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5章 适可而止

张扬笑道:“这年月做什么事情都要陪着小心,一失足顿成千古恨。”
张德放哈哈笑道:“如此说来,张扬给你出气了!”
张扬意识到眼前的这家伙是个犟脾气,他懒得跟梁东平多说,耐着性子道:“你发过的报道就算了,反正影响已经造成了。我希望以后你不要在江城教育系统的事情上做文章,你的报道很偏激,很有煽动性,已经在社会上造成了不良影响。”
刘艳红感到诧异的同时又感到一丝欣慰,她也知道作为一个国家干部,自己不该存在这样的心理,可人如果遇到麻烦,潜意识里就会希望遇到麻烦的不仅仅是自己,这是正常的心理反应,她有这样的想法也再正常不过宋怀明找到曾来州送给自己的那份出货单,当然这份单据是曾来州复印后送来的,刘艳红从头到尾仔仔细细的看了,涉及到的官员大都是她熟悉的,她看完之后第一反应就是,里面少了一个人,对!顾允知的女儿顾佳彤,她通过龙翔商贸购买的那辆宝的单据就不在其中。
张扬对王学海也是极其讨厌。听说这件事,他也笑了起来,端起酒杯道:“这么说恭喜你了,不过梁总,你这人不厚道啊,这样是不是有些幸灾乐祸?”
张扬指了指望江楼:“刚巧从这里路过,看到望江楼关门了,所以停下来看看。”
收到这份材料的不仅仅是曾来州一个人,刘艳红也收到了,不过是她自己那辆雷克萨斯的出货单,平心而论,连刘艳红自己都不清楚这辆车的来路,所以当她看到这份出货单的时候,整个人愣住了,真是绝妙的讽刺啊,查来查去,居然查到了自己的头上,刘艳红颇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她从事纪委工作多年,这样的事情并非没有经历过,她也不害怕威胁。就算是车辆有问题,她应该可以说清楚,可是她意识到寄信者的真正用意并不是针对自己。
陈绍斌笑着点头道:“那是,所以我今晚要多敬你几杯!”
江心的这艘游艇名为浪淘沙,这是平海的第一艘豪华游艇,游艇是从国外购来。已经有了二十年的历史,买回之后重新油漆整修,命名为浪淘沙,今年六月份才正式营业。
国安的那本训练手册对张扬的帮助不小,现在他反跟踪和潜入的本领已经有了本质上的提升。其实对他而言行动上不存在任何的问题,主要是要树立起反跟踪的观念。
袁波道:“还是去吴越吧。太和的菜很普通,真不如我那里有特色,晚上我来做东,给你接风洗尘!”
陈绍斌道:“你这辆抠歌也是通过他买的吧?”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梁成龙的身上,梁成龙笑眯眯道:“今天早晨的事情,现在工地已经全部停工了,马上考古队就要进入。这古墓有可能是三国那会儿的,很有历史价值,很有考古价值。”
梁成龙笑而不语,白燕小声道:“每年五万八!”
梁成龙道:“放心吧,我叔叔已经亲自过问了这件事,胡茵茹只是一个管理人员,又不是公司的法人,她的嘴也够紧的,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一个字。我想这两天她就会被放出来!”
张扬当初把顾佳彤的买车单据抽出来纯属私心作祟,他并没有想到抽走这份单据会造成的影响。
陈绍斌今年也不过二十八岁,算得上年轻有为,他身材不高,肤色白皙,加上带着一副眼镜,显得文质彬彬,就像个瘦弱书生,梁成龙给他们介绍之后,陈绍斌和张扬握了握手,他笑道:“我早就听说过你,清台山旅游小姐选拔赛,你在电视台把江城旅游局长打了。还骂了电视台文艺部主任李惠霞!”
梁东平道:“你是说我夸大事实了?”
