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2章 安老的心事

张扬又道:“我偶然听到了一个传言,不知是真是假?”他停顿了一下。向周围看了看,方才压低声音道:“我听说安德恒并不是您亲生的儿子!”张扬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安志远浑浊的双目猛然一凛,闪烁出两道逼人的寒光。
张扬走入病房中,把一束鲜花献给了安语晨,安语晨接过鲜花。微笑道:“医院门口买的,不到五十港币,张扬,你可真够抠门的!”
大男孩道:“去东玉都茶楼的事情是不是你策利的?”
沈强摇了摇头道:“陈年旧事了,现在谁还记得信义堂?我们这些老人连走路都要拉拐了,谁还拿得动刀?”
沈强笑了一声:“我老了,钱也够花,不想折腾了!”他虽然年纪大了,可头脑并不糊涂。安家在内的投资的波折他也看到了,连安家都会经历这么多的波折,还一度被怀疑洗黑钱,沈强有自知之明,他的钱多数都是黑钱,这样一笔钱就算他敢投出去,恐怕内地也没人敢接。
那男孩笑道:“谢谢!”
张扬换好衣服,走出大门。来到安老身边,低声道:“安老,您怎么一个人跑出来了?”
“我知道自己的经脉和别人生的不同,这种应该叫天生绝脉,能活到现在已经是上天的眷顾。”
大男孩笑了起来:“真的没有吗?”他忽然一刀捅进谢百川的大腿之中,谢百川发出一声闷哼,这看来阳光的大男孩出手如此残忍,是谢百川始料未及的,他强忍疼痛,脸色却因为刀锋在肉体中的搅动而变得苍白,额头之上顷玄间布满冷汗。
张扬握住他瘦骨磷绚的手掌,将一股内息送了过去,轻声道:“安老,您的情况并不好,相比小妖而言,我更担心你!”
谢百川把相机交给那个男孩,男孩笑着收好相机,这时候,谢百川忽然听到一声轻微的声响,他诧异的转过头去,却见那女孩手中已经多了一把黑色的手枪。装着消声器的枪口冒出淡淡的青烟,他的司机已经躺倒在座椅之上。鲜血从车门的缝隙中油细流了出来。
安志远道:“我……下不去手……”
张扬和安语晨围在沈强身边坐了,不一会儿福伯已经将牛杂端了上来,装牛杂的小盘子都是精钢的,很有质感,另外配上甜酱、辣椒酱、咖缠酱的小碟子。
佛祖沈强掏出手绢,擦着头上细密的汗水,他的身体过于肥胖,爬上二楼已经让他气喘吁吁,他端起茶盏喝了一口道:“我找你有事商量!”
张扬道:“安老!在你心中最放心不下的是不是家人?”
张扬瞥了他的双腿一眼:“沈老过去受过伤?”
周兴宇望着沈强,一时间不知道他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佛祖沈强虽然在表面上脱离了安家。可是实际上他却是安志远最忠心的助手,周兴宇也明白,安德恒虽然解散了信义堂,可是信义堂的主要力量还是在佛祖沈强的带领下保存下来。佛祖沈强的实力不容小觑。
周兴宇和沈强分手之后。上了他的奔驰防弹车,人到了他这种地位,就不得不小心,上次的玉都茶楼枪击事件,让他险些送命,并因此损失了一大笔钱财,周兴宇并不糊涂,他当然知道有人在设计他,想利用上次谈判的机会,把他和安德渊一刚打尽。
张扬点了点头,安老虽然没有说完,可他知道安老想说什么,他曾经答应过要帮忙照顾安语晨。其实这段时间,他一直没有忘记安语晨的病情,可是他纵然医术高超,对治愈安语晨这种天生绝脉还是没有确然的把握,当初在静安灵鹫山得到云参,他收藏至今,纵然多次遇到危险,始终没有舍得用在自己身上。张扬安慰安志远道:“安老,你放心,小妖短时间内不会有性命之虞,我会尽量帮助她。”
安语晨对生死看得很淡。她轻声道:“人都有死的一天,无非是早晚而已她的声音中充满落寞和无奈,虽然她知道张扬的医术不错,可是对张扬能否救自己并没有太多的信心,她已经知道自己的病乃是天生,这种经脉上的缺陷很难用后天改变。
安志远的目光极其复杂。张扬从中找到了痛楚,找到了彷徨和无助,人随着年龄的增长,就会越来越像一个孩子。渴望温暖,害怕受到伤害,然而有些事却偏偏避免不了。
安德渊道:“我想杀人!”
