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46章 林清红的和平演变

薛明笑道:“廉洁是每一个干部的本分,我只是被工人捧到了这个位置上,身为企业的带头人,我不能辜负他们,我花的每一分钱都来自于大家,我如果铺张浪费,又怎能对得起大家的期望?”
时维怒道:“什么话?你才汉奸呢!”
梁成龙大笑起来:“你小子忒不厚道了,明明下午就到江城了,居然跟我玩这套!”
张扬欣然应邀,两人走入舞池,张扬揽住苏小红盈盈一握的纤腰,两人在舞池之中翩翩起舞,苏小红道:“这次让我看清了许多人,也看清了许多事!”
张扬并没有隐瞒梁成龙的必要,他低声道:“被刺的是蔡旭东,这件事说起来和你还有一点关系呢?”他把整件事说完,梁成龙不禁叹了口气道:“想不到王学海这么阴险,不过他对顾明健下手,就不怕顾书记找他秋后算账?”
林清红道:“我的计划是大集团,大规模化,想要挖掘出企业最大的生产力,就要做到分工明确,避免资源的重复和浪费,薛厂长是一个优秀的管理者,我相信你应该懂得这个道理。”
服装一厂厂长薛明是个很有主见的人,面对张扬这位企改办副主任,薛明还是表现的很客气,不过客气并不代表他会顺顺当当的答应张扬的提议,一番程序上的客套之后,薛明道:“江城服装厂现在的情况很好,我们并非亏损企业,我们的利润正在逐年增加,再这么好的情况下,我没有任何理由同意天骄集团的收购。这不仅仅是我个人的意见,也是全体工人的意见。”
张扬乐呵呵道:“反正你们是两口子,谁在前面谁在后面还不是一样?”
林清红道:“新帝豪马上就开业了,到时候你正式摆一桌!”
张扬笑道:“不好意思,我还在北京呢,明天一早才能回去!”
梁成龙道:“给你半个小时,马上到清江小筑!我们一大票人都在等着你结账呢!”
梁成龙道:“像我这种出污泥而不染的人,搁在哪儿都放心!”
此时音乐响起,却是林清红点了一歌:“风中的承诺。”她走上舞台,张扬几个人都鼓起掌来。
梁成龙回来后看到两姐妹走了,不觉有些诧异:“怎么都走了?”
张扬他们来到皇家假日门前,苏小红身穿黑色旗袍,披着紫红色貂毛皮草站在门外等着,她显然已经从前些日子的悲伤和消沉中走了出来,俏脸之上洋溢着会心的笑容,秀眉弯弯,星眸熠熠生辉,看到张扬他们下车,便婷婷袅袅走了过来,她娇声道:“嗬,今晚全都是贵宾啊!”她和乔梦媛等人一一握手,梁成龙和林清红她是第一次见,张扬为她介绍了一下,然后苏小红在前面为大家引路走入皇家假日。
林清红道:“你少给我搞拖延战术,反正我是下定决心了,如果江城市府不把服装一厂交给我,那两家我也不要了!”
苏小红道:“其实能够和你做朋友未尝不是一种福分!”
苏小红轻声道:“你看着安排就是!”
在场人都笑了起来,谁都知道张扬说的是玩笑话,时维这么一掺和反倒显得不自然起来。
时维道:“又挖苦我,我告诉你张扬,别以为我听不出来!”
张扬明白她所指的是方文南,方文南报复洪伟基情有可原,可利用苏小红达到目的就有些太过卑鄙。他低声道:“有没有见过方总?”
张扬问起案情的进展情况,姜亮叹了口气道:“还是那样子,不过方文南闹得挺欢,大有不把田斌弄进监狱发誓不罢休的意思。”
大厅内也没有人,乔梦媛她们提议在大厅就坐,苏小红让人送来酒水饮料,零食果盘,她还有其它客户要招待,让张扬他们先坐下来,自己去应酬后马上过来。
张扬听得很投入,时不时还跟着哼上一段,林清红唱罢,他率先鼓起掌来。
薛明陪着张扬离开办公楼,在楼下看到林清红的宝马车正在泊车,薛明笑道:“张主任不是和林总商量好了吧,对我进行轮番轰炸?”
张扬笑道:“你是个豁达的人,有句话怎么说,那叫巾帼不让须眉!”
张扬道:“他要是不听呢?”
苏小红道:“张扬,我想求你一件事!”
苏小红道:“刚刚装修完,昨天开始试营业!”