袁波道:“我也是过来看看的,听说周云帆出了问题,旗下的产业大都清盘,我有意把望江楼接下来。”
梁成龙点燃一支香烟,笑着向他们介绍道:“浪淘沙的设计参照了澳门的赌船。在这儿我们可以享受到比澳门更好的服务,见识到比那里更多的美女,当然。”他和白燕在服务台处驻足www.hetushu.com,白燕接过他手中的银行卡,兑换了筹码,一位身穿短裙的惹祸女郎将兑好的筹码交给她。
宋怀明也留意到这些出货单和顾允知没有关系,他本以为是纪委书记曾来州故意将顾佳彤的出货单抽出去的,可转念一想可能性又不大,曾来州连自己女儿的那份出货单都送了上来,又何必多此一举的做那件事,而且宋怀明可以断定,他给自己这份东西的同时,顾允知那边也会收到同样的一份,出货单的出现让这件事变得复杂,曾来州感觉到不好处理了,所以将这个皮球踢给了他们。宋怀明这两天都在考虑如何收击私毒意在借此探察平海的权力结构,目的达到之后,要见好就收。更何况打击只是手段,改变才是最终的目的。
“官场才凶险!”梁成龙道。
张扬笑道:“梁记者,我来是想跟你说明一下江城教育局的事情。你报道的东西有所出入,第一,教育局集资并不像你所说的数额巨大。而且集资款并收回,你说得被挪用炒地。被人骗光。现在集资款已经全部回收。正在准备发还给教育系统的职工,第二,拖欠教师工资的事情有,但是没有你说得这么严重。在我来东江之前,教师们被拖欠的工资已经全部下发完毕,你所报道的两件事已经全部解决!”
宋怀明忽然想到了自己,他的女儿楚嫣然在静安飞车,那些摩托车多数都是通过走私途径得到的。事情真是难以控缓喉一茶杯道:“保和县的事情怎么样了?”
看看别人想想自己,张扬心里有些不平衡了,张德放也没有什么出色的政绩,可以说他在保和县走私车案件中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关系,可这次的事情对他毫发无损,非但如此,人家还升了官,再看看自己,辛辛苦苦的帮助顾允知把许常德搞到,帮助江城成功举办了伏羊饮食文化节,在旅游局工作期间完成了古城墙和老街景区的筹建,做这么多事仍然窝在科级在这个级别上止步不前。这就是差距,张德放是顾允知的外甥,自己和顾允知的关系是建立在顾佳彤的基础上,抛开顾佳彤的因素,顾允知显然不会为自己出半分力,张扬越想越是郁闷。
张德放嘴里谦虚着说,这件事还没有最后敲定,可是脸上的得意已经表明,他担任广盛分局局长的事情已经十拿九稳。从保和县公安局副局长一跃成为东江广盛分局局长,张德放级别和权力上的提升不是一级。
梁成龙哈哈笑了起来,他低声道:“我还有一件大喜事,晚上见面告诉你!”
最近因为加强道路安全管制,晚上查车的很多,张扬他们三个都喝了酒,就由白燕驾车。梁成龙转身向张扬道:“保和县的纪委检查组已经撤了,周云帆已经给东江市联系过,表示愿意上缴部分罚款。”
袁波对当晚的饭局很重视,不但留出了吴越人家最豪华的包间,还准备了最具特色的菜肴,晚宴用酒都是窖藏三十年的茅台。
周云帆的保险柜位于他的主卧室,张扬按照他事先的描述,很顺利进入了卧室,保险柜藏在床对面的风景画后,张扬在床头柜抽屉的夹层中找到了保险柜要是,然后取下风景画,插入钥匙,将密码输入,打开保险柜的过程没有受到任何的阻碍,保险柜中存放着一些现金债券。张扬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了一份出货单。出货单并非原件,而是复印件,上面登记的一些车辆全都是省内一些高官家属从龙翔商贸买入汽车的详细记录,其中包括顾佳彤购买的那辆宝马MINI。张扬不由得骂道:“真不是个好东西!”周云帆果然老奸巨猾,在做这些事的时候他都留有后手,也就是说他早就预料到走私车的生意早晚会出事,抠这些出货证据留下就是为了以后的不时之需。
吃完晚饭之后。梁成龙提议来点节目,张德放推说还有事,先行离去了。袁波因为和他们都是第一次认识也不好意思跟着去,白燕道:“咱们去浪淘沙吧!听说好玩的很!”
http://www•hetushu•com梁东平听张扬做完自我介绍。马上就警惕了起来,双眼透过厚厚的眼镜片审视着张扬:“你找我有什么事?”
