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7章 暗潮涌动

胡茵茹笑道:“我也不清楚,他们老顾家的事儿也不归我管。”
张扬愣了:“什么意思?”
“谁让你们先不讲究的?”
胡茵茹道:“不是猛龙不过江。乔梦媛既然选定了江城开发区,必然经过了一番周密的调查,计算机和光盘生产在国际上都是新兴产业。正处于高度发展的时候,飞捷想做光盘生产线,跟他们会有竞争,肯定是这个原因,乔梦媛利用她的影响力让江城市政府撕毁和飞捷的协议。
途中给顾佳彤打了个电话,这才知道顾佳彤人在江城,正在考察江城制药厂的发现况,张扬从香港回来多少有些疲惫,回到别墅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来到客厅拿起手机,发现上面已经有了七八个未接电话,他按照上面的号码逐一打了回去,有三个是郭志强的,他喊张扬晚上一起喝酒,张扬对此没什么兴趣,毫不客气的拒绝了,郭志强就像一个大孩子,比他更加贪玩,张扬可不想跟他一起浑浑噩噩的混日子。
吃晚饭,张扬抢着把饭钱给结了。胡茵茹也看出他这是在弥补对自己的歉疚,也没有跟他争。三人来到门外停车场,张扬指了指自己的吉普车道:“我送你!”
张扬到底没在体制中白混,他分析道:“避嫌呗!”
郭志强提议去他叔叔家住,他叔叔在省军分区分管后勤,张扬没有去陌生人家做客的习惯,将郭志强送到了地方。然后自己驱车去了秋霞湖别墅。
张扬却存了一个小心,过去顾佳彤就告诉他周云帆并非正正经经的生意人,让他和周云帆的相处要保持适当的距离,看来她所说的果然没错。
张扬向周围看了看,低声道:“这可都是违法乱纪的事儿,万一上面查下来,恐怕麻烦大了。”
胡茵茹听他问价就猜到了他的心思:“怎么?动心了,想买回去送给你女朋友?”
张扬和郭志强虽然不知道乔梦媛是何许人物,可乔振梁和乔老的大名对他们而言却是如雷贯耳。乔老虽然隐退,可是在国内政坛的地位母庸置疑,乔振梁在云安河担任省委书记一职,四十八岁,属于年富力强的领导人,比起平海的顾允知,他在年龄上占尽优势,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他的背景深厚,潜力无限。
常海心道:“乔梦媛我知道,我在北大读书的时候,她在哲学系读研究生,为人十分的强势,而且很有能力。我二年级的时候,她去美国留学,后来才听说她在美国只呆了一年,回国后做起了生意,开了汇通科技。
李长宇对张扬的来电表现出相当的高兴,他也知道张扬这段时间的消失和许常德事件有关,先避重就轻的询问了张扬的学习情况,张扬跟他寒暄了两句,直接切入了正题。
胡茵茹咯咯笑道:“你放心吧。我做事有分寸!”
李长宇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补充道:“就一家人吃吃饭!简简单单的。
蒋奇伟坦然道:“乔梦媛的汇通公司也看中了这块的前景,她的投资和我有所重复。所以才出现了这种情况。”
胡茵茹美眸掠过一丝奇异的神采。小声道:“我没听错的话,你在关心我?”
胡茵茹点了点头,她并没有隐瞒张扬的意思:“周叔做这种生意已经有很多年了,现在关税太高,做黑车生意的大有人在。”
常海心静静坐在秦清身边,给人的感觉很文静很懂事,就像个邻家女孩儿,在这种场合。她很好的扮演了秘书的角色,少说多动,必要时还充当了服务员的角色。
胡茵茹道:“我朋友飞捷公司的蒋奇伟和江城开发区签署了七十亩土地使用权的www.hetushu.com意向,准备上光盘生产线,原本在会上跟江城市政府,江城开发区都已经谈好了,只差最后签合同了,谁成想三天前江城方面出尔反尔,说蒋奇伟看中的这块土地另有其它用途,不可以出让。”
“顾养养上大学了?”
张扬从车载冰箱中拿出两瓶水,其中一瓶递给了胡茵茹,他喝了一口道:“这些车全都是走私来的吧?”
张扬一杯酒喝完,常海心过去给他倒上了,张扬不禁笑道:“我说常海心,别这么客气好不好,你这样我都坐不住了!”
他说话十分的圆滑,看得出这个人做任何事都喜欢留有三分余地。给人家留余地,就等于给自己留余地。
郭志强有些奇怪道:“这个乔梦媛也真是奇怪,她爸爸是云安河委书记,她跑到平海来做什么?云安这么大还不够她折腾的?”
