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79章 微雨燕双飞

张扬道:“假如,我是说假如啊,假如我同时喜欢上好几个女孩子,你说我应该怎么办?”
张扬叹了口气道:“丫头,你说我是不是一个坏人啊?”
张扬笑道:“有机会去江城,我安排你吃喝玩乐一条龙。”
常海心看了看秦清白嫩的肌肤不无羡慕道:“秦市长真是天生丽人。”
“我跟她是纯洁的革命友谊!”
何歆颜这才意识到张扬光着上身,红着脸把他推开,自己去洗手间洗了洗脸,出来的时候。张扬已经老老实实换上了衣服。虽然何歆颜刚才对他真情流露。可这厮还是没忘记当初在清台山的那个风雨之夜,何歆颜给他的那一下让他至今记忆犹新。
张扬笑着伸出手去,常海心跟他握了握,这厮故意握住了常海心的纤手不放。
何歆颜的父母早已离婚,现在都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他们离婚之后谁都不愿意带女儿一起生活,最后判给了父亲何卓成,何卓成则把女儿扔给了老娘照顾。所以何歆颜从小就没享受过父爱和母爱。对父母也就没什么感情,考入东江艺术学院之后的第一年。奶奶就去世了,所以在她心里这世上也没什么亲人。
秦清明白了,他这是要拽个电灯泡跟着啊,这叫欲盖弥彰。
“美得你!我可告诉你啊,常海心是常市长的女儿,你可别打她的主意!”
常海心一双大眼睛有些奇怪的看着张扬,心中猜度着眼前这年轻男子和秦市长的关系。
何歆颜道:“来岚山必须要去西浔古镇,有条件的话最好在古镇住上一夜,体会一下水乡风韵,西浔古镇,四面环水,咫尺往来,皆须舟损。全镇依河成街。桥街相连,深宅大院。重脊高檐,河埠廊坊,过街骑楼,穿竹石栏。临河水阁,一派古朴幽静,想要看江南的小桥流水人家就必须前往西浔。”
秦清看了看时间,已经临近中午下班。
张扬听得悠然神往:“丫头,这西浔我倒是也听说过,不过听你这么一说,感觉到非去不可了,那啥……咱们这就去!”
秦清也没有跟她客气,点了点头,两人稍稍整理了一下,走出门去,来到外面,常海心很体贴的打开遮阳伞,为秦清遮住头顶灼热的阳光,秦清笑了笑。常海心也有一米六五的身高,可是比起她还是矮了不少。让她为自己打伞的确有些吃力,秦清并没有把她的动作当成是一种阿谀奉承,毕竟常海心的家庭摆在那里。人家有一个市长老爹。没必要巴结自己。
张扬被她这么一问,还真有点饿,毕竟刚才在麦当劳吃得那点东西根本不能当正经饭看待。
“得,我满怀相思而来,合着你压根不想我,我这热脸贴到了你的冷屁股上!”
张扬愣了,然后他感觉到自己的胸前有些湿,何歆颜哭了,向来倔强的何歆颜居然哭了。他张开的手臂,慢慢环围了过去。搂住何歆颜的娇躯,柔声道:“我这不是回来了……咱不带这样的,穿这么少,不是引人犯罪吗?”
常海心道:“秦市长,您是打算在这里吃还是去食堂?要不我去给您买来!”
何歆颜道:“看来你压根不是来旅游的,来到岚山,真正想玩就要深入到民间,这宾馆住宿条件虽然好,可根本不能体会到岚山的风景。”
“我说清姐,我是那种人吗?我害怕她多想,所以才装成色迷迷的样子,你放心我对她没什么念想!”
秦清笑道:“咱们还是出去吃吧,我看政府外面才刚开了一间麦当劳,我请你!”
何歆颜虽然无数次来过西浔小镇,可是仍然被雨中西浔的美景陶醉了,张扬轻轻m.hetushu.com揽住她的纤腰,轻声道:“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这诗却是北宋晏几道所写,张大官人重生这么久,唐诗宋词还多少学了一些,而且他用的还恰到好处,何歆颜听在耳朵里,触景生情,只觉着恨不能永远和张扬这样相偎相依的在一起,可梦想是梦想,现实毕竟是现实,想起现实,她闭上美眸,两行晶莹的泪珠儿缓缓滑落下来。
“岚山哪儿啊?”
