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44章 狭路相逢

罗慧宁道:“真不希望看到蔡部长和顾书记因此而产生矛盾!”她这句话的意思已经相当明显,文国权显然有能力调解这件事,张扬也想让这位干爹帮着顾家说句话。
熊开滦咬了咬牙,在这么多同门面前他怎么都得撑着,大声道:“我开的车,怎么着?”
天池先生道:“是武功心法吧?”
陈雪点了点头。
陈雪整理完了残片,也来到天池先生的书房中,一张俏脸被冷风吹得红扑扑的,绝世之容越显得娇艳可人。
蔡思样道:“顾书记,你放心,我也相信法律的公正,我不会动用自己的关系影响法院最终的判罚!”
乔鹏飞自始至终都没有出手,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张扬的实力,他知道就算自己出手,其结果肯定是自取其辱,熊开滦是这件事的挑起者。不过他也不敢上前,躲到一旁偷偷打起了电话。
徐天洋叹了口气道:“他认为你在背后做了工作,利用精神评估这件事为明健脱罪,已经向警方提出严正抗议,而且要求重新组织专家组进行二次评估!”
张扬向他伸出手去:“我们还是朋友!”
顾允知哈哈大笑,他把茶杯放在茶几上:“长命百岁我可没想过,能够健健康康的再活二十年,看着你们一个个结婚生子,我就心满意足了!”
和文国权谈话,张扬不能畅所欲言,虽然他来此之前曾经想过,如果有可能,让文国权给蔡部长施加一些压力,只要他愿意出面,顾明健的事情无疑会朝更良好的一面发展。
张扬把手中带来的一些清台山特产放下道:“干妈,不麻烦了,我中午还有事!”他的吉普车内常备这些东西,以为不时之需。
蔡旭东低声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可顾明健捅了我六刀,我不可能放弃对他的诉讼!”
顾佳彤送走了父亲之后,和张扬一起去探望了弟弟顾明健,顾明健再次被送到了戒毒所强制戒毒,不过已经不是上次那家。
顾养养倒了杯红茶送到父亲的手中,轻声道:“爸,您该睡午觉了,这两天,你都没好好休息!”
张扬很低调,并没有引起乔鹏飞那些人的注意力,看到乔鹏飞,张扬就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搞了半天这乔鹏飞在恶意报复,真是冤家路窄,这厮用车挤自己的时候。只怕不会想到这么快就和自己相遇吧。
除了乔鹏飞只有熊开滦见过张扬,其它人并不知道张扬的厉害,熊开滦壮着胆子道:“车胎是你扎的?”
直到下午时分顾佳彤仍然没有回来,她害怕张扬久等,打来了电话。原来顾佳彤的蓝海公司又出了点问题,需要她处理,下午是赶不过来了,张扬让她忙自己的,回头他打车回去。
文国权点了点头:“年轻人懂得谦虚是一件好事!”他缓缓放下茶盅:“天野去江城的工作还顺利吗?”
张扬和顾佳彤都脱去了皮大衣。
顾明健重重点了点头,他望着张扬道:“真的很感谢你!”
冷静考虑整件事之后,蔡思祥这才决定和顾允知见面,这次见面的目的是为了解决问题了。
张扬身穿黑色皮大衣,静静站在风雪中,一张英俊的面庞似笑非笑。深邃的双目盯住乔鹏飞的面孔。逼人的杀气穿过虚空,笼罩住乔鹏飞的周身,虽然两人之间有接近十五米的距离,乔鹏飞仍然从心底感觉到一股寒意,包括他的师兄弟在内,他们一方共有八人,而张扬只有一个人。
张扬点了点头,指着那片阴煞的手掌道:“很邪门的武功,这种东西最好不要流传出去,在坏人手中恐怕会很麻烦。”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不禁想起自己在乱空山遭遇袭击的情景,那一次对手所用的就是阴煞修罗掌,险些要了自己的性命,现在回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有一名八卦门弟子紧随而上,被张扬一脚踹中胸口,那厮被踹出一丈多高,重重摔落在雪地之上。
文国权道:“有时间,我找蔡部长谈谈!”
