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25章 共浴

虽然张扬为安德渊安排好了住宿,可安德渊坚持当天就前往清台山,自从踏上江城的土地,他就有一种强烈的渴望,他想去爷爷的坟前看看,他想看看这片故土。
张扬总觉着他的这句话有些别样的含义,淡淡笑道:“可线放得太长也不行,容易脱钩,也许鱼饵被吃鱼跑掉了!”
张扬瞪了她一眼道:“我家的事儿你瞎插插什么?”
张扬低声道:“他这次来一是为了祭祖,二是为安老选坟地的,安老活不长了!”
“四叔!你的话好深奥!”
董红玉听出来了,这厮在恐吓自己,她就算再心疼儿子,可毕竟还是害怕影响的,事情闹大了对谁都没有好处。
安德渊坐好,拉开窗户,深深吸了一口空气道:“家乡的空气真是清新!”
张扬从池边拿起红酒抿了一口。闭上双眼很惬意的说道:“错!围着我的全都是母鱼!”
张扬笑道:“跟你们没关系。他们闹得是南林寺配套商业广场!”
张扬看了看外面,感叹道:“这儿居住条件太差了,明年房子盖起来你们就搬过去,省的在这里受罪!”
张扬在一旁站着,他和安大胡子没什么关系,也没有给这个土匪头子上香的打算,安家父子两人给他的印象和过去全然不同。这次他们爷俩前来春阳所扮演的就是孝子贤孙的角色,无论安德渊如何狠辣,人家在爷爷的坟前还是表现的很孝顺。
“吃什么醋啊?你是我徒弟,在我眼中跟我闺女差不多!”
“南林寺配套商业广场的开发我很有兴趣,我想你帮我引见一下,我想和世纪安泰的负责人面谈,商谈合作开发的事情。”
楚嫣然俏脸热了热:“怕什么怕?你就会胡说八道,那件事根本不可能!”
李信义有些诧异的看着张扬,想不到他居然能够说出一番这样的大道理。
林秀点了点头道:“没问题,度假村内房间随他们挑选,我这儿的餐厅已经准备齐全了,什么菜都有,连厨师都是我从荆山市政府一招给挖来的。”
时维道:“怎么这么久!”
玛格丽特在外孙女面前实在没有多少脾气,她向张扬道:“张扬!回头给我一根针,再见到那老东西,我一针扎死他!”
“我危险?”
张扬笑眯眯道:“所以你闲着没事就盯上了江城的餐饮业?”
张扬答应母亲会把这件事问清楚,这才带着安语晨离开。
李信义念了声无量佛!
“你就不怕楚嫣然吃醋?”
张扬开回了自己的那辆吉普车,第二天一早,陪着安语晨姐弟俩去参拜佛祖舍利,南林寺已经接近竣工,现在佛祖舍利也已经送回地宫保存。
雨在第二天清晨方才停歇。一场秋雨一场寒,秋雨过后,气温骤然下降了几度,所有人都换上了长衣长裤,只有张扬还是,恤衫牛仔裤,以他的身体就是三九天光着屁股站在里也不会觉着冷。
张扬知道林秀的社会关系和生意头脑,他忽然想起乔梦媛之前委托自己的事情,刚好可以询问一下林秀的意见。
徐立华又叹了口气道:“上周你二哥去东江出差,顺便去看了看静,才知道小静谈了个男朋友!”
时维直叫肉麻,张扬跟着呵呵笑了一声,接过乔梦媛递来的啤酒,拿起一根肉串啃了起来。
许嘉勇道:“张扬,说真的,我在江城开厂,以后和你的企改办难免要有很多接触,有需要的地方,你一定要给我多帮忙啊?
楚嫣然红着脸狠狠瞪了张扬一眼:“借他一个胆子他也不敢!”她转身向外婆那边走去,安语晨道:“你不泡了?”
