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27章 却上心头

张扬离开居酒屋的时候中岛川太亲自把他送到大门口,张扬知道中岛川太心里的打算,临上车的时候,中岛川太终于还是忍不住道:“张主任……那件事……”
张扬问宋怀明怎么办?宋怀明抛给他一句话:“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不能给江城丢人,不能给平海丢人,不能给中国丢人!”说完这三个不能之后,宋怀明扣了电话。
梁成龙摇了摇头道:“官方不可能,除非他们能够良心发现,当然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或者,通过某种途径给他们施加压力。”
赵静红着脸道:“今天周末!所以出来玩,待会儿就回去!”她咬了咬嘴唇道:“哥,你来东江也没给我说一声!”
赵静没说话,向丁斌看了看。
中岛川太特地把他请到这里,让老板娘美鹤子准备了精美的日式料理,还有上好的清酒。以他的身份远不至于对一个年轻人表现出如此的恭敬,可中岛也有难言之隐。张扬在他体内种下附骨针,虽然一直以来没有疼过,可每次想起这件事情都惶恐不安,说不定哪天这针就运行到了自己的脑袋里,到时候他不得发疯而死啊?性命捏在人家手里。还能不对人家好一点吗?
陈绍斌笑道:“没!没有!”
这样的做法就不仅仅是针对RG集团了,整个韩国汉城展区全都受到了影响,韩国经贸团团长极为恼火,直接抗议到了平海省政府,而且他联合多家国外企业对这次的经贸会进行抗议,并威胁说如果平海的高层领导不做出及时的处理,他们将集体退出此次的经贸会。
丁兆勇也知道弟弟最近和张扬的妹妹又谈恋爱的事情,为了这件事家里专门找丁斌谈话,可这次丁斌的态度出奇的坚决,老爷子看到他那样也只能由着他了,不过他们丁家人对赵静的这个哥哥还是有些了解的,丁斌和赵静谈恋爱不怕,怕的是以后要是对不起人家,以张扬的性情肯定不会善罢罢休,丁巍峰虽然是平海省政法委书记,可张扬也不含糊,人家的干爹是文副总理,这厮又是什么都敢干的性子,真要是闹起来,谁脸上都不好看,所以丁家人对丁斌的感情事很谨慎。
严新建看到了从门口走进来的张扬,他使了个眼色,示意张扬不要打断谈判的进程,张扬点了点头,悄悄绕到一边,来到一旁坐下,张大官人对朴志信没什么兴趣,他绕到一边的目的是想看清这个韩国女翻译。这声音太熟悉了。
丁兆勇让他们俩坐下,又让服务员给上了两杯饮料,张扬向赵静道:“这么晚了怎么不呆在学校啊?”
张扬心里有了底,宋省长这是要给自己撑腰,让他放心大胆的去干,但是这事情也要讲究策略,企业的贸易行为,不应该被扩大到两国关系的高度上,其实张扬也没想那么干,是韩国人这么干的。
“天骄集团的林清红!”
袁波把他们请入天水阁,黎姗姗和陈绍斌坐了主席,其它人依次坐下,张扬跟袁波坐在一起,陈绍斌一双眼睛盯住黎姗姗不放,看得黎姗姗都有些不自在了,轻轻咳嗽了一声。白燕忍不住提醒道:“我说陈绍斌,你看什么?姗姗脸上有东西啊?”
高丽棒子的死撑强硬的性情再度起到作用,韩国经贸团团长金斗焕发意识到平海方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之后,直接联系了大使馆,向中国外交部表示抗议。
黎姗姗对生意的事情不太懂,所以很少插话,陈绍斌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她身上,不过黎姗姗的目光多数时间都在看着张扬,这让陈绍斌有些不爽,正想提议早点结束饭局去找节目的时候,突然停电了,袁波让大家呆着别动,叫服务员去拿应急灯,饭店开业这么久停电的事情还没有发生过。
黎姗姗和白燕同时笑了起来。两人啐道:“你敢!”