张扬微笑道:“真能解脱就好!”
“加工厂怎么了?加工厂不用考虑经营上的事情,岂不是更加省心?”
林清红并没有因为张扬的这句话而生气,她笑了起来:“我就欣赏你这种有原则的国家干部!”
乔梦媛笑道:“梁总还真有点大男子主义!”
梁成龙道:“何谓大局,现在国家的大局就是改革开放,就是发展经济,只要符合这一方针政策的就是顾忌大局……”
林清红道:“你明明和图书知道工厂的综合实力不如我们,仍然要选择竞争,这就是不明智,我之所以要收购你们厂,就是想避免这种恶性竞争,避免投资浪费,避免江城的有限资源消磨在内耗之中。”
薛明摇了摇头,天骄集团是国内最有实力的服装企业之一,他们江城服装一厂从任何方面前不是天骄集团的对手,这是毫无疑问的事情。
林清红皱了皱眉头道:“薛厂长,我很欣赏你的管理水平,我甚至可以保证,在天骄集团收购你们厂之后,你仍然会在集团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
谈话进行到这种地步,就不好进行下去了。张扬现在处理问题已经很有手腕,遇到困难的时候不会强行继续下去,否则只会让事情陷入僵局之中,他决定暂时停止和薛明的对话,以后尝试从其它的途径解决。
梁成龙笑着骂道:“你小子再胡说八道我可翻脸了啊!”
林清红把话都说到了这种地步,薛明自然不好再坚持拒绝,其实他也想和天骄集团合作,只不过他不想以被收购的方式,想获得更多的平等权利,说穿了就是更想作为合作伙件,而不是成为天骄集团的下属单位,林清红的提议等于在服装一厂先成立试点,这对服装一厂来说没有任何的风险可言,薛明没理由拒绝这么好的条件。
张扬笑道:“你这手好像叫和平演变吧?真有你的,事实胜于雄辩,你跟服装一厂的几个车间合作,等于在人家厂子瑞安放了一个定时炸弹。”
乔梦媛嫣然笑道:“还是搞经济有前途,当歌星有什么意思?”
梁成龙苦笑道:“想改变一个人的固有印象太难了!她不喜欢我,不过好在清红有主见,我们的婚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与时俱进,我也不能落后啊!”
薛明承认林清红所说的是正确的发展道路,可他也有理想和抱负,更何况现在厂子里的情况并不差,他对这次收购还是充满抵触情绪的。
林清红道:“薛厂长,这件事我重新考虑过,我争取拿出一个让双方都满意的条件!”
乔梦媛道:“咱们今天还是早点回去,别让姑妈姑父他们等急了!”
张扬围着自己的吉普车转了一圈,因为这次事故,他特地加装了保险杠,看起来汽车比过去显得更加的威猛结实。他叹了口气道:“你是没看到那天连环撞车的场面,真是惨烈壮观,明明看到前面汽车还有老长一段距离,一脚踩下去就是刹不住车。”
薛明当然能够听出张扬在给他扣帽子,他是个不会轻易改变自己主见的人,微笑道:“张主任,改革发展的过程中,国企和私营肯定会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矛盾,我相信市领导也不会只看到私营企业的优点,其实改革对任何企业都是公平的,我们大型国企一样有发展的空间。”
乔梦媛看了看皇家假日的环境,轻声道:“装修得不错,比过去要有格调!”
张扬笑道:“你的消息真是灵通!你不当小报记者真是可惜了!”
“别把我抬这么高,我这人容易骄傲!”
薛明道:“我知道林总的计划很圆满,你想要把我们发展成为一个加工厂,以后再没有江城第一服装厂的名字。”
张扬笑着端起酒杯道:“那啥,今儿的主题好像是欢迎林总伉俪!咱们别喧宾夺主!”