林秀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在春阳,在江城或许你可以为所欲为,可离开这里呢?无论是生意场上,还是官场上,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得多。尤其是像乔梦媛这样的敌人,还是越少越好。”
一行人来到外面,上了丰田商务车,车是苏小红免费提供的,这些天临时借给安语晨使用。
安语晨把礼物放下,轻声道:“徐阿姨好!”每次见到徐立华,她都有些心虚,内心深处还有些后悔,后悔当初给她留下了这么恶劣的印象。她也意识到自己的心思比起过去越来越微妙,越来越缜密了,这变化究竟是因为什么而起,只有她自己清楚。
许嘉勇笑得很自然,从表面上看不出他对张扬抱有仇恨,他拿起啤酒瓶跟张扬碰了碰:“张扬,你有点不够意思啊,梦媛去找你谈鱼米之乡的事情,你竟然一点面子也不给。”
董红玉终于点了点头道:“协商解决吧!”
林秀对这厮的性情还是有些了解的,她不禁要提醒张扬道:“你可不要打乔梦媛的主意。要是敢对不起我们家嫣然,我绝饶不了你!”
李信义道:“安老先生和我也颇有缘分,他若有这等心愿,我可在紫霞观腾出两间静室给他居住!”
楚嫣然好言劝慰道:“外婆,你既然知道他的臭脾气,又何必跟他一般计较?咱们事先可说好了,过来这里就把北原的烦心事儿丢得干干净净,谁都不许提,您老人家说话不能不算数吧?”
“外婆,用不着这么毒啊?”
hetushu•com张扬微微一怔。
张扬心中暗骂这厮虚伪,你不靠乔家的关系,开发区的地块能顺利拿下来?你不靠乔家的照顾,江城这帮领导人谁会把你一个贪官的儿子当成老爷一样供着?
安德渊的一名保镖去充当了司机的角色。
徐立华道:“好像……好像叫丁斌!”
张扬把木炭放好,放入固体酒精后点燃。又帮助时维从他们的车里取出折叠餐桌,烧烤材料已经全都准备好了,时维大声道:“钓上鱼没有?”
张扬跟安语晨说了一声。安语晨对此也表示理解,让他先去度假村,等他们这边忙完之后,也去春熙谷跟他汇合。
张扬跟南林寺的上上下下都十分熟悉,方丈普源专程陪着安语晨姐弟俩去祈福。
楚嫣然柔声道:“距离产生美,而且你太危险!”
张扬笑眯眯道:“庞局长同意了,可董主任未必同意啊,不过有件事我事先声明,安达文是安老的孙子,也是世纪安泰现在的董事长,假如咱们这件事处理不当,人家一生气,说不定会从江城撤资,到时候市里追问起原因,想盖也盖不住!”
张扬笑道:“还是那句话,只要是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乐意效劳!”
乔梦媛和时维都笑了起来,她们心里都明明白白的,周水生就是张扬给逼走的,这厮说谎话也不脸红,压根不承认自己做过那件事。
时维抬起头向他笑了笑:“少耍贫嘴,赶快帮忙生火!”
张扬道:“我新近看到一个新闻,说外国有一黄花大闺女,没结婚没男朋友,夏天天太热,于是去游泳池游泳,可没几个月,这丫头肚子就大了,去医院一查,她居然怀孕了!这丫头奇怪了?她跟医生说,你有没有搞错啊?我又没男朋友,又没性经历,我还是大闺女,我怎么可怀孕呢?你误诊,你侮辱我。我要告你!可医生带她去做了B超,事实证明她肚子里面的确有个胎儿。后来她想啊想啊,这事情应该是游泳惹下的祸,不知道那位先生的精虫留在了游泳池内,然后历经千难万险重重阻碍的游到了她的体内,于是这祸根就种下了!”这厮一边说一边乐呵呵的看着楚嫣然。
玛格丽特来春熙谷也是突然做出的决定,原本老太太在楚嫣然的苦劝下去了静安,可和楚镇南见面没聊上几句,两人就发生了争吵,楚嫣然看到这种状况,根本没办法促成他们和好,她想起了春熙谷温泉度假村,于是提出带外婆过来感受一下,顺便散心,玛格丽特当机立断马上就走,所以上午作出决定,开车就直奔清台山而来。
张扬和李信义走到一旁,低声向李信义道:“白头发的是安老的四儿子安德渊,那个小的是他儿子安达文,女孩是他女朋友,要不要我帮忙你们认亲啊?”