“那也得讲究信誉啊,凡事得有个先来后到。人家先签下了合作意向。作为江城市政府也不能出尔反尔吧?如果连最基本的诚信都做不到。以后谁还愿意来江城投资啊?”张扬把胡茵茹和郭志强刚才的话综合综合说了出去。
知道乔梦媛的事情之后,胡茵茹的情绪显得有些低落,张扬对胡茵茹还是充满歉疚的,毕竟当初人家组织商团去春阳,是为了给他挣面子。投资江城也是冲着他,可到最后弄成这个结局,搁谁心里也不会舒服。
张扬叹了口气道:“其实男人有魅力也是件烦心事儿,你在城外面。看着我逍遥自在,其实我心里别提有多苦!”
胡茵茹摇了摇头:“带我去西郊风帆汽修厂!”
郭志强倒是有自知之明,他老爷子那官位跟人家根本没办法相比,苦笑道:“人家那才叫,我跟人家比就是穷人家的孩子!”
张扬道:“哲学系怎么没从政,反而选择经商?”
张扬现在开得这辆车就是周云帆赔给他的,当初他并没有想过太多。今天跟胡茵茹过来,方才想起这些车的来路可能都有问题,应该都是走私车,周云帆通过关系给走私车上牌,然后再高价卖出,从中牟取暴利。
胡茵茹道:“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你也算出息了,二十一岁就是正科级干部了。”
张扬愣了,这就有些奇怪了,人家带着钱去江城投资,市里把答应人家的土地给征用了还不算,居然还不让人家开光盘厂,这事儿是不是有些霸道啊?他低声道:“你放心吧。这件事我回去帮你问问,一定给你个满意的答复!”
当晚秦清身穿黑色长裙,刚剪了短发,清爽之中透出干练,秀眉弯弯,美眸明澈,举止间高雅的气质自然流露。这种高贵的感觉是她自身的修养和地位决定的,寻常女孩子就算是想装扮也装扮不出来的。
张扬和郭志强都因为她的反应而感到诧异,充满问询的看着她。
张扬道:“是啊,虽然这次合作不成功。我相信通过这件事我们会成为朋友,以后还是有很多的合作机会。”
胡茵茹惊声道:“汇通?”
胡茵茹一进门就留意到秦清手腕上带着一块欧米茄女表,这款女表跟张扬送给自己的是一模一样,幸亏她今天没戴出来,否则见到岂不是尴尬,心中暗责张扬混蛋,挑选礼物都这么省事儿,估计这厮在香港是批发拿货,她早就听说秦清和张扬之间的绯闻,张扬送她礼物再正常不过可是张扬也送给自己一块,其中究竟有怎样的含义?
张扬还是一脸没心没肺的笑:“事情是在不断发展变化的,今天是纯洁的革命同志友谊,以后保不准发展成啥样呢!”
可张扬刚和图书刚把炉灶打开,胡茵茹的电话又打了过来,她也是喊张扬喝酒的,张扬愣都没打就答应了。这并不是因为他重色轻友,而是他没有拒绝女性邀请的习惯,胡茵茹并非一个人赴宴,而是带着飞捷的蒋奇伟一起,蒋奇伟今年三十一岁,中等身材,为人乐观健谈,从他的神情上可以看出,他的心情并没有受到江城开发区事件的影响,仍然谈笑风生。反倒是张扬有些不太自在,毕竟他还挂着江城招商办副主任一职,这件事归根结底还是自己没办好,他举杯向蒋奇伟歉然道:“这次蒋总投资的事情我没有办好,先以这杯酒表示歉意。”
张扬道:“我才是根正苗红的穷人家的孩子!”
张扬这才明白胡茵茹为什么会如此愤怒,他抿了口酒道:“江城开发区土地多得是,既然市政府有其它用途,可以让他再挑选一块。”
张扬想了想道:“下周吧,我这边还有点事要解决!”
胡茵茹怒道:“何止如此,不但是说好的土地变了卦,他们还通知蒋奇伟,光盘生产厂不可以兴建!”
“咱俩是好朋友,我关心你也是应该的。”
张扬道:“没那意思,我要是真想送,一辆也不够啊!”他这倒是实话。
张扬琢磨着,可不是吗,这都八月份了,眼看大学就要开学了,既然顾养养入学,自己这个事实上的姐夫,怎么也得意思意思,好在这次从香港带来了不少礼物,回头选一件给她送过。”
蒋奇伟笑道:“是啊。如果当时定在春阳也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
张扬笑道:“我只是随口说说。你还当真啊,老要你送我东西多不好意思!”