陈绍斌阴阳怪气道:“有学问着呢,江城卫校毕业,中专吧!”
黎姗姗的下巴上的确有颗痣。
此时保龄球场的老板丁兆勇走了过来,这帮高官子弟彼此之间都很熟悉,张扬之前也到他这里来过,丁兆勇笑着跟他们打了个招呼。
张扬走入会议室的时候,里面的会谈刚刚进行到中途,韩方RG集团的总裁朴志信提出了他们的解决方法,RG集团认为在和江城酒厂签订的合同上没有任何错误,如果说到责任,责任方应该是江城酒厂,是他们没标明产品的具体型号,所以才造成了这样的差错,朴志信道:“考虑到中韩两国的友谊,考虑到江城酒厂所面临的困境,我们愿意做出一定程度的让步!”一边说,身边的女翻译为他做同步翻译,这声音听着有些耳熟,张扬望着那韩国女孩的背影,总感觉有些熟悉。
张扬不慌不忙道:“我前一阵子听说了一事儿,说有一对情侣乘火车,经过隧道的时候,车厢内一片漆黑,好半天火车才钻出隧道,这男的说,早知道隧道这么长这么黑,刚才我该亲你一下,摸你一下,甚至那啥……女hetushu.com的顿时尖叫起来,什么?刚才那人不是你?”
张扬道:“得想个办法让RG集团在这次经济洽谈会中一笔买卖都做不成!”
陈绍斌现有些不对了,他虽然挨着黎姗姗坐,可说话总得侧过脸去,张扬坐在黎姗姗的对面,两人眉来眼去的太方便了,他真是后悔,怎么想起来安排在今天见面,张扬这厮就是一头狼,万一他看上了黎姗姗,自己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宋怀明的话音刚落,会场上响起一片掌声,这掌声既是对宋怀明这番慷慨陈词的肯定,也是对顾允知无上权威的挑战。顾允知微笑望着宋怀明,内心忽然感受出一段话……后生可畏!宋怀明果然不简单,他很好的借用了民族感情,把握到所有常委心中最敏感的部分,挑起了他们的热血和激情,让他们在这一观点上和他站在了一起。
白燕提议去海德尔保龄球场,最近她也迷上了保龄球。
“我跟她结婚是因为她比我有钱,我们之间未必相爱,可至少不用担心她图我什么?张扬,以后你就懂了!”
“那你还跟林清红结婚?”
张扬感叹道:“还不来电啊,看来我得干点啥了!”
宋怀明道:“顾书记,咱们中华民族有种美德叫忍让,叫吃亏就是占便宜,可那是在咱们传统文化的基础上,在咱们中国人内部,在国际上,咱们吃亏忍让,人家会觉着我们好欺负,江城酒厂的事情并不是个别现象,据我所知,这些年来。国外企业拿一些过时产品,以旧充新,以次充好,他们以为我们经济落后,以为我们分辨不清真伪,真是可笑,这次江城酒厂的事情做得好,在这些外国企业面前维权,让他们知道我们中国的企业也不是好欺负的,想在中国的土地上做生意,他们就得老老实实遵守中国的规矩,想要小聪明,想欺诈中国人的任何企业。我们都不会欢迎他们。”
张扬懒洋洋道:“我还不够晚婚年龄呢,大老爷们的当然要以事业为重,结婚的事以后再考虑。”
梁成龙道:“不到逼不得已还是别这么做,张扬,我建议还是先和他们协商,如果能够解决了最好,我们也不必闹事,如果他们不知悔改。那么到时候也别怪我们翻脸无情,这就叫先礼后兵!”
