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9章 冲动是魔鬼

乔梦媛小声道:“过去我一直以为你是个稳重保守的人!”
李长宇低声道:“结婚的事情,我原本连你都没打算通知,可又怕你以后知道给我小鞋穿,体制中因为婚丧嫁娶出事情的例子很多,我不想落人口舌。”
李长宇并没有想到张扬会提前这么多天回来,把张扬送给他的两条软中华放在抽屉里。然后道:“怎么样,假期还顺心吧?”
洪伟基向烟灰缸中弹了弹烟灰道:“东江还是要多去几趟的!”他很婉转的提醒李长宇。想要在和左援朝的竞争中胜出。省里必须找到强有力的靠山,他对李长宇和顾允知的关系有所耳闻,如果顾书记真的力挺李长宇,那么李长宇的胜算肯定会很大,不过左援朝也是顾允知一手提拔到代市长的位置上,这就让局势显得并不是那么明朗,洪伟基过去一直都以为左援朝和顾允知的关系很近,可伏羊饮食文化节过后,他对此产生了很大的怀疑。在江城,顾允知真正信任的人应该是张扬,左援朝被可能到来的政绩冲昏了头脑,居然选择张扬下手,最终导致了张扬的反客为主,搞的整个江城领导层颜面尽失。代市长左援朝也成为了大家心中的笑柄,事情过去那么久仍然有些灰溜溜的,始终抬不起头来。
“嘉勇,这次签约后,跟我一起去北京吧!”
晚宴结束之后。张扬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和方文南一起来到鱼米之乡的顶楼平台,两人并肩望着乔梦媛的凯迪拉克消失在夜色之中,方文南道:“真是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到江城来搅局?”
“谁爱争谁争。我才不愿意当这个首富,好事没捞到,捐款赈灾每次我都得冲锋在前!”
李长宇点了点头。这件事情早就听顾佳彤提起,江城制药厂在目前的情况下,的确需要外来的资金注入!你放心吧,这件事我会特别留意。”
胡光海被张扬一双眼睛看得心里发毛,毕竟张扬当初痛殴副局长高兴贵的事情人尽皆知。胡光海也害怕这件事落在自己约头上,他颤声道:“你……想干什么?”
李长孛笑道:“性质不一样!”在双规解除之后。李长宇痛定思痛,李长宇在仕途中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上来,他有自己的一套手段,记得最早的时候,他也欠缺经验,任何人送钱,他都毫不留情的退回去,实在退不掉就通过邮局把钱汇给送钱人,无形之中就把人给得罪了,工作的开展自然遇到问题,社会就是这样,你不收礼。人家另投门路,搞到最后,你只能孤家寡人。李长宇被双规之后,对送礼更加忌讳,不过他也不能因此而把群众基础都给丢了,所以才想出了这个办法,人家送礼来,他都客客气气的收下,在不违反原则的情况下,能办的事情就给人家帮忙,能解决的问题就给人家解决,只有这样才能和周围干部群众打成一片,这才叫平易近人,人际关系好,才有人愿意说你的好话,工作上也会尽心和你配合,才能看到工作成绩。
洪伟基点了点头道:“我也听说了,宋省长年轻有为,在静安担任市委书记的时候。就把静安搞得有声有色,看来他以后的提升空间很大。”说起人家,洪伟基不由得联想起自己,心中一阵哀叹,如果不是许常德的问题耽搁了自己,他现在早已经成为平海省常委了,人在仕途上不可能一帆风顺的,可以说他来江城之前,他的官路一直都很顺,在李长宇还是春阳县县委书记的时候,他已经成为了地级市市委书记,可发现自从来到江城之后,他有种止步不前的感觉。而李长宇正在不断和他缩小差距。
洪伟基盯住李长宇的眼睛,他发现这位老同学的城府变得越来越深了,政治上的修为也存在着一个突破升级的过程,上次的双规事件时李长宇而言是一个难得的历练,经历双规之后,李长宇在政治上的表现让洪伟基有种破茧成蝶的惊艳,洪伟基道:“刚才你在常委会上提出飞捷公司的事情,可不像是要远离是非啊!”
胡光海被气的浑身瑟和_图_书瑟发抖:“你……你……还是国家干部吗?……你……你流氓……你无赖!”
