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45章 连环追尾事件

时季昌笑道:“二十岁的人了,一直都跟个假小子似的,总有长大的时候。”
张扬笑道:“看来真是有缘分,路上就撞到一起了!”
时季昌两口子心中暗道,这小子嘴可够甜的。
根据初步了解的情况,现场已经有三人死亡,四十二人受伤,其中有十一人重伤。
张扬淡然道:“小事一桩,有什么可烦的,无非是价格方面的问题。只要都让一步,条件合适肯定能谈成。
开雷克萨斯的那对医生夫妇拿着急救箱走了过来,他们随车携带的药品显然不够,伤者失血又太多。那中年男子叹了口气道:“失血太多,得马上送医院!”
史沧海微笑道:“年轻人!我年纪大了可不禁打!”
张扬端起酒杯,刚刚凑到唇边,就听到一个惊喜的声音道:“张扬!居然是你啊!”
史英豪正准备硬拼张扬这一拳的时候,衣领忽然一紧,立足不稳,身体被向后拖了好几步,正是这几步,让他躲过了张扬这一拳的锋芒。
在这里张扬又遇到了时维一家。他们也一早回到自己的车内,因为他们的车辆并没有遭遇事故,所以是最早放行的一批,不过来到这里也不得不排队等待加油,已经在这里等了四十多分钟了。
张大官人愣了,我名气这么大吗?在这穷乡僻壤也有人认得我?可马上就反应过来了,这声音是时维的。他转过身,看到时维穿着红色羽绒服,身后还跟着一对身穿军装的中年夫妇。那对夫妇正是时维的父母。母亲乔振红,父亲时季昌,父亲是北方军事学院的校长兼书记,母亲是军事学院的教授。
虽然雨雪已经停歇,不过路上仍然覆盖着冰层,车辆在上面行进需要异常的小心,这样小心翼翼的开了一个小时,终于来到第一个休息站。前来加油的车辆排起了长队。
张扬在镇上找到了一家小饭店。点一盘卤牛肉,烧了一只老公鸡,炒了两个素菜,因为镇上涌来了这么多受困旅客,物价也是水涨船高,张扬知道这也是难免的事情,并没有和他们一般计较。
幸好菜地味道不错,张扬带了一瓶飞天茅台自斟自饮,倒也怡然自得。
张扬的车虽然撞得变形,可空调还能正常使用,那对医生夫妇就没这么幸运了,他们的车损毁太严重,空调根本无法启动。
众人围拢上去,那名不幸的男子已经痛得昏了过去,他的两条大腿齐根被压在轿车下。
熊开滦道:“师父,我们刚才开车从香山下来,拐弯的时候吓到了他,他的自行车撞在了护栏上。人摔了一跤,可我们的车又没碰到他。他竟然把四条车胎都给扎了!”
乔振红望着女儿的背影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丫头居然也学会关心人了?”
顾佳彤帮他脱去皮衣,柔声道:“你吃过饭没?我准备好了。热热就可以吃!”
他上前拉起那名男子,两人一起翻到了隔离带外面。
张扬的手机总算有了信号,他给江城方面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们自己中途遇到了点事儿,不能及时赶回去。
时维还是一喝酒就脸红,话也明显多了起来,她提起张扬和八卦门的冲突。这么一说乔振红才知道,打她侄子乔鹏飞的就是眼前这个年轻人。不由得对张扬多看了两眼,张扬给她的第一印象还是不错的。彬彬有礼,待人热情,应该不像个蛮不讲理的人。
急救人员带来了一些药品,轻伤者就地治疗,重伤员简单处理之后,用担架抬往乡镇医院抢救。
张扬苦笑道:“被夹成了三明治,具体损毁情况还不知道,他举杯向时季昌道:“时叔叔好,非常时期,咱们都将就点,我敬您,等到了江城我正式做个东道,请你们一家人好好吃顿饭!”