宋怀明知道这件事后并没有感到任何的压力,他亲自给张扬打了一个电话,说得很简单也很明确。韩国人已经把这件事上升到外交的高度上,你身为江城企改办主任,不要把一件简单的企业贸易行为上升到国家关系的高度上。
梁成龙哈哈大笑,张扬可真够无耻的。
几个人离开饭店的时候,陈绍斌特地落在后面,找到机会对张扬低声道:“我说哥儿们,我都盯仁月了,别挖我墙角!”
所有常委都沉默了下去,过了一会儿顾允知方才道:“做领导的必须要有大局观,这个公道我们必须要讨回,可是也要讲究方式方法,不能因为一个企业,而破坏了整个经贸洽谈会,这样的做法虽然是针对韩国方面,可造成的影响却很大,其它国家的企业也会因为这件事而产生心理阴影,人家来到平海,我们是主人,要拿出发点气度,拿出大国的风范!”
宋怀明笑道:“顾书记,要不然咱们打个赌,就以今年和去年的贸易额作比较,谁输了,谁请吃饭!”
梁成龙笑道:“我不信那玩意儿!”
“谁啊?少卖关子!”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我是那种人吗?”
白燕一脸仰慕的看着梁成龙,的确在生意场上梁成龙很有一套。
常委会结束之后,宋怀明专门找到了顾允知,他满怀歉意的笑道:“顾书记,我刚才言辞有些激动,您别往心里去!”
张扬这个亲家可当得心不甘情不愿,虽说丁斌的老爷子是平海政法委书记,可他对丁斌的品行没有信心,不过既然赵静的态度如此坚决,他就算反对也无济于事。只能顺其自然了。
梁天正也是颇为头疼,他问过梁成龙之后才知道这件事是张扬和梁成龙几个人联手搞出来的,他大骂梁成龙多事,毕竟这次的经贸会是东江组织的,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面子上最不好看的是东江的这帮领导。
井上靖道:“你们摆放在韩国展区的包装设备我看了,落后的很,五百三十万人民币,这样的价钱虽然不能从日本买到最好的型号,我敢保证要比他们的好得多!”
张扬愣了,自己说得分明是事实,这丫头怎么指责起自己来了?赵静拉着丁斌站起身来,她眼圈都红了,向张扬大声道:“我知道你还记着过去的那件事,可事情已经过去了,丁斌也向我认错了,我原谅他了,我仍然喜欢他,怎么着?人谁没犯过错?为什么你总是抓着别人的错误不放?不给人家改过的机会?”她委屈的泪都快掉出来了。
梁成龙在商场上混迹多年,对这种纠纷见得多了,他谨慎道:“RG集团我没有打过www.hetushu.com交道,不过这个集团在韩国也不算一流企业,你说的这事儿,很难办,钱已经给人家了,人家货也发了,合同上也挑不出毛病,韩国人比日本人还要狡猾。”
丁斌在一旁听着很感动,他鼓起勇气道:“张哥,我知道我过去做错了,可我喜欢小静,你心里不高兴,打我一顿骂我一顿都行,可是你不能干涉我们的感情!”
丁斌一张脸涨的通红,赵静再也忍不住了:“哥,你太过分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张扬,张扬真是有些哭笑不得,难怪说女生向外,赵静一谈恋爱,把自己这个哥哥就扔到了一边,居然为了维护丁斌跟自己吵了起来。
梁成龙摇了摇头,向远方正在玩球的白燕看了一眼:“我跟她这样挺好!”
梁成龙再也忍不住笑,一口刚刚喝到嘴里的茶转身就喷了出去。
袁波起身去处理外面的事情了,刚才有几桌客人趁着停电溜走了。
还是赵静战战兢兢走了过去,来到张扬面前低声叫了声:“小哥!”
常务副省长赵季廷叹了口气道:“我听说这次组织闹事的是江城企改办副主任张扬,指望他能够把握好分寸才怪!”
“呸!”男人谁也不甘心在运方面示弱。
梁成龙想了想道:“这没什么问题,我可以帮你把江城酒厂被骗的事情传播出去,让前来的商家都知道RG没有信誉!”