张扬笑道:“成,等我明天去旅游局上班就给你办这件事!”
苏小红向银行卡瞄了一眼,伸手拿了过去,轻声道:“我还指望着你还不上,从此卖身为奴呢!”话语中透露着一种勾引人的味道。
洪伟基表示理解。点了点头道:“好,我帮你保密。不过喜酒我一定得去喝!”他把烟蒂摁灭道:“你考虑的很周到。很多事,原本是好车,可处理不当就会变成坏事。”
从许嘉勇的目光中。乔梦媛感觉到他对江城的感情。一开始的时候,乔梦媛并不理解许嘉勇为什么要选择江城发展,可现在她有些明每许嘉勇道:“小媛。我会在江城的土地上建成国内,乃至整个亚洲最大的计算机配件中心。建成最先进的光盘生产线,打造一个全新的硬件帝国!”
胡光海的脸上青一块白一块,被人当面揭穿的滋味并不好受,他有些生气的站起身来:“张扬,新光健身器材厂拿下广告位手续齐全,没有任何的违规操作因素在内,你不要血口喷人!”
张扬没有说话。从一旁拿起一瓶冰水灌了一口:“最合理的解释就是,人家看好江城的投资环境呗!”身穿浅灰色色旗袍的苏小红婷婷袅袅从后面走了过来,她接口道:“人家这是功夫唱妇随。如果不是许嘉勇看中了这片地方,乔梦媛怎么也不会想来江城。”
李长宇对这厮极其了解,他再次施展了太极推手的功夫:“张扬,你现在还担任着招商办副主任,享受副处级待遇,我向你这么大的时候,还只是一个科员呢。你还年轻……”
“我想你见见我爷爷,也许他可以站在我们这边!”
胡光海看到他兜了一圈又回来了,心中暗叫不妙,可脸上仍然堆着笑容道:“张处长还有事?”
胡光海也动了真气,他大声道:“这是旅游局全体领导讨论后一致通过的决定,你无权改变!”说完之后,他感觉到还不够力度:“你管好你的市场开发处,这件事不属于你分管的范畴!”
苏小红道:“我那钱也不是平白无故借给你的,老街入口的地方,我想做个灯箱广告。这事儿你得给我办了。”
两人相互对望着,彼此都明白了对方心中所想,不禁同时大笑起来。
计算机产业对方文南而言还是一个陌生的领域,他并不认为这种东西能够赚多少钱,望着侃侃而谈的许嘉勇,他将许嘉勇定位为一个好高鹜远的年轻人,中国的高科技产业只不过是刚刚起步,在一开始就投入这么大的财力,搞不好会血本无归,方文南从根本上还是一个传统意义的商人,他更专注于他所认为的实业,册产业并不在他认知的范畴内。真正让方文南注意的还是乔梦媛,这个看似娇小的小丫头,家庭背景不是一般的深厚。据方文南了解,她所从事的也并非科技行业这么简单,乔梦媛的出现注定要在江城商界掀起一场风浪。方文南已经预料到,日后和她之间的竞争是在所难免的,虽说目前并没有看到任何的迹象,商者对利益的追求是共同的,在这一前提下,早晚都会有一场遭遇。
苏小红笑道:“成,反正方总付账!”
李长宇笑了起来:“这么隆重啊!”捏了捏信封居然有一千块,他玩笑道:“我拿市委书记的钱算不上受贿吧?”
洪伟基从老同学的这句话中把握到了他的真正含义,不禁笑了起来,宋怀明把代字去掉只要走走程序就行了,对宋怀明而言,代省长和省长没有任何的区别,而李长宇就不同了,明年江城也会召开人代会,人代会上会选举江城市市长,就眼前来看,代市长左援朝无疑是最有希望的人选,可是常务副市长李长宇最近政绩突出,大有后来居上地势态。
李长宇乐呵呵把红包收了起来,掏出中华烟给洪伟基上了一支,洪伟基向烟盒上瞥了一眼,开常委会的时候,他常常注意别人抽烟的品牌,这些常和_图_书委们抽得多数都是一些高档香烟,这些烟肯定不是靠个人工资买来的,洪伟基忽然想起李长宇被双规的时候,纪委调查他,他对收取烟酒直认不讳。想不到这场双规并没有给他留下太多的阴影,看来烟酒还是照收不误。
乔梦媛温婉笑道:“我相信你可以做到,无论你怎样做,我都会支持你!”
