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69章 爱情这玩意儿

张扬默默看着张忠祥。如果设身处地的为他着想,的确这件事有些残酷,纺织厂在这次的南林寺风景开发工程中,无疑是受到损失最大的,这些工人真正担心的是以后的去向,开发区新厂建成之后,随着设备的更新,对工人的需求量会大幅度减少,这批裁下来的工人,有可能再也没有上岗的机会,这才是矛盾的关键所在。
张扬想起初次重生的情景不禁露出会心的微笑。
张扬笑着从车内搬出一箱飞天茅台:“一个科级干部而已。我说洪玲,你不寒碜我能憋死吗?”张扬的这句话让几人对他官职的忌惮顿时消失。洪玲笑道:“谁不知道你是江城最有前途的年轻干部啊,现在你就快成为一个传奇人物了!”
两人说话的时候,郭志航也走了进来,乐呵呵望着他们道:“你们喝的倒是很投缘,两点多了,还在喝呢?”
大堂经理看了看他们大概有十二个人,很殷勤的向张扬道:“316房间小了点,还是去318,刚巧今晚没预定,里面还有卡拉OK,你们同学聚会也能玩的尽兴点!”
陈国伟有些喝多了。他感叹道:“当初我们走出校门的时候。把一切想得很美好。以为只要自己努力。这世界上没有什么办不到的。可上班之后发现,现实总比想象中要复杂,在社会中,想提升一小步都是那么的艰难。”
郭志强也一筹莫发展,为这事情专门请教了张扬:“我说张扬,你帮我出出主意,怎么能让她喜欢我?”
张扬吻上了她的柔唇,左晓睛明显战栗了一下,她试图要回应张扬,可是心中却总有一种说不出感觉,这感觉让她无法真正投入到张扬的拥抱中……男人有些时候也是很敏感的,张扬并没有继续下去,他默默放开了左晓晴,离开了她的樱唇,深深舒了一口气道:“对不起……”
左晓晴摇了摇头,俏脸转向窗外,额头抵着车窗,小声道:“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沉默了好一会儿,她方才转过俏脸,主动握住张扬的大手:“张扬,我过去一直都在父母的保护下活着,我做的每件事,我的每一次选择都没有经过自己的考虑,这次爸爸妈妈出事,对我的触动很大,我第一次意识到,自己从未认真的去面对这个世界。”
张忠祥道:“张处长。你恐怕不清楚,新厂房启用之后,我们厂子里会有多少人面临下岗,将近一大半人啊!这些工人政府负责安置吗?他们得到的那点拆迁补偿能够补偿所有的损失吗?工人不是傻子,他们什么消息都能够打听到,我夹在政府和工人之间很为难,我想维护国家的利益,我也不想放弃工人的利益,张处长,你能够明白我的苦衷张扬点了点头道:“张厂长,个人的利益在集体的利益面前,个人的利益要靠后,集体的利益在国家的利益面前,集体的利益要放在一边,我想你身为一个国家干部,这么简单的道理应该懂得吧?”张大官人能够说出这样的话,证明他的见识已经是个非昔比。
她意识到一直以来自己都是生活在温室中的花朵,而张扬却在风雨的磨砺之中不断成长为一棵参天的大树,在她需要帮助的时候,张扬总会毫不犹豫的出现在她的身边,而在张扬需要安慰的时候,她却不在他的身边,在她想要勇敢的去爱张扬的时候,忽然发现对于张扬的世界自己并不了解。
左晓晴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道:“我也这么觉得!”
陈国伟暗自感叹,看来这混社会的能力跟学历一点关系也没有,自己虽然是五年医科大学毕业,可比起人家这个卫校生不知要差上多少倍,人家随便一瓶酒就赶上自己一个月工资了。
左晓晴也在回忆,回忆hetushu.com着和张扬在春阳相识相处的点点滴滴,一切仿佛从未改变。却又似乎全都改变。眼前的张扬多了几分世故和老练。少了几分热血冲动。
张扬笑道:“洪玲,你能说会道的,当医生真是屈才了,应该去做市场营销。”
左晓晴握着张扬的大手贴在自己的俏脸上:“张扬,我保证,我会尽快成熟起来。我不会让你等得太久……”
张扬一下车就吸引号所有人注意力,毕竟开车前来的只有他一个陈国伟笑着迎了上来:“嗨!张扬来了!”
张扬瞪大了眼睛:“我靠,这哪跟哪儿啊?你有毛病啊!”
