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29章 枪林弹雨

金敏儿点了点头,美眸中流露出异样的神采,她小声问道:“他们为什么要杀我?”
她的话反到提醒了张扬,金敏儿的父亲是韩国军方的头面人物金承焕。就算国内派出专人来保护她也再正常不过,这样就可以将整件事解释的合情合理了,张扬笑道:“这是秘密,你不可以告诉别人!”
声音刚刚响起,三名杀手同时瞄准声响发出的地方射击。
张扬没有说话。
梁成龙和林清红是商界名人。很快就有不少人走过来给他们两人套近乎,张扬和陈绍斌、黎姗姗一起走到一边,听到陈绍斌低声道:“姗姗,我这人特传统,就是接受不了人脚踏两只船。”这厮不失时机的突出自己。
“我是遇强则强,水准起伏不定!”
金敏儿道:“我叫金敏儿!”
金敏儿美眸之中满是泪水,她看着张扬,忽然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扑入他的怀抱中大声哭泣起来,张扬知道金敏儿是惊恐过度的缘故,轻声劝慰了两句。
几辆汽车在江城西北一片废弃的工厂区停下,张扬推开车门走了下去。金敏儿在救护车内接受了全面检查,除了肩头的枪伤以外,她并没有受到其它的伤害,金敏儿已经意识到张扬的身份并不简单,芳心中不免有些忐忑,救护车停下之后,车门打开,张扬和章碧君并肩出现在她的面前,金敏儿轻声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电梯终于在地下停车场停下,张扬抱着金敏儿向外冲去,刚刚跑出二十多米,杀手也追踪而至,瞄准张扬开始射击,张扬利用车辆逃避着他的射击。子弹高速射出。击中地下停车场内的汽车,玻璃碎裂的声音,报警器的蜂鸣声响成一片。
金敏儿抬起头看了看他,脸色苍白到了极点:“我……”她的娇躯软绵绵向地上倒去,张扬心中大骇。慌忙展臂抱住她的娇躯,却见金敏儿的右肩之上鲜血已经染湿了一大片,鲜血汩汩流淌不断,张扬抱起金敏儿,金敏儿的娇躯不停发抖,他以最快的速度封住金敏儿身上的穴道,止住鲜血继续流出,张扬焦急的望着电梯指数,他们的目的的是地下停车场。
陈绍斌笑道:“什么时候办喜事啊?我到时候包一个大红包给你们!”
金敏儿被人送上救护车接受检查。
金敏儿向张扬看了一眼,然后笑道:“对不起,我已经答应张先生了,今晚做他专职的舞伴!”
此时秦朴距离金敏儿不过一米的距离,金敏儿抬脚想要向秦朴踢去。却看到秦朴的身体忽然停顿在那里,胸口多出了一个血洞,然后身体向前扑到。弹头经张扬的手指弹出。速度惊人,竟然丝毫不逊色于枪膛射出的力量,在危急关头将秦朴射中。
“我和她真的很像?”
章碧君道:“我接到了赵军的电话,让我来协助你处理这件事!”
“金敏儿!”
金敏儿俏脸之上飞起两片红霞:“我可以理解为这是你的恭维吗?”
金敏儿笑了笑,一阵秋风袭来。她不禁打了个冷颤,张扬脱下自己的西服,为她披在肩头。金敏儿道:“我明天上午的飞机,要早些回去休息了!”
金敏儿的出场无疑是令人惊艳的,在场的女性几乎都被她比了下去。陈绍斌也看直了眼,连黎姗姗在身边他都忘了。
张扬叹了口气道:“我说你们国安做事情整天都这么神秘,有捉迷藏的功夫,还不如多做点实际工作!”
张扬和金敏儿都受了枪伤,金敏儿对现场状况极为不解,她不知道为什么警察已经到达现场,却没有马上过来,张扬轻声安慰她道:“让我先看看你的伤口!”
张扬这时候接到了赵军的电话:“张扬,有人想要刺杀你!”
对方扫踢在张扬的双臂之上。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撞击在张扬的身上。他左臂的枪伤再度崩裂,身体向后踉跄撞击在汽车之上。
音乐缓缓响起,人们开始三三两两的走向舞池,朴正义保持着谦和的微笑向金敏儿走了过来,他想邀请金敏儿跳舞,金敏儿看到朴正义走过来就已经意识到他的目的,轻声向张扬道:“你难道不请我跳舞吗?”