乔梦媛笑着挽住他的臂膀:“我相信你,而且这次我也没有投入多少资金,大部分都是你吸引的国际风险投资。”她轻声道:“国内的计算机产业还不成熟。你这次投资这么大,相应的风险也很大。”
李长宇道:“宋省长要等到明年省人代会才能把这个代字去掉!”
听到张扬这么说,胡光海的脸色顿时变了,人都是有血性的,胡光海虽然平时脾气好。可骨子里还是有几分倔强的,对于张扬这种强势人物,他一直都陪着小心,可心底深处是看不起他的。认为张扬不过是凭借着副市长李长宇的关系才如此嚣张,而且,他认为,你张扬再怎么强势,你毕竟是我下级,我是旅游局副局长,我是你的领导,你怎么都不该用这种命令的口吻跟我说话。胡光海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摇了摇头道:“小张,我们是国家干部,一定要公私分明,你这样让我很难做!”不到最后一步,胡光海还是不想跟张扬翻脸的。张扬冷笑道:“拉倒吧,什么公私分明,你以为我不知道新光健身器材厂是你弟弟开的?你这叫公私分明?”
谁都不想遇到乔梦媛这样的敌人,跟她为敌,就意味着跟她背后实力强大的家族为敌,张扬也不例外,今晚的许嘉勇虽然没有表露出任何的敌意,可张扬仍然可以断定,许嘉勇对自己的仇恨是无法抹去的,他越是表现出淡然,越是代表仇恨隐藏之深。自己是许嘉勇的敌人,也就意味着是乔梦媛的敌人。张扬感觉到空前的压力,许嘉勇在江城的投资,也许只是他布局的开始,他依然记得在宁静路遇到许嘉勇时他所说的那句话其实死亡不是最可怕的结局,真正可怕的是一点点失去自己拥有的一切。
一群人同声笑了起来。
崔杰想了想:“胡局长负责的,好像是答应了新光健身器材厂!不过合约没签!”
许嘉勇道:“做任何事把握先机最为重要,在初始时风险肯定是巨大的,巨大的风险意味着可能获得的高额利润。
张扬一阵子没到旅游局上班,对旅游局新近的一些情况并不是太清楚,第二天回到市场开发处,自然受到一帮属下的热烈欢迎,朱晓并和苏强的感情日趋稳定。专升本考试也顺利通过,最近表现的尤为活跃,她将最近旅游局的奇闻轶事向张扬汇报了一遍,陈建和何树雷两个忙着写月终总结,董吉名仍然病假。
李长宇笑了起来:“这件事总得有人提起!”
张扬笑道:“方老板是怕江城首富的名头被人家争过去!”
乔梦媛的表妹时维也受邀前来,张扬将他们……向方文南介绍,本来他想邀请顾佳彤同来。可是顾佳彤自从父亲过问她和张扬的事情之后,对两人关系的处理变得低调起来,尽量避免在公共场合与张扬一起出席,两人的恋情从过去的半公开转成了地下。
“说出来有用吗?”
许嘉勇给张扬的感觉真有种脱胎换骨的变化,整个晚宴的过程中谈笑风生镇定自若。从他的身上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杀伐之气。
“那我先恭喜你了,要不要中午给接风加上庆功宴?”
张扬把存好的银行卡放在苏小红的面前:“红姐,完璧归赵!”
“好!一言为定,今晚鱼米之乡水晶阁!我回头通知方总!”
许嘉勇感动的点了点头,他揽住乔梦媛的纤腰:“小媛,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张扬可不敢接招,哈哈笑道:“红姐,我的肉金贵着呢!”他拉了张转椅在苏小红的对面坐下:“最近酒吧的生意怎么样?”