张扬倒是真的约了顾佳彤,不过还没等他开口说话,罗慧宁就抢先道:“嫣然正在云南旅游呢,他哪有女朋友约啊!”
蔡思祥道:“旭东脱离了危险。这算是不幸中的大幸,我不想自己的儿子有事,我也没想过,一定要把你的儿子送上绝路,我们都是国家干部,也都是党员,可我们也同样扮演者父亲的角色。”
张扬的自行车却因为这次意外而失去了控制,前轮撞在护栏上,自行车歪倒在地,张扬和陈雪都摔到在地。张扬迅速爬了起来,抓起一旁的石块向吉普车砸去,可惜距离太http://www•hetushu•com远,根本砸不到那辆车,不过张扬还是记住了那辆车的牌号。陈雪摔下时扭到了脚踝,自行车也因为这次撞击,车圈都变形了。
陈雪也深表赞同,当着张扬的面把那篇东西扔到了火炉里,张大官人多少还是觉着有些惋惜,那篇剑谱应该是好东西,自己应该拿来研究一下。
虽然文国权认了自己当干儿子,可张扬心里明白得很,人家是因为宋怀明的缘故,自己是宋怀明的未来女婿,文国权通过认干儿子这件事和宋怀明之间建立了某种默契。自己和文副总理真正的感情没到那份上。他们的这种关系是建立在政治利益的基础上。所以在内心中,张扬对文国权是保持距离的。
陈雪是骑自行车过来的,听到顾佳彤不来了,她轻声道:“跟我一起走吧!我骑车带你过去!”
吃饱了才有力气,张大官人怡然自得的吃着涮锅,好像已经忘记了刚才发生的事情。
张扬关切道:“你在外面呆了这么久,冷不冷?”
陈雪道:“其实武功并没有什么正邪之分,就像刀枪一样,如果落在正义人士的手中可以成为维护和平的工具,如果落入别有用心的坏人手中,反到成为祸害社会的凶器。”
顾佳彤道:“张扬想帮你看看。是不是可以帮到你!”
可张扬很快就发现这世上没多少浪漫的事情,天空变得越来越暗。风也越来越大,细小的冰粒从空中吹打下来,陈雪躲在张扬身后还好。张扬迎风骑行,被冰粒打得睁不开眼。
文国权笑道:“我倒不信,你比我这个副总理还忙!”
乔鹏飞那群人来到吉普车前都是一愣,四条车胎全都瘪瘪的,轮胎上的刀痕很清晰,刚才开车的熊开滦看到眼前情景,不由得勃然大怒,骂道:“那个混蛋干得?”
“我也不懂!”
张大官人真是哭笑不得,他这位干妈对自己的事情是相当的清楚,一句话把后路都给他堵上了,张扬笑道:“再大的事情也比不上陪干爸干妈吃饭重要!”
看到张扬和姐姐一起过来,顾明健并没有表现出过去的抵触,毕竟他已经从家人的口中知道了张扬这段时间为自己所做的努力。顾明健叫了声姐,然后向张扬点了点头:“张扬,你也来了!”
冰粒变成了小雪,走了足足一个小时方才来到了大路上,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多钟了,张扬看到风雪中有一家饭店,向陈雪道:“咱们吃点东西再走!”他背着陈雪走了这么久,有些饿了。
陈雪道:“刚才我烧那两篇东西的时候,你好像有些于心不忍!”
顾佳彤是为江城制药厂的新药提名而来,天池先生欣然应允,不过条件还是和上次一样。报酬全部捐资助学!老先生的然风骨的确令人钦佩。
张扬缓步走入白雪覆盖的地面,微笑道:“我给你一个机会,在我面前跪下,乖乖磕三个响头,刚才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
顾允知等得就是这句话,他咨询过相关人士,根据眼前已经掌握的证据,儿子的犯罪行为已经初步认定那时他无完全责任能力,戒毒所的葛翔因为对他恶意使用了大量的精神药物,已经被警方提出公诉顾佳彤将戒毒所一并告上了法庭,戒毒所给顾明健出具了戒毒成功的出院证明,正是这张证明让顾明健出院,从而导致了这场血案的发生,顾明健就算无法获得彻底免罪,他的刑罚也不会太重。
这些八卦门的弟子武馆就在附近。心理上本身就占有优势,更何况他们觉着自己人多势众,听到张扬如此嚣张,哪里还忍得住,已经有一人率先冲了上去:“操你大爷的!你以为自己是谁?”
