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19章 谁敢惹我

张扬笑看来到左援朝身边坐下,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南锡市市长徐光然,徐光然五十四岁,也算不上年轻干部了,他有些谢顶,个子不高,本身又胖,外表形象实在不怎么样,徐光然笑道:“小张!我请你这位大神医给我看病来了!”
蔡承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一年轻人奚落,面子上自然有些挂不住,他毕竟久经风浪,当场翻脸是没有任何必要的,他要给这小子一点苦头尝尝,蔡承业笑道:“既然你这么给我面子,我却之不恭,不过我们南锡有个规矩,初次见面喝酒得用大杯,咱们改大杯吧!”蔡承业走出了名的海量,有人主动找他喝酒,这不是找死吗?在场的多数人都跟他相熟,他一个眼神过去,别人已经明白了,蔡承业想要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很多人已经做好了等蔡承业这杯酒喝完,轮番上阵的准备。
秦清笑道:“多谢常市长关心!”
车内正是常海龙和薛燕,两人正在热恋,亲吻的难分难舍的时候,被灯光这么一照吓得慌忙分开,常海龙认出是张扬的车,推开车门,笑着走了过来作势要踢张扬的吉普车,张扬落下窗口笑道:“好激情啊,好火爆啊!”
常海龙作势挥拳欲打,张扬乐呵呵开车进入了大门,他一直把常海心送到了家门口,常海心小声道:“进来喝杯茶?”
张扬和肖鸣一起坐,他们那桌基本上都是各城市开发区区长,因为级别不同,有处级干部,也有肖鸣这样的副厅级干部,这帮人多数都见过面,彼此之间十分熟悉。张扬是其中最年轻也是最陌生的面孔,所以少有人找他喝酒。
会议结束之后,常颂找到了秦清:“秦清,你爸爸的伤势怎么样了?”
张扬想了想,终究还是没有把何卓成找自己的事情说出来,他轻声道:“他找你到底想干什么?”
张扬笑眯眯看着她,不知道常颂喝高了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常海龙这才知道刚才的一幕被妹妹看到了,变得十分尴尬,咳嗽了一声道:“你们俩怎么在一起?”他纯属没话找话。
何歆颜冷冷道:“这份就是我的卖身契,我得仔细看看!”
蔡承业淡淡笑了笑:“年轻人,你叫什么?”
何歆颜沉默了一会儿道:“算了,早点休息吧,我害怕见到你会出事儿!”
张扬暗骂这不知死活,心说就你这熊样也敢代表党,真他妈厚颜无耻。端起酒杯跟蔡承业碰了碰,然后呱的一口干脆利落的干了,他的脸更红了,说话好像舌头都大了。
“说星华娱乐城给我开每年五万块的薪酬让我去表演,我才不去呢!”
肖鸣是其中的老大哥,自然喝了不少,岚山市开发区区长贺国风殷勤劝酒,肖鸣笑道:“老贺,你今天晚上还真打算把我给灌趴下啊?”
张扬答应了一声,心里有些奇怪,那帮市长们聚会喊自己过去干什么?他只是一个副处,好像级别还不够。他跟肖鸣说了一声,转身向望月楼去了,来到楼下大厅正遇到前来迎接他的常海心,常海心又换上了她的职业套装,张扬笑道:“常秘书找我?”
张扬原本以为这种层次的宴会不会出现开怀畅饮的场面,很快他就发现自己想错了,前来的市长副市长也是人,他们在一起也比拼酒量,尤其是岚山市市长常颂,他善于挑起酒桌气氛,很快就把这帮市长们的积极性调动起来。
徐光然笑道:“一定!”
张扬走入抚云厅,常颂看到他进来,乐呵呵招了招手道:“我救命恩人来了!”
蔡承业淡然道:“喝酒也是干部素质的体现,你可是代表江城喔!”
汪东来微笑道:“可是你父亲已经从我这里预支了三年的薪酬,十五万啊!”
张扬笑道:“还不进去啊!”
岚山开发区区长贺国风笑了笑,他也觉着蔡承业今天表现的有些过分。
汪东来微笑道:“不急,先吃饭,吃完饭仔细看!”
