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73章 真爱随风

“我会带你去看她,我想,这三十六年,她一直在那里默默的等着你……”
“饭谁没吃过?”
“因为你叫我一声姐姐,所以才想提醒你!张扬,你知不知道这次的招商会引起了怎样的轰动,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已经听说了许多种关于这件事的版本,而且我相信你在这件事上一定得罪了不少的人,人往往在最得意的时候就会埋下危机。”
张扬望着李长宇急匆匆远去的背影,愤愤然道:“老狐狸!”
台子是搭起来了。可戏好像演砸了。
楚镇南道:“所有战友之中,只有北京老杜的情况好一些,我托人把这孩子送到了北京。让他们两口子当成自己的儿子对待。至于孩子的身世,我从来没有跟他们提过,他们对孩子很好,后来我看到这孩子如此幸福,因为也找不到你,这件事就一直耽搁下来了。天野也一天天长大成人,如今已经是中纪委五室的主任,前程大好。”
在春阳招商会一个个骄人的数据下,他感到自引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人文区的现场爆发出一阵欢呼声。这欢呼声把常委们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负责给常委们介绍春阳县长沙普源笑着向洪伟基道:“美国贝中财团今见场和春阳签订春熙谷温泉度假村的开发合同!”
楚镇南有些不解道:“可我总觉着你们应该父子相认!”
张扬的眉峰簇起,他的确没有意识到这件事。
陈崇山愣了,瞪大了双眼看着楚镇南,他显然对这件事一无所知。
张扬道:“干妈,感情上,我真的很自私!”
楚镇南满意的点了点头:“出发!”挥手之间仍然有昔日战场上指挥千军万马冲锋陷阵的劲头。
秦清简略的将情况介绍了一下,她很好的把握住了避重就轻的原则,这次春阳招商如此成功,想必左援朝的心里最不是滋味,在这种时候,尤其不能强调自己的成绩,给别人留有余地就是给自己留有余地。
李长宇微笑道:“如果左市长亲临现场去看一看,你就会见证江城的变化,这改变虽然不大,但的的确确在真实生着。”
楚镇南道:“那孩子是你的,邱敏告诉我,她父亲去了台湾,她不想连累你,所以才想用这种方式跟你划清界限,跟你离婚之前她就有了两个月的身孕……”
陈崇山过了许久方才稳定了情绪,他向周围看了看,张扬和陈雪都离得很远,应该听不到他们的对话,他舒了一口气道:“老楚,这件事不要再向任何人提起,老杜也不例外!”
张扬抬头看了看火辣辣的日头:“俗,我说你胡总啥时候变得这么俗了?那啥,晚上我请吃饭!”
楚镇南道:“我知道你儿子在文革末期死去,可你还有一个儿子,我已经没有了女儿……”
他并非是没有想过,而是一直以来把这件事理想化,理想化到抛开其它一切,感情上的事情让感情自己去做出选择,可现实终究是现实,胡茵茹的适时提醒对他等于是当头棒喝。
张扬手里握着半拉窝头远远倾听着两人的交谈,不是他想听,而是这件事的确太过匪夷所思了。
李长宇笑着点了点头道:“回,当然回去,咱们江城怎么能缺得了你这样年轻有为的干部。”
张扬早就预料到罗慧宁会跟自己谈这件事,有些尴尬道:“干妈,其实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我们只是普通朋友!”