张扬想了想,的确如此,顾允知做官已经算得上清廉了,他在女儿经商的问题上也没有避嫌的意思。只是没有主动关照罢了,既然不是避嫌,难道江城开发区的确有得天独厚的便利条件,能够吸引乔梦媛过来投资?
秦清微微一怔:“乔老?”这次明白为什么江城市领导会出尔反尔,推翻和蒋奇伟当初的合作意向。
张扬和郭志强对生意场上的事情都不甚了解,仍然不解的看着她。
秦清笑了笑却没有说话,心中暗道,乔老的官位可不是大一级的问题,虽然已经隐退,可他在政坛上的影响力任何人都不敢忽视。
晚宴过后,张扬亲自开车把秦清和常海心送回酒店,行到中途,张扬故意道:“那个乔梦媛是乔老的孙女!”
蒋奇伟道:“实不相瞒,我已经和岚山方面进行了接触,光盘生产线仍然会投!”
“汇通科技要在开发区拿下二百亩地。从事计算机和光盘生产,投资金额和投资规模都将是江城前所未有的。所以市里决定要给他们提供最优惠的条件!”
胡茵茹道:“汇通是乔梦媛的公司!”
“好!”胡茵茹上了远处的红色奥迪。
胡茵茹道:“这就是消费心理,盲从!”她话锋一转,提到江城伏羊饮食文化节的招商大会:“你们搞伏羊饮食文化节,我找了一群朋友去给你捧场,结果就是盲从,好心投资江城。可到最后,却被你们市政府给摆了一道:“张扬刚才已经被胡茵茹骂了一顿。正纳闷着这件事,按理说江城市政府正在忙于招商引资,对于外来商人应该抱着欢迎的态度,怎么会出尔反尔,推翻过去的意向,让这些商人产生这么大的怨念呢?
这种场合郭志强并没有太多的发言机会,他一不是体制中人,二不懂经商,只懂得陪着喝酒,人只有在相比较的时候才能够找到差距,望着侃侃而谈的张扬。郭志强发现了自己的差距,难怪人家http://www.hetushu.com能够吸引这么多女性的注意。长相是天生的,口才却是后天培养的,郭志强原本对张扬并不怎么服气,可经过香港的事情之后,开始佩服起他来了,看来张扬的长处不仅仅是武功方面。
张扬笑道:“我就搞不懂,这甲鱼王也没什么特色,怎么人们都争先恐后的往这里拱?”
张扬笑道:“威胁啊!你这是拆我台!”
郭志强插口道:“胡小姐,小心糖衣炮弹!”
李长宇听张扬反应完情况,沉默了一会儿方才道:“张扬,这件事有些麻烦,这块地是上面定下来的。我们也没有办法。”
“什么叫帮我问啊?你们江城市政府招商的时候怎么说的,可事情过去没两天。就翻脸不认人了,张扬!咱们平海又不是只有江城一个开发区。手里有钱,在哪儿投资不是一样。可是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既然是已经达成的意向,怎么可以不讲究诚信呢?而且他们代表政府。有这么出尔反尔的吗?”
秦清笑道:“小常,这里又不是单位,随意点。别这么客气!”
胡茵茹道:“周叔新进了一些车,让我选一辆当我的生日礼物,你闲着也没事帮我挑一辆!”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
张扬道:“秦副市长以后要多多关照啊!”
张扬和郭志强都看出胡茵茹对齐梦援的忌惮,张扬在心中对乔梦媛发生起了强烈的好奇心,她为什么要选江城呢?
张扬皱了皱眉头,有些奇怪道:“这汽修厂这么偏啊?”
秦清微笑道:“她既然能够经营一家这么大的高科技公司,想必不会头脑发热就做出盲目投资的举动,事前一定做过一番周密细致的市场调查。如果不对江城的投资前景充满信心,她是不会做出这种选择的。”
郭志强帮衬道:“是啊,这帮市领导不能说话不算话,当初答应的条件。就得兑现,这件事要是传出去。人家谁还敢到江城投资啊?”
“我跟你不来电!”胡茵茹还是微笑着把表拿出来戴在雪白的皓腕上。
胡茵茹笑道:“你放心吧,我跟这些事没关系,而且也不可能查,能做这种生意的都要有相当的关系,上上下下每一个环节都需要打通,任何一个环节出错都会有麻烦。”她指了指张扬的那辆指挥官:“只要上了牌子就有了身份证。谁还去问你的出身啊!”
