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38章 新旧交替

小交警冷冷看了他一眼:“禁停标志看到了没有?大厦有地下停车场。你不会多开两步?”
“天野同志很年轻!”
秦传良笑道:“他在这儿呢。正帮我煎药呢!”
张扬来到秦白车前笑道:“我说秦白,你脑袋比过去开窍多了!”
秦清小声交代道:“你和杜天野的关系虽然很好,可在外人之前尽量不要表露出来,工作是一回事。友情又是一回事!”
秦白笑道:“小小不然的事情,制度是死的人是活的!”他能够说出这样的话的确让张扬感到惊喜不已。看来这个死脑筋小舅子也有了可喜的变化。
张扬道:“在体制中混久了,棱角会越来越少!”
杜天野微笑道:“教育医疗养老都是老百姓最关心的问题,任何一个环节出现了不妥,都会引起社会的不安,甚至会出现不满的情绪。我希望在我的任期内,能够让这些方面得到改善,得到解决给老百姓踏踏实实的办些实事好事!”他初来乍到,的确没有太多的发言权。很多事情都是从大面上来说。不过他的几次发言也让常委们悄悄揣摩,这种揣摩只是为官者的一种习惯,其实杜天野今天的发言并没有特别的实际意义。
代市长左援朝笑道:“杜书记太客气了,您是从中央下来的人,比我们地方上的更能高瞻远瞩,我们江城所有的干部一定紧密团结在您的周围,在您的领导下把江城的改革开放推向一个新的台阶!”
张扬道:“方总,其实这个世上还是好官的,看事情不能太偏激!”
组织部长徐彪笑道:“年轻人都有上进心,荣誉摆在面前谁不心动啊?再说了,不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选举嘛,干嘛搞得那么神秘?结果既然出来了,把投票结果公开了就是,遮遮掩掩的,不让人产生想法才怪!”
代市长左援朝适时开口道:“计票结果是张扬占优,可综合评选的结果孙东强也不错,两位同志各有各的优势,这也证明我们江城优秀的年轻干部很多嘛!工作不同,岗位不同,他们所创造的成绩也不同,东强是个政工干部在团组织建设方面的成绩十分优秀,可张扬也不差,担任企改办副主任以来,他的工作成绩也是有目共睹的,我看这样反正都入选了十佳青年,至于顺序的问题就不要争执了,票选结果不必公开,以免引起更大的争议,东强同志还是咱们十佳青年第一位!张扬第二位!”
“你负责党的工作,你是江城第一领导人,你起到的就是组织领导工作,看过三国吗?刘备武功不如关羽张飞,文不如诸葛庞统!为什么他在里面能够当家作主?那是因为他能够很好的扮演自己的角色,他懂得怎样笼给人心,他懂得怎样组织利用。一位市委书记最重要的是有全局观,如同身体中的大脑,他要懂得指挥,什么东西让手去做,什么事情让脚去做,只有正确分工,四肢才能协调行动!”
听说秦传良生病了,张扬作为晚辈肯定要去探望,他去菜市场买了两支老母鸡和黄精,又去药店买了些中药,给秦传良送了过去。
顾允知并没有任何的意外杜天野去拜访宋怀明并没有什么奇怪的。按程序,他拜访完自己就得去宋怀明那里走动一下,顾允知道:“你觉着小杜怎么样?”
市委宣传部杨庆生脸上有些发热。心中暗骂这群常委,都他妈不是好东西,搞到最后,把麻烦事弄到自己身上了,他清了清嗓子道:“根据我们选举小组的初步计票结果。”他停顿了一下。
张扬叹了口气道:“是啊,想劝劝他!”
张扬笑道:“咬我的时候一定要分开咬,不然我会疼!”
在所有人的掌声中杜天野缓缓坐下。
袁美文慌忙解释说不是,觉着自己说错了话,脸儿都有些白了。
宋怀明道:“这可不是我想要的态度,国家把这么重要的位置交给你。是看中了你的能力,你担当重任。也不能仅仅是尽力就可以了,你要做好,而且一定要把工作做好!这才不辜负国家的期望,才不辜负组织上的看重!有信心吗?”