乐曲结束,张扬和金敏儿来到饮品区,金敏儿拿起一杯果汁,又给张扬拿了一杯。朴正义瞅准机会走了上来,笑道:“敏儿,可以邀请你跳一支舞吗?”
“妈的!”张扬低声骂了一句。他迅速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伤势,子弹应该没有射中他的骨骼,他封住自身穴道止住血流,两名杀手显然被同伴的死激起了怒火,他们瞄准张扬藏身的汽车疯狂射击,一步步逼迫而来。
三名壮硕的男子推开车门冲了出来。他们握着手枪,从三和_图_书个不同的角度向张扬逼迫而去,停车场的一名保安闻声赶来。
张扬根本无法追上秦朴,眼看秦朴距离金敏儿越来越近,张扬忽然停下脚步,一掌拍在自己右腿的伤口之上,掌心的吸力将深陷肉体之中的弹头吸引而出,他忍痛捏住弹头屈起中指,将弹头瞄准秦朴的后心弹射而出。
此时两辆黑色奔驰轿车和一辆救护车在现场停下,身穿灰色套装的章碧君从中间那辆车上走了下来。她表情严肃,来到张扬面前低声道:“上车!”
张扬搂着她原地转了一个圈:“利用我当挡箭牌,这下朴正义岂不是更恨我?”
章碧君给张扬留下了一辆奔驰车。率领手下人员迅速离去,张扬也换上了她准备好的衣服,他走路虽然有些一瘸一拐,可是伤药已经发挥了作用,伤口不再疼痛。
张扬点了点头道:“她伤得不重,我已经帮助她处理过,应该不用去医院!”
黑衣男子怪叫一声,腾空跃起,右臂曲起高扬,试图用坚硬的肘尖打击张扬的头顶,泰拳注重肘尖和膝盖的练习,泰拳高手可以用身体的这两个部位轻易击碎对手坚硬的颅骨。
张扬走过去给黎姗姗来了个吻手礼,气得陈绍斌直瞪眼睛,不过黎姗姗却被逗得咯咯娇笑。
经贸洽谈会结束当晚,东江市委市政府特地在国贸中心大酒店举办了一次酒会,为各国客商送行。酒会由东江市市长石庆成主持,没有离开的代表团基本上都参加了这次的酒会。
张扬从车后窜出,右手挥出。一根汽车天线宛如利剑般呼啸射出,正中那卷毛的额头,穿透卷毛坚硬的额骨,带着鲜血和脑浆从他的后脑贯通而出,卷毛直挺挺倒在了地上。
章碧君低声道:“想杀你的人是秦朴那帮人,秦朴已经来到东江!”
宋怀明知道他所指的是江城市委书记洪伟基,宋怀明道:“这就证明江城改革面临的实际困难要比岚山大得多,这就是新兴城市和老牌工业城市所存在的最大区别。”
金敏儿小声道:“你是特工?”
张扬笑了起来,金敏儿强调她的名字并非毫无意义,她是在告诉自己。她并非春雪晴,今晚的装扮也许是她剪意而为,没有人想被别人当成另外一个人。
“你受伤了!”
张扬笑道:“所以你就刻意打扮成这个样子?”想不到金敏儿很会为别人着想。
“赵军提醒过你,是你自己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张扬道:“我知道!”
张扬轻搂金敏儿盈盈一握的纤腰,他舞姿最不标准的就是手法,习惯性搂抱,金敏儿俏脸微微一热。却并没有拒绝,两人随着圆舞曲的音乐翩翩起舞,张扬望着金敏儿深蓝色的眼睛道:“你想避开他?”
张扬抱着金敏儿躲在一辆现代面包后面,子弹疯狂射在车体上,车身随之不停抖动。
张扬叹了口气道:“杀手是冲着我来的,如果不是金敏儿及时推开我,恐怕我已经死在那混蛋的枪口下了!”
“皮外伤,我被警察包围了!”
张扬道:“现在我的心态已经平静了,我知道你是金敏儿不是春雪晴!”