安志远望着沈强:“怀疑我?”
张扬自行拉了张椅子在安语晨床边坐下。安语晨把氧气给拔了,坐直了身子。张扬看了看床边的记录。低声道:“怎么?还发烧?”
沈强摇了摇头道:“戒了!”
张扬也不跟她客气,点了点头道:“成,我就呆在你们家了,这两天帮你调理调理……”他忽然想起一件事,和安语晨来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低声道:“你爷爷的情况好像不太好!”
张扬道:“当初我在黑山子乡的时候就已经听你爷爷说起过你的事情,我对医术有些心得,可是对天生绝脉却有些束手无策,这段时间我一直在考虑如何医治你,已经有了个粗略的想法,不过也只能延缓你的生命。无法从根本上治愈。”
张扬并不相信天理循环报应不爽这句话,安家的这场血案他亲身经历,显然是有人在暗中策划了这一切,而且这个人极有可能是安德恒,血案过去了这么久,死者已逝,伤者痛苦,而从中获得最大利益的人只有安德恒,他现在摇身一变。已经成为安和*图*书家的掌门人,成为世纪安泰的董事长。
安语晨道:“你就住在这儿吧,反正我家房子大得很,刚才我去见过爷爷了,他老人家也是这个意思。”
“你是谁?”
谢百川淡然笑道:“年轻人,假如你代表安家而来,我可以告诉你,我们应该是同一立场。我不知道你有什么误会,可是我这辈子从没有做过对不起安家的事情。”
安语晨叹了口气道:“这次病得很奇怪,突然就发起烧来。一个星期了,体温始终在38.5度以上,吐了两次血,可验血结果表明,我的血像并没有任何异常,目前他们都是对我进行对症治疗。”
安达文点了点头:“我爸让我问候你,如果不是你,他怎么会想起去玉都茶楼!”
安志远抿了抿嘴唇,张扬只说出了一部分,他放不下的除了家人以外,还有仇人。
安语晨笑着点了点头。
女孩则走向谢百川的座驾道:“哦,劳斯莱斯啊!”大概豪车对美女拥有着不可抗拒的诱惑力,她有些羡慕的看着那个飞人标志,大眼睛里闪烁着羡慕的光芒。
清晨六点钟,当年火并案的主角之一周兴宇和佛祖沈强相对而坐,周兴宇笑着给沈强添满面前的茶盏:“沈爷,今天怎么这么大的兴致,请我过来饮茶?”
“以气养脉!”张扬提出以气养脉的方法也并不是根治之术,安语晨的天生绝脉,并非是一种绝对意义上的绝脉,而是一种经脉错乱,想要彻底根治,就必须重塑她错乱的经脉,让她恢复正常,可是安语晨已经二十岁。也就是说她已经适应了这样的身体条件,假如突然之间强行改变她体内经脉的话。恐怕她的生命会结束的更早一些。张扬提出的以气养脉,可以暂时缓解她的症状,可是这样做也有着极大的弊端,会让安语晨体内经脉的错乱情况越发严重,以后想要恢复,难度会更大一些。在缺少有效治疗方法的现在。也只能用这样的方法延缓她的生命。
佣人走过来把体温计送来:“小姐,该量体温了!”
女孩拉开车门将司机的尸体拖了出来,然后开车来到他们的身边,男孩逼着谢百川坐进了车里,然后轻声道:“达令,找个没人的地方,我跟他好好谈谈!”
沈强道:“知道吃这些东西有害,可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巴。我今年六十四岁了,再有六年就是古稀之年,也没什么好在乎的了!”
劳斯莱斯突然停下。开车的女孩儿推开车门走下来,来到后面,用枪抵着谢百川花白的头颅。
谢百川难以掩饰内心的震骇,他死死盯住安达文尚显幼稚的面庞,颤声道:“你是德渊的儿子……”
安语晨咯咯笑道:“沈爷可是放高利贷的,你这五十块,明天说不定就变成了五万块!”