宋怀明道:“其实很简单,四项基本原则不能变,其它的事情在于你自己怎样发挥!”
常务副市长李长宇道:“谁当选十佳青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够代表咱们江城的形象!重要的是结果颁布之后,在社会上不要引起过多的争议。”
今天是杜天野第一天上任,并没有人提起十佳青年的事情,常委会结束之后,代市长左援朝代表宣布今晚在市政府一招为市委书记杜天野接风洗尘,这属于礼节上的事情。杜天野当然不好拒绝hetushu.com
杜天野长这么大,除了自己母亲以外还没有被其它女人伺候过,他还真有些抹不开面子,他是小看了人家服务明星的专业素养,苏媛媛心中暗笑,想不到这位市委书记居然还有些腼腆呢。
马益民笑了笑,慌忙把烟摁灭在烟灰缸中,李长宇也把烟给掐了,两人的脸色都有些尴尬。
秦清这才清醒了过来:“爸,你帮我谢谢他!”
梁传义微笑道:“小袁以后我们杜书记的饮食起居就交给你们照顾了!”
张扬并不想继续谈论这件事。岔开话题询问秦白父亲的身体怎样,秦白说父亲这两天得了感冒,正在家休养呢。他赶着去上班也没顾得上和张扬多聊,匆匆告辞离去。
秦清笑骂道:“就你那样,狗改不了吃屎!”
方文南拿起钥匙笑了笑,笑容显得有些勉强:“忙着跟我划清界限啊!怕我连累你?”
距离晚宴还有一段时间,杜天野在市委秘书长梁传义的陪同下前往一招休息,这次一招专门安排了1号小楼给市委书记暂住。
每每想到这件事,顾允知就会不由自主的想到宋怀明,他推测到一定是宋怀明在背后推波助澜,宋怀明显然已经开始在平海布局,他时刻准备着取代自己的位置,在这一点上。宋怀明无疑要比许常德优秀得多。也厉害得多,可顾允知有一点始终想不透,宋怀明和乔老和文副总理之间究竟是怎样的关系?他究竟站在哪一边?政治上往往需要立场鲜明,左右逢源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他相信以宋怀明的头脑绝不会犯过于低级的错误。
不过有专人伺候也有好处,这边杜天野刚问洗澡间在那里,苏媛媛已经麻利的去洗手间帮他放好了水。
赵洋林脸色铁青的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没多久宣传部部杨庆生找了过来,他苦着脸道:“赵主任,你看这事儿闹得!”
左援朝这句话一说,赵洋林打心底松了口气,关键时刻左援朝还是能顾全大局的。
杜天野恭敬道:“宋行长,我缺乏的市级工作管理的经验,这次也算是临危授命,以后的工作还要靠您多多指点!”
秦传良诧异道:“你怎么知道我生病了?是不是听小白说得?”
“你放心吧,我已经不走过去的那个张扬了,别说他来当书记,就算你过来当江城市委书记我一样可以做得稳稳当当的,咱们俩的事情决不让任何人看出来!”
“那怎么了?没预约一样不能进去!”
人大主任赵洋林没有发言,他静静观察着杜天野,一个三十八岁的市委书记,这在全国来说也不多见,人的命运不同,官的运道也不同。自己就快退休才熬到了现在这个位子,可人家才三十八岁就已经达到了,赵洋林内心感叹的同时不由得又想起了自己的女婿孙东强。
所有常委又同时笑了起来,杜天野留给大家的首次印象还是很谦虚的。不过想想洪伟基刚来的时候也是如此,一个干部是否称职还需要时间的考验。
“怕什么,又没人偷听你电话!”
杜天野点了点头:“没问题!”
杜天野道:“江城市委书记!”
杜天野道:“我会尽力!”
顾允知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道:“伯达小杜走了吗?”
