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24章 协商解决

隔壁监察室内的姜亮和杜宇峰苦笑着对望了一眼,还以为他有什么新鲜的套路,一进去就出手。姜亮向杜宇峰道:“你准备好了,张扬出人命咱们都的跟着倒霉!”
安达文和艾米走后,安语晨无奈的摇了摇头。她轻叹了一口气道:“我真是不明白,阿文这么优秀的男孩子怎么会看上艾米,这小妮子连国中都没有毕业。一直在台湾混社会。”
苏小红笑道:“这件事我站在安小姐一边,就是你的责任,你身为江城企改办主任,如果做好纺织厂的改革工作,当然不会出这么多的问题,现在有了问题不找你找谁?”
梁超吃过张扬的亏。心里虽然恨他,可他也清楚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张扬在市委市政府办公楼前都敢打他,这种人可不是好招惹得。梁超瞪了张扬一眼,没理会他。
安语晨咯咯笑了起来,几人来到金樽夜总会,张扬穿着一身警服进去也不合适。从后背箱找出T恤换了。
张扬笑了起来:“不好意思啊,我代表市政府刚刚迎接几位香港客商,他们不熟悉内地的交通规则!”
安语晨走过来把艾米拉到一边,张扬笑眯眯来到梁超面前:“是你啊!哪辆车是你的?”
从艾米开车的动作上就已经看出,她是个飙车高手,张扬也放下心来,低声向安语晨道:“安老身体怎么样?”
安语晨道:“你不是说去鱼米之乡吃饭吗?他们先打车过去了,顺便去看看谁云湖,给人家一点空间嘛!”她上了张扬的车,对着化妆镜看了看,然后将秀发掠向脑后,用发带随意束了起来。
庞彬还好,董红玉心疼孩子,到那里就嚷嚷了起来。要求严惩肇事者。
苏小红对那一带的情况十分熟悉,她轻声道:“方总和纺织厂厂长张忠祥的关系不错,张忠祥也尽力了,不过他那人在纺织厂的威信一般,现如今文渊区又要把他拿下,纺织厂内部乱得很,那些工人拉帮结派,都想从市里多弄点赔偿,新厂建成后,因为设备更新,所以厂里原有的很多任务人都面临下岗的问题,他们跟市里谈条件的最大砝码就是原厂拆迁问题,所以才会不可避免的涉及到你们。”
张扬道:“是不是想我跟他解释一下?”
安语晨第一眼就从警察的包围中找到了血头血脸的安达文,她担心的尖叫了一声,车辆刚刚停稳,就冲了下去,张扬担心她冲动坏事,也跟着追了出去,一把抓住安语晨的手臂,低声道:“我来处理!”
方文南抬起头,一双眼睛顷刻间红了起来,他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谁?”
张扬马上意识到这件事跟他借出去的那辆警车有关,安达文和艾米两个肯定出事了。他没有声张,向苏小红道:“红姐,南门桥!快!”等到了南门桥。张扬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那辆警车如今四轮朝天的躺在马路上。旁边还有一辆面目全非得宝马,再远一点的地方还有一辆黑色沃尔沃侧翻在花坛内。
张扬点了点头道:“是不是你杀了方海涛?”
“咱可别这么说,清台山是清台山,南林寺是南林寺,当初南林寺的投资方本来是贝宁集团,是你五叔安德恒非得要插手,把南林寺工程抢了过去。现在惹麻烦了,总不能把责任全都推在我的身上!”
“这句话好像应该我问你吧!你们俩比我亲近啊!”
张扬笑了笑,他对这一点并没有太多信心。
张扬笑着摸了摸魏长贵的光头。
周围已经停了两辆警车。
“笑什么?”
张扬无奈的摇了摇头,麻痹的疯丫头一个。”整一个脑残,实在想不通安达文这个高级知识分子怎么找了一个脑残女朋友。大概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互补。
张扬笑道:“我忽然发现你越来越像女人了!”
苏小红温婉笑道:“你大老远的来了,还给我稍什么东西,快请进。
张扬呵呵笑道:“跟女人讲理真是讲不通!”
张扬扬手就一巴掌打了下去:“给我放老实点!”