张扬醒来的时候,天色仍然没有放亮,他拉开窗帘,透过窗口隐约可以看到远处海湾。香港人对风水都十分讲究,安老的几处豪宅都经过御用的风水师看过,聚财之的深水湾。香港岛的来龙起于毕架山。分两脉。一脉行龙降势而至石澳,另一脉行龙至赛西湖经毕架山渣甸山布力径而冲上聂高臣山。山形圆,五行属土金形,可发富发贵,至深水湾成丰龙吐珠局。
安家人的血脉里流淌的是狂野和不羁,安志远五个儿子之中,最像他的那个是安德渊,当年安德渊因为反对父亲解散信义堂的做法,所以孤身一人远赴台湾,二十年的打拼已经让信义社在自湾成为最具实力的帮派之一,五兄弟之中性情最为彪悍的就是安德渊。
佛祖沈强道:“老大,老谢死了,我想知道这件事到底怎么回事?”在沈强来看。这件事可能和安志远有关,一直以来,谢百川身上的疑点都有很多,比如上次安德渊去玉都茶楼谈判遭遇伏击,谢百川事后专门对那件事做出了解释,安志远也表示不再追击,可谢百川终究没有逃过这场死劫。
玉都茶楼,在去年黑帮火并发生之后,很快就已经重新建好,不过建好之后,生意明显清淡了许多,看来那一事件的影响还是很大的。
沈强用手绢擦了擦嘴角:“我也听说一件事,有人同样出一千万的暗花买你的脑袋!”
谢百川一生经历凶险无数。面对这样的场面他并没有感到惊慌,镇定自知道:“你们想要多少钱,我可以给你们,放心,我绝不会报警,我喜欢年轻人。我会给你们机会。”
佛祖沈强道:“大哥,我不是怀疑你,我怀疑德渊回到了香港,当初他在玉都茶楼受到伏击。肯定把那笔帐算在了老谢的身上,这段时间三合会的周兴宇要杀他。还有暗花要买他的人头,我怀疑,江湖上是不是有人听到了他要来香港的风声,所以才会有这么多针对他的事情?”沈强这么说已经相当的婉转,他甚至怀疑安志远根本就知道安德渊的行踪,让自己去和三合会谈判都是他释放出来的迷雾,他跟随安志远多年,对这位大哥的做事方法还是有些了解的。
佛祖沈强夹起一根肥都嘟的牛肠放入嘴里。赞道:“够油,膏很满!”
他和父亲二十年都不来往,可是心中对父亲的牵挂从未有一刻放下过,所以安家出事之后,他第一时间来到了香港,亲手将左诚干掉,又险些陷入囫囵之中,如果不是国安方面出手营救了他,他就会栽到在香港。
“杀谁?”
http://www•hetushu.com扬伸出手去,安语晨顺从的把欺霜赛雪的皓腕递了过来,张扬探了探她的脉息,过了一会儿方才道:“回家吧,这里并不适合给你治疗。”
“什么办法?”
在安志远的子孙中,他最为看好的是安达文,可是这个聪明伶俐的孙子却死于那场爆炸之中。两个儿子一个孙子,这样的血海深仇安志远如何能忘。
沈强欣赏的点了点头道:“我这次来是受了大佬的委托,他想你放下和德渊之间的恩怨。”
安语晨抿了抿嘴唇,小声道:“自从去年的惨案发生过之后,爷爷整个人就对一切都失去了兴趣,他经常说要落叶归根,说死后要把骨灰埋在清台山。”
福伯道:“沈爷,我这人眼光不行,胆子又小。当年混江湖的时候,连刀都握不住,所以只能老老实实的做我的牛杂生意,做生意我也害怕风险,所以还是守着我的排档安心。”
安语晨道:“我在等着爸爸出狱,他出来之后,我就能卸下肩头上的担子,再也不去管家里的生意,可以尽情的享受一下属于自己的人生。”在她心中属于她的人生显然已经不多。
安志远的豪宅正处在深水湾68号,古诀有云:“双金聚宝金局,财富堪敌国。”安志远的豪宅结穴在前头金山腰之头,正合此局。
安志远抿起嘴唇。过了一会儿方才道:“我……死了两个……”
那对青年男女似乎意识到有人在看他们,男孩抬起头来。十八九岁的样子,很年轻,很英俊。他友善的笑了笑谢百川感觉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自己这样盯着别人看不太礼貌。
“怎么不怕?傻子才不怕!”两人相互对望着,忽然同时笑了起来。
福伯道:“沈爷,我还记得啊,三十年前提起信义堂的时候,道上的人谁敢不给面子?我那时候一心想假如信义堂,为的就走出去说起自己是信义堂的人够威风,够煞气!”