张扬当然不会忘记自己旅游局市场开发处处长的责任,他这次专门让旅游局在春阳搭了个展台,和春阳旅游局协作,介绍和推广江城旅游,招商会进行的两天内,在旅游方面初步签订的合作协议已经有八个涉及到的意向资金也已经达到一亿两千万,这可是个不小的成绩。
胡茵茹笑道:“是啊,所以我不会害怕,可是她既然能够问我,一样可以去探听别人的话,我不相信何歆颜,顾佳彤她们也能够和我做到同样的坦荡。”
这次伏羊饮食文化节的全面失控反而让洪伟基冷静了下来,左援朝这次犯了一个错误,他不但把常务副市长李长宇排除在这件事之外,还想把张扬从江城踢出去,这件事才是后来造成春阳喧宾夺主的导火索。洪伟基想起不久前自己在卫生系统掀起的那场风浪,最后也以灰溜溜的结局收场。大老板这次先去春阳,后来江城,对他们这帮市领导打脸打得不可谓不狠,这件事也说明了一个问题,左援朝虽然是顾允知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可是他和顾允知的关系并没有外界猜测的那样密切。顾允知这次的行为打得不仅仅是左援朝一个还包括洪伟基。洪伟基开始反思自己最近的一系列举措,他的作为一定引起了大老板的不满,否则顾书记这次不会这么不给面子。
胡茵茹咯咯笑了一声:“那批工程机械的事情多亏了你帮忙,方老板给钱很爽快。资金已经全部到账,按照做生意的规矩。”
她们不约而同看上了江城制药厂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江城制药厂现在处于最艰难的时候,想要入主江城制药厂只需要花费最低的成本就能够做到。张扬明白了这个道理,就开始留了个心眼,在林秀和顾佳彤之间,他显然是倾向于后者的,毕竟林秀这次看中江城制药厂目前还不代表楚嫣然的意思。
代市长左援朝脸上难得的露出一丝笑容:“秦清,招商情况进行的怎么样?”
林秀离去之后,顾佳彤来到张扬面前,让张扬惊奇的是,她也提到了江城制药厂。看来经商者对于利益的噢觉都是敏锐,而且出奇的一致。
“普通朋友?顾佳彤和你是普通朋友?以顾书记的性情m•hetushu.com,如果你和她只是普通朋友。会不会在这次伏羊节的事情上这么顶你?楚司令的孙女儿和你是普通朋友?我怎么看他已经把你当外孙女婿看了?秦清和你是普通朋友?当初你救文玲的时候,她的表现我可都看在眼里,就连何歆颜那个女孩儿我看跟你也不是那么普通,傻儿子!人家都说脚踏两只船,你这一下就踏了四条船。你知不知道一个国家干部最害怕什么?”
洪伟基笑着点了点头:“搞得不错嘛!”
张扬笑道:“我多娶几个老婆,您就多几个儿媳妇孝敬,您该不是心疼那点红包钱吧?”
张扬笑道:“怎么忽然想起对我说这些?”
几名常委走后,李长宇单独留了下来,问了问这两天的情况。
左援朝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前几天的意气风发和踌躇满志,他有种很奇怪的感觉,感觉到所有常委都在把自己当成一个笑话看,他甚至不想出席这次的常委会,可是又担心别人说自己输不起,在经过一番艰苦的思想斗争之后,他才决定参加这次会议的。
楚镇南不无埋怨道:“书呆子,文革的时候,我让人来春阳找过你几次,都没有找到你的下落,你当时究竟怎么回事?”
“我们之间坦坦荡荡的怕什么?”
一群人走了过去,来到石屋前,却见一位清秀的女孩儿正在院中石灶上准备着早餐,清晨的阳光温柔的照在她比朝霞还要明艳的俏脸之上,她细腻柔嫩的肌肤流露出白玉般的光华,炊烟袅袅,晨雾缥缈,为她整个人笼上了一层莫名的神秘色彩,让人不由得产生迷惘,这女孩儿究竟属不属于尘世间?
张扬马上明白她的意思,摇了摇头道:“林阿姨,那制药厂可是一个大麻烦,冯爱莲贪污案发生之后,整个厂子就处于停工状态,生产经营状况一塌糊涂,工厂完全失控了,这次他们设立展台只是来凑个热闹,江城谁不知道那是一潭浑水。”
合同签署现场。美国贝宁财团的代表林秀和春阳一方的代表秦清已经签署完了合同,两人握手后交换了合同书,接过递来的香槟相互庆祝。
陈崇山不无感慨道:“当时咱们都不太平,每人都有自己的麻烦,大家见面,非但起不到相互帮助的作用,反而麻烦更多。”
“人的成熟不仅仅表现在年龄上!既然你这么喜欢当姐,我还是满足你的欲望,茵茹姐!”
李长宇笑道:“这次你们春阳县在咱们江城可是大大的露脸了!”
楚镇南瞪大眼睛:“靠,老子就是叫她马丽,嫁给了我,我就能给她改名!”
张扬多次前来清台山,尤其是这青云峰已经爬了十多趟,对这里的一草一木已经颇为熟悉。他把过去从其它人那里听来的典故传说向众人讲解,这厮的口才本来就好,再加上在旅游局多少学到点导游知识,听得这帮军人们悠然神往,今天的这个导游还是很称职的。
陈雪道:“他去打猎了,还没有回来!”
