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1章 特殊服务

赵军点了点头道:“放心吧,这件事很隐秘,处于保护你的需要,我们不会随便透露你的行踪。”他把一块手表递给张扬,张扬不禁皱了皱眉头:“我靠,又来这套,假冒劳力士?”
张扬心中暗赞到底是虎父无犬女,想不到看似温柔的常海心发起威来还真是威风八面。
“真回去?”
二刚冲了上去,一把抓住那女孩的长发,骂道:“陈燕,你他妈有病啊,跟我回家!”
常颂看了女儿一眼:“凡事都需要证据,你在怀疑什么?在没有事实证据之前,你不可以盲目的下结论!”
李德忠神情有些发窘,心中却是又羞又恼,这几年轻人也太猖狂了,他怒道:“我秉公执法,你一个女孩子最好说话注意点,小心我告你妨碍公务!”
秦清的手指跟他缠绕在一起:“还好你老实……”说完老实这两个字,她自己都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这两个字压根和张扬没有任何的关系。
常颂起身道:“看来,我有必要去政府一趟了!”
李德忠没想到常市长的千金这么难缠,张扬和何歆颜却是暗呼痛快,常海天兄弟俩虽然生气但是并没有像妹妹表现的这么强势。他们都知道妹妹是个外柔内刚的性子,而且性情倔强,像极了父亲,只要她认定的事情,别人很难轻易改变。
常海天听不过去了:“我说警察同志,你什么时候看到我们打人了?他们这么多人拿着钢管铁棍,我们可都是赤手空拳,谁围攻谁你分得清楚吗?”
赵军道:“安志远很信任安德恒,在公司的决策上对安德恒言听计从,这么久时间,他做出主动干涉的事情,只有江城旅游开发。”
张扬当然清楚今天怎么回事,何歆颜看到那黑裙女孩被他们抓走,以为他们想对她不利,所以才冲过来看,谁成想弄成了这个局面,何歆颜道:“他们不是好人。刚才我看着他们几个把她拖到了包间里,我以为会出事,所以我们才一起过来!”
张扬感叹道:“我总觉着政治并不适合女人玩,可偏偏有这么多的女人热衷于政治!”
秦清知道困扰张扬的并非是事业,而是感情,换成过去她是不会接受一个像张扬这样如此多情的男人的,可在和张扬经历了生生死死之后,她已经无法将自己和张扬割舍开来,只要能够和他在一起,秦清甚至可以不计较任何的付出,他的身上带有某种魔力:“有没有想过仕途和感情必须要有所放弃?”
常海心显然有些生气了,她向前走了一步:“我说你这么护着他们是不是因为他们的爸爸是钱怀亮啊?”她一怒之下就把明阳区政法委书记的名字给叫了出来。
张扬和赵军并肩走出机场,上了等待在外面的灰色三差,汽车启动之后。赵军道:“安德恒今天上午已经离开香港前往内地,你们两人擦肩而过。”
“我之所以进入体制是因为我们家重要有一个人继承爸爸的事。
李德忠双腿一软差点没跪下去,常颂在岚山以强势著称,就算是几任市委书记也对他保持着适当的尊重,毕竟他是岚山土生土长的干部,其实力渗透到岚山基层的每一个角落,自己一个分局刑警队大队长,敢去惹常颂的子女,除非是他不想干了。
李德忠道:“你们不会报警?你们不会找保安,没搞清楚情况就胡乱打人,知不知道打人是犯法的?”
常颂淡然笑道:“年轻人热血冲动,有些摩擦也是在所难免的,怀亮同志不要小题大作了!”
陈燕尖叫道:“你们是公安,你们管不管啊!”
安志远没有说话。
常海心摇了摇头道:“我不了解她,不过我很崇拜她。四十岁就能够当岚山市副市长,前途没有止境。”
沈强道:“德铭的事情已经办得差不多了,再几天他应该可以获得保释,不过他在警署的职位恐怕……”
“好,有时间电话联系!”
