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4章 你是我的情人

“那是我没兴趣,阿文真的很能干!”两人说话的时候,安达文出现在办公室门外,轻轻敲了敲房门,微笑道:“姐,我可以进来吗?”
秃头男子道:“你信不信。我现在把你放到监狱里,用不了一年,你就会被折磨愕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如果,我给你自由,你走出这道大门,就会有狙击手一枪打爆你的脑袋!”
张扬道:“你什么时候来的香港?”
张扬点了点头,把自己在香港的手机号留给了他。
海兰紧紧抱住张扬的头,让他的面孔贴近自己欺负的胸前:“张扬……我也想……”
赵军道:“等你消息,公司内都有什么情况?”
赵军望着张扬远去的背影,唇角泛起一丝无奈的笑容,他打开电话,低声道:“头儿!”
张扬的热吻让海兰整个人几乎就要融化,她好不容易才挣脱开张扬的怀抱,打开客厅灯。红着俏脸道:“别胡闹,我去……我去给你准备晚餐!”
现场顿时沉默了下去,静得几乎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到,过了好一会儿,董事会成员之一的李伟信道:“安老,可能您太久没来公司了,上次你在委任安德恒担任董事长的时候,已经给了他百分之二十一的股权,后来他又通过某些途径收购了一些,现在他掌控的股权应该是百分之三十三,安老。你无权罢免现任董事长。”
李伟信道:“安老。您虽然是公司的大股弃,可选定董事长的事情也不可以太仓促。况且我们对您的孙子并不了解,掌控一个集团公司并不是一件儿戏……”
安德恒默然无语,这世上还有比这三个字更好的理由吗?
安志远淡然笑道:“没有意见,就这么定了!”他稍稍歇息了一下又道:“我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董事长这个位子,我是有心无力。”他伸出手去,一手握住安达文,一手握住安语晨:“我的几个儿子死的死散的散。好在我的孙子孙女都大了,他们也到了可以独当一面的年纪,我决定,把事业交给他们打理!”他用力握了握孙儿的手道:“我决定由我的孙子安达文从今天起担任世纪安泰的董事长,并行使公司的决策权,我的孙女安语晨进入董事会,并负责世纪安泰在大陆的所有投资。”此言一出,满座皆惊,安语晨负责大陆的业务还好说,毕竟她已经在公司内工作了不断实践,也代表公司出面解决了不少的问题。
海兰黑长的睫毛闪动了一下:“我请你去吃饭!”海兰虽然在香港生活不久,可是她对这里的环境已经相当熟悉,她开车带张扬来到九记牛腩。这间有近四十年历史的老店以清汤牛腩最为有名。
话还没说完,樱唇就已经被张扬灼热的唇堵住,海兰手足无措,在短暂的慌张后。她的左手勾住张扬的腰背,右手拿起钥匙摸索着打开了房门。
张扬的大手抚摸着她丝缎般光滑的肉体,微笑道:“喂了你这么多,居然还饿!”
“不要……”女人说不要的时候传达的意义极其复杂。张大官人在这方面已经颇有心得。就在他分开海兰雪白柔嫩的美腿。准备再次剑履及第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
张扬道:“无论他是不是伪装,这些事情都是安家的内部事务,跟国安好像没有太大的关系!”
张扬笑道:“我又不急着走。你们公司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我留在这里也不弈便,还是先处理好公司的事情再说!”
安语晨还是几年前去台湾的时候见过安达文,不过那时候他还只是一个小孩子,想不到几年不见,他已经变成了一个相貌英俊的青年,也许应该称他少年更为恰当。她笑着点了点头:“阿文,想不到你能来香港!”
海兰淡然笑道:“安家的事情真是不少,这次牵动了香港所有的主流媒体!”
因为这一路段接连出了两宗命案,所以途经这里的的士很少,张扬等了十分钟都没有拦下一辆车,正有些不耐烦的时候,赵军开着那辆灰色的三菱在他身边停下。落下车窗道:“上车!”
“不是……”
张扬的面孔贴近海兰的俏脸,轻吻着她的耳珠,用只有海兰能够听到的声音小声道:“姐,我想乱了……”这句话宛如炮弹般击中了海兰的心头,瞬间她的犹豫和理智被轰炸的灰飞湮灭,她转过俏脸迎接着张扬的热吻,张扬的大手掀起她的长裙,单手托起她的玉臀,将她整个人凌空抱了起来。在海兰和图书的娇呼声中,她感觉到自己的娇躯被抵在餐厅微凉的墙壁上,然后感到来自张扬的坚挺和灼热一点点挤进了自己的体内。
可安达充只不过是个十九岁的年轻人,看起来也就是个高中生,恐怕连大学的校门都没有进过,这样的一个毛孩子居然要担任这么大集团公司的董事长。安志远是不是脑子糊涂了?
