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66章 良心发现

洪伟基道:“很久没有看京剧了,忽然很怀念逼宫邵一场戏!”
坐在前面的田庆龙道:“不开心的事情就不要再提起了,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拥军,心慧是个成年人,经过这件事,她应该能够得到一些教训。”
李长宇点了点头,主动向田庆龙侧了侧身子,这是一种态度,也是一种尊敬。
秦清淡然道:“我不是来见他是来见你!”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田庆龙的身上。
田庆龙低声道:“李长宇,我和你虽然认识不久,可是和你一直都很投缘,有些话,我宁愿跟你说!”这句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相比左援朝,他更愿意和李长宇推心置腹。
黎浩辉的墓和黎国正相隔很远。属于两个园区。来到黎浩辉目前的时候。秦清和张扬已经站在那里。
田庆龙道:“有件事我想向各位常委通报一下!”
田庆龙道:“我们都是江城常委,抛开左拥军夫妇和我的关系,让我们公平的来看待这件事,我认为利用江城制药厂的事情继续做文章,把事情一味的扩大化,已经严重影响到江城干部队伍的团结,也影响到大家工作的信心,任何事都要掌握一定的尺度,过犹不及,这场政治运动正在伤害我们改革事业的进程。”
一直在抽烟的常务副市长李长宇此时说话了:“洪书记,我以为,反腐倡廉是好事,值得提倡,可是这件事在体制内秘密进行最好,现在的情况下,并不适合大张旗鼓的搞,事情闹得越大,越会让老百姓产生逆反心理。越会让老百姓失去信心,其实只是少部分人的问题,我们把问题扩大化恐怕会影响到我们整个干部队伍的形象。”
常务副市长李长宇那里肯定是要去拜访的,张扬去李长宇办公室的时候,他刚从三环路工地现场考察回来,正向身边的几位政府工作人员分派着工作,张扬耐心等了半个小时,才得到李长宇的接见。
张扬这才走向远处。田庆龙跟了上来。张扬充满迷惑道:“她要见秦清做什么?”
洪伟基道:“我提议,马上在江城干部系统中开展一场反腐倡廉的整风运动,让广大人民群众看到我们的决心,让我们的干部意识到自己责任的重要性。”他停顿了一下,显然在征求别人的意见,当然这只是习惯性的停顿,并不是真正要给别人说话的机会,往往这种时候,是不会有人说话的,他的提议等于最终拍板定案。
目睹左拥军无罪释放,每个人的心情都是不同的,田庆龙感到的是欣慰,这段时间以来他不遗余力的为左拥军奔走着,他之所以这样做,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的亲戚关系,更是建立在他对左拥军信任的基础上,他相信左拥军不是一个看重金钱的人,事实证明他的判断没错。
洪伟基没有说话,等于是一种默认。
张扬答应的很痛快,毕竟他手里还有几笔投资没有落实,这种事情只要走走程序,送给招商办一些业绩还是很容易办到的,就算是对人家礼遇自己的一种报答吧。
李长宇并没有想到田庆龙也找到了自己,他本以为田庆龙应该去找的是左援朝,可田庆龙偏偏找上了他,田庆龙的话和张扬如出一辙:“长宇,我在东江见过顾书记了!”
秦清无畏的看着她,冯爱莲望着秦清,两人就这样在风雨中对望着,冯爱莲的眼圈忽然红了,她无助的跪了下去,扶着墓碑低声啜泣起来,哭得越来越伤心,越来越大声,一直以来她都把儿子的疯和死亡归咎到秦清的身上,可这一刻她忽然明白了。错得是他们,正如秦清和图书所说,儿子是为父母的错误埋单,这是一种撕心裂肺的伤痛,冯爱莲痛苦的宁愿死去。
左拥军的双目湿润了,他张开怀抱把女儿拥在怀中,他看到了远处的田庆龙和左援朝。
左援朝总觉着田庆龙把一场家宴变成这种景象一定有他的深意,他甚至感觉到,这次在大哥事件上的消极态度,已经严重影响到田庆龙对自己的好感。田庆龙的这种变化可能代表了江城很多干部的想法,左援朝越来越感觉到自己失算了,李长宇进入房间后,左拥军主动上来和他握手表示感谢,李长宇笑道:“没事就好,我们党绝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同志!所以我们这些人经常说要相信领导,相信组织,现在知道不是空话了吧?”一群人同声笑了起来。
因为张扬是顶着江城招商的旗号外出学习,所以回来也先去招商办打了个招呼。
冯爱莲来到丈夫黎国正的墓前,静静将那束百合花放下,望着墓碑上丈夫的相片,仿佛他就在自己的身边,冯爱莲伸出手去,轻轻擦去了蒙在相片上的浮尘:“老黎我来看你了……”即便是听到黎国正死讯的时候,她都没有落泪,此刻眼圈却不由得有些红了:“老黎,你说过要陪着我……浩辉我们指望不上了……你要陪着我走完这辈子,可你却为什么说话不算话?为什么要一个人走了……”冯爱莲的声音透着酸楚。
左拥军点了点头,然后展开臂膀拥抱了他一下,在他耳边低声道:“谢谢!”