胡茵茹看中了一辆深蓝色保时捷敞篷跑车,因为车辆还没有组装完成。所以只能打消了试车的念头,她向汽修厂的负责人说了一声,让他们把这辆车给留下。
胡茵茹白了他一眼道:“大言不惭,整一个花心大萝卜,真不知道她们怎么会看上你的!”
香港回来之后张扬忽然特别喜欢这种家居的温馨感,顾佳彤虽然不常来这里居住,可是冰箱里还放着不少的食物,张扬准备自己动手,弄一顿丰盛的晚餐,今晚就不出去参加社交活动了。
张扬这才明白她为什么要到这里来,驱车来到风帆汽修厂门前,大门紧锁着,保卫看到是胡茵茹过来。这才开了大门,风帆汽修厂的门脸虽然很破,可里面的院子却很大。后院中停着十多辆汽车,五名小工正在灯光下连夜赶工。
晚饭之后,蒋奇伟开车先走了。胡茵茹因为中午晚上都喝了不少,干脆把车扔在停车场,上了张扬的吉普车。张扬笑道:“我送你回家?”
胡茵茹小声道:“怎么回事?”
胡茵茹解释道:“乔梦媛是乔老的孙女,她爸爸是云安河省委书记。”
张扬做事十分讲究效率,他一个电话打给了江城常务副市长李长宇。
胡茵茹点点头道:“别的我不敢说和图书,这件事江城市政府如果不给我们一个明确的说法,我敢保证那些没签合同的协议,全都一笔勾销!”
常海心听到乔梦媛的名字,微微皱了皱眉头,这微妙的表情变化并没有逃过张扬的眼睛。
张扬道:“说是那块地被什么汇通科技给拿下了,从事计算机和光盘生产!”
李长宇道:“市里也会做出相关补偿!”
张扬看到她有几分酒意,也就没多问,驱车向西郊汽修厂驶去,胡茵茹开始的时候,还能指路,过了一会儿居然朦朦胧胧睡了过去,螓首歪在张扬的肩头,张扬望着她。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随着对胡茵茹的了解加深,他发现胡茵茹是个骨子里极其倔强的女孩子,表面虽然世故圆滑,可做任何事都有分寸和底线,在商场中打拼多年仍然能够保持这样的准则,的确难能可贵。
“美得你!顾佳彤让我帮她留意一辆合适的汽车,说是要送给她妹妹当入学礼物!”
胡茵茹指了指右前方的小路。
蒋奇伟道:“我听说这笔投资她只占一部分,很大部分的资金来自于国际风险投资,我想她一定有一位合作者。”他停顿了一下又道:“乔梦媛是个商场奇材,再加上她深厚的家庭背景,这样的人到哪儿都会掀起风浪。”
秦清在第二天中午来到东江,下午开会之后,抽时间给张扬打了电话,她这次并不是一个人过来,秘书常海心也跟着她过来。张扬当晚就在望江楼安排了一桌饭,因为就要离开东江,所以这次把胡茵茹、郭志强都叫上了,胡茵茹听说晚上请的是岚山副市长秦清,顺便就把蒋奇伟叫上,目的是借着这次机会介绍蒋奇伟给秦清认识。以后蒋奇伟去岚山投资也方便一些。
秦清看了他一眼,目光中带着淡淡的嗔怪,心想,这还要你说啊,什么事情过犹不及。你越是跟我打官腔,别人越觉着咱们俩不正常。她并不想在这种场合跟张扬多做交流,向蒋奇伟笑道:“蒋总的投资项目属于新兴的高科技产业,江城市政府于情于理都不应该拒绝啊!”
“不用,不用!”李长宇慌忙道,纵然是沉稳如他,面对这种事情也有一些抹不开面子。
李长宇的声音忽然变小了,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过了一会儿方才道:“下周日,我和你葛姨打算办个小型婚礼,只有自家人,你过来吧!”
常海心点了点头,还是给每人添满酒,这才回到秦清身边坐下。
还有电话是秦清的,她一是问张扬有没有从香港回来,二是告诉张扬,她明天中午回来东江参加省里的一个重要会议,张扬和她约定明天电话联络之后,方才依依不舍得挂上电话。
“补偿?”张扬忍不住笑了起来:“李副市长,人家投资的初衷是想从事光盘生产,现在市里不许人家投资这一项目,你以为人家还愿意继续在江城投资吗?”