张扬笑道:“我也发现了,大概我和车玩意儿八字不合!那啥……这车我帮你修!”
张扬点了点头,路上安德渊已经说过很快就会把父亲送来清台山居住。
安语晨向张扬小声道:“爷爷坚持要来这里走完最后一程!”
张扬笑道:“李道长好!”
安语晨是认识李信义的,她也恭敬的和李信义打了个招呼。
楚嫣然并没有想到安语晨也会到温泉度假村来,和过去不同,这次楚嫣然表现的极其大度,没有流露出一丝一毫的不悦,晚饭后,几人去泡温泉,老太太有林秀陪着。张扬和楚嫣然选了个人参池泡了进去,望着楚嫣然身穿泳衣,玲珑有致的身形,张大官人心头是一团火热,一双眼睛不时在楚嫣然裸露在外的香肩玉腿上张望,游泳裤头很不雅的被顶起,就算用毛巾掩饰,仍然遮不住那凸出的部分。
安语晨委屈的扁了扁嘴,破天荒的没有顶撞,大概她太想在徐立华的面前留一个好印象了。
“谁啊?”
张扬笑道:“林总好大的手笔,动不动就送人东西,君子不夺人所爱,再说了,我是国家干部,哪能随便收人家东西?”
话刚刚说完,安语晨团起毛巾照着他的脑袋就砸了一下。
张扬道:“南林寺以后对外开放,你们更别想清净了!”
乔梦媛笑着点了点头,她轻声道:“我听说鱼米之乡由东江的水上人家接手经营,这件事属实吗?”
他可不相信许嘉勇对自己会有什么好意,你请我野餐。我来了,想给我糖衣炮弹,糖衣我给扒下来,炮弹我给你打回去。
说来奇怪,池内的小鱼多数都围着张扬,楚嫣然和安语晨周围反倒没有多少,安语晨道:“怎么鱼儿都这么喜欢他?”
张扬睁开双眼,一脸坏笑的看着楚嫣然道:“你不怕啊?”
安德渊道:“在台湾我感觉自己是个旅客,在香港我感觉自己是个罪犯,只有在这里,我没有任何的犯罪记录,我的历史清清白白,我是清台山人!”
安德渊询问了一些风水上的事情,他已经开始很认真的为父亲选坟了,其实也没什么可挑的,安志远已经决定将来的埋骨之地就在他父亲身边,生于清台山埋于清台山是老爷子最大的心愿。
张扬苦笑道:“林总,您这是哪跟哪m.hetushu.com?”林秀的话反倒提醒了他,如果把乔梦媛给哄过来,对许嘉勇不就是天大的打击,不过张大官人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毕竟他现在感情上收敛了许多,如今身边不乏红颜知己,他对乔梦媛那种过于理智,机心太重的女人也不感兴趣。更何况就算是和许嘉勇交手,也要胜得堂堂正正,没必要用这种卑鄙手段。
安德渊几人深表感谢。张扬却已经明白,李信义终究还是手足情深,他想在哥哥临终以前陪陪他。
安达文道:“在哪儿还不是一样?”
林秀已经泡好了茶,张扬对她新买的茶海很感兴趣,凑上去看了看,林秀道:“托人从北原运来的!喜欢就送给你!”
乔梦媛道:“不用怀疑我的诚意,我知道那边的开发出现了问题,港方虽然拥有超前的眼光和完整的规划,可是他们最大的缺点就是不了解中国的国情,他们现在的目的就是开发,至于开发以后的定位问题并没有考虑周全。在这方面我拥有着相当的优势,如果他们选择和我合作,我有极大的把握将南林寺商业广场经营为江城的另外一个热点,而且在应对企业的安置方面,我也有办法,可以免去不少的麻烦。”
乔梦媛道:“其实开发区开厂我只投入了一部分资金,占总投资额的百分之十,厂子的生产定位,未来规划,我都没有参与任何的意见,以后做成怎样,是成是败都是嘉勇的事情,这间厂是他的心血,我不想别人误会,我帮他什么!”