李长宇道:“黎国正的事情已经让我们这座江城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如果再来一场大张旗鼓的反腐倡廉,老百姓看到的不是我们改正错误的决心,看到的只是我们层出不穷的错误,一旦失去了民心,我们以后该怎样去开展工作?还怎么得到老百姓的支持?”
“冯阿姨,我想求你帮帮我……”
左拥军轻声道:“晓晴回头给张扬打个电话,请他晚上一起过来吃饭!”
李长宇摇了摇头道:“我和你一样,都是刚刚知道的。”
左援朝笑道:“都是革命工作,哪有高低贵戟!”他把妻子刘云苏叫过来介绍给李长宇他们,李长宇也把葛春丽向他们介绍了,葛春丽今晚穿着一袭棕色套裙,颇具风韵,在场的人大都知道李长宇和葛春丽的那段风流韵事。而葛春丽也守得云开见月明,在李长宇最艰难的时候始终和他站在一起。
田庆龙道:“我刚刚接到消息,冯爱莲推翻了以往的许多证供,卫生系统新近出现的问题可能要重新审理调查。”这句话如同一个炸弹在会议室中炸响了,中心的目标就是洪伟基,洪伟基忽然产生了一种众矢之的的感觉,他感觉到被孤立了,田庆龙这种时候说出这件事,以及刚才几位常委的言都证明他们对自己的举措抱有不满,洪伟基抿了抿嘴唇,迅速做出散会的决定。
代市长左援朝因病没有参加这次的常委会,事实上这段时间他常常有病,所有人都知道他对洪伟基的做法不满。可是又缺乏正面交锋的勇气,只能用这种方式委婉表示内心的不满。
左援朝乐呵呵走了上来和李长宇握了握手。
田庆龙望着含泪倾诉的冯爱莲,心中忽然感到一阵说不出的难受,是什么让他们走到了如今的境地,是他们自己,如果不是他们做出了错误的选择,又怎会落到阴阳相隔家破人亡的下场。
“不错。的确存在,可并没有我们想象的严重,我们不否认问题的存在,也不能将问题扩大化,因为这件事对我们改革的进程是没有www.hetushu.com任何好处的。”李长宇语重心长道。
冯爱莲淡然笑道:“晓睛,我能做的就是说出我知道的一切,我只是一个阶下囚,就算想帮也帮不到你。”
张扬乐呵呵点了点头,董红玉对自己还真是不错。
洪伟基追问道:“究竟是什么让冯爱莲产生改变?”
李长宇道:“我和洪书记专门探讨过这个问题,我的观点和你是一样的,可是这次洪书记打击的决心很强!”
冯爱莲抿了抿嘴唇:“你害了他,是你害他落到了这种地步,你心中对浩辉就没一丝一毫的亏欠?”
秦清轻声道:“尊重自己的生命,也尊重别人的生命,我想你应该明白这个道理!”说完这句话,她转身向远处的张扬走去,冯爱莲默默咀嚼着她的这句话,望着秦清渐行渐远的背影,视线忽然变得模糊……这次的常委会田庆龙迟到了,洪伟基的脸色仍然如同江城阴郁的天色,并没有任何的转变。田庆龙抵达的时候,他正在激情飞扬的指出反腐倡廉的重要性。
冯爱莲先把百合花放在儿子墓碑前。然后静静看着儿子。在回忆中沉思了足有五分钟。方才道:“可不可以让我们单独说几句话?”