安德恒无力的靠在椅背上。一天之间他忽然从人生的巅峰落入了低谷,现在他的命运已经完全把握在别人的手中,根本由不得自己操纵,即使在这种状态下,他仍然保持着最后的理智,他明白无论对方是谁,他不会无缘无故的带到这里来。如果他想杀自己,根本用不着和自己说这么多的废话,自己对他们来说还有利用的价值。安德恒缓缓抬起头,望着对方笼罩在阴影中的面孔:“你想让我做什么?
安德恒眯起眼睛试图分辨对方的轮廓,对方借着灯光看了看他,然后在他对面的桌子后方坐下:“根据我国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条,非法持有鸦片一千克以上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五十克以上或者其它毒品数量大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在你的行李箱中一共收缴到一千五百克海洛因,情节特别严重,已经违反了刑法上述规定!”
赵军并没有生气,反而笑了起来:“安志远这么一搞,等于把安德恒从公司中彻底清除出去了。我总觉着这接二连三的人命案跟他有些关!”
安语晨笑道:“你放心,我做事情有始有终,既然负责内地的投资就会负责到底!”
李伟信摊开双手道:“你们安家自己的事,怎么说,怎么办呗!”他是公司的老人了。胆子比起别人自然要大一些。
安达文向安语晨道:“姐,你对公司的情况应该比我熟悉,我想你带我去各全部门了解一下情况!”
刘德政带着墨镜远远跟张扬打了个招呼,他没敢过来,毕竟是公众人物,害怕被别人认出来。
自从刚才在大厦门前遇到海兰。张扬就开始心神不宁,早就想离开这里去找海兰,可是他既然答应了安老帮忙照顾安语晨,受人所托忠人之事,怎么也得有个交代,现在看到安老爷子根本就是在装病,而今天世纪安泰也有了新的董事长,人家公司的业务当然轮不到他掺和,张扬就有了抽身离开的打算。
安志远流利的话语让张扬惊呆在那里,当他意识到安志远之前老态龙钟吐词不清的样子全都是伪装的时候,安志远已经在贺伯的帮助下进入电梯。
“我安德恒行得正,站得直,我没有做过任何违法的事情!”
安达文道:“爷爷病了,我一直在美国读书,爸爸让我过来帮忙照顾爷爷,我刚刚毕业。这边就飞过来了!”
“你承认与否对我们而言并不重要,今天清晨谢百川和他的司机被杀,上午九点十五分,世纪安泰的总会计师罗建良从公司总部的办公室中坠楼身亡,在他坠楼后的一个小时,世纪安泰的法律顾问,你父亲的私人律师周兴旺,也在公司对面的锦豪大厦跳了下去,他的家人在随后的半个小时内全部遭遇不幸,我们认为这一系列的命案全都和去年安家血案有关,今天死去的所有人,都曾经帮助或者向你透露过秘密,他们都是这样的下场,你作为这件事情的主谋,有没有想过自己的下场?”
张扬拉开车门坐了进去,有些奇怪的问:“怎么?你一直没走?”
王准对张大官人的性子是极其了解的,心中暗笑。这厮的感情世界真是精彩,来香港也闲不住,他并不知道海兰和张扬之间的过去。
安志远向刘国文看了一眼,刘国文将文件分发给众人:“大家请看,这是谢家刚刚签署的股权转让协议书,也就是说,集团董事谢百川身故后,他的继承人将其理应继承拥有的百分之五的股权转让给我的委托人,这样我的委托人拥有的集团股份就达到了百分之三十五,也就是说安老先生拥有对集团公司的绝对控股权!”一石惊起千层浪,董事会现场纷纷窃窃私语,谁都看出这是一场父子针对公司控股权的大战,显然安志远在这场战役中棋高一看,取得了绝对的优势。
张扬叹了口气道:“其实你也不是做生意的料,难怪你爷爷没把公司交给你!”
贺伯推着安志远来到董事会主席的位置,刘国文在他的身边坐下,安语晨和安和-图-书达文姐弟俩则站在安志远的身后。安志远向众人介绍道:“各位董事,因为集团律师周兴旺突然坠楼死亡,所以我决定聘请刘国文大律师为世纪安泰的法律顾问,兼任我的私人律师!”
