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1章 让步

张扬笑道:“现在还只是一个开始,什么时候制药厂和酒厂能够实现盈利,我才算是功德圆满。”
田庆龙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跟他绕弯子,他有些不耐烦道:“老董,你知道什么就给我说清楚,少跟我吞吞吐吐的!”
皇家假日属于南坪区。姜亮是开发区分局的副局长,他开始的时候只是出于给张扬帮忙的目的,可听到两名部下汇报说里面有色情服务,而且规模很大,他马上意识到这件事不简单,赶紧给张扬打了个电话。
胡光海眼皮奔拉在报纸上:“马主席打过招呼,我也不好办!”他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你别为难我,有种去找政协马主席。
刘金城走出没多远就接到了张扬的电话,张扬的声音很平静:“刘厂长,把我当朋友的话就把这箱酒拿回去,否则,从今天起你不要再踏进企改办的大门。”
张扬现在已经越来越会控制自己的情绪,很好的抛开私人恩怨,工作就是工作,他向胡光海提起江城酒厂广告的事情,要在通往老街的道路上,挂满江城酒厂赞助制作的广告旗。
贺长均的态度转变得实在太快,刘金城根本反应不过来,直到信贷部主任齐艳梅当众宣布,银行已经把酒厂的1500万元贷款批下来了,刘金城才相信发生的一切是事实,整个人激动的不知说什么才好,一个劲的重复着感谢各位领导。
贺长均道:“扶植本地企业是我们银行的义务和责任,只要企业是有前景的,我们都会给予全力的帮助。
因为最近交通管制的力度很强,所以张扬也没有开车,刘金城请张扬上了他的金杯面包车,让司机赵勇送张扬回家,张扬本不想让刘金城送的。可碍于人家盛意拳拳,还是答应了。
姜亮很简单的向田庆龙做了一个汇报,今天的行动十分成功,一共拘捕了79名小姐,目前案情正在进行取证调查。
张扬笑着点点头,他喜欢真性情的人,刘金城无疑也是一个他微笑道:“把我当朋友,就别这么客气,只要我能够帮到你,我都会尽力去做!”
张扬给田庆龙打招呼的时候,田庆龙刚刚洗完澡正准备睡觉,听到这件事,田庆龙的第一反应就是愤怒:“我说张扬,你小子是不是升官升的脑子糊涂了?你负责企改办,不是公安局,我们公安局的事儿什么时候轮到你插手了?”
张扬意味深长道:“可现在不是成立了一个景区综合办公室,很多权力都集中到了胡光海身上。”
李长宇笑了起来……他伸手去摸香烟。张扬掏出火机帮他点燃:“李副市长,你烟瘾是越来越大了,最近有什么不顺心吗?”
张扬明白李长宇在点拨自己,他笑道:“就不知道胡光海有没有这样的素质。”
“龙兴?”张扬想起当年在春阳的时候,曾经揍过龙兴酒厂的厂长刁德志,想不到这厮的手臂伸得如此之长,直接伸到江城来了。
刁德志沉默了下去,他想了想方才道:“那也得分清主次,古城墙城门和老街入口那些显眼的地方得划给我们,我们和江城酒厂虽然都是江城的企业,可我们卖的都是白酒,彼此间是竞争关系,他们多卖了,买我们酒的人就少了,这次我要寸土必争。”刁德志农民出身,他才不懂得什么叫共同发展。胡光海笑了笑,并没有表态。刁德志以为他还在犹豫。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下班了,主动邀请道:“胡主任,我请你吃饭,咱们晚上好好聊一聊。”
这里毕竟是胡光海的一亩三分地,他还是有些威风的,怒道:“谁啊?这是?无法无天了?”
在副市长严新建的建议下,当晚请客的地点就安排在市政府一招,贺长均为了表示诚意还特地叫上了信贷部主任齐艳梅,刘金城是自己一个人来的,副市长严新建带着他的秘书潘海洋,张扬单独一个人赴宴。
李长宇指了指沙发,张扬在沙发上坐下,摸起茶几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李长宇道:“教育局的事情搞得满城风雨,现在省里盯住我们不放,宋省长让我们切实从根本上解决教育系统的问题,改革,哪有那么容易和图书。”
田庆龙眉头紧皱,他低声道:“老董,看来你对皇家假日的情况很清楚啊!”