汪东来哈哈笑道:“何小姐真有性格啊,我请你过来,不是为了别的事情,是想跟你谈谈合约的问题。”
徐光然得了方子,心满意足的笑道:“后生可畏啊,刚才你把我们开发区的蔡区长可灌惨了!”
张扬去得快来得也快,回到桌旁坐下,蔡承业望着他:“年轻人,没事吧?”
何歆颜顿时明白了,他是利用这种方法欺骗自己,她柳眉倒竖,冷冷看着父亲:“你可真有本事,不是摔伤了吗?”
所有人同声叫好,那边张扬也把酒喝干了,笑道:“蔡区长真是厉害!”
满桌人都静了下来,谁都听出来了,这位小伙子将火力瞄准了蔡m.hetushu•com承业,他在向蔡承业挑战!
张扬乐呵呵点了点头,他倒不在乎左援朝是否欣赏自己,他在体制内迅速上位也没已考过左援朝。肖鸣是左援朝的左右手,张扬也看出了不但左援朝最近向自己示好,包括他身边的人都频频向自己抛出橄榄枝,他们想把自己拉入他们的阵营,由此张扬又想起最近李长宇的态度,张扬不禁暗自好笑,两个人竞争市长跟自己有个狗屁关系?他们谁上位也不敢招惹自己!张扬忽然察觉到自己微妙的心理变化,过去他是一心想帮助李长宇上位的,可最近的几件事让他对李长宇办事的方法有些不爽,对未来市长的归宿已经变成了无所谓的态度,这证明左援朝还是有一套的,至少成功扭转了张扬过去对他的恶劣印象。
肖鸣道:“过去,我对你还有点偏见,我觉着你年纪轻轻就能当上企改办主任,靠的是后台关系,可现在……我算服了,你是真有本事!”
何歆颜在十一点半的时候才打来电话,彩排刚刚结束,她已经到家了,这两天因为忙于挂牌仪式的表演,何歆颜也没顾上陪张扬。
张大官人拿着话筒愣了好半天,这才无力的躺在床上:“长夜漫漫啊!”
张扬知道秦清对工作的热情,他轻声道:“你不想干,那就让我干,我想干副市长!”
“我要是不干这个副市长就好了!”
张扬笑着推辞道:“算了吧,我这级别,够不上啊!”
张扬微笑道:“蔡主任真是健忘啊,到底是年纪大了,您这种记性可干不好革命工作!”他根本没把一个地级市的开发区区长看在眼里。
何歆颜可不爱听这句话:“什么意思啊你?”
何卓成低声道:“女儿,你这次要帮帮爸爸!”
何歆颜道:“难道你们不清楚,强迫别人签约,法律上是不会承认的!”
张扬的脑筋何其灵活,马上领会到了何歆颜想要表达的意思,何卓成没事,就证明这件事是个谎言,何卓成骗女儿过去的,张扬对何卓成的人品颇为不齿,何歆颜性格要强,从没有开口向他要过一分钱,让他送三十万只是一个暗示,何歆颜遇到麻烦了。
“不了,太晚了,今天就不打扰你了,明天你们开发区挂牌,你有的忙了!早点休息!”
蔡承业没想到张扬这杯喝得这么利索,他有些诧异,这小子还是有些胆量的。当着这么多人,蔡承业当然不可能认怂,话说他的酒量本来就不差,蔡承业以为张扬只是年轻气盛,这杯酒是硬撑罢了,所以也喝了这杯,可蔡承业很快就发现苗头有些不对了。
何歆颜咬了咬嘴唇道:“你把钱退给人家!”
何卓成是在东吴大酒店吃饭的时候摔到的,何歆颜赶到东吴大酒店,并没有看到父亲,她正在奇怪的时候,看到一位年轻人向自己走了过来:“何小姐!你找何卓成先生吧?”
常海心指了指电梯,两人来到电梯内,常海心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爸喝高了!”
汪东来一手夹着雪茄,一手握着茶杯,双目直勾勾望着何歆颜,色迷迷笑道:“何小姐,坐!”