张扬赶到南湖水库,许嘉勇和乔梦媛正在水库钓鱼,两人向张扬打了个招呼,许嘉勇笑道:“你来的正好,快去帮时维生火!”
楚嫣然咬了咬樱唇道:“我才不跟他一个池子呢,讨厌死了!”
安大胡子位于青云竹海内地坟冢已经整修一新,应春阳政府的要求,陵地缩小了不少,当初施工时破坏的竹林也重新栽植过。
张扬笑道:“没劲了啊,那事儿我说了也不算。我在鱼米之乡又没有股份,关我什么事?”
三宝道:“我们出家人就讲究一个清净,他们这么闹,对我们的修行不利!”
张扬笑道:“年轻人不懂事,玩心重,发生点冲突也是难免的!”他这句话说得就明显有些偏袒了,明明是安达文和艾米主动招惹人家,经他一说就成了冲突,冲突就是两方面的责任。
安语晨和安达文在南林寺前和张扬分手,他们两人要去机场接安德渊。张扬因为要赶赴乔梦媛的约会,所以不能同去,不过他已经为安德渊安排好了下榻地点,安德渊的底子张扬再清楚不过,临行之前专门把安语晨叫到一边,低声嘱托道:“看好你四叔!”
“呸!”二女同声啐道。
一旁时维不乐意了:“说什么?什么叫闲着没事?我们也是通过考察发现江城餐饮业大有可为才决定这样做的!”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忽然他的表情变得很奇怪。
张扬这会儿老实了,安语晨再怎么说都是自己徒弟,虽然她现在想不承认来着。
竹林中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张扬厉声道:“谁?”
张扬笑道:“林总会怕得罪人?”
楚嫣然的叫声把安语晨给招来了,她有些诧异道:“怎么回事儿?是不是我师父欺负你了?”
安达文远远向父亲挥着手。
“下流!”
楚嫣然点了点头:“超级危险!”
乔梦媛收了鱼竿,看她的样子是无所获。许嘉勇道:“你们先烤着,我马上就来。张扬来了,怎么也得添一道菜……”正说着鱼儿咬钩了,刚刚走到中途的乔梦媛又回去帮忙,许嘉勇钓上来一条足有三斤重的野生鲶鱼,刚好用来做烤鱼。
“钻裤头里去了……”这厮装模作样的乱抖乱动,折腾了一会儿方才满脸舒坦的坐了回去,双目却盯着水中的鱼儿:“朝你们那边去了……我说这小鱼也忒龌龊了,咬完我还要占你们便宜啊!”
张扬摇了摇头道:“算了,回头我们去外面吃!妈,你找我到底什么事儿?”
张扬在三宝和尚的陪同下,看了看南林寺修缮完毕之后的状况,因为这里是安家投资的重点工程,工程质量方面执行的标准很严格,修复的水准很高,张扬对南林寺的一切十分满意。
这次响起了两声尖叫,楚嫣然和安语晨都花容失色的从水池中跳了出去,两条毛巾同时飞向了张扬的脑袋。
时维此时正在空地上组装烧烤炉,张扬凑了过去,笑嘻嘻道:“太不人道了,让你一如花似玉的大闺女在这儿出苦力!”
三宝被张扬这一眼看得心里发虚,微笑道:“张主任莫怪,我就是提点意见!”
这时候报社的车也来了,姜亮表情威严的走了过去,把几名记者呵斥了一通,让他们尽快走人,什么事情一旦见报,影响就不由得自己控制了。
乔梦媛的这句话的确让张扬感到心动,安家虽然有钱,可的确缺乏对国内具体情况的认识,乔梦媛的实力和北京都有资格成为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可是张扬也有顾虑,正因为乔梦媛的实力太强,以后会不会喧宾夺主?短暂的考虑www.hetushu.com之后,他缓缓点了点头道:“成!这两天我安排你们见面!”
