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15章 喜丧

胡茵茹啐道:“你见过我这样的小偷吗?”
左援朝紧接着又打出了他的第二张牌:“我还听说了一件事,温泉度假村出事的时候,朱恒同志在考察农业生产,可据我所知,当时他在春阳明古寺中上香,你们不信吧?功德簿上有他的签名,有些事你不想别人知道,最好别做,做了就得勇于承担责任!”
张扬低声向李长宇道:“节哀顺变!”
仍然没人说话,洪伟基威严的目光扫视着众人,他在等待。
张扬点点头,姜亮却道:“别走啊,好不容易哥几个聚在了一起,晚上咱们好好喝点,我做东!”几人都望向张扬,他们都知道张扬和李长宇的关系很好,不一定能够抽的出身。
张扬没把李长宇的话当成一回事,像朱恒这种人不值得他去团结,如果朱恒在春熙谷温泉度假村的事件上积极主动一些,如果朱恒在于小冬的事情上给他一个面子,也许他和朱恒的关系会走向一个完全不同的层面,可现在他们已经处于对立面。张扬的确没有亲自出手对付朱恒,单单是林秀对这位县委书记的投诉就足够他喝一壶的了。张大官人逐渐悟出了一个道理,对付一个人不一定要亲自出人是最直接的惩罚方式,却并不是最有效的。小桥村村民围攻春熙谷温泉度假村事件还是被放在了市常委会上专门讨论,这件事被定性为江城第一起投资商维权事件。
张扬确信没错。
代市长左援朝笑了起来,他毫不客气的打断李长宇的话道:“李长宇同志的比方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可仔细想想却是在偷换概念,转移矛盾。”
杜宇峰点了点头:“不信你可以看看我的履历表,我也是一个优秀警员!”
左援朝大声道:“我们共产党人,不怕出事,就怕不敢承担,春熙谷温泉度假村的全过程我都已经调查的很清楚,当时如果不是招商办副主任张扬及时赶到现场,如果不是他利用当年在黑山子乡工作时积累下来的群众基础,朱小桥村的老百姓就会把温泉中心给砸了,如果真的发生了那种情况,别说是春阳县委县政府,就是我们整个江城的领导层都要被问责!我说这些并不是害怕责任,而是感到愤怒,朱恒身为春阳县县委书记,居然在当地没有一丁点的影响力,对紧急事件就没有一点的应对措施,他的能力不能不让人质疑,这样的干部是怎样被选拔出来的?”左援朝已经再不掩饰,直接将矛头指向李长宇,谁新知道朱恒是在李长宇的推荐下才当上的春阳县委书记,左援朝指责他就是指责李长宇。
张扬笑着放开了胡茵茹,随开了灯光开关,却见胡茵茹穿着粉色睡衣,头发还有些潮湿,显然刚刚洗过澡,白嫩的胸膛不断起伏,极其诱人。
朱恒道:“我知道,美国贝宁财团投资,林秀是投资的具体执行人,她丈夫是荆山市公安局局长。”
姜亮让厨房拿鱼去厨房炖了,六个人在房间坐好,这会儿功夫,刘金城又让司机搬了一坛酒回来,这酒是从建厂起就窖藏的,已经有三十五年的历史,打开坛口,满室生香。他们几个都是酒道中的高手,杜宇峰吸了一口鼻子道:“好酒!真是好酒!”
众人一起端起酒碗,因为荣鹏飞在场,喝酒当然不能像过去那样张狂放纵,不过好在荣鹏飞为人没有什么架子,人笑眯眯的极其和蔼,他向姜亮道:“姜亮,皇宫假日的案子是你负责的吧?”
李长宇心说你小子跟我玩这套啊,你不追究,可没有你的授意,林秀又怎么会一张状纸告到了江城市政府。李长宇感到有些不舒服了,朱恒毕竟是他的人,张扬这次摆出追究到底的架势,根本是不给他面子啊,他也没有多说话,低声道:“张扬,你好好考虑一下,内部团结很重要!”
