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4章 我是你的女人

值勤队长笑着点了点头,示意手下放行,张扬也认出那小子竟然是过去和妹妹谈恋爱的丁斌,省政法委书记丁巍峰的儿子,顿时就感到气不打一处来,丁斌显然也认出了张扬,他对张扬是说不出的害怕,连招呼都没敢打,开着就向远方驶去。
“话谁都会说。现在她在做牢,你在哪儿?在印度尼西亚沙滩上晒太阳吧?”
梁天正点了点头道:“你放心吧,这件事我会过问,她又不是公司法人,就算有罪。也不至于承担龙翔所有得罪责!”
张扬怒道:“什么话?周云帆犯下得罪孽,凭什么你去埋单?我调查过,平海的不少高官子女都从龙翔商贸买过汽车,你把出货记录给我,既然他们想整治下去,咱们就把所有的事情给挑明了,看看哪一个是干净的!”
“叔叔,你看胡茵茹的案子有没有活动的余地?”梁成龙小心的问。
陈兴刚被张扬傲慢的态度激怒了,你以为我查不到?行驶证上都有登记电话号码的,他走到一边,很快就查到了行驶证登记的电话号码,电话是东江号码,他在张扬的面前报出电话,张扬点点头,他也感到奇怪,陈兴刚是怎么弄到顾允知家里的电话号码的,可他已经预料到事情正在朝着有趣的方向发展,正所谓无心插柳柳成荫,你自己找死,跟我没关系。
如果是别的电话,顾允知是不会接的,听到车的事情,他首先想到的就是顾佳彤买来的那辆宝马MINI,这件事已经有人举报到了省纪委,顾允知内心是很不爽的,他还以为有人向自己解释这件事,他点了点头,保姆将电话送到他的身边,顾允知拿起电话:“喂……”
顾允知是笑着把昨晚的事情说出来的,可其它常委一个都没有笑,宋怀明也没有笑,顾书记的笑带有很多种含义,他当然不会和一个小交警一般计较,可是这件事无疑已经让他不爽了。
胡茵茹柔声道:“你很喜欢英雄救美,还是你对我纯洁的革命友谊早已变色?为朋友,你应该不会如此尽力,我知道你是个重色轻友的。”
“法律说了算!”
梁成龙微微一怔,叔叔的话让他悟到了一些东西,他想了想方才道:“任何事有开始就得有结束,省里应该不可能永远查下去吧?”
顾允知望着宋怀明的眼睛难掩一抹惊艳之色,宋怀明的顺水推舟,宋怀明的巧妙让步,都在一句话之间完成,这样的年纪拥有这样的素质,怎能不让人惊叹。开始的时候,宋怀明力抓保和县走私车上牌案,让顾允知一度以为,他急于烧第一把火,急于出风头,可宋怀明刚才的表现让顾允知意识到他的机智应变,他在观察宋怀明表现的同时,宋怀明也一定在观察着自己的一举一动,顾允知忽然意识到,宋怀明这第一把火烧向的目标其实是自己,他也许在借着打击走私车事件,试探自己的底线。如果不是这样,他怎么会感觉到即将触怒自己,马上就开始收敛?顾允知开始觉着有意思了,他微笑道:“散会吧!”
在顾允知的印象中,还没有人敢用这样的口气跟自己说话,他皱了皱眉头,那辆宝马车的车牌号他并不知道,他也不知道张扬的车牌号,这种小事情很少去关注,听到龙翔商贸的名字,他的火气噌的就上来了:“你是谁?”
陈兴刚对这电话直喘粗气,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道:“晚了……”
顾允知当然能够听出宋怀明的言外之意,他说的是妻子柳玉莹的事情,实际上在说他自己,顾允知笑道:“咱们中国有句老话,是金子总会发光的,难道你对自己的妻子都没有信心?”