张扬一瘸一拐的来到金敏儿面前,正准备安慰她的时候,秦朴忽然伸手抓住了金敏儿的足踝,金敏儿吓的大声尖叫起来,张扬抬起左脚狠狠踹在秦朴的面孔上,将秦朴的脸踹的血肉模糊。连续五脚,秦朴方才无力的放脱金敏儿的足踝。
金敏儿咬住下唇,目光显得极其坚定。
因为是正式场合,张扬也特地换上了一身黑色西装,这厮很少穿正装。有些别扭的来到酒会现场,看到陈绍斌和黎姗姗已经到了,陈绍斌一身灰色西装倒也算得上精神抖擞。黎姗姗穿了黑色吊带长裙,长裙之上点缀着无数细小的钻饰,颇为惊艳。
章碧君道:“我希望这件事你能够做好金敏儿的工作,让这件事的影响尽量不要上升到外交层面上。”
“干什么的?”他方才问出一句话。就被其中的那名卷发男子连续两枪击毙在地。
张扬有些诧异的望着章碧君。想不到她居然开口就叫出了金敏儿的名字。他向章碧君点了点头道:“想不到你还在东江!”
两人进了电梯,金敏儿又道:“春雪晴是你的爱人?”
两名杀手发出同声悲吼,那黑衣男子反应速度奇快,在张扬出手的时候射出了一枪,子弹射中了张扬的左臂,张扬感到臂膀上麻了一下。然后剧痛随着手臂的神经传遍了全身。
张扬一瘸一拐的向秦朴追了上去。一边大喊道:“敏儿,快逃!”
三名男子分散开来,张扬唯恐他们靠近远处的金敏儿,他利用天线抽击打车hetushu.com体,借以吸引三人的注意力。
张扬压根没想到金敏儿会有这样尊贵的身份,一时间愣在那里,这件事显然麻烦了,金敏儿被枪击事件说不定会引发外交争端,这件事的影响太大了。
金敏儿笑道:“你很有趣!很高兴认识你!”
落地之时,张扬右腿的伤口已经血流如注。
金敏儿咬了咬嘴唇道:“是中方特地派你来保护我的?”
张扬和林清红握手的时候,恭维道:“林小姐真漂亮!我就纳闷了啊,现在这社会啊,怎么鲜花都插在那啥上,天鹅咋都被那啥给叼走了呢?
张扬被迅速猛强大的火力压得抬不起头来,生死关头,他并没有任何的慌张,而是仔细倾听着周围的动静,就在黑衣男子更换弹夹,火力稍稍减弱的时候,张扬猛然从车后腾跃而起。
一名身穿草绿色工作服带着眼镜的男子出现在门外,他的出现并没有引起张扬的太多注意,因为张扬的目光正看着金敏儿。
张扬过去是个舞蹈白痴,不过在顾佳彤、秦清、何歆颜的轮番培训下。现在已经有了很大的进展,尤其是经过何歆颜这个专业级高手的培训。张大官人的舞技也算得上突飞猛进。
张扬虽然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还是点了点头,从朴正义恶狠狠的眼神中,张扬明白,这厮是恨上自己了,说起来张扬还是很无辜的,是金敏儿用他当挡箭牌。
章碧君道:“我们会封锁现场所有的消息,今天的事情不会传出去,甚至不会有人知道你和金敏儿参与了这场枪战,当然,前提是金敏儿不向外说的前提下。”
“她父亲是韩国保安司令金承焕上将,是韩国军界强有力的实权人物!很有希望成为韩国下任总统!”
倘若是别人对金敏儿说这种话。金敏儿一定不会相信,可张扬说出来,她却感到毫无疑义。
帮助金敏儿处理完伤口,张扬这才想起自己身上的枪伤,子弹并没有伤到他的要害,留在大腿内的弹头也已经取出,张扬服下一颗伤药,让金敏儿帮忙将红色药丸碾碎洒在他的伤口上。
警方刚刚来到现场,负责办案的警察就接到了通知,让他们在原地待命,封锁停车场的各个出入口,不可以擅自展开行动。
他向金敏儿道:“你没事吧?”
张扬则坐进章碧君所在的奔驰车。
金敏儿有些诧异的看着他,她还从未遇到过这样奇怪的男子。
因为两人说的是韩语,张扬听不懂什么意思,金敏儿对张扬微笑道:“是不是啊?”
张扬向她笑道:“很晚了,我想你们的人应该等急了,再不回去,恐怕他们又要向外交部提出抗议了!”
