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9章 乞丐办

章碧君摇了摇头:“本来想麻烦你的,可事情突然发生了变化,所以才约你过来,跟你说一声,暂时用不上你了!”
徐彪道:“按照我们预先的想法,企改办应该是正处级单位,这样的部门运行起来需要不少的工作人员,从提出企改办的想法至今,除了当初定下来的两位正副主任,连一个工作人员都没有,与其这样,这种部门留着还有什么用?”
左援朝主抓经济开发区,他虽然经受了挫折,可并没有因此而消沉,毕竟像他这种级别的干部,是见过风浪的。
张扬做事情从不拖泥带水。当晚他就去了市委家属院,抱着一箱三十年窖藏茅台,两条中华烟堂而皇之的来到了组织部长徐彪的家。
章碧君道:“在官场上想要顺风顺水的走下去,必须要有预见性,要看清形势,靠山是必要的,可有些时候没必要去劳动他们,比如,你为了一个副处的名额好意思去麻烦你的干妈罗慧宁吗?”
章碧君笑道:“晚了十五分钟,要扣发你的工资!”
“政府不管我们谁还愿意管?”
顾佳彤对胡茵茹的个人能力还是极为了解的。她主动找到胡茵茹,要她去江城帮自己。毕竟顾佳彤现在东江、北京、江城三地来回奔波,一个人颇有些接应不暇,她提出这件事之后,胡茵茹很爽快的答应了,一来她想借此搞好和顾佳彤的关系,而且常驻江城,她和张扬见面就方便了许多,还有一件事,单就商场上的能力而论,顾佳彤是个不错的搭档。
刘金城道:“张主任,你既然主管企改办,以后咱们的交往可就多了,我们酒厂连年亏损,现在厂子面临的形势很严峻,我不瞒你说,今天我到老同学这里来,就是想通过他找市里要点政策。”
徐彪的这句话一说,在场的常委都明白了,搞了半天这位组织部部长是要力推张扬,几乎所有人都同时想到了一什事,肯定是上头有人给徐彪打招呼了。
副市长袁成锡道:“张扬……还很年轻嘛……”
张扬呆的时间并不长。陪徐彪喝了一个小时告辞离开,刘金城也一起告辞,来到门外,刘金城让司机从后背箱中抱了两箱清江特供死活给张扬放在了车内,说是让他尝尝。又要了张扬的手机号,看来他对这位企改办的新主任还是有些期待的。李长宇和徐彪住的不远,张扬经过李长宇家门口的时候,看到时间刚过九点,于是又到李长宇家转了一圈,家里只有李长宇一个人在,葛春丽陪苏老太回老家了去过两天。
此前张扬和这位江城市委组织部长没打过交道,因为他只是个小小的科级干部也轮不到组织部管理,徐彪留给外人的印象是不芶言笑,体制内给他起了个外号叫黑面神,不是说他铁面无私,而是说他很难打交道。
胡茵茹道:“我也信你!”
章碧君笑道:“算是对你的补偿吧,过去老邢答应过你,我们这个系统要么不说,要说就要做到!”
张扬暗忖,这件事倒是可以考虑和银行沟通一下。
崔杰是第一个被张扬招至麾下的成员,他的主要任务就是接电话,过去他在旅游局那会儿就是办公室的,接电话业务极其熟练。
两人聊着聊着。看到张扬始终不说话,顾佳彤伸出手指在后面捅了捅他的手臂:“喂!张主任,你怎么不说话?”
张扬重新倒满酒,举杯道:“徐部长,早就听说您是海量,可惜我一直没有跟您喝酒的机会,我敬您两杯。”
一直没有发言的市委组织部长徐彪道:“说起这件事,我倒是有些话要说!”
既然人家组织部长有请,张扬也不跟他客气,来到餐厅,徐彪让家里的小保姆添了一套餐具,让张扬在自己的身边坐下,笑着向刘金城介绍道:“你口口声声跟我谈企业改革,这位就是企改办主任张扬,你今儿算找到人了!”他又把刘金城介绍给张扬,张扬自己把酒倒上,徐彪也是好酒之人,向张扬道:“你来晚了,先奖励两杯!”官场上的人说话就是含畜,罚酒不叫罚酒,那叫奖励。
两人见面的地点在江hetushu.com边的一蓑茶杜,张扬抵达的时候,章碧君已经在那里等着,微笑着向他挥了挥手,张扬来到她的对面坐下,歉然道:“路上塞车,所以晚了!”