顾允知的这句话说完。整个会场鸦雀无声,在场的常委中有不少人的子女开着进口车出入省委家属大院,顾允知平时都看在眼里,他这句话等于告诉在场的每个人。你们不是想查吗?我不怕查,既然想查,我就正式陪你们玩玩。
宋怀明敏锐的觉察到顾允知顺着自己的话给了自己一击,这一击不留痕迹,不过已经表达出他对自己的不满,官场上从来都存在一个平衡的问题,假如你破坏了这种平衡,别人马上就会提出左和右的问题,所以中国的官员善于把握中庸之道,尤其是在领导的面前,度的把握尤其重要。宋怀明在来平海之前就已经深入了解过平海的权力结构,知道顾允知在平海的影响力很大。他来平海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根据目前的了解,顾书记的影响力比他想象中更大,宋怀明是个做实事的人,来到平海,他便抱着开拓一番事业的雄心壮志而来,他不会选择隐忍等到顾允知离休,再开始推行自己的政见,他也没有和顾允知正面冲突的打算,打击走私车事件是他对顾允知底线的一次试探,是他对全体同僚的一次考察,他要通过这件事,确定自己日后该如何走,如何做,确定自己在顾允知的领导下能够获得多少的活动空间。
张扬冷笑道:“所以你就冷眼旁观!一走了之?”
陈兴刚直接按照号码打了过去,接电话的是一个中年妇女,陈兴刚问道:“请问A12345是你们的车吗?”
刘艳红道:“其实同样的事情国内有很多,他们的出发点是为县里增加hetushu.com收入,并非为个人谋求利益,这是一个认识的问题。”平心而论,刘艳红认为这件事不应该挖得太深。
张扬从来都不是一个耐心等待的人,尤其是他想到问题的解决方法之后,他找的第一个人就是丁斌,丁斌在东江师范大学很有名,这辆捷豹是他二哥丁兆勇的,他只是借来开开,谁曾想会这么倒霉,刚巧被张大官人逮了个正着,更倒霉的是张扬一旦惦记上他就没有轻易放过他的意思,这不丁斌开着这辆捷豹刚刚来到东江师范大学门口就被候在这里的张扬拦住了。
宋怀明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不由得愣了一下,马上就明白了顾允知的意思,他苦笑道:“顾书记,我过去是学法律出身的,人家这么说我,是讽刺我吧。”
梁天正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侄子梁成龙正在他家里,对张扬委托的事情,梁成龙还是相当重视的,他和张扬虽然有过不快,甚至因为顾佳彤的事情被张扬打过。可之后发生的几件事,让梁成龙改变了对张扬的看法,他是个生意人,知道生意场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眼前的张扬无疑是一个很好的合作对象。
两人同时笑了起来。顾允知又道:“你爱人的工作问题解决了?
张扬笑道:“给我扣帽子,你真厉害,成,你们检查完了吗?我两证齐全,也没喝酒,也没违规,现在可以让我走了吗?”
交警认识周云帆的名字,他拿着行驶证去了当晚值勤队长那里,去汇报什么。
胡茵茹芳心剧烈跳动起来。她当然明白张扬这句话代表的意义。她轻轻咬了咬樱唇,俏脸微微有些发红,轻声道:“知道吗?我最讨厌的就是花心的男人,可是面对你……我却又找不出讨厌你的任何理由,她明澈的美眸之上笼上两层晶莹的泪光。
这句话将宋怀明的谦虚展露无疑,可是顾允知并不相信宋怀明这句话的真诚,眼前的宋怀明是个拥有独立思想的人,他懂得表现自己,也懂得何时应该让步。和宋怀明相比,顾允知感到自己真的有些老了,二十岁的年龄差距。绝不是一句话就能够说清的,可顾允知对宋怀明的真正能力还是有所保留的。现在的干部队伍中不乏纸上谈兵的人物存在,想要真正了解一个人必须在实际的工作中,不过有一点顾允知可以肯定,宋怀明的应变速度已经达到了一流高手的境界。
张扬眯起眼睛不屑的看着他:“谁说了算?”
“违不违法我说了不算,你说了也不算!”值勤队长说话有些强势。
“顾书记别夸我了,我就快脸红了!”