常海心看了看秦清,她跟张扬只是第一次见面,想不到对方就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可看起来他和秦市长的关系还真不错,自己如果一口拒绝也不好。
张扬一头雾水道:“没事儿,我话费公家报销……”话没说完,何歆颜那边已经挂上了电话。
张扬无可奈何的笑了笑,岚山的夏天潮湿而闷热,张扬打开了空调,自己则去浴室冲了一个澡。刚刚出来,就听到房门被敲响。他穿上短裤,赤裸着上身拉开了房门,却见身穿白色T恤浅蓝色牛仔短裤的何歆颜站在门外,因为来的匆忙,她的呼吸显得有些急促,白嫩的俏脸泛起红晕,一双明眸之中却充满喜悦和思念。
张扬笑道:“是动手动脚,全身上下都让我动过!”
张扬并没有跟她们出去。他开车来到了附近的盛世人和大酒店,这里也是方文南名下的产业,是盛世集团的连锁酒店,他来岚山之前给方文南打了个招呼。方文南已经提前为他安排好了入住事宜。
两人说走就走,西浔古镇距离岚山市区还有十五公里的距离,张扬开车过去,有了何歆颜这个本地人指路,一切变得顺利了许多,到了西浔,何歆颜带着他停车场的一处小门进去了,专门有当地人在这里引领。这样可以逃过门票。不过前提是要在他们家里住宿。
秦清指了指对面的麦当劳。
“岚山!”
张扬听到秦清这么为难,也没有继续勉强她,轻声道:“我最近没什么事情,会在岚山呆两天。方便的时候联系我吧!”
张扬道:“别抽空了,明天就是星期天,要不这么着吧,你带我好好在岚山转一转,秦市长如果有空一起去,所有的费用我全都包。”
张扬也是头一次知道何歆颜的老家就是岚山,过去她从来没有提过关于家庭的事情,加上平日里多数时间都在东江。张扬还以为她是个孤儿呢。
当着常海心这个外人,张扬当然不会直截了当的说出来,他跟秦清礼节性的握了握手道:“办事,刚巧从市政府门口经过,这么巧又看到您了!”
张扬道:“我也没地儿好去,这次来岚山一是为了见你,二是为了你,你要是真忙,权当我不存在。派你的女秘书陪我就行。”
秦清用餐巾纸擦了擦嘴巴道:“好啊,反正我还没有在岚山玩过,明天一起吧!”说完她就站起身和常海心一起离去。
张大官人弄了杯冰镇可乐,又来了两个鸡肉汉堡,这玩意儿吃起来酸糊糊的一股怪味,怎么都不像中国菜来得舒服。秦清和常海心吃得倒是津津有味,常海心吃完她那份汉堡,又吃起了圣代,自从看到胡茵茹吃冰激凌之后,张扬就落下一毛病,喜欢看女孩子舔冰激淋,常海心很快就意识到这厮的眼神不怀好意,黑长的捷毛垂落下去,俏脸微微有些红。
张扬刚刚走入为他准备的房间,正准备洗澡的时候,就接到了秦清的电话,秦清不无嗔怪道:“都跟你说了,最近我很忙,没时间陪你的,为什么还要过来?”
张扬喝了一大口啤酒,笑眯眯望着何歆颜道:“刚才在http://m.hetushu.com酒店你说的那句话可是真的?”
“只可惜你喜欢的人实在太多了!”
秦清在知道常海心的身份之后,还是有些想法的,弄了这么一位高干子女在身边当秘书。颇有点被人监视的感觉,自己的一举一动肯定会第一时间反馈到市长常颂的耳朵里。常颂今年五十岁,他是岚山土生土长的干部,已经在市长这个位置上呆满了十年,虽然他表面上是岚山的二把手,可实际上的威信很高,无论是前任书记洪伟基,还是现任书记周武阳对他都表现出相当的尊重,常颂虽然欠缺上层的关系,可是他在岚山的关系网之大,交际面之广,是岚山的任何市级领导无法企及的。据称岚山市的副处级以上干部,经常颂亲手提拔的就有二百位以上,这一数目无疑是惊人的。
何歆颜摇了摇头:“可你也不是什么好人!”
常海心是那种性情内向的女孩子,大概是出身的缘故,她虽然没有从政经验,可是很善于察言观色,身上也没有常见的娇娇之气,手脚极其的麻利勤快。
何歆颜倒是脸红了,啐道:“不要脸!谁爱搭理你?花心大萝卜一个!”
两人边说边笑,张扬这才感觉到这两日的郁闷一扫而空,其实他已经是二世为人,何必考虑太多的事情,过好每一天,享受属于他的人生才是最为现实的。
“那你说我应该去哪儿玩?”