张扬有些愤怒了,记者他见多了,可这么刺头的还是第一次见到,他本想拍案怒气。忽然想起李长宇在他来之前反复交代,一定要和平处理,必要的时候可以采取一些灵活的手段,也就是说不排除给梁东平一些好处啥的,毕竟现在社会风气就是这样,很多记者就是利用这样的事情发笔小财,这梁东平说得义正言辞,保不齐他也是想利用这件事索取一些好处。
袁波道:“只是一个想法。看中这块地方的不仅仅是我一个我在东江的那点儿人脉估计不成,能不能盘下望江楼还是个未知数。”
顾允知道:“所有涉及到这件事的相关人员,要在规定的时间内退赔税款,挽回给国家造成的损失,对于拒不执行者,必要时可以罚没车辆!”他的语气虽然严厉。可实际上对这一事件还是选择了一定程度的妥协和让步。
梁成龙笑道:“精彩纷呈才对,任何领域都是这个样子,不断的有人被淘汰,也会有人不断的假如进来。”
袁波虽然和几人都不熟,可心里却清楚他们都是在东江呼风唤雨的人物,所以表现的十分客气。
凌晨一点钟的时候,张扬开车来到上苑,停车的地方和上苑还是有一段距离,这是为了避免引起人家的注意。
龙翔商贸的原始注册资料也存放在保险柜中,张扬在法人一栏中找到了周显贵的名字,既不是周云帆也不是胡茵茹,可这次打击走私车案,周显贵的名字到现在都没有被提起,张扬也顾不上细想,只要证明胡茵茹和这件事没有太大关系就行,其它的事情并不重要,他将需要的两份资料收藏好,然后悄然离开了上苑。
梁东平瞪大了双眼,他的脸因为感到被羞辱而涨得通红,他指着办公室大门道:“滚!”
他扬起手中的那一沓出货单道:“也许应该跟顾书记商量一下,这些单据该如何处……”话没有说完电话就响了起来,接起一听是顾允知的电话,顾允知也正在看着这些出货单,看完出货单之后,顾允知想起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宋怀明打电话,询问他对这件事的看法。
刘艳红以为他还在犹豫,轻声道:“我不是因为自己也被牵连进来才这样说,其实这些出货单涉及到的领导大都跟走私车没有关系,都是他们的家属子女的问题,我们可以做到严于律己,可是对家人我们很多时候会忽略,忽略了对他们的约束。”
袁波道:“张处长在这儿干什么?”
梁成龙第一时间把纪委检查组从保和县撤出的消息通知了张扬,张扬接到消息的时候刚好从望江楼经过,发现望江楼正处于停业期,周云帆旗下的产业几乎全部都在清盘。不过这厮在出事之前已经得到了风声,对大部分财产进行了转移。张扬拿着电话,双眼看着望江楼的招牌。
梁成龙并非一个人前来,他的女友白燕陪同他一起过来,此外他还叫上了张德放,还有一位贵宾是省工商银行信贷部主任陈绍斌,张扬这边除了自己就是袁波。
袁波欣喜道:“真的是你。怎么来东江也没跟我说一声?”
张扬和陈绍斌都是第一次到这种地方来,跟着梁成龙和白燕进入了主舱,两名身穿红色旗袍的美貌女郎为他们打开了大门,大厅内是一片辉煌的景象。
陈绍斌看到美女,眼睛有些发直,梁成龙乐呵呵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喜欢的话,可以请个人陪你!”