宋怀明笑着摇了摇头:“我就怕她水土不服,在静安的时候还是做出了一些成绩,不知道能不能适应东江这里的教育环境。”
张扬点了点头:“是!”
“你给我说话的机会了吗?”张扬的语气充满了嘲讽,麻痹的,什么东西,政法委书记的儿子你查都不查就予以放行,我跟你说尽好话。你还要扣我的两证,我张扬就这么好欺负啊,平心而论,他是真没想把这把火烧到顾允知的头上。谁曾想顾佳彤当时在登记车辆的时候稀里糊涂的把她家的电话号码给报了上去,看来一切都是冥冥中注定,顾老板想置身事外都不能。
顾允知笑道:“依法治国有什么不对?我也很赞成,你在静安的时候,法制和经济两手抓。也取得了不小的成效,大家有目共睹嘛!”
这个夜晚对陈兴刚是永生难忘的,他注定无法成眠,和他一样无法成眠的还有鼓楼区公安分局局长翟庆广,还有东江新任公安局局长骆建新。
“多谢顾书记关心,我就在11号住着,除了东江这边的饭菜清淡了一些,其它的都还不错!”
此时陈兴刚的电话响了起来,吓得他差点没把电话给扔出去。看了看电话是老朋友刘兴德的,他走到一边接了个电话,刘兴德是为被查到的朋友说情的,陈兴刚现在满脑子都是招惹顾允知的事情,他低声道:“老刘,你认识一个叫张扬的吗?”
他的话还没说完,对方便威严十足的质问道:“你是平A12345的车主?这辆车你是从龙翔商贸买来的?”
周云帆对张扬的愤怒早就有所预料,他叹了口气道:“张扬,你别上火,我对茵茹就像自己的女儿一样,我怎么忍心害她!”
宋怀明道:“交警大队长和会计就代表了保和县的态度吗?看来他们对所犯的错误认识的不深刻,无论他们这样做的初衷是不是为了个人私利,损害国家利益是不争的事实。”
梁天正道:“人就得知恩图报,小龙,你这点做得很好。龙翔商贸的事情,罪魁祸首是周云帆。只要他站出来认罪,把罚款补齐。胡茵茹得罪责相应的就会减轻许多。”
“你……你怎么不早说……”
梁天正混迹官场多年,从一开始他就意识到宋怀明和顾允知之间早晚会有矛盾,而且这一矛盾不久就会表现出来,一切果然不出他所料,宋怀明的第一把火就烧到了顾允知的头上。
宋怀明道:“既然顾书记提起了这件事,我也把最近调查走私车上牌的事情向大家通报一下。根据目前纪委工作组掌握的情况和-图-书,保和县在最近三年内因为黑车上牌而获得的地方财政收入共计达到两千七百万元!这个数字对东江的财政不算什么?甚至对保和县的年度财政收入也不算什么,可是各位有没有想过,这两千七百万意味着国家因此而流失了多少的税收,意味着有多少黑车奔跑在平海的各条道路上吗?以一辆车的手续费三万元计算。那么这三年来通过这种途径上牌的黑车就有九百多辆,意味着给国家造成了上亿的损失,这个数目很惊人!”宋怀明停顿了一下又道:“赵副省长刚才的那句胡很对,任何制度都要有一个逐渐完善的过程,因为改革带来了许多经济发展的契机。同时因为改革也带来了许多过去我们未曾遇到未曾想到的问题,我们并不害怕问题,出了了问题,我们应当想到的是如何第一时间将之解决,这才是实事求是。”
张扬点点头:“借朋友的?不行啊?”
张扬驾车回酒店的途中在鼓楼广场被交警给拦住了,十多名交警正在现场执行着检查任务,这两天配合省里的打击走私行动,东江交警大队也开始了一系列的交通整治。对醉酒驾车无证驾驶黑车上路进行了严厉打击。
陈兴刚也走出了名的难以招惹得脾气,他摇了摇头道:“对不起,我怀疑你的车辆有问题,你的行驶证驾驶证按照规章要暂时扣押。明天你去鼓楼区交警大队接受处理!”