苏小红来到张扬身边。将一张银行卡还给张扬:“以后别来这套啊,挺没劲的!”张扬一看就知道和-图-书她把多余的五万块还给了自己,其实张扬在还钱之初就已经想到苏小红不会跟他算利息,可还是选择这样做,人啊,很多时候真虚伪。聪明人之间往往不用把事情说得太透,张扬也没有推辞。很痛快的把银行卡收了回来。
乔梦媛静静看着许嘉勇的眼睛,她在三年前和许嘉勇相识,许嘉勇的博学睿智,很快就俘获了她的芳心,她曾经对许嘉勇有所暗示,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许嘉勇对她的暗示总显得无动于衷,乔梦媛后来的回国和许嘉勇的淡漠拥有着很大的关系,两人之间产生感情还是在许常德死后,在许嘉勇最艰难的日子,乔梦媛来到东江,始终陪伴他左右,正是她的这份痴情打动了许嘉勇,他们的感情也在这段时间突飞猛进。
苏小红对许嘉勇的投资计划了有些兴趣,不时的问这问那,许嘉勇也表现的很绅士,耐心解释了自己未来的基本构想。
张大官人关心的却不仅仅是政绩这么简单,他还惦记着这次能否提升级别的事情,看到李长宇说了半天,总是不往这上面靠拢,不由得有些心急,他咳嗽了一声。提醒李长宇道:“我负责市场开发处。还是科级啊?”
张扬眯起双眼。充满不屑道:“胡副局长,你别害怕,我不打你,那些粗糙的活儿,我很久就不干了!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你马上给你弟弟打电话,把那边的事情推了,然后和苏小红的酒吧签约,我权当一切没有发生过。”
许嘉勇笑道:“你这句话的口气好像江城市市长!”
张扬道:“我还会请几个朋友!”
洪伟基笑道:“你再废话,我就直接缴到市纪委廉政账户上去!我的血汗钱,你不要还给我!”
许嘉勇端起酒杯。主动向张扬道:“张扬,你是招商办副主任,也是旅游局市场开发处处长,我相信,以后我们的合作机会一定很多。”
既然合约没签,就证明这件事有回旋的余地,连市政府都能翻脸不认帐,他们旅游局一样可以。
“这灯箱广告位我要定了,原因很简单,老街是旅游景区,新光健身器材厂的广告和景区整体风格不符!”
方文南并没有想到许嘉勇和乔梦媛也会前来,乔梦媛虽然从商的时间不久,可是她在云安的名气很大,新近在江城开发区大规模拿地,已经成为江城商界注目的焦点人物。虽然顶着许嘉勇未婚妻的身份,而且表现的小鸟依人。可是在所有人的眼中乔梦媛才是两人中的主导者。
许嘉勇摇了摇头:“我不想去,我不想他们以为我对你抱有目的。乔梦媛靠在他的肩头:“嘉勇,正是因为如此,你才要当面向他解释,我要他们知道我爱你,我要他们知道,你是我的骄傲!”
张扬忽然右手闪电般挥了出去,狠狠给了胡光海一个嘴巴子,打得胡光海原地转了一个圈,捂着面孔坐倒在椅子上,他充满错愕的看着张扬,这厮明明说过不打人了啊!
张扬一听火就上来了,麻痹的胡光海,你跟我口口声声的诚信原则,搞了半天你他妈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呐,今儿我倒要看看,这旅游局是你胡光海说了算。还是我张扬说了算。他挂上电话,一转身就进了胡光海的办公室。
张扬看了看时间:“中午不行,我还得去市里一趟,把工作安排好,晚上吧!”
“省党校学习,等着升官呢!”
李长宇点上香烟在洪伟基办公桌的对面坐下,吐出一团烟雾道:“听说新来的代省长宋怀明是乔老的得意门生!”
李长宇笑了笑:“洪书记,我结婚的事情别再传出去了,我害怕影响不好!”
张扬在心里盘算着,副处正处副厅,就算一切顺利,哥们也得熬十几年。既然没什么指望,他只能先压下这个念头,向李长宇道:“还有一件事,顾佳彤有意接下江城制药厂。”
张扬一听就知道这次没戏了,叹了口气道:“得,您别说了,我明白了,我安心做好自己的工作,你别为难!”
