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77章 于无声处听惊雷

顾允知淡淡笑了笑,轻声道:“方德信那边怎么样了?”
说起来田庆龙还是张扬入院后第一个前来探望他的官员,想起这件事张大官人不觉有些委屈,很热情的伸出手去:“田局来了!”
省委书记顾允知这几天的心情也颇不平静,他不但要处理好许常德的善后事宜,还要考虑平海省内未来的发展,他竭尽全力,把这件事的影响控制在最小的范围内,至于未来省长的人选,他推荐了常务副省长赵季廷担任代省长一职,赵季廷是他重点培养的干部,是他看好的接班人,可是顾允知自己的推荐能否得到认同并没有任何的把握,李长宇能够考虑到的问题,他自然也能够考虑到,所以他对赵季廷的推荐只限于形式和程序。
为了保密需要也为了张扬的安全着想,张扬住院的事情并没有向外界告知,知道这件事的只有少数几个。”所以照顾张扬的责任就落在了顾佳彤姐妹的身上,当然这也是她们主动请缨的结果。
张扬默默点了点头,把水杯交给顾佳彤,低声道:“是不是意味着,我从一个当局者变成了旁观者?”
夏伯达老脸一热,他在心底深处是很想走出去的,可顾允知似乎并不急于把他外放,跟在领导身后永远只能狐假虎威。而且顾允知在省委书记的岗位上时间已经不多了,也就意味着他的机会也不多了,如果始终留在现在的职位上,日后的前景肯定相当暗淡。
省委办公室主任夏伯达给顾允知送来了一盒上好的铁观音,茶叶是他儿子给他送来的,他儿子大学毕业之后没有按照他的安排进入机关走入仕途,反而选择了去江南承包茶场,这让夏伯达当初大为光火,可一晃三年过去了,那小子倒也干得有声有色,据称已经有了百万资产,现在夏伯达只要提起他的儿子就容光焕发。
张扬知道他是说笑,呵呵笑道:“多谢田局!”
有些人注定会被历史遗忘,可是他们的离去在家人的心中所留下的却是无法弥合的伤痛。雨下得很大,许嘉勇一身黑衣静静跪在父亲的墓前,望着父亲慈祥而温暖的笑容,他无论如何都不能相信,父亲已经离他远去,他的耳边仍然回荡着父亲的声音:“嘉勇,我今天买了好多的菜,晚上准备清蒸桂鱼,红烧猪蹄……你不回来,我就只有一个人吃了……”
顾佳彤笑着把张扬扶进了电梯,在楼下又遇到了前来送饭的顾养养,田庆龙不禁暗赞,这臭小子哪辈子修来的福气,顾书记家的两个女儿都对他这么好,可仔细那么一琢磨,这好像也不是啥好事儿,秦清这次被提升到岚山当副市长虽然在表面上看是好事,可江城领导内部都将这次的提升视为一次流放,是顾允知对张扬和秦清之间暧昧关系的一种反应,当然没有人敢于公并讨论这个问题。
张扬得意的笑了笑:“我的骨伤药比起他们掌握的那些,不知要高明多少倍,假如我要是卖膏药。这膏药一定供不应求!”
“那你打算怎么换?”
他把钢笔的尾端在桌面上停顿了一下,然后道:“你认为这件事该怎么处理?”
张扬伸手探入她的裙内:“我也想给你检查下!”
恰巧被走进房间的顾佳彤看到。她一声不吭的走了过去电视,拾起地上被摔得七零八落的遥控器,一双美眸静静望着张扬,等到张扬的情绪稍稍稳定下来,方才道:“张扬,你没事儿吧?”
张扬架起单拐,来到镜子前看了看,脸上的伤痕已经好得七七八八,好在没落下什么大的伤痕,身体的冲击伤也基本痊愈,现在唯一影响他的就是左腿的骨折,不过经过他亲自配置的草药治疗,再有五六天就可以痊愈了。
洪伟基发现这位老同学的涵养修为提升的很迅速。又或许李长宇原本就拥有这样的素质。只是一直以来韬光隐晦并没有表露出来,有句话他并没有说错,顾允知在平海的影响力是无人可及的,许常德在成为平海省长之后,便一直没有太多的表现机会,抛开许常德的自身因素,这和顾允知的强势有着直接的关系。顾允知马上面临离职。任何人在和*图*书这种时候都不可避免的会考虑接班人选的问题,可正如李长宇所说,一个省部级干部的任命绝不是顾允知可以做主的,他有推荐权,却没有任命权,照此推论,省长人选极有可能是空降,而且这个人和顾允知应该没有太大的关系。
顾佳彤忍不住笑道:“你不是东西,我看想买你的人多了!”