左拥军重重点了点头道:“谢谢,谢谢你们为我所做的这一切。”
“那啥……”这厮故意做出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
左晓晴愣了一下,随即就明白了过来,她轻轻咬了咬下唇,芳心中涌起难以描摹的喜悦。
第二天一早,张扬就返回了江城,顾允知的态度多少让他有些失望,他本来指望顾允知能够发话,让洪伟基在江城制药厂的事情上有所收敛,可从顾允知的态度中他明白顾允知绝不会主动介入。张扬并不知道,在他找顾允知说这番话之前,田庆龙已经先行找过了顾允知,并向他提起这件事,顾允知同样表现出淡漠置之的态度。对顾书记而言,江城卫生系统的事情只是江城的内务,他相信江城的这帮领导有能力解决这件事,他没有介入地方事务的必要,也没有那个心情。顾书记也不想落人口舌,给别人造成频繁干涉地方事务的印象。
左援朝并不知道田庆龙邀请李长宇赴宴的事情,内心中咯噔了一下,脸上的笑容忽然变得有些僵硬,他落下车窗。望着身边的城市,忽然意识到这次大哥落难的事件对他造成的影响很大。
冯爱莲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前些时候,我想见我们家老黎一面,都被他们拒绝了,有没有人考虑过我的感受?”她抿了抿嘴唇道:“许多事,我都不记得了,晓睛,田庆龙是不是陪你一起来了,让他来见我。”
“够了!”冯爱莲尖声叫道,她花白的长在风中飘飞,整个人显得有些恐怖。
左拥军的情绪并没有因为获得自由而显得高涨,甚至还有那么一些低落,上车之后,左援朝低声道:“哥,是不是为了嫂子的事情担心。”
李长宇低声道:“左拥军在这件事上的确是无辜的,他并不知道蒋心慧收受财物的事情,他之所以不说,是图为他想保护他的女人!”
左援朝望着大哥憔悴的面庞,心中却感到一阵愧疚,在大哥出事的这段时间,他明智的选择了缄默,就甚至在常委会所有常委对洪伟基难的关键时刻,他都称病回避,这让他感到有愧于大哥,田庆龙虽然没说什么,可是从田庆龙对自己的态度,他也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生疏。今天过来迎接大哥,也是他反复考虑之后,方才鼓起勇气做出的决定。
副市长袁成锡也道:“最近江城的事情的确太m.hetushu.com多了,老百姓已经对我们这个领导班子产生了信任危机,问题一直都存在,我们如果把他扩大化,会不会让老百姓更加心寒,会不会让他们产生更加抵触的情绪?”
张扬看了看秦清,秦清向他点点头,示意他不用担心。
李长宇点了点头,从张扬的话中他已经听出,顾允知显然不愿出面干涉这件事,他可能是认为江城的事情,应该江城干部自己处理吧。李长宇想了想方才道:“冯爱莲应该不会推翻自己说过的话,张扬,这件事我无能为力!”
冯爱莲望着眼前楚楚可怜的女孩儿,她淡漠的目光中找不到任何博同情成分,她越来越意识到同情是一个奢侈的字眼,她同情别人,又有谁会同情她?
“有什么建议?”
冯爱莲的要求并不算过份,可是对田庆龙而言,现在这种敏感时刻,如果答应冯爱莲的要求是要冒着相当风险的,他悄悄联系了张扬,他了解张扬和秦清的关系,能够说服寡妇清和冯爱莲见面的人只有张扬,三天之后,冯爱莲坐着囚车出现在凉山公墓,田庆龙亲自陪同她前来,这件事在极其隐秘的情况下进行,田庆龙事先为冯爱莲准备了两束百合花。
李长宇叹了口气道:“你发起的这场整风运动对我只有好处,我为什么要跳出来反对?”
顾允知淡然笑道:“你懂什么矫枉过正,年轻人要脚踏实地!最关键的是踏踏实实做好本职工作,别人既然拿出了证据,你想证明她说的是谎话,必须要拿出相应的证据,我们的党讲究的是实事求是。”说完这番话顾允知就转身进入了房内。
李长宇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也许她良知未泯!”
李长宇抽出一支烟默默递给了他,洪伟基接了过去,自行点上:“你早就知道冯爱莲推翻证供的事情?”