张扬说到做到,在他的帮助下不但1500万元的贷款很快到位,而且清江系列酒的广告也在市台省台签下合约,广告费可以延期给付,江城电视台因为市政府有扶植地方企业的政策,问题自然不大,平海电视台方面则通过陈绍斌的关系搞定,他老爷子是平海省委宣传部长,这种事情自然不在话下,为了这件事刘金城专门去了趟省城,少不了给陈绍斌送上几箱清江特供,至于其中的内容就不为外人所知了。
张扬上了自己的车,可看到一旁的公爵王忽然想起当初,他带楚嫣然去清台山庄吃饭的遭遇,唇角露出一抹坏笑。
刘金城道:“张主任。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刁德志和胡光海走入馥天居之后,张扬也开着他的那辆吉普车出现在大门外,他一路跟着他们过来的,张大官人毕竟是国安特工,跟踪本领还是有一些的,胡光海今天的作为让他憋了一肚子气,新仇旧恨涌上心头,他要跟胡光海好好算这笔帐。张扬确定两人的去向之后,给姜亮打了个电话,姜亮才是专业人士,他要姜亮弄两名警员,今晚帮他盯牢这两个人,争取帮他找到他们的毛病。
刁德志是最明白的一个不用问,肯定是张扬干的,当初自己在清台山庄捅了他的轮胎,今天人家这是连本加利还给自己的,刁德志又好气又好笑,这也是国家干部?纯粹是一流氓,他自己知道理亏,让保镖赶紧去找人补胎,自己则和胡光海一起打车去了馥天居。
张扬有些生气了,这刁德志算什么东西,居然也敢提出这样的要求!他抑制住心头的怒气道:“简直是无理要求,搞垄断吗?合同上写了吗?”
“那倒不是,不过这事情有点麻烦,皇宫假日台湾合资,涉及到的方方面面很复杂。”
张扬微笑道:“刘厂长。看来你的贷款问题不大了!”
9月15号11点,一场轰动江城的扫黄行动突然展开,开发区分局副局长姜亮出动了22名干警。宛如神兵天降一般冲入皇家假日,现场拘捕了正在从事卖淫嫖娼活动的13对男女。
这件事张扬还是听常务副市长李长宇传达给他的,李长宇笑道:“张扬,这次市委常委会上洪书记专门针对你这段时间的工作成绩提出了表张扬,这么短的时间内能搞定两大企业的问题,真的很不错!”
张扬的后台姜亮是了解的,否则也不会年纪轻轻就成为江城历史上最年轻的副处。张扬和田庆龙的关系更是众所周知,姜亮越想这件事越靠谱,跨区行动又怎么了?现在是立功的大好机会,他也整天惦记着向上提升一步,谁也不想老当个副职。
田庆龙也没说是也没说不是,淡然道:“怎么了?是不是有人让你说情啊?”
几人坐定之后,喝的酒自然是刘金城带来的清江特供,严新建赞道:“我喝了这么多的名酒,喝来喝去还是咱们清江特供好喝,刘厂长一定要想办法把咱们酒厂的名字传播出去。让清江特供在江城。在平海,乃至在全国都成为响当当的品牌!”
张扬刚把这个想法说出来,胡光海就摇头道:“这事儿不行!”
胡光海道:“我说了不算,上头压下来,我没办法,只能执行!”他顿了一下又道:“刚才走的那个就是江城企改办副主任。是他帮江城酒厂搞这次推广,刁厂长,我看这件事就算了,反正都是江城的企业,你们共同发展嘛!”
洪伟基心说,你不是找骂吗?早干什么去了?作为江城市委书记,洪伟基对扶植地方企业一直都持有积极的态度,江城酒厂没有找到他的头上,如果找到他,他肯定会帮酒厂说话,贺长均是他从岚山调来的干部,和他是老乡,洪伟基在心底深处还是护着他的,张扬在洪伟基的定位是个混世魔王,这种人洪伟基虽然不喜,也不愿主动招惹他,贺长均招惹了麻烦,洪伟基有必要提醒他,洪伟基道:“既然符合条件,就尽量去http://www.hetushu.com做嘛,何必搞得大家都不痛快!”