时季昌听说张扬和史英豪交手,他和八卦门史沧海的关系不错,当然知道史英豪是八卦门年青一代中出类拔萃的人物,张扬既然能把他打败。想必武功非同寻常。时季昌也是个武学爱好者,他和张扬探讨了一些功夫,两人谈得十分尽兴,说话间还比划了两下。
张大官人暗叫不妙,想不到遭遇了冻雨,早知道就不选择在这种恶劣的天气返回江城了。前方的车辆突然停了下来,张扬慌忙踩下刹车。轮胎在结冰的路面上附着力很差。刹车距离比平时多出了一倍有余。这种路面上防滑就起到相当的作用,好在张扬和前车留有足够的距离。在距离那辆车十米左右的地方停住,还没等他来得及庆幸,后面的一辆雷克萨斯已经撞击在他的车屁股上。于是张扬的吉普车继续向前滑行。咣www.hetushu.com!地一声啃在前面客货车的尾部,车头陷了进去,张扬没系安全带。幸亏车速不快,否则整个人都要飞出去了,饶是如此,头脑也有些晕乎乎的,他推开车门走了下去,看了看后面的那辆雷克萨斯,引擎盖高高掀起,整个车头都瘪了进去,估计是水箱也漏了,正在不停的向地下滴水,这日本车就是不禁撞。
张扬笑着跟他握了握手:“张扬,江城企改办的!”
张扬冷笑道:“这种人做坏事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法律?他如果有一丝一毫法律的观念,也就不会做这些事了!”张扬已经把这件事算在王学海的头上,对于一个做事不择手段的人,自己也没要跟他讲什么规则。张扬已经打算多炼制一些附骨针了。对付王学海这种人,就该使用一些极端手段,让他不敢再为非作歹。
时维道:“我们来得晚一些。车没事,不过堵在半道上走不了了,所以才会到镇上来!你呢?”
时季昌走了过来,笑道:“这样的路况最好别超过六十!慢慢开吧。平安抵达江城最要紧!”
胡茵茹叹了口气:“你也是,天气不好就等两天回来!”
前方隐约传来哀嚎惨叫声。
张扬看到他们刚刚走入饭店,想来走过来吃饭的,连忙邀请他们坐下。时季昌本来不想麻烦的,可看到小饭店人满为患,也没有空余地桌子,只好接受张扬的邀请,在桌前坐下。张扬又加了两个菜,给时季昌倒了一杯酒,微笑道:“我叫张扬,和时维是好朋友!”
通过谈话张扬知道,于子良的妻子周秀丽是眼科医生,两口子都是留美博士,这次去江城是想开一家私人医院,江城是他们的老家,所以对江城的感情也十分深厚。
张扬道:“大家冷静,咱们要一次性把汽车抬起来,不可以对他造成二次伤害!”
张扬看了看表。
张扬的吉普车撞得虽然不轻,可好在车辆主要部件也没有什么问题。负责帮助车辆检修的师傅告诉张扬,他的吉普车还可以正常行驶。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从北京到江城大概八百多公里的路程,如果在天气晴好的时候,六七个小时就可以赶到了,可中国的北方刚刚下了第一场雪,路面很滑。张扬驶出北京二百多公里之后。天空中又下起了雨,雨滴落在车窗上很快就结成冰,路面上也很快凝结成一层厚厚的冰层。
两名年轻人主动承担了去报讯的人物,还有人开始在车祸现场后方设置警告标记,避免有车继续撞上来。
一瓶酒下肚,时季昌来了兴头。让小店老板再拿一瓶,这种乡镇地方。只怕找遍所有商店也找不到一瓶飞天茅台,好在二锅头是有的,于是两人叫了一瓶二锅头。
乔振红提醒道:“你少喝点!”
张扬看到史沧海颇有气度,自然也不好做得太过分,他指着熊开滦道:“你还是问他吧!”
顾佳彤道:“爸爸虽然没有说什么,可我知道明健之所以会到今天的地步,我应该负主要的责任。如果我一早就把明健吸毒的事情告诉他。也许明健就不会沦落到现在的地步张扬轻抚顾佳彤的秀发,让她靠在自己的肩头:“我跟你说过,明健是个成年人,他所做的一切都应该自己负责!我想他经历这件事之后。应该会成长起来。”
张扬骄傲的笑了笑:“除了表皮破了点,性能好着呢,只要肯给油门。跑个一百的没问题!”