梁天正反问道:“跟你有关系吗?”
政法委书蒋丁巍峰道:“宋省长的意思是,这次的走私车辆整治行动还要继续进行下去?”
丁斌抿了抿嘴唇,眼睁睁看着张扬离开他的汽车,这才一溜烟向校园内逃去。
“这件事我也考虑到了,可是周云帆现在身在海外,知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才不敢回来呢!”
周云帆道:“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不是逃避,我在考虑怎样弥补,怎样把公司的损失减低到最低,张扬,这件事抖出来没意思,就算是能够凑巧把一两个人拖下水,可仍然救不了茵茹,救不了我的公司!”
顾允知微笑点头。
张扬想起了丁斌的那辆捷豹,想起了自己的那辆吉普车指挥官,又想起了顾佳彤买走的那辆宝马MINI,看来这些车都是周云帆当初留的后手,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真正落难的时候,他肯定要把这些事情都抖落出来。张扬道:“你是不是要把出货记录交给我?”
事情往往就是那么凑巧,这吉普车的车主虽然还是周云帆,可车牌却是顾佳彤帮着张扬办理的,办车牌的时候,顾佳彤鬼使神差的留下了自己家里的电话,要知道省委书记家里的电话都是保密的,连电信局都查不到,可顾佳彤当时脑子并没有多想,随手写了出来,谁曾想当时无意间写下的这串号码,今天却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张扬并没有想到周云帆会主动联系自己,接到周云帆电话的第一反应就是愤怒,他怒道:“周云帆,你也算是一个男人,出了事情,自己一走了之,让一个女孩子留下来给你背黑锅!”
张扬拿回自己的证件就上了吉普车,这件事情没错,他也没想利用顾允知,是陈兴刚自己找死。张扬虽然不知道顾允知说了什么。可从陈兴刚沮丧惶恐的表情上已经推测到顾书记肯定发火了。
常务副省长赵季廷是顾允知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这次宋怀明空降平海,让他顺其自然接班许常德的梦想破灭,在他心中对宋怀明的怨念无疑是最大的一个顾允知的话说完,他就第一个站出来表态道:“目前的时代是一个深化改革的时代,许多制度都处于逐渐完善的过程,这就要求我们不可以将步子迈的太大,平海就像一艘巨大的航母,我们就像这航母上的水手,想让航母跟高速战舰比速度,怎么可能?”
张扬还没有收起电话。梁成龙的电话就打进来了,他是为了告诉张扬周云帆出现过了,他让周云帆联系张扬,张扬告诉他周云帆已经联系过自己了,至于他们之间的具体谈话内容张扬并未提及,在拿到周云帆所说的东西之前。一切还不明朗,张扬也没有决定应该怎样做。
事情的最终结果以宋怀明空降平海而告一段落,梁天正不知道别人会怎么想,他的心里是很不舒服的。
张扬反手将她冰凉的纤手握住。从胡茵茹的目光深处找到了那一抹淡淡的悲哀,他决不能眼睁睁看着胡茵茹从此身陷囫囵,他要将她从这里救出去,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
宋怀明笑道:“看来我和顾书记的看法不谋而合!”
宋怀明微笑道:“所以我正在逐渐适应,估计我的口味还要适应一段时间。”
张扬冷笑道:“怎么着?他开的也走进口车,怎么你们不查?非得查到我头上,合着我好欺负是不是?”