可朱恒马上现有些事根本由不得他,比如梁在和突然发病了,而且病得下不了床,病得主动提出不去春阳驻京办了,和官位想比,梁在和更看重的是性命,张大官人的一句遭天谴,把他吓怕了,肝儿都颤了。
李长宇对张扬道:“张扬,你那些过来帮忙的朋友我就不招呼了,你好好招待他们,帮我说声谢谢,我有情后补!”
李长宇用力抽了几口烟,却不小心被呛着了,大声咳嗽了起来,张扬有些同情的看着李长宇:“李叔,生老病死是谁都拦不住的事情,你也不要太伤心了。”
李长宇打完电话,摸出一支香烟,张扬凑了过去帮他把香烟点上。
三位公安口m.hetushu.com的被荣鹏飞道破玄机,一个个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荣鹏飞笑着点了点头道:“我喜欢钓鱼,行,以后我时常过来!”
姜亮笑道:“荣局要是喜欢,以后随时都可以过来钓鱼,我跟他们老板打个招呼。”
所有常委都忍不住了,虽然上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今天与会的常委也有不少人曾经上香,可朱恒这次上香显然选得时机不对,第一你上香挑选了工作时间,第二你上香就上香,你不该打着考察农业生产的旗号,第三你为什么要在春熙谷温泉度假村出事的时候去上香呢,总而言之,你自己找死。
如果真的可以按照胡茵茹的计划完成,这样的效率已经是很快了。
几位李长宇分管范围内的局长副局长,已经自发的当起了孝子贤孙,从搭起灵棚的那刻起,他们就没有离开过,四五十岁的人了,没日没夜的熬着,让人看起来的确有些感动,可想想人家之所以愿意守在这里充当孝子贤孙,还不是冲着李长宇头上常务副市长的光环。看明白了这件事,葛春丽就能够想通李长宇这句话的含义,这钱烫手,如果拿了,恐怕会带给他很大的麻烦。
黑暗中传来胡茵茹幽怨的声音道:“你想把我掐死啊!”
可李长宇接通电话之后,只说了七个字:“别说了,我烦着呢!”
李长宇道:“都忙了一天了,去休息吧,有民政部门的人在呢。
张扬道:“我最近也没什么要紧事,需要我去做的,只管说一声。”
刘金城道:“荣局尝尝,这是我们江城酒厂,打建厂时候窖藏的特供,外面喝不到!”
对于左援朝所说的事情,李长宇很多都是不知道的,所以今天他被杀了个措手不及,如果他现在再坚持朱恒所犯的错误只不过是一些小小不然的毛病,恐怕所有常委都要群起而攻之了,可李长宇仍然坚持认为,张扬挑起了这件事,左援朝利用这件事吹响了进攻的号角,让自己完全处于了被动的局面,李长宇终于摸出了一支香烟,含在嘴唇间,却没有马上点燃,他低声道:“我承认,这件事是我的工作不够细致,是我缺乏对温泉度假村的重视,所以才导致了今天这种状况的发生。”
李长宇意识到今天的气氛已经越来越不对了,左援朝绝对是有备而战,他正在利用这次机会把春熙谷温泉事件的影响最大化。
胡茵茹道:“明天我就可以把这些配方教给研发部,让他们尽快做出样品,然后实验。”
荣鹏飞离这里不远,不到十五分钟就已经来到了农家乐,他刚刚进入房内,姜亮几个慌忙站起身来,荣鹏飞笑道:“你们倒是会选地方啊,这儿不错,闹市中能够找到这么一片宁静的地方,难得,难得啊!”
李长宇道:“放心吧,我知道该怎样做!”
李长宇道:“温表度假村的事情已经惊动了市里领导,投资方也对你的工作态度颇多微词,你回去后好好考虑一下,检讨一下自己!”
荣鹏飞笑道:“我怎么听着你好像在找我要官呢?”