常海心笑着推开车门跳了下去:“女人天生就有矛盾的权力,这样才可以把做决定的权力留给你们男人,满足你们的大男子主义思想,拜拜!”她走了几步,又转过头来:“你这两天不走吧?”
李德忠心中这个郁闷。麻痹的,你儿子不争气,你自己处理。我掺和进来干吗?回到现场。看到大刚跑到一边接电话去了,不停地点头,显然被老爷斥了。
安志远道:“小妖!”
常海心在一边听得直皱眉头,不知道父亲为什么要对这个家伙如此客气。她现在一心认定陈燕的死和昨晚的那帮人有关。连带着钱怀亮一起恨上了。
常海心道:“你还别威胁我,我也和-图-书是政府工作人员,你是不是秉公执法还很难说!”
“我不会放弃!”
张扬笑道:“清姐,你不让我帮你我才不高兴!”
秦清小声道:“这段时间我工作压力很大,你不要怪我!”
“没有的事!”钱怀亮慌忙分辩道。
赵军愣了一下。随即又想到这恰恰是张扬打入安家内部的大好机会,也许可以趁机获得安家的内部机密。
张扬跟着常海心来到常颂家里,常颂这两天病假,并没有去政府上班,从表情上看,常颂显得有些愤怒,他虽然已经是一市之长,可并没有像其它人那样善于掩饰内心的情绪,他从来都是个喜怒形于色的人,听女儿说起昨天的事情,他很生气,但是他又不能全信儿女的一面之词,所以才找张扬当面来问。
张扬缓缓把汽车停在市政府大门口:“我发现你很矛盾,刚才还说体制中人对官位的追逐是无止境地,这会儿又说满足。”
张扬不由得一愣,他早就听说现在酒店里经常可以遇到提供特殊服务的小姐,可他住酒店也有不少次了,却从来没有遇到过,想不到今天在岚山赶上了,闲着也是闲着。他笑道:“你都有什么服务啊?”
“还有明阳分局的事情社会影响很坏,你要尽快给我一个明确的结果。相关涉案警察全部停职!”
张扬舒了一口气。他原本就不喜欢安德恒,能不遇到这厮最好不过省的看着心烦。
赵军道:“安德恒的一系列做法并没有任何的违法之处,在法律上他也是安志远的继承人。”
张扬摇摇头道:“怎么会,常颂人不错,跟我很投脾气,再说了,你初来岚山。在官场上孤身一人,我也不放心,借着这个机会跟常颂拉近关系,以后也算有个靠山。”他现在和初入官场之时已经有了很大不同,秦清虽然没有说明,可是他也看出了秦清的用意。
张扬并没有勉强何歆颜,事实上秦清和顾佳彤的事情对他打击很大,他开始学会给这些红颜知己留有空间,以免因为自己的存在而让她们难做。
李德忠愣了一下:“好像姓常!”
看到张扬,安志远露出一丝笑容:“张扬。”很艰难的喊出了张扬的名字。
安志远疲惫的闭上眼睛:“累了……”
秦清紧紧搂住他的双臂道:“张扬,我害怕你不高兴!”
张扬的双手在他肩头停顿了一下:“我待会儿去看她!”
“我是秦副市长的秘书!”常海心没有直接道出父亲的名字。
张扬的耳力不是一般的厉害。他感觉到对方好像在捏着嗓子说话,而且仔细一听音质中还透着某种熟悉的感觉,他越听这声音越像某个人,可又不太可能,对着电话冷冷道:“小姐,我想你找错人了!”他猛然挂上电话,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不到一会儿电话又响了起来,这次张大官人不接了,电话响了几声终于平静了下去。
张扬这会儿已经缩到了后面,打架的时候他冲锋在前,那是为了保护身边人不受到伤害,可真正到官方解决的时候,就没他什么事儿了,他虽然是个国家干部,岚山不是他的势力范围,更何况身边有常市长的三位儿女,根本用不着自己出面。
张扬一手揽住她的纤腰,一手勾住她的膝弯,将她整个人横抱了起来,秦清咬着嘴唇,勾住他的脖子。挽起的秀发已经闪开,流暴般垂落下去,张扬低声道:“你要给我特殊服务,我倒要领教领教!”