张扬心急如焚,他驱车向东吴大酒店驶去,他已经下定决心,只要何歆颜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他才不管何卓成是谁,一定要把这老混蛋给生吞活剥了。
常海龙道:“我去送薛燕!”
于是张大官人理所当然的成为江城观礼团中的正式一员。
常海心道:“他兴头上来,就把你给他治痛风病的事情说了,南锡市市长徐光然也有痛风病,所以请你过去帮他看看!对不起啊!”
秦清的这个电话让张大官人欲火焚身,挂上电话后又冲了个凉水澡方才入睡。
何歆颜芳心中难受到了极点,十五万,父亲为了区区十五万就把自己给卖了,他的心里哪里还有半点骨肉亲情。
左援朝笑道:“怎么会?我就喜欢年轻人有胆色,我恨不能让你去把岚山国家级经济开发区的牌子摘下来,挂在我们江城!”一句话惹得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国家经济开发区挂牌仪式是岚山市目前的头等大事,市委市政府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张扬混入江城观礼团,不过他这次前来岚山可谓是获益匪浅。岚山政府的办事效率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岚山经济开发区是平海发展最好,规模最大的一个。张扬此次全面了解了开发区,就算是从旁观者的角度出发,岚山市开发区显然要比江城有具有优势。
何歆颜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坐了过去,汪东来将一份合约递到何歆颜的手中:“何小姐看和-图-书看合约吧,没有什么异议的话,就在上面签字!”
蔡承业不知是诈,颇为得意道:“你是代表江城,小张啊,这杯酒是党对你的考验。”
常海心生怕二哥误会他们的关系,慌忙解释道:“我今晚帮忙接待观礼团,张扬看到太晚了送我过来的!”
蔡承业哈哈大笑,神情之中充满得意:“难怪国家级经济开发区会落户岚山,岚山的干部素质就走过得硬!”
何歆颜看都不向合约看上一眼,淡然道:“他欠你的十五万,我替他还,你给我三天时间!”
秦清点了点头,她并不想和常颂在张扬的话题上谈论,轻声道:“这两天接待任务繁重,常市长也要注意身体。”
三位市长同时笑了起来,到了他们这种境界,马上就听出张扬是在趁机挑事。不过根本不用他挑唆,蔡承业喝多这件事显然让徐光然失了面子,一顿呵斥是少不了的。
“我也是,你在哪儿?我去找你!”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秦市长媚劲儿上来当真走动人心魄,他低声道:“要啊,你来啊!我等着你呢!”
常海心点点头。
张扬笑了起来:“肖主任,我早就把你当成老大哥了!”
他的手机又响了,拿起电话听到秦清娇柔妩媚的声音:“先生,要特殊服务吗?”
这桌的所有人注意力都集中在他们的身上了,从蔡承业的表情上可以看出他有些为难了,江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肖鸣出完酒回来了,他脸色苍白,走路都打晃了,看到眼前一幕,心中这个痛快啊,整个江城体制内谁不知道张扬是个千杯不醉,你蔡承业自己找死啊!
汪东来笑道:“你怎么还?用什么还?还是看看合约吧,对你没坏处!”
常颂哈哈笑道:“我身体最近好的很,张扬治好了我的痛风病,我什么心事都没有了!”
张扬苦着脸道:“还要喝啊?那蔡区长找我两个我回头岂不是还要回敬你两个,这四杯喝下去就快一斤了,我可没这么大的酒量。”这厮在装逼,他设了一个圈套让蔡承业往里钻。
张扬又向常颂道:“常市长,以后我帮你们看病的事儿千万别传了,我就会这么点本事,以后人家要是有什么疑难杂症都找上门来,我没本事帮人家治好事可耽误了人家的病情是大事儿。”
常颂道:“张扬这一砸,砸得好!对那帮不法商贩起到了震慑性的作用,我们岚山就是不允许这种歪风邪气的存在。”
张扬又倒满了一杯,笑眯眯道:“来而不往非礼也,我敬蔡区长两杯!”
