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8章 强出头

程志伟狠狠瞪了梁联合一眼,对他的不满已经不言自明,程志伟来到邢朝晖面前:“老邢,怎么回事?”
罗慧宁沉默了下去,她意识到丈夫今天认张扬当干儿子绝非心血来潮,这几年的韬光隐晦并没有消磨掉他的雄心壮志,然而这次不快,也许只是一个开始。
冯景量陪着罗慧宁走向大厅,其它人则从另外一边绕过大厅离开了紫金阁。楚嫣然跟外婆说了一声,追上了罗慧宁的步伐,她害怕张扬出事。
罗慧宁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张扬,你干什么呢?”
杜天野皱了皱眉头,许常德的事情中纪委已经在内部做了通报,他实在搞不懂,乔老怎么会同意他的宝贝孙女和许嘉勇订婚,这桩婚事显得有些仓促,让人感到突然,很多人都认为许嘉勇和乔梦媛订婚是看在她家庭背景的前提下,各家都有本难念的经,高层领导也不例外。
“少给我们油腔滑调,你就是张扬!”
罗慧宁端起酒杯,微笑道:“嫣然,什么事啊?”她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可是也推测到这件事和楚嫣然有关。
那名个高的警察道:“跟我们走一趟吧,有人报案,你涉嫌一起殴打事件!”
于小冬道:“去我们食堂吧,我大难不死,随便弄几个小菜,你们尝尝!”邢朝晖表示同意。
杜天野一字一句道:“你们一个都别想逃脱责任!”
“你是张扬?”
梁联合刚刚接到汇报,正想给程志伟打电话呢,这件事跟乔鹏飞的关系不大,梁联合是乔鹏飞的师兄,今晚和乔鹏飞一起吃饭的人中,还有一位他们同门的小师弟,看到乔鹏飞吃亏,于是悄悄给梁联合打电话,身为师兄的梁联合当然要为师弟出气,其中也有梁联合想讨好乔家的因素在内,可梁联合并没有想到事情的背后会这么复杂,直到现在他仍然没有意识到。
冯景量低声提醒罗慧宁道:“文夫人,被打的是乔老的孙子……”罗慧宁皱了皱眉头,冯景量的这句话让她感到有些反感,丈夫和乔老之间的不合由来已久,如果不是乔老的原因,丈夫早已登上正职的位置,这并非个人恩怨,而是政见不同的缘故。
玛格丽特小声道:“富贵厅,一个叫乔鹏飞的,你知道该怎么做?”老太太存心给张扬一个考验,却又充满了唯恐天下不乱的意思。
张扬冷冷打断他的话道:“误会两个字就可以谋杀一条生命?我要你给我一个交代!”
乔鹏飞并没有理会他,很冷淡的说道:“我不认识你,对你也没什么兴趣!”
张扬心中暗骂这厮是个庸医,连龟息和死亡都分不出来,不过人家要是真能分出来,他的诡计也就无法得逞了。
梁联合神情尴尬无比。
此时房门被轻轻敲响,在获得允许后,紫金阁的经理冯景量走了进来,下面的纠纷为什么而起他不知道,可客人在哪个房间他却清清楚楚,他的父亲也是某部领导,而且和文家的关系不错,来紫金阁吃饭的都不是普通人物,冯景量很会处理这方方面面的关系,下面的纠纷是从他开业以来没有发生过的,他不敢做主,只能来这边求助。
杜天野对今晚发生的事情最为清楚,他低声道:“事情过去就算了,没必要总纠缠下去!”