方文南道:“乔梦媛刚来江城,就逼走了东江的多位投资商,由此和图书可见她的强势和高调,以后江城的是非恐怕会更多。
张扬微笑道:“希望你把钱源源不断的投入江城开发区,江城愿意和你们一起共同谋取发展。”
“过得去,老街现在已经整修的差不多了,前来游玩的人也越来越多,等到全面开放之后,我想生意应该会更火。”苏小红把银行卡收好了,然后两只白嫩怕纤手交织在一起承托住自己的下颌,姿态显得十分妩媚迷人:“你消失了这么久干什么去了?”
张扬昨晚答应了苏小红,说是把老街入口处的灯箱广告帮她拿下,答应别人的事情怎么都要兑现的,他和副局长胡光海一直也没有什么矛盾,自从进入旅游局始终相安无事,认为这个面子胡光海应该给他。
洪伟基笑道:“怕人家给你送礼吧?你怕什么,我不是听说你在纪委已经弄了个专用账户,凡是送给你的钱你都缴到了这个账户,你不想要礼金,可以缴上来嘛!”
许嘉勇站起身。握住乔梦媛的小手,凝望她的美眸深情道:“小媛,我知道这次你为了我顶了很大的压力,我不想你为我付出太乔梦媛咬了咬樱唇道:“嘉勇,我决定的事情没有任何人可以改变,我爱你,我的家人无权干涉我们的感情。”她和许嘉勇之间的关系有些像私定终身。在这个问题上遭到了父母的坚决反对。
张扬道:“老街入口的灯箱广告我要定了!你把新光健身器材厂给推了!”
李长宇看出他有些情绪,微笑道:“等你党校的函授学历下来,以后的道路会很顺,我看等你到了秦清这个年纪,说不定也能够达到她的政治高度。”
张大官人双目斜睨胡光海,他过去怎么没发现这狗日的这么欠揍?
就洪伟基个人而言:“他还是希望李长宇胜出,和这个老同学搭班子,毕竟要比左援朝舒服的多。左援朝虽然很聪明,可是在政治上过去喜欢出风头,和李长宇的深沉内敛相比,左援朝的棱角就显得有些分明了,这种人如果地势。连自己这个市委书记都不会被他放在眼里,更何况,洪伟基一直怀疑上次举报自己的人就是左援朝,所以才对左援朝的大哥下手,狠狠挫了一下他的锐气,左援朝现在表面上对自己很客气,可他的内心未必这么想。人的政治修为到了一定的地步考虑问题就很全面,会换位思考,洪伟基换位思考的结果就是,左援朝现在一定很恨自己。
许嘉勇和乔梦媛并肩站在开发区空旷的土地上,不久后,许嘉勇脑海中构造的企业帝国将成为现实,他蹲下去,握了一把泥土,然后慢慢松开手,任凭泥土被风吹散,深邃的双目中闪动着淡淡的忧伤。
抱着这样的心态张扬去找了胡光海,让他意外的是,当他提出要把入口处灯箱广告的使用权交给老街1919酒吧的时候,却被胡光海微笑拒绝了,胡光海摇了摇头道:“张处长,不是我不讲情面啊,这件事不好办,我已经答应新光健身器材厂了,咱们旅游局是国家事业机构,答应人家的事情就要兑现。出尔反尔的话,我们这些干部就失去了诚信,以后的工作该如何开展?”
张扬点了点头:“我总不能一直都在外面飘吧,晃了都一个多月,老街和古城墙工程已经接近尾声,争取在十一期间能够全部开放迎宾。”李长宇这是好意,老街和古城墙的开发,张扬居功至伟,到最后这笔政绩当然要算在他的头上。
李长宇有过前车之鉴,这种钱是不能拿得,如果不加选择的全都一股脑塞入自己的腰包。早晚会出大事,他是个在政治上有追求有抱负的人,才不会为了这点小钱断送自己的前程呢,小额的烟酒礼品还是照收不误,双规非但没有留给他太多的阴影,反而让李长宇对这种事的尺度把握变得炉火纯青。这些东西,反贪局纪委都不会放在心上的,至于大额的现金。李长宇就在纪委的廉政办设立了一个秘密账户,凡是有人送钱给他,李长宇基本上都送到廉政办,由廉政办出具收据,再把钱存入专用账户。这个秘和图书密也是洪伟基被举报的时候。李长宇偶然向他透露的,洪伟基拍案叫绝,也学着李长宇的样子如法炮制。
可胡光海仍然摇了摇头道:“张处长啊,这件事只能这样了,假如我们出尔反尔,那么其它的承租商家肯定会质疑我们的诚信,后果是很严重!”他笑道:“这样吧,还有其它的广告位,让她优先挑选怎么样?”
