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3章 走私风云

顾允知还知道一件事,这次省纪委派出的检查组组长,省纪委副书记刘艳红和新来的省长宋怀明是同期党校的同学,两人的关系很好,这次检查组在保和县彻查走私车上牌案的力度很足,交警大队长被抓,仍然没有让他们就此止步,明眼人都看出,这次保和县还得要有所动作才能让检查组满意,顾允知正是在检查组迟迟不愿撤离保和县这件事上看出,宋怀明要借着这件事烧他上任以后的第一把火。
张德放的回答极其干脆:“这事儿我帮不上忙!别说我帮不上忙,我劝你也别跟着掺和,现在是上头要抓走私,已经不仅仅是退赔罚没的问题,连保和县交警大队长都被抓了,你当是小事啊?我跟胡茵茹也是朋友,我是想帮她,可周云帆逃了,这件事说不清楚,我是一国家干部,我还是一公安干警,我不插手这件事都有人说我跟这件走私案有关,我要是插手更说不清,再说了,我也没有插手的能力。”
张德放恭恭敬敬叫了声舅舅,然后把两盒六安瓜片放在茶几上,顾允知瞄了一眼,低声道:“坐!”
宋怀明喜欢一边喝酒一边饮茶,抿了口清茶道:“是不是工作中遇到什么阻力了?”
顾允知道:“一千多万,保和县增加一千万的收入,意味着国家流失多少税收?保和县的这帮领导,眼光就这么短浅,只看到了自己的小家,却忽略了整个大家,真是狭隘,这种歪风邪气怎能不打?不但要打,还要一打到底,狠狠的打,打到以后再也没有这种事情发生。”
“可是,你不该替他承担这么大的责任!”
张扬喝了口茶,缓缓将茶杯放在茶几上,其实他刚开始的时候想过去找张德放,可张德放和周云帆之间张德放一定脱不了关系,所以张扬没有去找张德放,张德放的为人他很清楚,此人圆滑世故,周云帆上次和日本人生冲突的时候,他就置身事外,绝不是一个能够患难与共的人。
顾允知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宋怀明来到平海的时间并不长,他们之间正处在一个相互观察,相互磨合的过程,他比宋怀明大了将近二十岁,这样的年龄差距,注定做事的方法,看待问题的观点会有所不同,这次保和县走私车事件动静闹得很大,开始的时候顾允知是抱着旁观者的态度,他要借着这件事观察宋怀玉做事的风格和方法,很快他就发现,宋怀玉做事雷厉风行,而且毫不拖泥带水,而且他很会把握事情的分寸,做每件事之前,总会在面子上请示自己一下,以表示对他的尊重,而这种请示基本上都是在事情大局已定的情况下,比如这次打击走私车事件,顾允知当然会表示赞同。
两人碰了碰杯子,喝了一大口,刘艳红是一斤半的酒量,在女性中并不多见,她夹了颗草莓吃了,谈到了今晚的主题:“怀明,保和县方面交警大队大队长和财务科长都已经落案,这件事也基本查出了眉目,关键人物之中还有龙翔商贸的周云帆在逃,这件事你打算什么时候收刚?”
张德放看到舅舅的脸色很平和,这才壮着胆子道:“舅舅,其实我觉着这件事没必要搞这么大,给走私车上牌不仅仅是我们保和县,也不仅仅是平海,咱们国家穷,很多地方政府都将这件事当成一个增加收入的手段。”
张德放笑道:“我说老弟,你怎么老喜欢拿屎盆子往我头上扣呢?”
顾允知道:“养养那辆车是你帮忙买的?”
宋怀明笑着在刘艳红对面委平:“酒不错!”
顾允知淡然一笑,他当然知道顾佳彤买来的这辆车不存在任何问题,就算有问题,有人想拿这件事做文章,有他在位一天,也兴不起任何的风浪。顾允知从几上拿起茶杯,抿了口苦茶,眉宇微微皱了皱道:“外面怎么说?”
张德放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老弟,我也不瞒你,正在办调动呢,你们一个个的都不断进步,我也总不能老窝在保和县?”