张扬冷哼一声,紧握右拳,强大的气势从周身弥散而出,其势如虎,其形如龙,一动如风,正是《升龙拳》中的一式,龙霆震怒,他出拳的速度虽然不是极快,可是乔鹏飞却感觉到面前的空气似乎被压榨起来,视野也出现了瞬间的扭曲,他深知这一拳的威力,双掌交错试图封住张扬威猛无匹的一拳,然而他的内力比起张扬终究还是逊色不少,被张扬一拳击中手臂,感觉到一股海潮般的力量从他的臂膀传到他的全身,再也立足不稳,腾空向后飞了出去,后背撞在门板之上,竟然将门板撞飞,落地之后居然没有摔倒,跟踉跄跄倒退了数步,靠在围栏之上方才立足身形。
张扬点了点头,转身就走了出去。
乔鹏飞站起身,他缓步走向张扬,虽然张扬一出场就表现出强悍的实力,可乔鹏飞并不害怕,他四岁开始习武功,师从京城八卦大师史沧海,是史沧海诸多弟子中最出类拔萃的一个八卦掌以行步为主,乔鹏飞脚步沉稳,两腿如剪,行步如趟泥,他虽然年轻,八卦掌却已经颇具火候。
程志伟也没有跟梁联合多说,只是让他马上赶往春阳驻京办处理这件事。
众人各自上了自己的汽车。
罗慧宁望着闭目养神的丈夫,终于还是忍不住打破了沉静,小声道:“真不明白乔家小子怎么也在紫金阁!”
张扬很快就认识到,自己根本拖延不到杜天野赶来的时候,四名警察过来想要强行带走他,于小冬很勇敢的冲了上去:“干什么?你们有没有法律观念,总不能无缘无故就把人带走!”
杜天野忙着打电话的时候,三辆警车上已经下来了十一名警察,他们本以为可以轻轻松松带走张扬,却想不到和*图*书张扬根本不吃他们那套,张扬之所以没老老实实跟他们走,因为杜天野交代了,让他在驻京办等着,自己马上就赶到。
可半夜的时候,三辆警车驶入了春阳驻京办,敲响了张扬的房门,张扬睡眼朦胧的打开房门,却见两名警察神情威严的站在门外,张扬马上就反应过来了,这肯定是打乔鹏飞所引起的。
驻京办里的工作人员都被惊醒了,虽然人不多,可他们都亲眼看到警察把于小冬推到,然后于小冬摔倒在地的情景,听说于小冬死了,一个个群情激奋的冲了上来:“警察有什么了不起,警察就能草管人命啊?”
没人回答,刚才推倒于小冬的那位已经被张扬一拳给打晕了,此刻正一动不动躺在地上呢。
文国权道:“年轻人喝点酒冲动也是常事,没什么大不了的!”
玛格丽特叹了口气道:“我知道嫣然因为母亲的事情而逃避你,我相信,在她的心底深处并没有恨你,这个阴影自她童年留下,很难消除的掉,不要勉强她,给她时间!”
冯景量想搭话,文国权没理会他,转向妻子道:“慧宁,你去看看,差不多就行了!”看似平常的一句话,却让周围人生出一番遐想,文国权让妻子去解决这件事,而没有让杜天野过去,足以证明他不怕乔老,遇到这件事没有选择回避,而是面对,他就是要让所有人知道,打人的是我文国权的干儿子,我今天占理,就打你了怎么着?
程志伟望着梁联合道:“这事儿得有个交代!”
宋怀明点了点头。
于小冬看到这么多人围着自己也是微微一怔,回想起刚才的情景,只当是自己撞在墙上晕了,她起身道:“你们是哪个部门的,我要投诉你们!”
宋怀明将岳母搀上汽车,他低声道:“妈,对不起……”
梁联合这会儿已经清楚了他的背景,自然也就没有了开始下令抓人的气魄,他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道:“可能是有些误会……”
春阳驻京办不缺好酒,尤其是佳节之前,于小冬拿了一箱十五年茅台,然后就回去睡了。
此时玛格丽特走了出来,楚嫣然一言不发的走向外婆,搀着外婆向包间走去。
杜天野一听这件事就有些恼了,乔鹏飞这个人他也认识,今晚的事情,归根结底责任还是在他那里,而且罗慧宁都亲自出面了,这小子居然还这么不懂事,竟然通过关系出动了公安机关。杜天野问明那些警察的单位,一个电话打到了他们分局,可大晚上的也找不到人,杜天野想来想去,只能给邢朝晖打了个电话。
张扬笑道:“屁的拘捕令,我又没犯法,真是辛苦你们了,兴师动众的跑到这里,知道怎么回事吗?”他拿起电话,当即给杜天野打了一个,这么晚了惊扰罗慧宁也不合适。
张扬的表情很和蔼很友善,他笑道:“那位是乔鹏飞啊!”