李长宇道:“老田,洪书记之所以拥有这么强大的决心,是因为他认为自己掌握了证据,这一证据就是冯爱莲的证供,想要改变这一切,关键还是冯爱莲。”这是他刚才从张扬那里得到的启发。顾允知不会平白无故对张扬说出那番话的,其中蕴含的深意就是解铃还须系铃人,只要冯爱莲能够推翻证供,无论卫生系统内部的事情是真是假,这件事的影响都会慢慢清除。
左晓睛道:“冯阿姨,我来找你是为了我爸爸妈妈的事情。”
左拥军拍了拍女儿的小脸,放开女儿,来到田庆龙的身边给了他一个拥抱,然后又来到弟弟面前。
田庆龙的每一句话左晓晴都听在心里,此时她的心中装满了张扬的影子,脑海中不停回荡着他的音容笑貌。
“我跟他说目前冯爱莲的精神状态不正常,说得很多话都很可疑,顾书记说,我想证明她说得是谎话,就要拿出相应的证据。”
田庆龙道:“顾书记没说管,也没说不管,他认为江城的领导应该有能力解决这件事。”
冯爱莲和左晓晴并不陌生,因为她和蒋心慧的关系,过去左眈晴一直都以阿姨相称,想不到现在居然变成了这种境地,可以说左晓晴父母的困境是冯爱莲一手造成的。
李长宇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厮还真是锲而不舍:“我不是告诉你了吗?事情很复杂,现在黎市长死了,冯爱莲更加的无所顾忌,这件事不是一两个人的问题,是一批人的问题,而且……洪书记这次反腐倡廉的决心很强,他要彻底调查这件事。”
应左晓晴的要求,田庆龙安排了她和冯爱莲见面。
“有话就说,少吞吞吐吐的,我忙着呢!”
左拥军点了点头。
左拥军走出拘留所的hetushu•com大门,他的眼睛仍然有些不能适应刺眼的阳光,深深吸了一口潮湿而炎热的空气抿了抿干涸的嘴唇,看到女儿正含泪向自己跑来。
招商办主任董红玉仍然是一团和气,这次居然在招商办为张扬弄了间办公室,还亲自引领着张扬过去看看,房间虽然不大,可是办公设施十分齐全,还专门安装了电话,董红玉笑道:“小张,以后这儿也是你的工作单位,别没事总往旅游局扎。”
张扬一个人呆呆站在那里,愣了好一会儿,方才意识到顾允知最后的一句话似乎另有深意。他难道在提醒自己,解决这件事的关键还是让冯爱莲自己承认说了假话?
李长宇吐出一团烟雾道:“那还是不管!”
左晓晴轻声道:“冯阿姨,谢谢你能够见我!”
洪伟基皱了皱眉头。
爱莲冷冷向秦清看了一眼:“我想,我儿子很希望你过来见他。”
洪伟基道:“卫生系统的事情是确实存在的!”
洪伟基有些错愕的看了看李长宇,他知道李长宇,对自己这段时间的举措持有保留意见,可是在常委会上公然提出,还是第一次,这让洪伟基感觉到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战,他笑了笑:“李长宇同志,我们共产党员讲究的就是实事求是,有了问题就要及时改正,就不要害怕别人批评。”
冯爱莲并没有说其它的事情,只是提出了两点要求,一,让她去丈夫和儿子的坟前看看,二,她要见见秦清。
冯爱莲在丈夫的墓前说了很久,离开的时候,天空中飘起了蒙蒙的细雨,她的心情和她的步履同样沉重。
田庆龙本以为冯爱连不会见他,想不到她能够主动提出见自己,这是否意味着事情可能出现转机?
“哥!”左援朝低声道。
赵洋林道:“所以我纶必须要考虑到时机!”
田庆龙道:“黎国正的死对她是个刺激!”他对冯爱莲翻供几乎不抱有任何的希望。
左援朝道:“放心吧,她的事情并不严重,钱已经全部退赔了,鉴于她过去和冯爱莲的朋友关系,这件事应该不会构成太严重的后果……”
散会后李长宇来到洪伟基的办公室内,洪伟基站在窗,俯瞰着脚下的城市。一切如此熟悉却又如此陌生,他虽然是这座城市的最高领导人,却忽然生出一种城奉并不属于自己的感觉。
冯爱莲望着她,她能够理解左晓睛此时的心理,任何一个子女都不会相信自己的父母做错事,左晓晴无疑是相信父母的她相信父母不会做那样的事。
田庆龙道:“不用了,我晚上把李副市长、秦书记、张扬他们都请到了,大家一起见见面,乐呵乐呵!”
