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71章 温柔如水秦书记

张扬的事情让李长宇感到极度不爽,左援朝这次的手伸得未免有些太长了,他不但把手伸到了自己分管的范围内,而且毫不客气的给张扬一个教训,这明显是不给他面子,左援朝对张扬所做的一切实际上是在给他看,打狗还需看主人,李长宇心头涌现出一个很不恰当的形容词,政坛之上,就算你不想跟别人斗,别人无时无刻不在惦记着你。
感觉秦清把冰块移开了,随后他感觉到温暖和湿润包容了自己,张大官人的脊梁下意识的挺直,然后身体靠在沙发上。他的大手伸了出去,然后缓缓落下去,轻轻抚摸着秦清柔软的长发……医者不能自医。张大官人的病痛还是美人儿书记帮他减轻,离开薇国的时候,这厮走路的姿势已经基本恢复了正常,秦清却脸儿红红,眼波妩媚,望着张大官人一脸的坏笑,忍不住伸出手去在他的手臂上拧了一记,啐道:“坏蛋,你差点没让我把午饭都呕出来!”
秦清想想也对。春阳是江城的一部分,他把招商工作搞起来,市里也没理由不高兴。
张扬向左援朝的办公室看了看,心中明白,大概是自己刚才到李长宇办公室的时候被他看到了,他可不怕左援朝,点了点头道:“找我啥事儿?”
张大官人看到她认罪态度良好,也不好继续埋怨什么,归根到底这件事还是自己先抱有不轨之心,人家这叫自卫。
来到春阳,张扬把何歆颜送到了自己家,赵静已经放暑假回来了,何歆颜和她也十分熟悉,借着这次机会拜访一下,这是因为张扬才工作要做,他要向秦清汇报一下拍摄清台山风光片,加大宣传力度的事情。
张扬笑道:“只要我带个女孩子回来,我妈就以为是她未来的儿媳妇,恨不能把人家的祖宗八代全都调查清楚!”
赵静欣喜的站起身来:“哥!你回来了!咱妈咱爸去批水果了!”
张扬虽然心中愤怒到了极点,可脸上自始至终保持着微笑,这厮的涵养已经提升了一大步。
“你哥帮我看手相呢!”
张扬摇了摇头。经冰块这么一冰,感觉舒服了许多,疼痛和肿胀感好像也减轻了。他闭上眼睛,过了一会道:“凉,快成棒冰儿了……”
在旅游局工作人员的眼中,张扬就像是被突然借调走了。贾敬言皱着眉头:“市里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招商工作重要,旅游开发同样重要!”
两位女孩对望了一眼,同时笑了起来……秦清对王准拍摄的风光短片很感兴趣,她让王准专门剪辑出一个三分钟的版本,当然这个版本的重点在于宣传清台山风光,清丽脱俗的何歆颜也获得了春阳常委的一致认可,他们认为这女孩的气质完全符合清台山的形象,秦清代表春阳提出让何歆颜担任清台山旅游地形象大使。
方文南笑着安慰他道:“又不是一去不回,到那儿不是革命工作?”
张扬嘿嘿笑道:“丫头,挺有心计啊,曲线救国的路线搞得不错,我妈已经让你忽悠晕了!”
左援朝的目光垂落到桌面上:“没其它事情了!”这等于下了逐客令。
张扬的电话又响了起来,这两天他的电话格外多,这个电话是罗慧宁打来的,那些京城大腕就是张扬通过她的关系邀请来的,所以多数只收了象征意义的友情价,张扬也邀请了干妈,罗慧宁当时并没有明确答复,看了一下日程方才确定下来,她这个电话就是告诉张扬,自己会亲自前来参加开幕式,而且会从北京给他带一些投资商过去,天池先生这次也会跟着她一起前往春阳。为了表示对张扬的感谢,天池先生还专门为大会题写了标题,这两天就会让人送来春阳。
“无耻!下流!”美人儿书记一边和张扬打情骂俏,一边上了他的吉普车,对着化妆镜整理了一下头发,下意识的咳嗽了一声,总觉着嗓子痒痒的有些异样。张扬一脸坏笑的看着她。
张扬把文件扔到一边:“麻痹的,美食文化节居然没有我们旅游局啥事儿!”
胡茵茹接反道:“喧宾夺主!”