刘金城劝道:“好酒就多喝两杯!”副市长严新建笑道:“再好的酒也不能多喝!”这时候他的秘书潘海洋附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严新建起身道:“各位请慢用,我还有事先走一步!”完成了和事老的任务,他就没必要在这里呆下去,更何况,他心里对贺长均产生了一些看法,他很不爽。
张扬出现在胡光海办公室的时候,胡光海的内心扑腾加速跳动,张扬打他耳光的事情他仍然记忆犹新,虽然到最后他并没有落在下风,甚至还占了一点小小的便宜,可那点便宜却让他寝食难安,尤其是当张扬不久前提升为副处之后,他开始意识到自己树立了一个多么强大的敌人。
“不止是他,还有李副市长的儿子也是股东,这件事,恐怕有些麻烦!”
胡光海道:“他现在是政协委员,市政协马主席专门过来打了招呼。”张扬道:“既然这么着,918那天给江城酒厂找块地方,搞个推广活动吧。”
“皇家假日的股东之一就是马益亮,马主席的弟弟!”
“我一直都敬业,只是你们当领导的眼光习惯于看着远方,看不到我们这些底层人员的辛苦!”
张扬进入仕途之后,亲眼看到不少人因为金钱而落马,这种钱拿着烫手,而且和前程相比,拿这种钱无疑是愚笨的。
刘金城趁机感叹道:“缺钱啊!”
有道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刁德志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他这几年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其根本原因就是送,他不但敢送而且会送,他对胡光海的脾气也摸得很清楚。知道胡光海在家里是个妻管严,他老婆赵金莲是个出了名的悍妇。可哪里有压迫哪里就会有反抗,胡光海也很好色,不过他藏得很深。刁德志居然摸到了他的这个脾气,在晚上喝到六分醉意的时候,他带着胡光海去了皇家假日,皇家假日是新开的浴场,所谓浴场只不过是一个幌子,里面有一些色情经营。
贺长均明白现在想要转嫁矛盾已经晚了,张扬既然有本事找到省里,通过省里给中企局施加压力,让中企局查银行的账目,证明他有本事搞到这笔贷款,看洪伟基的意思也不想帮他出头,贺长均小心翼翼道:“洪书记,我这个人做事有些古板,太坚守原则,江城酒厂的申请我也仔细考证过了,他们的确符合贷款的条件。”
胡光海看到张扬前脚离去,刁德志后脚就来了,他苦笑道:“刁厂长,你来的正好,江城酒厂要搞推广活动,严副市长都打来了电话,我正要通知你呢?”
张扬并没有将胡光海当成对手,原因只有一个他认为胡光海不配,如果说到忌惮。胡光海老婆的威力还要更大一些。想当初七姐妹骂街的时候,强悍如张大官人也只能望风而逃。
张扬道:“说穿了就是钱闹得,你想让老师们安安心心的去上课,你就得让人家见到效益,谁也不能饿着肚子教书是不是?”
张扬这两天对贷款的事情已经有了一些了解,心说你骗谁啊?你那天根本是想故意刁难我,否则也不会只答应200万来敷衍我,现在这么痛快的答应了贷款,1500万一分不少的给划拨下来,还不是因为我通过省里,让中企局查你的账目,害怕出事,所以才做出这样的让步。人家既然做出让步。张扬在面子上还是要照顾到的,虽然心里还是很不待见贺长均,你以为认错就没事了?错!这事儿没那么容易算了,只要让我找到你毛病,你一样要倒霉,我说过要把你的行长拿下来,就一定要把你拿下来。
张扬笑道:“他有后台。我就没后台了?田局那里我负责说,你只管派人给我抓,记住,一定要把他们两个给我抓现形,我这次要让胡光海无法翻身。”
张扬果然去找了胡光海,为的是江城酒厂广告的事情,胡光海就是李长宇所说的那个占了便宜的人,他在景区综合办公室虽然掌握了不少的权力,可渐渐意识到,包括旅游局在内的各个相关单位对他都产生了抵和-图-书触情绪,景区综合办公室的存在事实上就是在分摊人家的权力,谁也不想原本属于自己的职能和权力让别人分去。李长宇成立这个办公室的初衷是安排张扬,以张扬的强势和能力肯定能把这个景区综合办公室干得风生水起,可胡光海不同,他原本就不是一个强势的人,再加上李长宇也不会像挺张扬一样挺他,所以工作起来处处捉襟见肘,受到的制擎不少,现在的景区综合管理办公室,主要的任务也就是景区治安和卫生,最大的收益来自于广告,权力甚至还不如胡光海在旅游局的时候。
张扬一听就毛了,胡光海啊胡光海,今天我过来是给你脸来了,居然给脸不要脸,他的面孔顿时板了起来:“怎么不行?”