安语晨有些失望的嗯了一声,然后道:“我爷爷找你有事,明天你有时间的话过来一趟。”
张扬答应之后挂上电话,把手机扔在一旁,恶狠狠望着在身下辗转的海兰道:“看我怎么收拾你!”
秃头男子哈哈大笑:“安德恒,做人做到你这种地步就没什么意思了!你知不知道现在世纪安泰的董事长是谁?你知不知道你的父亲,哦,抱歉,你应该不会承认安志远是你的父亲,他在上午已经解除了你在董事会的一切权利,委任了新的董事会主席,安德渊的儿子安达文。”
安达文笑着摇了摇头,他来到张扬的面前,主动向张扬伸出手去:“您是张扬张先生吧,我听爸爸提过您,上次他在香港的时候,多亏你救了他!”
安志远道:“我是集团的前任董事长,也是集团的最大股东,鉴于公司目前的混乱状况。我动用紧急干预权力,免除安德恒世纪安泰集团董事长的职务!”
张扬拉开车门坐入了小车内,风雨被阻隔在外面,车内的气氛宛如他们此刻的心情一般,暖融融,温馨无比,他们彼此相望却都没有说话,海兰纤长嫩白的手指在方向盘上轻轻叩击着。正是她此刻内心不安的表露。
“王展!我要你帮我找出王展!”
张扬笑眯眯点了点头道:“是啊,桌球,一杆进洞!”
张扬指了指前面的天空卫视广播大厦:“我在哪儿下车!头儿,我奉劝你一句,安德恒不是什么好东西,死有余辜,就算他被人干掉,也是罪有应得,你就别跟着添乱了。
张扬将手中的外卖放在桌上。跟着海兰走入了厨房,望着海兰娇美的轮廓,噢着她迷人的发香,忽然展开臂膀将她紧紧拥入自己的怀中。
张扬呵呵笑了一声。附在海兰耳边道:“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
“活下着!”
安志远走后,集团董事们又陷入窃窃私语之中。安达文双手握住属于他的座椅。手指有节奏的在上面敲击了一下,然后微笑道:“大家对我并不熟悉,所以我还是首先做个自我介绍,我叫安达文,父亲是安德渊,爷爷是安志远。二十年前,我爷爷和爸爸断绝了父子关系,所以我跟着爸爸一直在台湾,少有和诸位接触的机会。上个月。我爷爷和我爸爸冰释前嫌。他们恢复了父子关系,也就是说,我重新回到了安家,名正言顺的回到了安家,我是安家的子孙!”他礼貌的向安语晨道:“姐,没意见吧?”
安达文拉开椅子,然后缓缓坐了下去:“我既然敢坐在这张椅子上,就有坐在这张椅子上的能力,我有信心管理好世纪安泰,你们都是世纪安泰的老臣子、老董事、也许称得上劳苦功高,可是你们不要忘记一个事实,我们安家占有世纪安泰最多的股份,真正拥有话语权的是以世纪安泰发展到今天,谁付出的努力最大?我不管你们以前做过什么。我只要看到现在和以后,只要是拥护我们安家,想要同心协力陪着安家渡过难关的,我双手欢迎,如果抱有不良的企图,或者是对我们安家失去信心的,现在你们就可以走。我保证不会为难你们,但是走之前。请你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书,把世纪安泰的股权留下!价钱方面我们会高出市价一成!”说完这番话,他的目光盯住了李伟信。
“他失踪了!”
“什么时候过来的?”海兰终于找到了话题的切入点。
电话是安语晨打来的。因为忙于公司的事情,直到晚上十一点她才到家,发现张扬当晚并没有回来,所以才打电话问候一下。
“不回去了,约好去打球!”张扬的谎话张口就来。
安语晨如释重负道:“我总算不可以管这么多的烦心事,有阿文在,我以后可以轻松的享受人生了!”
