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9章 月亮代表我的心

陈雪点点头,来到潭边洗了洗手,她腕上的玉镯也沾了不少的泥污,取下玉镯,在水中洗了洗,可一不小心,玉镯失手落了下去,陈雪惊呼一声,伸手去抓。已经晚了。那玉镯是她爷爷给她的,是奶奶当年的遗物,对陈雪来说极其重要,陈雪紧张的俏脸煞白。
玛格丽特的手停顿在那里,她低声道:“电话那头没有人说话,过了好久,我听到有人在哭,那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他哭得很伤心,我从没有听到过如此绝望而痛苦的哭声……后来我听到一个女孩的哭声……我忘不了,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刹那,我忽然明白了!”
张扬笑道:“用不着这么警惕的看着我,蔡主任,我这次来找你是为了跟你叙叙旧,交流一下感情,没别的意思!”
“你是说我小气。”
张扬向柳玉莹笑了笑,他借口出去洗车,留给她们一个单独相谈的。
“我在潘家园发现了一些金絔戊的碑刻残片,也许你会有兴趣!”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有了手电的帮助,张扬可以清晰的辨认那些潭壁镌刻的字迹,和天池先生院落中,以及潘家园见到的残片不同,这些字迹全都是韩文,张扬对韩文一窍不通。用不了多久他就重新浮上水面,向陈雪道:“下面的碑刻全都是韩文,我不认识!”
陈雪道:“我查过金絔戊的资料,此人乃是高句丽剑术大师,他的剑法却是得自中华。在原有的基砝上加以变革提高,有人说他的书法中融入剑道,我对武功不通,看不出其中的奥妙!不过我看这些残片,应该不如刚才我们看到的古旧!”陈雪的手指轻抚残片:“残片之间也有所不同,好像年代有些不同……”
两人来到天池先生家里的时候,天池先生正在午睡,张扬没敢打扰他,趁着这会儿功夫带着陈雪欣赏一下墙上镶嵌的残片。
张扬笑道:“成。只要你愿意,我把你调到江城企改办去!”
他们并不知道,此时在采石场的高崖之上立着一个鬼魅般的身影,晚风轻拂,黑色长裙随风飞舞,整个人仿佛随时都会凌空飞去,她苍白的手掌轻轻抚摸着一只紫色的貂儿,冰冷的目光俯视着山谷中的水潭,声音冰冷无情道:“小宝,为什么有人总想送死?”
张扬和陈雪同时转过身去,陈雪淡然笑道:“先生好,不要见怪我班门弄斧!”
于小冬道:“不坐飞机了?”
夜风轻送。遮住明月的云层倏然散去,张扬清了清嗓子:“那啥,刚才不算!”他伸手再度指向夜空道:“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月亮代表我的心!”
张扬正准备提前离开北京返回江城的时候,却接到了陈雪的电话,在他的印象中这个冷若冰霜的女孩儿,很少会主动给自己打电话,他有些诧异,以为陈崇山又出了事情,接通电话方才知道,陈雪已经回到北京了,她的话题和很久以前的一件事有关,陈雪道:“张扬,你还记不记得上次你跟我提过的金絔戊,我还专门带你去图书馆查过资料!”
不知不觉已经来到大门口,宋怀明笑道:“回去吧,你出来久了,嫣然只怕又要怪你了!”
对方冷笑一声挂上了电话。
张扬并没有否认,他笑道:“我生性好奇,就是想看看什么东西这么吸引她!”
蔡旭东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心中真是纠结无比,人真的不能做错事,几分钟的快感换来无穷无尽的麻烦,假如他和林钰文上床的时候能够想到今天的后果。就算林钰文怎样动人,他都不会多看她一眼,悔不当初啊!
张扬道:“看起来还行,蒙外行没问题!身体怎么样。”
田玲收到了一封匿名信,打开匿名信,其中散落出许多张照片,都是丈夫王学海和一个陌生女人的合影,从照片上看不出两人有任何的特别,可田玲仍然感到有些不舒服。里面还附着一封信,把那个女人的姓名住址写的清清楚楚,甚至包括她的酒吧是何时开业,王学海投资多少都写得很详细。田玲并不是个头脑简单的女人,她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寄这封信的人想要挑唆她和丈夫之间的关系,她对王学海的身体很清楚,知道他由于生理上的某种问题。对男女之间的事情并不热衷,甚至有些排斥,他真正感兴趣的是金钱。田玲从不过问丈夫的生意,她收起照片,打算将这件事问个清楚。
刘明道:“昨晚在紫金阁,我跟着王学海在门口拍了几张!”