徐光然又请教了几个保健的问题,张扬也耐心做了解答。在抚云厅逗留了半个小时后,张扬告辞离开,发现常海心还在那里没走。
肖鸣老脸一阵发热,心中暗骂蔡承业挑事,可江城的确在国家经济开发区的竞争中败下阵来,现在人家都点自己的戏,身为江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怎么得挣这个面子,他笑道:“谁说的?老贺,我跟你连干两杯!”贺国风是海量,人家一圈酒喝下来面不改色心不跳,肖鸣硬撑着把两杯酒喝了,马上觉着胃里一阵翻江到海,他慌忙起身往洗手间跑去。
张扬一听到这话,眼珠子顿时亮了,那可是荣誉啊,荣誉对一个干部来说就意味着政绩,有了政绩,咱也好升官不是?张扬马上笑道:“那啥,为江城争光是我的本分!”
汪东来笑了起来,他把手机推向何歆颜,抽了口咽道:“忘了提醒你,你爸跟我签协议的时候,有个违约声明,如果他拿了钱,你拒不签约,他会双倍赔偿我,也就是说,你得拿出三十万,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
张扬有些诧异,常海心这句话是无心还是有心啊?不过看常海心的表情还算正常,应该不知道他和秦清之间的关系。
张扬这才明白为什么左援朝会知道自己的行踪,他笑道:“上次竞争国家级经济开发区,我们输给岚山之后,我就憋着一口气,我这次来是想学习他们企业改革的先进经验,看看有没有可取之处,组织上把企改办交给我,我就得把江城企业改革搞起来,不能辜负领导们的期望。”
张扬笑道:“我真不是存心的,不过你们那位蔡区长倒是敬业,喝酒也能和城市形象联系在一起!”
张扬无奈的笑了笑,常颂果然是个大炮筒,他微笑道:“没事儿,冲着你的面子,我也会去!”
“我送你回去?”张扬对女性的殷勤纯属不自觉行动。
何歆颜的声音低了下来:“真的?”
左援朝笑了起来:“喝茶!”
何卓成讪讪闭上了嘴巴。
张扬笑着走了过和*图*书去:“等我啊?”他说完就后悔,自己这张嘴就是犯贱,没事老喜欢撩拨人家。
“他摔得怎么样?”何歆颜此时不禁有些奇怪,怎么这人的样子根本不像走出事,可转念一想,又不是人家的亲人,别人才懒得管呢。
张扬并没有想到左援朝会给自己打电话,他以为自己的动向很少有知道,左援朝这位江城代市长也不会关心他这样一个副处级干部的行踪,想不到左援朝不但知道他在岚山,甚至连他的房间号都知道的清清楚楚。
“我怕!”何歆颜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何歆颜拨打了张扬的电话,电话接通之后,何歆颜道:“我爸没事,送三十万过来,我在东吴大酒店国宾一号房间。”说完她就挂断了电话。
张扬一仰脖把那杯酒喝完了,把空杯示于蔡承业,蔡承业慢慢将那几乎没动的一杯酒放在桌上,笑着去和别人说话,他不是没看到张扬的动作,心说,就你也想跟我干杯,老子不搭理你。
张扬微笑道:“我可算不上什么神医,不过是祖传了几个秘方!”
张大官人感叹道:“只可惜我们的机会太少了!”
何歆颜小声道:“我好想你!”
张扬心里的火上来了,表面上仍然笑眯眯道:“蔡区长没喝完啊?你们南锡的竞争力应该很强啊!”
蔡承业内心咯噔一下,我靠,这小子反将我一军!
蔡承业把酒杯倒满,然后微笑望着张扬:“干杯!”他端起玻璃杯,将近三两白酒一饮而尽。
汪东来抽了口雪茄,得意洋洋道:“何小姐,我想现在你有兴趣跟我谈了!请坐!”
何卓成呵呵笑道:“我跟你开个玩笑,是汪老板要见你!”
常颂点了点头道:“古玩城那个地方鱼龙混杂,混乱得很,早就该整顿了,我已经让工商税务部门去好好查办那里,趁机整顿一下市场状况。”
常海心点了点头。
张扬的呼吸明显有些粗重:“我不怕出事儿!”