香港是靠左行驶,艾米开着开着就习惯性的向左边靠了过去,幸亏警灯耀眼,警笛刺耳,里面过来的车辆纷纷避让。张扬忍不住提醒她道:“靠右行驶!”
安语晨打了个哈欠道:“我也累了,有事明天再说!”
张扬看了看自己的钻表。魏长贵眼顿时亮了眼力他还是有的,普通警察谁能戴得起这么名贵的手表啊。
张扬点了点头。这种时候,也只能利用祈福作为寄托了。
张扬越发奇怪,难道方文南已经察觉到许嘉勇来江城的目的走向自己复仇?
“乔梦媛有没有找过你?”
张扬冷笑道:“杀了你岂不是便宜你了?我刚刚问你的事情,你全都得给我hetushu.com交待,少一样,我会让你这样了却残生,如果每天有十个小时都遭受这样的折磨,你说。你多久会选择自杀?”
张扬笑道:“换汤不换药好像没什么分别!”
“这两辆车都不便宜吧?你妈工资比我高点有限,能养得起吗?”张大官人够阴的,上来就照着人家的软肋戳。
方文南道:“顾小姐和你关系这么好,她的事情你一定不会坐视不问。
安语晨白了张扬一眼道:“这天下间还有女人能够约束到你吗?”
“不是!我说你们警察是不是有病啊?我他妈没杀人,你们想破案也不至于冤枉好人吧?”
张扬马上发现艾米这个小丫头是个神经病,上车之后马上就拉开了警笛,呼啸着向前面开去。她是把桑塔纳当成布加迪威龙来开了。
艾米打了个哈欠道:“困了,达文,我们先回去吧!”
张扬笑道:“快回去吧,我们说会话,我把你姐送回去!”
张扬的第一句话就是:“庞局,好在没出什么大事儿!”
苏小红道:“感情上的事情很难说!”她瞄了一眼张扬道:“张主任好像是卫校毕业吧?”
张扬不满的看了苏小红一眼:“我说红姐,您存心埋汰我是不是?我可告诉你,现在我是平海省党校哲学系本科函授在读,用不了多久我就是本科学历了。也算得上是一高级知识分子。”
张扬笑得越发开心,他之所以开心是因为发现这俩小子伤得都不重,而且他们玩的车来路都应该不正,有了这个前提事情就好解决了。
安语晨瞪了他一眼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本来就是女人!”
张扬愣了,我靠!他老爸是安德渊,台耸信义社的老大,他来江城干什么?难不成要在江城发展黑社会?
张扬想起当初那个孤身一人单挑上清河村几十条壮汉的安语晨,不觉笑了起来。
“我倒是想尊重你,可你瞧瞧自己浑身上下,从头到脚,有哪点值得我尊重?”安语晨嘴上习惯了跟张扬斗气,可心中却并不这么想。
安语晨刚刚和苏小红谈起生意上的事情,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个艾米也的确太不懂事了,安达文笑道:“姐,我带她回去吧!”
“三岁!”张扬纠正道。
魏长贵猛一拧头:“干什么?”
张扬苦笑道:“纯属巧合,到底怎么个情况?
“我说丫头,我是你师父,你跟我说话的时候,能不能放尊重些。
“看什么看?没见过?”
张扬的电话响了,却是安语晨已经等得不耐烦了,眼看已经过了约定的时间,张扬慌忙上车,秦白追上来道:“你警服还没换呢!”
“我在笑,你居然学起女人来了。
张扬装模作样的把文件夹扔在桌上:“方海涛是你杀的吗?”
一巴掌过后,魏长贵痛不欲生的疼痛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惊魂未定的看着张扬,张扬笑道:“这是让你体会一下做正常人的好处!别说我不给你机会,我的耐性是有限的!”张扬出手如闪电,又是一指弹在魏长贵的光头上,魏长贵原本也算得上一个硬骨头,专案组的轮番审讯也没能从他嘴里问出一个字,他哀嚎道:“杀了我吧。”
姜亮已经赶到了那里,看到张扬过来,向他招了招手,张扬跟他走到一旁,姜亮骂道:“混蛋,你就坑我吧!”
苏小红小声道:“张扬,最近有没有见过方总?”