前往长城饭店去接老太太的路上,张扬又接到了柳玉莹的电话,柳玉莹想让他安排和老太太见面,张扬犹豫了一下,并没有马上答应,毕竟他不知道玛格丽特的态度,这件事必须要请示一下人家再说,柳玉莹也没有勉强他,只是让他给玛格丽特传达一下自己的意思。
“不是每个人都敢在那种情况下挺身而出的,于姐,你真是一个女中豪杰!”
张扬皱了皱眉头,他并不认为皇宫假日的几位股东,因为那件事会产生除去田庆龙的心事,如果说他们要恨,现在最恨的应该是自己。
“有分别吗?”蔡旭东苦笑着问道,对他而言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被逼无奈。张扬要逼他就范,蔡旭东考虑了一下,低声道:“我可以关注一下他最近在京城的几项工程,如果有发现,我会和你联系。”
他浮出水面,却见陈雪正关切的望着自己,张扬笑道:“找到了!”他伸手将玉镯交给陈雪,然后道:“我车里有防水手电,你给我取出来!”
张扬专程带了一箱茅台,一箱http://www.hetushu.com红酒,玛格丽特也给杜家每个人都带来了礼物。
张扬道:“我还是得声明一下,今晚的事情,跟我没关系,你找你姥姥去!”
张扬笑道:“咱是大户人家的闺女,有些事还是要大气点!”
老者摇了摇头道:“就在乱空山的东麓!”
张扬虽然刚喝完酒,可并没吃东西,他津津有味喝着馄饨,终于还是留意到于小冬欲言又止的样子,不禁笑道:“于姐,你是不是有事?于小冬点了点头。这才把春阳驻京办可能面临变动的事情告诉了他。张扬和春阳现任书记朱恒并不熟,不过以他的关系,找朱恒说说应该不成问题,他很爽快的答应道:“于姐放心,我回去后就找朱书记谈谈这件事!”
宋怀明缓步走向前方的奔驰车,妻子柳玉莹正在车前等着,他走过去,主动牵住柳玉莹的手,两人并没有上车,而是沿着月光下的林荫大道缓缓走着,他在通过这种方式默默的安慰妻子,女儿对妻子的态度他看得清清楚楚。其实柳玉莹完全可以选择不来,因为她没必要承受这些委屈,宋怀明始终认为,就算有错,错误的也是自己,柳玉莹是无辜的,正是因为她选择了自己,方才与这么多的委屈随行。
楚嫣然心中虽然不舒服,可外婆既然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她也只能遵从。看到张扬走过去和宋怀明打招呼,心头的一股怨气都发在了他的身上,狠狠瞪了张扬两眼。
王学海嘴唇动了一下,终于忍住没有说话。
玛格丽特坐在副驾上,看着张扬不禁笑了起来:“昨晚打得痛快啊!嫣然过去说你武功很好,我还不相信!”
蔡旭东充满警惕道:“我对搞阴谋没有任何兴趣!”
对方笑了起来:“我只是看你太可怜了,不想你被王学海这个伪君子欺骗!”
张扬苦笑道:“我刚刚喝完夜酒,这就要吃早饭啊?”
于小冬笑道:“刘厂长为江城酒厂,真是鞠躬尽瘁啊。”刘金城道:“再这么下去就死而后已了!”
玛格丽特愣了一下,宋怀明的妻子是自己的女儿,可她马上又意识到张扬所说的是宋怀明现在的妻子,她缓缓点了点头道:“我也想见她。这样,中午约个地方喝咖啡吧!”
宋怀明道:“省里对田庆龙被刺一案十分重视,根据专案组最新的调查情况,这件事已经初步锁定为一起报复杀人事件。随着调查的进行,疑点已经越来越多的锁定在皇宫假日上。”
玛格丽特轻声道:“玉莹,虽然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可我也看得出你对怀明的关爱发自内心,嫣然和她父亲的问题,我们帮不上忙,这个心结需要他们自己去解开。”
陈雪并不知道张扬也在北京,轻声道:“用不着这么夸张,我拓下来,下次回家的时候给你带过去!”