谢百川愉快的点了点头,等到那对年轻男女重新站好,按下了快门。
安德渊当时为形势所迫虽然离开了香港,可这口气他无论如何也咽不下,这段时间他也一直在调查安家血案。
周兴宇抿了口茶道:“所以我现在出门在外,至少要带上六名保镖,我还有老婆,我还有儿子,我还有那么多的兄弟,假如我要是死了,一切都完了!”他笑了笑道:“真没想到,我的这颗脑袋居然还再这么值钱!”
安志远没有回头,低声道:“冷静……”
安语晨道:“我的病他们也治不好。如果继续留在这里我都要闷死。”
周围的食客大都是一些老主顾,听到福伯这么说全都善意的笑了起来。
“所以你出暗花要卖他的脑袋?”
“我觉着也是你!”安达文又是一刀捅了进去。
安德渊道:“你怀疑谁?”
沉强哈哈笑了起来:“好多年了,二十年前老大就决定金盆洗手退出江湖,我们这些人也早就远离了刀光血影的日子。”
安语晨点了点头,她早已在医院呆烦了,如果不是害怕回家会让爷爷担心,她根本就不会呆在医院,慈济医院原本就有他们安家的股份在内,对安语晨的选择还是十分尊重的,院方本想派专门的医护人员护送。可安语晨表示不用这么麻烦,她对张扬的信任有些盲目,认为任何医生也比不上张扬的手段。
清晨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天的开始,谢百川多年以来都喜欢在清晨跑步,天空中飘着零星小雨,跑到山顶,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整个人顿时轻松了许多,他的司机开着那辆灰色的劳斯莱斯缓缓跟在身后。
那名叫福伯的老头儿过去也是江湖中人。不过他没混出什么名堂,金盆洗手后就开了这家牛杂摊,算起来也有近三十年了,生意一直很好,可老头儿却始终没有什么发展,如果说有变化,那就是从推车增加到现在的六张小桌。
安志远道:“不在乎……”他这样的年纪,他这样的身体,已经可以用行将就木来形容,又弃什么可在乎的呢?
张扬道:“没事儿,他还等着我帮他治腿呢,敢找我收高利贷,我把他两条腿都给治残了!”
“上次我们谈判是谢百川促成的,不过我看谢百川应该没有这个胆子陷害我们。”
沈强道:“大哥,你真不知道?”
张扬不禁笑道:“干吗?要出门?”
“那就是说,你没做过?”
周兴宇道:“可能这两笔暗花都只是烟雾,真正的用意是迷惑我!”
张扬笑了起来:“来得匆忙,没顾上挑。再说了,我哪有那么多港币,这五十块还是找沈老借的!”
沈强看了看周围的环境,不禁感叹道:“福伯,几十年了,为什么还在这个地方啊,你应该赚了不少的钱,可以开间像样的铺子。”
安语晨的兴致却前所未有的高涨,她和张扬谈起了江城的旅游开发,安家的钱已经打过去了,现在南林寺工地进展顺利,纺织厂在张扬的斡旋下,也比刚开始的时候配合了许多。
安志远道:“你答应过我……”
福伯道:“就是现在的三合会,也不如当初的信义堂威风啊!”