钟培元道:“具体的事情不清楚,不过我听说江城方面已经处理好了这件事,集资款和图书已经追回去了,老师的工资也得到了解决。”
张扬虽然已经定下去企改办当副主任,可企改办目前还没成立,除了已经定下来的马华成和张扬这一正一副两个主任,并没有其它的动静,而且一直以来企业改革企业财产清算都有国资委负责,企改办这个新生部门,职能并不明确,连马华成这个企改办主任还在国资委上班也就是说企改办连个具体的办公地点都没有,市里提出了这个概念之后,似乎又把这件事给遗忘了,张大官人仍旧在招商办混他的日子,偶尔在路上遇到马华成,会主动问起企改办的事情,马华成也没有表现出太多的热情,一来二去,张扬也感觉到没有意思,懒得开口再问。
“不管这事儿跟你有没有关系,张哥,胡茵茹落难了,你在东江关系多面子广,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刘艳红给宋怀明倒了杯酒,她在党校的时候就知道宋怀明的习惯,宋怀明喝酒很有分寸,朋友私下喝酒,他倒酒也只倒一次。
胡茵茹的头发已经剪短,拘留所的条件当然比不了过去,她没有化妆,静静坐在张扬的对面,唇角带者淡淡的微笑,宛如一朵不事雕琢的白莲花,绽放着一种张扬过去未曾发现的自然之美:“谢谢你能来看我!”她的语气仍然波澜不惊,在一个年轻女性的身上很少可以见到如此的镇定。
张德放的嘴很硬:“舅舅,现在说什么的都有,你也知道,我朋友多,喜欢交际,所以认识的人三教九流什么都有,可我认识并不代表着,我会跟他们有生意来往,您知道的,我是一个国家工作人员,我根本没有经商,这些事我从不涉及。”
张德放这才怯生生坐下,他对舅舅的脾气很了解,除非是逢年过节,顾允知根少主动打电话给他,虽然自己是他的外甥,顾允知平时也很少叫他来家里,只要叫他过来肯定有要紧事,张德放这阵子心绪不宁,自从龙翔公司走私案发之后,他就感到不安,刚才张扬问他的时候他并没有说实话,他和周云帆的关系绝非自己撇清的那样简单,如果不是他的穿针引线,周云帆也不会在保和县畅通无阻。
张德放道:“国家的法制原本就是个逐渐完善的过程,法制逐渐完善,干部的意识也在逐游完善,总得要给人改正错误的机会。”
顾允知忍不住看了他一眼,他也听出张德放今天老是向着保和县方面说话。
张德放接着摇头:“没关系,我又不负责交通,交警大队跟我不搭界!”
梁成龙领教过张扬的拳脚,不由得苦笑道:“现在说这些没什么用处这件事情的关键,第一,要找出事件的主要责任人,就是周云帆,就算他不愿意回国,也要想办法联系上他,如果他肯出面认罪,这件事就会有转机,第二,要及时把罚款交出来,这件事的关键还在于周云帆,这个窟窿咱们都无能为力,他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积累了相当不菲的财富,我相信走私车的事情只是他诸多生意中的一项,这笔罚款他出得起,第三,要看胡茵茹自己的表现,无论她在走私案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话一定不可以多说,事情都怕越闹越大,说得越多,事情反而就越大,你以后承担得罪责也就越大。”梁成龙分析的头头是道,他最后道:“最关键的一点还是上头的态度,这次走私案是宋省长提出,省纪委坐镇,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这是宋省长的头把火,他究竟想烧到何种程度,究竟是想出风头?还是想以这件事为探路石试探一下省里其它人的反应,这件事只能以后再看了。”
栾胜文想了想方才道:“根据我国刑法,走私货物物品偷逃应缴税额在五十万元以上的,处以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偷逃应税额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张德放拉开车门的时候,被一个人用力一推,他被推到了车里,伸手想要去摸枪,手腕被人用力握住,顿时动弹不得,张德放转过头去,这才看到突袭自己的人是张扬http://www.hetushu.com,他苦笑道:“张扬,你搞什么?靠,我还以为歹徒要袭击我呢!”