陈雪也猜到他一定有所发现,轻声道:“下面有什么?”
蔡旭东皱了皱眉头,还是伸手和张扬握了握,对方既然主动表露身份,证明他还是有一定的诚意的,反正自己有把柄握在张扬的手中,在人家面前自己一直都是被动挨打的局面,听听他说什么也无妨。想透了这一层,蔡旭东的内心也就坦然了许多,他微笑道:“张主任,今天中午这顿我请!”
柳玉莹感到内心一阵激动,她来见玛格丽特之前并没有想到老太太的态度会如此和善。
张扬敏锐觉察到荣鹏飞肯定有些背景,旁敲侧击道:“宋叔叔和荣局长很熟?”
陈雪喝了几口饮料,带着张扬走入古玩市场,她平时在北京没什么爱好,学习之余就时常在古玩市场转,今天早晨在天安门看了升旗仪式之后,就来到潘家园。无意中看到一些金组浅书法的碑刻,想起上次张扬去学校找自己了解这个人的事情,所以才给张扬打了电话。
张扬含拢照片。重新放回信封中,他对王学海已经产生了越来越深的戒心,过去他还没有兴起对付王学海的念头,可昨晚的事情和王学海联系在一起之后,张扬已经将王学海锁定为最大嫌疑人,他要给王学海一点教训。
“我来北京好几天了,我以为你在春阳呢,不然早就去拜访你了!”
陈雪难得的露出一丝笑意:“想不到你居然会在北京!”
打电话的是刘明,他按照张扬的吩咐做了这件事,张扬推测到王学海在背后策划了紫金阁事件之后,就对他产生了极大的反感,从今天起,他要让王学海永无宁日。
刘金城道:“看了几条包装生产线,还是韩国人的最便宜,已经定下来了。
张扬笑道:“如果我武功不行,昨晚岂不是让人家给揍一顿!”
整个上午,张扬都陪着玛格丽特在故宫晃荡,中午十二点的时候,来到预先约定的咖啡厅。
陈雪轻声道:“这些文字真的很奇怪,金絔戊一个人怎么敢和一个国家抗衡?他在其中已经透露出刺杀隋炀帝的意图,大有荆珂刺秦的悲壮志向,这件事如何被透露出来的?他最后又是怎么死的?”
刘金城点点头道:“还是坐火车踏实!”
他转向于小冬道:“我忽然有些饿了,走吃早点去!”
蔡旭东老脸发热。他抿了抿嘴唇道:“张主任,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我和王学海无怨无仇。我不想掺和到你们的恩怨中去。”
“可能是碑刻残片!”
陈雪和了一团红泥,张扬拿着红泥重新游了下去,红泥粘性很好,一次可以拓十多个字。张扬连续五个来回,陈雪已经将部分内容翻译了过来,她轻声道:“阴煞修罗掌和_图_书!张扬,这好像是武功秘籍!”
张扬不慌不忙,挥了挥手叫来服务员,点了几道菜,要了瓶五粮液,然后方才展开餐巾铺平在膝盖上:“蔡主任恐怕还不认识我吧!”
玛格丽特端起咖啡抿了一口,轻声道:“我还是叫你玉莹吧!”
王学海有些郁闷的点了点头,他重新启动引擎。汽车缓缓驶入干道的时候,王学海低声道:“你是不是停到了什么不利我的传言?”
“就算能去我也不去,我埋那儿干嘛?就我这级别,到里面连提鞋都排不上号!”他又打了个哈欠道:“我得好好睡一觉。于主任,帮我订一张晚上的卧铺,我回江城!”
玛格丽特望着柳玉莹,脸上露出一丝慈和的笑容:“我听说你很久,可是从没有见过你!”
九月三十号是中秋节,杜山魁夫妇在家里设宴,款待从美国前来的玛格丽特,他们也邀请了文副总理一家,不过文国权另有安排,一家人无法成行,杜山魁夫妇心中难免有些想法,看来原本就要成为亲家的两家人已经渐行渐远,看到父母目光中的那丝失落,杜天野不由得暗暗自责。
田玲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愤怒:“钱!钱!钱!除了钱以外你还关心什么?为了钱你就可以隐瞒我,可以骗我?”
“我在北京,马上到!”
田玲缓缓闭上美眸,有些无力道:“开车,我不想跟你吵!”