楚嫣然害怕张扬惹事,想要跟出去,却被外婆一把拉住。文国权和宋怀明都是明察秋毫的人物,他们已经觉察到有些不对,宋怀明道:“发生了什么事?”
张扬点了点头,他轻声道:“刚才你骚扰的那个是我女朋友,所以我要你给我道歉!”乔鹏飞望着张扬,然后看了看周围,忽然哈哈笑了起来。
张扬一把推开那名黑壮青年,左拳迎出,将酒瓶砸得四分五裂,然后化拳为掌啪!的一巴掌打在小胖子的面门上,将那小胖子打得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
罗慧宁向张扬道:“怎么回事?你怎么出手这么重?”这话说得极有学问,她没说张扬打人不对,而是说张扬出手有点过重。
一个胖胖的年轻人站起身来,他拍了拍张扬的肩头:“我说你是不是有毛病,知道你跟谁说话吗?”
楚嫣然顿时明白了,这些人肯定是利用她来打赌,一种被侮辱的感觉让楚嫣然俏脸通红,她恨不能马上回去找回公道,可外婆却将她的手臂握住:“回去,我都看到了!”
杜天野扫了一眼他的警号:“把拘捕令给我拿出来!”
程志伟被从熟睡中吵醒,接通电话就听到邢朝晖的兴师问罪声:“你们警察随便杀人啊?”
文国权笑道:“紫金阁这种地方遇到熟人是经常的事情。”
梁联合点了点头,他反应很快,转身厉声道:“把肇事警察给我铐起来,我们警察队伍中决不允许野蛮执法的情况出现!”
如果事情就此结束也并没有什么,可是随后她听到身后的笑声,转身望去,却见乔鹏飞的身边多了几个年轻男子,他们纷纷拿出钞票递给乔鹏飞,乔鹏飞的唇角带着得意的笑容,他接过钞票随后跟那帮朋友走入了富贵厅。
那名带队的警察走了过去:“我!”
所有人这才知道,前来挑衅的张扬原来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程志伟笑道:“其实没什么大事,梁联合和乔鹏飞是师兄弟!”他将这件事说出来等于把事情挑明了,他在告诉张扬,并不是梁联合想搞你,真正的原因还是你和乔鹏飞的和图书矛盾。张扬不屑的撇撇嘴。
张扬根本不给乔鹏飞反应的时间,快步冲了出去,一脚踹在他的小腹之上,乔鹏飞再度撞在护栏之上,将木质护栏撞断,身体从二楼摔了下去,正摔在下方的鱼池之中,整个人宛如落汤鸡一般,张扬出手保留了一些分寸,所以乔鹏飞并没有受到重伤,可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张扬打得连还手之力都没有,这对一向高傲的乔鹏飞而言,简直是奇耻大辱,他从水池中站了起来,宛如野兽一般怒吼起来,发疯的冲向张扬,张扬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竟然将他的身体整个拎了起来,风车般旋转了一拳,一脚踢在他的身上,乔鹏飞的身体飞出撞击在大厅内的飞天玻雕屏风之上,屏风被撞得四分五裂。
此时罗慧宁带着张扬和楚嫣然来到车前,楚嫣然看了父亲一眼,睫毛马上垂了下去,率先钻入车内。
那名年轻男子笑道:“你好,我叫乔鹏飞,可以认识一下吗?”