张扬温暖宽厚的手掌轻轻盖住她肩头的伤口,金敏儿感到张扬的掌心渐渐变得灼热,一股强大的吸引力从他的掌心传来,她清晰的感觉到肩头的肌肉内,一个坚硬的物体正在这股吸力的牵引下向外缓慢移动,疼痛并不剧烈,金敏儿心中感到更多的是惊奇。她虽然不是医学专业。可是基本的医学常识还是有的,这种不通过外科手术从体内取出弹头的方法,她闻所未闻。疼痛感忽然剧烈了起来,弹头被张扬成功从她的体内吸了出来。
东江金秋经贸洽谈会总体来说还是圆满结束,除了韩国代表团之外。其它各国企业客商大都取得了满意的成绩,江城各家企业也有所斩获。当然收获最大的还是江城酒厂,他们不但维权成功,而且和日方新签订的设备比起他们预想的价格还要便宜,技术还要先进,刘金城最感激的就是张扬,这次如果没有张扬的帮助,恐怕他把自己卖了都补偿不了酒厂的损失。
“没什么,我们中国人都喜欢助人为乐!”
章碧君微笑着将事先准备好的衣服交给金敏儿:“金小姐,张扬会给你作出解释!”她倒是推得干净,金敏儿方面全都交给张扬去解释。
张扬利用汽车作为掩护,接连拧下了三根汽车天线,他发现汽车天线可以成为远距离攻击武器。
赵军听到了现场的警笛声,大惊失色:“他们已经行动了?”
一句话引得众人同声大笑起来,林清红是见惯场面的人,举止得当。应对得体,黎姗姗显得有些不悦,毕竟白燕是她的好朋友,梁成龙一边跟白燕柔情蜜意,这边又要和别的女人结婚,让黎姗姗很难接受,她对梁成龙产生了一些反感。
此时一辆黑色的丰田轿车从侧方冲出,车窗中露出两个黑洞洞的枪口。瞄准张扬的身体轮番射击。
那名黑衣男子已经更换好了弹夹,举枪瞄准张扬射击,一枪正中他的右腿,张扬强忍疼痛抬脚踢在他的手腕上,手枪www•hetushu.com被张扬踢得飞了出去。
陈绍斌不无羡慕的叹了口气,然后看了看一旁拼命鼓掌的黎姗姗,低声道:“用国货我自豪!”
张扬点了点头,此时他感觉到有一双眼睛正在充满怨毒的看着自己,他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原来是朴正义在不远处瞪着他,张扬稍稍一想就明白了朴正义仇视自己的原因,像金敏儿这种出色的女孩子,身边肯定不乏追求者的存在,朴正义无疑就是她的追求者之一。
朴正义咬牙切齿道:“无耻!”他这句话是冲着张扬说的,张扬一听就恼了,麻痹的,是人家不乐意搭理你,干我屁事,你他妈居然敢骂我。
张扬喝了口红酒,他笑而不语。
张扬终于发现了金敏儿和春雪晴的不同,春雪晴的眼睛永远不会变成蓝色的。
梁成龙哈哈大笑:“到底好不好。用了才知道:“张扬和金敏儿提前离开了酒会现场。金敏儿笑道:“想不到张先生的舞跳得这么棒!”
林清红微笑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给一只癞蛤蟆,我也只能陪他跳水过日子了!”
金敏儿宛如见鬼一样失声惊叫。张扬被她的反应吓了一跳,他看着满脸通红的金敏儿,马上就明白了,十有八九金敏儿的身上也有同样的一颗痣,张扬实在无法形容内心的震撼,造物主也太神奇了,怎么可能巧合到这种地步?
宋怀明提出了一个压在心里许久的疑问:“既然如此,当初顾书记为什么不同意将国家经济开发区落户江城呢?”
张扬看了陈绍斌一眼道:“你说过了?
梁成龙笑道:“你不是知道了吗?元月一号!”
黎姗姗笑道:“你这话听着有些耳熟!”
张扬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马后炮!”
金敏儿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张扬咬牙切齿道:“混蛋!”他将金敏儿原地放下,然后纵身冲了出去,那名杀手的注意力被张扬吸引,跟着他追了过去,两颗子弹连续射空,张扬看准时机猛然从车后跃起。
张扬笑着摇了摇头。
金敏儿也看到了人群中的张扬,她嫣然一笑,宛如春风般吹入张扬的心田深处。
张扬被金敏儿的用词逗笑了。他点了点头道:“是!”
