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75章 生死角逐

张扬看了看周围,又向窗外看了看:“别怕!钱我带来了,你把证据交给我,你就可以拿着钱远走高飞,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不会反悔!”
“田局,郑寿国你熟吗?”
张扬微微一怔,想不到田庆龙的反应如此神速,昨晚才通过电话,他今天就来到了静安,张扬懒洋洋道:“田局,我忙着呢,没工夫招待你!”
张扬道:“我觉着你是个好人,所以你的判断重要,你跟方德信相处了这么多年,在你看来,他究竟是好人还是坏人?你老老实实告诉我?”
为了避免麻烦,张扬当晚并没有找宾馆入住,他来到附近的灵鹫山,在山脚下的密林之中静坐一夜,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树荫投射到他的脸上,张扬缓缓睁开双目,这一夜,他的手机始终未响。
杀手的精神在张扬的冷血表现面前已经崩溃了,他颤声道:“郑寿国……他给我的地址……”
电话是杨守成打来的,他压低声音道:“你骗我!”
东江宁静路2号,省长许常德静静坐在沙上,两道浓眉紧锁在一起,手机紧贴在耳边。一个低沉的声音道:“杨守成在静安出现。”
张扬对东江公安局局长方德信还是有些了解的,方德信在前往东江之前曾经担任江城公安局局长。是田庆龙的前任,通过赵军的这些资料,张扬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分析,方德信和许常德之间或许存在某种不为人知的利益关系,这一切极有可能是许常德授意,方德信出手的行动。
赵军有些时候真搞不清,究竟他俩谁是谁的上司,他愤愤然道:“你究竟在搞什么?”
“是!你放心!”
张扬不断迂回奔跑,从车辆川流不息的马路上穿行了过去,那辆出租车驾驶者的车技也是极其娴熟,在车辆的缝隙之中穿梭自如,紧跟着张扬的脚步冲上了人行道,张扬担心误伤了路人,不得不从人行道重新退入快车道中。
张扬呆呆望着电话,心中变得有些郁闷,剩下的半碗面条无论如何也吃不下去了,他起身结账走出了上海面馆。
旅行袋从高空中落下,落在堆放着纸箱的车厢内,这是为了避免旅行袋从高空中落下因为冲击力而撕裂,纸箱可以起到缓冲的作用。
“我凭什么相信你?”
“已经盯上他了!”
张扬道:“方德信是好人还是坏人?”这句话问得直白无比。
田庆龙和李长宇商议之后,决定暂时封锁这个消息,虽然通话的时间很短,田庆龙还是从张扬的口中把握到了一些蛛丝马迹,纵观张扬的过去,他和郑寿国方德信之间是没有任何的交际的,他提到的这两个人都是过去江城的老公安,方德信如今已经贵为东江市公安局局长,张扬和他们究竟又有什么恩怨?田庆龙从方德信的身土很容易就联系到了省长许常德。方德信和许常德的关系一直都是很密切的,在江城的时候就是如此。这种关系一直延续到了现在,难道这件事和许常德有关?田庆龙想到这一层之后,马上觉得这种可能性越来越大,在春阳县委书记杨守义临死之前,曾经说出了一些话,田庆龙曾经亲眼目睹了那些话对张扬的刺激,张扬想要将许常德处之而后快的表情,田庆龙几乎可以断定,张扬这次的静安之行十有八九和许常德有关。
田庆龙怒道:“混小子,你这次是不是为了杨守成过来的?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可以不和我们商量,擅自做主?别怪我没有提醒你,知情不报也是犯罪!”
“他们是警察。只不过是想要我命的警察!”杨守成的声音显得有些害怕,他应该已经判断出这件事和张扬无关。
杨守成的电话终于在临近中午的时候响起,他的声音显得很疲倦,和张扬一样。昨晚他也没敢去宾馆中住宿,而是在车站的录像厅中窝了一夜:“张扬!今天中午十二点,你去市民广场。到时候我会通知你具体的见面地点!”