张德放来到宁静路9号的时候,顾允知正在客厅中看电视,儿子顾明健去了北京,大女儿顾佳彤送小女儿养养去北京入学,这样一来家里就只剩下他一个。
张扬道:“栾局,能不能安排我和胡茵茹见个面?”
“是你的责任你出来承担,不是你的责任你凭什么承担?”张扬有些愤怒的叫道。
张扬在这件事上也没有打算去惊动顾允知,自从知道顾允知现在对自己的态度之后,张扬还是尽量避免和他接触,他首先去找了白沙区公安副局长栾胜文,栾胜文对这件走私黑车案是清楚的,走私黑车案上牌是在保和县事发的,其实保和县给走私车上户的事情由来已久,县委县政府对这件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这件事每年都能给县里增加几千万的收入,周云帆一直以来都是通过这一途径给黑车上脾。
宋怀明道:“都说平海省委省政府中最有钱的干部就是纪委刘书记,现在看来果然名不虚传!”
顾允知的表情古井不波:“你知道保和县单单是通过给走私车上牌每年有多少收入吗?”
宋怀明坐在返回宁静路11号的汽车上,手中拿着一份平海日报,他把其中的一份内容指给秘书钟培元道:“江城教育局很厉害嘛,老师都闹起了停课,挪用集资款,扣发老师半年工资,这种事,国内恐怕都能排地上第一!”
顾允知对张德放的话半信半疑,可目前也没有任何的证据表明张德放跟龙翔商贸走私案有任何的关系,反倒是女儿买来的那辆汽车被一封匿名信告到了纪委,省纪委直接把信送到了他手里,顾允知还没有去问女儿,先找张德放落实一下情况。
张扬有些愤怒的在桌子上拍了一记:“他也算个男人,出了事情一走了之,让一个女孩子留下来背这个黑锅,要是让我遇到他,我非揍死他不可!”
胡茵茹道:“张扬,真的,这件事不好处理,你不要惹事!”
一旁的女警不得不提醒张扬注意说话的方式。
张扬放开他的手腕,来到车内坐下,没好气道:“张局长,你可真难找,手机关机,传呼不回,座机停机,单位找不到你,到底出什么隐秘任务啊?”
有问题的车不仅仅是张扬这一辆,顾佳彤为了庆贺妹妹入学,送给她的那辆宝马面临着同样的问题,这辆车是顾佳彤通过胡茵茹买下的,顾允知之所以把张德放叫到家中,就是为了问清这件事。
顾允知笑着点了点头:“听说你最近在忙着调动的事情?”
顾允知拿起遥控关上了电视:“保和县走私车上牌的事情跟你有没有关系?”
张扬听得汗毛直竖:“我靠,不会吧,这么重啊?”
宋怀明不禁笑了起来,让人请吃饭还这么理直气壮的,在他认识的女性之中只有刘艳红一个,他很愉快的答应了刘艳红的要求:“在哪里?”
张扬来东江之前并没有想到这件事闹得这么大,他皱了皱眉头道:“龙翔商贸的法人代表是周云帆,这件事胡茵茹是无辜的。”
刘艳红已经在御王府等了一会儿了,凉菜已经上桌,桌上放着一瓶三十年窖藏的五粮液。
张扬道:“周云帆才是老板,胡茵茹一直以来都是帮他管理公司,一个管理人员就算是承担责任,又该承担多少?总不能所有得罪责都让她一个人承担?”