赵洋林知道许伯基对自己一直心怀不满,否则也不会在常委会上提起这件事。他冷哼一声:“选举结果还没出来呢,他叫什么?动不动就向省里投诉,还有没有集体观念?上次报纸舞弊的事情我就说过,对于这种人应该坚决清理出去,你们看看,现在事实摆在眼前,这样的素质怎么能担当十佳青年的称号?”
张扬摇了摇头:“和冰镇矿泉水能冷静的话,这社会的犯罪率肯定能降低一半以上。”
赵洋林端着鼎却没有喝。重重顿在桌上道:“只要江城不嫌丢人。现世去!”
张扬笑道:“也没怎么招待,如果你回来,我一定提供全方位服务!”
方文南在他身边坐下:“找我什么事?”
秦白抬头看了看国华大厦,低声道:“你来找方文南?”
方文南道:“张主任,你变得越来越圆滑了!”
秦清听到他越说越不像话,不禁啐道:“别胡说啊!我在办公室呢!”
杜天野这次来到江城是在省委组织部副部长李满堂陪同下过来的,江城市委理所当然的又举行了一次常委会,常委会上,李满堂代表省组织部向江城几位常委介绍了新任市委书记杜天野,所有常委开始鼓掌。
方文南道:“谁伤害过我,我一定不会让他好过!”
张扬道:“事情已经发生了。就不要总是想着过去,否则你一生都http://www.hetushu.com将生活在痛苦之中,伤害别人的同时往往也在伤害自己!你永远不会快乐!”
张扬笑道:“想我了?”
李长宇一直都在考虑教育改革的问题,可教育改革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现在他也拿不出具体的方案,李长宇道:“我已经让人去考察先进地区的办学方案,希望能够找到从根本上改革江城教育系统的方法。”
张扬想起他起诉田斌的事情。低声道:“你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你儿子找回公道吗?”
左援朝道:“咱们今天别忙,等杜书记来主持常委会的时候再投票!”
宋怀明最初的时候也没有想到文国权会把杜天野派到江城,凭心而论。他对杜天野的执政能力也没有太大的把握,一个三十八岁的年轻干部,而且之前没有任何地方的执政经验,江城是平海第二大城市,交给杜天野,宋怀明还真有些不放心,他低声道:“天野同志,江城是一座老工业城市,也是平海北部的中心城市,这些年发展严重滞后,我希望你的到来能够带个江城一个崭新的面貌,促进江城的经济发展,缩平海南北经济差距。”
杜天野也不想她们为难,苏媛媛既然想留下就让她留下。
夏伯达点了点头道:“我送他出门了,他说还要去宋省长那里拜访一下。”
张扬笑道:“你不认识我,我是企改办张扬!”
秦清啐道:“瞎说八道,信不信我咬死你!”
老咯!顾允知从心底感叹着。他的算盘并没有成功,他对杜天野的能力充满了疑问,毕竟杜天野太年轻,又没有地方执政的任何经验,这样的人能够领导好江城这座城市?在顾允知过去的计划中,岚山市长常颂无疑是最佳人选,可现在说这些已经太晚了。
杜天野笑道:“我有手有脚的,什么事都可以自己做,用不着那么麻烦!你们都回去吧!”
方文南冷笑道:“对我而言。无所谓好坏了!我只想看到公平这两个字!”
“没别的了?”
赵洋林差点没被左援朝给气晕过去。左援朝啊左援朝,你他妈真够阴的,有史以来,哪年不是十佳青年首位理所当然的入围省十佳,你来了个常委投票,这帮常委大半都站在张扬那边,我女婿哪还有机会?左援朝啊左援朝,你大爷!
杜天野看了看苏媛媛,苏媛媛二十四五岁年纪,相貌娟秀,身材高挑匀称,皮肤白皙细腻,一双大眼睛泉水般明澈,笑起来十分恬静,让人很有亲切感。
“这孩子就会乱说!”