那名杀手也极其强悍,忍住疼痛一声不吭。
张扬手中染血的军刀随于投掷了出去,这次瞄准的是那名杀手的胸口,在这种人数众多的公共场合,张扬不想引起任何的误伤,最可行的方法就是将对手一刀致命,免除后患,军刀准确无误的钉入那汉子的心口位置,他魁梧的身体直挺挺倒了下去,张扬一把拾起地上的手枪,迅速冲入慌乱的人群中。
偷袭者爆发出一声痛彻心扉的嚎叫,他顾不上对付张扬,左手捂住断裂的手腕,可鲜血仍然涌泉般喷射出来。
“什么人?”
“我明白了!”
现场混乱的状况显然影响到两名男子的追逐,张扬把旅行袋背在身上,他分开拥挤的人群,悄然向那两名男子靠近。一名小男孩哭喊着被人撞倒在地。张扬抢hetushu.com上前去,赶在他被人踩中之前将他抱起,然后交给了一旁惊恐不已的男孩父亲。
张扬按照杨守成的吩咐走上电梯,来到五层的观光平台,可是他并没有在观光的人群中找到杨守义,他低声道:“你在哪里?”
田庆龙如同坠入云里雾里,过了好半天方才道:“我不喜欢他!”
越来越多的黑幕,让张扬不敢掉以轻心,他没有直接前往停车场取车,而是选择从楼梯下楼。从龙江大酒店的后门离开了这里,走在空旷的街道上,张扬向四周张望。确信没有人跟踪自己,这才拨通了国安方面的联系电话,他联系的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赵军。
融入川流不息的人群,马上就有一种安全感,无论你是怎样的一个人,在人潮人海中。很少有人会留意你,张扬在路边摊随手挑选了一副墨镜,卡在自己脸上,对着镜子看了看,然后满意的扔下十块钱。
张扬拧下他的手枪,用脚将手枪踢到一边,然后逼着他趴倒在地上,将他双手反剪在一起、用膝盖压住,然后抓住刀柄,将刺入他手臂的军刀抽了出来。
“我是警察!”那男子痛得惨叫道。
张扬拉开他的左臂,让他的左掌摊开,一刀插了进去,剧烈的疼痛让杀手的身体抽搐起来。他额头青筋暴起,形容可怖。
田庆龙无奈的笑道:“你以为他做事情还会跟别人商量?”
“张扬!”
张扬顺着楼梯一直来到静安第一百资大楼的七层,一脚将通往天台的铁门踹开。
“我没犯法,凭什么通缉我?”
张扬在傍晚时分才去取了自己的吉普车,开车回到龙江大酒店,在此期间杨守成再也没有跟他联系过。张扬的心情十分不安,他并不是为自己的处境而不安。而是为杨守成的安危担心,假如让那些人提前找到杨守成,其下场可想而知,如果杨守成的猜测属实,那么那些人肯定是许常德派来的。他们要把杨守成灭口,只有除去、那么许常德被掌握的罪证才可能全部抹去。
“当时现场的情况很乱,而且他好像在联系一个人!”
平海省长许常德彻夜难眠,杨守成在静安出现的消息完全扰乱了他的心境,他在书房中坐了一夜,电话铃响起的时候。许常德仍然不可避免的被吓了一下。他抓住电话,犹豫了一会儿方才拿起来。
两名路人惊奇的看着他,张扬狠狠瞪了他们一眼:“看他妈什么看!”
张扬冷笑道:“不说?好!我有的是时间,我保证捅你一百零八刀,让你每一刀都很疼,但是绝不会要了你的性命,不相信,咱们现在就验证一下!”
杨守成下意识的抓紧了旅行袋,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在车厢内不断翻滚撞击着,周身的骨骼似乎都被撞碎,鲜血模糊了他的双眼,他看到两个倒立的身影向自己走来,其中一人蹲下来看了看他,似乎在辨认什么,然后伸手从他的怀中把旅行袋拎了过去。
杨守成道:“我手里有扳倒许常德的证据,你要不要?”
杀手没有说话。
张扬命令式的口吻让赵军很不舒服:“帮我查查平海有没有一个叫郑寿国的警察,我要他全部的资料!”