常颂没有说话。双手交叉在一起,过了好半天方才道:“公安机关办案是讲究程序的,这件事情们会有一个完整的交代的。”
大刚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下。心说你他妈太嚣张了。可是这时候张扬已经开始启动,还没等他看清怎么回事,迎向张扬的两名手下已经被击倒在地,何歆颜清脆的喊出了:“一!”
大刚挥动钢管冲了上去。咱也是一条汉子,可他发现自己的动作太慢了,钢管挥出去的时候,人家已经点中了他的左肋,痛得他大叫了一声:“啊!”嘴巴张的老大,探到了他的嘴里,张扬还是很有分寸的,没下狠手,否则一刀就洞穿了大刚的喉头。
李德忠走到一旁简单的汇报了一下情况,钱怀亮听到对方有秦副市长的秘书在,不由得微微一怔,他有些紧张的问道:“她姓什么?”
沈强道:“我会和德渊好好谈谈!”川孑亡有意识到老大应该不是众个意思!”您放心,我会约出来喝茶!”
常海心道:“你还没有调查取证凭什么说我们打人了?”
秦清的低呼声中,被张扬扔在了床上www.hetushu.com娇躯随着床垫上下弹动了两下,随后就被张扬的身体压住。纤长白嫩的美腿,被张扬分开,筒裙一下就被掀了上去,秦清红着脸儿道:“我想你。”话没有说完,就感觉到突然侵入体内的灼热,她轻轻嗯了一声,被张扬堵住嘴唇,两人四目相对,流露出难以割舍的情意,张扬轻声道:“我要惩罚你!”
李德忠咬了咬嘴唇,他终于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大声道:“都给我带走,回去问清楚!”
常海心咬了咬嘴唇,她轻声道:“放心吧,相信法律,一定会给你一个公道的结果。
钱怀亮听到常颂语气这么和善,有些安心了,正琢磨着怎么说些面子话,却听常颂道:“我刚刚听人说滚石迪厅有你儿子的股份?”
张扬道:“安老大概老糊涂了,这安志远横看竖看都不是一个好东西,他怎么会这么相信他?”
港岛深水湾,安志远坐在露台上,望着远方,今天的阳光并不好,被薄薄的云层遮盖,天气预报说今天午后会有小雨,可就快傍晚了仍然没有落下来。自从上次安家发生血案之后,安志远就搬离了浅水湾豪宅,搬离了那个伤心地,虽然离开了那里,可是内心的痛苦却始终无法愈合。他永远无法忘记那个血腥而凄惨的夜晚,那个晚上:“他遭受了有生以来最大的痛苦。他失去了两个儿子,失去了他最疼爱的孙子,如今他的大儿子安德铭仍然在狱中,老四德渊身在台湾,老五德恒。”想起安德恒,安志远的眼神忽然变得极其复杂。
秦清道:“刚才我悄悄在这里订了房间,之前已经往你房间内打了好几个电话,可是始终没人接听,你接电话的时候,我担心……会有人在你房间里……”
李德忠也听说新来了一位姓秦的副市长,听说这女孩是她的秘书,也是愣了一下,不过他也知道上层的事情都很难说,正在犹豫这事该怎么解决的时候,区政法委书记钱怀亮打来了电话,他也听说儿子出了点麻烦,钱怀亮对这两个儿子一直都是头疼不已,不过他出了名的护犊子,可以说这两个儿子如今的猖狂跟他对他们的放纵有着直接的关系。
钱怀亮道:“你让人撤吧,给人家道个歉,我给那俩臭小子电话!”
佛祖沈强对张扬的印象并不深刻,只是知道这位年轻人来自大陆,跟安家的关系十分密切。
张扬想起一件事:“头儿,我来香港的事情,国安内部是不是只有你和老邢知道?”