一群人进了房间,反而显得有些拘束,离开校门之后,他们的社会地位不觉发生了变化,多数人都分到了医院,现在还只是一个小大夫,左晓晴是整个晚的当然主角,她赴美留学,应该是同学中前景最为看好的一个张扬这个卫校生在这帮医学院本科生里面本应该是最不起眼的一个可现在这厮摇身一变成了国家干部,而且还成功步入了科级,通过刚才的事情,一节人看他的眼光又有些不同,首位让左晚晴坐了,然后就开始推让,陈国伟难得的客气道:“张处长坐里面!”
李长宇拍了拍他的肩膀,又强调道:“这么年轻提升的太快容易招人嫉妒,你现在还是招商办副主任,已经享受副处级待遇了。”他的意思是张扬应该知足,人总不能一口就吃成一个胖子,照张扬目前的发展速度,三十岁之前成为副厅还是大有可能的。
郭志强虚心受教,很诚恳道:“这谢丽珍是我梦中情人,我看到她就控制不住,张扬,你说什么都得帮我撮合撮合!”
洪玲道:“316房间!”
张扬笑道:“我们同学聚会,房间已经订好了!”
张扬充满怜惜的看着左晓晴,然后慢慢点了点头,伸出手去为她抹去俏脸上那串晶莹的泪珠儿。他低声道:“晓晴,我会等,我会耐心等你。”
左晓晴这才跟着他上了吉普车,张扬沿着湖中路慢慢行驶着,在湖心的位置把吉普车缓缓停靠在路边。
这边放下王准的电话,张扬给何歆颜打了一个传呼,不到一分钟,小妮子就回了过来。听张扬说完这件事,何歆颜根本没有做过多的考虑就答应了下来,她做事风风火火,比起一般的男孩子还要干脆:“我这就去火车站,晚上就能到江城!”
张扬点了点头,没有多说话继续向前走去,张扬并没有觉着什么,可对这帮同学而言,这可不是一般的牛逼,鱼米之乡的消费很高,洪玲来订饭最清楚,318的标准是888,低于这个价位是不能进入的,她订得是500一桌的标准,张扬来到这里,连话都没多说,人家就过来献殷勤,看来这位小学弟如今在江城的能耐可不是一般的大。
平时如果人家不叫他处长,张扬都会有些不爽,可这帮实习同学这么叫他却让他感到不爽,他明白,人家未必是真的尊敬他,人家看得起的是他的官位,他笑道:“女同学往里面做,我们男的坐外面喝酒!”他处事情比这帮同学要老到圆滑许多。
左晓晴含泪道:“我知道,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样面对你,现在的你,和我记忆中的张扬已经完全不同,和在春阳时候的你仿佛换了另外一个人。我不知道究竟是你变了还是我变了,可是……我知道我面对你再不像过去那种感觉……张扬……你明白吗?”
“拳击方面,我撇你三条街!”
李长宇摇了摇头道:“国家是不会放弃这些工人的,我的意思并非是放弃,中国有句话,叫破而后立,我们的改革需要一个全新的思路,我希望纺织厂作为一个试点,给江城www.hetushu.com所有的企业做出表率,走出一条骄新的创业道路。
这些事通过官方反而不如私人关系更好解决。在方文南的调解下,张扬终于和纺织厂厂长张忠祥坐在了一起,张忠祥和方文南的关系很好,所以他也没跟张扬绕弯子:“张处长,我也不瞒你,这个厂长我也没打算干下去!”他笑得有些无奈:“厂子经营到这种地步,我也没脸干下去了,所以我只想在自己还在任的时候,给工人们多谋求一些福利。”
左晓睛抬起头,同学们都已经走远了,她咬了咬下唇,小声道:“没事儿,我还是打车吧!”
张扬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前额:“我说哥们,你没发烧吧,有句话叫什么?婊子出情戏子无义,更何况是演三级片的,你。”
张扬颇有些哭笑不得。最近他和郭志强时常一起吃饭运动,彼此的友情进展很快。张扬道:“感情这事儿,不是别人能帮忙的。”
张扬没有说话,双目入神的看着左晓晴的俏脸,夜色中,左晓晴柔美的轮廓变得有些模糊,这却为她增添了一种说不出的吸引力,张扬望着这熟悉而又有些陌生的面孔,忽然勇敢的伸出手臂,将左晓晴拥入怀中,左晓晴并没有拒绝,娇躯却如同受惊的小鸟一般微微颤抖。
张扬把那箱茅台交给陈国伟,又从车内拎了两瓶芝华士:“香港朋友送的,今晚酒水都算我的!”
张扬低声道:“我不想听到你说这句话!”
郭志强脸红脖子粗的叫道:“你少侮辱人家小心我给你急啊!