张扬当晚并没有返回龙江大酒店,但是关于他的消息还是不断传到了江城,他在龙江所住的房间内有激烈打斗的痕迹,现场还有枪击的印记。地面上有不少血迹,根据化验,这些血迹跟张扬无关,他的吉普车停在龙江大酒店停车场内,可他的人却神秘失踪了。
“好……杨守成的声音忽然变得激动起来:“混蛋,你竟然带了其他人!”
大约二十分钟之后,赵军就把资料反馈了过来:“郑寿国今年四十一岁,籍贯平海江城,十八岁入伍,退伍后进入江城公安局文渊区分局,后来因为工作能力出色,进入江城公安局重案组,七年前调入东江市公安局刑警队,在一次抓捕行动中误伤了一名无辜群众,从此精神上受到打击,一蹶不振,五年前终于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从公安局辞职,后来曾经在多个部门担任保安之类的工作,不过时间都不长,他的历史很清白,没有任何的犯罪记录。”
李长宇看着田庆龙手中的那张模模糊糊怕传真照片,虽然很模糊,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张扬,李长宇不由得苦笑道:“他何时去得静安,怎么我一点消息都不知道?”
“笑什么?马上你就成全国通缉犯了!”
有道是鬼怕恶人,两名路人吓得匆匆离去,再也不敢向张扬看上一眼。
张扬深深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手机终于响了起来,他接通电话,电话却是田庆龙打来的:“张扬,你在哪里?我已经到了静安!”
张扬恼火不已。他虽然搞不清和*图*书楚刚才追杨守成的那两个人究竟是不是警察,可他知道今天已经惹下了麻烦,张扬不想过早的和警方联系,他沿着排水管从七楼向下滑去。不多时已经成功落在了第一百资后面的小巷中。
重型卡车在皮卡提速之前狠狠撞在了车尾部,皮卡车在剧烈的撞击下偏离出了方向,疯狂的撞开了护栏,然后翻滚着从路基地斜坡上翻了去。
张扬向下望去。却见一辆黄色的工程皮卡车缓缓停在钟楼下。身穿电力维修工作人员服装,头戴安全帽的杨守成走了出来,他低声道:“把钱扔到车厢里。我会告诉你证据放在哪里?”
杨守成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摸着旅行袋,江城警方在全国范围内对他进行通辑,让他已经走投无路,得知大哥死讯之后,杨守成几乎马上就判断出大哥绝不是死于食物中毒,他是被谋杀,有人想要毁灭证据,大哥知道的太多,所以有人想杀他灭口。杨守成知道自己拥才怎样的证据,他所面临的危险更大。他和大哥的感情是很深的,所以他不能看着大哥白白死去,越来越紧迫的风声逼迫他从平海辗转来到北原,可他很快就发现北原也不是安全的地方,想要躲开这一切威胁,除非离开这个国度。他不敢将证据交给官方,反复斟酌之后,选择了张扬,他了解张扬对许常德的仇恨,也相信张扬的能力,别看张扬只是一个料级干部,可是放眼江城政坛,敢于和许常德对抗,又有能力扳倒许常德的只有他一个杨守成轻轻拍了拍装满钞票的旅行袋,心中暗自感叹,是时候离开了,远远离开这片土地……他忽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危险感,下意识的向反光镜望去,却见一辆重型卡车加速向他撞击而来,杨守成双目瞪得滚圆,他猛然将油门踩到最大,试图加速摆脱那辆资车的撞击,然而一切来得太晚了。
田庆龙凭借他多年的警界经验,洞察到这件事的真相,他虽然和李长宇商量过张扬的问题,可是当他意识到这件事极有可能牵连到许常德的时候,他就没有继续透露半点的口风,张扬既然选择保密,一定有他的理由。田庆龙打消了继续追问他的念头。张扬的实力他亲眼见识过多次,他相信张扬处理事情的能力,可是他更清楚这件事有可能在平海内部引起的震动,作为江城公安局局长,他对事情必须要有预见性,如果张扬去静安为的是杨守义,平海政坛将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震动,事情的发展是他所无法控制的,甚至江城每一位领导都无法控制,他必须要将这件事及时通报给省委书记顾允知。
张扬牢牢记住了两人的样子,他的面过来了,张大官人整理了一下情绪,暂时把刚才的事情扔到一边,填饱肚子才能更好的工作。一碗面还没有吃完,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张扬大步飞奔到出租车旁边,拽开车门,将满脸是血的那名司机拖了出来,一拳将他打晕在地,扔在马路中心,然后他穿过马路,冲入一条小巷之中,身影很快就消失了。
张扬望着高速驶离的皮卡车,无奈的摇了摇头,他迅速离开钟楼,向远处停在那里等生意的出租车招了招手,上车之后,低声道:“师傅,乐购汇超市!”