秦清又道:“我知道你一定发生了很多事,可惜我不能为你分担。”
赵军似乎猜到了他的心思,低声道:“我们并不是为了要监视你,而是为了你的安全考虑!”他又给了张扬一个手机:“酒店已经安排好了,现在我就送你过去。”
那女孩指着自己的肘弯道:“他们给我打针!”
张扬恭敬道:“安老,是我!”
张扬坐在一边静静观察着常颂,发现这位岚山市市长关键的时候还是能够控制住脾气的,虽然他是大队书记出身,可实践一样可以磨砺出政治修为。比起李长宇那些干部,常颂更像个自学成才的武林高手,他处理事情的方法和别人不同,往往不按常理出牌。
张扬道:“我能做到他这个级别就满足了!”
秦清柔声叹道:“天下间,哪有那么多的好事?”
安志远很惬意的闭上了双眼,过了一会儿方才道:“小妖,不好。”
张扬不禁笑了起来,秦清一定担心何歆颜在自己房间内。
李德忠陪着笑道:“这件事真的是误会,我看还是这样算了吧!”他心里这个憋屈,如果不是看在常海心的父亲是市长常颂,他说什么都不会这么低声下气。
那黑裙女孩咬了咬嘴唇,伸手指了指张扬道:“他刚才跳舞的时候,对我动手动脚,我躲开了,他又跟着我想非礼我,我男朋友看不过去,所以才过来帮我,结果被他们给打了。”
赵军道:“欧米伽,四戴的那一款,绝对真货。改装过的,虽然没有电影上那么神奇,可是暗藏的功能也不少!”他细心的向张扬介绍了手表的各种功能,张扬听得很认真,把手表戴上,如果是正品欧米伽,也算是国安送给自己最贵重的一份礼物,可是想起自己戴上这玩意儿之后,自己的一举一动时时刻刻就在国安的监视之下,心头就有些不爽。
安志远笑了笑:“平安……”他想说的是平安就好,可僵硬的舌头并不能将他内心所有的意思表述出来。
佛祖沈强道:“老大,有句话我本不想说。可是你有没和_图_书有感觉到老谢最近有些不对?”
常海心冷冷道:“今晚的事情。你看着处理,如果不能让大家满意,明天我会把这件事上报给市局!”
张扬笑道:“别紧张。小心走火!”他随手把水果刀抽出来扔在地上。
“我可没有这么大的野心,能够做好我的秘书工作已经满足了!”
“你就是……”
钱怀亮这才明白卑颂没那么容易放过自己,他慌忙道:“常市长放心,我马上就去办,一定尽快让滚石停业整顿!”
众人都是一愣,齐刷刷的转过脸去,却见那个黑裙女孩跑到李德忠面前含泪道,她这次指的并不是张扬,而是二刚,李德忠愣了,原本以为这件事已经解决了,可想不到又突然有了变化。
何歆颜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小声道:“我想跟你呆在一起,可我又怕你,你乖乖放了我,明天我一早就过来看你。”
五个人走出滚石舞厅都有些心情郁闷,一晚上的好心情都被这个意外的插曲破坏了。常家的子女家教都很好,十二点前是必须回家的,他们和张扬告辞后上了出租车。
李德忠望着张扬:“怎么个情况?”
大刚带来的那帮小混混已经灰溜溜散了,他们兄弟俩被父亲呵斥了一通之后,才知道今晚得罪了常市长的儿女,幸亏对方没有受伤,如果真的伤了常颂的儿女,这次麻烦恐怕就大了。
秦清微微一怔,她的脊背下意识的挺直了。过了一会儿方才道:“要不你向李市长申请下,去北京吧……”以秦清的聪颖,马上就明白张扬现在所面临的困境,如果留在江城,他色彩缤纷的感情生活,早晚都会触怒两位大佬,也许只有暂时离开才是最稳妥的事情,而且他的干妈是副总理夫人罗慧宁,只要张扬开口,罗慧宁一定会帮他活动,调去北京工作根本没有任何的问题,这也是张扬从眼前困局中解脱出来的最好方法。
“我刚才去慈济医院看过她,她的精神恢复了一些。不过体温还是很高,医生说病情就快稳定了。”
张扬打车送何歆颜回家,何歆颜住的还是奶奶留给她的老房子,等张扬回到盛世人和,已经快到十二点了,冲澡的时候就听到电话铃响,等他出来,电话停了,躺下之后电话再度响起,张扬拿起电话,听到一个细声细气的声音道:“先生,要服务吗?”