张扬也不跟他客气,点了点头道:“你请就你请。”姜亮去厨房点菜,牛文强和杜宇峰趁着天还亮,要了鱼竿在鱼塘中钓起鱼来,他们都是此道高手,一个小时居然钓上来十多斤鱼。
刘金城听张扬的话,以个人的名义了二百块钱,再往账簿上写名字的时候,刘金城看到最少的都是一千,面孔有些发烧了,可掏出来的二百块也不好意思再追加了,烧完纸之后把张扬好好埋怨了一通,认为张扬让他失了面子。
李长宇点点头,出门去打电话,通知亲朋好友,为老太太的后事做准备。
“你是个女贼,偷心女贼!”
赵新伟端起酒坛子给众人倒酒,张扬的电话响了起来,原来是江城公安局长荣鹏飞的电话,荣鹏飞是请张扬吃饭的,张扬笑道:“荣局,不好意思,我在外面已经吃上了,要不您一起来吧!”张扬只是客套话,可没想到荣鹏飞居然真的答应了下来。
张扬笑了一声:“李副市长,现在不是我要追究这件事是温泉度假村的投资方,说起来这些事都不大,也没有什么原则上的错误,可涉及到一个起码的尊重问题,人家来到春阳投资,咱们口口声声说要把人家当贵宾相待,可事实上的情况如何呢?如果我没有及时赶到,如果不是刘支书率领上清河村的村民过来帮忙,恐怕春熙谷温泉度假村还没有开业就要被朱小桥村的那帮人和_图_书给拆了。我还真不知道朱恒是您的同学,我要是知道,与也许会给他留点面子。”
杜宇峰道:“哪儿敢,您是我们的老大,我巴结您都来不及呢!”众人齐声大笑起来。
张扬哈哈笑道:“得!我来打个通关,每人喝两杯,荣局既然有要求,咱们也不勉强,我们两杯喝你一杯。”
李长宇没来得及跟嫂子说最后一句话,红着眼圈看着老太太已经毫无生气的面孔,默默用白布给她蒙上,葛春丽忍不住哭出声来,张扬心里也酸酸的,如果自己早一步赶来,或许老太太还能多活几天,不过张扬也明白,这只是时间的早晚问题,老太太年龄这么大了,生老病死是人力无法挽回的事情,就算他是神医,也没有回天之力。
作为李长宇的老同学,市委书记洪伟基也过来吊唁,李长宇答谢之后,把洪伟基请到一旁,将有些人借着老太太死的机会,给自己变相送礼的事情说了。洪伟基并没有感到意外,这种事在领导队伍之中是普遍现象,过去他担任岚山市市委书记的时候,他父亲死了,当时收到的礼金有四十多万,不过洪伟基并没有退还,也没有人在那件事上做文章,就是做文章他也不害怕,那钱他拿得心安理得。可李长宇不一样了,他是常务副市长,而且目标已经锁定在市长的位置上,正处于和左援朝竞争的关键时刻,如果因为这件事被人抓住了把柄,那就太划不来了。洪伟基道:“尽可能分别对待,大数额的礼金退回去,如果退不回去就缴到纪委,让纪委给你出具证明。
市委书记洪伟基叹了口气道:“李长宇同志,你的确有责任,可做儿女的杀了人,没有父母去顶罪的道理,这次温泉度假村的事情一定要严肃处理!”
左援朝将一份材料扔在桌子上:“这是春阳县公安局长邵卫江对于当天情况的详细材料,邵卫江是接到投资方代表林秀的电话后才赶往现场的,这里我特地强调一下,林秀是在报警得不到回应,无可奈何的情况下才选择动用自己的私人关系找到了邵卫江!身为县委书记的朱恒在给邵卫江打第一个电话的时候,事态已经被控制住,这就是他的工作?这就是他的反应速度?”
朱恒很郁闷,很委屈,他想不透,自己一个县处级干部,怎么会被一个年轻的副处级玩弄于股掌之中呢?他给老同学李长宇打了个电话,想诉说一下心里的委屈。
对张扬的酒量,所有人只有佩服的份儿,这海量是天生的,羡慕不来的。
荣鹏飞笑道:“你们一群人喝我一个你不耍赖?”