张扬道:“你放心吧,这件事我会跟进,而且尽量会做到两方都满意。”
林潸红道:“我后来仔细想了想这件事,江城服装一厂自身改革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绩,现在想收购他们,厂子里上上下下肯定会有很多不同的说法,我先要他们几个车间,让他们看看,是天骄集团的福利待遇好,还是他们江城服装一厂更有前途?两相比较,他们很快就会看清楚,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主动向我提出假如天骄集团。”
张扬为了天骄集团的事情专门去找了副市长严新建,严新建这两天正在为这件事困扰呢,他苦笑道:“市里对天骄集团把生产基地转移到江城当然欢迎之至,可林清红看中了服装一厂,咱们服装一厂并非是亏损企业,经济效益很好,当然市里并不反对他们收购,可咱们也得尊重人家厂里的意见,工人们说自己是国企,又不是吃不上饭,干嘛把他们卖给资本家?你知道的,纺织厂的事情已经搞得市里面很头痛,大家最害怕的就是引起工人不满。”
苏小红不禁笑了起来,今晚出现的乔梦媛,林清红都是叱咤一方的女强人,自己虽然和她们无法相提并论,可因能够算得上一个事业型的女性,张扬的这句话说的没错。
张扬知道他肯定有话要和自己谈,两人坐下之后,梁成龙开门见山道:“这次你得和*图*书给清红帮帮忙,她这次投资的目的就是要把天骄集团的生产基地转移到江城,这对江城可是一件大好事,我不知道你们江城市领导是怎么想的,天骄集团重心转移到江城,对江城是一件大好事,难道要为了一个服装厂就放弃这笔投资吗?”
张扬笑道:“别忘了,我是江城市的干部,我代表的是江城的利益,就算你是我亲嫂子,我也不可能牺牲国家的利益成全你!”
皇家假日水文化村已经开放,苏小红低声询问张扬要不要感受一下,张扬摇了摇头,毕竟今天女士太多。
“她今晚唱的歌是白燕的保留曲目,我怀疑她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看林清红没什么,是你自己心虚的原因!”
严新建笑道:“你是十佳青年第二位,他是第九位,你是副处级干部,他只是企业副处,除了年龄比你大点,哪方面都不如你,我相信你一定有办法让他听你的。”
林清红啐道:“难怪你们两人能处到一块儿,一对厚脸皮!”
乔梦媛因为张扬的这句话而重新审视了他一下,过去她以为张扬能够有今天的位置完全是因为他的背景,现在看来,他的确有些本事。
林清红抿了口红酒道:“张扬,我正找你呢,我可是满怀诚意的投资江城,纺织厂和服装二厂两个企业都濒临破产,我收购这两家厂对江城算得上不小的贡献吧,可江城市政府对我好像有些诚意不足。”
林清红听出这厮没说什么好话,啐道:“我说张扬,你一个国家干部怎么这么流氓?”梁成龙呵呵笑了起来。林清红不说还好,一说乔梦媛和时维都有些脸红,毕竟她们两个还没结婚呢。
薛明笑道:“看来林总还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并不是对你们的条件不满意,而是我根本没有想过要假如你们的集团!”
梁成龙对张扬做事还是很放心的,微笑道:“去北京干什么去了?我听说顾明健出事了,你去那里不是为了这件事吧?”他清楚张扬和顾佳彤之间的关系,顾佳彤的弟弟出事,张扬应该不会坐视不理的。
严新建道:“听着好像有些道理啊!”
“你恨他?”
林清红摇了摇头,接过酒瓶看了看,微笑道:“这酒是走私过来的!”
林清红笑着走下舞台,她向梁成龙道:“给你点了铁窗泪!”
胡茵茹开车把张扬送到了清江小筑,然后在张扬脸上亲吻了一下,轻声道:“我回家等你!”
林清红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她看到张扬笑了笑道:“张主任也来了!”
其实张扬最讨厌见到的就是许嘉勇,他不来更自在,这厮嬉皮笑脸的望着乔梦媛道:“许总不在,岂不是意味着我有了机会?”
林清红笑道:“什么时候等我见到嫣然,把你的恶劣行径全都告诉她!”
张扬混不在乎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你把这些事告诉她,只是增加我的吸引力!”
苏小红道:“喝酒唱歌吧!”
张扬道:“说穿了这个平衡就是利益的平衡,只要搞清楚利益的归属,我想不会有什么太难的问题!”
张扬考虑问题已经比过去要全面得多,他想了想道:“开业让市领导过来并不现实,我可以多请些企业领导过来,以后我会帮忙安排一些企业活动,等到有合适的机会我再请市级领导过来。”
苏小红微笑来到他们身边,在张扬旁边坐了,又让服务生送来一瓶红酒,轻声道:“要不要加冰?”
严新建笑道:“话可不能这么说,不一定企业非得交给私人管理才能够有起色,我们的企业干部一样能够做好企业改革的工作。”
时维插口道:“马不知脸长!”
张扬道:“想不到她歌唱得挺好!”