于小冬有些错愕道:“谢我什么?”
楚嫣然望着空中银盘一样的明月,芳心中升起一阵难言的温暖,她偎依在张扬的怀抱中,轻声道:“我相信,无论别人怎样,你始终站在我这一边!”
“你就这心啊。对我遮遮掩掩的,不知有多少事情瞒着我呢!”
柳玉莹温婉笑道:“我们很难得有这样散步的机会。”
蔡旭东明白了,张扬是想对付王学海,他想找王学海的毛病。自从蔡旭东和林钰文偷情被发现以后,蔡旭东一直以来都认为是王学海策划了这件事。甚至林钰海利用来对付自己的一个棋子,他不喜欢王学海。可蔡旭东也知道王学海在京城太子圈中的能量,他也不想得罪这样一个人。更何况他玩了王学海的情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他理亏,蔡旭东摇了摇头道:“我跟这个人不熟!”
玛格丽特没有说话,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张扬点了点光宋怀明的话题很飘,毫无征兆的转移到企业改革的事情上:“听说江城制药厂被顾书记的女儿收购了?”
张扬道:“我当然记得!”
蔡旭东才不会相信张扬找他这么简单,双臂交叉抱在一起,冷冷看着张扬道:“有什么话明说吧,你想让我做什么?”
蔡旭东望着张扬道:“你以为可以吗?”
望着刘金城的背影,张扬有些同情的摇了摇头,到金城这个人还是很务实的,如果江城的企业领导都像他这个样子,那些企业都会有所色。
“我想了解一下王学海,他的方方面面,他所从事的生意,他在京城承包的工程!”
于小冬笑了起来,她和张扬出了驻京办,来到斜对面的沙县小吃,要了早点。
张扬摇了摇头。
吃完早饭,张扬休息了一阵子,一个电话把自己的私家密探刘明给叫了过来,刘明来的时候仍然带着一沓照片,张扬虽然不在北京,刘明仍然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抽空还会去盯盯林钰文和王学海,多少还是拍了一些照片的。不过他拍的照片也没有太多价值。张扬随便看了看,可其中一张照片还是引起了他的主意,这是一张王学海和乔鹏飞的合影照,照片中的几个人他都很熟悉,都是昨晚出现在紫金阁的熟悉面孔,张扬道:“这张照片在哪儿拍的?”
张扬也没有将这些残片全都拉走的意愿,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三百块,可以全部拓走残片上的文字。
酒菜送上来之后,张扬让服务员离开包间,主动给蔡旭东倒上酒,端起酒杯道:“今天国庆节!为了祖国母亲的生日干杯!”
“不去!”楚嫣然俏脸上露出不悦之色。
张扬自我介绍道:“我叫张扬,江城企改办主任!”他彬彬有礼的伸出手去。
宋怀明是最晚到来的一个这次不但他来了。而且柳玉莹也和他一起同来,楚嫣然看到父亲过来,俏脸顿时失去了笑意,转身向外走去,却被外婆一把抓住了,玛格丽特笑道:“嫣然,是我请他们一起过来的!”
她拿起小勺在咖啡杯中搅拌了两下:“嫣然会慢慢成熟起来,当她懂得真爱,她就会理解当初母亲的事情,她就会渐渐了解她的父亲。玉莹,相信我,这一天不会太久。”
玛格丽特道:“静芝虽然死了。可我当怀明仍然是我的孩子,这些年,我不愿回国,是因为静芝的死让我很伤心,我丧失了希望,我失去了未来,我知道,包括嫣然在内,都把她的死归咎在怀明的身上,在静芝死后的一年,我不愿想这件事。我把自己封闭起来,直到有一天,我接到了一个电话……”
张扬看到日头渐渐落了下去,轻声道:“咱们回去吧!”
在老者指挥工人拓文的时候,张扬问起这些残片的来历。
于小冬摇了摇头道:“算了,我现在在北京呆习惯了,也不想换地方,以后打算在北京买套房子,扎根在这里了。”她所说的是真心话,在春阳她的确没有太多可以留恋的地方,不过新近她听说一个消息,县里新来的这位县委书记朱恒想要动自己的位置,她也很忐忑,可惜又够不上朱恒的关系,这次张扬过来一直想向他www.hetushu.com提起这件事,看看他能不能够帮上忙。可她也不想贸然提起这件事,轻声道:“张主任,咱们出去吃早点吧!”