张扬怒道:“你他妈到底知道什么?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
正中的那名黑衣男子停下脚步,他做了个手势,示意两名同伴分从左右包抄,他来掩护。
张扬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是想在自己面前杀死金敏儿,想让自己痛苦,不过秦朴显然误会了他和金敏儿之间的关系。
“我送你!”张扬陪着金敏儿向酒店主楼走去。他有些好奇的问道:“你眼睛怎么突然变成深蓝色了?”
张大官人正准备出手教育朴正义的时候,金敏儿一把抓住他的手臂道:“我们去跳舞!”
那杀手举起手枪,没等他来得及扣动扳机,一道亮光闪过,张扬利用折断的汽车天线狠狠抽打在他握枪的手腕之上。张扬下手不留任何余地。酝酿全力抽出的这一击足可开碑裂石。那名杀手虽然强悍,可是他的身体毕竟是血肉铸成,只听到咔啪一声骨骼碎裂的声音,他握枪的右腕竟然被张扬整根抽断,手掌无力垂落下去,手枪也落在了地上。
金敏儿被张扬的大喊声惊醒,她挣扎着站起身来,清晰的看到秦朴脸上的狞笑。
金敏儿点了点头。
在枪火的掩护下,本田车停靠在那名杀手身边,一人将杀手拖上车去。然后他们并未继续停留。驱车向停车场外疾驰而去。
金敏儿最吸引张扬的地方是她和春雪晴几乎一模一样的容貌,这个韩国女孩勾起了张大官人内心深处的怀旧情结,张扬对金敏儿产生好感。并不代表他对韩国人有好感,只要有机会,他是不会放过打击高丽棒子的。
可金敏儿的脸色却突然变了。对方扬起手枪瞄准了张扬的胸口,金敏儿尖叫一声,全力推在张扬的肩膀上,张扬猝不及防被她推到一边。子弹贴着他右肩射在电梯内。那名男子看到一枪没有射中,连续扣动扳机,手枪装有消声器,发出的声音并不大。金敏儿反应神速,她摁住关门键,电梯门缓缓关上。
张扬点了点头:“一模一样,不过她的肚脐旁有一颗红痣!”
电梯来到十四层,电梯门缓缓打开。
张扬取出随身携带的玉瓶,从中到出一颗绿色的药丸让金敏儿服下。又找出一颗红色药丸碾碎后洒在金敏儿的伤口之上,这些都是他特地配制药丸,有生肌还肤的神奇功效。张扬低声道:“不再担心,三天内你的伤口会复原如常,绝不会留下一丝一毫的瘢痕。”
“张先生不想跟我做朋友?”
林清http://www.hetushu.com红笑着和陈绍斌张扬握手,轻声道:“听说你们都是阿龙的好朋友,以后我们一定会经常见面的!”
金敏儿尖叫着躲过秦朴的身体。
远处梁成龙和一位丰姿绰约的女郎向他们走了过来,那女郎三十岁左右年纪,肤色很白,相貌虽然只能称得上中上,不过举手抬足间自然流露出一股高贵气度,此女正是天骄集团的总裁林清红,她也是梁成龙的未婚妻,梁成龙先把林清红向他们引见了。
金敏儿轻声道:“我用了美瞳,我不想每次见到张先生,总会勾起你对往事的回忆!”
张扬笑道:“算是吧!”
陈绍斌不屑道:“拾人牙慧!”
张扬暗自苦笑,大隋朝那会儿还没有照相机这个东西,春雪晴留给他的只有回忆,再没有任何其他的东西。
此时警笛呼啸,十多辆警车冲入了停车场,张扬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警察的反应真是及时啊!