秦清来到岚山担任副市长,分管科技、文化、体育、卫生、爱国卫生、食品药品监督、广播电视、史志、档案、残联、地震等方面的工作,联系科协、文联、社联等方面的工作。从分管的工作来看,很驳杂,但权力却是七个副市长中最小的一个也没有进入市委常委的圈子,虽然市里领导对秦清的接待还算热情,可秦清仍然感觉到,热情背后的那种距离感排斥感,孤身一人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想要走入领导核心,想要进入这个城市的管理层,绝非短时间内可以做到的,市政府方面给了她足够的缓冲时间,事实上秦清来到岚山的这两天基本上都是在听下属汇报工作。大都是一些空泛无物的数据,秦清是个务实的人,她对下属报上来的这些情况持有保留的态度,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很多事情,需要亲自了解才能相信。
张扬笑道:“其实我怎敢,就凭我的身手,要是真想对你那啥,你就只能承受这悲惨的命运。”
张扬有些后悔这次的岚山之行了,一个人看风景可没什么意思,他正考虑是不是应该早点返回东江的时候,何歆颜的电话打过来了,张扬有些诧异,手机刚换没多久,何歆颜怎么会知道号码的?不过这段时间,他心里还是很想何歆颜的,乐呵呵道:“不好意思啊。我前一阵被派去执行秘密工作。所以没顾上给你打电话,这手机刚用了两天,还没来得及通知你!”
岚山现任市委书记周武阳,也是顾允知器重的年轻干部之一,今年四十二岁,毕业于中国科技大,仕途之路也是极其顺利,在接替洪伟基担任市委书记之前,已经在临平市担任了五年市长。他是平海的改革明星,在招商引资方面做出过突出的贡献。
张扬不由得感叹各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两人聊了一会儿,张扬才问起何歆颜怎么知道自己手机号的事情。
秦清心中暗自埋怨张扬,都告诉他不方便过来岚山了,可这厮还要来,而且还这么光明正大,堂而皇之,可她心底深处还是一直牵挂着张扬的,看到张扬平安无事,一直高悬着的芳心也总算落了下来。微笑着点http://m•hetushu•com了点头,她伸出手道:“张处长怎么有空来岚山?”这根本就是明知故问,张扬来岚山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找她。
张扬深情道:“我也喜欢你!”
何歆颜瞪圆了眼睛:“混蛋,你当现在是古代啊?你想三妻四妾?吃得消吗?”
张扬对这种洋快餐可没什么兴趣:“那玩意儿有啥吃头啊!还是吃地方特色菜吧!”
“咱们呢?”
市里专门给秦清配了一位秘书,考虑到她的年龄因素,秘书常海心也是年轻的女孩子,她今年才从北大中文系毕业,二十一岁,常海心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身份,她的父亲就是现任岚山市市长常颂。
“盛世人和大酒店509房间,干吗?”
秦清道:“没事儿,我不用打伞,喜欢晒太阳!”
何歆颜咬了咬嘴唇道:“你不怕我告你?”
“没有的事,我自己花钱!我从来不占国家一分钱的便宜!”
秦清笑道:“还是你青春可人,女人最值得骄傲的资本就是青春,我就快青春不在了!”
“咱们本来也是纯洁的革命友谊,不过自从那个风雨之夜之后,我对你忽然产生了那啥……”张大官人的目光落在何歆颜丰挺的胸脯上。何歆颜向后缩了缩道:“敢!小心我再给你一脚!”
这厮反手关上了车门,笑嘻嘻的里面走了上来:“秦市长,这么巧啊,居然在这里能够遇到你!”
“好吧,那啥。明天还去吗?”
“告我啥?强……”
秦清瞪了他一眼道:“小张啊,你这是公然腐化我们的年轻干部。”
“别胡说八道!”何歆颜觉自己已经被这厮不怀好意的往邪道上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再谈论着这种暧昧的话题,气氛变得越来越让人心神不宁,何歆颜意识到不能继续深入下去了,她理智的打断张扬的话道:“你吃饭了没有?”这纯属没话找话。
张扬压根没想到她会出现在自己面前,愕然道:“你怎么在岚山?”
常海心笑道:“那怎么好意思,还是我请您吧,秦市长刚来,我应该尽地主之谊!”
“我才懒得管你呢。你最好乖乖回江城,我最近事情已经够多了,你别给我添乱了行吗?”