乔鹏飞又是个极度自负的人,王学海只是稍稍动了一点手腕,就让他们两人生了矛盾,可王学海并没有想到连文国权也在紫金阁,所以事情发生后,他就躲了起来,直到文国权那些人离去之后,他方才出现。
张扬揍了乔鹏飞一顿,也出气了,转身跟着罗慧宁她们走了,只剩下乔鹏飞水淋淋的站在那里,脸上的表情复杂到了极点,此时他的一帮朋友方才涌了下来,其中一个竟然是王学海,王学海装模作样道:“怎么回事儿?我去个洗手间的功夫怎么出了这么大事情?”
邢朝晖眼光老辣,已经看出梁联合根本不知道内情,十有八九是想通过这件事讨好乔家,他低声道:“乔鹏飞是乔老的孙子吧?”他停顿了一下又道:“其实人家打架根本轮不到我们管!”他压低声音道:“难道你们不知道张扬是文副总理的干儿子?”
梁联合无言以对,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道:“对不起!”
梁联合听到这件事,恨不能反手抽自己俩嘴巴子,麻痹的,我他妈这不是多事吗?人家俩太子爷闹别扭,皇帝不急,我这个太监急个毛?
张扬心中这个乐啊,看来自己的内力还是大打折扣,于小冬躺了不到一个小时穴道就自动解开了。
冯景量走进来,文国权就知道他想干什么,微笑道:“不早了,咱们回去体息吧!”
“知道你还问啊?”
梁联合听到出了人命就有些后悔了,他能够当上这个分局副局长多亏了乔家,所以乔鹏飞有了事情,他责无旁贷的替他出面,可没想到会搞出人命,根据初步了解的情况,国安局和中纪委的人都被牵涉进来了,这事情有些大,他开始感到后悔,当时只顾着讨好乔鹏飞,没注意了解张扬的背景。一个能够让国安局某局局长半夜亲临现场的人,绝不是普通人物。
程志伟端起酒杯道:“大家都是老朋友了,今晚的事情的确是个误会,来!我代表分局给张主任道个歉!”
张扬停下手,转身笑了笑:“没事儿!”他并没有称呼罗慧宁干妈,这是因为他不想借用罗慧宁的声势,也不想给文家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玛格丽特从车窗内探出头来,笑着对张扬道:“张扬,战绩如何?”
文国权举杯道:“我年少的时候,脾气也像张扬这般冲动,我最看不起的就是别人仗势欺人!”
玛格丽特看了看宋怀明,她低声道:“怀明,我没有怪过你,我了解我的女儿,她选择你是因为她爱你,她的人生没有缺憾!”
梁联合亲自收队之后,局长程志伟也有些无奈,今晚的事情搞得他们分局上下灰溜溜的,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多钟了,程志伟正准备告辞离开,邢朝晖却道:“我都饿了,反正都遇上了,好在又没出什么大事,走!我请你们吃夜市!”
如果不是一件意外的发生,这次的晚宴应该是极其圆满的,可世上很难有完美的事情,其中充满了变数和插曲,楚嫣然陪同外婆去洗手间的时候遇到了一次意外,她刚刚走出洗手间,忽然感觉到有人伸手在自己玉臀上轻轻拍了一记,楚嫣然很愕然,愤怒的转过身去,却看到身后一位年轻男子,风度翩翩的站在那里,他手里拿着一个钱包道:“对不起,小姐,这钱包是您掉的吗?”他笑得很真诚,让人很难相信这样的人会抱有恶意,拍楚嫣然的那一下也不重,可楚嫣然仍然意识到他不怀好意,她摇了摇头,想开口斥责这名男子两句,却不知如何开口。
不等乔鹏飞站稳,张扬已经快步跟上,乔鹏飞仓促之中挥掌向他心口攻去,被张扬一把将手臂托起,然后一拳击中他的左肋,乔鹏飞闷哼一声,捂着左肋向后又退了几步,和端着啤酒走过来的服务员撞在一处,啤酒瓶掉了一地,玻璃碎裂的声音吸引了大厅内的诸多目光。
楚嫣然看了看外婆,玛格丽特看似漫不经心道:“我和嫣然去洗手间的时候遇到了一个流氓滋扰,所以张扬就去给他http://www.hetushu•com出气了!”