冯爱莲淡淡笑了笑:“我并不是想见你,一个人呆在囚室里太寂寞,能够出来透透气总是好的,无论是朋友还是仇人,谁和我说话都是件好事。”只有真正失去自由的人才会感悟到这个道理。
李长宇不禁笑了起来,他递给田庆龙一支烟,田庆龙的烟瘾并不大,可这两天因为左拥军夫妇的事情,明显抽烟量增加了许多。他点上香烟抽了一口道:“我先找的许省长,许省长明确表示不会过问,然后我又找到了顾书记。”
李长宇却不认为这件事在常委会上提起,能够影响到洪伟基的决定,他也不认为洪伟基是个能够虚心接受别人建议的人。
“回来之前我见过顾书记!”
人大主任赵洋林道:“批评也分很多种,老百姓批评也有善意和恶意之分,批评和自我批评的目的是为了提升干部队伍的觉悟,是为了提高干部的素质,我们不是害怕批评,而是要考虑到采取怎样的方式和*图*书才能取得最好的效果。”
田庆龙道:“不要谢我们,其实很多人都在关心你,为了你的事情李副市长找了洪书记无数次,为了你的事情,张扬专门去找了省委顾书记,还专门把秦清请去和冯爱莲见面,如果不是秦清化解了冯爱莲的心体,我想她不会改变当初的证供。
田庆龙笑道:“好了,雨过天晴,现在没事了今晚我在鱼米之乡订了位子,庆贺拥军获得自由,咱们不醉不归!”
田庆龙道:“也许应该在常委会上讨论一下。
冯爱莲早已猜到了她的来意轻声道:“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我们一家人都已经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上天是公平的,绝不会厚此薄彼,每个人做过的事情,老天爷都记得。”
田庆龙道:“我承认在这件事的处理上,我参杂着过多的感情因素,可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我从不认为一个可以抛弃个人感情的人能够当一个好官!”这番话也包含着他对左援朝的不满,左援朝迫于洪伟基的压力,在兄嫂问题上表现出沉默,就让田庆龙对他产生了很大的看法。
“上次我求您那事儿!”张扬很婉转的说。
李长宇笑了起来:“洪书记,你以为我们在逼宫?以为今天会议上是我们几名常委串通好了针对你,造你的反?”
“老同学,是时候树立江城干部的正面形象了!”
田庆龙摇了摇头。他怎么会知道?他!
李长宇这会儿才有空抽烟,习惯性地点上香烟,拿起张扬送给他的Zippo打火机,在手中把玩了一下重新装入衣袋,看得出李副市长很喜欢这件礼物。李长宇上下打量了张扬一眼:“党校学习怎么样?”
秦清叹了口气,她有些同情的看着冯爱莲:“难道你现在还没有意识到,害他走到这一步的正是你们这两个做父母的?他撞死振阳的真正目的是为了维护你们,掩盖你们贪污受贿的事实,我承认,我因此而恨他,可我不否认一点,他对你们而言是一个好儿子,假如你们敢于及早面对自己的错误,自己去承担做错的一切,黎浩辉就不必为了你们的错误而埋单,也不会因为那件事而受到刺激……”
李长宇笑了起来:“休息了一个月,也该调整过来了,明儿开始好好工作!”
接下来董红玉就谈到了工作,今年招商办的招商引资情况并不乐观,已经过去了半年。仍然没有什么大笔的资金投入,政府会议上,代市长左援朝已经多次点名批评了招商办,所以董红玉想起了张扬这位大能,想让他给招商办增添一些亮眼的业绩。
李长宇愣了一下在烟灰缸内弹了弹烟灰道:“顾书记怎么说?”张扬对这件事如此关注是他没有想到的,这小子居然为了赵新红去求省委书记,这事情闹得是不是有点大了?
洪伟基转向李长宇,这也是让他感到不解的地方。
李长宇道:“我会找洪书记好好的谈一次,我希望江城改革能够得到良性的发展!”
“优秀,老师都夸我呢!”
“良知?”
李长宇笑道:“我关心的是结果!”
“冯阿姨,我想知道,我爸爸妈妈他们有没有收过钱?”左晓晴的眼圈红了。
李长宇当晚带了葛春丽一起赴,宴他们两人还是第一次如此高调的出现在公众场合。张扬和秦清一起过来,虽然两人的关系早已突破了禁忌,可在表面上还是彬彬有礼保持距离,群众影响这两个字真是害死人!
这句谢谢让左援朝脸上有些发烧,他真的没做什么。
李长宇道:“左市长是我的领导,今晚我们来叨扰你们的家宴,以后可不能给我们小鞋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