可在不久前全国性的打击走私行动大张旗鼓的开始了,一封检举信直接送到了新任代省长宋怀明的手中,宋怀明在省委常委会上提出了这件事当场省常委们就表示这件事绝不可以姑息,一定要彻查到底,派出了由省纪委副书记刘艳红带队的检查组,直接进驻了保和县交警大队,过去这体形式的检查也不是第一次,地方上也有他们的应对之道,无非是接待好一点,礼物送得厚一点。可没想到这次检查组玩真的了一来到保和县就呆着不走了,说是省里有指示,该抓的坚决要抓,该免职的坚决免职,不查到底和-图-书绝不收手,保和县几位常委被逼的没有办法,只能授意授意检察院方面抓了县交警大队大队长和财务科长。可是这件事仍然没平息下去,检查组顺藤摸瓜查到了龙翔商贸,让东江市公安局配合,把龙翔商贸总经理胡茵茹给抓了起来,现在龙翔商贸的一切生意都已经被暂停,市里派出调查组,调查公司的财务状况。
栾胜文道:“据我所知龙翔商贸涉及的偷逃税额应该超出了五十万,不过好在胡茵茹并非是法人,现在也没有证据指认她参与了走私活动。”
张扬忽然想起一句话,新官上任三把火,看来代省长宋怀明的第一把火就要从打击走私犯罪烧起。
刘艳红道:“我跟朱德桓离婚后,分了一半家产,这酒也是其中的一部分。”她老公朱德桓是一位成功的商人,现在事业的重心已经转到了西部,两人聚少离多,加上刘艳红本身的性情过于要强,最终造成了他们的分手,离婚的时候刘艳红获得了一半家产,众所周知的就是,她位于清凉湖畔的豪宅,现在价值已经八百多万。
张德放知道舅舅这是想问问外面对这件事的看法,他观察了一下舅舅的表情,然后小心翼翼道:“外面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这是宋省长烧得第一把火!”
顾允知并没有表态,目光落在那两盒茶叶上:“你带回去吧,我不缺茶叶,拿去孝敬你爸爸!”
“御王府,秋水阁!”
张德放忽然想起一件事,落下车窗道:“对了,你那辆吉普车像户主是周云帆吧,别开东江来了,别让人盯上了。”
一种莫名的情绪触动了胡茵茹的内心,她咬了咬嘴唇,抑制住鼻子发酸的冲动,她小声道:“或许你对我是,可是我对你的那份友谊……早已经改变了味道……”说完这句话,她匆匆站起身向里面走去,任凭张扬在身后如何呼唤,始终没有回头。
张德放道:“那辆车我知道,佳彤应该不清楚车的来路,她买车的时候,车子已经在保和县车管所备好案,法律上不存在任何的问题,舅舅,是不是有些人想拿这件事做文章?”
张德放慌忙摇头:“不是!佳彤和胡茵茹本来就认识,养养也认识她,是佳彤买来给养养当入学礼物的,我不知道!”他的确不知情,所以急着撇开关系。
“我可没那么想!咱们国家也没规定有钱人就不能当官了!再说了你的财产也不是来路不明!”
栾胜文道:“其实这件事你不应该找我,张德放是保和县公安局副局长又是顾书记的外甥,他知道的内情比我要多得多。”
张德放也知道张扬不相信自己,他叹了口气道:“这种案子都是越掀越大,省纪委工作组在保和县坐住了不走,他们一天不走就证明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还想把这件事往深了挖!这种时候是最敏感的,人家自保来不及,你说咱们跟着掺和什么劲?”张扬眯起眼睛看着张德放道:“你的意思是让胡茵茹自生自灭,你不管了?”
顾佳彤不在东江,她送妹妹前往北京,蓝海公司在北京也有业务需要处理。
刘艳红笑道:“是不是我们纪委干部就得一穷二白,就得两袖清风,这才能够证明我们清廉公正?”
其实走私车上牌的事情并非存在于保和县一个地方,在平海,甚至在国内的其它地方都有这种现象的存在,只不过保和县过分了一些,县领导过于看重这一块地收入。
张扬道:“别忘了,我们是好朋友,咱们有纯洁的革命友谊!”
接完电话,他向张扬笑道:“你看,说着说着又有事了,我舅舅让我去他家一趟,本来还想中午跟你一起吃饭呢?”
张扬知道他极其奸猾,跟他说话越是绕弯子越没什么意思,直截了当道:“我听说保和县出了大事儿,你这个时候走,该不会跟这件事有关系屁巴?”