许嘉勇微笑道:“放长线才能钓大鱼!没点耐性怎么钓鱼?”
玛格丽特一坐下就愤愤然道:“那个老东西死性不改,我大老远从美国过来看他,以为我们虽然离过婚了,可毕竟夫妻一场,还是朋友啊,你看看他那态度,好像我上辈子欠他一样!”
林秀道:“南林寺商业广场的开发问题我多少也听说了一些,现在贝宁集团的投资重心在春阳,江城的事情我们无心染指,再者说,我和乔梦媛过去就认识,虽然没有多好的关系,可也绝不是仇人,这种釜底抽薪的事情我可不会做。”她停顿了一下方才道:“会得罪人的!”
许嘉勇心中自然不悦,可他脸上并没有流露出来,淡然笑道:“我可不想什么事都让梦媛出面,说句真心话,我之所以选择在江城开厂,就是怕人说闲话,梦媛的母亲对我们交往到现在还持有反对意见,我想证明给她看,我有能力照顾梦媛,我可以让梦媛幸福!”这句话说得无比真挚,听得乔梦媛芳心一阵阵温暖,美眸深情的看着许嘉勇。
“谁不知道你张主任的神通广大?在江城就没有你办不成的事!”
张扬笑了起来:“我倒是想对你纯洁来着,可一看到你这么美丽性感,我就情不自禁的胡思乱想。”
安语晨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
安语晨姐弟俩在普源方丈的引领下来到他们身边,普源也送给他们姐弟俩每人一串佛珠,张扬上午还有事,和普源说了两句就告辞离开。
三宝点了点头。
驱车回到农机厂宿舍,发现院子里又灌了不少水,宿舍地势低洼,只要雨下得稍大一些就会积水。
三宝点了点头道:“这件事我知道,荆山市佛教协会跟我们联系过。好像是下周进行这个佛教交流活动。听说定闲师太要在清台山选址建庵,不知这消息是否属实?”
徐立华只是担心女儿,除了张扬以外家要谁说话赵静也听不进去,所以她才找张扬商量。
张扬对丁斌的印象极其恶劣。上次赵静因为他受伤,切除了脾脏,这厮居然选择逃走,想不到赵静好了伤疤忘了疼,居然又和他好上了,张扬真是怒其不争哀其不幸,假如赵静在他面前,他少不得要狠狠呵斥她一顿。
两人同时站起身来。却见康强陪着楚嫣然和玛格丽特走了进来。
安德渊祭祖烧香之后也来到李信义的面前,恭敬行礼道:“道长。”
李信义淡然道:“张施主好。今天你们来得好早!”
安语晨忍不住笑了起来:“四叔!江城可是一座重污染城市,这儿的空气还不如香港,不过清台山不错!”
“张主任稍候!”
张扬道:“林总有没有这方面的打算?”
张扬直接把车开到了度假村的办公区,就看到度假村经理康强迎了出来,满脸堆笑的向他伸出手去。
“知道什么?”
张扬道:“我这人说话向来口无遮拦的,你们别跟我一般计较!”
张扬道:“你消息倒是灵通!”
三宝转身去了,不一会儿就给张扬拿来了十多串开过光的佛珠,又专门给张扬准备了一大串佛珠,这是给他挂在车上辟邪的,张扬原本不信这个,可最近他的车的确没少遭殃,说不定这佛珠真的能够帮他免灾。
三宝神神秘秘道:“方丈亲自开光的,沾了佛祖舍利的灵气!”
李信义虽然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可听到这个消息心中仍然有些难过,他不由得暗自想道:“看来我的修为还不到家!”
周围人同时都笑了起来。
此时楚嫣然的欢笑声已经在门外响起。
安语晨忍不住道:“阿姨,现在都什么时代了,哪有什么门第观念!”
张扬跟康强握了握手道:“林总呢?”