那朝晖冷笑道:“你问我,我还问你呢?你们出动十多名警察,到春阳驻京办来抓人,没有搜查令,没有拘捕令,就想把张扬给带走,人家也是国家干部,副处级,有你们这么干的吗?”
一旁的那个小胖子并不知道张扬的厉害,或许是想在同伴面前表现,抄起桌上的酒瓶照着张扬的脑袋砸了过来。
宋怀明的表情风波不惊,今晚的这次纠纷应该是一次意外,女儿被人欺负,张扬身为她的男友,为她出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无论对方是谁,任何人欺负嫣然都是宋怀明无法容忍的。
杜天野顿时怒火填膺,虽然张扬曾经想要撮合他和于小冬,他对于小冬也没什么想法,可这一年多以来,他和于小冬也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杜天野怒道:“谁干的?”
玛格丽特又道:“张扬是个不错的小伙子,有胆色,有担当,你好好教导他!”
邢朝晖不无嘲讽道:“调查一起斗殴事件,你们就来了十一个人,你们分局的警力还真是富裕,梁联合哪根筋搭错了?”他拿出了分局局长程志伟的电话。
“没有!”
张扬走了过来,他望着梁联合道:“是你下令抓我的吧?”
乔鹏飞一言不发,默默向门外走去。
文国权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反问道:“我是个怕麻烦的人吗?”
程志伟听到这件事涉及到乔鹏飞,也不觉微微一怔,他低声道:“到底怎么回事?”
“鹏飞那小子也真混蛋,居然去欺负一个女孩子。”
玛格丽特呵呵笑了起来,她和罗慧宁礼貌的告辞,张扬也来到楚嫣然身边坐下。
张扬当晚将楚嫣然祖孙俩送回长城饭店之后,又返回了春阳驻京办,有老太太在一旁虎视眈眈的看着,他就算有一亲芳泽的胆子,也没有那机会,还不如回去睡得自在。
周围警察都是一愣,我靠,这怎么可能?刚才伸手推于小冬的那个警察怒道:“你胡说什么?”
“去你妈的!”张大官人宛如一头措的般冲了上去,一拳就打在那警察的下颌之上,他的动作太过突然,再加上周围警察大都被于小冬莫名其妙死去的事情给震撼了,没有反应过来,眼睁睁看着同伴被张扬一拳给打倒在地。
在同伴倒地之后,十名警察马上反应了过来,他们向张扬围拢上去。
乔鹏飞一言不发,挥掌向张扬推去,八卦掌以掌为法,以走为用,溶踢打摔拿为一体,循循相生无有穷尽。避正就斜,顺势顺劲,虚实莫测,脱身化影。柔则绵里藏针,沾粘随化,刚则冷弹崩炸,迅速如闪电惊雷。乔鹏飞的出手之中已经将身法步法掌法巧妙的融为一体,看似平淡无奇的一掌,实则蕴含了全身的力量,他想要一掌将张扬击出门外。
返回房间之后,张扬也觉察到楚嫣然的神情有些不对,正想找机会询问的时候,玛格丽特向他挥了挥手,示意张扬跟她出来一下,张扬跟她来到一旁,玛格丽特附在张扬的耳边轻声道:“刚才,有个流氓摸了嫣然的屁股!”老太太说话也太直接了,张扬一听就恼了,如果不是在场的重要人物这么多,他早就大声嚷嚷起来了。
玛格丽特微笑道:“没事,我让张扬出去给我买串冰糖葫芦!”