乔梦媛道:“到时候还要张主任多多捧场!”嘴上虽然这么说,可心里却明白,张扬把鱼米之乡交给了水上人家管理,就是要跟她唱对台戏,以后两家饭店肯定要成为竞争对手了。
薛明笑道:“张主任可能并不清楚天骄集团的目的,他们想要在江城形成一个生产基地,想要把我们变成加工厂!”
“少废话,快去!”林清红在梁成龙面前还是显得有些强势。
梁成龙道:“晚上有没有什么节目?干喝酒可没啥意思!”
林清红居然唱得不错,听起来很专业,张扬向梁成龙道:“嫂夫人厉害啊,出得厅堂入得厨房!”梁成龙却笑得有些勉强,这歌是省歌舞剧团白燕的保留曲目,林清红唱这歌是不是意味着她发现了什么?梁成龙心里清楚自己未来老婆的厉害,他现在和白燕仍然偷偷来往,假如让林清红知道了,可大大的不妙。找一个太精明的女人当妻子也不是什么好事,在对待女人方面,还真的向http://www.hetushu.com张扬讨教讨教。
“合着你就没把我当成女人看!”张扬笑得很开心。
梁成龙道:“我只是奇怪,他为什么要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既然要做,为什么要提前请顾明健吃饭,这件事不是画蛇添足吗?”
清江小筑只是一家小饭店,来这里都是乔梦媛的主意,她和时维都喜欢这里菜地味道,乔梦媛和林清红是老朋友,她做东为林清红和梁成龙接风的。
乔梦媛温婉笑道:“他去美国向投资商汇报工程进展情况了,要有一段时间才回来!”
薛明道:“林总来得正好,一起吃个工作餐吧!”
姜亮看了看张扬的吉普车,如今已经修整一新了,他不禁笑道:“我说你是不是和汽车天生犯克?什么车到了你手里都得遭罪?”
张扬笑道:“林总在一旁虎视眈眈的看着,我就算有节目也不敢带你去!”
“田斌是不是很麻烦?”
梁成龙瞪了他一眼道:“怎么叫林总伉俪?两口子一起来,这男的总得排前面是不是啊?”
张扬向乔梦媛看了一眼,她接手了帝豪盛世,现在装修已经完成得差不多了,最近就要开业。
张扬道:“林清红说得也很实际,她需要扩大生产规模,想要投入最小的资金,尽可能的利用江城本地资源,虽然钱是她自己的,可是从江城经济发展的大局观来看,这种投资也会成为一种浪费。国家的钱是钱,人家私人的钱也是钱,私营企业是国家的一份子,浪费谁的钱都不对!”
张扬乐呵呵点了点头道:“好,没问题!不过这清江小筑场面小了点!”
乔梦媛微笑道:“我倒是有兴趣,可惜总是下手晚一步!”很多人都知道苏小红之所以能够拿下皇宫假日,和张扬的帮忙有着直接的关系。
张扬笑道:“我知道了,不就是服装一厂的事情吗?等明天咱们上班了再谈,出来玩就尽情玩,别把工作的事情带到生活中来。”
林清红端起红酒,在手中摇曳了一下:“酒是好酒,苏老板给我多留几瓶,等我过来的时候喝!”
苏小红笑道:“我给你打电话了,总是关机,听朱晓云说你去了北京,所以没敢继续打扰你,你的贵宾卡我给你留好了,准备亲自给你送去!”
时维道:“你分得倒是很清楚啊!”
严新建说得容易,可真正办起来并非那么的容易。
林清红道:“十佳青年很了不起啊?我当年还是云安河十佳青年呢!”
严新建哈哈大笑,他想了想道:“这件事全权交给你去处理,江城第一服装厂厂长薛明也是市十佳青年,你们多交流交流。”
时维很大方的说道:“军大衣送给你了,我家不缺那些东西!”
张扬叹了口气道:“时维,换成抗日战争的时候,你肯定是一汉奸!”
薛明道:“张主任,我们服装一厂对未来的发展有着一系列的规划!我们的基础条件并不差,只要给我们一定的发展空间,我们一样可以扩大规模。”张扬道:“市里对企业的发展有一个全面的规划,企业的规划必须服从于市里的统一规规划,薛厂长,你身为企业的领导人,应该懂得什么叫大局观!”张大官人最近对大局观的运用炉火纯青,他发现大局观真是个不错的概念,很容易就能够给对方扣帽子,你企业再大大不过市里,你市里再大大不过省里,你省里再大大不过中央,只要我运用得当,就能够给你扣上没有大局观的帽子。
苏小红主动伸出手去:“可以邀请你跳个舞吗?”