却见老道士李信义穿着灰色道袍,背着一个竹筐,手里拿了一杆药锄长袖飘飘走了过来,颇有几分仙风道骨。张扬对他的身世清楚得很,心说今天好了,你们安家一大家子人聚齐了,想来这李信义也是看到亲侄儿过来祭奠祖坟,所以才现身相见。
李信义虽然不认识安德渊。可是从他行礼上香的方式已经猜到,他一定是大哥其中一个儿子。
张扬嘴巴很甜,笑看来到玛格丽特身边叫了声外婆,然后搀着她的手臂,扶着她坐在沙发上。
庞彬道:“小张啊,怎么回事嘛?两个香港人怎么开着警车在大街上横冲直撞,幸亏没有出事,万一要是出了人命,这可怎么办?”
“我反正也解释不清,正如皇宫假日被查那件事一样,警察封店,干我屁事,所有人都说我是那个举报人,弄得我的车三天两头被人砸,你说我冤不冤?现在倒好,他周水生开不下去了,回台湾还得说是我把他给逼走了,我算看透了,这世上就没有说理的地方,我张扬好欺负吗?怎么什么事儿都往我身上赖啊!”
张扬想想三宝所说的也有些道理,毕竟虔诚的香客进入寺院之后不可能大声喧哗,他低声道:“你放心吧,这件事政府会尽快解决,这次安小姐过来就是为了彻底解决纺织厂的事www.hetushu.com情,你们别管这么多,只要把寺院管理好就行了。”
安德渊露出淡淡的微笑:“可能是因为是故乡,所以这里的一切都让我感到亲切,我在这儿感觉自己无拘无束!”
张扬摇了摇头,一本正经道:“不知道!”
张扬仍然笑道:“董主任,事情已经出了,您说怎么办?交给事故大队公事公办?人家是香港同胞,咱们还得跟香港警方联系一下,估计还得走走程序,大不了也就是把他们驱逐出境!要不就把这事儿闹上新闻,登报上电视,好好宣传宣传?”
楚嫣然吓得“啊!”的尖叫了一声,她从温泉池中跳了出去,披上浴巾跺了跺脚。
张扬心中暗笑,这一对可是亲叔侄,李信义可够能装的。
张扬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他站起身,健美的身躯在月下闪烁着光华:“丫头,帮我搓搓背!”
“我碰都没碰你一下,有什么可危险的?”
楚嫣然关切道:“怎么了?”
平日疯疯癫癫的艾米在安德渊面前居然文静腼腆了许多,只叫了一声安伯伯,就老老实实站在安达文的身边,安德渊点了点头,他并不喜欢艾米这个女孩,不过他是个开明的父亲,并不干涉儿子的选择。
招商办主任董红玉走过来刚好听到了他的这句话,董红玉因为上次张扬打她儿子梁超的事情还耿耿于怀。她愤然道:“小张,你怎么这么说话?梁超和长东他们好好的开车,是你朋友无缘无故开车上来撞他们,不然怎么会出这么大的事情?”
安语晨拎着礼物和张扬一起趟着雨水来到他家,门前已经打好了堰,屋里面到没进水。
“楚嫣然怎么走了?”
庞彬道:“算了,协商解决吧!”
楚嫣然原本想给张扬一个突然袭击,却想不到张扬已经在这里等着了,她猜到是林秀给张扬提前打了招呼。
张扬看了看三宝,心说别人不知道你是什么货色,我还不知道,你他妈就是一个招摇撞骗的江湖术士。就你也配谈修行!
林秀听他说完,想了想方才道:“乔梦媛准备在江城发展,这对江城来说应该是一件好事,她有意介入南林寺商业广场,由此可见她对江城日后的发展还是长期看好的。”
“你还有人品?”
乔梦媛嫣然笑道:“人可不能太自信,要知道自信和自负只有一字之差!”
“无耻!”
安德渊低声道:“人的心里总要保存一块净土!”
张扬道:“干吗离我这么远?”