张扬现在才明白,招商办副主任的头衔不仅仅是光环,必要的时候也能成为紧箍咒,这次左援朝就利用这个紧箍咒勒在了他的脑门上,然后很轻松的一脚把他踢到了春阳。
张扬在董红玉的身边坐下,礼貌的向她笑了笑,董红玉笑道:“正在和左市长谈招商办的事情!”
张扬笑眯眯道:“帮你搞好伏羊饮食文化节呗!”
东江商会到时候会有一个考察团造访春阳,这个考察团几乎网罗了平海最成功的商人,荆山方面也有一个考察团过来,是通过林秀组织的,楚嫣然原本也想跟着凑凑热闹,可惜她外婆又进了医院,这爱看热闹的丫头只能飞去美国帮忙照顾。不过她也没忘了帮张扬添柴烧火,到时候她的外公老将军楚镇南会亲自前来春阳参加伏羊节,楚镇南的影响力很大,他过来,恐怕会引来一帮军界人物的光临。
左援朝道:“这次伏羊节除了江城主会场以外,还在其它三个地方开设了分会场,招商任务很艰巨,招商办的人手就显得捉襟见肘,刚才董主任向我提出建议,你们招商办的几位副主任都要走下去,协助各个分会场的工作,你是从春阳上来的干部,过去还担任过春阳招商办副主任,对春阳的情况十分熟悉。所以我们商量之后决定,你去春阳协助招商工作!你手头上的工作可以先交给旅游局其它同志去做嘛!”张扬现在算是完全明白了,人家这是变着法子的赶自己呢,左援朝看自己碍眼了,不但要把自己从旅游局赶出去,还要把自己和图书从江城赶出去,虽然不是永远赶出去,可这伏羊节期间显然要把自己流放出。
两人一起来到楼梯口处。董红玉方才道:“小张啊,最近招商办的工作不景气,刚才左市长把我狠狠批评了一顿,所以我才推荐了你!”
张扬并没有想到秦清的动作这么快,有些好奇道:“这事儿我怎么没听说?你们春阳县的动作蛮快的?谁投资啊?”
“其实我是天底下最有责任心的男人!”
张扬把给母亲买的衣服和给赵铁生带来的四瓶酒两条烟放在客厅的茶几上,回头来到院落中,搬了个小马扎挨着何歆颜坐下:“我妈没问长问短吧?”
张扬笑道:“怕他们个球!老子就是看左援朝不顺眼,什么玩意儿,他想把我从江城踢开,风头就能让他一个人独占?他有那本事搞好?”
秦清伸出手拧住他的耳尔,让他把脸扭过去,吸了口气道:“送我去县委,下午还有个会要开!”
“那咱们还是分开吧!明儿我就回东江!”何歆颜一本正经的说。
秦清推开车门跳了下去:“今天还回去吗?”
左援朝道:“董主任刚才向我汇报工作,专门强调了你的工作能力,小张啊,你去旅游局这段时间,江城的旅游开发工作在你的努力下也进行的有声有色,你的工作能力有目共睹。我想你近期的工作重点转移到招商引资上来,借着伏羊节的机会,为我们江城经济做出更大的贡献。”
张扬起身走了两步,却不小心触碰到了下面,呲牙咧嘴的吸了口气,秦清慌忙搀扶他到沙发上坐下,小声道:“我看看!”
秦清抬头向远处的张扬看了看,然后继续和徐兆斌说话,过了好一会,方才和徐兆斌告辞向张扬走了过来,很官方很公式的笑了笑道:“小张来了!”
张扬早已习惯了她在公众面前的装模作样,老老实实点了点头。
秦清道:“清台山的道路施工情况很顺利,今年秋天就可以全部通车了,根据我们和港方的初步协定,青云峰会是首先开放的景区。”她停顿了一下又道:“青莲山春熙谷的温泉度假村已经开始建设。”
张扬可从来都不是一个低调的人,想让他老老实实保持沉默根本没有可能,他在听完副县长徐兆斌的活动初步安排之后,清了清嗓子道:“我觉着,这次伏羊节要么就不搞,要么就要搞得轰轰烈烈热热闹闹。
“哦!其实,我哥就是一骗子!”
方文南的消息当然要灵通了一些,他低声道:“听说市里让你去春阳协助招商工作,我琢磨着有点下放的意思!”