胡茵茹已经打起了退堂鼓:“算了,既然是乔梦媛,我还是劝蒋奇伟撤吧,这浑水谁想趟谁趟!”
胡茵茹轻笑道:“糖衣我会扒下来。炮弹给他打回去!”
秦清道:“大概她以为经商更能证明自己的能力。而且经商也是一个历练的过程,商而优则仕的例子也并不少见,以她的背景,作几年生意之后再从政,起点还是要超出普通人许多。”
张扬道:“他做什么我不管,你还是小心一些,违法的事情尽量别沾。”
胡茵茹摇了摇头,她自己开车来的。向张扬道:“我回头去趟飞捷,有些事必须要当面向人家交代一下,都是朋友,最好解释清楚。”
胡茵茹道:“汇通科技过去一直都是做通信工程的,m.hetushu.com怎么乔梦媛忽然想起涉足这一全新的领域?而且一上来投资就这么大,还偏偏选中了江城?”
张扬叹了口气道:“官大一级压死人!”
张扬笑道:“恭喜你了!”
蒋奇伟笑道:“张主任太客气了,做生意这种事情须得合作双方达成一致,虽然谈不拢,也没必要因此而伤了和气,我相信以后我们还有合作的机会。
胡茵茹的目光却望着张扬,这让郭志强多少有些尴尬,今天自己好像有些多余,充当了电灯泡的角色。
乔家在国内政坛的影响力即便是文副总理也无法企及,乔梦媛身为乔老的宝贝孙女在江城投资,江城市领导又怎敢不给她大开绿灯?
说起自己的级别,张大官人心理又有些不平衡了,许常德的倒台自己居功至伟,可自己到现在只落了个带薪休假,不知道回到江城会不会给自己提个半级,在体制中混长了。张扬也渐渐变得理智起来,知道一步登天那是不现实的事情,还是先混个副处再说。
胡茵茹睡得很浅,吉普车驶过一个四坑的时候,她被颠醒了,发觉自己靠在张扬肩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两天有些累了!”
李长宇道:“张扬,这件事很复杂。我会重点关注,对了!什么时候返回江城?”
席间蒋奇伟提起到岚山开厂的事情,秦清道:“说起来这件事我记得很清楚,当初蒋总谈合作的时候我也在场,当时还想让你把厂址设在春阳开发区,可后来因为条件不允许才选择了江城。”
这时候又有小工开着刚刚组装完成的一辆红色宝马停在一旁。在香港的时候,海兰就开着一辆这样的小车,张扬对这小车还是有些感情的,走过去试了一圈,笑道:“这车还不错,多少钱啊!”
张扬看到蒋奇伟不请自来,马上就猜到了胡茵茹的目的,不过他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悦,毕竟他在心底对蒋奇伟还是有些歉疚的,利用这次机会让他认识一下秦清,无论秦清是否分管这一块。作为副市长在岚山还是有一定话语权的。
张扬笑道:“没事儿,咱俩这关系,借个肩膀用用不算什么!”
张扬看了郭志强一眼道:“你们这帮就是难伺候,没事儿到处添乱!”
胡茵茹却摇了摇头道:“用得着避嫌吗?他们只要守法经营,什么麻烦都不会有,而且就算有些小小不然的违规,谁又敢去查他们,谁又查得了他们?”她等于一竿子把这帮经商的都打进去了。
胡茵茹将杯中的东江春一口喝干了,她喝酒极其豪爽,看得郭志强有些发呆,郭志强对生意没什么兴趣,也不知道张扬和胡茵茹说什么,端起酒杯道:“别一个人喝闷酒,我陪你!”他也干了一杯。
张扬眯起双眼道:“我就是感到纳闷,你说她老子是云安河省委书,她不在云安做生意,跑到平海来添什么乱啊?”
“自找的!”胡茵茹说了他一句,然后向汽修厂的负责人招了招手道:“这车也留着!”
张扬道:“强龙不压地头蛇。她乔梦媛再有能量,在江城这一亩三分地上也不能任意胡为!”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们暂时不回江城,等住下来再和你联系!”
张扬挂上电话。
胡茵茹道:“我所管理的都是周叔能够看得到的生意,也是最不赚钱的那部分!”
甲鱼王又有了新鲜的做法,整只甲鱼端上来之后,老鳖壳分离开来。周边还点缀着一圈鸽子蛋,美其名曰霸王卸甲,郭志强用筷子夹起了一个:“王八蛋!这玩意儿我还没吃过呢!”
“结婚是人生大事,还是应该隆重点,这样啊,我提前回去几天,帮你操办操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