有余悸,假如当时对手要追杀他,或者那闪电貂冲出来再咬自己一口,恐怕自己的这条性命就稀里糊泽的丢在了乱空山。
张大官人的手又开始不老实起来。
张扬道:“我救她,因为你是我的朋友,我后悔救她,还是因为你是我的朋友,如果我知道她会带给你这么多的痛苦,我宁愿选择袖手旁观。”
蒋心慧含泪道:“我以为她是市长夫人,我收这笔钱真的是应得的报酬,我以为市长夫人怎么会给下级行贿?姐夫,你告诉我应该怎么办?如果可以证明拥军无罪,我宁愿替他坐牢,我把所有一切事情都说出来。”
逃入山下的桑塔纳车内,张扬第一时间启动引擎驶入山路之中,一直来到山下的省道,张扬方才将汽车缓缓停靠在路边。他扬起右手,却见自己的右手竟然蒙上一层冰霜,掌心之中有一个并不显眼的小洞,藏在暗处的敌人就是利用暗器刺破了张扬的护体罡气,然后出其不意的将阴寒内劲攻入他的体内,那股强大的阴寒之力仍然在他的经脉中蔓延,迅速扩发展到他的全身,张扬苦苦支撑着。
“左拥军在江城的关系很广,左市长是他的亲弟弟,公安局长田庆龙是他的连襟,他们两人都是市委常委,以他们的地位和影响力都没有过多的干涉这件事,证明这件事的幕后远非我们看到的这么简单,整件事关系到的夜不仅仅是赵新红一个人,而是整个卫生系统的一批人。”
“你等我,我马上到!”
陈雪皱了皱眉头,心中暗责张扬又惹事,轻声道:“我们走吧!”
张扬一声怒喝:“哪里逃!”他施展轻功向闪电貂追去,那闪电貂的左前腿被他射中,奔跑度受到很大的影响,虽然它体型很和-图-书小,可是它那一身紫色亮的毛皮在暗夜中太过显眼,始终无法摆脱张扬的追逐,进入树林之中,闪电貂拼命向前方一座废弃的水泥平房内跑去。
张扬站在球前,眯起眼睛看了看足球场上的9号,仿佛在计算着什么,瞄准着什么?这厮心中暗道:“打枪来自也没打过,现在一样百步穿杨!麻痹的,毛豆没扎齐呢,居然敢笑话我?”有些时候,张大官人还是很爱面子的,面对别人的鄙夷和嘲讽,心中自然而然会产生一些怒气,人一生气,往往就控制不住出脚的力度,张扬抬脚就踢了出去。
秦清淡然笑道:“市里的事情轮不到我过问的。”
知悉丈夫的死讯之后,冯爱莲的表现出人意料的平静,她慢慢抬起头,双眼中没有泪光,剩下的只有怨毒和仇恨:“报告政府,我有话要说……”
秦清步入政坛多年,而且她所在地位置和张扬不同,看待问题也要比张扬远得多,在她看来,洪伟基和左援朝交恶,无论最终的结果如何,李长宇无疑是获利者,张扬想通过李长宇帮助赵新红的想法根本就是不切实际的。可秦清并不知道,张扬想帮助的不仅仅是赵新红,他还考虑到了左拥军,假如秦清知道张扬是为了左晓晴的缘故,肯定要在这厮的身上狠狠咬上两口。
秦清颇有感触道:“当大家都在比拼实力和能力的时候,这是一个积极的官场,可当大家开始去琢磨如何踩人,如何去打压别人的时候,这个官场就会变得消极。”
杜天野听出秦清的这番话还是满怀深意的,低声道:“秦书记是说江城最近的事情有些矫枉过正?”
赵军瞪了他一眼,有没有搞错,我是你上司,这会儿被你当成小二了。心中不爽归不爽,还是拿着药方去了。
张扬通过侧面了解了一些情况,杜天野和江城市委书记洪伟基是老同学,他本身又是中纪委的,作为上级机关了解这些事情的内幕要相对容易一些。
陈雪点了点头:“你来北京了?”语气平淡,从中听不出一丝一毫的惊喜,不过也没有厌恶。
张扬道:“我发现者官场越来越黑了,很多时候大家比拼的不是谁比谁强,谁比谁更有能力,而是谁比谁更差,谁比谁的毛病更多。”
张扬也随之冲了进去,刚刚推开房门,就感到一股阴冷的掌风向他席卷而来,张扬下意识的一掌挥了出去,和对方硬拼了一掌,触手处冰冷无比,只觉着掌心剧痛,然后一股寒气沿着他的经脉传了进来,张扬整个人宛如坠入万古冰窖之中,他应变奇快,向后一个倒翻连续两个起落已经落在十米开外的地方,他看都不敢向身后看上一眼全向山下逃去。
张扬道:“黎国正的死对她肯定是个巨大的刺激,她在这种状况下去指证别人,所说的这些事可信度究竟有多少?”