宋怀明微微一怔,不知道他所说的解决是什么意思。宋怀明叹了口气道:“江城的治安应该好好的整顿一下了,省里已经决定将田庆龙调任省厅担任副厅长。东江市公安局副局长荣鹏飞调任江城公安局主持工作!”
张扬被楚嫣然拽出了杜家大门,叫苦不迭道:“我说你掐我干嘛?”
陈雪则在潭边仔细寻找着,她的努力并没有白费,从中找到几块碎石,从质地上来看和今天他们在潘家园看到的残片相同,不过上面并没有任何的字迹。
于小冬想想可不是嘛,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张主任,您去休息吧!”
天池先生回到书房,拿出纸笔,综合拓片和残片将上面的文字列出,写了两段,似乎还少一段,他微笑道:“有机会我也去潘家园看看,也许那老板没有将所有的残片都拿出来。”
张扬安慰她道:“没事,我下去给你捞!”他迅速脱去衣服,只穿着一个裤衩就跳进了水潭里,潭水清冽跃入其中顿时感到冰冷彻骨,张扬潜运内力驱散周身的寒意,他一点点向下潜去,想不到这水潭竟然极深,下潜六米左右方才触到底部,张扬在潭水底摸索了好一会儿,方才找到陈雪遗失的玉镯。正准备向上浮起的时候,手掌无意中触及到潭壁,只觉着触手处凹凸不平似乎有字,他定睛望去,却见那潭壁之上隐约刻着一些字迹,这一发现让张扬惊喜不已,难道金絔戊剩下的碑刻残片全都被扔在了这里。
此时柳玉莹走了过来,微笑道:“嫣然!”
“世事难料啊!”
“这些年。我忙于工作,忽略了对你的关心。我真的不是一个好丈夫!”宋怀明低声道。
张扬明白宋怀明在顾忌什么,他点了点头道:“宋叔叔放心,我一定会早日解决这件事!”
田玲冷冷道:“我懒得跟你说!开车,再不开车,我就下车了!”
柳玉莹已经在约定时间前十五分钟抵达了这里,她这样做不仅仅是表现出对玛格丽特的尊重,也表现出她对这次会面的紧张和期望。
“没!你知道的,我站你这边啊!别人怎么想我不管,我在意思的是……甜言蜜语。就知道哄我!”
“距离乱空山远吗?”
刘金城呵呵笑道:“张主任,你别埋汰我了,我这辈子是没那福分了。”
“我骗你什么了?”王学海有些错愕。
楚嫣然道:“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
宋怀明道:“你回江城之后一定要小心!”他说这句话的目的不仅仅是提醒张扬,也是处于对女儿安全的顾虑,嫣然在这时候回国,肯定和张扬呆在一起的时间不少,假如有人想要报复张扬,会不会考虑从嫣然下手。
陈雪在历史方面的研究很深,在清华求学期间对考古学也有过一定的研究,她仔细观察了一下那些残片,又拿出刚才的拓片对比,陈雪有些惊奇道:“这上面的文字好像一样,可仔细看又有些不同!”
玛格丽特在北京的日程排得很满,北京的老朋友很多,她在杜山魁夫妇的陪同下整天忙个不停,楚嫣然陪伴左右,这就造成她虽然和张扬同在北京,每天却少有见面的机会。
“阿姨好!”柳玉莹轻声道。
张扬和宋怀明并肩向大门口走去,他本以为宋怀明会提楚嫣然的事情,却没有想到宋怀明的话题和江城有关。
这时候看到江城酒厂的刘金城从外面走了进来,他这两天一直忙于引进包装生产线的事情,经常是很晚回来,昨晚彻夜不归,哈欠连天道:“累死我了。陪着两名韩国人喝了一夜,这些高丽棒子,真能喝!”
于小冬知道张扬的能量,只要他亲口答应的事情就没有办不成的,她笑道:“大恩不言谢,张主任的这份恩情我以后再报答了。”
蔡旭东冷哼一声,心说你化成灰我都认得。
张扬道:“你的事情定下来了?”
陈雪进入清华之后选修了韩语课程,她本想下去看看。可想起自己并没有带泳衣,当着张扬的面,岂不是尴尬。目光落在不远处的红泥地上,灵机一动道:“我去挖些红泥过来,你拓几行字我看看写得是什么!”