“哪个张扬啊?”张大官人故意装糊涂。
张扬扬起右手,和乔鹏飞对了一掌,双掌交错,发出蓬!的一声闷响,乔鹏飞身体晃了晃,张扬的表情却依然如古井不波。乔鹏飞化推为劈,变招神速,以掌为刀劈向张扬的颈部。
梁联合几乎和程志伟同时赶到,他们走下警车,看到现场来了一辆救护车,急救医生正在给于小冬检查,那位医生很仔细很认真的检查了一通,然后脸色凝重的站起身,摇了摇头道:“对不起,我们无能为力!”他的话等于确认了于小冬的死亡。
梁联合总不能说自己想为师弟出头吧。
乔鹏飞并不是个轻浮的纨绔子,今晚的行为源于和这帮朋友的赌约,看到楚嫣然他们这群人都感到惊艳,是王学海倡议,谁敢摸楚嫣然的屁股一下,他就出一万块,乔鹏飞是个骄傲的人,这种人很容易会产生自负的情绪,往往自负的人容易受到欺骗,他直到现在都不知道,在不经意之中钻入了王学海的圈套里。在平海的一系列事件,让王学海对张扬早已仇根深种,所以当他知道张扬也在紫金阁吃饭的时候,便产生了挑唆乔鹏飞和张扬争斗的念头,张扬的脾气他还是十分了解的,他知道张扬耐不住性子,如果有人欺负了他女朋友,这厮绝不会考虑后果。
罗慧宁冷冷看了冯景量一眼,分明在斥责他,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儿,她向张扬道:“赶紧走吧,别闹了,鹏飞,你去医院看看啊!”说完这番话,她带着楚嫣然转身离去。
杜天野端起酒杯道:“刚才真把我吓坏了!我以为于主任真死了!”他也感觉到这件事蹊跷,怀疑十有八九和张扬有关,可张扬不承认,当着程m.hetushu.com志伟地面他也不好问。
张扬对许嘉勇和谁订婚并没有任何兴趣,如果不是乔鹏飞惹到了自己的头上,他也不会去招惹乔家,不过他已经意识到,自己打乔鹏飞的事情,一定会给他招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今晚梁联合的强出头,只是一个开始,假如被其它人知道,会不会利用这件事做文章?而被打的乔鹏飞,难道就肯忍气吞声,就此罢手?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程志伟愣了,随即很快就听出这是邢朝晖的声音,他和邢朝晖是老战友,有些错愕的问道:“你发什么神经?大半夜的胡说什么?”邢朝晖这才把发生的事情说了,程志伟听完就意识到这次闯大祸了,忙起身道:“我马上到!”
带队警察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妙了,他的口气缓和了一些:“梁副局长让我们调查一起斗殴事件!”
挂上那朝晖的电话,他一边出门一边把电话打给了组织这场行动的副局长梁联合。
程志伟道:“张主任,你放心,这件事我们一定会好好处理,早日给大家一个合理的交代!”他让两名警察将于小冬的尸体带走。
楚嫣然道:“这种人活该挨打!”
一名警察显然有些不耐烦了,伸手推了于小冬一把:“让开!”于小冬也没有什么准备,也没想到这名警察竟然真的会对她出手,被推的立足不稳,头一下就撞在了墙上,顿时头脑一阵眩晕,晕倒在地上。一帮人都愣了,张扬看到眼前情景,顿时怒火中烧,他怒吼道:“滚开!”举步来到于小冬面前,伸手握住她脉门,发现于小冬只是被撞得晕了过去,应该没有什么大碍,他放下心来,环顾周围的警察,忽然灵机一动,手指悄悄在于小冬身上点了两下,点中她两处要穴,让于小冬处于龟息状态之中,他缓缓摇了摇头道:“她死了!”
乔鹏飞被张扬打得鼻青脸肿,可张大官人也有分寸,他知道来紫金阁吃饭的都不是普通人,真要是打重了,可能会引起很大的麻烦。
罗慧宁望了丈夫一眼,她清楚张扬的实力,这个干儿子应该不会吃亏,也就是说乔鹏飞吃亏吃定了,丈夫当然也清楚这一点,他刚才的这句话,不仅仅是站在张扬这边为张扬出头,而且也在向宋怀明表明一种态度。
杜天野来到于小冬面前,他看到于小冬一动不动毫无声息的样子也吓了一跳:“怎么了:“几名围在一旁的驻京办工作人员充满悲伤的答道:“被他们打死了!”