蒋心慧咬了咬嘴唇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道:“还有一些东西,晓睛去美国之前,她曾经给了十万美金说是借给我的……”
张扬道:“矫枉过正,我看江城的问题就有些矫枉过正,从冯爱莲出事到现在,一直都围绕着他们夫妇不断地做文章,因为他们的问题已经倒下了一大批干部,不是说这些干部不该接受惩罚,可其中很大部分人缺乏确实的证据,仅仅凭借着冯爱莲的一面之词就把这些干部划为有问题之列,这对他们来说并不公平。”这件事原本和张扬是没有关系的,可从赵新红出事,到左拥军夫妇深陷麻烦之中,张扬开始对这件事无止境地后续影响产生了反感,张大官人始终没有把感情和政治分开,对赵新红的同情是因为出自和赵新伟的友情,对左拥军夫妇的同情则是因为左晓晴的缘故。
于小冬笑道:“杜主任太客气了,来我们这里你还要带酒,是不是看不起人啊?”
张扬正想把自己前来的目的说出来,这时候忽然感觉到风声飒然,一个足球宛如出膛的炮弹一样射向他的面门,张扬反应神速,右手探伸出去http://m.hetushu.com,掌心紧贴足球一个不显眼的旋转动作写去足球上的力量,稳稳当当的将足球拿在手中。
陈雪感到头顶的阳光被遮住了,仰起头,看到张扬阳光般灿烂的笑脸,她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奇,仿佛张扬一直都在这里。张大官人也不止一次领教过她平静如水的态度,脸上的笑容依旧灿烂:“怎么?不认识我了?”
杜天野和于小冬都是心明眼亮的人物,从一开始就感觉到味道有些不对,张扬这句话一说,两人同时感悟到,合着张扬是想把他俩往一块凑合,秦清也觉察到了张扬的意思,她可清楚杜天野对文玲的感情,以杜天野的痴情,张扬想当月老恐怕要心机白费了。
张扬虽然来自大隋朝,可对大隋朝的很多事并不了解,乱空山古塔被袭险些丢掉了性命,他的身体恢复之后,专门有趣乱空山一趟,废墟仍在,水泥屋仍在,不过里面却早已空无一人,古塔废墟之上也再没有蜃雾花的痕迹。张扬找了几块字迹清晰的石碑,拓了一些字迹,然后离开。
赵军和邢朝晖都已经赶到了这里,站在烤箱外看着里面的张扬,邢朝晖看到张扬苏醒了,还轻轻敲了敲玻璃。
张扬笑道:“我说你们两个别相敬如宾了,来,赶快坐下喝酒!”
车门被他从里面镇上了,赵军脱下衣服包裹住右手,一拳击烂了车窗玻璃这才进入车内。
看来国安秘密基地里的东西很齐备,一会儿功夫已经找来了一个大浴桶,放满热水后,两人合力把张大官人泡了进去。
张扬为杜天野满上酒杯,话题终于来到了文玲的身上,张扬低声道:“那天你离开之后,有没有再和玲姐联系过?”
“你这么厉害谁能暗算了你?”邢朝晖显得有些不相信。
田庆龙站起身低声道:“现在知道怕可能有些晚了,冯爱莲现在提出要见黎国正一面,假如她的要求得不倒满足,我担心她真的可能会发疯,如果事情到了那种地步,只怕情况会变得更加糟糕。”
蒋心慧真的害怕了,她一边抹泪一边道:“姐夫,要不我把所有的钱都退出来,这些事拥军并不知道,我怕……”
田庆龙叹了一口气:“冯爱莲是个很有心机的女人,她不会平白无故送给别人东西的,也许她在给你钱之前,就想到有朝一日会有倒霉的一天,她给出的不仅仅是钱,而是无边无尽的麻烦。”
杜天野点了点头道:“洪伟基的态度很明确,这次江城卫生系统的事情一查到底,坚决惩处,张扬,你究竟想为谁说情?”
秦清之所以点明这件事,是要张扬分清楚阵营,张扬无疑是站在李长宇一边的,而洪伟基和李长宇是老同学,也是李长宇坚定的支持者,张扬如果在卫生系统的事情上做文章,极有可能会得罪洪伟基,这无疑会让李长宇感到难做。
当晚张扬就在农家小院安排了一桌饭,自从他离开春阳驻京办之后,这里的生意果然比过去清淡了一些。宫廷壮阳药膳的噱头虽然红极一时,但新鲜头总有过去的时候,话说谁也不能总拿那玩意儿当饭吃不是。
秦清叹了口气道:“左援朝前些日子的风头太盛,从眼前的情况来看他应该得罪了洪书记。”
“我害怕……我真的好怕,拥军说……事情已经这样了,就由他来担当,我牵涉进去只能两个人都坐牢,就没有人照顾晓晴了……对不起……我……我真的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张扬点了点头,这件事明眼人都能够看得出。
田庆龙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冯爱莲到现在都没有提起过这件事,假如这件事真的被提起,无疑事情的性质会变得更加严重,面对这个只看重眼前利益的小姨子,他真的有些无话可说了,低声道:“希望冯爱莲不会提起这些事!”
9号向他挥了挥手:“哥们!把球踢过来!”
蒋心悦的脸上充满了痛惜和失望,她轻声道:“既然真实的情况是这样,你为什么当初不说明白?为什么要让拥军去承担这一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