张大官人的脸耷拉了下来,你胡光海不是不能办,是故意难为我,给脸不要脸是不是?我是打算对你宽宏大量,可你自己找死,怨不着我了。
“你去找他不就知道了!”
田庆龙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说让姜亮要秉公办理,放下电话,田庆龙双眉紧锁,他对皇家假日的情况并不熟悉,可有一点他能够断定,后台老板很快就会浮出水面。他望着桌上的电话,目光镇定而从容,他相信,用不了太久时间电话就会响起。
张扬也没为难胡光海,他当着胡光海的面就给副市长严新建打了个电话,按理说李长宇比严新建的官要大,而且旅游属于李长宇分管的那一块,可张扬分得清楚,现在是江城酒厂受到了不公平对待,主管工业的副市长严新建应该为酒厂出头。政协主席马益民既然能够替春阳龙兴酒厂的刁德志出头,严新建为分管国企出发点力也是应该的,这叫转嫁矛盾,张扬和马益民并没有什么接触,他直接找上门去也没什么意思,这种交峰最好在同级别的对手之间展开。
贺长均听张扬这样说。顿时放心不少,他和张扬碰了碰酒杯把杯中酒饮尽,赞道:“真是好酒!”
张扬的政治修为明显随着他的官职提升而进步,他已经学会掩饰对一个人的好恶,虽然很反感贺长均,可现在却表现的宽容而大度,微笑道:“那天我的脾气也冲了点,贺行长不要介意,还是严副市长说得对,咱们都是为了对工作负责,我们之间原本就没有什么矛盾。”
“工资也不是说涨就涨的。国家有政策!”
话说到这一步贺长均再不明白就是傻子了,到了他这种级别,关系还是有很多的,想要低头,可也不能太丢面子,这就需要有个和事老,想来想去,这个和事老找到了副市长严新建,一来严新建是张扬的直接分管领导,二来,那天的事情严新建全程经历,由他当这个和事老最合适不过这场饭局由江城酒厂厂长刘金城买单,其实贺长均也不是在乎这一顿饭,主要是面子过不去。你想想,当初他咬死口不贷款给江城酒厂,现在因为张扬的压力而改变了口风,本身就是一种示弱,再让他请张扬吃饭,岂不是有点没脸没皮了,他怎么都得保留点自尊。刘金城已经得贺长均的暗示,贷款的事情还有商量的余地,这对刘金城当然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别说是让他请一顿饭,就是十顿饭他也愿意。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依我看,越是穷单位,蛀虫就越多,想要把效益搞上去,就必须先把蛀虫杀死!”
张扬一听到这种事就来了精神,他正想抓胡光海的毛病,这下可好,不但抓住了,而且抓了个大把柄,他向姜亮道:“把他们一刚打尽!”
听话听音,贺长均今天从一开始表现出的态度和那天就截然不同,无论是张扬还是严新建都已经意识到他今天的目的就是让步的。
严新建听到这件事,他也觉着龙兴酒厂这个民营企业太霸道了,凭什么你们独霸江城的旅游资源啊?挂上电话之后,他就去找政协主席马益民沟通,马益民很会耍太极,只说对这件事不清楚,江城的旅游资源是大家的,谁在景区搞推广,搞宣传都欢迎。有了马益民的这句话,严新建直接一个电话达到了景区综合管理办,他让胡光海积hetushu.com极认真的协助江城酒厂搞好宣传推广工作。
田庆龙早就料到这件事不会那么简单,所以董德志说出政协主席的弟弟牵涉其中,并没有让他感到太多的惊奇,他平静道:“那又怎么样?”