魏长贵身高体壮,剃着秃头。光头上纹有一个蜘蛛,面相相当的凶。
剩下的事情已经用不着张扬了,魏长贵已经彻底被张扬吓怕了,他找人故意制造争端,吸引其它犯人和警察的注意力,然后趁机用偷藏的凶器捅死了方海涛,他对所犯得罪行供认不讳,把当时的几名帮忙的同伙也全都供认出来。
离开看守所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秦白把张扬送到了车前,他向张扬竖起了拇指:“张扬,你真棒!”然后神神秘秘道:“什么时候你也把你这套功夫教我两手,以后我审讯就无往不利了。”
张扬低声道:“方总,我刚刚接到消息,杀害你儿子的凶手已经找到了!”
“他俩呢?”张扬对安达文和艾米这对小情人很不放心。
金横的娱乐还很单调,安达文和艾米去舞池内跳了一会儿就无精打采的回来了,苏小红看出两位年轻人玩的不尽兴。微笑道:“内地娱乐业刚刚起步,自然无法和香港相比,不过你们放心,下次来的时候,皇家假日就会开业。我会按照亚洲一流夜总会的标准来打造!”
安语晨微笑道:“红姐还是这么漂亮,我从香港来给你带了礼物,明天我给你送过来!”自从安家生变故之后m.hetushu.com,安语晨整个人成熟了许多,不再像过去那般任性刁蛮。
突然的变化让监察室内的三人也是惊奇万分,好在他们对张扬神鬼莫测的手段都有了一些心理准备,姜亮充满顾虑道:“不会玩出人命吧?”话音刚落,张扬就在魏长贵的光头上拍了一下。
姜亮向安达文看了看,低声道:“女的受了点伤,估计手骨折了,正在那边等救护车呢,人家那边也有两个人受伤,不过都是轻伤。”他停顿了一下,低声道:“估计那俩小子都有点来头,口口声声要告他们呢。
“我妈!”
鱼米之乡虽然确定转让,可现在仍然是方文南的产业,今天方文南也在这里,张扬提前预定了水晶阁,他们到达的时候,安达文和艾米还没到,安语晨去打电话的功夫。张扬前往方文南的办公室。
张扬笑道:“借我穿穿,我给你们立这么大功劳,就当辛苦费。”
安语晨笑道:“真是逍遥自在!”
张扬笑道:“她外婆来了,她陪护看到处游玩呢!”
“啧啧啧!真有本事,上班没两天,工资还不如我多呢,你都能买起这车了!”
安语晨笑道:“艾米疯惯了,千万别吓着你!”
张扬叹了口气道:“我本不想告诉你,就是怕你不够冷静,不过你迟早都会知道,杀害他的是一个名叫魏长贵的犯人,现在公安机关已经将他以及看守所内地同党全都挖了出来,下一步就是找出幕后的指使人,你不要心急,我看这件事这两天就会有眉目。”
苏小红道:“以后你就是我这里的第一贵宾,什么时候来,消费多少,全部免单!”
张扬嗯嗯啊啊,看来自己跟顾佳彤那点事儿虽然转成了地下,可人家心中都明白。不过方文南显然没有怀疑会对付他,毕竟他和许嘉勇之间没有任何的过节。张扬由此想到,方文南之所以提出让顾佳彤退出,并不仅仅是因为害怕给顾允知惹来麻烦,他也不想招惹麻烦,不想招惹许嘉勇,虽然他遭受重重打击。可方文南的头脑毕竟是清醒的,让顾佳彤退出三环路工程也是一种保护自己的举动。
不到一个小时就吃完了这顿饭,艾米又嚷嚷着去找节目。安语晨笑道:“艾米,内地不同于香港,这里的夜生活可不如我们那边这么丰富,再说了咱们这次来是为了为爷爷祈福,也不是为了单纯的游玩。”
安语晨也不是第一次到金樽去,上次金樽的时候,还在那里大打出手。想起上次的经历,安语晨不觉想起了楚嫣然,向张扬道:“楚嫣然不在江城?”
“说我还是说她?”