刘金城到哪里都不忘自己的本行,满脸期待的望着张扬道:“张主任,你感觉这酒怎么样?”
张扬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那我岂不是没有表现机会了?”
回到自己的别墅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顾佳彤和胡茵茹两个坐在客厅看电视,看到张扬抱着两箱酒回来,顾佳彤将遥控扔到一边:“有没搞错?你不是去送礼吗?怎么还带东西回来?”
李长宇扔了一颗虾米进去,微笑道:“见过徐部长了?”
刘金城已经向张扬竖起了拇指。
公安局长田庆龙和李长宇的私交不错,他意识到常委们有把矛头指向李长宇的意思。他插口道:“现在是深化改革的时代,不仅仅是教育,企业改革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江城的改革任重道远。”
徐彪道:“老同学啊,不是我说你,你们这些企业,也要考虑到国家的难处,国家也不是金库。什么时候伸手什么时候就有钱,你们得自己想办法。”
张扬叹了口气道:“我巴不得惦记上我的是财神爷,可这帮人一个个都是乞丐,伸手找我要钱的。”
张扬挂上电话的时候。脸上已经有了沾沾自喜的表情,困扰他这么久的副处问题,想不到这么容易就解决了。
企改办接到的第一个电话就是顾佳彤的,因为企改办的办公电话张扬只告诉了寥寥几个人,顾佳彤是第一个。
顾佳彤道:“过去你在旅游局市场开发处的时候不一样没有什么实权,你还不是干得风生水起,你个人能力摆在那里,就算是乞丐办,你也能把那里变成江城第一帮会,我信你!”
人大主任赵洋林道:“都知道教育重要,可我们的教育体制面临的困境真不少,市场经济社会,教师工资低,待遇差。教师也是人,穷则生变,如果在正确的指导下,这种变革会成为好事。如果缺乏正确的指导,这种变革就会演化成一种不好的后果,对社会,对民生都有着很大的负面影响。”他并没有举例子,之前教育系统的事情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刘金城看了看张扬,把酒杯放下:“张主任,各大银行我都跑遍了,现在银行的事情难办啊!”
“财政可不归我管。这方面我要是说了算,江城教育系统的事情也不会闹这么大。”李长宇这句话倒是实事求是,江城财政大权握在左援朝的手里,财政局的庞斌更是他的左膀右臂,没有左援朝的话想从财政局拿到钱很难。
张扬道:“你们聊生意,我一政府工作人员跟你们掺和什么?”
江城军分区司令郭亮对张扬也十分熟悉,知道自己的两个儿子都和张扬关系不错,更知道他是老司令楚镇南钦点的外孙女婿,这种时候当然要不遗余力的帮着推一把,他大声道:“我们整天都喊着干部年轻化,言行要一致,说出来,就得做到,我看张扬的副处级没什么问题,对于这种有能力的干部就该破格提升。
张扬的企改办终于确定了办公地点,在市委市政府办公大楼13楼,134,135张两间,过去这里一直闲置着,稍清理了一下。拉了几张办公桌,扯了个电话,挂上江城市企业改革办公室的牌子。企改办就算正式成立了。
张扬是算准过了晚饭时间才过来的,没想到两人仍然没有喝完,他不认识刘金城,看到有陌生人在,说话肯定不方便,把礼物放在客厅,笑道:“徐部长,我刚从东江回来给您捎了点土特产,你有客人我就不耽误您了,改天再来拜访你!”
李长宇道:“主管工业的副市长是严新建,他是你的直属领导。”
公安局局长田庆龙道:“年轻才好,年轻才是优势,我看张扬可以考虑破格提拔一下,既然是企改办副主任,还是一个科级名不正言不顺,可以考虑提拔副处了!”
章碧君听他说得有趣忍不住笑了起来,端起细瓷和_图_书杯喝了一口清茶:“你很想我帮忙啊?”