宋怀明烧这把火的确抱有明确的目的,了解周围实际情况的最好方法就是通过实际行动,他的前任许常德在平海省长的位置上呆得时间不长,整个任职过程可以用默默无闻来形容,这和许常德的能力有关,和省委书记顾允知的强势也有着很大的关系,宋怀明不是许常德,他明白政治上韬光隐晦是应该的,可是适当的展示实力也是必要的,想要hetushu•com获得别人的尊重,并非是一味的忍让和退缩,而是让别人意识到自己的重要性,认识到自己的能力。
张扬感觉有些不妙,再看看周围,停着五六辆进口车,其中还有两辆挂着省委家属院的通行证,看来东江在路上跑的走私车不止自己这一辆,他心头坦然起来,可过了一会儿,看到其它车都被放行了,只剩下他这一辆,那名值勤队长和刚才检查他的交警一起走了过来,值勤队长道:“你是江城人?怎么开着东江牌号的车辆?”
顾允知笑道:“航母也罢,高速战舰也罢,速度快一点总是好的,我在常委会上提起这件事并不是因为心里不高兴,而是我忽然产生了一个想法,我们这些人的家属中,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有多少人通过直接或者间接的途径购买了黑车?我们可以做一个自查行动。”
“龙翔商贸!”丁斌老老实实回答道。
张扬轻揉着胡茵茹的纤手:“你很了解我?”
宋怀明道:“下周就过来了,她过去在静安一中,事业心比我还大。
“不要管我是谁?我在查案!你现在和一种走私汽车案有关,你最好配合公安机关调查!否则……”
张扬也很生气,可是他犯不着跟陈兴刚这种人生气,他来东江的目的也不是找两个交警发泄一下心中怒气的,他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救人,为了救胡茵茹。刚才丁斌的那辆车肯定有问题,如果不是因为他认识陈兴刚,不是因为他老子是平海省政法委书记,他受到的盘查肯定要和自己一样。张扬很善于从小见大,举一反三,既然丁斌有这样的情况,平海很多高官的子女一定存在着同样的问题。他要把这些人的材料都收集起来,你们省里不是想折腾吗?那咱们就折腾下去,眼前一个明摆的例子,政法委书记的儿子你们查不查?他记得过去有句话,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他知道现在有句话,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宋怀明的第一把火烧向了走私车上牌事件,首当其冲的就是梁天正治下的保和县,这等于间接上打了梁天正的脸,梁天正治理东江的成绩还是有目共睹的,抛开这件私车上牌不提,逐年增长的经济数字足以说明一切。
宋怀明笑了起来,在场人中,他是表情最为轻松的一个仿佛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并非是他,而是别人,这种心态连顾允知都有些佩服了,这个新来的代省长并非是只靠着乔老给他撑腰,他的确有胆子,有想法,比起死去的许常德,宋怀明显然是两种风格的干部,顾允知忽然想到一句话,初生牛犊不怕虎。可马上自己在心底又否决了这个想法,宋怀明显然不是什么小牛犊,这是一只成年的老虎,他已经大步上山,朝着平海之数有条不紊的前进着。
张扬道:“这件事是因你而引起的,你逃了,公司就这么扔了,谁来收拾这个烂摊子!”
这名值勤队长叫陈兴刚,是东江鼓楼区交警大队副大队长,他和丁斌的二哥丁兆勇是同学,当然知道丁斌的家庭出身,这辆车他也认识,是丁兆勇的。所以连丁斌的行驶证都没有检查就予以放行,这种人情照顾,对他们来说也是很正常事情,话曾想遇到了一个较真的。他望着张扬:“你什么态度?知道什么叫妨碍执法吗?”
张扬握着她的手静静看着她:“信我吗?”
让张扬没想到的是,胡茵茹却拒绝出示这份记录,她显得有些憔悴,可目光却异常坚定:“张扬,这件事你不用插手了,我自己的事情自己承担!”
“避得开吗?我坐一年牢心里会想着你,十年还会想着你,只要我活着走出去,相见的第一个人只会是你,不过那时候我年华已经老去,青春已经不在,你这个重色轻友的人也许真的会把我当朋友!”
梁天正道:“你难道看不出在这次私车上牌事件中,龙翔商贸并不是重点?”
“违法吗?”张扬有些不耐烦了。
“凭什么?我他妈哪里违法了?”