蔡承业酒量虽然不错,可这连续三杯也弄得他头脑发懵,看到张扬清朗的眼神,他现在有些明白了,敢情这小子刚才是故意装出来的,事到如今,明明知道中了人家的圈套,也得硬撑下去,蔡区长也是有血性的。咱出门代表的是南锡市的形象,说啥不能让人家看笑话,他笑着点了点头,和张扬又干了一杯。
何歆颜知道自己逃不掉,装出耐心观看合同的样子,何卓成道:“我都看过了,没问题的!”
常海心微笑道:“你先走,我看你开车稳不稳!”
贺国风笑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放心吧,没事儿!”张扬向她挥了挥手,驱车向远方驶去。
左援朝正在客厅内喝茶,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肖鸣在一旁陪他聊天,看到张扬进来,肖鸣站起身来,笑道:“小张来了,我和左市长正聊你呢!”
肖鸣欣赏的看着张扬,难怪这厮年纪轻轻就登上了现在的位置,看来他的确有一套,这口才绝对算得上一流。肖鸣心理也奇怪,过去都知道张扬和左援朝不对乎,可通过他最近的观察,发现左援朝和张扬最近关系变得融洽,而且有越走越近的迹象。
张扬点了点头道:“国宾一号!”
秦清焉能听不出他话中的含义,声音低柔道:“让你干!”
张扬把肖鸣送到门口,他的电话响了,却是岚山市市长常颂打来的,常颂的声音很洪亮,喝了点酒之后,他的声音就像是在喊话:“张扬,你到望月楼来一趟!”
“打了几个传呼,我没理他!”何歆颜的语气颇为无奈。
同桌人都笑了起来,肖鸣道:“谁不知道蔡区长是海量!”他不失时机的跟着煽风点火。
张扬笑着跟左援朝打了个招呼,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聊我什么?”
何歆颜惊呆了,她万万没想到父亲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省委书记顾允知亲自出席了挂牌仪式,张扬现在的级别是凑不到顾允知身边的,只能远远站着。这种活动,焦点永远会集中在领导人的身上,张扬在现场呆了一会儿就感到相当的无趣,找了个机会从现场溜了出去,开车去了体育场,何歆颜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只等晚上的演出,中午约好了和张扬一起吃饭,可开到中途,就接到何歆颜的电话,她的语气显得有些紧张:“张扬,我爸摔到了,听说摔得很重,我得赶过去送他去医院!”
“比真的还真!”
张扬嘱咐何歆颜不要慌张,他本想过去帮忙,何歆颜不想他麻烦,婉言谢绝了。
张扬根本不跟他们废话,一拳就放到了一个,另外那个挥拳向张扬打来,被他轻巧http://m.hetushu.com躲过抬脚就踹在那人的小腹,把那大汉踹得腾空飞起,撞开了国宾一号的房门带着门板一起重重摔倒在地上。张大官人有一个最根本的原则,犯我女人者,无论是什么人都得诛!
左援朝乐了,他蛮喜欢张扬这个调调:“给你算差旅费,表现好了。”他向肖鸣道:“肖鸣,今年江城市十佳青年又该评选了吧?”
南锡市开发区区长蔡承业怂恿道:“老肖害怕了,我还不信了,国家经济开发区,你们江城没争过岚山,酒量也胜不过吗?”同桌人哈哈大笑起来。
张扬笑了起来,他主动给蔡承业倒满了酒:“蔡区长果然海量,咱们再来一杯!事事如意!”
汪东来将合约推到何歆颜面前,何歆颜道:“电话给我用一下,我让人给你送钱过来!”
何卓成拦住女儿的去路:“别走啊!人家汪老板请吃饭,你都来了,怎么也得给个面子!”
汪东来道:“我从来不强迫别人,所以才把何小姐请来,让你心甘情愿的在上面签字。”
张扬笑道:“别误会,你在我心里是无价的!”