顾佳彤这次前往江城的最主要任务就是把江城制药厂的问题解决掉,市府的口风也已经有所松动。
张扬深谙这世上没有免费午餐的道理,他充满迷惑道:“干嘛对我这么好?我又没为你做什么?”
“打打杀杀那是粗活儿,我喜欢用脑子。”
“企业想改革,没钱是万万不能的,你们这些当领导的不能只给我一个官衔,也得给我点钱!”
张扬笑了起来:“你有没有想过,也许这是好事呢?假如国家级经济开发区落户江城,搞几年之后,发现还不如岚山的发展。岂不是闹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再说了。就算拿下来,政绩也不是您的!”张扬最后的这句话有点太直接了。他的意思是国家经济开发区拿下来,也是左援朝的政绩,在这个竞争市长最为关键的时刻,你李长宇也不想给他加分吧,李长宇正色道:“张扬,不能这么想,很多事情首先要考虑江城的利益,考虑到怎样才是最有利于江城发展的,个人的问题要放在一边。”
章碧君笑的越发开心,她点了点头道:“你果然生着一张利嘴,有没有想过,你这个副处没有搞定和你自己有关。”
张扬开着那辆吉普指挥官,行驶在省级公路上,顾佳彤和胡茵茹在后面谈着她们对江城发展的规划,两人对生意上的很多事都有着共同的想法。
徐彪道:“咱们市里新近设立了企改办,这是应改革发展而出现的一个部门,平海其它城市早就有了,而且企改办也能够起到帮助企业在改革中发展过渡的作用,据我所知,企改办到现在连个办公地点都还没有吧?”
章碧君道:“平海省委组织部长柴慧明和我有一些交情,我让他给江城市委组织部长徐彪打过招呼了,你回江城后去拜访他一下。”
胡茵茹离去之后,张扬一把揽住顾佳彤的纤腰将她拥入怀中,顾佳彤红着脸推开他道:“别胡闹,快去洗澡睡觉!”今晚又不是她和张扬单独在这里居住,顾佳彤心里自然有些顾虑。
徐彪道:“我管得是组织部,又不是财政局,所以我说你投错门子烧错香,江城财政局长是庞斌,那个人也是出了名的难说话,外面都说他是铁公鸡,想从他手里得到拔款太难了!别说是我,就是副市长的面子他也未必给。”
李长宇的电话不久后也打了过来,他所说的情况要比朱晓云详细许多,还告诉张扬,这次副处的事情能够顺利搞定,多亏了市委组织部长徐彪,提醒张扬不要忘了去感谢人家一下。
张扬留意到桌上也没有什么好菜,花生米、豆干、炸小鱼、松花蛋,看得出徐彪是个正儿八经的酒道中人。有些事情并不需要说出来的,比如张扬对徐彪的感谢,这份人情他记在心里了,无论章碧君在背后做了多少工作,可直接的执行者是徐彪,这件在李长宇身上没有解决的问题,徐彪给做到了。
李长宇哈哈大笑起来:“你不想干,有的是人盯着这个位子!”
等张扬洗澡出来,发现顾佳彤和胡茵茹都已经回房去睡了,他蹑手蹑脚的来到顾佳彤房门外推了推,房门从里面反锁了,他又去对面胡茵茹房间推了下,也是一样,张扬心中这个感叹啊,早知如此还不如安排她们两个去酒店住,带到了家里,连一亲芳泽的机会都没有了。张大官人不是没有备用钥匙。也不是没有破门而入的能力,可是深思熟虑之后,这种事千万不能操之过急,不能只图一时的欢愉,而伤害到这些红颜知己的内心。
胡茵茹道:“固有观念的改变绝非一日之间,所以说改革不是空口说白话,而是要拿出实际动作。”她笑着对张扬道:“江城的未来就靠你了!”说完打了个哈欠:“你们聊,我去睡了!”
张扬看了看周围,向前凑近了一些,压低声音道:“我那个副处压根见不了光。是邢朝晖各应我的!”
张扬对江城酒厂的具体情况还不清楚,所以不方便发表意见。
张扬道:“可以考虑银行贷款啊!”