张大官人充满自信的微笑道:“功能方面真不用你夸,还是别讨论这个问题了,省得你们自卑!”
梁成龙问起他这次前来东江的目的。
白燕道:“难道没有办法?通过官方呢?”
中岛川太道:“张主任想让他们退货还不容易,只要找到集团的总裁朴志信,对他略施薄惩,他一定会乖乖听话。”
张扬接到宋怀明电话的时候正在居酒屋中喝酒。
井上靖和中岛川太都是中国通,当然明白这句话的含义,两人同时笑了起来。中岛川太道:“也不是马后炮,你们不是要求退货吗?如果退掉了那套流水线,那笔钱自然可以从日本购买相关设备。”
梁成龙道:“原本是给他和黎姗姗创造机会,谁知道你这会儿来东江啊?既然来了,就顺便帮你接风洗尘吧!”
“拉到吧,八字还没一撇呢!”
张扬对玩保龄球没多大的兴趣,来到球场也没换鞋,找了个雅座,要了杯饮料,梁成龙也没去玩,陪他坐下,微笑道:“什么时候办喜事啊?”他说的还是楚嫣然的事情,他叔叔梁天正和文副总理家里关系不错,所以对张扬的事情多少听说了一些。
丁斌鼓起勇气道:“张哥……我开车来了……我送……”
顾允知淡然笑道:“麻烦什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呗!”
梁成龙这才明白怎么回事,敢情张扬的妹妹在和丁兆勇的弟弟谈恋爱啊!不过看他们的神情就知道了,其中一定有问题。
顾允知笑道:“怎么会?都是为了工作,你说得对,自己孩子受了欺负,咱们做家长的哪能不给孩子出气呢?我只是想提醒大家注意方式方法。”
张扬笑道:“手机没电了,走,我们去看看!”
张扬看到陈绍斌有些急了,知道玩笑也得适可而止,他搂着陈绍斌的肩膀道:“你放心吧,我自己的地都耕不完,没工夫跟你掺和,瞧你小气巴啦的熊样,你当黎姗姗是宝,我可没觉得!”
中岛川太望着消失在夜幕中的汽车,只能摇头感叹,看来张扬没有帮他取出附骨针的意思,这个隐患还要在体内继续留存下去。
张扬也没闲着,他组织抗议的同时背后的策反工作同时进行,首先找到的就是日本商会会长中岛川太。中岛川太脊髓内还留着他的附骨针呢,张大官人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他是平海日本商会的会长,只要他发话,这次前来参加经贸洽谈会的日本商人当然不会跟着韩国人继续搅和。
梁成龙和陈绍斌同时点了点头梁成龙补充道:“别误会,我真不是夸你的功能,名棍的意思是有名的光棍!”
丁兆勇笑道:“你放心,他要是再做了对不起你妹妹的事儿,我第一个大义灭亲!”
一桌人都笑了起来,白燕笑骂了一句:“流氓!”这话不仅仅是骂张扬的,梁成龙趁着黑暗在屁股上摸了一下,也算是对张扬笑话的积极反应。
这句话一说连张扬也纳闷了,两人齐刷刷望着梁成龙,梁成龙这才笑眯眯道:“人家现在是宋省长的未来女婿!名棍有主的人物了!”
张扬笑着插口道:“有颗痣!”一句话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陈绍斌瞪了他一眼,心说你小子也太不会说话了。
海德尔保龄球场是平海省政法委书记丁巍峰的二儿子丁兆勇开的,他也是丁斌的二哥,丁兆勇和陈绍斌又是同学,在中国的地面上,只要仔细琢磨琢磨,总能攀上一点关系。
顾允知淡然笑道:“我看今秋经贸洽谈会会比去年的贸易额下降许多。”
他和小王一起来到位和*图*书于十五楼的商务区,江城方面正在和韩方代表在第五会议室内谈判。
陈绍斌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朋友妻不可欺!”