左援朝笑道:“小张,年轻人不要怕困难嘛,旅游局的开发工作进行的很顺利,你完全可以把工作交给其它同志,最近你的主要任务就是协助董主任搞好饮食文化节的招商引资工作。”
张扬笑道:“什么钱不钱的,我孝敬你的,你再提钱的事儿,我可要生气了!”
张大官人点了点头。
秦清在这件事的初期并没有意识到这件事会被张扬推动到怎样的地步,可当她听说张扬已经通过关系从北京请来了六位超级大腕,就有些愣了,这厮看来是动真格的了。那六位明星无论哪一个出现在江城都会引起巨大的震动,有国内著名的歌星有小品演员有钢琴大师还有电影明星,还有央视的知名主持人。正如张扬所说,这些人的出场费不用春阳县政府埋单,他让方文南出面赞助。以他和方文南的关系,方文南自然不会推辞。
秦清道:“这叫帮我吗?事情传出去,恐怕市领导都会觉着我功高盖主,会觉着我在拎他们的风头!”
赵铁生和徐立华两口子买菜回来,发现张扬正在指挥工人给家瑞安装空调呢,赵铁生又惊又喜,他早就惦记着今年买台空调呢,可一直舍不得,张扬这次一下买了三台,客厅一台,母亲的房间一台,赵静的房间一台,至于赵立武、赵立军那哥俩,反正皮糙肉厚的,让他们熬着去吧。
何钦颜匆匆来到赵静身边,脸上的红潮仍然未褪,赵静笑嘻嘻道:“刚才干啥呢?”
贾敬言点了点头,上面的政策变化实在太快了,说变就变,他意识到张扬这次去春阳肯定是有人看他不爽,不过贾敬言也没想去插手这件事,他也没有插手的能力,这次的伏羊饮食文化节把他们旅游局基本上给排除在外,虽然他一贯抱着与世无争的态度,可这件事还是让他感到有些不爽的。
李长宇笑道:“能有这样的想法最好!大家的目的都是为了把江城的经济搞上去,让江城获得最快的发展,不必太过计较个人得失!”他这句话说得轻巧,心里却仍然是不舒服的。
何歆颜的手指已经和他纠缠在一起,两人的目光也纠缠的无法自拔。
“你想要政绩啊!”李长宇一针见血道。
张扬这才想起家里居然还没有空调,他起身道:“我出去一趟,晚上就在家里吃吧!”
何歆颜憋了半天说出了一句话:“小心我告你家长!”
何歆颜反问道:“问什么?”
秦清道:“这次伏羊饮食文化节对我们春阳县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我想利用这次机会把春阳旅游好好宣传一下。”
张扬显得有些迷糊:“那啥……旅游开发工作也很忙,我恐怕抽不开身……”
张扬又点了点头,秦清这才留意到张扬走路的姿势有些特别,来到他的吉普车前,张扬把钥匙交给了秦清,上车之后,秦清方才道:“怎么了?”
胡茵茹漫不经心的一句话却让张扬灵机一动,他忽然想起,你左援朝不是想要面子吗?你想借着这次伏羊节树立你和_图_书的形象,想捞取政绩,想打压李长宇,想打压我,老子偏不让你得逞,我去春阳一样能给你折腾出事情来,你不是想让我协助搞好招商工作吗?我这次就正儿八经招商给你看,老子要利用春阳这个平台拎了你的风头,你他妈越是想要面子,老子就越不给你面子,想到这里张大官人顿时得意起来,他笑道:“胡小姐,我这人认真着呢,你的话我可当真啊!”
赵静道:“哥!咱们去捉金蝉吗?”
秦清跪在他的面前,仰头看着他,关切道:“很痛?”
张扬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物,他把这件事向李长宇做了通报,李长宇告诉他,不管领导做出怎样的决定,都不可以产生不满的情绪,更不可以把这种情绪带到工作中去,同时李长宇也安慰张扬,他去春阳协助招商工作也只是暂时的,等伏羊饮食文化节过后,招商工作完成之后,一切还会恢复原样。
张扬笑道:“大概市里面觉得旅游开发工作已经上了轨道,谁来指挥管理都是一样,贾局,这段时间那些工作就拜托你了,我要去春阳协助他们搞好分会场的招商工作!”
赵静用肩膀扛了扛张扬:“小哥,你们俩啥时候勾搭上的?”
张扬笑道:“有点儿不舍得,不过我也没啥可乐的,你们生意做成了,互利互惠,我半分钱的好处也没捞到!”