顾佳彤陪着他走出门外,看到他精神抖擞的样子,不禁笑道:“看来你的腿就快好了!”
顾允知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道:“我家那个老二到现在还像个孩子,做事情冲动,不考虑后果,简直没遗传我的一点东西。”
“很好!”
“你敢!”顾佳彤柳眉倒竖,虽然知道这厮是故意说笑,仍然有些不愿意。
夏伯达笑道:“可不能这么说,你们家三个他长得最像你,我曾经拿您年轻的照片跟他比比,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他说完又感觉到对领导有些不敬,慌忙解释道:“玩笑话啊!您别介意!”
张扬这才想起自己还欠人家苏小红五十万,那钱被杨守成给卷跑了,不过张扬到现在都不知道杨受成已经被杀的消息,张扬道:“配方没问题,下次我把治痛经的配方也给你,让江城制药厂以后拥有两大拳头产品!”
张扬嘿嘿笑道:“其实我这身肉也就是能在你这儿卖上五十万,哪有人这么傻,花五十万买我这么个东西!”
“爸!我这次回去就再也不走了,每天我都陪您吃饭!”
顾佳彤看出了他的郁闷,轻声安慰他道:“我看你已经能拄拐下地了,要不咱们中午出去吃!”
张扬出院的时候还是拄着拐杖的,可一进了他的吉普车就把拐杖扔到一旁,他咬牙切齿道:“麻痹的,闷死我了,以后再也不让别人碰我的腿!”
因为顾允知的两个女儿在场,有些话田庆龙自然不方便说,等他们返回医院的路上,田庆龙方才低声对张扬道:“事情已经结束了,你应该明白啊!”
张扬的目光落在刚刚经过的一双美腿之上,这双真是不错,未着丝袜,肌肤光洁无暇,白嫩非常,腿形优美,足踝晶莹圆润,张大官人正色迷迷望着这双美腿的时候,美腿的主人显然察觉到这目光的热度,然后有些愤怒的瞪了他一眼,可当她看清这登徒子的样子,一双丹凤眼顿时涌出欣喜的笑意。俏脸因为激动而微微有些发红显得越发妩媚起来,张扬也没有想到这双美腿的主人竟然是胡茵茹。
李长宇却认为空降的可能性比较大,他轻声道:“一个省部级干部的任命并不是顾老板说了算,他的推荐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可是上头也会考虑到个人影响的问题,大老板在平海的影响力很大,威信很高,也许上头不想这种情况继续发展下去。”
“什么出息啊!能喂饱自己就不容易了!”
顾佳彤对这一点有着极其深负的理解,她轻声道:“我爸上午已经返回东江了,他要你安心养病,你的事情,他会让人处理!”
张扬从纸袋中拿出崭新的手机,开机之后马上想给楚嫣然打个电话,可想起身边的顾佳彤。怎么也得照顾她的感受,只能抑制住这个念头,想想自己这么多天都没有和哪些红颜知己联系,不知道她们会担心成什么样子。
几个人同时笑了起来,张扬笑道:“养养,你的嘴巴何时变得这么会说了?”
顾佳彤忍不住向张扬看了一眼,联想起刚才他要五十万的事情,看来张扬用五十万从杨守义那里换来了证据。
田庆龙意味深长道:“这样不是更好?”
文国权和顾允知隔着办公桌坐着,两人都因为许常德的死讯而沉默了下去,气氛变得低沉压抑,过了很久文国权方才打破了沉默:“也许这样对他来说是个最好的结局!”
顾佳彤笑道:“别瞎想,我就是检查下你还正常不!”