当张扬看清这女翻译的侧面,整个人宛如被霹雳击中,惊呆在那里,那女孩二十岁左右,长发披肩,淡扫蛾眉,一双美眸宛如雪山上的湖水一般清澈纯净,肌肤胜陈雪,更显樱唇娇艳诱人,不但张扬在看她,在场几乎所有男性的目光都被她吸引,这韩国少女长得的确漂亮。
张扬叹了口气道:“这事儿咱们先不说,最近我太忙,心情不好,以后再说!”说完他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开着梁成龙临时借给他的黑色福特离去。
代省长宋怀明道:“顾书记,我反而认为江城酒厂的做法没什么不好!”
梁成龙笑道:“我都离婚两年多了!”
顾允知道:“那你的意思就是让他们接着闹了?最好把这个经贸会闹得无法举办,为了江城酒厂一个企业,毁掉这次的经贸洽谈会?”
两人走过来打保龄球的,他们都没想到张扬会在这里出现,看到张扬,吓得慌忙把手分开,赵静垂下头去,丁斌吓得面色苍白。
丁兆勇道:“不用去酒吧,我这儿就有,来瓶路易十三吧!”他向服务员招了招手,这时候,看到丁斌和赵静手牵手走了过来。
省委书记顾允知得知这件事之后,淡淡一笑就抛给了宋怀明解决,事情是宋怀明惹出来的,现实证明赵季廷无法很好的处理这件事,对韩国人的死硬和韧劲还是有些估计不足。
赵静拉住丁斌的手腕道:“我们走!不跟他说!”说完就拉着丁斌离开了保龄球场。
张扬笑了笑,接过服务员递来的那杯路易十三抿了一口:“等会我送你吧!”
张扬道:“开车是没问题,可万一遇到什么事儿,谁知道他会不会把我妹妹一个人扔下啊?”
陈绍斌听到名棍二字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张扬淡然笑道:“丁老板太客气了,主要是咱俩关系还没熟到那份上,等以后咱们熟悉了,你不找我,我都要骚扰你!”这句话说得太直接,弄得丁兆勇有些下不来台。
张扬看到陈绍斌戒备十足的眼神心中不由得想笑,这家伙跟郭志强有一拼,两人都是特花痴的那种。偏偏又都欠缺哄女孩子的手段。黎姗姗虽然漂亮,可张扬对她并没有什么感觉,他只是故意逗逗陈绍斌罢了。
张扬没想那么远,对高丽棒子的死硬他预先也没有充分的估计,他低声道:“这件事得等到他们愿意退货再说!”
丁兆勇叹了口气,他端起酒杯道:“张主任,我说,他们年轻人的事儿,咱们还是别管了!”
省委书记顾允知的目标瞄准了东江市市委书记梁天正:“天正同志,我们组织经贸会的目的就是加强国际往来,促进平海的经济发展,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做的工作,现在搞得天怒人怨,多家外国企业联合抗议。现在人家要退出展会。”
张扬忍不住看了他一眼,这小日本心肠大大的坏,你被我种了附骨针就巴不得全世界人都被我种上附骨针,你当我炼制附骨针容易啊,仅有的一根也浪费在你身上了。
赵季廷苦笑道:“这个舵手可不好当!”
可除了RG集团以外,其它的韩国企业商家已经开始继续他们的经贸活动,不过他们明显受到了集团事件的干扰,别说国内客商对韩国汉城展区躲得远远的,连其它国家的企业商家也开始对韩国人敬而远之,深怕沾染了他们的晦气,毕竟大家大老远飞过来都不想空手回去,你们韩国人的屁股,韩国人自己擦,谁爱管你们的事啊!
张扬揣着明白装糊涂道:“什么事?”