“吃得消!”这厮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部红心不跳。
他的目光随即就落在常海心的身上,笑眯眯道:“这位小姐怎么称呼?”常海心的确长得不错,可张大官人也没有见色起意,他这一招叫指东打西,分散常海心的注意力,让她别乱想自己和秦清的关系。
张扬道:“那你为什么明明知道我是个花心大萝卜,还要跟我在一起?”
天空中乌云密布,丝丝小雨毫无征兆的悄然而至,两人起身离开,来到明珠桥的时候,雨就大了起来,明珠桥上有风雨亭刚好可避风雨,他们干脆就在桥上观看西浔的雨景。
张扬无奈的摇了摇头,只能跟着她们的身后走进去。
秦清听到他的埋怨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别搞得跟个怨妇一样,我是真忙!刚到岚山,面临工作交接,许多事情都要在短期内熟悉起来,而且我的一举一动都有人盯着,我不想被人拿我们的事情做文章,张扬,你理解我一些好不好?”
“没有,绝对没有!”张扬信发誓旦旦道,然后大手托起顾佳彤圆润丰满的翘臀,更加深入的进入了她,顾佳彤的双手紧紧箍着他的腰背:“就是有……你……一定对我动手脚了……”
办好住宿手续之后,何歆颜带着张扬在古镇中转了一圈,粗略了解了一下古镇的风貌。张扬对这种江南小镇并没有多少的兴趣,走马看花的溜了一圈,感觉比何歆和_图_书颜刚才给他的描述差多了,好在今天游人不多,小镇沿河栽种地古木不少,到处都是绿树成荫,走在其下倒也感到丝丝凉意。
何歆颜道:“你在哪儿啊?”
“嗯,待会儿我给你打到房间去!”
常海心把他的名片收到手包里,轻声道:“前些日子听说江城的伏羊节搞得有声有色,原本我还想去看看呢?”
何歆颜红着俏脸道:“谁祸害谁还不知道呢,你怎么不怕祸害茵茹姐啊?”
西浔古镇笼罩在一片朦胧烟雨之中,恍惚中,张扬仿佛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整个古镇突然变得静了下去,天际间只有细雨落地的沙沙声,弯曲的小河的轮廓变得越柔和,几艘仍然在河上徜徉的乌篷船此刻也静止在那里。眼前的一切像极了一幅意藴隽永的水墨画。
何歆颜又点了点头。
张扬笑道:“我是怕祸害你!”
常海心表现的也很大方,微笑道:“我是秦市长的秘书常海心!”
市委市政府的各位领导以及相关部门秦清已经拜访过,这个副市长并不是什么重要的职位,级别虽然摆在那里,可是实际上的权力并不大,想有一番作为很难,可是想要稳稳当当的混满任期却不是什么为难的事情。
顾佳彤张口咬住他的耳朵,轻轻的,舍不得咬疼他。雪白修长的美腿宛如常春藤般紧紧将他缠住……省党校学习班只是一个幌子,当初两个月的期限,也是考虑到张扬左腿的骨折,谁也不会想到他的恢复会如此神,短短半个月之间他的身体一经恢复如初,这就让张扬的仕途出现了长达一个多月的真空期,经历了许常德事件之后,张扬也有些身心疲惫,暂时没有返回江城上班的打算,干脆利用这段时间好好休息一下。
何歆颜想起刚才自己的失态,俏脸不由得又红了起来,她发觉自己在张扬的面前失去了往日的豁达和镇定,不知不觉中已经深深爱上了他,这让何歆颜感到幸福,也让她感到犹豫,但她仍然走过去那个敢作敢当的女孩子。轻轻点了点头。
秦清笑了起来,可当她的目光落在门外的吉普车上的时候,笑容顿时凝滞了,她看到了张扬。
秦清道:“我们中午没多少时间,就麦当劳吧!”她的话等于最终决定。根本不给张扬反驳的机会,就和常海心并肩向麦当劳走去。
常海心看到张扬的样子,不禁有些想笑,她轻声道:“岚山的确有不少好玩的地方,抽空我给你介绍一下。”
西浔古镇内有家冯老四臭豆腐,是存在百年的老店,张扬远远闻到那味道,肚子里的馋虫就被勾起。
“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放弃哪一个我都不舍得……”
张扬原不在乎这点小钱,可何歆颜却认为能省一点是一点,两人在临近河边的邻家客栈定了两个房间,虽然张大官人认为没这个必要,可何歆颜认为两人必须要分房而居,否则她的人身安全很难得到保障,到了人家的地面上,张扬只能表示服从。
何歆颜看到他的眼神就知道他的心意,带着他来到店铺外,两人隔着矮桌坐了,要了一盘臭干,十串小鱼。店里也有新鲜的扎啤,张扬叫了两大杯扎啤,跟何歆颜碰了碰啤酒杯道:“来为了咱俩久别重逢,那啥……鸳梦重温……”
张扬这才把目光收回来笑道:“我忘了自我介绍了,常小姐,我叫张扬,在江城旅游局市场开发处工作,这是我的名片,以后请多多关照!”他的名片也是刚刚印出来的,上面有他的新手机号码,他递给常海心一张,又递给秦清一张。
“秦市长太谦虚了,我早就听说过您是平海政坛的第http://www•hetushu.com一美女!”