张扬回到江城的当天就被李长宇叫到了办公室,从李长宇的表情上,并没有看出他因为伏羊节的事情而感到任何的郁闷,但是李长宇的内心并不平静,随着伏羊饮食文化节筹备工作紧锣密鼓的进行,他发现自己在实际上已经被排除在外,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分管旅游文化教育卫生,这次打着文化旗号的饮食文化节居然没他的插手余地,他赞同左援朝的想法,从心底还是想尽力帮忙,想把这次的伏羊饮食文化节办好的。可人家不想让他插手,害怕他拎走了政绩,李副市长明白了人家的想法之后,决定这次采取旁观者的态度。
周广运笑道:“左市长在等你,你自己去问他吧!”
周广运笑道:“不是我找你,是左市长找你!”
吉普车来到县委门口,张扬踩下刹车:“我倒是想在江城多宣传宣传,可人家未必给我这个机会!”
方文南对这厮的脾气性情还是有些了解的,马上意识到这厮要搞事了,不但要搞事,这次还要搞大事,他好心提醒张扬道:“春阳只是江城的一个辖县!”
张扬狠狠瞪了她一眼:“我说你一小丫头片子怎么不学好。”赵静咯咯笑道:“何歆颜不简单啊,你看把咱妈哄得,小心逼你娶她!”
“我知道:“张大官人心里好委屈,他只是让何歆颜这两天表现出来的温柔迷惑了,忘记了这丫头骨子里的彪忤,人家没抡啤酒瓶砸自己已经很给面子了。
张扬道:“我举个例子啊。咱们开幕式要搞晚会,请演员,就不要局限在春阳和江城,我看要请就请国家顶尖的名演员,伏羊节对春阳老百姓是件大事,我们就当成一件大事来办,请一些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明星过来,与民同乐,让老百姓跟着一起乐呵乐呵,而且利用他们的明星效应把我们发展中的春阳向外宣传出去!”
李长宇奉劝他道:“市里有市里的考虑,你不能只从自己的角度出?”
秦清听完这些消息,忧心忡忡的看着张扬道:“张扬啊,张扬,你知道你自己再干什么吗?”
赵静道:“妈想亲手做点菜给你吃!”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道:“热死了,还是去酒店舒服!”
何歆颜柔声道:“你妈真好!”
张扬毫不掩饰的点了点头道:“当然心里不平衡,我为江城旅游踏踏实实的做了这么多事,没功劳也有苦劳吧,我也想把自己的成绩展示出去,我也想得到人家的认可!”
李长宇笑道:“你心里不平衡了?”
还是胡茵茹主动找上了他:“我说张处长,我明天就离开江城了,你是不是不舍得我啊?整晚上都闷闷不乐的?”
张扬被下放到春阳协助招商工作是秦清没有想到的,她了解张扬的性子,这厮绝对咽不下这口气,所以当张扬把要把这次招商工作轰轰烈烈的搞起来的时候。秦清就明白,这厮要公报私仇,不幸的是春阳这次要成为他的道具。幸运的是,这厮大张旗鼓的搞招商,对春阳县只有好处。
张扬吻着她晶莹的耳珠道:“我才舍不得害死你,我要让你好好活着,好好的享受你……”
何歆颜有些害怕的站起身来:“我还是走了,你这么不老实,跟你在一起越来越没有安全感!”
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沿着张大官人敏感的末梢神经传到了他的大脑,这厮倒吸了一口凉气。
张扬来到春阳县县委县政府的时候,秦清正在召开常委会,张大官人罗圈着腿来到她的办公室门外等着,昨天被何歆颜伤害的地方一时半会儿还无法恢复,足足等了半个小时,才看到县委常委陆陆续续从小会议室中走了出来,秦清正向副县长徐兆斌交代着什么,徐兆斌满脸笑容的不断点头,还是他先注意到了远处的张扬,小声提醒了秦清。
可秦清也担心张扬这样搞下去有可能给他给自己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秦清并不怕事。可她认为一个国家干部不应该在工作中带入过多的个人情绪,她轻声提醒张扬道:“你搞招商工作,我不反对,可这次的伏羊饮食文化节。江城和春阳是一个整体,你不可以利用春阳来打击报复江城,不可以自己打自己,不可以挖江城的墙角。”
张扬点了点头:“清姐,我想和_图_书把江城旅游也拿到你这边的分会场宣传宣传!”