火锅是老北京常见的涮羊肉。张扬点了个火锅,要了些羊肉青菜。和陈雪不慌不忙的吃了起来。陈雪留意到一点,张扬的耐性好像比过去有所提升,至少没有冲动到现在就寻找那帮开车人大打出手。
顾允知道:“我在京城认识不少人,可并没有让任何人过来说情,我只是想表达我对蔡部长一家的歉意,为犬子带给你们的伤害而道歉!”
顾允知道:“没那必要,评估结果公平公正,明健的确因为服用精神药物而导致精神失常,结果又不是我伪造的,我也没有做任何的幕后工作,他想二次评估,随便他,我要是去阻止他反而显得心里有鬼。”自从顾明健的精神评估结果出来之后,顾允知的心情平静了许多。至少可以证明儿子是在精神状态极不正常,受到药物干扰m.hetushu.com的情况下才犯下了这样得罪行,法庭上会视具体情节给予轻判。从一开始顾允知就没有想过帮助儿子脱罪,顾明健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他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
顾养养的小手却停顿在他的肩头,轻声道:“我想一辈子呆在爸爸身边,我才不想嫁呢!”
文国权不禁哈哈大笑起来,看着儿子的背影远去,文国权转向张扬道:“张扬!你中午不是约了女朋友吧?如果是我也不勉强你!”
顾佳彤和张扬离开戒毒所,两人前往香山去拜会天池先生。时近深秋,漫山红叶,林中道路也被红色金色的落叶覆盖,汽车驶过,落叶被经过时的气流激起,远远望去后方宛如拖了一道洪流。
张扬点了点头,这到不是因为他不想出力,是因为他的车技一直都不怎么样。陈雪骑上车子,张扬小跑两步坐了上去,自行车微微晃了晃。因为是下坡路,陈雪根本不用蹬车。只要控制车间就行了,张扬的手几经犹豫,还是落在陈雪的纤腰之上。
张扬道:“男人做错了事就勇于承担,明健,你是个成年人,你造成的一切后果,你对他人造成的一切伤害只能你自己承担,别人帮不了你!”
张扬看了看,一篇自然是阴煞修罗掌,另一篇却是一套极其精妙的剑法,虽然字里行间还有些残缺不全。大概的意思已经能够看出来了。
顾明健犹豫了一下,终于拿出手和他握在一起!
顾明健道:“我没指望别人会原谅我,我有今天,全都是罪有应得!”
顾养养来到父亲身后为他按摩着双肩,声道:“爸爸会长命百岁!”
顾允知点了点头。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张扬一拳一脚就击倒了两名八卦门弟子,所有人都知道了张扬的厉害。
张扬饶有兴趣道:“拿给我看看!”
顾允知一如既往的平静,在儿子的事情上,他已经表现出了足够的诚意,现在虽然有了有利的证据。可毕竟儿子刺伤人家是事实,理亏的始终是自己一方,顾允知道:“蔡部长,今天请你过来,是想好好谈谈孩子们的事情!”