徐彪和_图_书笑道:“老同学,你别看小张年轻,他可是咱们江城的改革先锋,是个久经考验的好干部!”他着重强调了久经两个字。
左援朝这次的东江之行可谓是铩羽而归,在前往东江之前,他对国家经济开发区落户江城还是信心满满的,不但是他,江城市领导上上下下都对这件事充满了信心。他们都认为,省领导多次提出要缩短平海南北差距,大力发展北部经济,在这样的前提下,国家经济开发区落户江城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谁想到,最后竟然是省委书记顾允知选择了岚山。
李长宇的心里素质比左援朝还要好一些,他分管的教育口,近期成为江城乃至省内关注的焦点,如果不是张扬及时帮他追回了那笔教育局集资款,恐怕他现在的处境还要更加的窘迫,李长宇表态道:“以后的工作中,我会把教育改革当成重点来抓,力求在短时间内扭转江城教育所面临的困境。”
前方就是清平湖,张扬看到时间已经不早了,提出去湖畔人家吃饭。说起这湖畔人家,还是张扬第一次遇到顾明健的地方,想起往事,张扬心中还是有些感慨的,他把过去和顾明健相遇的事情说了。
“那是当然!”
人家把话说到这种地步,张扬还能不明白吗?章碧君是在说他的官太小了,他把副处当成一回事儿,可在总理夫人省委书记这帮人的眼中,副处连个革芥都算不上,张扬也没有被章碧君看小的感觉,人家是在点拔他,帮他看清前进方向。
左援朝以为徐彪要把还没成立的企改办砍掉,笑道:“现在平海的每个城市都有企改办,难道我们江城要搞特殊化?国资委副主任马华成生病了,所以组建企改办的事情耽搁了!”
张扬到没觉着有什么影响:“国家经济开发区省级开发区还都不是开发区,有什么分别?”
张扬微微一怔。章碧君这个女人果然不简单。把自己的情况背景调查的清清楚楚。不过他也没有感到太多的惊奇,调查情报这种事情原本就是国安的特长。自己又是国安的秘密成员,章碧君想了解直接找邢朝晖和赵军要资料就行了,张扬因此而对国安的内部保密原则产生了一些怀疑,当初那朝晖信发誓旦旦的跟自己说要为他的身份得密,后来赵军接管了他的工作,就多了个赵军,现在连章碧君这个四局副局长也对自己的情况了如指掌了,张扬感觉到有必要要提醒他们一下,他低声道:“我说章局,我只是一个编外,你们有事没事别老打我主意行吗?”
李长宇忍不住笑着指着他道:“你啊,以后你可是江城历史上最年轻的副处,什么事。心里都要有个分寸,千万别像过去那样冲动。”
刘金城心说你这是推诿了。你管组织部,市里哪个干部敢不给你面。
张扬对徐彪心存感激。再加上这厮本来就好这口,很爽快的奖励了自己两杯。
李长宇瞪了张扬一眼:“官不大,等级观念还很严重!”
“严副市长好像连常委都不是,没啥权!”
刘金城和张扬同时笑了起来。
张扬点了点头:“给他送了点东西!”
“张主任电话!”
张扬品味了一下,点了点头道:“不错,浓香型白酒,很地道,应该有二十年窖藏了!”
徐彪倒也爽快:“好事成双。两杯就两杯!”他和张扬连干了两杯酒,夹了颗花生米放在嘴里。
左援朝笑道:“他才二十一岁吧!”人大主任赵洋林道:“秦清二十八岁就是副厅级干部了,二十一的副处也算不了什么。咱们江城别的在平海数不上第一,提拔年轻干部要走在平海前头。平海最年轻的副市长出在咱们江城,平海最年轻的副处也出在咱们江城!”
张扬回到江城第一件事就听说自己的副处级已经搞定了,而且企改办主任马华成因病住院,市里已经决定企改办由他来主持工作,马华成单方面也表示不愿去企改办,这是因为马华成对张扬的作为早有耳闻,认为自己去企改办日后的光辉必然会被这位新扎副处掩盖,他都快退休的年龄了,何苦去和*图*书那里给人家当陪衬。
李长宇新近喜欢上了养鱼。客厅内多了一个大玻璃缸,里面几条银龙游来游去。张扬凑过去看了看,他对花鸟鱼虫一向都没多少兴趣。
李长宇则想起了张扬,张扬是自己放在企改办的,徐彪难道想用人顶替他的位置?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徐彪。
“政策不同,国家给与的扶植力度不同!”