顾允知明白了,文国权对许常德的态度显然是要放的更宽一些,事实上许常德已经死了,对于他的错误,知情范围尽量限定在党内,甚至连他所犯的错误都不要传播到社会上去。
好一句误打误撞,张大官人仔细一想和*图*书,自己可不是走错了地方,从大隋朝来到这会儿,不但走错了,而且错的离谱。他在体制内已经混了不短的时间,当初黎国正事件对江城干部系统的影响到现在仍然没有完全消除,很多干部因为黎国正事件而变得畏手畏脚,假如这当口,许常德的事情再闹出来,那么对平海整个干部体制的震动将是不可想象的,平海领导层的威信将会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老百姓也会对领导层产生信任危机,顾允知最终采取这样的处理方法,应该是综合各方面因素的结果。他要维持平海的稳定,他要让平海继续在改革的道路上高速前进。
“哪有!”夏伯达说着已经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想什么当真是都瞒不过顾允知的眼睛。
田庆龙笑道:“你不胡说八道,一切自然恢复原样!”
想起自己说过的这句话,许嘉勇英俊的面庞不由得抽搐了一下,他此时方才明白父亲那天为何会跟自己说了这些话,他应该有了不祥的预感,想不到从那次通话以后,他们父子两人就从此天人相隔,永无相见之日,一起吃饭的那句话只能成为泡影。
“等你能下地正常行走再说!”
顾允知是在北京得知许常德因心肌梗塞抢救无效病逝的消息,许常德最后的结局多少让他感觉到有些意外。在得到许常德确实得罪证之后,他就马上乘飞机前往北京,将这件事通报给中纪委,并针对许常德这些人的问题向上级汇报,可事情的发展出乎他的预料之外,突如其来的死亡了结了许常德的一切。
“成,我听你安排!”
顾允知哈哈笑了起来:“伯达,我发现你关心的事情已经越来越多了,好像这个办公室主任已经满足不了你的管理了!”
胡茵茹惊喜万分的向张扬走了过去,嫣然笑道:“我当哪个混蛋这么肆无忌惮的盯着我看,原来是你啊!”
张扬嘿嘿笑道:“我还欠苏小红五十万呢,你得先帮我还上!以后我再还你!”
顾允知笑道:“你嘴里这么说,心里却骄傲得很!”
顾允知并没有隐瞒:“我推荐了季廷同志担任代省长一职,至于最终的决定还要看上面的意思!”
顾允知道:“平海方面会严守秘密,有些事还是要等到他的家人过来处理!”
“肉偿!”
夏伯达道:“当初他去承包茶场地时候,我也气得不行,可现在想想,他们年轻人有年轻的追求,我就算想强加干涉也干涉不来,别管他做什么?只要能够找到一件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就行了。当然不能做坏事!”
顾佳彤似乎猜到了他的想法。轻声道:“想打电话就打呗,我不介意的!”
田庆龙道:“这件事我和静安方面已经处理完毕,不会涉及到你,希望你自己以后也不要多事。”他这次前来的主要目的就在于此,希望张扬从此保持沉默,只当静安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
文国权叹了口气,他深表同情的看着顾允知:“平海是我国的经济大省,这次的事情对平海的影响很大,希望这件事不要影响到改革开放的步伐。”他先后几次强调影响,就是害怕许常德事件对平海的发展造成不利的影响。
顾佳彤白嫩的小手却落在他的大腿上,摸得张大官人一个激灵,然后感觉到自己双腿之间的部分被她轻轻捏了一下,这厮已经半月没有接近女色,这会儿控制能力奇差无比,裤子顷刻间被茁壮生长的部分顶起了一个小帐篷。
在省人民医院的医护人员眼中,张扬的恢复速度是惊人的,虽然他的身体在爆炸中受到严重的冲击伤,虽然他的左腿还有骨折,虽然他的左肩受到了刀刺伤,因此而失血不少,可是张大官人却在进入医院第二天就可以谈笑风生,他的骨折并不严重,所以无需手术治疗。
“改啥啊?都用习惯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这劳什子医院我是住腻了,要不你帮忙说说,我还是出院吧,再呆下去我就快憋死了!”