谢志国和张扬对望了一眼,都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老首长好强的性情,这辈子是改变不了了。
楚镇南舒了口气。想要排遣内心中的沉闷:“邱敏生产的时候,是个风雨之夜,我当时正被人批斗,马丽也被带走问话,只有我的女儿静芝守着她,静芝当时还只是一个八岁的孩子,邱敏难产了,静芝到处找人帮忙,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小丫头只能自己帮她……”说起往事,楚镇南的双目中笼上一层泪光。
通过前些日子的突击抢工,通往清台山青云峰的道路已经畅通无阻,除了少数路段还有些坑洼,不过不会影响到车辆的通行,道路的整修已经到了青云峰的半山。车辆可以直接开到奔龙瀑附近,张扬停下汽车,楚司令推开车门不等谢志国来搀扶他,一个箭步就窜了出去。
楚镇南道:“我知道这件事,就想告诉你,可当时不知道你的下落,只知道你来到了春阳,我托人找你,自己找你,每次都无功而返。那时候马丽还没有跟我离婚,她常常去照顾邱敏,有些话只有女人对女人说,马丽告诉我。如果这世上还有一个人爱你,那么这个人就是邱敏!”
张扬故意板起脸道:“我说胡总,你一句话不寒碜我,你就不会说话是不是?我可是一国家干部,你这些话要是传出去,人家还真以为我作风上有问题呢!”
陈崇山笑道:“人家叫玛格丽特,你不要马丽马丽的叫!”
顾书记在会展中心转了一圈就登上了自己的专车,离去之前向洪伟基左援朝李长宇这帮市领导道:“万事开头难,有了第一次的举办经验,以后一定会越来越好!”这句话多少有些安慰他们的意思,几名市领导的脸色都很难看。
中午的时候罗慧宁和天池先生在秦清顾佳彤等人的陪同下也来到了青云峰顶,陪同人员之中还有何歆颜,这是罗慧宁特别提出要见她,所以秦清把她找来。
胡茵茹笑起来一双美眸眯起来,极其妩媚:“我可没有把你当领导!”
楚镇南不无哀怨道:“那是因为你把邱敏给哄走了,老子看到没指望了,只能找个洋鸟将就着!”
陈雪粉红色的嘴唇弯出一抹令人心动的弧线,她是个极其聪慧的女孩儿,虽然没有说话,可是却用行动证明了她的涵养,一声不吭的盛了一碗玉米糊糊,拿了个红薯面窝头送到楚司令的面前:“大爷,您尝尝吧!”
洪伟基还是那几句冠冕堂皇的场面话,左援朝冷冷看了看张扬,居然一转身向远处走了。他恨透了这厮,连跟他说一句话的心情都没有。
罗慧宁笑了起来,啐和图书道:“你这混小子就是没个正形,我有件事要问你!”
张扬点了点头,他多数的时候都是很虚心的。
张扬道:“李副市长,这次春阳的招商工作完成之后,我还回旅游局吗?”
左援朝也随同常委们前来观摩,展厅上方悬挂的巨大的屏幕上,循环播集着由何歆颜主演的江城风光宣传片,画面精美韵味无穷,引得无数老百姓围观。
林秀道:“张扬,咱们那边说话!”她指了指远处的树荫,张扬跟着她走了过去。心中不免有些忐忑,林秀显然是个很聪明的女人,她该不会看出了自己和多位红颜知己之间的暧昧,又要替楚嫣然抱打不平了吧?
“那,我也叫你名字,叫你胡茵茹!”
张扬笑道:“原本就是请你,你是主宾,其它都是陪客,陪客的来不来无所谓!”
郭亮凑了过来:“司令!好吃吗?”
张扬道:“假如,我有能力给她们幸福呢?又或是她们跟着我也许不可能得到我的全部,但是离开我会连幸福都没有呢?”
张扬摆了摆手道:“别跟我提钱,不然我会生气的!”
胡茵茹道:“张扬,你既然叫我一声姐姐,我有几句话就对你直说!”