宋怀明笑了笑,他的笑容中没有任何骄傲的成分,很谦虚很谨慎,他转向顾允知道:“顾书记说得很有道理,我们做领导的要有大局观,所以这些事我们不方便出面。孩子被人家欺负了,现在他们联合起来去讨还公道,我们家长不能插手,也不好阻止他,所以分寸的把握尤为重要。”
不过黎姗姗很爱听,咯咯笑了起来:“你很有学问啊!”
张扬道:“你们日本的东西虽然比韩国好一点,可价格却贵了不止一点!”
张扬没说话,目光看着丁斌,他很好的控制了自己的情绪,至少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愤怒,虽然如此丁斌还是感到害怕,他来到丁兆勇面前叫了声二哥,然后才向张扬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道:“张……张哥……”
“你敢!”
梁成龙又向白燕看了一眼道:“现在的女人都很聪明,你看她对我千依百顺,那不是冲我的人,而是冲我的钱,我算什么都看透了。”
陈绍斌道:“我再找几个新闻记者给他们曝曝光,帮着吆喝吆喝江城酒厂的事情,让他们把脸给丢光!”
张扬却不是被她的美色所吸引,他用力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目光仍然毫不掩饰的望着那韩国少女,如果这女孩不是穿着一身职业套装,他几乎就认定眼前这少女就是春雪晴,想m.hetushu.com当年他和春雪晴泛舟水月湖之上,春雪晴拨弄古琴浅吟低唱,他纵酒放歌,那是怎样的畅快,倘若他没有被隋炀帝杀死,应当已经为春雪晴赎身,带她纵情于山水之间。自从张扬来到九零年代,他就将那段记忆尘封起来,不去想过去的任何事情,他害怕想起过去,因为那会让他感到孤独,可今天,这韩国少女的样貌和春雪晴几乎一模一样,往事一幕幕全都涌到了张扬的心头。
“我哪儿不够意思,刚才停电我都没伸手摸她!”
张扬笑道:“人家都说结婚是拼钱过日子,合伙生孩子,想不到你们这些大富豪也未能免俗,不过白燕怎么办?”
顾允知欣然点头道:“好!一言为定!”
省委书记顾允知慢条斯理道:“我看怀明的建议不错,季廷,这件事就由你负责吧!”
张扬微笑道:“黎小姐的这颗痣长得好,原本你长得很漂亮,漂亮的有些不真实,这颗黑痣点缀的恰到好处,有了它,你的这张面孔显得生动起来,真实起来,真是漂亮!”这厮恭维人也太不含蓄了。
按照梁成龙先礼后兵的策略。刘金城先去和韩国RG集团去协商,可马上他们就发现,协商这条路根本走不通,韩国RG的总裁朴志信拒绝和他们见面。
张扬道:“马后炮!”
不等梁天正说话,顾允知的火力又转向了宣传部长陈平潮:“现在的新闻也是,正面的不去报道,专门去挖掘一些负面新闻小道消息,平潮同志,你也该下重手整顿一下新闻单位了。”
顾允知微笑不语,心中对宋怀明今天的作为已经看得清清楚楚,赵季廷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宋怀明这么干等于把赵季廷推上了风口浪尖,张扬那帮人无论惹出多大的事情,最后都得把赵季廷给捎上,如果赵季廷过于站在韩国人的立场上,肯定又会被骂成卖国贼,宋怀明啊宋怀明,你小子可够阴的。
丁兆勇实在看不过张扬咄咄逼人的态度,他淡然笑道:“小斌驾照都拿了两年了,开车没问题!”