顾允知默默解析着他这句话的真正含义,当初在伏羊节的时候,他通过罗慧宁向文国权传递信息,就是因为在当时许常德担任平和*图*书海省长的事情上,文副总理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无论文国权对许常德的欣赏是于公于私,想要对许常德下的处理一个省部级干部并不是那么容易,许常德的错误虽然很严重,但是绝不至死,党纪国法还没有处理他之前,突如其来的病魔已经夺走了他的生命。
张大官人两眼放光,这动一动是不是意味着组织上要给他在官位上提升一步,看来副处已经不是奢望,话说,他在伏羊饮食文化节的贡献有目共睹,这次又帮助大老板解决了许常德这个大麻烦,理当受到提升,别说副处。就是正处都有些委屈自己了。
顾允知在前来北京之前已经拿定主意,要利用手中的这些证据,将许常德为首的利益集团全部挖出来,从平海政坛中彻底清除出去,他要在离任之前给平海留下一个清白的领导层,他要毫不留情的打击犯罪。可许常德死后,他开始意识到这件事或许不应该继续扩大影响,即便走出于良好意愿的反贪污,却可能在执行的过程中,造成领导层的信任危机。文国权刚才的话证明,他一定也考虑到了这一点。
文国权满意的点了点头,就目前而言,顾允知所说的的确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他将钢笔平放在办公桌上,低声道:“常德同志还是功过各半,调查他错误的同时,也要考虑到他过去对平海的贡献,一定要注意影响!”
“中国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战士,平海省委副书记平海省省长许常德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1993年7月23日18点30分不幸谢世。享年56岁,许常德同志的一生……”
张扬住院的事情很少人知道。这段时间他仿佛石沉大海般人间蒸发了,当然会有不少人找他,可这厮的手机也没了,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联系方式,还是有人打听到他在省党校学习,不过去了就扑了个空,张大官人的行踪变得越发扑朔迷离起来。
“呸!谁稀罕?”
田庆龙道:“杨守成死了,还有几名嫌犯逃走,现场发现了一些散乱的钞票,我们怀疑你当时和杨守成做了现金交易,那这钱应该你带去的。”
两人聊得热闹,在电梯前里面遇到了前来探望张扬的江城市公安局局长田庆龙。
“哟!真有风格,那啥,是不是打什么主意啊?”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顾佳彤道:“等将来我要是把江城制药厂接下来,你就把这膏药的配方交出来,我算你科技入股,保你一年就成百万富翁!”
田庆龙对这小子的没大没小也实在没有办法,瞪了他一眼,忍不住骂道:“你才像个娘们呢!”
不过这两天情况似乎出现了松动,今天上午省厅的公安已经撤走了,张扬从种种迹象判断出,顾书记已经控制住了局势,将这一事件有效的引导到了正确的方向。
张扬听着电视新闻上的讣告,不禁愣在那里,他第一个反应是不是自己听错了,他最近耳朵有问题,经常会出现幻听,这厮拿着遥控器摁大了了声音,可画面上的字幕他是认得的,再说了一个犯了严重错误干部的讣告是不会如此高调播出的,这证明什么?难道证明自己冒着性命危险,辛苦的来的那些证据根本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一种前所未有的沮丧感笼罩了张扬的内心,他有些出离愤怒了,抓起遥控器狠狠向电视机砸了过去。
常务副市长李长宇是知道杨守义死亡内情的少数人之一,他的推测最接近真相,可是田庆龙对他也进行了保密,作为一个政治上日趋成熟的干部,李长宇也不会主动打听这个消息。现在整个平海的领导层最为关注的就是未来省长的人选,是从本地提拔还是从外省空降?而江城市市委书记洪伟基的心头也再次燃起了进入省常委的希望,毕竟江城是副省级城市,许常德死后,腾出来的常委位置,看起来他应该是最合适的人选,至于省长,他可不敢想,省内有深得顾允知器重的常务副省长赵季廷,还有背景深厚的东江市委书记平海副省长梁天正,如果未来省长在省内领导班子产生,那么他们两人的希望最大。
顾允知低声道:“hetushu.com我认为对关键涉案人的犯罪行为要一打到底,但是在调查审讯过程中,要注意保密,尽量不要让这些事在社会上造成恶劣的影响。”
顾佳彤道:“养养说得可是实话!”