海兰望着张扬,忽然想起他们在春阳相识的种种情景,张扬为她遮挡汽车飞溅起的雨水,张扬用肩背为她挡住高空坠落的石块,一幕幕温馨的情景如此熟悉,仿佛就发生在昨日,海兰的美眸湿润了,她一直以为自己已经淡忘。可是当她看到张扬深情的双目。她就知道,自己从未忘记。而且那份感情在内心深处不断堆积,浓到极致。热到和图书极致。
张扬凝望着车内的海兰,内心中忽然涌起千头万绪。
张扬在等待中渡过一个时,天空卫视的不少员工已经下班,张扬再度去询问的时候。却得知海兰已经离去,难以形容他内心中的沮丧,张扬真的有些后悔。刚才在世纪安泰的时候,就不该放海蓝离开。
安语晨充满惊喜的看着这个弟弟,想不到四叔家居然有个这么出色的儿子,她虽然对安达文还不了解。可是单单从眼前的表现来看,安达文绝对称得上少年老成,爷爷选中他作为安家未来的掌门人,绝对不是一时冲动。
张扬开始对这年轻人刮目相看了。如果不看他的外表,很难想象这些话出自一个十九岁的少年。
“昨天!我这次过来给安语晨治病的!”
张扬喝了口汤。果然像海兰所说的那般美味,海兰并没有要酒,大概是想保持清醒的头脑。
李伟信咬了咬嘴唇,终于还是站起身来:“我签!”
海兰住在嘉仲花园,19楼A座的一套一室一厅的房间,她打开房门的时候,显然有些慌乱,钥匙掉在地上,此时海兰的心情是极其复杂的,拾起钥匙。她咬了咬嘴唇,忽然转向张扬道:“我觉着,我们也许应该做朋友……”
就在张扬后悔不及的时候,一辆蓝色宝马MINI缓缓停靠在他的身边,海兰温柔而略带嗔怪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这么大雨,你在外面站着不怕被淋病了?”
安德恒仍然保持着相当的冷静:“那些东西不是我的,你们想陷害我!”
因为遇到了熟人,海兰并不想在这里继续呆下去,起身把帐结了,又叫了两份外卖,和张扬离开了九记牛腩。
赵军把车靠在道路旁,张扬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安家那事儿,我也就帮到这儿为止,明天开始,我得弄点自己的事情了,没事别打扰我!”
张扬摇了摇头,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放着好好的人不做,偏偏要当狗仔。两人上了汽车。海兰的手刚刚放在波杆上。张扬的大手就覆盖了上去:“这么大雨。我还饿着肚子呢!”
海兰闭上美眸,静静体会着张扬带给她的温暖,这温暖和安全的感觉已经阔别了许久,她的理智仍然在控制着自己,也许他们之间真的不应该继续下去,海兰的声音极其无力,她近乎乞求道:“张扬……别这样……”
张扬也没想到在这间小店能够遇到王准,他们毕竟是老相识了,他笑着站起身和王准握了握手,王准看到海兰,眉开眼笑的伸出手去:“海兰小姐,真的是你啊,我最喜欢看你主持的节目!”手伸到半截就被张扬给挡了回去。
张扬觉察到自己并不方便留在这里,向两人提出告辞道:“我还有事儿,就不在公司给你们添麻烦了!”
海兰轻声道:“前面不远的地方就是我公寓,家里还有一瓶上好的红酒!”邀请张扬去她公寓是做出一番考虑之后的艰难决定。
张扬听安语晨说完,好半天方才搞清楚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虽然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仍然觉得一切太过匪夷所思,今天生的一切显然安志远已经筹谋许久,也就是说在此之前他一直都在伪装,安老爷子的心机可不是一般的深沉。安德恒刚刚离开香港,他便策动了一场惊天行动,张扬忽然想起之前安老爷子向自己所说的那句话,时机!原来他一直都在等待着时机。
外面的雨仍然下个不停,张扬忍不住抱怨道:“我还没吃饱呢,小半碗都没吃到,这就离开了!”
海兰红着脸在他胯下捏了一记,却发现这厮的那部分又开始露出峥嵘之相,她有些害怕道:“不行了,要被你弄死了……”
张扬点点头。两人之间的距离感一时间不知如何拉近,虽然他们心中都在迫切的想着对方。张扬忽然意识到日渐增加的理智也不是什么好事,如果在过去,他早就扑上去,不顾一切的把海兰拥入怀中,可是官场的历练已经让他懂得控制自己的感情,他比过去变得理智。
张扬提醒她道:“别忘了,你还有内地这么多投资项目在管,你甩手不干了,我以后找谁要钱去?”他还真是有些担心,安家第三代突然上位,这是不是意味着安家以后的投资计划要发生改变,这个安达文看起来跟个高中生似的,他能有什么本事?安志远也真够有胆魄的,居然把这么大一个财团交给安达文打理。过去在体制中整天听到干部要年轻化,可放眼m.hetushu.com看去处级以上的干部几乎全都是三十岁以上,官位越高年纪越大,你看看人家安老爷子,这才是把年轻化落到实处,安达文年仅十九岁就已经担任了世纪安泰集团的董事长。
两人点了两碗牛腩粉面,一碟整爽牛腩,两碗牛腩清汤。
赵军道:“我们一直都把注意力集中在艾德渊、安德恒这几个人的身上,却想不到安志远竟然把权力直接交接到了孙子辈的手中。”
安语晨歉然道:“公司突然出了这么多的事情,你来香港我都没时间招待你!”