沈强点了点头,拿起一盒巧克力递给张扬,张扬摇了摇头,沈强自己拿出一块拨开包装塞入嘴里:“几十年的老毛病了。当年我跟着老大打打杀杀。身上大伤小伤不计其数,如今开始一点点向我讨债了,每到阴雨天,双腿疼得就http://www.hetushu.com不行,我的两条腿都中过枪,现在还能行走自如已经是奇迹了。”
山顶人很少,只有一对学生模样的青年男女正在相拥热吻,谢百川望着这对年轻人不觉笑了起来,每个人都年经过,他也不例外,不过现在的年轻人比起他当年更加热情和奔放,看到他们,谢百川的心中不由得升起感慨,自己已经老了。
想起昔日的威风往事,沈强也不禁悠然神往。二十年了,一晃安志远金盆洗手已经整整二十年了,当初安志远做出这个决断的时候,沈强并不理解,所以他离开了安志远自立门户,他认为他们这些人早已打上了江湖烙印,就算是想洗也是洗不清的。安志远洗手了二十年,就在连沈强都以为他已经洗白。对自己过去的观点有些动摇的时候,安家的血案再次证明了他的正确。他在江湖这么多年,经历了无数风浪,现在真真正正的感觉到累了,他也开始了解为什么安志远当初要如此坚决的退出江湖。比起安志远。沈强觉着自己已经很幸福了,至少在江湖中混了这么多年。如今还儿孙满堂。还能行动自如,还能舒舒服服的坐在这里吃牛杂,而安志远连最喜欢吃的烧鹅,也要靠人喂了。还有当初和他并肩战斗的左诚。因为背叛老大,如今一家都已经被安家老四给灭了,想到这里,沈强内心不胜唏嘘,顿时也就没了多少食欲。
安志远之所以说出时机这两个字,这些天来,他始终处于痛苦和不安中,他已经失去了这么多亲人,他保持隐忍的用意是迷惑其它人,让所有人都认为他已经不行了,他已经接受了这惨痛的事实。这段时间安德恒在表面上做的很好。恭恭敬敬像个孝顺的好儿子,而他在公司的一系列动作并没有瞒过安志远的眼睛,一个人的野心就算掩藏的再好,随着时间的推移也会渐渐暴露出来。
如果沈强在过去听到张扬这样的话一定会以为他是说大话,可刚才目睹张扬给安老按摩的手法之后,他对这年轻人也刮目相看,而且他又知道安志远把张扬请来的主要目的就是帮助安语晨医病,已经猜到这年轻人必然身怀绝技,他对安志远的眼光从来都是相信的,即使在发生过安家的灭门惨案之后,他仍然对这位昔日的带头大哥保持着相当的尊重。
佛祖沈强笑道:“你出了名的大胆,不要告诉我你会怕死!”
福伯笑着把一杯蛇胆酒放在安语晨面前,又给张扬拿了两瓶啤酒:“油了才够味!”
安德渊微笑道:“你放心,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我绝不会出手!”
安语晨道:“福伯给我来一杯!”
佛祖沈强也一直在停车场等着,他想不到安语晨会跟着张扬一起出来,一瘸一拐的来到安语晨面前道:“小妖,怎么出院了?你病还没好啊!”
安语晨点了点头,轻声道:“你也早些休息!”
张扬和安语晨返回安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安老已经休息了,安语晨让人给张扬收拾了一间客房。让他就住在家里。虽然是客房,可是也拥有独立的浴室洗手间,房间的装修陈设比起五星级大酒店不遑多让,张扬洗澡之后,又有佣人送来了燕窝粥当夜宵。张扬喝完,看到安语晨也刚刚洗完澡,从三楼下来,安语晨穿着一身白色运动服,看起来就想要出门锻炼一样。
“我爸没几天了,他死前,我必须要给他一个公道:“周兴宇叹了口气道:“你来香港就一定要掀起腥风血雨吗?”
张扬道:“给我弄两瓶啤酒,牛杂太油了,我清清肠子!”
张扬看了看手表。现在的时间是凌晨四点半,不知是否初来贵的的缘故,张扬并没有太多的困意,拉开玻璃门走了出去,却见泳池旁,安老静静坐在轮椅上,双目呆呆望着泳池,天空中仍然在飘着小雨,老爷子这样的行径多少显得有些古怪。
佛祖沈强笑道:“牛肠、牛犊、牛肺、牛膀、牛膀要够粉,牛肚要够脸,牛肠要够油,牛肺要够味!”
“你好歹毒!”
安语晨道:“我饿了,现在不想回去,沈爷,你送我去福旺吃牛杂!”