现场响起了热情奔放的阿根廷探戈舞曲,张扬对朴正义不爽,连带着对金敏儿利用自己也有些不爽,他和金敏儿随着断挫感极为强烈的节奏翩翩起舞,探戈舞要求双方本身要靠的比较近,张大官人故意对金敏儿略施薄惩,靠得更近一些,身体不时相互接触,张扬的大手也毫不客气的落在金敏儿细腻柔滑的美背之上,两人目光对视,金敏儿深蓝色的美眸之中流露出几许羞涩,随着节奏明快的音乐,他们的舞步华丽而高雅,热烈狂放而变化无穷。金敏儿是舞林高手,而张大官人今天也使出了全身解数。交叉步、踢腿、跳跃、旋转轮番上阵,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很好的诠释出探戈舞的精髓蟹行猫步,两人的舞步随着音乐的节奏时快时慢,快慢错落动静有致。金敏儿的红裙宛如火焰般跳动,她柔美的肢体和张扬健美的身躯,乍合乍分。
张扬笑道:“恐怕这世上没有任何男人只想和你做朋友!”
张扬以惊人的速度从另外一条车道向本田车追逐而去,对方的手枪轮番向他射击,张扬利用周围的汽车和水泥柱躲藏着疯狂的子弹,扬起手中的那根汽车天线瞄准本田车的后轮全力掷去,钢制的汽车天线在张扬的大力投射之下,宛如高速射出的箭镞,准确无误的射中了本田车的右后轮。
金敏儿抬头看了看繁星满天的夜空,轻声道:“谢谢你为我解围!”
张扬还没有从枪伤的疼痛中缓过劲来,他扬起右手挡住对方的肘击。在掌心和对方肘尖接触的刹那。利用空明拳的旋劲和柔力化去对方的力量,黑衣男子只觉着一股韧劲将他的身体带的歪到了一边,他身体的柔韧性极好,双拳齐出攻向张扬的胸口,有点像中国传统武术中的双风灌耳。
张扬一瘸一拐的向后退了一步,他从对方的出手已经察觉到了此人的身份,低声道:“你是秦朴?”此前赵军已经告诉他,秦朴已经知道是自己杀死了他的弟弟野狼秦粤。正在准备向自己复仇,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来到了东江。
张扬让她原地转动了一圈:“你需要恭维吗?”
酒会开始以后,还是金敏儿主动来到了张扬的面前,张扬帮她要了杯红酒,微笑道:“今晚你给我的感觉很不同!”
顾允知微笑道:“现实条件决定,江城无法担当得起这个责任!”
张大官人今天发挥出了十二分水准,现场的所有人都被这对俊男觎女的测情表演所吸引,伴随着越来越激越的乐曲声,张扬将金敏儿的娇躯托起,在空中做了一个高难度的七百二十度旋转,众人的欢呼声中。金敏儿终于落回地面,单手勾住张扬的颈部,张扬搂住她的纤腰,四目相对,同时露出会心的笑容。
张扬赞道:“你真漂亮!”这厮对女人的恭维从来都是不加掩饰。
秦朴显然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向右侧望去,张扬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发现这厮的目光宛如恶狼般盯住远处的金敏儿,秦朴忽然放弃了对张扬的攻击,他全速向金敏儿跑去。
赵军的声音变得低沉:“不要提起枪击案的事情,原地待命,不要和警方进行任何的接触,也不要离开现场,我马上为你安排一切!”
金敏儿身穿黑色套装,俏脸上充满了迷惘,今晚的事情发生的实在太过突然,她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金敏儿咬了咬嘴唇,她沉默了下去,自己小腹上有红痣的事情很少有人知道,张扬和自己也只是刚刚相识,他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难道那个春雪晴真的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金敏儿开始相信这件事是真的了。她轻声道:“有没有她的照片?”
张扬随手将弹头扔在了地上,金敏儿望着那颗沾满鲜血m.hetushu.com的弹头,美眸中露出不可思议的光芒,张扬的一举一动在她眼中实在太过神奇,这一切显然无法用常理解释得通。
金敏儿笑道:“有什么不同?”