张扬笑着答应下来。一群人在姜亮的引领下来到开发区东边的农家乐,刘金城也跟着一起过来了,他虽然是厂长,可是配了专职司机,张扬这阵子很少开他的吉普车,毕竟被别人惦记上了,搞不好车又得被别人给砸了。
胡茵茹看出张扬好像有些心事,轻声道:“发生什么事了?你好像不太开心!”
张扬也在往医院赶,葛春丽在送老太太前往医院的途中已经给他打过电话了。
最先赶到的是医院领导,然后市民政局局长万国胜来了,几位副局长也未了,教育局的旅游局的李长宇分管部门的领导基本上都来了,有了民政局的介入,张扬就没什么事情可做了,处理这种事还是民政局最有经验。
张扬让荣鹏飞在首座坐了,把在场的人向他介绍,姜亮、荣鹏飞是认识的,其它人都是第一次见,荣鹏飞笑着和他们握手,打扰你们的酒兴了,有什么不满说出来,别在心里骂我啊!”
荣鹏飞每个人喝了一杯之后,马上开始表态了:“这酒虽然好,我酒量可是有限的,我知道你们都是我下级,都想在我面前表现,给我留下一深刻的印象是不?”
朱恒微微一怔,他来春阳的时间很短,对这个名字逸很陌生。
朱恒想过找另外一个人补缺,让于小冬回来,可他只是想想罢了,能够登上县委书记这个位置的人绝不是一个蠢材,朱恒知道意气用事的后果。梁在和生病,他刚好顺理成章的收回过去的决定,让于小冬继续在驻京办主任的位置上呆着。
张扬道:“没什么情绪,说真的,我还没把他看在眼里,面子这个东西是相互的,我倒是想给他脸,可人家不尊重我,李副市长,你的意思我明白,我就当不认识他这个人,我不跟他一般计较,可别人的事情我可管不了。”
张扬知道一种药品从研发到上市是一个相当和*图*书漫长的过程,他低声道:“江城制药厂现在生产的恢复情况怎么样?”
张扬挂上电话,朱恒就摔了杯子,太他妈欺负人了。
李长宇笑道:“有情绪啊!”他已经察觉到张扬今天的语气有些不对。
刘金城把他们送到地方,想走,被张扬给留下了,刘金城笑道:“让我留下也可以,晚上这顿饭得我来请!”
张扬笑道:“我留下来也没什么事,成,就这么定了!咱们五点走!”
洪伟基点燃了一支烟,抽了一口道:“有很多人跟我说,朱恒同志没犯什么原则性的错误,批评两句,让他意识到自己错误就行了,这让我看到,有这种错误观念的不是少数人,你们在场的每个人,谁敢拍着胸脯对我说一句,自己从没有利用职权给自己的亲属,给自己的家人捞取过好处?谁敢?”
荣鹏飞道:“酒能助兴,但是得适可而止,我只有半斤酒量,再好的酒,我也不多喝,我也不败大家的兴致,谁跟我喝,我一杯对你两杯。”
葛春丽望着丈夫,面对这么大一笔巨款,说不心动那是不可能的,可葛春丽也明白,这些送礼的人不是冲着老太太的死,而是冲着丈夫的官位,如果李长宇不是江城市常务副市长,根本不会有这么多人来吊唁,更不会有这么多人过来送礼。
这时候代市长左援朝夫妇一起过来吊唁了,他看到张扬,远远向张扬笑了笑,张扬过去跟他打了个招呼,最近他和左援朝之间的关系有所缓和。左援朝并没有多说话,和李长宇寒暄了两句就匆匆离开。
张扬已经料到李长宇会给自己打电话,言语中还是表现的很客气:“李副市长找我有事?”在工作单位,张扬这样称呼他很正常,李长宇也没有感到太多的意外,他和颜悦色道:“张扬啊,春熙谷温泉度假村的事情我听说了,刚才我狠狠批评了朱恒同志,你也知道,工作中出现一些失误是难免的,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依我看,还是不要追究了嘛!”