等张扬来到停车场。才发现楚司令已经准备好了,这次陪他前来的几个老部下也都老老实实的站在停车场上等着,虽然其中都是郭亮谢志国这样的干部,他们的容颜已老,身材也已经走样,可却依然精神抖擞,以标准的军姿站在那里等着老首长的检阅。
对春熙谷温泉度假村项目感兴趣的不仅仅是贝宁集团,这次顾佳彤带来的日本商团对这个项目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可惜被贝宁财团捷足先登,现在正围绕着张大官人倾听介绍呢。
秦清很快就注意到这帮市委常委的到来,她把林秀一方交给清台山旅游大使何歆颜,然后微笑着向洪伟基他们走了过来:“洪书记,你们来了!”
所有人都明白,洪伟基的这句话等于承认了江城国际会展中心招商会的失败,从伏羊饮食文化节开幕已经春阳这个小县城成为这次活动的中心,江城无形之中已经被冷落了。
张扬鼓足勇气道:“干妈,你有没有想过,我喜欢她们每一个假如她们要是离开了我,我也会痛苦呢?”
陈崇山伸出手,紧紧和楚镇南的手握在一起。
与此同时春阳的招商会现场却呈现出一种全然不同的景象,胡茵茹组织的东江商会代表团,顾佳彤牵手联系的日本商贸代表团,林秀组织前来的荆山市商贸代表团。还有因为罗慧宁的影响力从北京过来的一些人。
楚镇南听到枪声不由得有些激动,哈哈大笑道:“这书呆子还打得动枪?”
李长宇暗骂这厮明知故问,淡然道:“工作上的事情。你不要想多了!”
从楚镇南的这句话,陈雪已经觉察到他和爷爷非同一般的关系,淡然道:“我想他就快到了,各位请坐!”
陈崇山道:“张扬,你小子行啊,哪领来这么多吃白饭的?把我的早饭都给抢了?”
张扬看出她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教诲自己的意思,马上正襟危坐:“干妈请说!”
胡茵茹道:“我认识你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你做事的风格我也算得上是有所了解。你做事情锋芒毕露,这无论在官场上还是商场上可不是什么好事,当然你的确很有实力,也很有能力,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
陈崇山用力摇晃了一下他的手臂:“冲天炮!”
当天的常委会结束之后,常委们大都前往春阳的招商会现场去参观,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春阳的招商会火爆热闹,井然有序,走入会场,首先在大门处看到两面巨幅广告,一个是清台山旅游风光,一个是以江城古城墙老街为背景拍摄的宣传画,在江城大力提倡经济挂帅的时候,春阳这个小小的县城很好的把握住了自身的特色,也抓住了关键,他们宣传的是人文江城绿色江城,他们的出发点不仅仅立足于春阳,而是立足整个江城,这里的会场规模虽然不如江城的国际会展中心,可是论到眼光和前瞻性,江城那边反而显得有些小家子气。
“我帮江城招商办立了一个大功吧!”
胡茵茹道:“有些事除非你不去做,你做了别人就会留意到,每个人都有自己感情上的自由,可是一旦你的这种自由触及到别人的利益,我不相信别人还能做到对你如此的礼遇。”
李长宇瞄了这厮一眼。已经意识到他接下来要说什么了,他咳嗽了一声道:“我先走了。其它常委还在等我!”
午饭过后,罗慧宁把张扬单独叫了过来,轻声道:“张扬,这次开幕式搞得不错!”
罗慧宁对青云峰的景色也是赞不绝口,春阳县专门派人在影视外景基地准备了午餐,楚镇南留在老战友那里用餐,张扬则来到影视基地和罗慧宁他们一起用餐。
远处忽然响起一耸沉闷的枪声,在清晨空寂的山谷中久久回荡。
洪伟基饶有兴趣道:“去看看!”
“谢谢干妈夸奖!我一定戒骄戒躁,以后继续努力!争取早日混进中央!”
看到洪伟基那帮人走了过来,张扬把现场交给了伶牙俐齿的朱晓云,他拧开一瓶冰镇矿泉水,灌了两口方才向那帮常委迎去。
“还是亲切点,叫我茵茹姐,我比你大三岁!”
张扬那肯这么容易就放过机会,追着道:“董红玉主任是处级干部啊!”
常委们首先参观的是招商为主的企业区,现场状况之火爆,前来客商之多让每一个常委都感觉到不可思议,同时他们又深受鼓舞,市委书记洪伟基是当然的主和*图*书角,所到之处记者尾随,镁光灯闪成一片,左援朝跟在队伍的最后,原本最善于作秀的他此时已经没有任何的心境。
罗慧宁又好气又好笑,伸出手指在他额头上点了一记:“你这个混蛋小子,醒醒吧!现在是社会主义新中国,婚姻法上有明确规定的,一夫一妻,知道吗?”