梁成龙道:“我们是大学同学,过去就处过一段,不过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分了,现在我们俩都离婚了,在一起还有这么一点点感觉,所以就打算拼一块过日子了。”
宋怀明的判断无疑是正确的,所有前来的外国商家,他们都是看中了在中国可能获得的利益而来,跟韩国人联合抗议只不过是凑凑热闹,很快他们就各做各的生意去了,谁都不想白来这一趟,你们韩国人惹得事情,自己去处理,话说这韩国的人缘本来就不怎么样。
刘金城苦着脸将结果告诉了张扬,张扬这个怒啊!这帮高丽棒子在中国的地盘上还这么猖狂,不过事情得一步步来,也不能过激处理,通过梁成龙的关系,先是弄了一帮平海商人去参观胎的展台。然后跟他们商谈意向,经贸洽谈会刚开始的第一天集团着实惊喜不小,有购买意向的客户络绎不绝,可就是一张合同也没能签下来。韩国人也不是傻子,很快就发现问题了,很多人都在谈论RG集团不守信用欺诈江城酒厂的事情,东江电视台还专门派记者去展台采访。
黎姗姗微笑道:“我也没上过大学,中专毕业!”
陈平潮道:“这件事我了解过,的确是那个韩国企业不对在先,他们利用更改铭牌的方式蒙骗国内企业,江城酒厂正处于改革开放的关键时刻,可以说这套包装流水线决定着他们厂子未来的前途和命运,如今买来的设备是过时的,抛去价格上的亏损不谈,就算是装机生产,也无法符合他们厂子的要求,等于花了好几百万买回来一堆废铁。”
张扬笑道:“我是自学成才,现在本科在读!”
张扬照实把江城酒厂的事情说了,这边陈绍斌第一个就嚷嚷了起来:“这帮韩国人开可恶了!哪有这么做生意的?张扬,这事儿我帮你出头,弄帮记者过去给他们曝光!”他是想在黎姗姗面前表现自己。
宋怀明道:“赵副省长对事情看得很透嘛,顾书记,我提议,这件事还是由赵副省长去负责,张扬那帮年轻人把握不好尺度,赵副省长帮忙掌掌舵!”他这一手高明之极,直接把这个棘手的问题扔给了赵季廷。
酒宴开始之后,张扬的话题马上就正经了许多。
RG集团向大会的组织者提出抗议,并向中方提出郑重交涉,东江方面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又有大事发生了,张扬让刘金城通知厂里,把那套包装生产设备,连夜装车运到东江,摆在韩国展区的外面,拉起条幅……捍卫国企权益,抗议国际欺诈!
井上靖道:“不出一个月我就能够把设备给你们运到国内,并安装完毕!”
赵季廷内心之中豁然开朗,这是顾书记在教自己怎么做呢,睁一只眼自然是盯住张扬那帮人不要做过激的事情,闭一只眼是对那帮外国企业代表,敷衍敷衍他们,糊弄过去就行,好话说两句,事情我给你们拖着,反正省里现在要把企业当和图书成自己的孩子,给孩子出气人人有责,赵季廷想通了这个道理,心头也就释然了。
梁成龙暗自感叹,这厮哄女人的确有些手段,他要是真对黎姗姗动了心思,恐怕陈绍斌不是他的对手,此时来电了,饭店电路的保险丝烧了。
顾允知皱了皱眉头,在常委会上很少有人敢跟他公开唱反调,过去宋怀明虽然多次表示出不同的政见,可毕竟是委婉的,这次不同,他直接指向了自己。
陈绍斌和黎姗姗白燕也凑了过来,陈绍斌拍了拍丁兆勇的肩膀道:“搞了半天,你们两家还是亲家啊!”
在省常委会议上专门针对这件问题进行了讨论,事情虽然是江城酒厂闹出来的,可是已经产生了国际影响,一旦涉及到国际这两个字,省里就不得不提起足够的重视。
丁兆勇笑道:“张主任来东江也不说一声,我好给你接风!”
“怀明,你很自信啊!”
陈绍斌满上一杯酒道:“咱们喝完这杯酒撤吧,找地儿玩去!”他的话得到了女性的一致赞同。
梁成龙笑道:“你就是想管,也得人家乐意听才行!我看他俩挺可怜的,张扬,你也给人家一个机会张扬很郁闷的把那杯酒给扪了,然后望着丁兆勇道:“咱们丑话说在前头,你弟再敢对不住我妹妹。我绝饶不了他!”