柳玉莹道:“怀明很少表露他的心事,可在他心中最渴望的就是能和嫣然和好,能听到嫣然叫他一声爸爸,如果嫣然可以原谅他,我愿意做一切事!”
张扬权当没有看见,过了一会儿才来到楚嫣然身边,笑道:“天野喊咱们去打牌!”
刘明看到张扬沉默不语,不禁好奇道:“张主任是不是有什么事张扬摇头笑道:“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他继续看照片,发现其中还有几张王学海和顾明健在一起的照片,眉头不仅又皱了起来,顾允知将顾明健送到北京。目的就是让他重新做人,尽量远离平海的那帮狐朋狗友,可想不到这小子又和王学海混到了一处。”
张扬马上驱车来到潘家园古玩市场,来到和陈雪约定的地点,看到陈雪长发盘在头上。用红色发卡随意拢起,白色T恤,军绿色休闲裤,站在树荫下正向停车场张望着。
陈雪轻声道:“你在找什么?”
于小冬笑道:“那张主任是不是考虑提拔提拔我?”
张扬不由得想起自己上次被袭击的事情,原来这门失传已久的武功居然在这里还有记载,难怪上次那人袭击自己会使用这样的武功,想到这件事,他不由得生出警惕,难道自己并不是第一个发现这www.hetushu.com水潭下面秘密的人,他和陈雪的一举一动,有没有在他人的监视之下?
玛格丽特笑道:“我也不想他们父女之间搞成这样,可是嫣然的性子倔,她把母亲的死一直都归咎到父亲的身上,也许只有时间才能修补他们的关系了。”
张扬付钱之后,带着拓片直接前往香山天池先生那里,陈雪听说他是去拜访这位国内的书法泰斗,也表现出相当的兴趣,提出跟张扬一起去。
“谢谢你!”
张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转身离去。
张扬笑道:“可你跟林钰文很熟!”这句话威胁的含义实在太明显子。
“你住口!”田玲愤然道。
张扬笑道:“那准保能追认一个烈士,有资格住进八宝山了。”
天池先生笑道:“单从字面上看也没什么特别的意义,张扬,你怎么突然对金絔戊如此好奇?难道是受了文玲的影响?”
此时夕阳已经落下。整个空谷之中光线倏然黯淡下来,显得越发寂静,张扬举目四望,并没有现任何人的踪影。
张扬笑道:“人家是平海省长,我这人就是这毛病。见到比我官大的,情不自禁就想溜须拍马,老毛病了,控制不住!”
中秋佳节未必每个家庭都是在欢笑中渡过,王学海和田玲从父母家出来,刚上了汽车。王学海就愤怒的叫道:“你怎么回事?整个晚上绷着一张脸,我爹妈欠你钱吗?”
玛格丽特意味深长的看了张扬一眼道:“你是不是想问我,是不是要去静安见楚镇南那个混蛋?”
玛格丽特的眼眸中蒙上一层泪光:“这世上不仅仅是我一个人为了静芝的死而痛苦。”
陈雪取了防水手电交给张扬,关切道:“你小心一些!”
电话是一个男子打来的:“田玲,信收到了吗?”
张扬将刚刚买来的拓片递给天池先生,天池先生看了看,眉头皱起,他又看了看墙上的残片,轻声道:“这些拓片那里得来的?”
“你想挑拨我们夫妻的关系吗?”
刘明道:“张主任,王学海这个人在京城交游广泛:“很有本事!”
柳玉莹微笑道:“从选择你的那天起,我就已经接受了你的一切,你在我心中永远完美!”说这句话的时候,柳玉莹的心中还是生出了些许的酸楚,不知道自己在丈夫的心中是不是一样完美,她马上给出了否定的答案,她认为在宋怀明心中,最完美的那个永远是楚静芝,一个生者,永远无法和死者相提并论。
张扬一听顿时来了精神:“你在哪儿,我马上到!”
两人沿着水潭走了一圈,并没有现任何的古迹,也没有看到任何碑刻。
身后响起缓慢的脚步声,天池先生来到他们身后,微笑道:“这位小姑娘果然有一番不同的见解,这些残片的确不是同一年代。有些是隋时的碑刻,有些却是大唐时候,不过都是珍品!”