林秀道:“根据我的初步了解,厂子的软硬设施都很好,这样的企业总不能就此倒掉。你帮我留意一下,等这次展会过后,我想到工厂实地考察。”
林秀此次来到春阳主要是作为楚嫣然的代理,同时也代表贝宁财团和春阳一方签署协议的,除了温泉度假村,还签署了在春阳经济开发区兴建大规模饲料生产厂的合同。
楚镇南虽然性情直爽可也能够体察到老战友的内心,他低声道:“你还在恨她?”
此时顾佳彤和何歆颜一起陪着林秀向这边走了过来。胡茵茹笑道:“得,你忙,我看你也没功夫招呼我!”
罗慧宁瞪大了眼睛。这混小子的脑袋里究竟装着什么?念头跟正常人果然不同,她轻声道:“你这样想很自私啊!”
楚镇南很孩子气的又咬了一口:“好吃也没你份!”
陈崇山的享用力握住枪管,他花白的眉毛在晨风中微微颤抖。
张扬道:“左市长好像对我意见很大!”
陈崇山摇了摇头。早在文革初期,邱敏就已经跟他提出离婚,从此宛如人间蒸发般杳无音讯。
江城伏羊饮食文化节的初衷就是文化搭台经济唱戏,可让江城市各大领导难堪的是。这次的招商引资并不顺利。顾允知在伏羊节开幕的第二天专门去了江城国际会展中心,莅临指导他们的招商引资工作,会场的展厅布置的很漂亮。江城本地企业前来参发展的很多,看得出江城市政府事先的准备工作很充分。可外地过来的客商很少,展厅内显得冷冷清清。
“哦,再提就是副厅了!”
陈崇山没有说话。
陈崇山转过头去望着远方的群山。
两人来到树荫下。林秀展开精巧的檀香扇扇了扇道:“张扬,我刚才了解了江城制药厂的情况,现在制药厂的情况很差。”
胡茵茹就是想跟他说提成的事情,在生意场上她已经见惯了诸般贪婪的嘴脸,像张扬这种对金钱不以为然的人的确少见,这种人要么就是真的不贪钱。要么就是心中有更高的目标,张扬也许是属于后者吧,之所以加上也许这两个字,是因为张扬毫不客气的从周云帆手里讹走了一辆吉普车,不过美其名曰是借的。以现在周云帆和他的关系,这辈子是不可能让他还了。
一天的招商工作完成之后,张扬也想放松一下,当晚就在东坡渔庄了订包间,邀请顾佳彤、何歆颜、胡茵茹、秦清一起吃饭。
“在我眼中你和浩南都是我的好儿子,可你们两个却都让人操心,浩南三十大几的人了,到现在都没有一个女朋友,你倒好,女朋友走马灯般的换个不停,这些女孩儿一个个都是这么出色,不知道被你灌了什么迷魂药,全都死心塌地的对你。”
罗慧宁怒道:“你当是封建社会吗?你当你自己是皇帝,坐拥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吗?”
“那你把我当啥了?”张扬问出这话后不由得又感到有些后悔,这句话怎么听着又那么点勾引人家的味道。
李长宇虽然在这次伏羊饮食文化节的全过程中表现出隐忍和低调,可是这并不代表他示弱,早在左援朝把张扬从旅游局踢出去的时候,他就意识到左援朝捅了一个马蜂窝,作为分管这一块地副市长,李长宇始终冷眼旁观,不闻不问,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张扬的性情和能力,而这小子也的确没让他失望,虽然这次张扬喧宾夺主的打脸行动,连他一起都包括在内,可这一巴掌首当其冲的落在了左援朝的脸上,最难堪的是左援朝。他不单单是面子受损的问题,在这件事上已经充分显示出他在大局观上的弱点,更重要的是。他的一举一动已经被省委书记顾允知全部看在眼中。人大主任赵洋林恰到好处的提问道:“李长宇同志以为我们伏羊节的主题是什么?”