“啥?”张大官人听秦清这样说更是一头雾水,他也没听说伏羊饮食文化节的事情。
何歆颜的俏脸越发的红了,赵静咯咯笑了起来:“小哥就会夸张,我妈哪有这么好奇?”
秦清道:“我也是刚刚接到的通知,这次伏羊饮食文化节的概念是左市长提出来的,得到了常委的一致通过,伏羊节的主会场设在开发区,旨在利用饮食文化搭台。扩大江城的影响,吸引中外客商的投资。”她停顿了一下又道:“李副市长是这次伏羊节组委会的常务理事,洪书记是组委会主席。左市长是组委会副主席。”秦清从上头的文件上已经看出了端倪,这次伏羊节和李长宇的关系不大,造成的影响再大,政绩再突出也是人家左援朝的事情。
秦清道:“楚嫣然!她没跟你说啊?前两天贝宁财团的代表过来考察,你刚巧在省党校学习,他们对温泉的周围环境相当满意,马上就敲定了接资的事情,而且这次专门从日本请来了专业设计师负责温泉度假村的设计和施工,要建成平海乃至整个清江三角区第一流的度假中心。”
何歆颜咬了咬樱唇。轻声道:“从我见到你第一天起,我就知道你是个流氓,你是一个不择不扣的大流氓!”
秦清开车直接去了薇国,亲手做了两个小菜,在外面两人上下有别,可到了单独相处的时候,张大官人显然占有主导地位,秦书记把饭菜准备好,连筷子都递到他的手里。
秦清温婉笑道:“搞活经济才是最终的目的,我们春阳只是分会场,这次是搭江城的顺风车罢了。”
张扬笑得阳光灿烂:“证明我真实,看到你这么漂亮的一丫头,没点流氓的想法除非我不正常,我不虚伪,我老老实实的告诉你,我对你产生了很……那啥的想法……”
当晚何歆颜就留在张扬家里和赵静一起住,张扬在客厅临时支了张行军床,他原本打算晚上跑到秦清那里窝上一夜的,可秦清直到九点钟才打来了电话,县热电厂出了点事故,她目前正在现场,晚上要很晚回去,让张扬不必等她了。
何歆颜的乖巧和能干让徐立华对她产生了极大的好感,一个女孩子想讨得别人的欢心,出得厅堂入得厨房这是最基本的素质。何歆颜不但相貌出众,而且嘴巴很会哄人,手脚麻利勤快,更难得的是这丫头厨艺一流,几乎没让徐立华动手,一个人就做出了一桌的菜。
秦清知道张扬最近常和郭志强混在一起的事情,也知道张扬几乎每天都要跟他玩拳击,所以也没有生出疑心,有些心疼的看了看张扬:“也不小心点……那个郭志强真讨厌,怎么打你这地方啊!”
通过这件事,张大官人发现了自己身体上的一个弱点,某部分还是护体罡气无法防护到的地方。不过这也正常,谁他妈想着那事儿的时候还用护体罡气给护住啊?第二天离开山庄的时候,张大官人变成了罗圈腿,没办法,只有这种走路方式才能照顾好局部的肿胀。有句话叫那啥,偷鸡不成蚀把米。张大官人感觉到自己就是那个倒霉蛋。
“妈,我不差钱,放心我也不会犯错误,这钱我有来处!”他这话到没有夸张。这三台空调都开了文具发票,回头找国安报销,旅游局方面的便宜他不好意思占,国安那块他倒是毫不客气心安理得,话说,老子为你们舍生忘死流血流汗的,报销三台空调算什么?
张扬离开李长宇的办公室,就听到有人喊自己,市长秘书周广运向他括了招手,张扬走了过去!有些好奇道:“周秘书找我有事?”周广运是代市长左援朝的秘书,张扬平日里和他是没有任何联系的。
“说真的啊,我倒是真看上你了,我承认,我对你已经不像过去那样纯洁了!”
张扬的心境显然做不到李长宇这般淡定,他愤愤然道:“既然是饮食文化节,我们旅游局怎么也得才人进组委会吧?你们市里领导整天呼喊着要大力发展旅游。怎么这么大的文化盛事反而把我们旅游局撇到一边,还有在开发区搞主会场,笑话吧?哪儿有什么?除了工厂和烟囱,找不到一点文化气息。老街多好?不但有文化氛围,而且可以让外来的客商领略到江城旅游的魅力,一举两得的事情,为什么不这样做呢?”