张扬望着这十七八岁的小丫头,心说这安达文的女朋友该不是有毛病吧?不就是一辆破破烂烂的桑塔纳吗?无非是上面装了警灯,跟帅有个狗屁联系?他不由得看了看安语晨,心说这安家的人多半都有点毛病。
苏小红嫣然笑道:“放心吧,我搞金樽这么多年。你可曾见过我从事色情非法的事情?陪酒唱歌的事情是难免的,越界的事情我不会。”
没多久财政局局长庞彬,招商办主任董红玉全都赶到了现场,人家是家长,关心自己孩子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秦白看着张扬穿着警服开着警车呼啸而去,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苏小红笑道:“我可没埋汰你,我是想说英雄莫问出处,不能因为人家学历低就看不起人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她端起红酒敬了安语晨一杯。从张扬那里知道,安语晨在皇宫假日的事情上帮她出了力,如果不是她帮忙施压,周水生也不会老老实实答应把夜总会割肉转让。
艾米道:“张扬哥,可以让我来开车吗?”
张扬笑了起来。他把车钥匙扔给了艾米,安达文钻入副驾坐了,张扬和安语晨坐在了后面。
秦白乐呵呵点了点头。
张扬的手机此时突然响起,电话是姜亮打来的,他低声告诉张扬,方海涛被杀一案有了突破性的进展,已经锁定了疑犯。不过疑犯嘴巴很硬,一口咬定没杀方海涛。专案组对他进行了几次审问,可都没有什么办法,还是秦白提醒姜亮,说张扬对逼供很有一套,姜亮也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找上了张扬。
张扬提醒苏小红道:“皇宫假日的老路子你不能走,现在江城上上下下不知多少双眼睛都盯在这里,万一出了事情,大家脸上都不好。”
张扬看到人家玩性正浓,也不好意思拂了他们的兴致,于是给苏小红打了个电话。苏小红虽然接下了皇宫假日,可目前金樽的生意仍然是她代为打理,听说张扬要招待几位香港来客,自然没有任何问题,更何况她和安语晨本来就见过面,彼和图书此关系还不错,马上就表示让他们去金樽去玩。
另外的那名伤者是江城财政局局长庞斌的儿子庞长东,他也不想给老爹惹麻烦:“我也是借的!”
张扬真是佩服方文南的想象力。不过转念一想也有可能,许常德虽然是被自己找到的证据逼死的。可顾允知却一直都在打压许常德。如果不是有顾允知作为靠山,自己也不可能拥有和许常德全面交锋的实力。
“谁飙车了?”
张扬这才留意到她今天居然穿了黑色的裙子,而且头发也长了许多,比起过去居然多出了几分女人味。
方文南咬牙切齿道:“我只要查到是谁做的,我会让他生不如死,我会让他体会到和我一样的痛苦!”
“伤人了没有?”
安达文和艾米在七点半的时候才来到鱼米之乡,两人都是第一次到内地来,刚才抽空在雅云湖附近转了转,对江城的印象并不好,艾米不停抱怨找厕所难的问题。
张扬发现方文南改变了许多,人生的悲哀莫过于如此,方文南的改变也在情理之中。
苏小红充满信心道:“我会把皇家假日打造成江城第一流的娱乐总会,让这里成为有身份有地位人娱乐的象征!”
张扬点了点头,他知道苏小红内心对自己的感激,不过他帮苏小红也并没有索求回。
方文南说完这句话,有些歉意道:“对不起,希望我没有影响到你吃饭的心情。”
他笑了笑道:“方总这次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三环路工程上,也许工作可以减轻他内心的痛苦。”
张扬暗自苦笑,安德渊这种人本身就是个大麻烦,走到哪里,麻烦就会带到哪里。他马上就发现,安家人都很麻烦,警车驶入了闹市区。艾米非但没有关上警笛,连车速都没有减慢多少,很快就有警车留意到了他们,在驶入滨江路后,一辆警车从后面追了上来,勒令他们停车。
安达文笑道:“放心吧,路途又不远,沿着这条道路一直开就到了!”艾米眼睛都睁不开了,趴在安达文身上不停的打瞌睡。
张扬叹了口气道:“你说大晚上的出来飙什么车啊?”