胡光海又摇了摇头道:“不行,龙兴酒厂的刁厂长要求我们在景区开园一个月内,不得接受其它酒水厂家的广告。”
胡光海一言不发。心说你别跟我耍横,我也没有这个权力,你想找我晦气,没门,我根本不搭理你。
李长宇何等老辣,听到张扬的这句话,马上明白了,这厮是惦记着和胡光海的那段恩怨呢,张扬在胡光海身上可谓是栽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跟头,如果不是胡光海,他也不会从旅游局离开,李长宇当初答应过他,这景区综合办公室是个临时性的单位,等过段时间就把这个办公室解散,将胡光海给挂起来。李长宇笑着弹了弹烟灰道:“凡事不可操之过急,过去有两个人打架,其中一个人占了便宜,可他总担心对方会报复自己,心里忐忑不安,因此他变得疑神疑鬼,他总觉着对方不知什么时候会坑害自己,这种滋味比挨打还难受。”
刁德志因为广告的事情没少给胡光海好处,所以胡光海也不好意思拒绝他的邀请,简单收拾了一下,跟刁德志出门,出了门方才发现公爵王的四条轮胎全都瘪了。刁德志的两名保镖凑了过去,一眼就看出这轮胎是让人用螺丝刀给捅出来的。
张扬哈哈笑道:“严副市长说笑了……我不记得有什么误会。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两码事!”
把张扬送回雅云溯畔的别墅。刘金城亲自搬了一箱酒下去,张扬这几天家里的清江特供已经堆积如山了,望着面包车消失在夜幕中,张扬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他抱着那箱酒回到家中,发现纸箱并没有封好,打开纸箱,却见里面除了酒以外还塞着一个黑塑料袋,打开一看,里面放着几沓钱,粗略点了一下竟然有五万之多,张扬明白,这是刘金城给自己的,是感谢自己帮他办下来贷款的酬金。刘金城显然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可张扬并不喜欢,他之所以帮助刘金城,最初的出发点,是因为徐彪,徐彪帮助过他。而刘金城是徐彪的同学,张扬有还人情的成分在内,当然更主要的原因是他初到企改办,想做出一些政绩,张扬对金钱并不敏感,也许是他二世为人的经历,相比较而言,他对于权力对于美色的欲望更加强烈。
李长宇仿佛重新认识他一样,上下打量着他:“行啊,感觉你有点脱胎换骨啊,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敬业?”
张扬嬉皮笑脸道:“田局,我是查企改办的事情,可我查的人偏偏去嫖娼,这性质不就变了吗?所以我只能求助你们公安机关,别人我不熟,只能找自己哥们。”
贺长均看到时机适当,马上道:“那天刘厂长递来的申请材料,我拿回去仔细的看了看,发现酒厂的改革方案很符合实际,很让人心动,我看如果刘厂长真的能够按照你们的方案实施改革步骡,用不了多久的时间,酒厂一定会振兴发达起来。”
姜亮虽然觉着张扬有些胡闹,可碍于朋友情面还是答应了他的要求,可没想到这一盯,竟然真的盯出了毛病。
贺长均主动找张扬喝酒道:“张主任,那天真是不好意思,你可能不知道,我们行里有规定。超过100万金额的贷款,必须要报到省里,我真的做不了主。”
胡光海道:“广告旗的事情已经被春阳龙兴酒厂给包了,钱人家都交过了,我总不能推给人家吧?”
第一个打来电话的是江城公安局副局长董德志,他叫了声田局,然后就把话题转到今晚的行动上:“田局,皇宫假日是您下今查的?”
刁德志一听就急了:“我说胡主任,不是说过我们龙兴酒厂是景区酒水的独家赞助商。我的广告费都给过了,你怎么能让其它厂家再进来啊?”