“跟白燕?”
梁成龙笑道:“这一点我可以证明,张扬现在是有身份的人!”
梁成龙不知道他们之间的事情,他隐约觉察到张扬和丁兆勇之间有些不对,笑着打圆场道:“以后相处的机会多得是,待会儿我请你们去酒吧喝酒。”
陈绍斌向挤挤眼睛,向前追去,本来他想跟黎姗姗同车的,可白燕坐了进去,他只能和张扬一起坐进了梁成龙的宝马车。一进车里,陈绍斌就忍不住埋怨道:“张扬,你忒不够意思了!”
张扬不无鄙夷的看了他一眼道:“你行吗?”他时上次丁斌危急关头丢下赵静独自逃走的事情仍然耿耿于怀。
陈绍斌倒是想摸,可他不敢。
韩国经贸团很快就意识到平海省对他们的抗议并没有提起足够的重视,韩国经贸团内部也渐渐产生了分歧,事实摆在眼前,的确是RG集团利用偷梁换柱的方法哄骗了江城酒厂,在商业上这种手法并不稀奇,可作为一家具有国际声誉的企业,使用这样的手段的确有些龌龊。高丽棒子最大的特点就是,明明干了亏心事可嘴上还是很硬气,死撑到底,于是韩国经贸代表团再次提出严正交涉。
赵季廷听到顾允知也这么说,知道即便是烫手山芋自己也得接下来,他叹了口气道:“现在那帮外国企业代表都在抗议,国内企业又在韩国汉城展区闹,真的很麻烦!”
张扬有些纳闷的看着他:“你不是结过婚了吗?”
宋怀明却摇了摇头道:“我看未必!”
美鹤子的丈夫井上靖也专程过来陪同,江城酒厂的维权事件闹得沸沸扬扬,井上靖也听说了,他有些不解的问道:“谈到包装机械韩国方面远远不如我们日本的技术,为什么江城酒厂会去买韩国人的东西?”
张扬道:“其实感情还是存在的!”
张扬毫不脸红道:“很有名吗?”
宋怀明选择切入的时机无疑是恰当的,顾允知提出的是大局观,而宋怀明却站在民族利益的立场上,他的出发点更容易博得常委们的认同,宋怀明道:“经贸洽谈会的主题是招商引资,引进来走出去,让国内企业商家和国外企业增加一些交流的机会,诚然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和先进国家有着一定的差距。可是我们要看到,在国际贸易中我们所拥有的地位是平等的,我们理应捍卫我们的合法权益,不可以因为招商而放弃本应属于自己的权益,这些国外企业财团之所以来,根本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我们中国有句古话……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正是因为他们看到我们平海的发展,看到我们中国这个巨大市场的无穷潜力所以才会前来,难道他们会只为了发展友好关系就千里迢迢的跑过来吗?”宋怀明摇了摇头,他大声道:“平海是一个大家庭,平海的每一个企业,每一个百姓都是家庭里的孩子,我们是平海的家长,孩子受了欺负,我们做家长的不为他出头,谁还为他出头?连自身企业的利益都保证不了,我们还谈什么改革开放?我认为,任何的经贸活动,都要建立在保障省内企业利益的基础上,对于这种企业捍卫自身权益的活动,我们不但要支持,而且要大力支持!”
“我的病!”
不过张扬不用附骨针一样有其它的办法。
刚刚来到会展中心大酒店,严新建的秘书王就迎了上来:“张主任,你回来了,严副市长让我找你去会议室,RG集团来人了!刚才给你打电话又关机!”
林清红的名字张扬听说过,虽然天骄集团的总部是在云安河,可林清红的天骄集团却是华东地区著名的服装企业。
梁成龙道:“我准备结婚了,明年元月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