张扬点了点头,林秀也并没有准备多做停留,事情办完之后,今天就要返回荆山。楚镇南和她丈夫谢志国那帮人早在昨天就已经离去了,老司令还要在荆山呆上几天,作为女主人的林秀肯定要回去接待。
陈崇山摇了摇头道:“俱往矣,这段旧事我永远不想再提起了!”他向前走了两步:“邱敏的墓在哪里?”
没有人知道顾允知和罗慧宁的具体谈话内容。两人谈了一个多小时,事后谁也没针对这件事透露过半点风声。不过张扬能够猜到一件事,顾允知真正的目的是通过罗慧宁向文副总理传递信息。
陈崇山拎着两只山鸡从远处走来,他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马扎上吃窝头的楚镇南,目光中不禁闪过一丝激动,唇角却紧紧抿起,嘴唇边的沟壑更见突出。
楚镇南和陈崇山两人坐在大树下,郭亮则带着他的战友去紫霞观上香,他们虽然不相信这个可既然来了感受一下香火气氛也是好的。
左援朝冷冷望着李长宇,想都不用想,李长宇的这句话就是针对自己而发。
“真会说话。难怪这么多女孩子会被你哄得死心塌地!”
郭亮把车泊好,带着几名战友赶过来,他也算得上是半个主人,清台山之前也来过几次。不过谈到熟悉程度自然是无法和张大官人相比。
市委书记洪伟基针对这一突发情况紧急召开了常委会,其实这帮常委在伏羊饮食文化节开幕当天,就已经对接下来的经贸洽谈会有了一定的www•hetushu•com心理准备,张扬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能把春阳分会场变成了众人伏羊饮食主会场,他一定有本事把春阳变成招商的中心,事实也验证了这一点。
楚镇南抿了抿嘴唇:“老陈,知不知道我为什么多次让人到春阳来找你?”
两人握在一起的手都在不断的颤抖,分不清究竟是谁。
张扬道:“干妈,我才二十一岁,到结婚怎么也得七八年,我都不急,您急什么?”
楚镇南道:“是啊,那段日子咱们这帮老战友都没少受罪,我和马丽也离了婚!”
楚镇南笑道:“小姑娘,不好意思了,我们把你和爷爷的早饭都吃!”
秦清笑了笑,这种时候她并不适合说过多。
陈雪轻声道:“没事儿,我再做!”她手脚麻利的又熬了一锅玉米糊糊,因为看到很多人喝完一碗之后,还意犹未尽,所以她这次多熬了一些。
李长宇大声答道:“绿色江城,人文江城!我们要给中外客商一个崭新的面貌,让他们看到的是一个环境优雅的江城,而不是昔日那个老旧差的重工业基地!”李长宇旗帜鲜明的展开了反击,这是对左援朝多日以来凡事都以经济挂帅的不满,更是对自身政见的明确阐述。
罗慧宁道:“你是我儿子,所以我要提醒你,感情不是儿戏,终有一天你会做出抉择。你抉择的时候,只有一个人幸福,而其它人都会痛苦,我看得出,她们都是好女孩儿,你何必害己害人呢?”
经贸洽谈会召开前两日就签订利用外资合同56个利用外资0.8亿美元,协议117个协议港资、台资外资额2.7亿美元,共签订1000万美元以上的大项目2个这一成绩如同春雷般炸响在江城的上空。让江城市级一个个目瞪口呆。
张扬笑道:“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晚上啊,回头我给你电话!”
楚镇南低声道:“我当时的环境很不好,马丽被邱敏对你的深情感动,她很快就决定跟我离婚,回去了美国,我并不理解她,用枪指着她让她离开,不许带走我的女儿……”楚镇南的双目湿润了,那是一段怎样的岁月,他低声道:“到现在我都没有机会,亲口对她说声对不起……”
胡茵茹道:“张处长摆了这么大的场面,可惜只有我一个人来吃,你是不是有些失望?”
罗慧宁叹了口气道:“我真拿你没办法,将来有你后悔的时候!”
陈崇山紧咬着嘴唇,这埋藏了三十多年的秘密如今方才说出,对他来说是如此的惊心动魄,如此的痛彻心扉。
楚镇南道:“就是为了邱敏的事情,她和你离婚后不久去了北原老家,我在静安遇到了她,她当时挺着肚子……”
七点半的时候。一群人已经登上了青云峰,楚镇南的身体显然已经完全恢复了,不靠任何人的帮助,徒步爬上了青云峰,站在峰顶,老爷子豪情迸发,仰天长啸。感觉活力和青春仿佛又回到了自己的身上。
陈雪做好了早饭,盛了一碗玉米粥给张扬,又递给他俩窝头,张扬找了树荫蹲在那里吃。
胡茵茹道:“女人对有些事是很敏感的,上午的时候,林秀抽时间找到我,和我聊了一会儿,我知道她跟我谈生意是假的,探听你和我之间的关系是真的!”