从母亲脸上灿烂的笑容,张扬就知道何歆颜的目的达到了,很成功的占领了母亲的内心。这厮有些后悔了,自己压根不该把她带到家里,看她目前的表现。根本就是以准儿媳妇的标准要求她自己的。
张大官人重重点了点头道:“喧宾夺主,就是喧宾夺主!”
张扬双眼灼灼发光。
胡茵茹道:“我像是说假话的人吗?别忘了,周叔是东江商会的会长,只要他一句话,组织一个经贸访问团,绝对没有任何的问题。”
张扬不无得意的拍了拍她的玉臀道:“清姐,千万要保密,开幕式当天,我要给这帮市领导一个大大的惊喜!”
徐立华却舍不得让儿子又花钱,悄悄把他叫到一边:“多少钱,回头妈给你!”
从张扬的这句话秦清就听出他心里不平衡了,微笑道:“听说李副市长倒是提出老街作为主会场,可被否决了,洪书记他们认为这次是经济挂帅。”
何歆颜毕竟是新手。这清台山的路况又复杂,很多地方都在施工,途中多次熄火,而且这丫头显然心不在焉,不时用眼角偷看着张扬,露出淡淡的笑意。
张扬道:“没问题,找赞助呗。这事儿包在我身上,我保证给你们找到几个春节晚会常见的面孔www•hetushu.com!”
所有人都把目光望向张扬,这厮现在可是一个外来户,他的意见好像并不是那么重要,但每个人都知道这厮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也听说了他和寡妇清之间的种种绯闻,都清楚他的话会对春阳产生不小的影响。
张扬还是有些不明白。这左援朝究竟是想害自己还是想捧自己?
张扬和何歆颜都是组委会的成员,两人坐在一起开会,他们的共同特点是他们的临时性,何歆颜是春阳去请的旅游大使,张扬是江城派下来协助工作的干部,何歆颜还是头一次参加这种政治味道很浓的会议,显得很不适应,多数的时间都在那里喝茶,偶尔偷偷向张扬看上一眼,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
胡茵茹却笑道:“我不找你,我去春阳给张处长捧场去!”她瞥了张扬一眼道:“张扬,要不要我帮你联系一些东江生意场上的朋友,组个团过来啊?”
于是张大官人便堂而皇之的进入了春阳县伏羊饮食文化节组委会,成了常务理事,并协同县经贸委主任赵成德主抓大会的招商引资工作。张扬过去在春阳担任招商办副主任的时候,赵成德就是他的上司,两人合作一直都很愉快。赵成德对这厮的能力十分了解,这次的重新合作不会有任何的问题。虽然春阳只是分会场,可组委会的每个成员都很认真,把这件事当成大事来办,具体的活动已经初步拿出了方案,春阳在入伏当日会搞一个热热闹闹的开幕式,基本也敲定了开幕式晚会要聘请几位江城有名的演员过来助兴。
秦清把刚刚接到的文件给张扬看了,张扬这才发现组委会成员里居然没有旅游局的一个人。跟他更没啥关系,从组委会成员名单,张扬已经看出李长宇在这次伏羊美食文化节活动中显然被排挤了,张扬有些不解道:“既然是饮食文化节为什么不选在老街和古城墙那儿举办?可以趁机宣传一下江城旅游。开发区搞主会场?这不是笑话吗?让人家看什么?看厂房?看烟囱?能看出个狗屁文化?”
秦清无可奈何的搂住他的臂膀靠在他的肩头:“我拿你真是一点办法没有,算了,反正这次的事情对春阳有好处,我让你这一次!”
“什么话?讨厌。对你我还要用曲线救国啊?也就你自个把自个儿当盘菜,我还真没看上你呢!”
董红玉也不是普通的人物,刚才左援朝的那番话让她也悟出了其中的道道,左援朝在利用招商办把张扬从旅游局中踢出去,虽然只是暂时的,可张扬是暂时没办法在江城旅游的事情上出风头了。
左援朝的办公室内并不是他一个人,招商办主任董红玉坐在那里,好像在向他汇报着工作。看到张扬进来,左援朝指了指沙发:“小张来了!坐!”