张扬却不这么认为,他一天都呆在这里,对前来吊唁人们上礼的数额多少有了些了解,按照他的初步估计,李长宇这次收了一大笔钱,以李长宇对金钱的一贯态度,在这种敏感的事情上他不会犯错误。级别的不同决定了心态的不同,这些下级干部很多人都清楚送礼未必能够讨好上级领导,可你不遂,或者送少了,说不定就得罪人家,所以才出现了这种一窝蜂送礼的奇怪现象。
李长宇点点头。
李长宇道:“看来左市长对当时的情况并不完全清楚,县公安届及时出动了五十名警力,在出事的时候抵达了温泉度假村,我们不能只看到别人的缺点而忽略他们的工作。”
张扬这才把苏老太去世的事情说了。
折腾到凌晨一点钟,张扬驱车返回家去休息,刚刚打开房门,就觉着有人向自己扑了上来,张扬反应何其灵敏,一个侧身躲过,然后手臂探出,扼住对方的咽喉,鼻息间闻到淡淡的幽香。
赵新伟和杜宇峰也有想法,谁都想进步,谁都不想止步不前。这么好的机会,谁都不想错过,所以每个人都争先恐后的和荣鹏飞喝酒。
杜宇峰也心动了,他在春阳混了这么多年,虽说已经担任了城关镇派出所的副所长,可总觉着自己过去所学的那些专业知识都荒废了,他借着点酒劲道:“荣局,要不您把我也调到专案组去吧,我也是刑侦专业出身,过去一直在山沟沟里呆着,那是因为我上面没有关系,做男人的,谁不想干出一番事业?”
春阳县委县政府上上下下谁都看出来朱书记的心情不好,下午的时候,还听到他办公室里传来摔杯子的声音,县委书记火了,虽然他这次得罪过不至于被撤职,可市里已经决定给他党内警告处分,朱恒不是傻子,他明白自己之举以落到这种地步是谁的原因,林秀告他是张扬的授意,李长宇维护他,可张扬想弄他根本不需要李长宇。
张扬摇了摇头:“我先去洗个澡!”
挂上电话不久,就看到李长宇的两个儿子匆匆赶了过来,这俩小子也是苏老太从小带到大的,不过他们两人对老太太的感情并不深,自从父母离婚后,又在母亲朱红梅的教唆下,把苏老太视为父母离婚得罪魁祸首,平日里根本不来探望老太太,可人毕竟释是有感情的,老太太死了,他们想起老太太的好处,两人的眼圈都有些发红,走进房间里不多时传来了哭声。
胡茵茹道:“李副市长的嫂http://m.hetushu.com子去世,这件事我也得代表江城制药厂去一趟。”胡茵茹的这句话却让张扬考虑到一个问题,苏老太去世的事情势必会惊动许多人,遇到红白喜事,是下属向领导表忠心的最好机会,李长宇这次不知要如何处理这件事。
几个人一听荣鹏飞要来,都有些紧张,姜亮、赵新伟、杜宇峰毕竟都是公安口的。
现场沉默了三十秒左右,终于还是李长宇打破了沉默,他感觉到自己有必要说两句,这不仅仅因为朱恒是他的同学,也不是因为旅游属于他的分管范围,这涉及到他在江城的政治团体面临着一场风波,作为这个团体的领头人,李长宇和洪伟基是最大的两杆烟枪,不抽烟的时候,李长宇总会感觉到嗓子痒痒的很不舒服,他咳嗽了一声道:“洪书记,各位常委,我们应该看到春熙谷温泉度假村事件的真正起因,我认为,最主要的原因是投资商和春阳政府,投资商和当地老百姓的沟通不够所引起的,究其根本,这和文化,世界观都有着很大的关系,好比你拿着美元去大街上买豆浆油条,小贩未必肯卖给你,所以你想要他接受就必须要去兑换,换成人民币。”
胡茵茹甜甜笑了起来:“我在整理你写的那些东西,把文字录入到电脑上,刚刚弄好,你要不要看看?”