还是经典的丝袜套头,张大官人对这套方便的易容术有些乐此不疲,寻找到监控的死角,带着丝袜翻墙而入,以他的本领,现在的小区监控对他根本是没有任何作用。
刘艳红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县委书记来拜访了我多次,只差没跪下来求我们检查组走了,曹永康是县常委成员,也是主管交通的副县长,他住院就等于在给我们交代。”
张扬和梁成龙还有话说,当然要一起过去,浪淘沙和_图_书其实是一艘游艇上的俱乐部。里面的节目挺多的。
陈绍斌和梁成龙的关系很铁,梁成龙说话也没有避讳他,他不无感叹道:“周云帆的后手也够毒的,过去通过他的龙翔商贸购买进口车的人很多,他当时把出货详单都留着,现在接出来。就是想跟省里谈条件。”
张大官人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遭遇到这样的对待,依着他过去的脾气,一定要掐住梁东平的脖子狠狠搧他两个大嘴巴子。可随着官场历练的增多,张扬明白动辄出手解决不了问题,胡光海的事情让他悟出了一个道理,即使是小人物也有他们自己的能量,对待每个人应当选用适当的方法,不能一味采用武力。再者说这里是报社,舆论喉舌的厉害张扬已经不止一次领教过,他向梁东平点了点头,很好的克制住了内心的冲动:“梁东平,你最好给我记住今天的话!”
张扬忽然听到身后一个人在叫自己:“张处长!”他转过头去,却现身后站着吴越人家的老板袁波。
白燕将车泊好,他们下了车,就有一名西装革履的年轻人向他们走来,梁成龙和白燕已经不是第一次到这里来了,那名年轻人恭敬道:“梁先生来了!”
张扬想起了梁成龙,他叔叔是东江市委书记,这件事上还不是一句话的事,不说袁波每次对他的热情接待,单单冲着方文南的这层关系也要给他帮个忙,张扬道:“这样吧,咱们晚上一起去太和酒楼吃饭,我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
梁成龙听到他不说话,大声道:“你在哪儿啊?晚上一起吃饭!”
梁成龙高兴的就是这件事,当初他为了那块地皮,和王学海,和方文南,和顾佳彤争来斗去,到最后地皮被王学海利用卑鄙手段得到,梁成龙对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从王学海拿下那块地至今,他一直都在偷偷搞事,单单是拆迁问题就闹得王学海焦头烂额,现在又在地下发现了古墓,可以预见。王学海这次要血本无归了。
刘艳红道:“周云帆这个人是个老狐狸,法人叫周显贵,是他的堂哥,这个人是个精神病患者。现在还在住院呢,哪有经营能力啊?”
梁成龙并不否认,叹了口气道:“周云帆聪明是聪明,不过这样一来等于把自己以后的路子彻底断了,除非他在国外一辈子孙回来,回来就得被抓!”
一番推让后,他们坐了下来,张德放坐了首席,毕竟他年纪大了一些,而且官场上他的位置最高,据悉已经确定要前往广盛分局填补荣鹏飞的空缺,荣鹏飞已经升任东江公安局副局长,这种消息最灵通的就是梁成龙这种高官子弟,酒还没有并始喝,他就把这消息公布出来,所有人都向张德放祝贺。
说话的时候,他们已经来到了码头,登上快艇,由专人驾驶快艇载着他们向江心驶去。
“害怕不良影响。你们就做好自己的工作,你们这些当领导的要搞清楚,不良影响究竟是谁造成的?出了问题把责任推给利人,真是可笑。”
梁成龙道:“放手玩玩吧,输了全都算我的!”
宋怀明的回答也很简单很直接:“把事件的影响限制在最小的范围内,避免在社会上造成不良影响。”很多时候,掩盖真相并非是害怕承担责任,而是害怕真相泄露出去造成更大的损失,更坏的影响。
张扬笑道:“你们这些从事文字工作的夸张一点也是习惯!”
陈绍斌道:“生意场真是凶险啊!”
省纪委书记曾来州紧皱眉头,这份指名道姓寄给他的证据让他头疼,里面有一份龙翔商贸的注册资料复印件,证明公司的法人是周显贵,真正麻烦的是那些车辆出货单。这二十多份出货单全都和省市级官员有关系,其中包括省政法委书记的儿子,东江市委书记,平海副省长的侄子,连他也未能脱开关系。他女儿也通过龙翔商贸的途径购买了一辆甲壳虫。
宋怀明点了点头:“周云帆这个人的问题还要查下去,清查他的财产和物业,罚款力度一定要大,他给国家造成了损失,一定要让他最大限度的弥补和-图-书。”
张扬抽空去了趟省报社。临来东江之前,李长宇专门交代过,让他去找省报的记者梁东平好好谈谈。能不能不要把注意力放在江城教育局的事情上,梁东平今年三十一岁。是省报有名的铁笔之一,其人性情耿直很难说话。所以虽然工作出色,到现在还是一个采编记者。
梁东平正色道:“我是记者,不是小说家,我报道的东西全都有证据可以考察,都是事实,没有根据的事情我不会乱写。”
陈绍斌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是得注意了,王学海前一阵子还找过我想从工行贷款呢,假如那古墓地事情是真的,就没理由贷款给他。
刘艳红道:“宋省长。我看这件事并不适合继续深入下去了!”