顾允知点了点头道:“你来平海之前,我就听很多人谈论过你,说你是年轻干部中最出色的一批。”
“怀明,来东江已经有一阵子了吧?生活还习惯吗?”
张扬又去见了胡茵茹,丁斌的事情让他开拓了思路,这些高官子弟从龙翔商贸买车的应该很多,他有理由相信,胡茵茹可能掌握着一份名单,走私汽车也不是小宗商品。龙翔的财务方面肯定会有详细记录。
“不是,我在关注事情的发展,关注省里这次打击走私车辆的力度究竟有多大,张扬,我有份东西交给你,在城东上苑别墅区旧号,我保险柜里存着一份出货单,还有龙翔公司的注册材料,那份材料可以证胡茵茹跟公司没有关系。至于怎样利用才能起到最大的效力,要看你自己了!”
张扬下了吉普车,他并不害怕检查,自己行驶证驾驶证都带着。而且当天并没有喝酒,应该没什么毛病。
“我怕你!你太有侵略性,我怕跟你在一起久了,纯洁的友情会变味!”
“这点心理素质都没有。怎么能当好一省之长?你心理素质没问题!”顾允知笑道:“他们说你是新时代的法家!”
刘艳红表情复杂的看着宋怀明,宋怀明对于走私车打击的态度之坚决和图书,是她一开始时并没有想到的。保和县的事情并没有让他满足,看来检查组一时半会还不能撤离。
宋怀明笑道:“整治是手段,而不是目的,我们这段时间的整治,并非仅仅针对走私车辆,还针对道路交通安全,虽然在社会上产生了一些不满情绪,可整体的成绩还是安当值得肯定的。”
梁成龙道:“我欠张扬一个人情,他这次决心要帮胡茵茹脱罪,找到了我,我打算尽力帮帮他!”
丁斌对张扬是打心底害怕,张扬拦在他的车头,拍了拍汽车的引擎盖,然后拉开车门坐了进去。里面的空调虽然很足,可丁斌仍然不可避免的冒汗了,他颤声道:“张哥……有事儿吗?”他并没有想到张扬是冲着他的这辆车来的,还以为张扬要找他算赵静的那笔帐,心中很是奇怪,自己已经好长时间没和赵静联系了。
“姓名家庭住址!”
“很好啊,你这一来。等于帮我们东江教育界也引入了一位管理人。
这时候又有一辆捷豹被拦下。司机并没有下车,他向值勤队长打了个招呼:“陈队!”
张扬低声道:“所以你宁愿选择坐牢来避开我?”
保姆接电话的时候,顾允知正在客厅收看新闻,保姆抬起头:“顾书记,有人问车的事!”
赵季廷望着宋怀明心中一阵冷笑,找死吧,你!
“周云帆是不是一早就准备让胡茵茹给他顶罪?”
顾允知意味深长道:“刺激性的东西对身体没什么好处,还是清淡点好!”
顾允知道:“怀明说的不错,我看这次的走私车辆整治行动还应该深化下去,不单单在东江。应该在整个平海推行!”
散会后顾允知单独把宋怀明留了下来,作为平海省的第一领导人,他有必要关心一下这位年轻搭档来平海后的生活状况。
周云帆在给张扬打电话之前先找过梁成龙,这才知道张扬专门来到东江为胡茵茹的事情奔波,所以周云帆才会想起找张扬,他低声道:“张扬,这件事跟茵茹没关系,龙翔商贸的法人也不是我,我卖了这么久的车,什么后果我都想到了,我怎么会不留后手,张扬,我信不过别人,咱们虽然接触的时间不久,可我相信,你是个有担当的爷们,那些车辆的出货记录我都留着呢,多少钱卖的,我送出去多少人情。我心底比谁都有数。
刘艳红道:“保和县交警大队大队长和会计已经被抓,他们的口都很紧!”
“那你来抓我!”平海的这位大老板从未有像现在这般愤怒过,他感到胸口有一团火焰正在熊熊燃烧,可是他的语气仍然冷静平缓,没有流露出任何的愤怒。
顾允知强压怒火反问道:“否则怎么样?”