荣鹏飞笑道:“成!你来吧,我给你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有本事,我把你留下来,没本事,你以后乖乖给我卷起铺盖卷滚蛋!”
李长宇深表赞同,他也是这么想的,之所以征求洪伟基的意见,只是想表明自己的廉洁罢了,这样就算以后有人想搞事,也多了一个证明人。
朱恒走后,李长宇想来想去,还是给张扬打了一个电话,朱恒毕竟是他的老同学,他不想张扬在这件事继续闹下去,如果事情闹大,对刚刚上任的朱恒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李长宇平静望向左援朝:“左市长,我有转移矛盾的必要吗?”
“已经小范围恢复生产了,现在先回复过去的一些拳头产品,力争在短时间内,先把过去的一些老客户给拉回来。佳彤已经去北京活动药品审批的事情,我们争取年底前能够完成新药的研发上市。”
众人又笑了起来。
李长宇苦笑道:“林秀只是一个总管,真正的老板是楚嫣然!”
张扬之所以不去找李长宇,那是因为他根本没有想和平解决这件的打算,你朱恒不是牛逼吗?我让你知道,春阳你不能一手遮天,不给我面子,就是我的敌人。李长宇对张扬的脾气性格还是摸得很清楚的,他意识到因为自己的疏忽,这次又让左援朝当了好人。抛开其它的事情不言,朱恒这位老同学在春熙谷温泉度假村的事情做得的确很不漂亮,他不但得罪了投资方,也得罪了张扬,李长宇不能眼看着朱恒继续错下去,他必须点醒这位老同学,李长宇道:“你身为春阳县委书记不会不知道温泉度假中心的背景吧?”
朱恒愣了,他并不知道这件事,刚开始时候,他还以为张扬多管闲事,一个江城企改办的副主任,凭什么对春阳的事情指手画脚?可李长宇道破其中玄机之后,他方才发现的确是自己先触犯了张扬的利益。
姜亮倒是想要官,现在通过张扬的关系认识了荣鹏飞,心中的欣喜难以形容,过去田庆龙和张扬的关系不错,姜亮能从春阳调到开发区分局,也是仰仗了张扬的这层关系。想不到新来的公安局长荣鹏飞和张扬的关系好像更铁。无论在哪个系统混,最关键的是上头要有人,姜亮已经看到了未来的希望。
张扬第一次和荣鹏飞喝酒的时候,他说过喝酒不谈工作,可荣鹏飞喝酒的时候偏最喜欢谈工作,没多会儿,话题又绕到工作上了,他要成立一个专案组,调查田庆龙被刺事件,准备把姜亮调到专案组担任副组长,姜亮马上表态自己一定会尽心尽力的做好这件事。
张扬想起了秦白,自己这个事实上的小舅子现在混得并不如意,他趁机向荣鹏飞推荐了秦白,荣鹏飞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秦白从各方面来说还是很符合条件的,他之前就曾经负责追查过这件案子,对案情十分了解。
荣鹏飞端起面前的酒碗,闻到沁人肺腑的酒香,也不由得赞道:“好酒!”
张扬一整天都呆在李长宇的家里帮忙,不过他很快就发现这里的确没有多少自己可以插上手的事情,想给李副市长帮忙的大有人在,赵静也专门东江赶回来了,张扬让她陪着母亲,以免徐立华http://www•hetushu.com过度伤心。牛文强赵新伟杜宇峰三个也跟着忙前忙后,开发区分局副局长姜亮过来吊唁之后,哥几个凑到了一处,把张扬叫了过来,牛文强道:“我看也没什么可忙的了,给李副市长帮忙的人太多了,我们留下来也插不上手,待会儿就回去了,还是等火化那天过来吧。”
可很多人都提出了不同的见解,多数人认为,教育就是教育,不该掺杂进来太多的东西,尤其是经济,如果老师和经济利益直接联系起来,那么以后谁还能保证校园是一方净土?就在讨论最激烈的时候,李长宇接到了家里的电话,嫂子苏老太病情突然加重了,又被送往了医院,他匆匆结束了会议,向医院赶去。途中他给张扬打了电话,在李长宇心中,对张扬的医术还是最信得过的。
荣鹏飞笑道:“你也想来专案组?”