张扬虽然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可疑的人选,但是事情没有确切证据之前是不能说的。
张扬差点没笑喷。真他妈是个傻大妞,解放军和警察你都分不清,那警察满脸威严道:“小姐!请出示你的驾照!”
安语晨这次来到江城,除了要为爷爷祈福之外,还要和江城市政府磋商南林寺配套商业广场的开发问题,现在江城市政府在纺织厂的问题上仍然没有处理好。让安家也颇为着恼。
魏长贵的双目之中剩下的只有恐惧,他颤声道:“饶了我……我说……我说……”
张扬真正想知道的是谁指使了这件事,他怒吼道:“什么人指使你?”
张扬笑了笑:“年轻人谁都喜欢玩!”这句话说得老气横秋,连安达文也转身笑了起来:“我说张扬哥,你比我也就大两岁吧?”
张扬走了过去,三名伤者都在那里等候处理,张扬来到艾米身边,看了看她受伤的左臂。只不过是普通的脱臼,于是伸出手去,握住她的上臂和小臂轻轻一抖。脱臼的地方顿时恢复原位。艾米惨叫一声,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臂已经恢复自松了,站起身活动了活动手臂,冲上去,向一名躺在那里的伤者抬脚跺了过去:“干你老母!居然撞我!”
张扬的名气在江城警界很大,那警察很给他面子,笑道:“原来是香港客商,张主任。没事了,您提醒她关上警笛!”
艾米闷闷不乐道:“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跟着过来了!”
“找过我,被我拒绝了。她以为我急需用钱,所以想低价从我手中盘下鱼米之乡,帝豪盛世已经被她占了便宜,这次还想如法炮制,真是贪婪啊!”
反倒是秦白对张扬最有信心:“没事儿,张扬有分寸,咱们耐心往下看!”
张扬来到二招的时候,只有安语晨一个人在那里等他,安达文和艾米已经不知去向。看到张扬身穿警服,气宇轩昂的走了过来,安语晨呵呵笑了起来:“张扬,你还真有点警察的味道。”
苏小红这次找张扬过来却并非是为了皇宫假日,她把张扬请到了办公室,冲了一杯咖啡给他,张扬舒舒服服的坐在真皮沙发内:“皇宫假日的环境真是不错。红姐,我看没什么可装修的,只要清理清理马上就能够营业。”
艾米咯咯笑道:“知道:“好刺激!”
“刘五,北区刘五……我……我结拜兄弟……”
“你还问我?你马上到南门桥来!靠,不带这么坑人的!”
苏小红起身道:“我送你们!”她取了自己的奥迪车。驱电川品府二招驶去,就快和图书来到二招大门的时候,张扬接到了姜亮的电话,姜亮在电话中显得很生气。只差没骂出来了:“我说张扬,你小子搞什么?”
姜亮他们三个最近苦到了极点,从方海涛被杀到现在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好觉,在看守所的配合下。他们对当天在餐厅用餐的全部人犯进行了排查,终于有人提供了线索,涉嫌杀死方海涛的人叫魏长贵,曾经有过多次暴力犯罪的案底,有三名犯人指证魏长贵当时和方海涛离的很近。
安语晨道:“你当然要负责,如果不是你花言巧语哄晕了我爷爷,他老人家怎么会来江城投资?”
梁超一听心里就有些发毛了,他分辩道:“我自己买的!”
看到张扬的警车,艾米不禁尖叫道:“好帅!”
“谁?”
苏小红道:“究竟什么人这么恨他?”
苏小红摇了摇头道:“没那必要,这次的事情发生以后,我和他之间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后走到哪一步,还是顺其自然吧。”
张扬把他们请到了水晶阁。安达文不喝酒,艾米酒精过敏,安语晨出于身体上的考虑也已经基本戒酒了。喝了两杯芝华士,总之这顿饭吃得很平淡。张大官知泛有些话说,可跟安达文和艾米这两年轻人实在没多少共同语言,尤其是艾米那个疯丫头。一会儿说江城落后,一会儿说内地贫穷,一会儿又是大陆人不讲究卫生。听得张扬心头烦躁不已,如果不是看在安语晨姐弟俩的份上,少不的要拎着她把她给扔出去。
艾米指了指后面,张扬没奈何推开车门走了出去,那名警察是认识张扬的,看到他坐在后面不觉一怔:“张主任!”