史英豪仿佛瞬间回到了江城比武功的最后一刻,那种被压力笼罩的窒息感再度袭来,此时他方才知道自己和张扬的差距太大,那天在江城比武功。张扬出手留了不少的情面。事到如今。史英豪硬着头皮也得上,他一掌劈向张扬的手腕,寻常人若是让他这一掌劈中,怕不得骨断筋折。可张扬对他的这一掌根本熟视无睹,连躲避的动作都没有,势不可挡的一拳已经攻到史英豪的面前。
张扬暗赞,这老头儿绝非浪得虚名之辈,的确很有些本事。
有人道:“这里是韩家台,周围没有住户,得往南走五公里才有乡镇!”
张扬脱下皮衣包在手上,一拳将大巴车的玻璃砸开,先从里面救出了一位中年妇女,又帮忙抱出了一个小孩子。在张扬他们营救大把旅客的时候。现场有人打电话报警。可冻雨中断了通讯线路,他们的求援信号无法传递出去。
顾佳彤道:“等这件事过去后,我把蓝海交给他,再不干涉他的事情。”
史沧海道:“我看这位小兄弟不像个蛮不讲理的人,是http://m•hetushu.com不是你们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人家?”他望向站在一旁的乔鹏飞。
张扬道:“你们车没事吧?”因为赶上了连环相撞事故,所以张扬才会这么问。
张扬道:“于先生去江城开医院,如果有我能够帮地上忙的地方一定尽力!”
时季昌笑道:“想不到在这里能够遇到你,更想不到还有飞天茅台可以喝!”他也是好酒之人。
顾佳彤挽着他的手臂在沙安上坐下,看得出她的情绪很好,张扬笑道:“怎么?是不是有好消息?”
乔振红和时维母女两人也每人倒了一杯,气温骤然下降,喝点酒暖暖身子倒也不错。
时维望着张扬那辆破破婷烂的吉普车,充满惊奇道:“你这辆破车还能开?”
时维笑道:“张扬,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你承认我是你朋友!这是我爸我妈!”
张扬此惊非同小可,这老者竟然一掌硬接了自己的《升龙拳》,虽然张扬留有两分余地,可对方一手拖开史英豪,一手仍然可以化解自己的攻势,足见对方的实力是自己重生之后有数的强者之一。
张扬笑道:“史师傅果然有毅力。可惜我没兴趣陪你们一个一个的玩。天马上就要黑了,你们还是一起上吧,我赶时间!”张扬的这句话狂傲到了极点。
“我在外面吃过了,陈雪脚扭了。我把她送回清华园,所以才耽搁了!”张扬并没有提起路上的小插曲。顾佳彤最近的烦心的事已经够多的了,他不想再给她添心事。
张扬皱了皱眉头,今天的这宗连环交通事故可不轻,他也跟着向前去。
张扬请他们到自己的吉普车内先坐着。
张扬的军大衣在救人的时候烧毁了,衣服上也烧出了几个破洞,时维送来的这件军大衣算得上雪中送炭。他也没跟时维客气,披着军大衣把时维送上了吉普车,笑着摆了摆手道:“等到了江城再还你啊!”