胡茵茹摇了摇头:“周叔不会在这种时候回来的!”这次的事情搞得很大,周云帆如果在这种时候回国,肯定要被缉拿归案,周云帆并不是傻子,在几年前他就已经通过关系入了加拿大国籍。
刘艳红和图书摇了摇头道:“那倒没有,不过最近省纪委收到了一封举报信,说顾书记的女儿也从龙翔商贸买过一辆走私车,曾书记把举报信给顾书记送过去了。”
“老弟,我也不是那个意思,可现在的确不是我们插手的时候……”张德放说话的时候,他传呼响了起来,他看了看号码,居然是舅舅家里的电话,慌忙打开手机回了过去。
宋怀明让司机改变了路线,直接把他送到了御王府,这里距离宁静路并不远,宋怀明让司机把钟培元送回家,回头不要接自己了,他想吃完饭后自己走回去。
宋怀明接通电话,电话是省纪委副书记刘艳红打来的,刘艳红道:“老同学,有没有空,我想你请我吃饭!”
宋怀明面前的玻璃杯倒满了得有四两,他看了看玻璃杯,摇头苦笑道:“老同学,你想把我给灌醉了?”
张扬意识到让张德放帮忙没有任何可能的时候,他开始考虑谁才能帮助自己,他在东江的朋友不少,可这件走私车案件是省纪委关注的事情,有能力帮助他的人很少,顾佳彤无疑算一个可自从顾允知明确反对顾佳彤和他交往之后,张扬对借用顾允知的关系十分的避讳。仔细考虑之后,他想起了一个人,丰裕集团董事长梁成龙,他和梁成龙之间过去曾经有过不快,可是因为对付王学海这个共同的敌人两人的关系有所改善。张扬还利用自身的关系和能力,在北京帮助梁成龙化解了京都大厦的事情,让他免除被王学海利用京都大厦工程之事要挟。可以说梁成龙欠了张扬一个很大的人情,如果不是胡茵茹落难,张扬是不会开口求梁成龙的,可他在反复考虑之后,还是决定让梁成龙帮忙。
刘艳红道:“灌醉你干什么?图你财?你钱不如我多,图你色,你也是人到中年!”她说话向来都口无遮拦。
眼看就是九月,已经是学生开学的日子,张扬正在盘算要不要带赵静去东江,顺便前往顾家,给顾养养送件礼物,祝贺她开始大学生涯的时候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胡茵茹入狱了,这件事还是张扬听顾佳彤说的,东江忽然严查走私黑车,直接查到了周云帆的龙翔商贸,周云帆目前身在印度尼西亚,作为龙翔商贸的负责人胡茵茹理所当然的遭到了调查。
李长宇那边还是要说一声的,李长宇知道张扬去东江委托给他一件事情,让他去找平海日报的记者梁东平,还是因为上次教育局集资案的事情,江城方面已经通过宣传部有效控制了舆论的传播,可这个梁东平对这件事仍然抓住不放,经常发布这方面的消息,搞得李长宇很是被动,他想张扬去东江找到这位记者好好跟他谈谈,让他不要再关注这件事。
张德放被舅舅这一眼看得额头见汗,他慌忙解释道:“我是就事论事,我说任何事太激进了总是不好的。”
张扬冷冷看着他,这厮真不是东西,他居然好意思说跟走私案没关系。
宋怀明脸上的表情并没有任何变化,淡然道:“居然会有这种事?”
张扬歪着嘴角笑了笑,他对张德放的印象呈直线下降,通过刚才的这番话,他算明白了,想让张德放出面去帮助胡茵茹根本没有任何可能,他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向张德放挥了挥手道:“再见啊!”
梁成龙听张扬说完胡茵茹的事情,整个人沉默了下去,龙翔商贸的事情闹得很大,身在东江商界,他早就听说了这件事,过去他和周云帆的生意往来很密切,也知道周云帆从事走私车生意,他还通过周云帆买过几辆车呢,事实上不但是他,省委家属院中很多进口中都是得自于周云帆的途径。张扬找他,肯定是看中了他有一个现任东江市委书记的叔叔梁天正,保和县是东江的辖县,梁天正对东江的影响力毋庸置疑。不过梁成龙也非等闲之辈,他马上想到了张扬和顾佳彤的关系,在别人看来,张扬和顾佳彤的感情只是传言,可在梁成龙看来,他们两人绝对是实打实地真事儿,张扬和顾佳彤这么好,他不动用顾佳彤的关系去求省委书记顾允知,http://www•hetushu•com反而找上了自己,这件事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顾允知不方便出面。梁成龙道:“张扬,我这人不喜欢绕弯子,有什么说什么,这件事有些棘手,龙翔商贸的事情我知道,这次是宋省长关注,省纪委介入,胡茵茹作为龙翔商贸的总经理,她的责任很难撇清。”
张扬一直将胡茵茹视为自己的好朋友,虽然两人之间从未涉及到男女感情的层面,可是胡茵茹出事情也不能坐视不理。更何况他对这件事很清楚,走私黑车一直都是周云帆在做,跟胡茵茹的关系不大。其实抛开这件事的原因不论,单单是冲着朋友关系,他也得去关心一下。
栾胜文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道:“好,我会尽快为你作出安排!”