安语晨住在慈济医院的VIP病房,张扬隔着玻璃窗望着里面,安语晨正静静躺在床上,黑长的秀发散乱在雪白的枕头上,她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天花板,不知在想些什么?安语晨终手意识到有人在外面窥视她,转过脸去。看到张扬嬉皮笑脸的站在外面,她有些憔悴的俏脸顿时变得生动了起来。丰盈的嘴唇弯出一抹可爱的弧线。
这个秘密除了他以外只有少数人知道,知晓这个秘密的人有的已经死去,仍然活在世上的人都值得他信任,比如沈强又比如谢百川,可张扬身为一个局外人是如何得知的?安志远早就知道张扬这年轻人不简单,可是并没有想到他神通广大到这种地步,他压低声音道:“不简单……”
张扬暗自叹息,安老的身体状况十分糟糕,而且他心中已经对这个世界没有了太多留恋。照这种情况发展下去,应该没有多少时日了,一个人的医术再高明,也没有回天之力。
张扬和安语晨坐在一起,无意间触及她的小手,只觉着触手处冰冷异常,安语晨仍然处于高烧之中,张扬潜运内力。将一股内息沿着她的掌心送入她的体内。安语晨只觉着一股暖融融的气流沿着自己的手臂慢慢行进在自己体内经脉之中http://m•hetushu•com,体内的寒意随着这股暖流的运行被驱赶的干干净净。整个人如沐春风,这种感觉让安语晨异常的舒服,舒服的她几乎想要睡去。双目朦胧之中,感觉到汽车停下了,张扬也在此时放开了她的纤手。
福伯吆喝道:“沈爷,我自己泡的蛇胆酒要不要来点?”
周兴宇笑道:“沈爷劝我放下跟你敌对的念头,他怀疑那笔暗花是我出的!”
那大男孩笑得很阳光。露出一口雪白而整齐的牙齿:“老先生,可以帮我们拍张照片吗?”他来到谢百川的面前,将手中的相机递给他。
“呵呵,看来我住在你们家,让你不方便了,那我明天搬出去!”
沈强看着安语晨从小长大,对她的性情也是十分了解,笑着摇了摇头道:“好!好!我送你们回去!”
佛祖沈混吃了个香滑鲜奶包:“老咯,我喜欢吃甜食,可血糖却始终不正常,回去还要吃降糖药。”
谢百川的尸体是在悬崖下被发现的,他的劳斯莱斯从高处冲断护栏摔了下来,爆炸燃烧之后将整个人烧得面目全非,警察在初步的尸检之后得出结论,谢百川是先被杀后然后尸体被扔在汽车里摔下来的。距离谢百川出事地点不远的地方,发现了他司机的尸体,司机是被枪杀的,毫无疑问这是一起有预谋的谋杀案。
从张扬的这句话中,安志远已经意识到张扬也没有救治孙女的办法,双眼中流露出难言的失望。他酝酿了一会儿方才道:“我们安家……安家……难道真的……连一个……女孩子……都剩不下?”好不容易说出了一句完整的话,安志远也累得喘息起来。
佛祖沈强带着张扬坐进他的宾利车的时候,外面的雨下得大了起来,沈强捶了捶隐隐作痛的双腿道:“这该死的天气!”
张扬笑了起来,难怪说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这帮江湖大佬现在看起来风光,可背后又有多少不为人知的辛酸和痛楚,他轻声道:“有时间我帮你看看,我是中医世家,对这些小毛病有些办法。”
沈强哈哈笑了起来:“福伯的牛杂我也很久没吃了,你这么一说,把我肚子里的馋虫也勾起来了,小妖,我们这就去吃!”
张扬从安志远的反应来看,这件事应该是真的,他小声道:“上次安家的血案之后,只有一个人是获利最多的,难道您老人家就没有怀疑过他?”
“可我爸觉着是你!”说完这句话,安达文猛然一刀刺入了谢百川的心口,谢百川不能置信的望着胸口的刀柄:“我没有……”
张扬叹了口气道:“小妖,你对自己的病情了解多少?”
“我知道你不肯认,也不肯说,可是我既然认定了你背叛了安家,就已经有了确然的证据。”
沈强也是这里的熟客,福伯看到他乐呵呵点了点头道:“沈爷来了!”