张扬点了点头,他们稍稍准备了一下,跟着大部队一起越过高速公路的护栏,向五公里外地韩家台走去。
史沧海道:“损毁了人家的自行车就赔给人家,我平时怎么教你们的?冤家宜解不宜结,为什么非得要闹到拳脚相加的境地?”他这句话听起来好像是在教徒弟们,实际上连张扬也说了进去。
乔振红虽然提醒在先,可看到丈夫酒兴正浓,她是不会打动打扰的,向女儿苦笑着摇了摇头,心说你这位朋友可真不一般。
张扬摇了摇头道:“他真正欠缺的东西是独立,而不是事业,如果他学不会独立,就算你给他一座金山给他,他仍然会败光!”张扬道破了问题的实质,顾明健身边的人对他都很好,可顾明健却把周围人的关心当成了一种负累,他急于证实自己。所以才会被王学海之流利用。顾佳彤如果将蓝海给他,无疑是在重复过去的行为,对顾明健而言并非好事。
冻雨越下越大,气温持续降低,为营救工作制造了不少的麻烦,张扬救出了九个人,大巴车内只剩下一个老太太,趴在那里,看情形应该没有昏迷过去,可似乎被吓呆了。说什么都挪不动身体。
在现场开了事故证明后,张扬开着他破破烂烂的吉普车继续向江城进。
张扬也不想继续逗留下去,走入火锅城,把陈雪背了出来。
顾佳彤点了点头道:“我今天和律师一起去探望了蔡旭东,他表示这件事不会继续追究!”
有人提酷张扬快从大巴车里出来。张扬好不容易才把老太太弄到窗口,硬塞了出去,火已经烧到了大巴车上,火苗蹿升的很快,一转眼就将大巴车大半个车身卷入火焰之中。
张扬笑道:“那点钱我还不在乎!”他向熊开滦道:“仗着有车在手就可以随便撞人,如果你武功盖世,那么岂不是可以随便杀人?身为武者,连这点道德都没有,你的武功也是白学了!”说完这句话,他背着陈雪向大门走去。
上午十点,张扬终于离开北京城,踏上了归程,途中又不忘给邢朝晖打电话,让国安帮助自己尽快查找王学海的下落。
包括张扬在内的八名壮小伙围在汽车周围,在张扬发出号令之后,同心协力把轿车掀起,那名男子被成功拖出,他的两条腿血肉模糊。
张扬伸手在那名伤者身上点了两下,在缺少药品的前提下,只能依靠点止血。中年男子看到张扬点止血的神奇一幕,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张扬是个不喜欢带干粮的主儿,车内的这包饼干还是过去何歆颜落下的。忙活了这一阵子的确已经饿了。于子良掰了一个鸡腿递给张www.hetushu•com扬,张扬笑道:“还别说,我车内有酒!”他从后背箱里拿了一瓶飞天茅台。
现场很多的司机群众自发参与到营救行动中,有不少人在追尾事故总被困,最严重的是一辆长途大巴,整个倾倒在路面上,里面的四十多名乘客惊恐呼救,爆炸的那辆面包车距离大巴车不远,如果火势蔓延到这里后果不堪设想。
经过一天一夜的行程张扬终于平安回到了江城,和时维一家道别后,张扬先去了修车厂,把车留下。
于子良夫妇留意到张扬的钻表。两人内心都是一怔,他们两口子在美国工作多年,收入颇丰,积累了不少的财富,虽然如此他们都舍不得购买这么昂贵的手表,而张扬如此年轻就带着价值百万的手表,这位年轻人的家世不简单啊!
几个人同时笑了起来。
中年男子回到雷苏萨斯前。好不容易才拉开了车门,打稀愕苫,从已经瘪了的后背箱内找出一个急救箱,幸好急救箱里面的东西还完整,张扬推测出他应该是一名医生。
张扬道:“律师怎么说,明健这次的官司会有怎样的结果?”
张扬笑道:“时叔叔好乔阿姨好!”
胡茵茹道:“听说北方冻雨。高速公路频繁出事,真是担心死了!”
史沧海脸上笼上一层严霜,等到张扬的身影消失在风雪之中,方才道:“都给我回去!”
顾佳彤道:“律师说现在各方面的证据对明健很有利,虽然不能确保他脱罪,不过从眼前的情况来看。最高刑罚不会超过三年!”
时季昌和张扬已经把那瓶二锅头喝了个底朝天,他起身道:“我们得走了,张扬,你晚上要是没地方去,跟我们一起去部队吧!”
胡茵茹道:“我看市里八成在等着你这个企改办主任去谈条件呢!”
他们加完油后等着张扬一起上路,两辆车相互间也好有个照应,在这样的路面上艰难行驶了四个多小时。路况方才转好。张扬的电话也开始不断地响起。
“先谢谢张先生了!”于子良现在还不知道眼前这位年轻人的能量。
顾佳彤头道:“张扬,我明白了。以后我不会再插手明健的事情!”