和杨守成见面的事情,从一开始就不顺利,现在杨守成如同惊引之鸟,变得比过去更加的小心,可张扬坚信这五十万对现在的杨守成极其重要,他在确信周围安全之后,一定还会找上自己。
张扬抽出军刀,以迅速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对方的手腕砍去,锋利的军刀在张扬的全力挥舞之下威力惊人,竟然将偷龚者的手腕齐齐斩断。
出租车撞击目标落空之后,司机迅速将档位切入倒档,疼门开启到最大,向后方再次撞击而来,张扬岂肯坐以待毙,他全速向马路上奔跑,奔跑的同时,将手枪的保险打开。
田庆龙之所以在没有确实证据之前就敢于向顾允知汇报,缘于顾允知当初的一句话,在杨守义死后,顾允知让他将杨守义中毒死亡的消息秘密封锁,以后有任何状况都可以直接向他汇报。
他的同伴从怀中抽出一把军刀,朝张扬的左肋下狠狠戳去,张扬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用力一个反拧,将军刀从他的手中夺了下来,然后用刀峰紧贴在他的颈部,怒吼道:“谁让你来的?”
刚刚走出乐购超市的大门外,一辆出租车向他全速撞击而来,张扬认出这辆车正是刚才载他前来的出租车,看来自己从离开市民广场就已经被人盯上了。普通人在这样短的距离内根本不可能躲开汽车的撞击,而张扬却不是普通人,他腾空跃起,越过出租车,稳稳落在后方的地面上。
他举枪射击在出租和_图_书车的右前轮上,出租车前胎被子弹射中后爆裂,车身顿时失去了平衡,偏向一侧,狠狠撞击在一辆正在行进的公共汽车上。
张扬内心一怔。他已经看到一个身穿白色T恤衫,浅蓝色西裤的男子从更衣室中走出。虽然他带着眼镜,刻意蓄起了胡须,张扬还是一眼认出了他,杨守成转身向正西的手扶电梯跑去。
张扬慢慢把军刀拔出,然后用刀峰抵在他的胯下:“这一刀可以帮你变性!”
顾允知在听完田庆龙的汇报之后,也陷入良久的沉思之中,在分析案情方面他肯定不如田庆龙专业,可是顾书记的大局观却是多数人无法比拟的,他几乎立刻就做出了判断,田庆龙的分析是正确的,张扬这次前往静安可能和许常德有关,而且十有八九是为了见杨守成。
“怎么?你去静安跟他有关系吗?”凭着警察特有的直觉田庆龙嗅到了什么。
张扬挂上电话,田庆龙对方德信的判断越发坚定了他刚才的推测,他认为方德信和许常德极有可能是一个利益团体。杨守成正是威胁到他们利益团体的关键因素,而张扬的介入,让他们感到了威胁,所以他们破釜沉舟,甚至想要对付张扬。
张扬抬头望去,钟楼在广场的对面,有观光电梯直接通往五层的观光平台,站在观光平台之上,可以看到广场的全貌。
许常德沉默了下去,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道:“这件事会不会引起北原警方的注意?”““不会,他们不会暴露关于杨守成的任何事,他们这次出差的任务是追捕跨省杀人犯!”
“你在哪里?”
“快点,我怀疑这个人和安德恒的事情有关,我需要关于他的一切资料,尽快!”想要让国安这帮人提高效率,就必须先引起他们的兴趣,假如张扬把这件事的真正原因说出,十有八九赵军会建议他去找公安局报案。
田庆龙道:“我是想跟你商量一下,是不是让这小子在惹大麻烦之前赶紧退回来。北原可不是我们能够管到的地方!”