赵洋林气得脸色由青转白,杨庆生却是一脸的苦笑。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赵洋林道:“我认为综合评判一个同志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让社会公开征集投票的意愿是好的,可是我们良好的意愿被某些同志的自私心给利用了,他利用买票舞弊的方法来增加支持率,既然报纸选票可以这样做,其它的选票一样可以这样做。”他这句话说的有些过了,等于把市委宣传部也给绕进去了。
杜天野听她说这句话不禁笑了起来:“光荣我还能忍受,这艰巨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觉着我这个人很难伺候啊?”
一直没有说话的政协主席马益民道:“赵主任的意思是说宣传部的选票结果有猫腻?老杨,你老实说。你们计票的时候是不是做了手脚?他这话可够毒的,不但搞内部分裂,而且落井下石。
左援朝又道:“既然杜书记让我主持,我就多说两句,主持还是您!”他咳嗽了一声。
杜天野道:“我初来乍到,对江城的情况还不熟悉,今天的常委会还是左市长代为主持吧!”
宋怀明笑了起来:“你倒是够坦白。我问你,你去江城担任什么职务?”
杜天野之前已经和江城不少的常委见过面,他微笑道:“咱们今天的常委会就是一个见面会,人和人相处需要一个熟悉的过程,咱们领导干部也是一样,我们的干部团队会有一段时间的磨合期,在这个磨合期中,希望大家能够相互谅解,我有什么做得不妥的地方,大家尽管当面向我提出来,我一定做到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不给你点教训你下次一定注意不了!小交警还很认真,有点当初秦白的味道。
听到这句话,张扬顿时放弃了继续劝说他的打算,方文南这样下去只会越坠越深,他报复洪伟基情有可原,可是利用苏小红去报复洪伟基就未免有失光明。
左援朝心中暗乐,以小见大。这位新来的杜书记应该不是个很好说话的人,他微笑道:“我先说一下江城开发区的建设问题,开发区是我们江城今和-图-书明两年的重中之重,如今签约企业正在逐步进驻开发区,进展十分顺利,我们市政府将重点改造开发区的环境,其中包括道路的铺设。配套设施的建设,以及南湖水库的改造绿化!”
夏伯达摇摇叉。
秦清芳心之中一阵难言的温暖,宛如蜜糖丝丝渗透她的心田,张扬紧张她的家人,就是紧张她。
“是啊!”
顾允知笑了起来,他把茶杯放下。上下打量了夏伯达一眼:“说说看,别有什么顾虑!有什么说什么!”
方文南拧开一瓶灌了一口道:“能够帮助我冷静!”
杜天野在东江专程拜访了省委书记顾允知,顾允知并没有和他做出什么实质性的谈话,只是一些官面上的交代,顾允知对杜天野谈不上什么爱帐,可在杜天野成为江城市委书记,他从心底是感到很不舒服的。偏偏他又无法改变,这让他感到一种悲哀,假如把平海看成自己的家。那么这个家庭现在开始逐渐的被外人渗透,有人正在觊觎着自己的位置。
李满堂和洪伟基离开会议室之后,李满堂向他伸出手去:“祝你好运!”
组织部长徐彪哈哈大笑起来。他大声道:“老杨啊老杨,我算是明白了,难怪人家要去省里告你们。你们口口声声公平公正,公开选举,搞到最后还得你们拍板定案,选举结果有什么用?早说这样,何必轰轰烈烈的搞什么选举,不是自己把脸伸出去让别人打吗?”
杜天野道:“我会多向老同志学习的!”
几名常委都笑了起来,还初步计票结果呢,现在结果都传出去了,不用问肯定是他们选举小组内部人干得!
杜天野站在那里,向众人自我介绍道:“我叫杜天野,组织上委派我来主持江城工作,在场的各位都是我的老大哥,在工作经验上也都是我的前辈,以后希望大家对我的工作多多支持多多帮助!”
张扬掏出别墅的钥匙放在茶几上:“我在市政府附近找了套房子,你这别墅我用不着了!”
苏媛媛恭敬道:“杜书记好!”
杜天野点了点头,既然是临时的也不用考虑太多,他向梁传义道:“你先回去吧,我休息一会儿,晚上准时去餐厅!”