李德忠看到常海心这么强势,心头不由得更加疑惑:“你哪部门的?”
秦清没有说话,丰满挺翘的玉臀在张扬怀中挪动了一了,湿润和温暖顿时包容了张扬,他清晰的感受到秦清蠕动的韵律,黑暗中,听到秦清梦呓般呻吟道:“什么都比不上你……”
两名刑警已经举起了手枪。
张扬笑眯眯着了看何歆颜道:“那啥……咱俩今晚……”
“六!”
大刚来到他身边道:“李大队,他们刚才打了我弟弟,那小子还调戏我弟的女朋友,我这才过来帮忙!”他分明是拿着不是当理说。
张扬道:“没考虑呢,我最近放大假,没什么目的!”
这时候听到门外响起警笛声,明阳区公安局刑警大队的人马赶到,带队的是大队长李德忠,看到现场情景不由得一愣,他大吼道:“放下刀!”
张扬微微一怔,随即反应出这是安老的声音,自从安老被枪击之后,就没有给他打电话。就算有事也是通过安语晨传达,这次他亲自打来电话,一定有重要事情发生了。
张扬摇了摇头。他把安志远和安语晨当成了自己的朋友,当然不会在意这个谢字。
大刚脸色变了,他开始意识到今晚的事情并不是那么好玩了,当两位女孩同时喊出五的时候,大刚发现挡在自己面前的人全都闪到了一边,好汉不吃眼前亏,有眼睛的都看出张扬的厉害,谁敢冲上去自讨倒霉啊?
安志远睁开双眼:“沈强……带……张扬去看小妖……他在香港的一切,你来安排……”一连说出了这么一串句子,安志远已经相当的吃力,他剧烈的喘息了一会儿,这才有力气继续说下去:“多谢……”
钱怀亮这时候只有叫苦的份儿了,他低声解释道:“昨晚跳楼的那个女孩有精神病史,我们已经找到了病历证明!”
常海心愤愤然道:“昨晚我清楚的听到那女孩子再叫,说那帮人逼她吸毒,我看她精神应该正常。昨晚还鲜活的一个生命怎么今天就没了。
又有两人被张扬击倒在地,常海心娇笑着跟着一起喊出了:“二!”
一句话把对方给问愣了,过了一会儿才细声细气道:“特殊服务呗!”
张扬跟秦清和何歆颜打了个招呼,和图书就直接返回了东江,前往香港的手续并不复杂,可是他必须要提前通知国安方面,邢朝晖和赵军知道是安志远要他前往香港,二话没说就给他大开绿灯。
张扬摇了摇头道:“算了,你送我去安家,我想他们会为我安排食宿的!”
张扬摇了摇头:“我想留下来!”
常海心咯咯笑道:“我虽然进入体制不久,可是我也知道体制中人对官位的追逐是无止境地。”
常海心此时的表现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她淡淡然摇了摇头道:“我不认为这是一场误会,刚才那女孩说张扬非礼了她,现在你说是误会,那就证明她是诬告,我们要追究她的法律责任,还有这三十多人拿着钢管铁棍在公众场合围攻我们,已经构成了扰乱社会治安罪,还有危及他人人身安全罪。你应该比我懂法律!”
何歆颜听到她这么说口气得柳眉倒竖:“你这么回事?怎么颠倒黑白,你有没有良心啊?”
狂乱过后的夏夜变得如此静谧,秦清赤裸着娇躯静静躺在张扬的怀中,娇躯慵懒的一动都不想动,抓住孤捌的手臂枕在脑后,轻声道:“常市长的事情你不会怪我吧?”
张扬和顾佳彤在这件事上抱着旁观者的立场,常家三兄妹离去,他们也没有追究的必要,几个人刚走了两步,却听到一个尖利的声音道:“我要告他们,他们逼我吸毒!”