顾允知看了看时间,忽然又打消了前往看望张扬的念头,轻声道:“佳彤,我还有一个紧急会议要开,改天吧!”
“他对罪行供认不讳,但是嘴巴狠紧,并没有涉及到其它人!”
顾允知捻起茶盏,抿了一口,然后闭上眼睛靠在大班椅的靠背上,慢慢品味着喉头的余香,过了好一会儿方才笑道:“你家的小二子是越来越出息了!”
这厮稍一恢复就急着询问许常德一伙现在的情况,顾佳彤虽然知道许常德已经死了,可是并不清楚具体的情况,所以也没有告诉他具体情况,只是说等父亲回来就知道了,可张扬终究还是从电视新闻上得到了一些信息。
“那可不行,你暂时还得学习。”田庆龙压低声音道:“告诉你一个秘密啊,我听说你这次学习之后,有可能会动一动!”
田庆龙可没给他好脸色,压根没有和他握手的意思,横了他一眼道:“行啊!你厉害,英雄人物,现在逞英雄逞到医院里来了!”
夏伯达道:“还是早些定下来的好,现在有些人心浮动!”
顾允知当然看出了夏伯达的心思,不过他认为现在还不是时候,夏伯达很能领会自己的意思,多年来达成的默契岂是一天两天能够养成的。这么好用的下属,他还真舍不得放出去。
顾允知的目光坚定而笃信:“文副总理放心,平海的政局一定会稳定如昔,经济发展的速度绝不会因此而受到影响!”
顾佳彤淡淡笑了笑:“你其实应该这样想,也许你只是误打误撞的走错了地方,这件事本来就和你没有关系!”
针对未来省长的人选问题,洪伟基还专门和老同学李长宇交换了意见,他认为顾允知这次会趁着机会提拔赵季廷,毕竟赵季廷一直以来都是他最看好的干部。
这次的爆炸还是给张扬造成了不小的伤害,到现在他还感到头晕耳鸣,听力还没有得到完全恢复,不过比起刚开始的耳聋状态,现在已经好了许多。
一直没有说话的顾养养道:“你也有收获啊,在医院白住了十多天,没人找你要住院费,党校学习班还不给你打旷课,连工资奖金都照发不误!”
张扬和田庆龙的关系极熟。自然不会介意他的牢骚,想想在静安,自己也把田庆龙折腾的够呛,哈哈笑道:“田局,我知道过去有对不住您的地方,这么着,中午我请你喝酒,那啥……暂别生气了,大老爷们别整得跟娘们似的!”
从张扬充满渴望的眼神,田庆龙就猜到他想了解一些情况,其实田庆龙在前来探望张扬之前,是和省委顾书记通过气的,他喝了杯冰镇啤酒道:“静安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你的吉普车我这次也给你带来了,就放在医院地下停车场,顺便帮你做了个保养,擦了擦车,发票在车里,等你好了把钱给我送来!”
张扬抿了口啤酒感叹道:“我忽然觉着自己花费了这么大的代价,最后什么事都没做!白白忙活了一场!”
“那岂不是还得五六天?”
“去!我要开车了!”顾佳彤启动了引擎,随手将吉普车的空调打开。她向张扬道:“手机给你重新办理好了,号码也改了!”
文国权轻轻把玩着手中的钢笔,他在考虑事情的时候,往往会习惯性的做这个动作。
张扬叹了口气道:“我忽然很想回江城了!”
夏伯达有些诧异的看了看顾允知,顿时明白了他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他咳嗽了一声:“顾书记,省长的人选问题有没有落实?”他和顾允知的关系如同家人一样,所以这样的话他能够毫无忌惮的问出。
张大官人毕竟在医院里憋了大半个月,外面的一切在他看起来都显得亲切而新奇,这厮饶有趣味的看着周围的橱窗,不断从身边走过的美女,尤其走到了这种季节。女孩子身上的衣服已经越穿越少,坐在这里静静的欣赏也是一种享受。张扬含着习惯小口小口的啜着冰镇橙汁儿,一双眼睛www.hetushu.com四处溜动,满大街都是秀色可餐,想起跟顾佳彤来到了这里逛街,不由得后悔这个决定,自己本来应该提议跟她一起去秋霞湖别墅的,这段时间实在把他憋坏了。
考虑到张扬行走不方便,他们并没有走远,就在省人民医院对面的川都渔府落座,顾佳彤点了一条六斤的青鱼,做一鱼四吃,又点了几道特色菜,天气炎热,菜肴以清爽为主,张扬虽然很想和田庆龙畅饮一番,可是大家考虑到他身体尚未痊愈,只是象征性的要了几瓶啤酒。
张扬摇了摇头,他充满歉意的笑了笑道:“我……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张扬把手机放在一边:“咱们今天怎么安排啊?”