“一个人就算再会隐藏,他总会露出一些妹丝马迹,你了解他,我要你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全都告诉我们,然后帮助我们将他从人潮人海中找出来!”
安达文点了点头:“你可找刘国文律师办手续!”
安达文哈哈笑道:“张先生不必客气了,你的事情我听爷爷说过一些,你只不过比我大两岁,现在已经是内地政府官员,中国有句俗话。是官强似民,我这个董事长。在你这个张处长面前可要逊色不少!”
“货物已经收到了,香港那边的事情可以先放一放了!”
安德恒的双目中流露出惊恐的光芒:“你究竟是谁?”
听到这句话,站在安志远身后的安达文目光中闪过一丝冰冷的杀机。
“哦,我在外面,陪朋友吃饭呢……”张大官人说话的时候,忽然感觉到海兰娇躯有节律的蠕动,一双妙目充满狡猾的看着自己,这厮当然明白美女主播正在考验着自己的耐受力。
海兰扬了扬手中的外卖:“我打包了,香港有明星的地方肯定有狗仔,我可不想跟着他们沾光!”果不其然,他们这边才走出门,就看到两名记者拿着长焦相机在时外瞄准刘德政和王准偷拍。
安志远的脸色徒然转冷:“你在怀疑我的眼光?”
在安语晨办公室内玩纸牌游戏的张扬也注意到安志远的出现,他起身走了出去,安志远也看到了张扬,微笑领首道:“回家再说!”
海兰娇滴滴道:“我才不怕你,坏蛋,说谎话都不会说。你在打球吗?”
张扬不由得瞪了他一眼道:“你们国安跟安家有仇?人家愿意把公司交给谁,就给谁,你操哪门子心?”
张扬从饮料架上摸了一瓶矿泉水,咕嘟咕嘟灌了两口,方才把自己知道的情况告诉了赵军,赵军充满诧异道:“这个安达文从哪里冒出来的?安志远果然一直都在伪装!”
海兰还是过去做美食专辑的时候知道这家店铺的,她向张扬介绍道:“这里的汤头是用一两百斤的牛骨加上十几种中药熬制而成,看起来清淡,入口浓郁香甜!”
张扬夹了块牛楠放入口中,赞道:“味道不错。不过比起清台山庄的驴肉还是差那么点儿!”
张扬笑道:“我说你能不能别见到美女就套近乎,从三级片导演转型真的很不容易,注意形象,注意形象!”
海兰听到他提起清台山庄,不由得想起当初他们在山坡上看到那两头驴子交配的情景。俏脸不由得红了起来,咬了咬樱唇,她本以为张扬在官场中混了这存久,已经学会收敛,却没有想到他说出话来还是那么混账。可这样的话听在耳中。心头却是热乎乎的无比受用。海兰小声道:“有没有搞错,这是牛脯!”
走出大门,发现外面又下起雨来。相对的两座大厦都拉起了警戒线,仍然有警察在现场进行勘察,世纪安泰一个上午,发生了两起坠楼事件。这样的情况在香港也不多见,有一些记者还守在大厦门口,看到大厦里有人出来,他们慌忙围了上去,可弄清张扬并非大厦员工,马上又四散离开。
“张扬,怎么没回来啊?”
“还不上车?”
王准笑着掏出名片给了海兰一张,然后又给了张扬一张:“不耽误你们了,张处长,来香港怎么都要跟我说一声啊。这样,明天给我打电话,我们约个时间吃饭。”
张扬凶神恶煞般低吼道:“居然骂我,好,这就让你尝尝我这头驴子的厉害!”
“那就好,这件事就这么决定!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他向安达文看了一眼道:“从今天起,这里就交给你了!”安志远挥了挥手,贺伯推着他走出了会议室。
秃头男子笑了起来:“你不姓安,你姓蒋,你的父亲也不是安志远,而是蒋天兴!”