张扬抿起双唇,他虽然武功超群,可对方三人都是训练有素的枪手。丝毫不能大意。他抽出一根天线向远方的一辆汽车扔去。
秦朴双目之中充满刻骨铭心的仇恨,他怒吼道:“受死吧!”他高速前冲,身体腾空跃起,在空中曲起双膝,用膝盖顶向张扬的面门。张扬因为身上的伤势,战斗力大打折扣,只能用右臂挡住对方的膝顶,又被逼退了数步,虽然如此,秦朴想要击倒张扬绝非难事。
章碧君低声道:“车内还有一个活口,另外三名泰国人都死了,被汽车天线杀死的两个不是,还有一个脸部被你踹得血肉模糊,身份还要进一步确认。”章碧君嘴里虽然说得若无其事,内心中却不禁为张扬强悍的战斗力而惊叹,过去她只是从组织内部听说张扬的威力,今天方才亲眼见到。张扬赤手空拳搏杀四名泰国职业杀手,就算在国安内部拥有他这种实力的谍报人员也屈指可数。
张扬惊魂未定,电梯内弥漫着一股硝烟的味道,刚才那名男子显然是冲着自己而来的,他想要杀死自己,如果不是金敏儿及时反应了过来。恐怕现在他已经被子弹射中了心脏。
张扬怒道:“既然知道他已经来到东江,为什么不早点通知我?”
金敏儿露出一丝浅笑:“看来什么都瞒不过你!”
蓬的一声巨响,车胎爆裂,本田车失去平衡,歪歪斜斜的撞击在一旁的立柱之上。
现场掌声雷动,梁成龙用胳膊抵了抵身边的陈绍斌道:“哥儿们,你安全了,咱们张主任忙着为国争光去了!”
顾允知低声道:“江城改革关系到整个平海北部未来的经济发展,是我们的工作重点!”
章碧君的目光透过去窗望向前方的救护车:“知道她是谁吗?”
金敏儿笑了笑,不过笑容显的有些勉强,她坐上了汽车,张扬驱车向国际会展中心驶去,这件事很难解释。章碧君将一个难题抛给了他,他怎样才能让金敏儿保守住这个秘密呢?
黑衣男子怒吼一声,抬起右脚,身体向左拧转,以左脚前掌为轴,脚跟擦地内旋配合身体左拧,右腿呈弧线向张扬踢去,正是泰拳中威力巨大的右横踢扫。张扬落地之前已经被他用枪射中,立足未稳,仓促之中,只能用并拢的双臂抵御他这记威力强大的攻击。
张大官人笑了起来,他礼貌的做出了一个邀请的动作,金敏儿挽着张扬的手臂,在众人艳慕的眼光下走向舞池。
张大官人发现金敏儿的智慧丝毫不输于她的美貌,他低声道:“这世上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
章碧君秀眉扬起,脸上带着笑意道:“张扬,看来你对国安意见不小啊!”
张扬反应神速,腾空一跃跳过前方的汽车,两排密集的子弹扫射在汽车上,玻璃的碎屑漫天飞舞,迸射的到处都是。
章碧君低声道:“金敏儿有没有事?”
梁成龙笑着给了他一拳:“滚!你才癞蛤蟆呢!”
其中的秃头男子举枪对半空中如大鸟般飞起的张扬扣动扳机,张扬的身体不可思议的在空中一个转体变线,原本瞄准他心口的子弹贴着他的小腹飞出,张扬右手中的天线脱手射出,插入了这名秃头男子的右眼,一直深入他头颅。
金敏儿点了点头,张扬帮她把西服脱下,看到她的右肩上有一个血洞。子弹并没有贯穿她的肩头,弹头仍然遗留在里面,张扬低声道:“我帮你把弹头取出来!可能会有一点点疼痛!”
“不敢,我属于被你们卖了还要帮你们查钱的角色。”张扬有些疲惫的闭上双目,过了一会儿方才道:“被我杀死的那个人是不是秦朴?”
张扬差点没笑喷了,他也没有继续跟在他们身边当电灯泡的打算,忽然听到人群中发出低声惊叹,他转身望去,却见金敏儿挽着韩国经贸团团长黄传善的手臂走了进来,她今晚身穿一袭红色长裙,雪白的香肩和无暇的美背毫不吝惜的裸露在外,腰身纤细,体态绝佳,迈着轻盈的脚步走入会场,仿若坠入凡间的精灵。黑色长发波浪般起伏,柔美之中带有几分不羁,弯弯秀眉之下,一双深蓝色的美眸,因为她用上了美瞳的缘故。
金敏儿小声道:“没事儿,他打不过你!”
张扬一脚踹在他的小腹上,将那名杀手的身体踹得向后飞起,重重撞击在车身之上,向前跨出一步,手中天线轮番抽打在他的左臂、双腿之上,张扬对此人恨到了极点所以下手毫不留情,将他四肢骨骼尽数抽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