李长宇知道这厮满脑子惦记着升官,不禁莞尔道:“踏踏实实做好工作,副处距离你已经不远了。”
虽然没有从李长宇那里得倒满意的答复,这仍然丝毫无减张大官人的工作热情,通过方文南的从中调和,他和张忠祥还是达成了默契,纺织厂的动迁问题虽然暂时无法解决,可是南林寺景区工程已经正常开展了。
十多名同学走入了鱼米之乡,大堂经理看到张扬进来,慌忙迎了上来:“张处长,您来怎么不提前打个招呼啊!”
郭志强瞪大了眼睛:“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封建?三级片怎么着。那是演戏,我看谢丽珍人品不错!我就是喜欢她出淤泥而不染。”
郭志强一直都在张扬身边旁听着,一脸神秘道:“怎么回事啊?给我交代交代?”
“你倒是说说。我无论长相还是家庭条件都不差吧,可谢丽珍怎么对我爱理不理的?”
张扬本想说不用着急,可人家已经挂上了电话。
“我可没有这么远大的理想,我也没有这么超前的眼光,我只想把南林寺风景区的建设搞好。把古城墙老街的开发搞好,给李副市长争光,顺便给我自己添点儿政绩。”
晚饭之后,同学们在大门处告别,洪玲挽着陈国伟的手向张扬道:“张扬,晓晴就交给你送回去了!”她悄悄向左晓晴眨了眨眼睛,左晓晴垂下头去,她知道洪玲是好意,可还是有些不习惯此时的氛围。
洪玲和陈国伟也通知了张扬,张扬虽然不是他们的同学,可毕竟当初在春阳县人民医院一起实习过,现在张扬在江城的名气很大,不但是旅游局市场开发处的处长,还担任江城招商办副主任,现在同期实习的这些本科生已经开始仰视这个卫校生,无论人家学历怎样,出身怎样,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就混到这种地步,绝不是仅仅用运气两个字就能解释清的。这帮年轻人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一段时间之后,也意识到社会关系网的重要性,有了这样的关系当然不会放过,所以张扬这个卫校生就得到了一帮本科生的邀请。
左晓晴淡然道:“因为我们中的多数人都是普通人,我们的生活本来就http://www.hetushu.com应该平平淡淡。”
张扬真是服了这厮。想不到他除了脾气充当以外还是一个花痴。拍了拍他的肩膀把他给拉了回来:“我说哥们,追女孩子哪有你这样的,两句话没说呢。色狼嘴脸就暴露出来了!”
张忠祥道:“我当然懂得,可是说的容易,真正做起来哪有那么容易?我知道改革的过程中必须要有人付出代价,可为什么付出代价的第一批人就是我们的工人?”
王准的拍摄在张扬的帮助下也顺利进行,郭志强俨然成了剧组的编外人员,几乎一天到晚长在王准的剧组里,这厮的目的就是谢丽珍,不过谢丽珍似乎对这个干部子弟没多少好感,除了跟他去参拜了一次佛祖舍利,对以后郭志强的邀请全都视而不见。
张扬决定参加他们的聚会,全都是看在左晓晴的份上,事先他也没和左晓睛交流,当他开着他的吉普指挥官出现在鱼米之乡停车场的时候,看到洪玲和一帮同学正站在门前聊着。
洪玲笑着打趣道:“你俩别一唱一和的,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们关系好似的。”一句话把左晓睛说得俏脸通红。
左晓晴这时候也打车来到了,洪玲低声对张扬道:“你怎么没去接她啊?”
张扬神情自若道:“这叫默契,当然不能跟你和陈国伟比。你俩啥时候结婚啊,别怪我没提醒,你们无证驾驶可是违法的。还有计划生育也不能忘记!”他的反击忒毒了一点,洪玲就算再放得开毕竟还是没有结婚。红着脸啐道:“你还国家干部呢,报复心太重!”看到身边的陈国伟一言不只知道傻笑,不禁推了他一把道:“人家都欺负到我头上了你不管啊!”陈国伟笑道:“张扬,你别欺负她,你欺负她,她回头就拿我出气!”所有人笑了起来。
张扬还没有来得及回答。李长宇说道:“两千四百多人,你知道开发区新厂建成投产之后,需要多少工人吗?他又自己回答道:“七百人,也就是说,纺织厂将有一千七百多人面临再就业!”
“瞧你那熊样,我可告诉你,你要是敢打谢丽珍的主意,我跟你翻脸啊!”