周云帆提供的这份资料十分重要,张扬考虑再三,他将这些资料复印之后,寄给了省纪委,当然关于顾佳彤的出货单被他扣下来,他可不想给顾佳彤惹麻烦。
袁波插口道:“最近东江商界真是多事之秋啊!”
陈绍斌和张扬并不熟悉,他和梁成龙的关系很好。梁成龙之所以跟他走这么近不单单是为了方便贷款,陈绍斌还有一个身份,他父亲是平海省常委,平海省委宣传部部长陈平潮,像陈绍斌这种高干子弟原本是看不起张扬这种地级市的科级干部的,可梁成龙来得路上就将张扬的身份向他做了介绍。张扬在江城,在东江的拉风历史有很多已经成为传奇故事,陈绍轼早就听说过他,当梁成龙暗示张扬是文副总理夫人的干儿子后,陈绍轼就有了攀交之意。
“我说跟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费劲?
别墅的房门是密码锁,周云帆在电话中将密码已经告诉了张扬,张扬大摇大摆的从门口进入。他用手电筒照了照,室内摆放着价值不菲的红木家具,博古架上还放着不少的古董瓷器,张扬不觉想起了顾允知,单从收藏来看,顾允知的那点收藏品显然无法和周云帆相比,这位省委书记还是很清廉的。
张扬打心底松了口气,看来周云帆提供的那份出货单果然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
宋怀明和刘艳红对望了一眼,他们都在想着同一件事,先是有人举报顾允知的女儿购买走私车,没多久就出现这份出货单,几乎将平海的重要领导一刚打尽,此人的目的何在?
张扬道:“有件事想你帮忙,周云帆的望江楼停业清理。袁老板想接下来!”
几个人同声笑了起来。
刘艳红道:“主管交通的副县长曹永康被住院了!”
张扬打心底松了一口气。
刘艳红第一时间把这件事告诉了宋怀明,宋怀明并没有感到太多的惊奇,他先邀请刘艳红在沙发上坐下,然后道:“艳红,刚才纪委曾书记已经给我看过了一份材料。比你的这份材料还要详细,出货单上涉及到二十多位省市级官员。”
张扬原本想这件事很简单。所以直接找到了梁东平,他把自己的身份向梁东平说明。
张扬答应了一声:“我在望江楼呢,这里也关门了!”
那几名女郎同时转过身来,搔首弄姿做出撩人的性感姿态。张大官人心中有些明白了。敢情这游艇是个流动妓院啊,张扬来到九零年代也有不短时间了。夜总会酒吧之类的他也去过不少,可这种形式的地方他还是第一次来。心中感到十分的好奇,想想过去张大神医那可是时常夜宿花街柳巷的人物,也是无数青楼女子推崇的慷慨恩客,不过重生之后。他对这方面的事情忽然没了兴趣,张大官人转性玩起了纯情,虽然他的纯情有些泛滥,不过张大官人自我解释是,所谓纯情就是纯粹的。
“忠言逆耳。谁喜欢听负面意见啊?假如我给你们江城领导歌功颂德,你肯定喜欢听。对不起,我这人生来就这个脾气,也只会这么说话,江城教育系统的事情,我还就跟定了。”他扬了扬手中的稿件:“马上我还会详细报道你们教育局的集资事件,让整个平海都看到,你们的教育系统是如何的黑暗和腐败。”
张扬并不关心这件事的最终处理结果,他所在意的只是胡茵茹的安http://m.hetushu.com危,他低声道:“胡茵茹的事情怎么说?”
陈绍斌好奇的问道:“会费多少?”