胡茵茹道:“伏羊饮食文化节,听起来不错,入伏那天开幕,到时候,我也过来捧捧场!”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回去了,我妈让我回家吃饭呢,晚上你一起过来吧!”
“我倒是想帮他们,可惜他们不领情,这么些投资商我带不到江城去,所以只能带到春阳来了,你秦书记给句明白话,你到底要不要招商,假如你认为这件事会影响到你的政治前景,会让你在领导面前难做,那么我马上就把这件事给推了!”
张扬笑道:“我说你担心的事情也太多了吧,我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吗?再说了,市里让我下来协助招商工作,我尽心尽力的把招商工作办好,其它的我没想,也不会去想。”
“没事儿吐啊吐啊的就习惯了!”
秦清并没有进入办公室的准备,看了看手表道:“中午了,出去吃饭吧!”
何歆颜多少还是有些内疚的,很温柔的搀扶着张扬,在外人的眼中,他们就像一对柔情蜜意的小情侣。
秦清微笑道:“还没签合同呢,只是一个具体的意向,我想括合同的签订放在伏羊饮食文化节上。”
张扬咬牙切齿道:“血海深仇,终有一日我会跟你连本带利算清。”
张扬道:“剥这么多豌豆干什么?晚上还是出去吃吧,我让牛文强准备下。”
秦清这才意识到张扬对伏羊节的事情一无所知,轻声把市里要搞饮食文化节的事情向张扬说了。
张扬笑道:“这么大的事儿你们居然不上报江城旅游局!”
“你越来越漂亮。跟你在一起,我老想犯罪!”
徐立华笑着在儿子的身上打了一下:“我去做饭了!”
秦清美眸一转就知道他心里在打什么王意,轻声道:“你还是在江城搞吧,春阳太小,容不下你这尊大菩萨!”
何歆颜很愉快的答应了秦清的邀请,因为她形象大使的身份,也成为春阳伏羊饮食文化节的组委会成员之一。当然这次担任清台山旅游大使并不是义工,春阳县方面付给她三万块的酬劳,签约三年,她的工作就是要为春阳拍摄一些旅游风光宣传片,宣传广告,要出席春阳旅游相关活动。
张扬自然不敢把事实情况向秦书记汇报,叹了口气道:“都是郭志强那孙子,不讲规则,拳击哪有用脚的?”
秦清淡淡笑了笑:“张处长看来有自己的见解,说出来给大家听听!”
江城方面紧锣密鼓的准备伏羊饮食文化节的时候,春阳分会场也进行着紧张的筹备,其实吃伏羊的文化最早起源于春阳,春阳民间不乏做全羊的高手,刘大柱只是其中一个春阳县把这次的伏羊饮食文化节当成大事来办,为此专门整顿了饮食业的卫生状况,还对参与活动的羊肉馆进行了资格认证。
张扬露出大灰狼的嘴脸:“我什么不敢啊?”
秦清对这种政治上的明争暗斗早已见怪不怪,轻和*图*书声道这次市里决定设立三个分会场,春阳也是其中之一,你想宣传江城旅游,可以利用我们的平台。”
何歆颜帮忙收拾好碗筷,这才来到客厅,在张扬的小床上坐下,美眸笑盈盈看着他,轻声道:“你好像已经好了!”
来到县农机厂宿舍的家里,看到何歆颜和赵静两人正坐在树荫下录,剥着豌豆,看到张扬精神抖擞的走了回来,何歆颜下意识的向他的双腿间看了看,随即俏脸上蒙上一层红晕。
他的话马上得到了组委会成员的一致赞成,可秦清马上提出了意见:“张处长,有些事情不是想当然的,我们也想请国内一流的明星过来助兴,可是春阳的财政很紧张。哪有能力去支付这些明星高额的出场费?我看还是现实一些。”秦清并不是钎对张扬,而是在阐述事实。
李长宇瞪了他一眼,这厮说话越来越没大没小了。
张扬笑道:“别管人家说什么?你儿子有本事,他们嫉妒让他们也去生一个!”
吃饭的时候,张扬把清台山拍摄风光广告片的事情跟她说了。
张扬道:“你的主题是旅游?市里的宣传主题是开发区,是不是跟上头步调不一致啊?”
张扬起身道:“好!”
因为要拍摄一系列的宣传照,何歆颜并没有马上跟随张扬前往江城。
“我真不是存心的……”何歆颜解释道。
张扬笑眯眯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那我可能会吐一辈子的!”