两人聊天的时候,张扬接到时维的电话,约他明天一起去南湖水库野餐,张扬之前就答应过她们,和时维约好时间地点。
安语晨摇了摇头,表情有些黯然。
张扬笑道:“你别这么看着我,我现在负责企业改革,又不是负责旅游开发!”
方文南道:“你不会答应!”
安语晨皱了皱眉头:“真是麻烦,我方已经做出了许多让步,如果江城市府再把责任推到我们一方就有些过分了。”说这话的时候她看着张扬。
方文南低声道:“我听很多人说起,许常德的死很大原因是政治上不得志,在顾书记的面前抬不起头来,许嘉勇极有可能把顾书记当成了他的仇人,所以连带着恨上了顾佳彤。”
张扬笑道:“你学不会,不过我可以教你一套擒拿格斗术,以后能派上用场!”
张扬已经站起身来,魏长贵恶狠狠瞪着张扬,张扬屈起手指轻轻在他枕后强空穴上弹了一下。魏长贵只觉着脑袋嗡的一下,脑子里微微一热,然后从中心扩展开来,宛如千万根钢针从中心点向四周辐射而去。魏长贵捂住脑袋,痛得整个人蜷曲在地上。有生以来他从未遭遇过这样的痛苦,他恨不能找把斧头,把自己的头颅剖开。
因为遭遇暴雨,安语晨抵达江城机场的时间晚了一个小时,张扬开着他的警车前来迎接,和安语晨一起前来的还有她堂弟安达文,还有一位是安达文的小女友艾米,他们三个是专门前来江城为爷爷祈福的。
张扬笑了起来:“就你这歪瓜裂枣的鸟样还敢说自己是好人。麻痹的,你他妈犯过多少罪,做过多少孽,可能自己都数不清了吧?老老实实给我交待,你怎么杀的方海涛,什么人指使的,还有多少同党?”
艾米有些不情愿的把警笛关上,没了警笛,没有了刺激感。她干脆把车交给了张扬,张扬带着她们来到了市政府二招,这里环境不错,张扬专门为他们一行订下了一栋小楼,约好晚上过来接他们去鱼米之乡吃饭,为他们接风洗尘。
张扬微微一怔,他不明白为何方文南会如此肯定。
张扬道:“她找过我,让我劝说你把鱼米之乡转给她!”
张扬还以为看守所出事了:“怎么个情况?”
方文南明显消瘦了许多,办公室内烟雾缭绕,向来崇尚健康生活联方文南如今抽烟抽得很凶,他的头发也有些凌乱,看到张扬进来,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看来他并不知道杀害儿子的真凶已经找到。
张扬漫不经心道:“我时间有限,给你十秒钟考虑,不然你会痛不欲生!”
艾米越玩越疯。一路之上警笛长鸣,吓得几辆超载大货老老实实在路边停了,原本以为要被罚款可一转眼,那辆警车又呼啸而去。
安达文转身道:“我爸明天会来江城!”
“是,有人答应我帮我打官司,帮我减刑,还帮我照顾我老婆儿子,所以……”
苏山红道:“稍稍弄一下,五十万就够了,而且皇宫假日的名字我也给改了,以后这里叫皇家假日!和-图-书
张扬也没有多想,把钥匙递给他,安语晨担心他们胡闹,叮嘱安达文道:“阿文,你们直接回去,不要胡闹啊!”
张扬也没料到她这么凶悍,那躺在地上的伤者被艾米一脚踹得坐了起来,怒骂道:“小贱货,信不信我弄死你!”他目光落在张扬身上。不由得微微一怔。
魏长贵冷冷看着张扬,这种初出茅庐的小警察他见多了,以为拿捏出一点气势就能让他说实话。做他的清秋大梦去吧!不过他还是发现了张扬和别的警察有些不同。这小子怎么一张口粗话这么多?他究竟是流氓还是警察?