“你没资格讨价还价!”杨守成低吼道。
“他是谁?”
事情进展的看来很顺利,张扬提前五分钟来到了静安一百,他手里拎着装着五十万现金的旅行袋,因为当天是周六,商场里顾客很多,张扬四处张望,并没有找到杨守成的影子,耐心的等了一会儿,他的电话再次响起,这次电话换成了手机号码,杨守成低声道:“你到太平鸟男装部!不要挂电话,一直走过来!”
赵军对张扬的深夜来电也感到有些突然。
张扬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嘴:“我骗你有意思吗?那两个人我根本不认识,他们只说自己是警察……”
秦白叹了口气道:“田局,他的脾气您也知道,假如他不想让我们找到,我们根本没有办法!”
“很好!”张扬用刀柄击打在杀手的脑后,把他打晕了,然后点中他的穴道,过一个小时后,穴道会自动解开,这名杀手如果够运气的话会从这里成功逃走。张扬走入洗澡间清理了一下身上的血迹,换上衣服,这才拎起旅行袋,离开了房间。
张扬得意的笑。
第二天上午十点钟的时候,张扬准时接到了杨守成,约他在十一点半在静安第一百资商场三楼见面。
“这里很不安全。这两天我就现有人在跟踪我……张扬,那些人一定是许常德派来的。我很害怕!”
其中那名矮个男子觉察到张扬的存在,他转过身,不等他看清张扬的模样,张扬已经一拳打在他的下颌上,张大官人这段时间的拳击训练不是白玩的。勾拳力量起大,打得这名矮个男子倒飞而起,撞在两名顾客的身上,然后又摔倒在电梯上。
田庆龙当着李长宇的面给张扬打了个电话。
田庆龙气的七窍生烟:“混蛋!居然敢挂老子的电话!”秦白也是这次专案组的成员之一,他对张扬的性情也极为了解,看到田庆龙在张扬面前吃瘪。心中不禁暗暗好笑,他还不善于隐藏自己的表情,唇角稍纵即逝的笑意还是被田庆龙这个老公安捕捉住,田庆龙狠狠瞪了他一眼:“让你来干什么的?有没有办法联系上他?”
田庆龙愣了,他不知道张扬何以会突然提起郑寿国,过了一会儿方才道:“他是方局长的小舅子。”
张扬猛虎般冲了上去,一把抓住他握枪的右臂,左手抓住他的左腕,狠狠将他的身体抵在墙壁之上,用自己坚硬的前额撞击在杀手的鼻梁之上,一下就把对方撞得鼻破血流。
张扬把整件事已经想得很清楚,现在他无疑是极其被动的,只能等待杨守成主动联系自己,这样的处境让他感觉到很不舒服,张扬甚至开始想把这件事上报国安,让国安方面给自己一些协助,这样他可以www.hetushu.com从那两名警察身上摸到一些线索,顺藤摸瓜,直到牵出这件事的背后主使。可这样就不可避免的将影响扩大化,许常德不好对付,这是一只老狐狸,从春阳县委书记杨守义说出整件事的内幕,张扬就决心要把许常德掀下马,要让他一败涤地,直到今天才算有了机会。张扬不可以冒险,他必须保证杨守成交出那些证据。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田庆龙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样回答他:“什么意思?”
这么一耽搁,张扬落后了一些和那两人几乎在同时靠近电梯口,杨守成已经成功逃到了二楼。
张扬一脚将他踢开,发现人群之中一名戴墨镜的汉子举起手枪瞄准了他的胸口。张扬一个矮身翻滚,躲过对方的连续枪击,子弹接连射击在储物柜上,发出叮叮当当地声响,储物柜的贴门上留下一连串触目惊心的弹孔。
张扬低声道:“钱我已经全部带来了,你可以出来了,我们好好谈谈!”
杨守成从车厢内抓起旅行袋,拉开之后看到满满的钞票,他迅速回到驾驶舱,拿起电话道:“乐购汇超市a区的37号储物拒中,密码是2149!”他打电话的时候,已经驾驶着皮卡车驶出广场,驶向新园路。
此时二楼的电梯口处出现了六名保安的身影,他们指向张扬道:“抓住他!”