梁成龙道:“你放心吧,这件事我会找我叔叔好好谈谈,就算是不能确保胡茵茹无罪,我相信应该可以帮她减轻罪责,毕竟周云帆才是后台老板,公司的法人也不是胡茵茹。”他停顿了一下又道:“周云帆这个人很不简单,怎么这么巧出事的时候他就去了印度尼西亚?还有龙翔商贸账上的流动资金很少,清算整个公司都未必够上缴罚款的。”
宋怀明点了点头道:“我们的政府官员总是喜欢亡羊补牢,未雨绸缪的事情为什么不多去做一些?非要等出了问题,再去解决,再去堵漏洞,就算有机会改正,可是给国家已经造成了损失。”他的手机这时候响起。
“胡茵茹的事情最严重会怎样?”
张德放老老实实回答道:“我在保和县已经呆了四年了,家里都在东江,我爸年纪也大了,身边需要人照顾,我回来方便一些。”
“能不能联系上周云帆?”
胡茵茹望着情绪激动的张扬,明澈的美眸中闪过一丝感激,她轻声道:“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走私黑车的事情虽然不是我在主持,可是我也不能完全撇开关系,张扬,算了,不要为我的事情奔波,我已经认命了,他们想怎样判就怎样判,这件事总得要有人出来承担责任。”
张扬知道消息的当天就向招商办主任董红玉请了假,其实他请假只不过是走过场,董红玉从来不管他,抱着放任自流的态度,张扬请假也是为了避免有小人在这件事上做文章。
刘艳红绝非普通的女性,她也知道这位老同学的城府和智慧,宋怀明来到平海之初便接着这次全国严厉打击走私犯罪的机会,将矛头直指走私黑车,其用意不仅仅是烧第一把火这么简单,宋怀明是省部级干部中最为年轻的一批,他能够在四十四岁的年龄登上如今的高位,不仅仅是因为他有能力有手腕,他同样拥有着深厚的背景和强硬的靠山,刘艳红从种种的迹象推测出,宋怀明很有可能在利用这次的走私车事件试探平海势力结构的分布,同时也在试探着顾允知的态度和底线。
张德放当然清楚,他甚至比顾允知还要清楚的多,可他不敢说。
顾允知道:“没关系就好,最近我听说你和龙翔商贸的关系很密切!”
张扬倒没有注意这件事,张德放提醒他之后,的才想起自己的那辆车也是走私来的,虽然现在有了合法的行驶证,可其中也有问题。
栾胜文笑道:“张扬,这件事的主要责任人肯定是周云帆,不过胡茵茹也推卸不了责任,作为公司的主要经营者之一,她不可能不知道龙翔商贸一直在从事着非法走私经营,这次上头打击走私犯罪的决心很大,而且宋省长亲自发话,要把这件事彻查到底,我看她要有麻烦了。
张德放对这位担任省委书记的舅舅一直都是心存敬畏的,他在官场上能够有今天的作为,顾允知虽然没有从正面上给予帮助,可他们之间的这种关系无形中给他的照顾不小,张德放很聪明,也懂得利用这种关系,顾允知对他的这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姐姐死得早,他对姐姐家的两个孩子还是要关照一下的。
宋怀明哈哈大笑起来:“冲着你这句话,今晚我跟你每人一半,不过咱们喝完这瓶不许再多喝了,我知道你酒量,真要是喝下去,醉倒的肯定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