许嘉勇用袖口轻轻擦拭着父亲被雨水沾湿的照片,低声道:“爸,你放心,我回来了!我会照顾好妈妈,我也不会放过害你的任何一个人!”
“我没说还钱,我一国家干部,工资就那么一点儿,拿什么还你?”
顾佳彤明白他此时的感受,小声道:“该吃药了!”她把药递给张扬,又把一杯冷好的开水递给他,张扬顺从的把药吃了,他的头脑也一点点冷静了下来,许常德的死是每个人都没有预料到的,可是这样的结果对所有人来说未尝不是一个最好的结局。虽然他心底有种很不解恨的感觉,可是政治就是政治,很多时候要求你必须把个人的爱增放在一边,所谓政治就是要照顾到绝大多数人的利益。
“真不稀罕?那我直接去还给苏小红得了!”
张扬点了点头:“成!”他已经在医院的病房内呆了整整十天,顾允知还特地吩咐让他暂时不可以和外界接触,更不能向外面说任何关于许常德的事情,省厅还专门派了两名公安看着他,名为保护他的安全,实际上是监视他,张大官人的手机也在爆炸中损毁,失去了和外界的一切联系,他受伤的事情严格保密,自然也没有人过来探望他。
顾佳彤道:“骨折啊!你当是小事啊,这样的恢复速度已经很惊人了,要是被那帮骨科专家知道,只怕要吓得目瞪口呆!”
张扬知道顾允知爽约后心中是极其失落的,许常德死后,他总觉着心中积攒着一口怨气。虽然他不得不接受现实,可是他想顾允知当面给他一个解释,可顾允知似乎对他并不上心,从北京回来之后,连一次都没有探望过他,好像把张大官人立下的大功全部忽略了。张大官人悲哀的意识到,自己再次充当了无名英雄的角色。
中午两人简单吃了点。然后顾佳彤陪着张扬在步行街买了几件衣服,自己当然又顺便挑了几件,张扬对逛街原没有什么兴趣,尤其是现在这种时候,他的腿刚刚恢复,还不能说百分之百痊愈。顾佳彤显然考虑到这一点,给张扬在步行街一家冷饮店弄了杯冰镇橙汁让他等着,自己则抽出发点时间满足一下购物欲。
张大官人此时如同偷东西被人逮了个现形,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尴尬。
“那是,你赚钱跟我赚钱一样。你的钱就是我的钱!”
顾佳彤笑道:“行了,咱俩谁跟谁?别说还钱的事儿!”
张扬狡猾笑道:“我不明白!到现在我还跟个犯人似的!”
夏伯达帮顾允知沏了一壶茶,笑眯眯送到他的办公桌上:“尝尝!”
张大官人又去省党校学习了,这次的学习时间是两个月,江城几位高层领导对张扬的动向心知肚明,公安局长田庆龙专门在常委会上通报了这厮的情况,所有人都生出同样的感叹,背靠大树好乘凉,人家张扬的靠山就是顾允知,出了任何事顾允知都会为他安排的很周到,养病期间,学习不误,工资照拿,江城这边的职位还得给他保留着。虽然每个人都从最近的风向中推测到张扬和许常德等人的事件有着直接的关系,可是一切并没有官方的证实,只能作为一个猜测罢了。
“先去吃饭,然后我陪你去南湖路步行街买几件衣服!”
顾佳彤咯咯笑了起来:“对我这么好啊?”
这时候顾佳彤打来了电话,因为今天顾允知答应要去医院探望张扬,可眼看就到中午了,父亲还没有来,所以她忍不住催促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