当晚杜山魁的另外两个儿子也带着儿媳妇来了,女儿杜天晴和丈夫袁涛专门从山西赶过来。杜家所有成员全都到了。此外还有玛格丽特和楚嫣然。
玛格丽特道:“从那天开始,嫣然被她的外公从怀明的身边带走,这许多年来,我知道怀明一定很痛苦,玉莹,你应该懂得爱的含义,静芝在世的时候选择了怀明,怀明也选择了她,他们的选择我这个做母亲的又有什么资格去指责呢?”
蔡旭东没想到张扬会再度找上自己,他本以为自己和林钰文的事情已经结束,可平静了几个月后,张扬再度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蔡旭东感到有些害怕,他忽然想起了一个词,叫阴魂不散。电影电视剧中蔡旭东已经见过了无数次这种桥段,一旦让别人抓住小辫子,人家是不会轻易松手的,除非将对方灭口,他望着张扬的目光充满了戒心和仇恨,因为不加掩饰,张扬很容易就觉察到了这一点。
或许是意识到因为自己的到来而给女儿造成了困扰,宋怀明在逗留了一个多小时后就提出告辞,玛格丽特让张扬去送,张扬和杜天野将宋怀明夫妇送出家门,柳玉莹先上了车,宋怀明让司机开车去大门口等,他有几句话想要对张扬说。
张扬内心一震。从他和乔鹏飞发生冲突直到现在,他都没有想到王学海会在场,如果王学海在场的话,这件事必然另有内情,乔鹏飞的所作所为是不是和王学海有关?
张扬真是哭笑不得,这老太太年纪虽然大了,可却有点小孩子脾气。他故意道:“外婆这次去静安吗?”
张扬内心一凛,宋怀明绝不会毫无原因的提起这件事,他在通过这一途径探察自己和顾佳彤的关系。张扬的表情一如古井不波,他点了点头道:“已经完成了,节后签完合约这件事就算告一段落,江城制药厂和江城酒厂是我们江城企业改革的重要试点,如果能够成功,我们会把经验推广。”
“有必要吗?你知道王学海和林钰文相处了多少年?你知道王学海背着你为她开了酒吧,为她买了房子吗?我只是看不惯,一个女人被人哄骗到这种地步实在太可怜了!”
田玲很警惕的问道:“你是谁?为什么寄给我这些东西?”
楚嫣然黑长的睫毛垂落下去,她挽起张扬的手臂:“我想出去走走!”
张扬被她连拉带拽的走了出去,柳玉莹望着楚嫣然的背影,不由得露出一丝落寞。
张扬点了点头。吸了口气,再度向潭中潜去。
王学海刚刚打着了引擎,却因为田玲的这句话。将引擎熄灭,他瞪着田玲道:“你什么态度?你心里不舒服大可以说出来,做出这个样子给谁看?你吃的用的穿的,http://www.hetushu•com我哪样缺你钱啊?”
陈雪欣然同意。
张扬将刚才的事情说天池先生道:“这些应该是隋时的残片,我也搞不明白,为何会有两种。”他将墙上隋时残片……指出,对照张扬拿来的拓片道:“还是不全,这些文字对照起来好像是一筹檄文!”
楚嫣然忍不住笑了起来,啐道:“不要脸!”
张扬沉默不语。自己做事很难瞒过宋怀明的眼睛,宋怀明头脑之清晰,心机之深厚,绝对可以和顾允知一争长短。
于小冬道:“没事儿,当时晕了过去,碰到头了!”
张扬驱车来到乱空山,龙脊采石场已经关闭了七八年,现场除了破坏的山体,嶙峋的怪石之外,就是怪石环抱中的一个水潭。水色清冽,俯首望去,游鱼历历可数。
张扬错愕了一下,他对荣鹏飞还是有些了解的,当初他在东江百乐门打日本人的案子就是荣鹏飞在处理,这个人做事很圆滑,和周云帆的关系不错,当时他还是广盛分局局长,想不到刚刚升任东江公安局副局长,一转眼之间就升任江城公安局局长,此人的升迁速度还真是快啊!
张扬微笑道:“蔡主任是个痛快人,如果我们能够保持这样的心态见面,我想,用不了多久,我们就会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可随后的一个匿名电话让田玲越发的奇怪了。
蔡旭东欣然举杯,跟张扬碰了碰,两人干了这杯酒。张扬开门见山道:“我找你是想你帮我了解一个人!”