周兴宇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你哪儿听来的这个消息。我也是刚刚听说,一千万买安德渊的脑袋,这代价有点太大了。”
周兴宇笑道:“我会一面发出追杀令,然后背地里出暗花买他的性命吗?”
当谢百川意识到危险来临的时候已经晚了,冰冷的刀锋紧贴在他的咽喉处,他听到那男孩用冷酷无情的声音道:“乖乖听话,否则你会死的很惨!”
安志远已经知道了谢百川的死讯。
周兴宇捏了块榴莲酥放在口中慢慢的咀嚼:“沈爷,谁都有老的一天,我懂得尊重你,以后这些小辈们才知道尊重我,江湖中人最重要的是个义字,咱们中国人有这个讲究!”
安语晨笑道:“沈爷,你这么多钱,留着干什么?干脆让张扬给你介绍一个好点的投资项目,去内地投资吧!”
佛祖沈强的心中涌起莫名的悲哀,安志远是要告诉他,他死了两个儿子,他要干什么?要讨回血债吗?现在连那场血案的策划人都没有找到,也没余证据去证明。难道安志远就要报仇,不计后果的复仇吗?
“但是我真的没有出卖安家!”谢百川太声道。
福伯笑道:“沈爷,我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
张扬喝了杯啤酒,向沈强道:“沈爷,我听说当年你和安老在香港的道上很威风!”
安德恒本姓蒋,他的父亲是蒋天兴,母亲是一个歌女,蒋天兴当年是安志远手下的一名悍将,安志远手下能人虽多,可是算得上智勇双全的却只有蒋天兴一个安志远对他的信任也是无人能及,可没想到的是,随着蒋天兴的羽翼渐丰,他竟然对安志远的产业产生了觊觎之心,设计谋害安志远,幸亏被安志远及时觉察到,粉碎了他的阴谋,并将蒋天兴击毙,蒋天兴临死前求安志远照顾他的儿子,安志远答应了他,找到安德恒母子的时候,那舞女将才刚一岁的安德恒交给了他,自己跳楼自杀了,知道这件事内情的只有佛祖沈强、谢百川、左诚三个如今左诚已经死了,即使是安家人,都以为安德恒是老爷子在外面的私生子。沈强和谢百川不应该出卖他,安志远还是将疑点锁定在左诚身上,假如安德恒得知了他的身世,知道他的父亲当年死于自己的手中,也未尝不会设计毒计谋害安家。
安德渊吐出一团浓重的烟雾:“也有人想杀你!”
佛祖沈强有些无奈的看着他:“大哥,上次的事情刚刚平息,安家已经禁不起折腾了。假如德渊真的来到了香港,你一定让他别搞事,尽快回台湾去吧。现在三合会还在www•hetushu.com满世界找他,难道你不担心他出事啊?”
“安达文!安志远是我爷爷,安德渊是我的父亲!”
张扬在安志远的对面坐下。望着老爷子干枯的白发,憔悴的面庞,心中升起一股难言的同情。昔日雄霸香江的黑道巨擘,如今竟然沦落到这样的地步。
奔驰车内。身穿黑色风衣,带着墨镜的安德渊悠闲自的的抽着雪茄,等到周兴宇进来,他忍不住笑道:“谈了这么久,沈爷跟你有很妾话说?”
安语晨摇了摇头道:“原本想穿睡裙下来,可想想家里有客人,所以就找了身运动服套上!”
佛祖沈强在得知这一消息之后第一时间赶到了安家。
谢百川内心一怔。他马上意识到这叮。年轻人和安家有关,可在他的记忆中对这个大男孩并没有任何的印象,谢百川道:“年轻人,谁让你来的?”
安语晨道:“过去你教给我的那套打坐养气的功夫,我也练过,开始的时候的确有些作用,可最近修炼的时候,檀中穴和志堂穴就会针扎般的疼痛,所以我不得不搁置了张扬道:“早些睡吧,明天我帮你施针!”
大男孩哈哈笑了起来:“你的钱是谁给你的?没有安家,你会有今时今日的财富和地位吗?”