李德忠冷冷道:“事情是不是很清楚,想反驳是吧?我给你们机会,都跟我回去处理!”
安志远的脸上充满了担忧之色。
张扬笑眯眯道:“你看秦副市长呢?”
张大官人此时眼中的常颂已经笼上了一层光环,我靠,人家这才叫气势,人家这才叫牛逼,老子官比你大,我就压你怎么着?你给我拿证据,老子不听,我注重的是社会影响,这就叫声东击西,就算你这件事处理的无懈可击,我一样可以办你,什么理由?理由就是你在社会上造成了恶劣的影响。
张扬的大手握住她胸前的温软,将她更紧的拥入自己怀中。
常海天了解父亲的性情,老爷子也不想子女多事,他轻声劝妹妹道:“咱们走吧,反正没闹出什么大事!”
“为什么?”
电话是明阳区政法委书记钱怀亮打来的,他很恭敬的叫了一声常市长,首先问候了一下常颂的身体情况,然后话题转到了昨天晚上:“常市长,昨晚我的两个儿子不懂事,冒犯了您的家人,我已经狠狠训斥他们了,以后我一定对他们严加管教。”
常颂点了点头,向楼上走去,走了两步,他又回过头来:“海心,这件事你们就不要过问了!”
安志远的声音很虚弱:“小妖病了……我想你来帮帮她。”
张扬简略的把昨晚的情况说了,常颂的两道浓眉皱在一起,凭直觉已经意识到这件跳楼事件并没有那么简单。
“好……过来……说……”
张扬道:“安志远还有两个儿子,他不可能把所有财产都交给安德恒。
“进去吧,外面起风了!”派强低声道。
惊心动魄的场面却因为何歆颜的欢笑声冲淡了紧张的氛围,张扬举手抬足之间就击到了六名大汉。在数到六的时候就制住了大刚,颇有点万军之中取敌将首级,宛如探囊取物般的气概,张扬不屑道:“你们兄弟俩真是一对脓包,不过你比他强点儿,还不至于尿裤子!”
“那样最好,整顿一下吧!”常颂漫不经心的一句话让钱怀亮头脑一懵,却让张扬和常海心同时目光一亮。常市长果然厉害,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杀招,你钱怀亮不是急着撇开关系吗?我让你关门停业,还让你亲自去停了你儿子的生意。
张扬笑着向她摆了摆手。正准备调头离去的时候,电话响了,拿起电话看了看,是香港的号码。张扬接通电话,却听到一个苍老低沉的声音道:“张扬……”
钱怀亮和李德忠不同,他对市里发生的情况十分关注,自然知道市长常颂的女儿给副市长秦清当了秘书这件事,钱怀亮顿时弈张了起来,他压低声音道:“坏了,她是不是叫常海心,她爸爸是常市长!”
安志远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他很吃力道:“好……”
佛祖沈强继续道:“他和周兴宇走的很近!”
看到李德忠突然变得和蔼的表情,张扬他们全都明白了,显然刚才的那个电话已经让他知道了常氏兄妹的背景,李德忠笑道:“不好意思啊,应该是误会!”
赵军淡然道:“那是人家的家事,咱们无需过问,现在想要查清楚的就是安德恒到底在搞什么?我们国安内部是不是还有其它人跟http://www•hetushu•com他勾?”
张扬笑道:“市长可不能继承!”
陈燕死了,从明阳分局的五楼跳下摔死的,张扬是在第二天清晨前往阿婆酒楼停车场去车的时候听说的,刚巧常海龙也在取车,常海心站在一旁,俏脸紧绷,她在等张扬,父亲常颂也听说了这件事,所以让张扬过去问个究竟。
张扬道:“我早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东西。”
张扬笑了笑。示意那名中医按摩师让到一边,他的双手搭在安志远的肩头,力度适中而有充满节奏的为安老按摩起来。娴熟的手法让一旁的中医按摩师看的目瞪口呆。
没多久张扬的门铃被摁响了,张扬起身走了过去,拉开房门,秦清带着一股淡雅的清香冲了进来扑入他的怀抱之中,张扬反手关上房门,把她压在墙上,亲吻着她的樱唇,低声道:“秦市长,你越学越坏了,居然往客人房间打电话?”