安德渊捏了捏安语晨的小脸。对安家唯一的这个女孩儿他是打心底疼爱的。
安达文跟在父亲身边很少说话,表现出极好的涵养,看起来就像个听话的高中生,艾米更是大气不敢出,看得出她对安德渊的忌惮。
林秀笑了起来。她马上明白了张扬的意思,看来张扬并不想帮乔梦媛这个忙,林秀对乔家的了解要比张扬多的多,她也知道楚嫣然的父亲,平海省代省长宋怀明和乔老的关系,无论从哪方面考虑,她都不愿看到张扬和乔梦媛发生冲突,和乔梦媛发生冲突也就意味着和乔家为敌,这显然是不明智的。
此次前来内地。安德渊也不是孤身一人,像他这种终日过着刀头舔血生涯的人,每时每玄神经都处于高度的紧张状态之中,所以他的身边至少带着两名保镖,他过去曾经来过大陆三次,可到江城却是第一次,有生以来第一次踏足家乡的土地,连安德渊这种冷血无情的人也不禁感到一丝激动。
张扬皱了皱眉头道:“我说丫头!咱不带这样的,就你师父这人品,你还信不过?”
安德渊笑了笑,他大步走了过去,无论头脑还是性情安达文都像极了自己,可是这个儿子的外表实在是太过文弱,可正是他文弱的外表很好的掩饰了他内心的冷酷坚忍,安德渊甚至认为儿子的狠辣已经超出了自己,父子两人拥抱了下。安德渊敏锐的发现了安达文额角的淤青:“打架了?”
张扬并没有隐瞒:“不错!”
乔梦媛道:“其实我最早看中的就是鱼米之乡,不过那时候方文南还不愿意将之转让。不说了,张扬,我有件事想求你帮忙。”
姜亮看着那辆被撞得七零八落的警车,真是无可奈何,好在今晚这件事并没有闹大,协商解决对每个人都有好处,他指着张扬的鼻子骂道:“你这个混小子,真是毁车不倦!”
张扬道:“过两天给我准备一些开光的紫檀木佛珠,我要送人!”
“我哪有那么大的能耐,你夸我还是损我?”
安达文笑道:“昨晚出了点车祸,没事!”
楚嫣然小声道:“你虽然没有邪恶的举动,可是满脑子都是龌龊的想法!”
张扬一听就恼了:“怎么回事儿?他俩处过一段,不过后来分了,怎么又搅和在一起去了,不行,这事儿我得找她谈谈!”
楚嫣然发现了他的变化,咬着樱唇,俏脸上流露出一丝浅笑,她远离张扬,到池子的对面坐下,和张扬隔水相望,蒸发汽缭绕之中,两人觉着对方都有些朦胧。
老太太泡了一会儿温泉就先走了,张扬、楚嫣然、安语晨来到了新建好的鱼疗池内,一条条小鱼不时hetushu.com在他们身上轻点,好不舒服。
李信义瞪了张扬一眼。
许嘉勇喝了口啤酒道:“苏小红拿下皇宫假日是你的功劳吧,这件事咱们江城商界谁不知道啊?能让周水生乖乖把皇宫假日交出来,而且转让费这么低,这可不是一般的能耐!”虽然苏小红对转让费三缄其口,可是周水生吃了这个大亏,免不了要想人诉苦,这件事终究还是传了出去。
“一定是你耍流氓了!”
不知是害羞还是蒸发汽的缘故,楚嫣然的一张俏脸红了起来,显得越发的娇艳可人。
张扬来到春熙谷温泉度假村的时候,发现这里和上次过来的狼藉景象已经全然不同,门外的草坪已经重新修整过,再也看不到昔日在草坪上放羊的情景,看来上次对县委书记朱恒的打脸效果还是良好的,张扬的吉普车驶入温泉村大门的时候,两名穿着制服的保安向他敬礼,看起来的确显得很专业。
张扬又想起一件事:“荆山观音院的定闲师太想要前来参拜佛祖舍利,可能最近要来。”
“修个屁,恐怕得报废了!”
徐立华道:“我对那个小伙子不了解,可我听你二哥说,那小伙子是省政法委书记的儿子,人有些傲慢,三儿,你说咱家就是普通工人家庭,人家那种高干家庭咱们高攀不起啊!”