张扬笑道:“荣局耍赖!”
张扬也来到门外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母亲徐立华和苏老太的关系很好,妹妹赵静又是李长宇的干女儿,老太太去世,家里人都应该前来吊唁的。张扬又联系了牛文强哥几个让他们去接自己的父母一起过来。
姜亮摇了摇头道:“荣局,皇宫假日当时是我带队去抄的,不过那案子后来由上面接手了,现在是董德志副局长亲自负责,您知道的,那案子牵涉的事情太多,我级别太低,没能力查下去。”
张扬看出了他们的紧张,笑道:“没什么,荣局这个人挺好说话的。”
杜宇峰没想到荣鹏飞答应的这么干脆,有些将信将疑的看着他。
朱恒之所以摔杯子起因还是张扬的电话,确认朱恒被党内警告处分之后,张扬又往他伤口里撤了把盐,电话里用很幸灾乐祸的语气告诉朱恒,于小冬的事情最好能重新考虑一下。
他抿起嘴唇,果断而坚决的向葛春丽道:“这笔钱不能要!”
张扬在她樱唇上吻了一记,微笑道:“谁让你不开灯,我还以为有小偷钻进来了!”
胡茵茹整理的是张扬送给顾佳彤的几个方子,她没有什么医学常识,药品配方录入电脑之后,害怕出错,让张扬重新审核了一遍。
张扬看到远处有一人向自己招手,却是江城酒厂厂长刘金城,他走了过去,刘金城和李长宇并不熟,也过来吊唁,他叫张扬的目的是想问问给多少烧纸钱合适,张扬和刘金城已经是很好的朋友,他笑道:“烧个素纸呗,给钱的太多,你多烧了也记不住你!”张扬已经算准了李长宇最终不会收钱,刘金城通过这种方式给他送礼并不明智。
李长宇的确很烦,接电话的时候,他正在主持召开教育系统改革的一个会议,从上到下一致叫穷,都想找市里要钱,他是副市长,不是财神爷,江城的财政状况本来就不好,现在大部分资金都投入到开发区,其它地方自然就捉襟见肘了,李长宇又提起教育改革,现在国内有不少地方已经开始私营办学,他认为这是个新鲜的思路。
几位常委纷纷表示愤慨之后,市委书记洪伟基发言了,他高高扬起贝宁集团的官方谴责声明,重重摔落在桌面上:“不知廉耻!利用职权安排自己的亲属,搞什么?这跟强盗有什么分别?我们的一些干部根本就分不清公私,你手中的权力是谁给的?是国家!是老百姓,你不踏踏实实的给老百姓办事,只想着利用职权捞好处,你就是个不称职的干部,就不是一个好党员。”
张扬点了点头:“放心吧,他们都是我的铁哥们,没那么多讲究!”
他和李长宇前后脚赶到医院,老太太突发心脏病,两人赶到病房的时候,她已经离开了人世。
李长宇望着礼金薄上一个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不觉愁的皱眉,还不到一天的时间,烧纸钱已经收了二十万,而且前来吊唁的人源源不断,到火化那一天,还不知道要收多少。
朱恒点点头:“我知道该怎么做!”
看到洪伟基动了怒,所有人都沉默了下去,没有人想在这个时候接话,谁也不想把火力点引到自己的身上。
李长宇解释道:“楚嫣然是宋省长的女儿,也是张扬的女朋友,这件事你真不知道?”
人大主任赵洋林率先拍了桌子:“这种干部简直是给我们江城抹黑!”
刘金城向张扬提起周五上午颁奖仪式的事情,千叮咛万嘱咐张扬一定不要忘了,牛文强几个在一边旁听,这才知道张扬的广告词获得特等奖的事情,一个个嚷嚷着让张扬请客。
荣鹏飞端起酒碗抿了一口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当我说假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