胡茵茹淡然一笑,她伸出白皙的小手轻轻覆盖在张扬的大手上:“张扬,你是国家干部,别再任性了,这种事情抖出来对谁都没有好处,我没有出货单据,走私汽车的生意一直都不是我过问,就算我有,我也不会交出来!”
胡茵茹点了点头,两串晶莹的泪珠儿终于顺着皎洁的面庞滑下:“我信你,比任何人都要相信你。无论我能不能从这里走出去,无论我要等十年还是二十年……我的心里都会记着你……因为,我已经是你的女人,我只要做你的女人……”
“有信心!我相信她一定能够干好!”
“定下来了,江师大附中,老校长退休,教育局方面考虑到她过去有过类似的领导经验,让她去当校长!”
“不会,因为我等不了十年,我一定要把你从这里带出去,无论用怎样的手段,我也不要跟你当朋友……”张扬停顿了一下,然后望着胡茵茹的眼睛,压低声音道:“我要你做我女人!”
刘兴德当然认识,上次在永安广场张扬和当地混混大奔一帮人打架,把刘兴德弄得颜面尽失。还好有栾胜文及时提醒他,才没有栽大跟头,他惊声道:“江城的张扬?”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刘兴德慌忙道:“兴刚,别怪我没提醒你啊,遇到他,你能走多远就走多远,总之别让他记住你!”
陈兴刚亲自把行驶证和驾驶证送回了张扬手里,他想陪笑来着,可是却笑不出来,得罪了平海大老板,谁也笑不出来。
“你知不知道购买走私车也是犯罪?”
“一定会适应的,适应之后,你就会喜欢上淮扬菜!”
对于宋怀明提出的法制稳定和谐发展,梁天正打心底是不赞成的,经济发展才是如今的主题。全国上下到处都在提倡改革开放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发展经济,老百姓有了钱才会去追求精神文明,经济发展才能提高全民素质,宋怀明的一些理论在梁天正的眼中已经过时,本不应该属于他这样年纪的干部。然而现实就是现实。下怀明才是代省长,是平海省委副书记,他正在有条不紊愧怔着自己的政见,平海省委书记顾允知似乎对他的行为也是听之任之。
宋怀明笑道:“给走私车上牌可不是他们两人说了算的,这件事跟整个保和县的领导层都有关系。”
张扬一听就来了兴致,这就证明通过龙翔商贸买车的高官子弟不在少数,他也没有为难丁斌,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一个学生开着捷豹出入校门,太招摇了,你爸要是知道也不会高兴吧?”
此言www.hetushu.com一出举座皆惊,所有人都听出来了,刚才那句话多少带着不满的意味,宋怀明现在这句话就是顺水推舟明知故犯了,他在当众跟大老板耍心眼儿玩手段。
陈兴刚愣了一下,过了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对方已经挂上了电话,他握着电话的手没来由颤抖起来,他当然知道顾允知是谁?更知道宁静路9号在平海所代表的意义,陈兴刚转向张扬,这厮正靠在吉普车前保险扛上,脸上带着幸灾乐祸的笑容。
顾允知笑道:“我让组织部专门安排这件事的,安排好了吗?”
“顾允知,宁静路9号!”
“把行驶证和驾驶证都拿给我看看!”张扬此时的表现就像个交警。
梁成龙道:“如果这样,胡茵茹只怕就麻烦了!”
交警看了看他的驾照,又拿出行驶证跟车牌号对照了一下,抬头看了看张扬,声音严厉道:“车主不是你?”