常委们多数不明白徐彪的意思,他怎么就突然提起了这件事,按照他们通常的思维。徐彪这位组织部部长是不是想把他的关系送入企改办?
李长宇原本想跟着说两句的,可看到常委多熟对提拔张扬投了赞成票,自己反而不用说什么了,心中欣慰之余,不由得又有些惭愧,张扬的副处级原本应该自己帮他搞定的,可绕了一圈子竟然是徐彪第一个。
章碧君笑道:“没打你主意啊,只是看到你在官场上没头苍蝇一样乱撞,所以我想点拔你一下,这么说吧,想从科级到副处级,你没必要一定要麻烦省长省委书记,其实市委组织部长就能够帮你办到这件事,牛刀虽锋,不屑杀鸡!”
张扬虽然假如国安已有一年,可是他对国安的内部情况并不清楚,仅有的几次联系都是通过邢朝晖、赵军寥寥几人。
“那也不能找政府要啊?”
顾佳彤轻柔的声音响起:“喂,张主任,你们企改办是不是正式开张了?”
洪伟基笑了起来:“我看行!张扬有能力,有胆子,年轻人冲动了一些,可是正是因为冲动才有过人的工作热情,江城是个老工业基地,最难搞的就是企业,让他去冲一冲,说不定能够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老徐,提拔干部的事情你看着定!”
李长宇也喝了口茶。他低声道:“这次国家经济开发区落户岚山对江城影响很大。”
顾佳彤和胡茵茹对望了一眼,两人同时笑了起来,胡茵茹啐道:“你怎么跟个怨妇似的?”
张扬明白得很,啥叫要政策。说穿了就是要钱,以江城市目前的财政状况,想要点钱太难了。
“干我屁事啊!我那企改办就是一空壳子,过去我还当是什么好地方,后来才听说,企改办就是乞丐办,压根就是被裁职工申诉委屈的地方,真正的权力没有,婆婆妈妈家长里短倒是不少。再说了,我也不是企改办的大当家。国资委副主任马华成才是。”
“不小了,好歹现在归组织上管了,有被双规的资格了!”
张扬拿起电话。
顾佳彤和胡茵茹听说了这件事都向他表示祝贺,在顾佳彤看来副处并没有什么了不得的,可看到自己的爱郎在政治上有所进步,内心还是由衷感到欣慰的。
顾佳彤道:“你现在是企改办主任,江城制药厂改革正属于你的工作范围!”
张大官人第一次有了要自挂山头的感觉,他也不是初混体制的毛头小子,刚刚当上副处,担任企改办副主任,行事怎么也得戒骄戒躁低调一些,如此大张旗鼓的把旅游局整个科室拉过去,马上就得成为江城体制内的焦点,从政不是过家家,他考虑了一下,先答应把崔杰要过去,至于市场开发处的那些人:“等他的企改办成立之后慢慢再活动,凭他现在的能力,要几个人过去应该不在话下。
常委会上,常委们的情绪都不高,江城市委书记洪伟基总结了近期的工作,他着重提出了两点,第一就是国家经济开发区虽然没有落户江城,可他们的经济开发区还要搞下去,没有这个国家级,也不代表江城经济开发区发展不起来。第二就是教育改革问题,江城教育局的事情虽然暂时解决,可只是应急措施,并不是从根本上得到解决,很多隐患仍然存在,而且之前的集资案,拖欠教师工资事件,在省内已经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代省长宋怀明亲自打电话过来要他们引起足够的重视,彻底解决教育系统存在的问题。
“有一个说法,企改办就是乞丐办,企业找企改办要钱,企改办找市里要钱,市里财政不给钱,企改办就彻底成了乞丐办,我这个企改办负责人就是江城的丐帮帮主!”