张扬瞪了他一眼道:“你自己当宝,就觉着天下人都把她当宝,我不怕告诉你,我还。”张大官人原本想说出一句刻薄的话来,可想了想还是咽了回去。毕竟要照顾到郭志强的情绪,现在他一门心思迷上了谢丽珍,只当她是世上最美最单纯的女孩子,还便听不得别人说半句。
郭志航听得一愣一愣的:“说说看,到底怎么回事儿?”
拘谨只是暂时的,同学之间几杯酒之后,气氛马上就恢复了轻松自如,不知怎么洪玲忽然提起了张扬在妇科的尴尬事,一群同学轰然大笑起来。
“你当我想看你啊?我想看也是人家谢丽珍,不过人家不给我机会。”郭志强道:“你到底帮不帮我?假如你不帮我。我把你勾三搭四的事情如实汇报给楚嫣然!”
张扬笑道:“凑数的,当时实在找不着人,赶鸭子上架,我硬着头皮干了几天,屁股还没捂热,就被人踢开了!”
洪玲咯咯笑道:“你可别谦虚,我专门针对你进行了一番调查,张扬啊张扬,当初在春阳县人民医院的时候还真没看出来,想不到你居然这么厉害,不但走上了仕途,而且混的风生水起,以后发达了,可别忘了我们这帮老同学!”假如在过去,洪玲一定不会承认张扬这个卫校生是自己的同学,现在也主动攀起了关系。
张扬和郭志航虽然不熟,可上次他和袁立波发生冲突的时候,郭志航曾经帮过他,他很客气的请郭志航坐下,郭志航叫了一瓶啤酒,他看了看弟弟道:“老爷子不放心你,在江城期间最好收敛着点脾气,真和*图*书闹出啥事,小心他把你腿给揍断了!”
左晓睛的美眸中闪烁着前所未有的坚定:“张扬,我喜欢你,所以我去美国之前犹豫过,我是个没有主见的女孩子,甚至连追求自己感情的勇气都没有,这次如果没有你的帮助和支持,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张扬,谢谢你!”
洪玲道:“那我想当院长的理想岂不是要落空了!”一帮同学又笑了起来。其中一人道:“张扬,你不是当过春阳妇幼保健院的书记吗?”
左晓睛望着他:“为什么不走了?”
张扬的目光和左晓晴相遇,随即就胶着在一起,他们在此时忽然感觉到又回到了过去,回到了在春阳的时候。
张忠祥双目一亮,他大声道:“假如张处长能够解决这个问题,我敢保证纺织厂会在半个月内完成全部搬迁!”
李长宇当然也不会跟他一般见识,笑了笑道:“捧着铁饭碗,就会满足,就不会想着进取,其实外面有更好的金饭碗银饭碗等着呢,张扬,你去党校学习,怎么一点提高都没有?”
张扬本来以为市里并不知道访织厂的症结所在,想不到李长宇对纺织厂的情况知道的一清二楚。他充满诧异道:“市里既然对纺织厂的情况这么清楚,为什么不针对具体的情况进行解决?”
张扬有些明白了,一直以来纺织厂的问题不单单出在工人身上。和张忠祥这个厂长也有着莫大的关系。
郭志强叹了口气道:“我想我恋爱了……郭志强的恋爱从一厢情愿开始,张扬和左晓晴的感情却变得扑朔迷离,左晓晴这次回国,感觉到张扬改变了许多,母亲如今仍然在看守所中等待宣判,父亲虽然用婉转的方式表示不再反对她和张扬来往,可是她却感觉到自己和张扬之间变得有些陌生了。
“谁揍谁还不知道呢!”
张大官人的学习能力也让郭志强佩服不已,接触拳击运动不到一星期,已经掌握了基本技巧,防守进攻有模有样。和他这个老手的对抗中基本不落下风。连续被郭志强几个直拳刺中之后,张大官人再也忍不住了,出其不意的抬起脚来,把郭志强踢了个屁墩。
王准这时候打来了一电话,是和张扬商量拍片头风光广告片的,根据他的构思,在这个几十秒的广告中要浓缩江城的风光文化,不但要拍南林寺古城墙老街,还要拍清台山,单单是风景太单调了,还要在其中假如人的因素,王准想来想去,想到了一个人何歆颜,他认为何歆颜的气质最符合他想要表现的主题。
这么大的事情,张扬是做不了主的,他向李长宇单独汇报了这件事,李长宇抽了口烟道:“张扬,你知道纺织厂有多少工人吗?