赵静的咳嗽声从外面传来,何歆颜红着俏脸把手从他的大手中抽出来。
张扬道:“算了,你不想争,我也懒得争,我埋头干我的工作,只要他们不惹到我头上,大家就相安无事!”
秦清看到这么多人支持张扬,在这件事上也就不再持有反对意见,轻声道:“开幕式当天,市里也会有领导过来!我们要做好相关接待工作……”
张大官人听得差点没晕过去。
“天塌下来有我顶着!”
县长沙普源笑道:“张处长要是真能做成这件事,对我们春阳也是大好事一件,我第一个赞成!”其它组委会的成员也表示赞成。
秦清抓住他的胳膊狠狠咬了一口道:“我怎么会爱上你这个混蛋,工作不是儿戏,你这是跟市里锣对锣鼓对鼓的公然搞对抗!”
左援朝喝了口茶把茶杯放下道:“是这样,这次我们江城决定要搞伏羊饮食文化节,文化搭台。经济挂帅,我们的真正目的是招商引资,所以招商工作是这次饮食文化节的重中之重。”
“我啥时候只从自己的角度出发了?我也是想为江城的经济发展做贡献,你说文化搭台经济唱戏,这次是招商引资为主,我还是招商办副主任呢,怎么这次没我的事儿?”
张扬和董红玉向他告辞后出门。
张扬虽然决定暂时放下这件事,可心里还是有些怨气的,方文南为胡茵茹举办的送行宴会上,这厮也喝了不少的酒,话很少,别人都看出他情绪不高,也没人敢括惹他。
徐立华还是有些不安:“太招摇了,一下买了三台,咱们工房里还没有这样的呢!”
胡茵茹用嫩白的手指指着张扬道:“公然索贿,小心我向江城纪委检举你!”
张扬赞道:“老奸巨猾,什么都瞒不过你,我肯定是碍谁的眼了,害怕我留在江城折腾出啥事情来,所以把我给发配了!”
何歆颜叹了口气道:“我不信你是个负责任的家伙!”
“好!”张扬启动了汽车。
徐立华忍不住责怪道:“你这孩子,花钱大手大脚的,将来娶媳妇怎么办?多攒两个才是正本!”
秦清听到这个消息后已经完全目瞪口呆了,这事情果然被张扬给搞大了,连副总理夫人都亲自前来了,这下想不喧宾夺主也难了。
张扬伸出手握住何歆颜的小手:“我会对你说一辈子!”
张扬不知道左援朝葫芦里买的什么药,招商办那里自己只是挂名,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难道要让自己主持招商工作?可仔细这么一琢磨,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左援朝没那么好心,整个江城政坛都知道自己是李长宇的班底,左援朝的心胸还没到这种地步。
张扬笑眯眯道:“方总,你也得给我组个团,我记的有句成语叫那啥……”
“你这话让我想吐……”
“可我有点舍不得!”
张扬淡然笑道:“让我去负责春阳招商,我尽力而为吧!”
晚饭的时候,徐立华充分表现出了她对何歆颜的喜爱,不停给何歆颜夹菜,说着张扬小时候的趣事,引得何歆颜不时发出欢快的笑声。
秦清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道:“算了,今天下午还要筹备伏羊饮食文化节的事情,这会还不知开到几点呢,等我忙完再给你电话。”张扬点了点头。
“你敢!”
秦清傻了一样靠在他的怀里。只觉着手足酸软无力:“冤家,你真的要害死我才肯甘心啊!”
何歆颜早已经麻利的围上了围裙钻入了厨房。
何歆颜一双美眸荡漾着脉脉温情:“我也舍不得……”她咬了咬樱唇道:“可我的理智告诉我,要是再跟你这么呆下去,咱们早晚要出事儿!”
何歆颜新学了驾照,主动承担了开车的责任。
张扬深感迷惑道:“这事儿我怎么没听李副市长说啊?”
秦清看到张大官人淤青肿胀的地方,不由得一阵心疼,小声道:“我去拿冰块帮你敷一敷!”她找来纱布包好了冰块。敷在张扬肿胀的地方。
“谁不想要啊,你敢说你不想要?”
张扬心中暗自惭愧。为了不惹美人儿书记生气,只能委屈郭志强来背这个黑锅了,这厮意识到自己是个重色轻友的人。
方文南笑道:“我双手欢迎,到时候我全程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