张扬道:“工作忙啊!市里老催我回来,严副市长见不到我就像是少了什么似的,一天两三个电话的催我!”
当晚张扬在镇中学的教室要凑合了一夜,等天明的时候,才看到于子良夫妇回来,他们在镇医院帮忙做了一夜手术,这时候才刚刚忙完,两口子都十分疲惫,向张扬打了个招呼就去休息了。
张扬知道他所说的是追尾的事情。笑道:“没什么,谁都不想。天灾!”这时候雨越下越大,多数人都回到车里等待了。
一个人难得享受这样的闲暇时光。在这样的环境中,没有人认识自己。自己也不认识别人,一切对他来说都是陌生的,张扬仿佛回到了穿越之初,只有品味到孤独和陌生感。才体会到自己在重生后的幸运。
乔鹏飞对师父还是十分畏惧的,他垂手低头站在风雪之中,不敢多说。
张扬回到顾佳彤寓所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因为手机没电了,顾佳彤的几个电话,他都没有收到。看到一身风雪的张扬出现在面前,顾佳彤红着眼圈扑入他的怀中:“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我好担心!”
张扬微笑道:“过去一无所有,现在已经有了经验和教训,对他而言这些才是真正的财富!”
张扬跟着清晨第一批救援队返回了高速公路,经过一夜的奋战,道路已经基本疏通了,临时打开了一段护栏。搭起长桥,将受困损毁的车辆先转移出去。
于子良夫妇也没闲着,他们去镇医院帮忙,因为天气条件太差,很多重伤员没有及时送往县医院,就在当地手术,他们的水平当然和于子良无法相比。在得知于子良的身份后,当地镇医院请他上了手术台。
张扬懒得麻烦人家,摇了摇头道:“回头我去镇中学睡,还有两个朋友帮忙救援去了!”
于子良道:“不如咱们也去乡镇呆一夜再说!”
顾佳彤沉默了下去,想了想方才道:“可明健现在一无所有!”
张扬道:“今天不谈工作,我要睡觉!”
史英豪点了点头。
史英豪勃然大怒,这厮实在太托大了,他怒吼一声,冲向张扬一掌去。
张扬笑了笑,这时候,前方的一辆小面包车发生了燃烧爆炸,那中年男子叹了口气道:“坏了,搞不好今天要死人!”那女子道:“咱们去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张扬的退路被封当他只能向车尾处跑去,火焰如影相随,张扬在火焰即将和*图*书吞噬自己的刹那纵身从后窗玻璃的破洞中跳了出去,虽然如此,身上的衣服也被烧着,两名小伙子拿着灭火器冲了上去,对着张扬一通狂喷,及时将他身上的火焰熄灭。
张扬笑着吻了吻她的俏脸:“担心什么?北京治安好的很!”
张扬笑道:“就一斤酒,多了也没有!”
虽然第二天雪仍然没停,张扬仍然驱车返回了江城,顾明健的事情已经基本明朗,自己留在北京也没什么用,江城那边已经打了几个电话催他回去。离去之前,张扬没忘记去杜山魁夫妇那里说一声,杜天野不仅仅是他的好哥们,更是他的领导,无论是官面上还是感情上都有必要去拜访一下,杜山魁夫妇让张扬给杜山魁捎了不少东西。
刚才帮助张扬灭火的两名年轻人又跑了过去,用灭火器将小轿车上的火焰熄灭,一面引起轿车爆炸。
张扬漫不经心道:“好事儿。她过去提过,好像是要把天骄集团的生产基地落户江城,她财大气粗的。拿下三家企业对她而言只不过是一件小事。咱们江城整天想着企业改革。都给她呗,两全齐美的大好事!”
顾佳彤道:“我听律师说,现在我们所掌握的证据并不能证明这件事是王学海策划,想用法律制裁他很难!”