赵洋林很窝火,他知道张扬背景很深,原本也没打算跟张扬反目成仇,可关键在于,他始终认为这次的省十佳青年是自己女婿的,张扬半路杀了进来,让他有些措手不及。张扬的确有能力,可究竟太年轻,资历太浅,总不能让女婿拱手把荣誉让给他,别人怕张扬,自己可不怕,他是快退休的人了,必须要给女婿铺平道路,不然等退下来更没有机会了。这个省十佳青年极其重要,得到这个称号,在锤炼两年,可以让女婿以后的仕途一帆风顺,人谁没有私心啊?
左援朝说完就把接力棒交给了常务副市长李长宇,李长宇介绍的是江城旅游开发状况,一个抽烟已经习惯的人,猛然让他把烟拿掉,李长宇总感觉嗓子里痒痒的很不舒服。说一段话就会不由自主的咳嗽两声,这让他的发言失去了昔日的吸引力。
秦清沉默了一会儿,眼圈竟然有些红了,她发觉自己对张扬的想念是玄骨铭心的,还好是打电话,不会让张扬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否则他一定会笑自己了。秦清整理了一下情绪道:“海心去江城你招待的很周到,她让我替她谢谢你!”
省委办公室主任夏伯达悄悄走了进来,他默默帮助顾允知换了新茶。谈到失落,最失落的应该是他,他对顾允知内心的揣摩是最为到位的。在顾允知对洪伟基开打的时候,他就已经意识到,大老板正在为日后布局,自己在苦熬这么多年之后,终于看到了曙光,可杜天野的横空杀出,让他所有的希望成为泡影,他从没有抱怨过,仍然默默做着自己该做的事。他知道顾允知的心里也不好过。
顾允知哈哈大笑:“很年轻!嗯。年轻好,年轻好啊!”
“秦市长咱不能这么骂自己啊。怎么形容的那么恶心,我是狗你就是条小母狗!”
袁美文和苏媛媛恭敬的向这位新任市委书记问好,两人都显得有些惊奇,谁都没想到新任市委书记竟然会这么年轻。
杜天野笑着摇了摇头,在京城当官和在外面当官果然不同,难怪很多京官挤破头想去外面当两年封疆大吏,独掌一方权柄的感觉果然不错。
杜天野看了看室内的环境道:“房子太大了!我一个人住是不是太奢侈了!”
张扬笑道:“听你这话的意思好像在骂我!是不是我这人长得很惨?”
常委里面烟瘾最大的就是李长宇和马益民,过去还有市委书记洪伟基。现在和图书洪伟基走了,当家的是杜天野。人家一来到就开始了戒严令。
杜天野的目光落在常务副市长李长宇和政协主席马益民的身上,他微笑道:“我提个建议啊,以后咱们常委会的时候能不能不抽烟啊?抛开吸烟有害健康不说,咱们会议室就这么大点地方,就这么些氧气,你们一抽烟,这氧气消耗的就更快,氧气消耗快了,我们的大脑就容易缺氧,大脑一缺氧考虑问题就不周到,用一颗颗缺氧的大脑怎么能做好江城的管理工作呢?”
左援朝介绍完开发区情况口又介绍了,业改革的讲发展情况,着重提出了酒厂和制药厂刚改革成果,这两样成果和企改办的工作是密不可分的。
左援朝自我调侃道:“我是代市长,可不敢再当代市委书记!”一句话逗得大家都乐了起来,左援朝很多的时候还是很幽默的。
秦传良突然来了一句:“你们之间还用说谢?”
杜天野和梁传义来到门前,发现房门开着,里面有两位宾馆的工作人员,一位是一招的总经理袁美文。一位是他们一招的服务明星苏媛媛。
杨庆生道:“赵主任,时代变了,您消消气,我可听说张扬的未来岳父是咱们宋省长!”他的言外之意是。孙东强是你女婿不错,可人家张扬是宋怀明的女婿,你自己掂量掂量。是你大还是宋怀明大?