蔡承业笑道:“好事成双,酒怎么能只喝一杯呢?来小张,咱们再干一杯!”这次他记起张扬姓什么了,不过这厮的做法有些不够厚道,分明是在乘胜追击。
左援朝微笑点头。
在那位年轻人的引领下,何歆颜走入国宾一号,发现父亲好端端的坐在那里,旁边还有一位二十多岁的男子,那男子正是星华娱乐城的老板汪东来。
周围人都明白了,蔡区长是想让这个小伙子当场出洋相。
晚宴结束之后,那帮市长去品茶聊天,肖鸣因为喝多了,提前回去,张扬看到他走路有些打晃,把他送了回去,肖鸣这人有个毛病,喝多之后,嘴巴就有点控制不住,他攀着张扬的肩膀道:“小老弟,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张扬笑道:“这点小酒没问题!”
何歆颜转过身去怒视汪东来道:“对不起,我对你的合约没有任何兴趣,以后请你不要打扰我!”
何卓成连连点头。
何歆颜点了点头,那年轻人笑道:“他在国宾一号厅!”
张扬来到国宾一号门前,发现有两个壮汉站在那里,他心里顿时火了,大步向门前走去,两名大汉拦住了他的去路:“对不起,你走错地方了!”
张扬帮徐光然看了看,又诊了诊脉,他向服务员要来纸笔,给徐光然弄了张方子,笑道:“我这方子不可外传啊!”
这时候大家才意识到张扬所采用的是诱敌深入,欲擒故纵的手段,都对这年轻人刮目相看,肖鸣赚回了面子,整个人也变得精神抖擞。
“别夸我,我这人容易骄傲!”张扬也有和肖鸣处好关系的意思,根据他的了解肖鸣很快就提副厅了,成为江城副市长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而且以后他主管的企改办和肖鸣的开发区肯定要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跟他处好关系,以后办事也容易一些。
常海心红着脸叫了声二哥。
张扬驱车赶到东吴大酒店,刚刚走入大门,就有人迎上来:“先生找人?”
常海心笑了笑道:“我就不进去了!”
常海心点了点头,下车挥了挥手,并没有马上进家门。
蔡承业笑了笑,却忽然觉着肚子里一阵翻江到海,他知道要坏事,慌忙站起身来,可没等他离开酒桌,就喷了出来,现场点菜。这下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南锡市市长徐光然看到眼前情景,神情也是颇为脚诽,说这蔡承业真没水平,当着这么多兄弟城市的干部面前出酒,把南锡市的脸面前给丢光了。
回到宾馆没多久,张扬就接到了常海心的电话,知道张扬平安抵达,她才放下心来。张扬意识到有些不对了,一个女孩子对他表示关心,这意味着什么?用脚趾头想也应该能想出来,张扬有些后悔,看来以后必须要和常海心保持距离,这种麻烦还是少招惹为妙。
蔡承业淡淡扫了他一眼,他压根没把坐在身边的这年轻人当回事儿,只知道他是江城企改办的,以为是肖鸣的跟班,不过面子上的事情,蔡承业还是照顾了一些,他端起酒杯抿了一口,认为这样已经很给张扬面子。
张扬笑道:“蔡区长是个老党员,应该比我更能禁得起党的考验。”刚才的蔡承业说他的那句话,此时被他回敬了过去。
张扬发现左援朝也是很风趣的,他笑道:“我可不敢!”
蔡承业现在是无路可退了,是他先把喝酒上升到城市形象的高度上,现在轮到人家反击了,蔡承业到现在都没有意识到张扬的真正实力,他以为张扬只不过是一时冲动,他和-图-书端起酒杯喝了下去,周围人同声喝彩。
左援朝道:“我和肖鸣酒量都不行,我听说岚山市市长是海量,咱们江城这边怎么也不能被人看扁,你年轻,冲锋陷阵的事情,你理当顶上去!”
张扬苦笑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左市长不是要处分我吧?”
徐光然道:“我的痛风病比常市长轻多了,可是每年也折腾的我够呛。”
张扬越听越不是滋味,这个蔡承业嘴巴真他妈犯贱,他难道忘了,我张扬还是江城市的干部呢,怎么嘴巴一点都不积德?张大官人还是很有集体主义荣辱观的,他主动端起酒杯道:“蔡区长,我敬您一杯!”