宋怀明道:“一定要他们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对了龙翔商贸的法人不是周云帆?”
张扬想了想,既然想让梁成龙给他办事儿,他请一顿也是应该的,于是给梁成龙又打了个电话。把晚上吃饭的地方改在吴越。袁波听说张扬要介绍梁成龙给他认识。真是喜出望外,梁成龙在东江的名气他是知道的,只要梁成龙答应出面。拿下望江楼肯定没有任何问题,他和张扬告辞后慌忙去着手准备。
最具讽刺意义的是,负责这次走私车案件的检查组组长刘艳红手里也有一辆走私车,她和丈夫离婚后,分到的那辆雷克萨斯也是从龙翔商贸购买的。曾来州陷入矛盾之中,寄给自己这份材料的人一定对龙翔商贸的内情极其了解,否则不可能得到这第一手的材料,也许这就是周云帆本人在策划也未必可知。
陈绍斌道:“我顶讨厌李惠霞那人,她没事总跟我老爷子打小报告,硬生生把我的一段感情给拆散了!”
宋怀明和顾允知之间虽然只是寥寥两句话,可彼此已经达成了默契,针对这件事的处理方案已经达成了共识,宋怀明放下电话,向刘艳红道:“检查组可以撤回来了!”
梁成龙点点头,他向张扬和陈绍斌介绍道:“浪淘沙是会员制,不过每个会员可以带两名非会员前来,以这种机制来促进入会。”
众人轮番恭贺张德放之后,梁成龙道:“还有一件好事儿,东江纺织百货商场的地皮下挖出了一座古墓!”
张扬虽然好奇可是人家既然卖了关子,追问下去反而没意思,他和梁成龙约好见面的地点,推开车门走了下去,望着望江楼空荡荡的停车场,忽然生出一种门庭冷落鞍马稀的感觉,看幕无论是官场还是商场,每一步都要慎重,必须将方方面面考虑周到,方才能够走得更远。
张扬笑道:“好啊,这地方不错,过去生意就超级火爆,你眼光很好!”
人很多时候想不到自己会有怎样的际遇,张扬望着袁波的那辆蓝鸟远去。不觉露出一丝微笑。袁波的际遇就是自己,自己在无意中充当了他的贵人,在有可能的情况下,多帮助帮助别人也没什么不好,今日的滴水之恩,说不定能够换来他日的涌泉相报,当然不排除其中有张德放这种忘恩负义的滑头,可多数人还是有良心的。
张扬听到他提这件事,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过去他没这种认识,可现在发现,骂人打人的时候虽然痛快,可留给别人的印象并不好,人家在一旁看笑话。影响到自身形象。他心想不会这么巧吧,自己骂的李惠霞该不是和陈绍斌有什么关系?
陈绍斌道:“假如真的有古墓,那块地皮岂不是要重新规划?”
张扬对赌博没什么兴趣,他之所以跟着过来,一是想从梁成龙嘴里得到一些消息,二是和陈绍斌套套近乎,他惦记着陈绍斌的老子陈平潮,只要陈平潮发句话,平海日报那个又臭又硬的梁东平应该没啥好果子吃。可他和陈绍斌毕竟是第一次见面,头一次见面就找人家办事总有些开不了口。梁成龙和白燕两人已经去玩轮盘赌了,分了张扬和陈绍斌每人十个筹码,把他们扔在那里。
张扬和袁波之间是通过方文南认识的,过去张扬来东江的时候,袁波总是盛情接待,彼此间的关系很好,张扬笑着和袁波握了握手道:“为了件公事,忙的焦头烂额的,也就没顾上跟你联系。”
宋怀明没有说话,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刘艳红在宋怀明的面前并没有太多的顾忌,她既然想到了问题,就照实说了。
张扬直截了当道:“我也不跟你废话,你自己开个价吧!多少钱愿意闭嘴!”
宋怀明笑了起来,刘艳红用上了被住院这个词实在是巧妙。
梁成龙答应的很爽快。点了点头道:“这件事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登上游艇。沿着舷梯来到甲板上,上面铺着红色的地毯,在船头处有一个小型泳池。几位身穿三点式泳衣的妙龄女郎正在那儿戏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