张扬也是一招的熟人,这里的工作人员没有不认识他的,不过他和苏媛媛并没有打过什么交道,苏媛媛在门口就把他给拦住了:“站住!”
“那就赶快回来,我让你亲个够!”
方文南看了看他的皮衣,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笑容:“皮衣不错!”
张扬笑了起来,笑容多少有些尴尬。
方文南道:“我不是说你,我说的是洪伟基,他出了事情,到最后居然连个处分都没有落下,真是中国特色啊!”
苏媛媛拦住大门口没有让路的意思:“你预约了吗?”
秦白认识他,笑道:“小陈,这是我哥们,给个面子!”
宋怀明笑着拍了拍杜天野的肩膀道:“工作上遇到任何困难,可以直接向我汇报,我会给你不遗余力的支持!”
秦白道:“他把田斌给告上法庭了,这件事闹得挺大,看来田斌这次要倒霉了!”
梁传义笑道:“杜书记,就住几天,等市委家属那边清理好了您就过去住!”
杨庆生和赵洋林的私交是不错的。他也不想起洋林难堪,可这件事又掩盖不住,他只能照实说:“计票结果是张扬得票最高,他获得了百分之五十二的选票,孙东强第二也有百分之二十一的的票。”
谈到教育和医疗改革的时候。杜天野适时打断李长宇的话道:“李副市长,我听说江城的教育系统出了不少的问题,能具体谈一下教育系统的改革方向吗?”他这句话切中了要害。
秦清轻轻嗯了一声道:“想亲你!”
方文南重新把钥匙扔在茶几上:“现在我算是明白了,官官相护!”
这时候一辆警车从一旁经过,秦白从车内探出头来:“张扬!你怎么在这儿?”
方文南叹了口气道:“的确,没有人能够真正做到世浑浊兮吾独清!”
秦清何等聪颖,稍稍一品就知道这厮没说好话,咬字分开那是什么了?她红着脸啐道:“过份!”然后声如蚊楠道:“等我回去,你想怎样就怎样!”
张扬道:“他出事了吗?我怎么不知道啊?”
宋怀明又道:“工作中一定要注意公私分明,千万不要被个人的感情左右!”
虽然隔着电话,秦清仍然羞得面红耳赤,难道父亲已经觉察到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她咬了咬樱唇道:“爸,您别瞎说!好好养病。现在开会!晚上再给你打电话!”
杨庆生苦笑道:“选举小组又不是我一个人!”
方文南显然没多少心情听他调侃,指了指对面沙发,张扬坐了下去。方文南站起身去冰吧里拿了瓶矿泉水扔给他。
张扬帮秦传良煎完药之后离开了秦家,刚刚回到自己的车内,秦清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杨庆生道:“我们十佳青年的评选也不能光看投票结果,要综合考虑一个同志的工作能力和社会影响。”
洪伟基致辞欢迎之后,起身道:“现在我就把江城的工作交给天野同志了,相信江城在天野同志的带领下,会在深化改革的道路上继续走下去,经济获得持续稳定的发展!”他伸出手去,象征性的和杜天野握了握手。然后就和省组织部副部长李满堂一起离开了会场,洪伟基内心之中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从今天起,他总算和江城再无瓜葛了,他迫切的想逃离这片土地,他想要开始一段和-图-书崭新的生活。
杜天野听得很仔细,不时在自己随身带的小本子上记着什么。
在座常委多数都笑了起来。
袁美文有些焦急道:“杜书记。不行啊,这是市里交给我们的头等大事,我们做不好肯定要挨批评了!”
洪伟基微笑着和李满堂握了握手:“谢谢!”
江城的天气一天比一天冷了。张扬穿上了安语晨给他买的皮衣,驱车来到方文南位于江城市建国路的国华大厦,他走过来找方文南的,方文南最近的行径让他觉着很不正常,作为过去的朋友,张扬还想劝劝他,当然他这次前来还有一个目的,就是退还方文南的别墅钥匙。
秦清听到父亲咳嗽,不禁紧张了起来,轻声道:“你给张扬打个电话,让他来给你治治!”