常海心笑道:“我可不是什么干部!”她望向张扬道:“张处长来岚山办什么事啊?”她也是没话找话,随口一问,可这么一问到把张扬给问住了,他愣了愣方才道:“我刚巧放假,听说岚山的风景不错,所以特地来这里旅游!”
何歆颜笑道:“我去年放假的时候曾经在西浔做过导游,跟着我走,你连导游钱都省了!”
秦清趁着没人注意,一脚踩在张扬的脚背上,这混蛋家伙随处勾搭女孩子的习惯还是改不掉。
张扬决定不在东江继续呆下去。在这里他的举动引起许多人的关注,顾佳彤也答应了她父亲要和自己划清界限,当然这只是表面上,以后他们的关系暂时要转入地下,其实他们之间一直都是地下恋情。看来以后的保密工作要做得更加充分。好在顾佳彤的情绪失控只是一时之间,她很快就从这种失落中解脱了出来,她对婚姻原本就有种恐惧感,她虽然很爱张扬,可是也清楚的意识到张扬也不是个本本分分的男人,可人就是奇怪得很,她当初无法容忍魏志诚在外面有一个女人,现在却可以容忍张扬在外面彩旗飘飘,连她自己都怀疑是不是这厮悄悄给自己下了什么迷魂药。
张扬道:“你喜欢我?”
何歆颜道:“茵茹姐想请我去她的百乐门夜总会当驻唱歌手,我推辞了,她无意中告诉我你的事情的。”说起这件事她不无哀怨道:“这么久了,你居然连一点消息都不给我!”
“让常海心陪你去吧。我明天要加班了!”
秦清道:“公款旅游?你可真会占国家便宜!”
何歆颜也灌了一大口啤酒:“总得有一个最喜欢的,你应该有所抉择!”
秦清虽然知道这厮的动机和用心,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轻轻咳嗽了一声,常海心俏脸已经红了起来,心说这家伙可真过分。张扬这才放开常海心的纤手,笑道:“都没吃饭吧,一起!”
何歆颜忽然不顾一切的扑到他的怀里,紧紧抱着他的身躯道:“张扬,我想你……”
何歆颜笑道:“滚一边去,谁跟你鸳梦重温啊?”
何歆颜抿了抿嘴唇:“我在等你,我在等你做出抉择,虽然我知道那希望很渺茫,可是我仍然愿意等……”说这话的时候,她显然情动了,悄悄转过头去,害怕张扬看到她美眸中荡漆的涟漪。
微风吹起,晶莹的泪水飘落在张扬的手背之上,他宛如被烫到一样颤抖了一下,当他意识到这并非是雨水,而是来自何歆颜的眼泪,心中升起一种难言的歉疚。也许一直以来他都只顾着自己的感受,至于别人怎样想,他从没有考虑过,在感情上,他是不是有些自私了?
张扬去了岚山,岚山距离东江很近,一百七十公里的距离,城市间开通了快速通道,两个小时的车程就已经进入岚山市区。岚山是平海最南方的城市,也是平海省经济实力前三强之一,交通便捷、教育发达、国际化程度高、北临省会东江,南面就是云安河,是充满灵气的江南水乡城市,就像是镶嵌在平海和云安之间的一颗璀璨明珠,改革之初岚山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县级市,可随着改革开放的高发展,岚山在八六年成为地级市,经济也连年持续增长,从昔日平海名不见经传的县级市。一跃成为经济发展的三甲之一,目前已经有35个国家和地区的投资者在这里创办了大约2000个项目,总投资过50亿美元,是平海省内国际资本投入的高密度地区,外商投资产出的高回报地区和经济发展的高增长地区,如今的江城市市委书记洪伟基就是从岚山调任江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