此时紫金阁的保安全都闻讯赶来,十多名保安将张扬围在垓心,能在京城开饭店的多少都有些背景,紫金阁的背景更是非同一般,所以敢在这里打架滋事的人,从开业以来还从未有过。楼下的动静自然惊动了包间里面的人们,文国权和宋怀明虽然听到了动静却是不动声色,楚嫣然内心忐忑不安,手腕却被外婆握住,杜天野无疑是最合适去看情况的那个他凑到窗前,拉开窗帘望去,却见大厅之中,张扬正打得不亦乐乎,心中真是哭笑不得,这厮什么人啊?打架都不分场合,今天文副总理在场,你这么干,不是公然惹麻烦吗?
张扬以右脚为轴,身体倏然旋转,巧妙的躲过乔鹏飞的劈掌,身躯转到乔鹏飞后方,乔鹏飞应变速度也是奇快,他向前跨出一步,转过身来,这一来和张扬来了个位置上的互换。
张扬冷笑道:“怎么?杀了一个还不够,还想对我下手啊?”
邢朝晖叹了口气道:“乔老的这个孙子是个惹事精,他的哥哥姐姐我都认识,没一个像他这么不懂事的!”说到这里他忽然想起一件事:“对了,乔梦媛你知道不,乔鹏飞的堂妹,京城名媛,她和平海前省长许常德的公子许嘉勇订婚了!”
那名被张扬一拳打晕的警察,刚刚醒了过来,就被拉起来塞到了警车里,执行这次行动的警察一个个都窝着火,这次行动是你梁局下命的,现在出了人命,你就把我们往前面推啊,什么人啊!可人家官大,这些小警察一个个敢怒不敢言。
“少废话啊,跟我们走!”
张大官人的目的就是造成混乱,打压对方的信心,他的目的已经初步达到,下一步就是得理不饶人了,他放下于小冬的身体,一步步走向那名推于小冬的警察:“你他妈居然杀人!”
玛格丽特淡然道:“没有可是!回去再说!”
经分局这么一折腾,张扬也睡意全无,和杜宇峰程志伟在小餐厅里坐了,邢朝晖来了兴致,亲自去厨房里弄了几个小菜,在于小冬的帮助下很快就把菜弄好了。
“没有就是擅自行动!”邢朝晖一改昔日脸上弥勒佛一样的笑容,他威严十足的迈着四方步走了过去:“都是程志伟的部下吧?我还当什么人这么霸道?”他说起的名字正是分局局长。
张扬不屑的看了他们一眼:“我说你们没劲了啊,大晚上的不睡觉,跑这里恶心我来了!”
冯景量慌忙打圆场道:“都是自己人就好说了!”
那名警察脸都白了,他只是随手一推,谁想http://www.hetushu.com到后果这么严重啊,他嘴唇颤抖了一下:“你胡说八道……”
乔鹏飞眯起双目,充满警惕的望着张扬,虽然他没有承认自己的身份,可是张扬已经从眼神中确认了他,张扬笑着伸出手去:“认识一下,我叫张扬!”
梁联合走了过来:“他和一起斗殴事件有关。”
张扬从裤兜里掏出钻表戴上:“带着这块表打人有些累赘!”
乔鹏飞心中又羞又恨。
“妈!”宋怀明难以掩饰内心的感动。
楚嫣然愤怒道:“可是……”
一直在窗前看情况的杜天野忽然道:“张扬打得是乔鹏飞,天阔叔叔的儿子!”杜山魁微微一怔,乔天阔是乔老的小儿子,也是海军航空兵部司令员,中将军衔,在杜山魁没有隐退之前曾经和他共事过,冯玉梅听到之后,慌忙道:“天野,快去分开他们!”杜天野正准备出门。
一直没有说话的文国权平静道:“年轻人自己的纠纷自己处理,咱们继续喝酒!”
此时一辆军用吉普车飞速驶入驻京办内,从车上跳下来两个人,正是邢朝晖和杜天野,杜天野怒道:“谁负责这次行动?”