张扬接过皱了皱眉头道:“真有你的,天这么冷还喝这玩意儿!”
谢谢宋省长!”
秦传良生病是因为气温骤降的缘故。看到张扬过来看他,慌忙把张扬迎了进来,张扬把东西放下道:“秦叔叔,我给你买了两只老母鸡,您回头用黄精炖一炖,堡汤喝,对感冒有好处,药我也给您抓了几付!”
张大官人听得欲火焚胸,假如不是还有工作要干,这厮说不定现在就开车去了岚山。
赵洋林怒道:“你们宣传部的保密措施也太差了!”
张扬乐了,他认识苏媛媛:“是你啊!我来找杜书记!”
杜天野洗澡的时候,苏媛媛在客厅把房间的窗户拉开通风。正忙着的时候,看到张扬走了过来。
杜天野听出宋怀明的这句话是在提醒他和张扬之间的关系,杜天野心中暗笑,张扬是你的准女婿。我要走出手整他说不定你又要不高兴了。
赵洋林脸色铁青,他算明白了,常委们多数都站在张扬的一边,今天真正推动这场运动的人是代市长左援朝,别看他说话不多,可幕后推手就是他!
宋怀明笑道:“缺乏经验是肯定的。不过缺乏经验也未必是坏事,过去我们的管理模式和现在已经有了很大的分别,时代在变化,管理手段也在不断的变化,如果还是用过去的经验和方法来做领导工作,肯定无法适应改革开放的发展,你缺乏经验,最大的好处就是脑子里没有固有僵化的概念,可以跟地上新鲜的思潮!”
方文南用力点了点头。
袁美文向杜天野介绍道:“杜书记,这位是我们一招的服务明星苏媛媛,我特地把她调过来负责您的饮食起居!”
杜天野直言不讳道:“宋省长。经济工作我并不擅长!”
小警察点点头:“成,下不为例啊!”说完他骑着摩托车离去。
公安局长荣鹏飞道:“这样最好!投票吧!”
赵洋林愤愤然道:“我就搞不懂了。这样一个流里流气的年轻人居然能够当选十佳青年,简直是给我们江城抹黑!”
大部分常委都表示赞同,人家左援朝不但要打赵洋林的脸,还要拉着新任书记一起打。
方文南的头发已经花白,坐在办公室里呆呆看着桌上那张和儿子的合影,直到房门被敲响,他才从沉思中惊醒:“进来!”
袁美文笑道:“梁秘书长放心。我们一定完成组织上交给我们的光荣而艰巨的任务!”
左援朝的脸上始终保持着微笑。他知道在场常委中和张扬交好的不在少数,自己没必要说话。
左援朝又道:“至于今年选送省十佳青年的问题,就在他们十个人中产生,为了公平公正起见,到时候由市委常委投票产生!”
张扬安道:“得,我下次一定注意!”
张扬风度翩翩的走了进来。
梁传义这才告退。
张扬起身去厨房给秦传良煎药,秦传良嘴上跟他客气,可还是由着他去了。
那小警察看到秦白认识张扬,开罚单的笔停了下来。
秦清道:“我听说杜天野去江城当书记了!”
此时家里的电话响了,秦传良跑到客厅内接了电话,电话是女儿秦清打来的,她也听弟弟说父亲生病了。所以打电话问候,秦传良道:“我没事小清,你不用担心。”话没说完就一连串的咳嗽。
离开国华大厦,张扬发现一名小交警正站在自己的吉普车前抄牌。张扬走了过去笑道:“警察同志。我这就走!”
代市长左援朝望着宣传部杨庆生道:“庆生同志,结果到底出来了没有?谁得票最高啊?”左援朝不说话则已,一说话就直奔要害而去。
公安局长荣鹏飞笑道:“说来说去我都听糊涂了,到底这十佳青年谁是第一啊?”
张扬笑道:“刚在路上遇到他了!”
夏伯达笑道:“我可说不好。我又不是组织部的!”
秦传良似乎觉察到了什么,低声道:“张扬这小伙子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