江城制药厂的事情在经过胡茵茹的重新核查之后,经多方协调,终于在收购方案上达成了一致。现在只等顾佳彤回来签约了。
张扬离开景区综合管http://www•hetushu•com理办的时候,看到一辆春阳县牌照的公爵王停在门前,从车上下来的正是春阳县龙兴酒厂的刁德志。刁德志是春阳知名的民营企业家。这两年生意做得蒸发蒸发日上,早在春阳电视台接受采访的时候,因为当时对海兰言辞不敬,而被张扬狠揍了一顿,他至今记忆犹新,刁德志已经很久没见过张扬,也不知道当初那个黑山子乡计生办代主任如今已经混到了副处级,成为江城企改办副主任,他对张扬还是颇为忌惮的,也没敢跟张扬打招呼,带着两名保镖匆匆进入了景区综合管理办。
严新建很适合搞和事老的工作,笑着向张扬和贺长均道:“今晚大家坐在一起,就是为了说清前两天的误会,都是为了工作,可不能把工作上的意见不同演变成私人恩怨。”
李长宇最近的日子并不好过。江城教育系统的事情搞得他焦头烂额,新任省长宋怀明对他的印象并不好,他前些天去省里开会,专程拜会了省委书记顾允知,想从顾允知的口中探听到一些他对江城政局的看法,可顾允知说话滴水不漏。从他的身上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李长宇很失望。而左援朝最近在国家级经济开发区落户岚山之后,并没有放弃努力,新近又拉到了几个大型项目落户江城,政绩上又有表现,两相比较,现在李长宇已经落入了下风。新近唯一有可能给他加分的项目就是老街和古城墙景区的全面开放,景区的正式开放日定在九月十八,已经近在眼前。张扬这次来找李长宇也是为了这件事,他答应了江城酒厂,要在景区开放之后,给江城酒厂做一个推广,还要把清江特供列为旅游推荐用酒。
信贷部主任齐艳接笑道:“刘厂长是说给我们听的!”
李长宇道:“这件事好办,根本不用找我,你去旅游局说一声就行!”
严新建并不清楚自从那天之后,张扬又搞了什么?不过贺长均也是个不好对付的人物,自己这个副市长发话,他才把贷款额度放到200万,现在他能主动向张扬示好。肯定是张扬戳中了他的痛处。想透了这一层,严新建心里也有些不爽。贺长均啊贺长均,你今天让我当和事老来了,你害怕了,你想给张扬面子,可你有没有想过老子的面子?
张扬来得稍晚一些,不过也在约定的六点半之前赶到,他已经听刘金城说过贺长均会来,料想到贺长均一定是感受到了压力,所以才特地弄这么一出场面来协调和自己的关系,碍于副市长严新建在场,张扬不得不表现出一定的高姿态,跟严新建打过招呼之后,又向在场的每个人打了招呼。
刘金城也没有勉强,马上让司机掉头回去,当刘金城从扬手中接过那箱酒的时候,他心里感慨良多,像张扬这种在金钱面前不为所动的干部实在是太少了,如果没有张扬,这1500万元贷款不可能如此顺利的扯下来,没有这笔钱,江城酒厂未来的改革规划将全部落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张扬挽救了江城酒厂。
张扬道:“江城酒厂是我市重点扶植的国家企业,只是搞个推广活动,至于这么困难吗?”
田庆龙生气归生气。可他对卖淫嫖娼现象也是深恶痛绝的,他放下张扬的电话,就给姜亮打了过去。
姜亮派来盯刁德志和胡光海的小警察一直跟到了皇家假日门口,他们请示姜亮之后,也换便衣跟了进去。
兜了一个圈子胡光海还得点头答应这件事。
严新建一走,张扬也不想继续逗留下去,他对贺长均这厮说不出的讨厌,虽然对方做出了让步,可他也没有打算和这种人结交的意思。
张扬到企改办的时间不长。可是江城制药厂和江城酒厂两大企业遗留已久的问题都已经被他搞定。可谓是成绩斐然,当然至于以后的效果还要用时间去验证,市常委会上,市委书记洪伟基专门就企改办的事情提出了表彰。
贺长均也随之笑了笑。
姜亮在这一点上比张扬的头脑要清醒,敢在闹市区开这种色情场所的一定有后台,而且他是开发区分局副局长,采取行动就是跨区行动,在公安局内部也不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