张扬端着茶盏想了好半天,方才凑在唇边喝了一口:“你给我一个启发!”
楚嫣然道:“因为他脏!”
张扬本想跟着过去。可林秀的一个电话把他给招了过去,楚嫣然陪着她外婆玛格丽特今天下午就到春熙谷温泉度假村,让张扬马上过去。
“张主任此言差矣,香客和闹事者根本是两码事!”
他把鲶鱼开膛破肚清洗干净之后拿了回来。
“办公室等您呢!”
许嘉勇笑道:“我是钓鱼好手,这种情况不会出现!”
董红玉心里这个怒啊!张扬真是太可恶了,他一个招商办的挂名副主任竟然吃定了自己这个正职,董红玉愤怒之余又感到深深的无奈,这不是因为她害怕安达文的背景,主要是她害怕事情闹大了,对自己的影响不好。
楚嫣然走了,安语晨解下浴巾来到了浴池内,小妮子身穿两段式的游泳衣,体型绝佳,皮肤洁白细腻的程度丝毫不输于楚嫣然。
张扬往家里打了个电话,母亲徐立华听说他回来,让他回家,说有要紧事跟他商量,安语晨提出要和张扬一起过去,去探望探望他母亲,张扬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
安语晨主动提出要负担所有的修车费用,也同意赔付一笔医药费给梁超他们。因为张扬在这里的缘故,对方也不敢多要,象征性的要了两百块钱。事后安语晨免不了要斥安达文几句,其实这件事和安达文没多少关系,艾米平时的性情就疯疯癫癫的,在香港还好,一到了大陆。整个人就突然兴奋了起来,安达文对她又是极尽呵护,什么事情都由着她,所以才闹出了这件事。
既然客人有了要求,张扬当然要照顾人家的意思,下午就带着安德渊一行去了春阳,刚刚来到春阳。一场暴雨不期而至,暴雨打乱了安德渊当天爬清台山祭祖的计划,张扬在金凯越给他安排住下,本想当晚给安德渊接风洗尘,可安德渊性情孤僻,不喜欢这种场合,婉言谢绝了张扬的邀请。
安语晨笑着走了过来叫了声四叔,和他拥抱了一下,并在安德渊的面颊上亲吻了两下。
许嘉勇揽住乔梦媛的纤腰道:“对你我是既自信又自负!”
三宝和尚道:“张主任,最近纺织厂的工人仍然有过来闹事的,还请您向市政府反映一下。”
张扬从李信义眼神的微妙变化已经猜到他内心的激动,轻声道:“其实出家人未必要做到六亲不认!活着不相认,一旦人没了,未尝不是一种遗憾!你们出家人慈悲为怀,对亲人都如此无情又怎能谈得上慈悲二字呢?”
安语晨甜甜一笑:“放心吧!”
林秀笑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了,上次朱小桥村闹事我还没谢你呢!”
徐立华叹了口气,她起身道:“我去做饭!”
徐立华看到是安语晨跟着张扬一起过来,脸上的笑容显得有些不自然,张扬带来的女孩子之中,她印象最差的就是安语晨,她仍然记得第一次张扬带安语晨去苏老太家里做客的情景,这安家小姐的素质可不敢恭维,不过徐立华还是很客气,看到安语晨不禁想起了苏老太,徐立华免不了有些唏嘘。
安语晨笑道:“我知道!”
安德渊和李信义聊的颇为投契,或许是因为张扬刚才那句话的缘故,李信义这会儿亲情泛滥,居然主动邀请安德渊去道观内饮茶。
张扬笑道:“没问题,不过你应该没有需要我的地方,这江城上上下下谁不给乔小姐面子啊!”这厮的一张嘴巴也够毒的,一点面子都没给许嘉勇留,言外之意就是你许嘉勇还不是依靠乔梦媛的关系?有乔家做靠山,你用得着麻烦我吗?
张扬捻起茶盏喝了一口,他把安德渊一家回头要过来的事情说了。
安德渊很虔诚,带着安达文和安语晨跪在安大胡子的墓前,恭恭敬敬的磕头上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