郭志强抓过张扬的茶杯猛灌了两口:“跟你说话真费劲,你倒是帮不帮我?”“你跑到这里来就让我给你出主意,我能出什么主意?你让我帮你,帮你什么?”就,郭志强道:“你跟王准这么熟,你帮我说说,给我在剧组中找个角色,让我跟谢丽珍有配戏的机会。”
李长宇的话对张扬来说有些太过玄乎,他瞪大眼睛道:“难道你们就打算把这些工人不闻不问,让他们自生自灭?”
“不服气?”
张扬喝了口茶道:“志强,她就是一演员,我看你还是别太认真,再说了,她过去拍的那都是三级片,你该不会真想追她当女朋友吧?”张大官人对三级片女演员还是很介意的。
张扬横了他一眼道:“我说你是不是闲着没事干?整天扎在我办公室干什么?免费空调吹着,免费茶水喝着,是不是很舒服?”
张扬缓缓点了点头。
郭志强取下牙套:“我靠!耍赖啊!”
李长宇语重心长道:“改革面临着一个全面深化的过程,我们的企业也面临着一个全面转型的和图书过程,你看到的纺织厂的问题,只是千千万万个问题中的一个对我们来说都是一个全新的尝试,在企业的转型过程中,纺织厂这样的问题是在所难免的,不能出了问题就让政府解决,纺织厂的问题。政府完全有能力解决掉,可是很快就有第二个第三个企业出现同样的问题。这一个个的问题难道都要依靠政府,难道要把所有的压力都压到国家的头上?”
张扬暗自叹了口气,这厮真是一个花痴,他好心提醒道:“志强,我真没想到你会当真。你自己悠着一,就你那家庭会允许一个三级片女演员进门,打死我都不信。”
张扬道:“走,上车,我送你回去!”
两人说干扰干。下午跑到体育馆的拳击房对练了起来。拳击方面郭志强是张扬的老师,在不用内功,讲究规则的前提下,张大官人还真不是郭志强的对手。连续被郭志强击中几次,不过张扬戴着护具,而且本身的抗击打能力又强,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张扬无可奈何的笑了起来:“找揍是不?”
张忠祥道:“我知道我这样做不对,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纺织厂上上下下几千口子人,全都靠着工厂吃饭,市里一句话让我们搬迁,我们就得离开,在我们的眼里这就是饭碗,谁也不想让别人把饭碗砸张扬道:“市里不是已经在开发区给你们兴建了厂房,而且会帮助你们更新换代设备。”
张扬真是有些头大,郭志强绝对是发花痴。这厮也是闲着没事干,精力全都转移到谢丽珍的身上了,还好谢丽珍没看上他,万一两人真看顺眼了,这事少不得是个祸害,张扬摇了摇头道:“我不管,你追女明星干我屁事!有本事自己去哄,我要是插手,万一人家看上我怎么办?”
“我就看不的别人吃肉,我连汤都喝不上,我心理严重不平衡,你看着办吧,人家都说我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还真不忍心祸害你!”
张扬有些诧异的看着李长宇,我靠,李长宇啥时候也跟邢朝辉学会忽悠了?想想自己已经混上了国安局的副处,可惜这个副处见不得光。
郭志强满脑子仍然在想着谢丽珍,他做任何事都是相当的执着,端起酒杯向张扬道:“张扬,要不你跟那导演说说,帮我弄个替身演员也行!”
张扬笑道:“咱们之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生分?”
张扬笑道:“忙!”事实上从那晚在鱼米之乡吃饭之后,他并没有主动联系过左晓晴。
张扬低声道:“假如我能够解决这些工人以后地上岗问题呢?”
张扬叹了口气道:“还是让人家自生自灭!”
李长宇道:“开发区最近兴建了不少的工厂,再就业机会比比皆是,南林寺风景区古城墙风景区的兴建一样会创造不少的机会,我们会优先考虑纺织厂的工人,对于愿意自主创业的职工,我们还会给他们很大的优惠政策,时代在发展,铁饭碗的概念早就应该被打破了张扬道:“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很多人还指望着那点工资吃饭呢!”他和李长宇说话随便惯了,根本没什么顾忌,想到什么就说了出来。
洪玲也走了过来,不无羡慕的看着张扬的吉普车:“现在应该叫张处长了,你这升官的速度比坐火箭还快!”
张扬听王准说完,马上就答应了下来。
左晓睛的同学为了欢迎她回国,专门在鱼米之乡为她接风,这场接风宴多少来得有些晚了,左晓晴的同学有不少在江城市人民医院,她父亲出事之后,谁也不想扯上联系,现在左拥军被证明了清白,重新恢复原职,这帮同学自然又想起了联络。左晓睛原本是不想去的,可左拥军对这种事看得很淡,他告诉女儿,同学这样做也是人之常情,毕竟这个世界上能够共患难的人太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