张扬道:“嫣然和宋叔叔之间隔阂很深啊!”
张扬举目望向乱空山顶,想起上次自己独自前往乱空山的时候,因为追踪闪电貂被人暗算的事情,那次凶险非常,险些送掉了自己的性命。
楚嫣然一双美眸瞪得滚圆:“瞧你那献媚样,一口一个叔叔叫得我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宋怀明意味深长道:“深化改革的脚步不可阻挡,可在改革的过程中要把握好自己。一定要做到头脑清醒,公私分明。”他这句话一语双关,不仅提醒张扬该做什么,也警告他不该做什么。
玛格丽特道:“挨不挨揍是一回事,敢不敢为嫣然出头又是另一回事,你留给我的印象不错!”
张扬搂住楚嫣然的纤腰,伸手指向夜空道:“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月亮代表我的心……”可这会儿月亮有大半个藏在云层里了,这厮的表情不免有些尴尬:“大十五的,你说这月亮捣什么蛋呢?”
“宋叔叔的妻子想见您!”张扬趁机说出这件事。
张扬道:“假如。我非要你在我和王学海之间选择一个呢?”
老者并没有隐瞒:“这些残片得自西郊龙脊采石场,五六年前的事情了,现在那边已经废弃了!”
张扬开着春阳驻京办的那辆桑塔纳。在长城饭店接了玛格丽特,带着她径直驶向故宫,老太太不喜欢吹空调,这两天北京的天气还格外炎热。张扬热得满头大汗。
宋怀明笑了起来,张扬是在探听他和荣鹏飞之间的关系,他并没有隐瞒张扬的意思:“荣鹏飞是我的朋友,他为人不错,能力也很强!”这句等于间接承认,荣鹏飞这次的上位和他有着直接的关系。
他将那些拓片留给了天池先生,和陈雪告辞离开。
张扬点点头道:“合作有两种方式,一是被逼无奈,这样的合作虽然可以维持,但是心里一定很不舒服,还有一种就是两厢情愿,如果你换一个角度看问题。也许我们会成为好朋友。”
卖残片的是一个老者,他拥有十多块残片,大都很完整,张扬看了看,的确和天池先生院子里的那些残片有些相像,很多字体连他也看不懂,张扬询问了一下价格,老者要价很高,如果把残片都买走需要一万五千块,不过拓下来要便宜的多,五百块就能够全部拓走。
张扬不屑的笑了笑,此时他的电话响了,却是楚嫣然打来的,原来楚嫣然应罗慧宁邀请,上午陪她一起出去购物,她外婆要张扬去长城饭店接她去故宫转转。这件事张扬责无旁贷,他痛快的答应了下来。
张扬道:“金絔戊再厉害,也敌不过大隋宫廷四大高手的联击,你很好奇啊,要不,咱们去龙脊采石场看看!”
陈雪道:“应该不会,这些残片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宝贝,他没理由收藏二部分。”
张扬关上车门,走了过去,他向陈雪笑了笑,在一旁的冷饮摊拿了两瓶冰镇饮料才来到陈雪身边,将其中一瓶递给她。
张扬也凑了过去。对比墙上的残片之后,也发现很多文字相同,甚至连书写的风格都一致。可其中又透着一种不同。
柳玉莹流泪了,她抽出纸巾默默擦去脸上的泪珠。
张扬不禁笑了起来,老太太心明眼亮,自己才说了一句话,人家就听出了自己的意思。
几人在凌晨五点钟方才散去,此时天色已经放亮,张扬看到于小冬穿着一身白色练功服正在院子里打太极拳,想起昨晚利用她震慑那帮警察的事情,不觉会心一笑,走到于小冬面前,发现于小冬的太极拳打得实在蹩脚,于小冬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停下动作道:“刚跟人家学的,姿势不标准。让张主任见笑了!”
玛格丽特道:“去,为什么不去?是他欠我的,又不是我欠他,我凭什么要躲着他!”
柳玉莹点了点头,眼圈已经发红,玛格丽特无疑是开明的,她并不恨宋怀明,她尊重自己女儿的选择,柳玉莹道:“阿姨,我爱怀明,可是我知道,怀明对我的爱永远不可能和静芝姐相比,我从未奢望过得到和静芝姐一样的感情,我只想好好的照顾怀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