“可以有,但你跟她们显然不是!”张大官人的脸上透着尴尬。
张扬对林秀还是很客气的,恭敬道:“林阿姨好!”
“很不错啊!”
胡茵茹道:“我把你当成朋友才这样说,我都能够看出来的事情,以林秀的睿智,以顾书记的老道,他们不可能不会毫无觉察,张扬,很多事还是低调点好。”
张大官人请的人虽然不少,可真正到场的只有胡茵茹一个顾佳彤当晚带着日方商贸团去了江城,这帮日本人要参拜佛祖舍利,人家签了这么多的合约。当然不好拒绝这个请求,秦清在县委招待有答谢宴会,何歆颜作为清台山旅游大使也要出席,原本张扬也要列席的,可他这两天烦透了这种吵吵闹闹的官方场合,所以才想起忙里偷闲,菜好做客难请。张扬和胡茵茹对望着,两人不禁同时笑了起来。
因为出来的早。他们都没有吃早饭,随身带了一些面包点心,闻到石灶传来的香气,一个个都是食欲大动。楚司令道:“杂粮窝窝,玉米糊糊?”
左援朝终于还是很好的控制了自己的情绪,淡然道:“江城的面貌并非短期内就能改变得,不是靠修修城墙挖挖河道就能一跃成为国内知名的旅游城市的!”
郭亮一帮人都不知道楚司令还有这个绰号,冲天炮是楚镇南年轻的时候,人家给他起得绰号,因为他的脾气急躁性情暴烈,一点就着,所以有了这个称谓,不过知道这个绰号的人大都已经离开了人世,仍然活着的已经寥寥无几。
老道士李信义正在观海石之上练拳,平日里很少有人这么早上山,楚司令的叫声把他吸引了过去,这才知道是张扬带着一帮人前来。
楚司令也不跟她客气。拿起窝头咬了一口,又喝了一口热乎乎的玉米糊糊,情不自禁的赞道:“真香!好多年没吃过这一口了!”
罗慧宁笑道:“你不但自己想升官,还惦记着女朋友的事情,她也不过是二十八岁,提升的机会有的是!”
张扬点了点头。
“茵茹姐,你说吧,我在听!”
邱敏是陈崇山的妻子,提起邱敏的名字,陈崇山忽然沉默了下去,他拍了拍膝盖不再说话。
秦清道:“这和各位领导对我工作的大力支持是分不开的!”
胡茵茹道:“我身在商场,见惯了商场上的尔虞我诈刀光剑影,官场我不清楚。可是我却知道官场和图书的凶险要比商场多出许多倍!”胡茵茹抿了口清茶方才又道:“其实我本不应该对你说这些!”
胡茵茹和他碰了碰酒杯,把杯中酒饮尽,轻声道:“既然是朋友,以后我就叫你张扬了!”
楚镇南道:“邱敏死了……孩子保住了……从那天晚上起,我的女儿静芝明白了生命的意义,她立志要学医,要以治病救人为己任,这个志向让她最终走上了医学的道路,也害死了她……”
张扬咳嗽了一声道:“难道男女之间不可以有纯洁的革命友谊吗?”
张扬笑眯眯道:“那啥,我这次招商工作完成的不错吧?”
楚镇南抬起头。他的目光和陈崇山相遇,同时撞击出激动的光华,他站起身大踏步走了上去,紧紧握住陈崇山粗糙的大手,充满真情道:“书呆子!”
耳边响起一声轻笑,却是胡茵茹来到了身边,他有些不满的看了胡茵茹一眼:“胡总,有什么指教?”
听到这里陈崇山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感情,两行热泪滚滚落下。
张扬真正承担的就是个向导的职责,楚镇南上了他的吉普车,谢志国也跟了上来,他们这次都带司机过来了,不过楚镇南不喜欢人太多,所以命令他们让司机自由活动,另外一辆车也是由江城军分区司令郭亮亲自驾驶。
张扬的政治感悟力和过去已经有了本质地提高:“那啥……是不是意味着她会被提拔?”