那老者正是八卦门掌门史沧海,他刚刚赶到就看到张扬出拳的一幕。他一眼就看出,儿子绝对挡不住张扬雷霆万钧的一拳,所以史沧海才在关键之时一把将儿子拖开,史沧海表面上很轻松,可张扬的这一拳震得他气血翻腾,心中的震骇实难形容。
史沧海虽然听儿子说过张扬的厉害。可他对此始终将信将疑,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就算从娘胎里开始修炼,也不过二十几年的功力,刚才的这一拳让史沧海真正见识了张扬的威力,难怪徒弟和儿子先后栽在了他的手中。
张扬早就料到蔡旭东会采取这样的态度,自己掌握了他和林钰文的不雅照片,如果这件事爆出来的话,蔡家的颜面肯定受损,蔡旭东是一个国家干部,这次事件中。他虽然扮演着一个受害者的角色。可徐娜的身份已经让他和顾明健都陷入了尴尬的境地,在外人的眼中,他和顾明健是因为一个风尘女子而引发的血案,作为一个国家干部,这件事无疑会成为他政治上的一个巨大污点。在搞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之后。蔡旭东最恨的那个人是王学海。他也认为,一定是王学海在幕后策划了整件事,他认为王学海对自己的仇恨是因为他和林钰文来往。
张扬无奈,只能从窗口钻了进去。来到老太太的身边,帮着她向车窗移动,此时又一声爆炸响起,和小面包车连在一起的轿车也燃烧爆炸了。火势眼看就要蔓延到大巴车了。这些乘客手中的灭火器显然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张扬对私人医院比别人更能接受一点。在大隋朝那会儿,满大街的诊所药铺都是私人的,能和公家挨地上的也只有宫廷御医随军大夫,不像现在放眼都是公立医院。
晚上八点多钟的时候,有两辆军用吉普车停在饭着门前,三名军官模样的人走了进来,他们都是附近驻军的领导,接到时季昌的电话。特地过来迎接他去部队休息。
胡茵茹接到张扬的电话后,马上来到停车场接他,看到那辆面目全非得吉普车不禁吓了一跳:“这么惨啊!你人没事吧?”确信张扬平安无事,胡茵茹这才放下心来,张扬把车内的东西转移到胡茵茹的皇冠车上,坐进温暖的汽车内,舒舒服服打了个哈欠道:“回家,我现在只想好好睡上一觉!”话音未落,手机就响了起来,顾佳彤从北京打电话过来问候,张扬给她报了平安之后,随手把手机给关了。
“还好这吉普车结实!”
熊开滦见到师父,马上有了主心骨,他大声诉苦道:“师父,是他打了我们,还要给我们八卦门一些教训!”
听他这样说,时季昌也没有勉强,出门上了军用吉普车。
胡茵茹笑道:“纺织厂第二服装厂都是亏损企业,市里巴不得她拿走,可第一服装厂一直效益不错,她想拿下,厂子里未必同意,市里肯定也不会心甘情愿。
史英豪低声道:“干什么?都给我靠到边去!”如果今天这么多人围攻张扬一个人,肯定要被京城武林人士笑话,史英豪向张扬抱了抱拳道:“张先生,上次我们还没有打完,我来讨教两招!”
两人同声笑了起来。
张扬靠在沙安上,长舒了一口气道:“这件事总算告一段落,不过王学海那个混账东西不知逃去了哪里?
医生向张扬http://m.hetushu.com伸出手去:“我叫于子良,外科医生!”
火势得到控制之后,警察开始进行安抚工作,让大家先进入车内取暖。政府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大家所面临的困难。张扬看了看手机。一点信号都没有。他无奈的摇了摇头,来到自己的吉普车前,拉开车门,取出一瓶矿泉水冲干净双手,又找出一小袋饼干吃了起来。
那名开雷克萨斯的医生,也除下手套,从车内取出一瓶水喝,目光和张扬相遇,他露出歉意的笑容:“不好意思!”
于子良笑道:“好酒啊!成!喝点儿,暖暖身子!”
胡茵茹温柔一笑:“知道了!你好好休息!任何事都不去理会!”