它的形局之美在于深水湾包护成280度圆形海滩,熨波洲在面前关栏,形成聚气藏风之所。又因深水湾滩头附近山势有力:高巨山、紫罗兰山、金马仑山、渣甸山都在深水湾的上面,山川雄伟巍峨,天马文星、龙蝼虎伏、似像似马、文笔剑印等状随处可见,正所谓:石间结奇穴,富贵自可来,石穴力雄伟。富贵天下闻,如得龙虎蟠,神圣称像拱,如得像马拱。财富比石崇。深水湾气足灵厚,结穴甚多。犹如遍的黄金,俯拾皆是,满山财宝,取之不尽。
“你想冷静一下!”张扬明白了他的意思,推着他的轮椅,帮助安志远来到遮阳伞下,以免细雨把他身上的衣服打湿,电梯前有佣人站在那里,远远观望着老爷子的一举一动,他并不敢过来,应该是知道老主人的脾气,不敢打扰他的宁静。
安志远望着沈强的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方才摇了摇头:“不知道……”
安语晨摆了摆手,她感觉体温已经降了下去,没有测量的必要,安语晨小声道:“我爷爷现在最喜欢说的两个字就是报应,他认为我们安家所遭遇的一切都和我的曾祖父有关,正是我曾祖父当初所造下的杀孽太重。所以才有了安家的那场血案……”她停顿了一下又道:“他说他自己也有责任!”
周兴宇笑道:“什么事情啊?沈爷只要让手下人去吩咐一声,何必要亲自过来见我?”
沈强禁不住插口道:“现在97临近,许多人都移民加拿大,可在内地的投资却突然加大,看来都在做着两手准备!”
安语晨道:“张扬,其实你不必为了我的事情操心,你这样帮我,我已经很感激了张扬笑道:“别忘了,我是你师父。我过去一直在想如何重塑你的经脉。可是现在看来,难度实在太大,如果强行为之,恐怕会对你造成更大的伤害,所以我又想了一个办法。”
周兴宇道:“沈爷,我对安老爷子从来都是敬重的,从我进入这一行起,我就一直把他当成我努力的方向。可是咱们江湖中人讲究恩怨分明。我敬重安老爷子。不代表我要对他儿子好,我们三合会和安德渊的信义社之间,原本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一直以来,他在台湾,我们的势力在香港,到也相安无事。可安家血案发生之后,他不分青红皂白的把这件事算在了我们三合会头上,因为他我们死了十六名弟兄,这笔帐,我不跟他算,我怎么向兄弟们交代?”
“时机……”安志远握紧了张扬的手掌,有一点他能够断定,无论张扬拥有怎样的背景。他都会坚定的站在自己的身边,他是朋友,绝非自己的敌人。如此惨痛的打击,安志远岂肯善罢罢休,他也在怀疑,这么久的时间,他从未停止过对这件事的调查,他要搞清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他要找出这个幕后的始作俑者,把他挖出来,要让他付出百倍千倍的代价,要让他永世不得超生。
佛祖沈强道:“兴宇,你这样说我很高兴,我年纪大了,江湖中人能够给我面子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你懂得尊重老人,年轻一代像你这样的大哥已经不多了。”
自从安家位于浅水湾的大宅发生喋血灭门惨案之后,安志远深居简出,再不像过去那般好客,除了少数亲信挚友以外,再没有人受邀前来他的豪宅,能够在豪宅入住者更是少之又少,张扬受邀在安家深水湾豪宅居住已经是上宾之礼。
张扬瞪大了眼睛:“我靠,不会吧?”
张扬笑道:“沈爷,您这体格也得注意了。这种高脂肪的脑固醇的东西还是少吃为妙。”
沈强的司机打开雨伞,从安语晨这边拉开了车门,沈强则和张扬一起冒着小雨来到前面名为福旺牛杂的路边摊。安语晨则在司机的护送下来到遮雨棚下。
张扬也不禁暗自感叹,人和人真的有很大的不同,同样的生意有人可以越做越大,可有些人却是固步自封止步不前,官场上这样的事情也屡见不鲜,有些人混入体制之中一辈子可能只是一个小小的科员,而有人却扶摇直上步步高升,他是个喜欢冒险的人,他有胆色,有野心。张扬相信自己绝不会停步在科级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