顾佳彤呆了一会儿,就接到了律师的电话,要和她商量案情的进展。顾佳彤只能先行离开,和张扬约定办完事情之后,再过来接他。
乔鹏飞在七八个人的簇拥下从楼上走了下来,他并没有留意到坐在大厅内吃火锅的张扬,那辆吉普车就是乔鹏飞的,今天他和几位朋友去香山游玩,返程途中正看到张扬骑车带着陈雪,乔鹏飞倒没什么,可同伴中有一人是他的师弟,亲眼目睹过张扬和乔鹏飞冲突的全过程,今天又是他开车,所以故意用汽车挤了一下张扬,当然他也没想当真要伤人命,只是利用这种方法出出气。
顾允知在离开北京之前和卫生部长蔡思祥又坐在了一起,顾明健二次精神评估的结果也出来了,证明他的精神的确出现了异常状况这和他在戒毒所接受治疗有关,葛翔对他使用大量精神药物导致了他的精神状态极不稳定,有了明显躁狂症的表现。蔡思祥在事实面前不得不接受,这些天,顾允知也动用了他在京城方方面面的关系,让蔡思祥感到了一些压力,甚至他的顶头上司文国权也站出来为顾允知说话。更让蔡思祥费解的是,连他的儿子蔡旭东也不想继续追究下去,他认为这件事是有人在背后策划,顾明健只是一个炮灰而已。
陈雪虽然表示要跟他换着骑车,却被张扬拒绝了,这厮的头脑中从来都是大男子主义作祟,越是困难的时候,咱大老爷们越是要勇敢的顶在前面。
天池先生笑道:“这段时间,我们一老一小闲来无事就整理这些石弈,又从潘家园得到的,也有朋友送的,整理之后居然是两篇不同的文章,这其中的含义,我们没有搞懂!”
文国权道:“你居然懂得谦虚了!”
天池先生道:“没什么特别的意思,等陈雪忙完让她拿给你。”他邀请张扬和顾佳彤进屋,外面的气温很冷,屋里面因为生了土暖气,温暖如春。
陈雪淡然道:“你不是坏人!”
拐过前方的山路,到了一段向上的坡道,张扬当然不忍心让陈雪这个女孩子出苦力,他提出和陈雪换了换位置,张大官人有的是体力,不过这车技的确差了点,自行车骑得歪歪斜斜的,陈雪几次都担心的抓住了他的腰间,生怕被这厮一不小心给甩了出去。好在山间公路上很少见到汽车,骑出一段距离之后,张扬渐渐熟悉了起来,嘴里得意的哼着小曲和_图_书儿,发现骑车有骑车的乐趣。等回江城之后,一定要买辆自行车,没事带着红颜知己出去溜达溜达,倒也浪漫。
张扬笑道:“你觉着我是好人还是坏人?”
乔鹏飞内心却是一惊,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张扬,别人不会平白无故的扎自己汽车轮胎的,他向周围望去。
“也还好!”
文浩南道:“还不是因为你,你让赵阿姨给我介绍的将军女儿,她约我中午一起吃饭,既然你不让我去,我这就打电话把约会推了!”
乔鹏飞看到师弟被张扬所制。如果再不出头,恐怕以后这帮师兄弟也会小瞧自己,他内心一横,正要冲向张扬,却听张扬冷冷道:“脸面是自己的,惹火了我,什么面子我都不讲!”
来到天池先生家,发现陈雪也在那里,正坐在小板凳上整理一些石刻的残片。
罗慧宁笑道:“这才对嘛!”她出去准备了。
乔鹏飞转过身去,心中暗叫不妙。
“那就是好人咯?”
“我知道!”
张扬笑道:“没事儿,正饿呢。吃完饭再说,他把陈雪放下,然后很麻利的从腰间取出把小刀,走到吉普车利索的连捅了四刀。除了备胎之外的四条轮胎无一幸免,张扬笑眯眯道:“咱们先吃饭,这帮孙子跑不了的!”
陈雪并不知道张扬也来了北京,起身向他打了个招呼,又向顾佳彤笑了笑,她和顾佳彤少有交际,张扬为她们介绍了一下。
文国权皱了皱眉头:“无论做这件事的人是谁,都未免太不择手段了!”
蔡思祥叹了口气道:“事情已经过去了,道不道歉已经无关紧要了。顾书记,咱们都只有一个儿子,他们发生了事情,谁都不会好过!”
文国权微笑道:“喝茶可以清心养神!我也是来北京之后才养成的习惯,过去我喜欢喝白开水!”
张扬笑眯眯道:“谁开的车?”