左援朝道:“今晚岚山市政府的招待宴会,你一起过来吧!”
张扬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周围已经有人看不过眼了:“小张,蔡区长都喝了,该你了!”
张扬笑道:“有什么好处啊!”
张扬笑着提醒道:“海龙,下次亲热的时候,找一僻静没人的地方。”
市委书记周武阳分配完了接待任务,马上就宣布会议结束,岚山市政府比起秦清过去所在的江城要有效率的多。
常海心笑道:“刚刚把明天的流程分发下去,现在没事了。”她轻声道:“秦副市长在祥云厅!”
张扬点了点头,向常海心道:“你也早些回去休息吧,这两天都够累的!”
左援朝道:“刚来到岚山就听说你怒砸岚山古玩城的事情!”
当晚张扬陪同左援朝参加了岚山市政府举办的招待宴会,宴会就在市政府招待所宴会厅举行。招待宴会由岚山市市长常颂主持,岚山市委重要领导都出席了宴会,在常颂发表了一通热情洋溢的讲话之后,晚宴正式开始。
张大官人苦着脸道:“真要喝啊!”
蔡承业哈哈笑道:“老肖去点菜了,看来江城的竞争力还是不如岚山!”
张扬想起她父亲何卓成上午来找自己的事情,担心他再去找何歆颜的麻烦,关切道:“你爸有没有找过你?”
“你闭嘴!”何歆颜愤然道。
张扬开车的时候,常海心才留意到他身上的酒气,关切道:“你喝酒了,我还是打车回去吧!”
何歆颜冷冷道:“我还有事,得赶紧回去!”
肖鸣道:“左市长很欣赏你啊!小老弟,你前途无量!”
何卓成哭丧着脸道:“女儿,那钱我花光了,这次你一定要帮我,不然,不然我会坐牢!”
何歆颜根本是借着看合同来拖延时间,不过这合同实在是不公平到了极点,经济上的盘剥倒还罢了,单单是那一条,如公司需要,她必须出席商务活动,这已经超出正常范畴了,何歆颜越看越是生气,父亲实在太过分了。
常海心也见识过他的酒量,看到他开车很稳,也放下心来,张扬把常海心送到市委家属大院,看到远处常海龙的奥迪车停在那里,张扬闪了闪远光灯,正看到奥迪车内,一对男女正在激情热吻着。常海心看得清楚。俏脸羞得通红。
秦清咯咯笑了起来:“乖乖睡吧,我今天好忙,等挂牌仪式过去后,我好好陪你!”
常颂也有些不好意思,如果不是他多嘴,张扬也不会多了这麻烦事。
到了这种地步,张扬总不能避而不见,他去招待所的C区16号别墅拜会了左援朝。
张扬笑了起来:“五万块,你爸也太低估你的身价了!”
何卓成看到女儿进来,满脸堆笑的走了过去:“女儿,你来了!”
张扬愁眉苦脸的拿起那杯酒,一群人都等着看他的笑话,张扬很困难的把那杯酒喝了,喝完之后,稍稍运了一下内力,顷刻间满脸通红,他捂着嘴巴往洗手间奔了。
“没事,只是一些皮外伤,已经好了!”
何歆颜怒道:“我凭什么给他面子啊,我又不认识他,你想吃饭,自己留下陪他吃!”
何卓成一旁鼓励道:“女儿,你看看再说!”
汪东来道:“放心吧,我的合约很公平,你只要跟我签约,我不但会把你捧成星华娱乐的红牌,也会包装你,把你在平海捧红,还会帮你联系电影电视,我在娱乐圈可是有很多关系的。”
“没事,去了趟洗手间!”
左援朝道:“我这次前来观礼,直接点了你的名,所以才知道你已经先我一步来岚山了!”
常海心听到他这句话,芳心没来由突突跳了几下,看了张扬一眼,俏脸却红了起来张扬看到常海心小女儿家羞涩的神态,也有些心动,可马上他就提醒自己,千万不能在感情上再犯错误了。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电梯,常颂和南锡市市长徐光然、江城市代市长左援朝在抚云厅喝茶聊天,来到门前就听到常颂的大嗓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