沈强叹了口气道:“那个王展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我几乎动用了所有的力量,可是仍然查不到关于他的任何消息,我怀疑,这子是不是让三合会给做掉了?”
张扬走出启德机场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雨淅淅沥沥下了起来,国安局第四局香港办事处主任赵刚早已在闸口等着他,他是张扬的直接上司。不过自从和张扬结识以来,多数时间却在充当着鞍前马后的跑腿角色。
张扬抿起嘴唇:“安老,你放心,我马上过去!”
“因为你在常市长面前说我是个大炮筒!”
陈燕朝着常海心叫道:“你们要帮我,他们不是人,他们逼我吸毒,他们都是一伙的!”
李德忠点了点头,转向那站在二刚身边的黑裙女孩道:“怎么回事儿?你是当事人,你说!”
常海心道:“难道那女孩就这么白白死了?”
何歆颜道:“你最好别有非分之想,我回家!”
安志远摇了摇头,他仍然维持着固有的坐姿,沈强把烧鹅交给佣人,然后绕到他的前面蹲下,对他这样的年纪而言,这样的姿势已经显得有些吃力,不过他对安志远的尊重是发自内心的。
“怎么会?”
“假如让你在仕途和我之间挑选一样呢?”
两名刑警迅速向他靠拢。想要把他制住,常海心怒道:“你们好坏不分啊?我是市政府的!”这年头谁都不是傻子,李德忠听话听音,也觉着这件事没那么简单。一般人知道滚石的背景是断然不敢在这里生事的,这几年轻人该不是有什么背景吧。
“王展?”
此时家里的电话响了起来,常海心走过去,接通之后,脸色显得有些不悦,然后将无绳机拿给父亲。
常海心淡然笑道:“他性情太耿直,所以在岚山当了十年的市长,至今无法向前提升一步!”
赵军道:“安家生变故之后,安德恒几乎接受了世纪安泰全部的生意,现在他是董事会主席,在此期间做出了许多重要的决定,短短的半年多时间内,他已经在内的在东南亚等的进行了大规模的投资,橡据我们所了解的情况。他正在通过这种方式将安家的财权牢牢的掌握在自己手中。”
张扬笑道:“常市长放心吧,您只要按时吃药,痛风绝不会再次发作的。”
李德忠冷笑道:“你教育我啊?”
沈强拍了拍他的手背,示意自己明白了他的意思,然后道:“三合会的周兴宇已经出狱了。他到处放出风来,要干掉德渊,我已经让人去台湾给德渊报讯,让他近几年最好不要过来香港安志远点了点头道:“谈谈……”
一名佣人带着佛祖沈强来到露台,沈强把一只烧鹅在安志远的面前晃了晃:“老大,我带来了一只烧鹅,今天晚上陪吃饭!”
张扬用下颌摩挲着秦清光滑的肩头,轻声道:“新来的代省长宋怀明是嫣然的父亲!”
张扬抵达安志远位于深水湾豪宅的时候,佛祖沈强还没有走,正在陪着安志远在客厅饮茶,一位中医按摩师正在给安志远做按摩,张扬上次见到安志远的时候还是春节,一晃半年多的时光已经过去了,安志远又瘦了许多,精神也显得越发萎靡,上次安家血案无论对他的身体还是心理的伤害都是巨大的。
秦清星眸半睁牛闭,樱唇撅起,小声道:“我找错人了吗?
“怀亮,我现在最重视的是社会影响,是老百姓的看法,她是不是精神病我不知道,她当时是不是精神病发作我也不知道,所以这件事需要你去调查清楚,我在给你机会啊!如果我真的要追究责任,你这个区政法委书记也不要干了!”常颂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张扬送常海心去市政府上班的时候,不禁赞道:“你爸很威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