蔡思祥默然不语,作为父亲他何尝不是很失败呢?现在回头看这件事。儿子和顾明健之所以发生流血冲突。只是因为一个风尘女子,如果儿子能够洁身自好,约束自身的行径,这件惨剧就不会发生。
顾允知道:“蔡部长,是我忽略了对儿子的管教,才会让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作为父亲,我很失败!”
张扬道:“是有一些!”
文国权邀张扬一起来到红木茶海前坐下,把茶准备好,文国权捻起茶盅抿了口,张扬也品了一口,赞道:“上好的乌龙茶!”
蔡旭东没说话,的确是他抢了顾明健的女人,显然是原因在自己的,顾明健恨他也是再正常不过张扬道:“你和林钰文的关系不用我说,林钰文把徐娜介绍给你,你当时就没有动脑子想想,她为什么要做这件事?她难道就没有任何的目的?顾明健刺杀你的当天才从戒毒所出来,那天晚上,王学海为他接风,是王学海告诉他,你和徐娜之间的事情。”说到这里,张扬故意停顿了一下:“王学海这么做的目的你应该明白,他恨你!”
张扬叹了口气道:“你和顾明健都是,你们两个都是被宠坏的孩子,希望你们经历了这件事头脑能够清醒一些,人能够长大一些!”
张扬正在一步步将主要矛盾转移到王学海的身上,他向蔡旭东道:“你和顾明健都是受害者,那晚的事情绝不是偶然事件,是有人事先计划。将你们一步步推向这个圈套。假如顾明健杀死了你,整件事就会圆满结束。”
这几天他的精神压力也很大,整个人明显消瘦了。
这时候又有二三十人先后赶到。陈雪坐在窗前望着外面,她的明眸之中仍然平静无波。并没有因为张扬的处境而感到任何的担心。她对张扬的实力抱有极大的信心。
顾佳彤充满怜惜道:“明健,不要再自责了,认识到自己做错了事,就要改!只要你能够改过,所有人都会原谅你的!”
罗慧宁道:“你好不容易才回家一趟,今天不许走,留在家里乖乖陪我们吃饭!”
蔡旭东当然清楚王学海为什么这么恨自己,他咬牙切齿道:“我绝不会放过这个混蛋!”
张扬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熊开滦一拳向张扬的面门打去,被张扬一把抓住拳头一推一扯,熊开滦的右臂顿时脱臼。
“他的脾气倔强了一些,性情还有些冲动,你们是好朋友,必要的时候一定要提醒他!”
“还好!你和楚嫣然现在怎么样?”
顾允知喝了口红茶,微笑道:“习惯了,人的年纪越大,睡眠的时间就越少,可能是剩下的生命越来越短,所以格外珍惜清醒的时候。”
张扬笑http://m•hetushu•com眯眯凑到陈雪身边,从地上拾起残片道:“有什么发现?”
单从感情的角度,张扬对罗慧宁这个干妈更亲近一些。罗慧宁也很为张扬考虑,她清楚张扬这次来北京的目的,吃饭的时候有意无意间提起了顾家和蔡家的这段恩怨。罗慧宁道:“听说这件事背后很复杂,戒毒所的人给顾明健服用了精神药物,导致他的精神不正常!”
天池先生道:“既然如此,就干脆把这些东西毁去,何必留在世上害人!”
文浩南一边收拾棋盘,一边和张扬笑着打了个招呼。
“我明白!”
陈雪淡然笑道:“还好!我在山里生活习惯了,清台山的冬天比现在要冷得多!”她去一旁拿起自己的手袋,从中取出一个小本,里面用硬笔工工整整书写了两篇文字,是她对照龙脊采石场和残片后整理出来的。
张扬懒洋洋的声音在后面响起:“乔鹏飞,你是在找我吗?”
顾明健笑了笑:“他已经帮了我很多了!”他向后靠在椅子上:“我现在才算清醒了过来,以前我总觉着爸爸对我不公平,整个世界都欠了我的,现在才发现,原来是我自己错了,错得很离谱!”