旅游局能够有今天欣欣向荣的局面,还不是我一手搞起来的,景区的投资也是我一手搞定。现在老街建好了,我要个灯箱广告都有人出来跟我推三阻四,我张扬就这么好欺负吗?
李长宇不禁笑了起来,他点燃一支香烟,抽了一口,从鼻孔中悠悠荡荡飘出两团姆雾:“回来准备上班?”
张扬是第二次见到乔梦媛,感觉乔梦媛很少说话,在许嘉勇的面前表现得十分文静,每当许嘉勇说话的时候,她都会停下所有的一切,双目静静看着许嘉勇。目光充满了深情,张扬不禁暗自感叹,这许嘉勇不知给她灌了什么迷魂药,能够让乔梦媛这么迷恋他。
苏小红道:“他们做的是跟你的生意好像不搭界吧?有道是同行是冤家,你搞餐饮建筑的。怎么对人家戒心怎么大?”
因为多数人都是初次见面,所以彼此间的谈话都显得小心谨慎。
张扬叹了口气。看着自己的右手:“冲动是魔鬼,我还是管不住自己,你说我流氓,我要是不打你,岂不是对不起你的褒奖?”
常委会之后,李长宇被市委书记洪伟基请到了他的办公室,洪伟基等秘书出去之后,拉开抽屉,从中拿出一个红包递给了李长宇:“恭喜啊!”
张扬耐心道:“老街主打旅游牌,灯箱广告也要以进驻老街的商业为主,胡副局长。你说咱们在景区弄一个健身器材厂的广告是不是不伦不类?再说了,合同还没签,你再考虑考虑!”张大官人认为自己已经很给胡光海面子了。先是提醒他你他妈只是一个副局长。然后又告诉他合同没签约,一切都存在定数,你多少也得给我个活动话儿。
听胡光海这样说。张扬心里就有些不爽,大家都在一个单位混,谁他妈不知道谁啊?你虽然是副局长,副处级,我虽然是市场开发处处长,科级,可我还是招商办副主任,享受副处级待遇,按照级别,咱俩也算得上是平起平坐。谈到对江城,对旅游局的贡献,老子更不知道要撇开你几条街,你他妈居然跟我耍官腔。人在经历的事情多了之后,涵养也随之提升,张大官人面对胡光海就表现出了很好的涵养。当然这和胡光海笑容可掬的表情也有一定关系,伸笑脸人,人家也没招你惹你,只是表示这件事不好办。
两人正说着话。办公室的崔杰走了进来,朱晓云道:“崔杰,你来的正好,老街入口处的灯箱广告落实了没有?”
“去了趟东江,转了趟香港,打了几场架,骂了几个人,无聊透顶!”
张扬从借调春阳协助招商工作开始,就没有过问过旅游局的事情,听朱晓云汇报了大半个小时,方才把最近的工作搞清,其实旅游局的工作无非是监督指挥几个重点景区的开发,随着老街古城墙景区即将迎来全面开放,围绕景区的配套设施招商工作也已经展开。广告位的招租工作正在进行中。让旅游局意外的是,这次的招租工作出奇的火爆,朱晓云听张扬说要拿下老街入口的广告位。她轻声道:“广告位招租工作是胡局长负责的,要不等回去问问他!”
许嘉勇笑道:“我是在等待机会!”
李长宇意味深长笑道:“所以我想远离是非!”
张扬也实在说不出太多的不是,他点了点头,走出门外就给苏小红打了个电话,把胡光海的答复跟她说了,苏小红一听就乐了:“我觉着当初找他要广告位的时候,他推三阻四的,原来是这么回事儿,新光健身器材厂是他弟弟开的,算了,张扬,既然不好办,这事儿就当我没说!”
“总得有人说!”
许嘉勇微微愣了愣。
苏小红道:“你放心啊,广告位租金我一分钱不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