香烟落在流满汽油的地面上,火苗倏然蹿升起来,很快就将皮卡车淹没在大火之中,燃烧继而引起了油箱的爆炸,沉闷的巨响随着火光冲天而起,滚滚浓烟瞬间遮盖了上方的天空……张扬的目光搜寻着储物柜,终于找到了a区37号储物柜,他按下2149的数字,储物柜应声而开。里面有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张扬抓起塑料袋,感觉到里面有些东西,他并没有急于打开,关上柜门正准备离去的时候,忽然感到身后一阵风声飒然,他下意识的向左侧移动身体,一根军刺贴着他的右肋穿过。
张扬正准备享用晚餐的时候,却忽然发现,那名服务生和红酒一起拿出的还有一把闪烁着蓝光的手枪,服务生从冰桶中抽出手枪,枪口闪电般对准了张扬的胸膛,然后迅速扣动了扳机。他的手稳健而有力,没有任何的迟疑,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可张扬的反应度比他更快,在对方扣动扳机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腾跃到一边,服务生在近距离下连续追逐射击,床垫被褥被射出多个大洞,羽绒纷飞在房间之中,如同飘陈雪。因为预先装上了消音装置,枪声很小。张扬一把抓起了军刀,猛地甩了出去,军刀呼啸而出,正中那名服务生的右臂,峰利的刀刃将他的右臂刺穿,他握枪的手软绵绵垂了下去。
“有警车来了。我得走了,我会和你联系!千万记住。不要让人跟踪你!”杨守成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赵军虽然对张扬的刨根问底有些奇怪,还是很耐心的帮他查了一下:“郑寿国最好的朋友就是东江公安局局长方德信,对了,方德信还是他的姐夫,当年他调去东江工作,就是方德信的缘故。”
“他过去曾经是东江公安局的警察……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尽快解决这件事!”
张扬已经重新回到了三楼,刚出电梯口,就有一名保安挥舞着橡胶棍朝他的头顶击来,张扬一把推开他的手臂,身体一个急前冲,利用肩头将那名保安的身体扛了起来,然后向后方扔了出去。
张扬诧异于田庆龙的推测能力,可他并没有改变独来独往的初衷,淡然笑道:“真佩服您的想象力,我来静安是来找朋友的,田局,您误会了!”说完就毫不客气的挂断了电话。
来到了天台之上,来到大楼大门的那一面向下望去,正看到杨守成的身影走出商场的大门,上了一辆出租车,向上海路的方向驶去。
张扬犹豫了一下,还是取下旅行袋,瞄准下方皮卡车的车厢,松开了旅行袋。
疼痛让杀手出一声闷哼,张扬冷冷道:“谁让你来杀我的?”
杨守成冲到电梯口处,看到后面两名男子越来越近,忽然高声大叫道:“有炸弹!”现场顿时陷入一片慌乱之中,商场现场的顾客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叫得吓得六神无主。
许常德的嘴唇用力抿起来,然后他把茶几上的半盒香烟紧紧攥在手中,握成一团狠狠扔了出去:“不要让他再回平海!”
他的住处已经暴露,龙江大酒店不可以继续逗留了。
冲了个澡之后。张扬打电话从酒店要了份套餐,他现在所要做的就是耐心等待。
而许常德一案的关键在于证据,根据杨守义临死前所说,指证他的关键证据都在杨守成的手里。田庆龙这个公安局长可不是浪得虚名,他抽丝录茧般层层http://m.hetushu.com分析,终于触及到问题的实质,接近了这件事的真相,他向李长宇道:“也许我应该亲自去一趟静安。”
因为刚才杨守成的炸弹恐吓,三楼已经没剩下多少人,张扬继续向四楼跑去。广播喇叭里已经传来安抚顾客的声音,现场形势稍稍得到控制。
张扬认出田庆龙的电话本来并不想接,可想起今天生的事情,应该已经传到了江城,还是听听田庆龙说什么,事情究竟发展到了何种地步。
张扬不敢去停车场取车,而是走入第一百资对面的上海面馆,挑了一个临窗的位置留意着第一百货门前的动静,没多久就有五辆警车呼啸而来,张扬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屏东分局局长邱伟业,他上次来静安的时候,曾经因为卷入地下赛车的意外人命案被带到了屏东分局,所以张扬对邱伟业有些印象。
“你能确定是张扬吗?”