宋怀明道:“不过我认为走私车辆的事情不应该在作为主题,而是在全省范围内展开一场道路交通安全的综合整治,对社会治安和经济发展都有好处!”他的这句话说得极其巧妙,顺着顾允知的话来说,初听是想让顾允知当面下不来台,可马上话锋一转,自己在走私车的事情上有所缓和,谁都能听明白,这件事兴起的原因就是因为走私车事件,而现在忽然转成了道路交通安全综合治理,这是宋怀明在耍太极,在偷换概念,他看出了顾允知的不悦,也看出了所有常委对他这次行动颇有微词,他是一个初来者,虽然头上顶着代省长的光环,可他明白,在这帮常委的眼中自己还是一个外来者,或许在有些人的眼中自己只是一个幸运儿,别人对他产生排斥的心理是最正常不过的,宋怀明坚持要做事,就是让别人逐渐转变对他的看法,让别人知道自己能力,宋怀明并不在意会在别人的心中留有怎样的印象,无论是好还是坏他都不在乎,他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做一个庸碌无为的人。
张扬这个怒啊,老虎不发威你们当我是病猫啊,他点了点头道:“这样吧,这车也不是我的,我找人借的,你们想了解情况找车主谈!”反正周云帆也不在国内,累死他们也联系不上车主。
在宋怀明被确定为平海代省长之前,东江市委书记梁天正和常务副省长赵季廷一样,都对因为许常德猝死而空出的这个位置抱有浓厚的兴趣,在外人的眼中赵季廷的希望要比梁天正大一些,可是梁天正也没有放弃过努力,他通过私下途径联系过文副总理,委婉的表达出自己想要追求进步的决心,可文副总理对他的决心并没有太多的反应,也许许常德事件的发生,让文国权想暂时放一放平海的事情。
这件事甚至已经通报到了东江市委书记,平海省副省长梁天正那里,梁天正非但没有感到惊慌,反而有些幸灾乐祸,真是戏剧性的一幕,打击走私车居然打到了省委书记顾允知的头上,这下有热闹看了。
周云帆道:“只要能帮助茵茹脱罪,我不在乎钱,你帮我转告他们,我甚至可以缴出罚款……”他停顿了一下又道:“我所能做的只有这么多!拜托了!”周云帆说完就匆匆挂上了电话。
顾允知接完那个电话之后,就很郁闷的回房休息了,他表示今晚任何的电话都不接。
宋怀明望着和蔼可亲的顾允知,心中明白,顾允知了解他花费的功夫绝不比自己少,他们两人分别代表着党和政府,他们是平海的正副班长,他们之间的了解和磨合尤为重要,顾允煌帮然年纪大了,可是他能够将平海打造成中国经济的领军甩足丑他有着非同寻常的一面。对这样的人宋怀明从心底保持着尊重,但尊重不代表畏惧,不代表盲从,终有一天他会从顾允知的手上接过平海的指挥权,他会带着平海这艘航母驶向更光明更广阔的海面。他要从顾允,知的身上学会自己所没有的东西。他要不断壮大,直到拥有和顾允知平起平坐甚至超越他的实力。宋怀明真诚道:“我对平海了解的还很少,希望顾书记多多帮助!”
刘艳红对宋怀明十分了解,知道宋怀明是个不甘居于人下的人物,他在静安担任市委书记的时候,就以法制经济两手抓而闻名,在国内到处都是一片改革开放,经济为主的浪潮中,宋怀明不为所动,他提出平衡概念,而且要以法制为基础,确保良好的社会秩序和社会环境,这才能够保证经济发展井然有序的进行。才能保证老百姓的利益,投资商的利益。平海和北原是相邻的两个省份,北原的经济发展要落后于平海,这和两省的环境有着一定的关系。可静安在宋怀明上任之后,经济发展的速度在北原已经名列前茅。
陈兴刚怒道:“同志,请注意你的言辞,家庭地址,电话!你跟周云帆是什么关系?他为什么把车给你用?”
陈兴刚看到他脸上的笑容,恨不能冲上去,狠狠一拳打歪他的鼻子,可他只能想想罢了,他不敢。陈兴刚走了过去:“车辆登记电话是……是顾书记家的……?”
丁斌虽然觉着他的要求很无礼。可还是把两证拿出来交给了他,张扬看了看,这行驶证上登记的名字是丁兆勇,他漫不经心道:“这车是从哪儿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