张扬道:“你身体怎么样?”自从陈雪上次在龙脊采石场遇袭后,张扬还没有和她见过面。
八卦门在这附近,乔鹏飞约了一帮师兄弟在这里吃饭,所以今天才会被张扬遇到。
顾允知道:“我马上就要回平海了,和你见面也不是为了求得你的谅解,伤害已经造成,没那么容易能够忘记!我以我个人的党性原则向你保证,我不会动用自己的任何关系去干扰法律的评判,明健最终会得到怎样的判罚,我全都交给法律去定义,身为国家干部,我相信国家法律的公正性!”
张扬顾不上追那辆吉普车,低头帮忙检查陈雪的伤势,陈雪伤得并不厉害,她苦笑道:“看来真的要跟你保持距离,每次见到你总会有倒霉事发生!”
张扬背着她走入那家名为山城火锅的饭店,一眼就看到了停车场上的那辆吉普车,张扬仔细看了看车牌号码,确定是刚才在山路上故意挤他们的那辆,不由得咧开嘴笑了起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麻痹的,干了坏事就想跑,老子到要看看你们今天能跑到哪里去?
陈雪道:“咱们在龙脊采石场发现的石刻,证明是新近刻上去的,先生找人把那块水底石刻给打捞了上来。我根据石刻上的意思,倒推了一下,发现那些文字翻译成中文后,和天池先生搜集到的金絔戊的石刻有许多共通之处。”
可乔鹏飞却清楚张扬的战斗力,一个将他打得狼狈不堪的人,一个可以逼退他三师兄的人,绝不是他们八个人就能对付了的。
张扬笑道:“那得分对谁!”他在文国权面前是轻易不敢开玩笑的。这不仅仅因为文国权的地位和权势。也因为文国权本身的性情有些严肃。
天池先生听到动静从:“张扬来了,我刚听你干妈说起你来了北京,正说你怎么没来看我呢!”
张扬淡然道:“我没要求你停止诉讼,我只是想你冷静的看待这件事。顾明健是凶手不错,但是他绝非主犯!如果精神评估的结果表明,他的精神不正常,我希望你能够公平面对!”
“还算顺利,杜书记干劲很大,江城各级干部也都很配合!”
张扬笑了起来:“干爸,我这次给你带来了一些清台山的野山茶,虽然算不上什么上品,不过好在是纯天然野生茶,人工炒制,原汁原味!”
从天池先生这里叫出租车还得现打电话,张扬也懒得麻烦,他原本就有话对陈雪说,这刚好是个机会。两人和天池先生辞别之后,陈雪推着她的自行车,张扬帮她拎着手袋,两人一前一后沿着山路走着,陈雪道:“下坡省力,我带你啊!”
文国权道:“你别看我喝茶好像很讲究,其实我对茶道是不懂得!”
蔡思祥淡然笑了笑,这两天儿子的身体康复的很快,已经彻底脱离了危险,所以蔡思祥的心境也平和了许多,他看了看顾允知道:“顾书记在京城的人脉很广,这两天在我耳边说情的人很多啊!”
文浩南道:“我先声明,我中午出门!”
陈雪笑而不语。
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徐天洋道:“看到儿子受了欺负,做老子的谁心里都不会好受,我这张老脸已经舍尽了,人家不给我这个面子。我看,是不是找找上面的人!”
张扬把天池先生给酒厂题字后,那笔钱已经投资修建小学的事情说了。天池先生连连点头道:“很好!和*图*书
陈雪却知道这是暴风雪来临前的平静,用不了多久,自己就会看到一场大战。
蔡思祥并没有因为顾允知的这番表白而感动,毕竟精神评估的结果对顾明健很有利,蔡思祥虽然不是什么法律,他一样能够想到顾明健这次得罪会很轻,顾允知不找他并不仅仅是为了致歉的,顾允知害怕他们家仍然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不休,所以他想先做通自己这个蔡家家长的工作。
张扬听他这样说只能点了点头。
顾佳彤向天池先生问好后把带来的茶叶交给吴妈,天池先生道:“陈雪很聪明,我让她休息的时候过来帮我整理一些残片!”