章碧君笑和_图_书了起来:“这几天我特地留意了一下你,发现你还是有些关系的,不过你这种性格混国安或许合适,要是在官场上却是很难有一番作为。”
张扬从反光镜内看了看她们两个唇角露出一丝笑意。能让这些红颜知己在一起默契相处无疑是张扬最大的心愿,现在看来她们每个人都在心照不宣的进行着努力,胡茵茹和顾佳彤,顾佳彤和秦清,秦清和楚嫣然之间似乎已经都有了某种不言自明的默契。对张扬而言这是一个很好的兆头。
章碧君道:“记得上次你找我帮忙提副处的事情,我看了你的档案,已经是了啊!”
顾佳彤道:“这些国有企业观念就是陈旧,都是计划经济惯出来的毛病,现在把他们推向市场了,动不动就伸手找国家要钱,不会自己想主意啊?”
市委书记洪伟基道:“企改办还是要搞得,不但要搞,而且一定要搞好!”
张扬把刚才的事情说了,正在看电视剧的胡茵茹笑道:“看来你这个企改办主任还没有上任,就有人惦记上你了!”
张扬给徐彪送礼的时候,徐彪家里还有一个人在,徐彪的老同学,江城酒厂的厂长刘金城,刘金城给徐彪送了两箱清江特供,普普通通的纸箱包装,其中一箱已经打开徐彪和刘金城正在餐厅里喝着,桌上的玻璃瓶内装着的就是清江特供。
张扬不解的望着章碧君。
张扬这次返回江城还有两个人和他一起,顾佳彤和胡茵茹,周云帆出事之后,他名下的产业全部被清算,胡茵茹虽然脱开了关系,可现在也处于失业状态中。
“我今天要去江城制药厂谈判,张主任是不是要亲临指导?”
“我那点工资扣起来都不解恨!”张扬狡黔一笑:“找我有任务?
张扬道:“这次左市长也算尽力了,我听说他在东江期间几乎将所有常委拜会了一遍,省委宣传部部长陈平潮还是我帮他联系见面的呢己。”他说出这件事的用意是告诉李长宇,别说我没出力,我也帮忙了,最终国家经济开发区落户岚山,是省领导说了算,是顾允知说了算,我可没那个本事。
李长宇道:“知道你辛苦,这不,市里面对你论功行赏,不但破格提升你为副处,还让你全面负责企改办的工作。”
这个消息最早是朱晓云打电话告知张扬的,她随即就提出了一个要求,要张扬把她调到企改办工作。不但是她,旅游局市场开发处的几个下属陈建、何树雷,还有办公室的崔杰都表示想调去企改办在张扬的领导下工作。
刘金城道:“我在想办法啊,我们酒的品质没问题,工艺没问题,主要是包装设备陈旧,广告宣传跟不上,我们这些厂子里的干部也商量出了改革方案,可引进包装流水线要钱,广告宣传要钱,没钱我们的改革方案只能成为一纸空谈。”
张扬道:“企改办对谁负责啊?”他问的是自己的直属领导。
徐彪道:“马华成生病了,可组建企改办的事情也不能因为他而耽搁,张扬不是还在吗,这个年轻人很有能力,组织部对他考察有一段时间了,他在青年干部中的确是出类拔萃的一个!”
“无功不受禄。我不需要任何人帮忙!”张大官人还是很有几分傲气的。
就在张扬准备返回江城的时候,章碧君的电话打来了,张扬本以为她找自己帮忙。想不到章碧君只是约他见面。
李长宇笑道:“他只喜欢喝酒!”他拿起一旁的毛巾擦了擦手,示意张扬来到沙发坐下。张扬也不跟他客气,自己拿起茶壶倒了杯凉茶,喝了几口方才道:“我刚才在他家里遇到了江城酒厂厂长刘金城,跟我聊了点企业改革的事情。”当上企改办副主任之后,张扬明显有了不同,说起话来就和工作有关,正所谓三句不离本行。
徐彪看到是张扬,笑着站起身来,向他招了招手道:“张扬,过来,都不是外人,一起喝两杯!”
提起这个弟弟,顾佳彤也不禁黯然神伤,虽然弟弟在父亲的压力下去北京分公司,可顾佳彤明显能够感觉到弟弟对自己的疏远,姐弟之间的感情也再不像昔日那般亲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