张扬看都不看他,伸出左手准确无误的扣住他的拳头,稍稍用力,已经捏得那青年骨骼啪啪作响,他脸上的笑容完全收敛,冷冷道:“这件事跟其它人无关,不想死的给我滚蛋!”
张扬懒洋洋打了个哈欠道:“我没犯法,你们也别随便给我扣帽子。想让我协助调查没问题,可什么手续都没有,就想让我跟你们走没门!”
邢朝晖有些不满的瞪了他一眼道:“事情既然过去了,大家谁都不会追究,坐在一张桌上,大家就是朋友,别把自己当什么局长,少拿出你的官架子!”
带队的警官走了过来,他伸出手摸了摸于小冬的颈侧,果然没有任何的拔动,又用手探了探于小冬的鼻息,声息全无。
张扬笑着端起酒杯跟程志伟碰了碰,四人饮尽了这杯酒之后,张扬方才道:“那位梁副局长不会平白无故的针对我,程局长能给我透露点信息吗?”程志伟面露难色。
杜天野一听就怒了:“什么斗殴事件?你是说今晚紫金阁的事情?我在场啊,事情已经解决了?你这么说什么意思?乔鹏飞报案了?”
张扬微笑道:“乔鹏飞,你现在给我跪下磕三个响头,然后自己打自己两个耳光,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不然,我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富贵厅的房门缓缓被推开了,张扬出现在门外,房间内正在喝酒的一群年轻人十分的错愕,他们看着这个突然闯入的陌生人以为他找错了地方。
玛格丽特微笑道:“人最难得的是有血性,有童心!”
张扬看到他的步法,已经知道乔鹏飞是武功高手,心中越发对此人产生了鄙视,一个习武者竟然龌龊到去骚扰一位少女,此人的品性实在不敢恭维。
可就在那两名警察靠近于小冬身边的时候,于小冬竟然从地上一下坐了起来,人吓人吓死人,非但周围人不少人吓得惊呼起来,首当其冲的两名警察吓得面无人色,一屁股就坐倒在地上。
一桌人几乎同时站了起来,站在张扬左侧的那名黑壮青年,一拳向张扬的面门打去,他的出手快如疾风,一看就知道是高手。
宋怀明真切感受到文国权身上所表现出的霸气,人到了一定的位置,锋芒无鲁掩饰。
杜天野原本已经迈出的脚步不得不收了回来。
她的死而复生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感到最轻松的还是梁联合,如果今晚于小冬真的死了,那么他的麻烦可就大了,他现在心中自有一个声音那就是谢天谢地,今晚的这些麻烦都是他自找的,跟他原本没有任何的关系。
对梁联合而言今晚可谓是一波三析,最初他想替师弟乔鹏飞出头,给张扬一点教。”用这样的方式讨好乔家,可他没有仔细调查过张扬的背景,也没有考虑到今晚的行动过程中会生于小冬死亡的意外,刚才他懊悔到了极点,可于小冬又死而复生,心情的大起大落让他现在再也没有介入其中的心思,哪怕是做出让步,低下高傲的头颅也心甘情愿,只要自己能够抽身事外,这是个大麻烦,以他现在的身份,惹不起,也玩不起。所以梁联合很诚恳的给于小冬道歉,并向张扬解释今晚是误会,虽然他解释的很牵强,可还是表现出凿凿诚意,张扬赚足了面子,加上程志伟和邢朝晖又是老战友,也没必要做得太过分。
罗慧宁看了看鼻青脸肿的乔鹏飞,心中不禁想笑,可表面上却装出惊愕万分的样子:“鹏飞?怎么是你?”
乔鹏飞看到罗慧宁,又看到罗慧宁身边的楚嫣然顿时明白了,今天晚上这个亏吃得不可谓不大。
杜山魁笑道:“马莉,你这么大年纪了,居然还喜欢吃冰糖葫芦?”
这时候于小冬也听到动静跑了过来,看到张扬和警察发生争执,慌忙过来劝道:“警察同志,你们有拘捕令吗?大半夜的就想把人给带走啊?”
罗慧宁低声道:“张扬会不会惹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