蒙在安德恒眼睛上的黑布被揭开,强烈的灯光刺得他睁不开眼,过了好半天他方才适应强光,看到www.hetushu.com一个有着光秃秃脑袋的中年男子站在他的面前。
海兰努了努嘴示意张扬去接电话,张扬一手拿起电话,身体却猛然一个前挺,海兰可爱的鼻翼中喷出两道灼热的气息,然后一双美腿八爪鱼般缠紧了了张扬的身躯。
安达文道:“我知道在场的各位董事表面上接受了我爷爷的决定,可心中却很是不以为然。你们认为我年轻,我没有管好这么大一间公司的本事,这是因为你们不了解我,所以,我也不会怪你们!”他停顿了一下道:“我的小学中学生涯都是在台湾渡过。十五岁考入了美国宾夕法冗亚大学。十七岁取得经济学学士学位,十八岁取得经济管理学硕士学位,在来香港之前。我有过在洛杉矶霍尔财团担任董事长助理一年的工作经历,他们高薪挽留我,让我当市场部经理,被我拒绝了,因为我要来这里。安家需要我,我要回来振兴我们家自己的生意。”他双目灼灼发光,目光中强大的自信,让在场的每一个人瞬间忘记了他的年纪,忘记了这只是一个十九岁的少年。
王准惊喜道:“张处长!什么风把你吹到香港来了?”
在香港这个法治社会。这样大的集团是不可能缺少律师的,安志远的安排合情合理,更何况他虽然将董事长的权力交给了安德恒行使,可在事实上他仍然握有公司的多数股权。
安语晨点了点头。
安志远微笑着环视众人道:“大家还有什么意见?”
又等了二十分钟左右,董事会方才结束,安语晨率先走出了会议室。她的脸上带着欣慰的笑容,回到办公室内,她向张扬神秘的宣布了这个好消息,世纪安泰事实上被拆分为两部分,大陆的投资作为一个部分,香港和其它海外业务作为另外一全部分,大陆业务由她负责,而其它的一切业务由安达文负责。
“你胡说!”
张扬顿时对这个彬彬有礼的年轻人产生了好感,他和安达文握了握手:“安先生真是年轻有为,我向你这个年纪还在学校里读书呢!”
海兰羞得无地自容,这九记牛腩在香港可是大大的有名,每天前来光顾的食客不乏名人在内,被张扬吸引的目光之中就有几个熟人,这个世界其实并不大。流氓导演王准刚巧和大明星刘德政两人也来这里吃牛腩。听到张扬的声音,两人几乎在同时都认出了他。
“今晚还回来吗?”
黑暗中响起海兰妩媚慵懒的声音:“我饿了!”
安德恒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他虽然早已预料到香港那边的形势恶化,却没有想到安志远出手如此雷厉风行,他辛苦经营了这么久的计划,被安志远一天之内完全击垮。他竟然没有还手之力。这只老狐狸一直都在用装病来蒙蔽着他,安德恒的内心被仇恨和愤怒燃烧着。
海兰娇声唤道:“问题是,你是头野蛮粗鲁的铁牛……”说了一半,她又笑了起来:“不对……你是头驴子!”
天空卫视的保安措施很严,张扬虽然声明自己是海兰的好朋友,可是仍然无缘入内。他磨破了嘴皮,保安方才帮他把名片送了进去,自从和海兰东江一别。两人再也没有见过面,可张扬内心中对海兰的那份思念和渴望却随着时间变得越发强烈,他始终认为海兰当初不辞而别的初衷是因为许常德。而今许常德已经死去,阻挡他和海兰相见的障碍已经消除了。
张扬乐呵呵道:“有牛鞭没?给我来一盘!”这厮看到海兰俏脸微红的妩媚模样,顿时感到心痒难忍,忍不住出言挑逗。他的声音很大。搞得周围食客纷纷向他望来。
安语晨笑道:“房门又没锁,再说了,你是公司的董事长,这里你最大!”
“我有什么好处?”
对方并没有理会他,继续说道:“我们有足够的证据可以证明,去年在安家浅水湾大宅发生的喋血事件和你有关!”
安达文脸上露出亲切温暖的笑容,他甜甜叫道:“姐!”
安德恒仍然强硬道:“你凭什么认定是我做得?”
“离开东江后我休息了一阵子,后来因为老同学的邀请加入了天空卫视。一直都在外面做旅游专辑,上个月才回到香港。”
安语晨笑道:“当然没意见!”
秃头男子拿起一打厚厚的卷宗顿了顿,然后扔到安德恒的面前:“如果不是我们把你弄到这里,现在你已经进了监狱,陷害你的另有其人,我们才不屑于用这样低级的手段,你自己好好想想,究竟得罪了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