漫天的冰粒让视野变得模糊。张扬几次停下看看路标,确信他们没有走错。就快骑出山路的时候,一辆开着车灯的黑色吉普从后面高驶了过来,经过张扬他们身边的时候,司机忽然打了一下方向,车身向他们挤了过来,张扬手忙脚乱,惊慌中把车把拐向一边,那辆吉普车迅速恢复方向继续向前方驶去。
顾允知皱了皱眉头:“他很执着啊!”
陈雪芳心中微微一颤,却没有开口拒绝,只当张扬是无意间的一个举动。
张扬笑了起来,自行车不能骑了,反正离山下已经没多远,他把陈雪背了起来,一步步向山下走去。
陈雪看到那辆吉普车之后就明白了,今天肯定要出事,张扬的脾气她是知道的,无论在江城在东江还是在北京,这都是个胆大妄为的主儿,她小声道:“算了!”
可文国权根本没有提及这件事的意思,张扬也不好主动往上面引,两人的话题大都围绕杜天野进行。
可顾允知也不会眼睁睁看着别人设计自己的儿子,他已经下令平海相关单位正式彻底调查王学海投标过程中的违法行为,冻结其在东江的所有资产,他要让这个阴谋家付出痛苦的代价。
天池先生笑道:“在我的印象中,顾小姐还是第一次向我开口,好说,好说!”
文国权虽然喜欢下棋,可棋艺普通,文浩南已经是业余五段,让了父亲五子,还是赢了这盘棋,文国权看到张扬到来,笑道:“不玩了,不玩了!”
即便是武林高手,在和自然界的持续对抗中也不免感到有些疲惫,张扬顶风骑车,道路因为存了不少的冰粒开始变得很滑,他不敢骑快,陈雪的手从开始扶在张扬腰间,已经变成搂住他了,两人贴得很近,这是对自然界的正常反应。
罗慧宁略带嗔怪的看了他一眼道:“天大的事也得给我推了,今天中午陪我们好好吃顿饭!”
张扬笑眯眯道:“好啊!打算以多为胜,好!今天我手脚有些痒痒。陪你们玩玩!”张大官人今天动了真怒,熊开滦在山路至上用吉普车故意挤他们,不但自行车撞毁,连陈雪也受了伤,张扬一把将熊开滦推到一边,冷笑道:“你们不是很讲究江湖规矩吗?今天怎么回事儿?一起来吧!看看是你们的八卦掌厉害,还是我的拳头厉害!”
蔡旭东看着张扬:“我才是受害者!”
张扬来到北京第三天方才抽时间去拜会了文副总理夫妇,文国权刚好在家,他儿子文浩南也难得在家里。爷俩正在客厅里下围棋呢。
张扬等到对方挥掌之时,身躯鬼魅般窜了出去,一把扣住对方的脉门,一拳打在他的小腹之上。
这时候十多名身穿运动服的汉子冲入了山城火锅城内,为一人正是乔鹏飞的三师兄史英豪,听说师弟们在让城火锅和外人生冲突,所以第一时间赶过来帮忙,当史英豪看清张扬站在那里,内心顿时一沉。他前往江城挑战,如果不是张扬给他留存了几分颜面,恐怕自己会败得很惨,这件事情只向父亲说过。想不到张扬居然这么快就来到了北京。而且再度和他们八卦门生了冲突。
罗慧宁听说是这件事,顿时笑逐颜开道:“去吧!什么事也不如这件事重要!”
电话铃终于响了,顾允知拿起电话,低声道:“天洋,蔡部长怎么说?”
陈雪暗自叹了口气,看来想让张扬学会宽容这两个字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陈雪道:“我把龙脊采石场的那篇文字翻译后,和这些残片对照。从中抽出相同意思的文字,剩下的那些文字独立成篇,所以就得到了现在的两篇。”
蔡思祥道:“二次精神评估的结果我已经看到了,你别怪我怀疑次精神评估的结果,当时我看到旭东鲜血淋漓的样子,你知道我那时的心理感受吗?”
顾佳彤道:“先生,我这次来是特地求您的墨宝的!”
罗慧宁道:“您们先聊着,我让人准备午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