苏小红瞪了张扬一眼。旋即又叹了一口气道:“你知道的,我拿下皇宫假日没和他商量,他这人占有欲很强,认为我背叛了他……所以……”
苏小红接到电话后已经来到金樽门前等待,看到安语晨,她笑着迎了上去。握住安语晨的双手亲切道:“安小姐好久没来江城了,别来无恙?”
方文南道:“乔梦媛之所以选定江城作为投资地点,是为了她的未婚夫许嘉勇,在中国,在平海。江城都并非是最好的投资地点,许嘉勇之所以选择这里,是因为他的父亲,因为江城是许常德立足发展之地,也是许嘉勇成长的地方,他要在这里成就一番事业。
安语晨小声道:“我和阿文这次过来,就是为了参拜佛祖舍利,为老人家祈福!”
张扬离开了二招后驱车来到皇宫假日,苏小红请来的工程队已经进驻了这里,正在清理和简单的装修。接手皇宫假日,苏小红等于捡了一个大便宜,单单是转让费就省了两三百万,张扬给她的这份人情不可谓不大。
张大官人身穿警服威风凛凛的走入审讯室,马上就把门给反锁了。
张扬笑了起来拍了拍另外那名伤者的肩膀:“两辆车都是你的,你真有钱!”
“你咬我啊?”魏长贵怒吼道。
苏小红笑道:“没事过来洗洗澡,感受一下洗浴文化,我新开辟了一片区域,打算搞个健身中心,桌球乒乓球样样齐全,你有空只管来。”
魏长贵是个几进几出的老油子,眯起眼睛看着张扬,看到张扬年轻的面孔,这厮不禁露出一丝轻蔑的笑容,姜亮那种老隽他都不怕,更何况是个初哥?
张扬也认出了这小子,竟然是招商办主任董红玉的儿子梁超,难怪说不是冤家不聚头,想不到安达文和艾米撞得人竟然是他。
“谢了!不过我也没有吃白食的习惯!”
庞长东和梁超身上的伤基本上都是被安达文给打出来的,刚才警察已经做了笔录,因为艾米受伤,安达文就像头愤怒的野兽,冲上来就把两人给揍了,别看安达文文文弱弱,出手却是毫不含糊,梁超和庞长东身高体壮,两人合力也没打过人家。
张扬本想送他们,安达文道:“把你车给我用用,回头你去酒店。
安达文显然看出了张扬的担心,他笑道:“张扬哥放心。我爸是来祭祖的,他不会给你惹麻烦!”
张扬问明了他们所在的地方,马上驱车去了看守所,荣鹏飞给姜亮相当大的权力,负责这边案子的又是姜亮杜宇峰和秦白,他们三个都不可能出卖张扬,所以张扬换上了警服,混进了审讯室,不过他也有一个前提,逼供的时候,只能他一个人。
江城体制内谁不知道张扬是个难缠的人物,庞彬虽然也心疼儿子,可明白张扬是站在对方的出发点上之后,马上就做出了决定,这件事最好低调处理,闹大了对谁都没有好处。
“有!”
庞彬看到了张扬,他微微怔了怔,张扬已经笑着向他主动迎了上去,男人之间沟通毕竟容易一些,虽然张大官人也擅长和女性之间的沟通,不过那多是年轻女性。
张扬早在上次离开香港的时候就知道安老阳寿已尽,所以并没有感到太多的惊奇,低声道:“人生一世草木一春,谁都会面对这一天。
姜亮和杜宇峰对此并没有什么意见,只要张扬不把犯人给弄死就行,他们虽然不进入审讯室。仍然可以通过单向玻璃观看里面的情景。
艾米笑嘻嘻的向一脸威严的警察挥了挥手道:“嗨嗳!解放军哥哥。”
“再笑我打你啊!还笑!”
“我借朋友的!”梁超知道自己说错了话。
姜亮道:“这俩年轻人开着警车在大街上玩警察抓贼的游戏,赶巧了碰上了一群玩车的。把人家惹火了,于是发生了争端,他们也真行,直接去撞人家的车,那辆沃尔沃是被他们弄翻的,没拼过那辆宝马,弄成了现在这幅样子。
张扬知道苏小红还是关心方文南的,他喝了口咖啡道:“方总没什么问题,他人很坚强,这件事应该可以撑得过去,不过可能要给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