又过了一会儿,看到警察陪着那两名便衣男子出来,他们并没有上手铐,还站在门口和邱伟业谈了一会儿,从看到的情况来推断,这两人应当是警察。张扬拉开旅行袋,低头看了看那把抢来的军刀,如果他们是警察,为什么在不了解自己身份之前就用刀刺自己,而且一出手就是毫不留情的杀手,这些人也是警察?
“是!”
李长宇对他的这句话是深有感触的,张扬如果懂得征求别人的意见,就不会搞出伏羊节的那件事,也不会惹出这么多的麻烦。他明白田庆龙把照片先拿给自己看得意思,低声道:“你的意思是……”
门铃被按响了。张扬打开房门,一名年轻的服务生推着餐车走了进来,他礼貌的向张扬问候,然后把晚餐放在桌上,最后从冰桶中拿出红酒:“先生,这是我们酒店特别赠送的红酒!”
田庆龙咬牙切齿道:“这次最好别让我抓住了他的毛病!”
杨守成被张扬反将了一军,闷了一会儿方才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去!”
张扬缓步走了过去,终于看到了东南角处的太平鸟男装专柜,杨守成仍然没有露面。
李长宇知道田庆龙对张扬还是颇为回护的,他点了点头道:“还是你跟他说!”
出租车一个漂亮的转弯,掉转方向,车轮和地面距离的摩擦中留下两道黑色的轨迹,空气中弥散着一股橡胶焦糊的味道。
刚刚接通电话,就听到田庆龙的大嗓门吼叫道:“你可真行,让不让我素净?”
张扬冷笑道:“你究竟想折腾到什么时候?我告诉你,这五十万我已经带来了,我的耐性也是有限的!”
张扬道:“杨守成,我不怕把实话告诉你,现在江城的警察也察觉到了风吹草动,已经派人来到静安,昨天还有人前往酒店想要谋杀我,你的处境很危险,我也没耐性陪你玩下去,我告诉你,今天中午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假如你不能给我想要的东西,我再不会跟你见面!你也休想得到那五十万!”
“向下面看!”
张扬在十二点钟来到了市民广场,当钟声准时敲响的时候,杨守成打来了电话,低声道:“你来钟楼五层的观光平台!”
这个夜晚江城市公安局长田庆龙也极其不安。他刚刚收到静安公安局方面的消息。说张扬可能和静安第一百资的一场恐吓公众安全事件有关,根据传真过来的照片,他一眼就认出了张扬,田庆龙实在无法想象,这厮昨天还在江城呆的好好的,怎么今天中午就到了静安闹事,这小子的胳膊伸得是越来越远了。田庆龙本想直接联系张扬,可考虑之后,还是先去找了常务副市长李长宇,毕竟静安方面也只是把张扬列为嫌疑犯,并没有确切的证据表明今天中午的恐吓事件跟他有关,不过有件事可以确定。他在静安第一百资阻碍两名东江刑警办案。
“别给我装糊涂,你最好马上回江城,协助我们把事情搞清楚!”
“你盯了这么久。为什么还会让他跑掉?”
顾允知经过一番考虑之后做出如下表态,马上戏立专案组前往静安辑拿杨守成归案,二,联系张扬,让他配合公安机关行动,三,这件事尽可能保持低调,以不要惊动北原警方为宜。
“他有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朋友?他的家庭方面怎么样?”
张扬一把将那名男子推开,他腾空从这边下行的电梯腾跃到相邻上行扶手电梯上,这次来静安十分的隐秘,他不想造成太大的动静。两名被他击倒的男子大叫道:“快抓住他,我们是警察!”
张扬向右侧望去,发现两名身材魁梧的男子,也在同时启动,他们向杨守成追去。
另外一人点燃了一支香烟,他们转身向远处走去,走了一段距离,那抽烟的男子将香烟反弹向身后,杨守成的眼晴似乎被香烟白色的反光刺痛,他紧紧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