又接连有十几辆车撞在了一起。现场狼藉一片,那中年男子惊魂未定的抬起头,向张扬说了声谢谢。
外面冻雨停了,可紧接着又下起雪来。周秀丽忧心仲仲道:“子良,看来要麻烦了,营救工作很不顺利,我们今天只怕要被困在这里了。
于子良想起自己车上还有吃的。他推开车门下去,去车内把食品拿了出来,他带的东西十分丰富。有烧鸡,有猪头肉火腿肠。
张扬笑道:“真巧,在这儿也能遇到你!他乡遇故知啊!”
时维上了车又从上面拿了件军大衣下来给张扬送了过去。
史英豪来到张扬身边,低声道:“自行车多少钱,我赔给你!”
这时候外面警察开始动员,让大家如果愿意的话可以前往乡镇休息,这里的交通堵塞情况短时间内不会缓拜张扬看了看油表,已经到警戒线了,用不了多久时间汽油就会耗尽。到时候空调停止运行,气温肯定会持续降低,在这里熬一夜恐怕不好受。
有人高声提醒他们离开。那辆大巴车就要爆炸了,他们慌慌张张向后方跑去,方才跑出了十几步,那辆大巴车油箱起火发生了爆炸,一辆小轿车被爆炸的气浪掀起在半空中。在空中翻腾了两周,然后落向地面,一名不及逃避的中年男子被小轿车砸在了双腿上,惊恐和疼痛让他发出歇斯底里的惨叫。
张扬从他的出手已经猜出此人必定是八卦门掌门史沧海无疑,刚才史沧海显露出的实力已经让张扬感到重视,他不敢像刚才那般托大,微笑道:“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的美德,您老放心,我做事有原则的!”
胡茵茹道:“还不是纺织厂改革的那点事儿,林清红这次手笔很大。不但要拿下纺织厂,还要把江城两家服装厂都拿下来!”
张扬一拳挥出,这一拳看似朴实无华,其中却蕴含了强大的力量,漫天飞舞的雪花仿佛都被他这一拳所吸引,在虚空中凝聚成形,隐约化为一条盘旋飞舞的长龙,张扬看到八卦门人多,出手再也不留任何的情面,第一招就是《升龙拳》之中的龙战于野。
张扬是看的最清楚的一个一位六十多岁的灰衣老人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史英豪身后,一把将他拖开。然后一掌拍在张扬的拳头之上,拳掌交接在一起的刹那,他们身边的雪花全都向四周飘散而去,在他们的周围出现了一个无雪的空间。
于子良双目一亮道:“江城?真巧,我们两口子也要去江城!”
他望了望远处,前方至少有二十辆车首尾相连的串在一起,连环大撞车,这时候那辆雷克萨斯上下来了一对中年夫妇,他们惊恐的向张扬这边跑来,那男的一不小心滑了一跤摔在地上,张扬举目望去,却见后面又有一辆大货车向雷克萨斯撞去。
时维笑道:“冤家路窄更适合一点!”
足足等了四十分钟,方才看到警察和急救人员过来,并不是因为这些交通警察的办事效率低,而是因为今天在高速上已经发生了多起连环交通相撞事故,警车和急救车开不过来,他们只能步行前来,所以耽误了救援时间。
史沧海缓步来到熊开滦的面前。叹了口气道:“开滦啊,怎么这么不小心。”他一手抓住熊开滦的手腕,一手扶住他的肩头,轻轻一送,将脱臼的手臂复位。
“必须得把汽车移开!”
时维道:“我带爸爸妈妈去江城玩的!谁想到这半路上就遇到了冻雨!”
史沧海听到这里已经基本明白了,他向儿子史英豪道:“英豪,带钱没有?”
史沧海转向张扬,微笑道:“小兄弟,我的这帮徒弟究竟哪里得罪你了?有事情说出来商量商量嘛。不要动不动就出手!”
一行人深一脚浅一脚的走了一个多小时,方才来到镇上,当地镇政府对这次接待工作相当的重视,专门腾出了两家旅馆进行接待,还临时征用了镇中学的几间教室,作为受困旅客临时休息的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