罗慧宁道:“其实女人真正的成就并不是做多大的官,而是找一个真正爱自己的男人!”这是张大官人听到的关于做官的全新定义。
陈雪不禁笑了起来。她轻声道:“刚好今天做得多了。我给你们每人盛上一碗!窝头都是刚刚蒸好的!”她去拿了碗给每人都盛了一碗,张扬过去端饭。虽然玉米糊糊熬了不少,可还是不够这么多人分得,自然没有张扬的份。
洪伟基首先肯定了这次伏羊饮食文化节的重大意义,然后重点讲述了春阳县招商会的情况,作为江城市的市委书记,作为这方土地的一把手,洪伟基要拥有大局观,春阳是江城的辖县,春阳的招商成功就是江城的成功,想透了这一层道理。事情就会朝着有利的方向发展。
罗慧宁道:“对了,秦清很不错,顾书记也很欣赏她!”
胡茵茹道:“朋友!我觉着我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
“指教不敢说。张处长,我这次带来的商团一共签订了六个合同,十一个协议,你应该怎么谢我啊?”
春阳的招商会如火如荼的进行。而江城国际会展中心却门庭冷落,洪伟基笑眯眯道:“鉴于春阳招商形势一片大好,春阳县方面临时增加了不少的展位,我们江城的企业奔着走出去请进来的态度,已经赶赴春阳,力求把这次的招商会推向另一个高潮!”
张扬当晚也没有回家,在县委招待所睡了一夜,因为人多眼杂,这厮当晚也就没敢干啥出格的事儿,除了给身在美国的楚嫣然打电话汇报了一下她外公的情况。语言上骚扰了楚嫣然几句。第二天早早的起来陪着楚镇南去爬清台山去了。
李长宇心里这个乐啊。臭小子,你找我要副处呢?人家董红玉熬了多少年才当上正处级干部。你才混进体制内几天?他装聋作哑道:“真的很忙,这事儿等你回江城再说!”
回忆起过去,陈崇山不由得笑道:“真是想不到,你这个大老粗居然能把美国女记者哄到手!”
楚镇南问起陈崇山的事情,李信义指了指远处的石屋。
这帮来到青云峰顶的客人打扰了主人的静修。
论到李长宇发言的时候,他首先肯定了伏羊饮食文化节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重要意义,然后道:“我们这次的伏羊节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可是也有不足,我们想借着这次机会在经济上迈大步,过于看重经济的同时却忽略了我们向外宣传的文化,忘记了我们伏羊节想要展示给中外客商的主题……”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故意停顿了一下,目光望着左援朝。
展会现场一共分成三个区域。会场外新增加的展台,是为了临时假如的江城企业,展厅内部分成企业区和人文区,两方介绍不同,招商的侧重点也不同。
张扬没有说话,拿了一只螃蟹慢慢拨开。
陈雪已经听到了众人的谈笑声,她的注意力仍然关注着石灶,忙完了手头上的事情,秋水般的明眸方才转向身后,目光最终落在张扬的脸上,夏日的温度并没有暖化她的目光,仍然是平静无波的冷静:“张扬?来找我爷爷?”
楚镇南道:“马丽走后,我的处境并没有因此而变得好转,他们给我扣上里通外国。美帝国主义间谍的帽子,你和邱敏的儿子又营养不良。我又联系不上你,继续在我手里留着只能死路一条,我女儿静芝告诉我,邱敏死的时候,拉着她的手,求她一定要把小弟弟照顾好,她和你相识于天津那场平津战役,当时你和她都隶属于东北野战军,所以她给孩子取名为天野,要永远铭记你们的这段感情。”
两人的对话声音都不大,寻常人当然听不到,可张大官人是什么耳力,把两位老战友所说的话听了个清清楚楚,这事情真是让人震惊,想不到杜天野竟然是陈崇山的亲儿子。
张扬默然无语,胡茵茹的意思他明白,林秀显然是要维护楚嫣然的利益的,正如顾允知最终要维护的是顾佳彤的利益,假如顾允知知道自己和顾佳彤之间的关系之后,仍然和其它女孩子纠缠不清,这件事的后果恐怕是极其严重的。
还是第一次有女人对张扬说出这样的话,张扬端起酒杯:“好!朋友,就冲着你这句话,咱们干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