苏小红爽快点头,她把手中的贵宾卡分给林清红他们,张扬的那张略有不同,这是一张全免卡,对苏小红而言,张扬无疑是皇家假日的第一贵宾,如果不是张扬,她根本没有机会以这么低的价格拿下皇家假日,别说是一张全免卡,就算是分给张扬一些股份,苏小红也不会有任何的犹豫,张扬显然并不在乎这些东西,梁成龙和林清红去跳舞的时候,张扬低声道:“最近还好吗?有没有人找你的麻烦?”
张扬愣了,他回到江城只有胡茵茹知道啊?梁成龙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胡茵茹不可能告诉别人,这时候他听到电话中传来一个女孩子的笑声,马上分辨出那是时维!怪不得梁成龙对自己的行踪摸得这么清楚。
梁成龙知道张扬的手段,当初自己和张扬为敌的时候在他手下栽了不少跟头,张扬肯定不是一个以德报怨的人,这次王学海的做法显然是不明智的,他不但得罪了张扬,也得罪了顾家,抛开别的事情不言,王学海在平海肯定没有任何的发展可言了。梁成龙道:“他跑又能跑到哪里去?”
张扬道:“他很狡猾,没有证据能够证明这件事是他做的,法律根www.hetushu•com本制裁不了他。”
梁成龙笑道:“都说不唱了,感动哭没什么,就怕因为我的歌声对我这人产生了想法!”
张扬起身想要离开,薛明很客气的邀请张扬留下吃饭,张扬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多了,干脆留下和薛明多交流交流感情。
林清红道:“我过去也学过声乐,不过后来老师说我不是这块科,才放弃了当歌星的梦想,一心扑在经济上。”
“皇宫假日之前的事件让声誉受到很大的影响,我又遇到了那件事,虽然事情都已经过去,可这些事毕竟会对生意造成一定的影响。所以我想开业的时候邀请几位市领导过来,不一定剪彩,只要列席一下就好!”
苏小红道:“朋友送的,我也没打算拿出来,只是好朋友过来的时候作为招待用。”自从经历了这场风波之后,苏小红比过去更加的谨慎,经营上的法律观念很强。
薛明在小包间中招待了他们,四菜一汤,标准的工作餐,服装厂工作期间全面禁酒,所以也没有准备酒水。薛明道:“厂子里的招待标准都是这样,简单了点,希望张主任和林总不要介意。”
苏小红轻盈地转了一个圈,美眸中充满冷漠之色:“我和他之间已经没有任何话好说。”
姜亮道:“我也搞不懂他,一个警察始总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现在好了,还在看守所里呆着,成为江城警界的一个大笑话了。”
张扬来到修理厂取了吉普车,正遇到同在修车厂取车的姜亮,这家修车厂就是姜亮介绍他过来的。所以和他碰面并不奇怪。
张扬笑着答应了下来,出门的时候,正遇到胡茵茹回来,听说张扬要去和梁成龙等人见面,胡茵茹没有一同前往,她不想自己和张扬之间的关系被众人所知,在这一点上胡茵茹控制的很好,她从一开始就甘心躲在张扬背后,眼前的现状已经让她相当的满足,她不会奢求什么。
梁成龙走上舞台之后,张扬主动和林清红碰了碰酒杯道:“嫂子,唱得真不错!”
张扬冷笑道:“根本不用等到顾书记出手,只要让我找到他,一定让他付出代价!”
张扬笑道:“我可不知道她要来!”
林清红道:“薛厂长认为服装一厂的发展空间很大,所以才坚持拒绝我的收购,可你有没有想过,在我把天骄集团的生产基地放在江城之后,你们将面临和天骄集团的直接竞争。我想问你一句,你有信心竞争得过天骄集团吗?”
林清红道:“你说话的口气好像严新建!”
张扬来到方才发现除了梁成龙以外,全都是女性,有些诧异的问道:“许总怎么没来啊?”
张扬回到家倒头就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这才想着看看传呼,传呼上多出了十几条留言,有一则留言是梁成龙的,原来他也到了江城。
张扬笑道:“乔总对娱乐业也有兴趣?”
苏小红摇了摇头:“刚开始心里的确有些不舒服,可现在想开了,许多事情该忘记的最好还是忘记!”
张扬道:“我对企业经营这一块并不太懂,不过我总觉着,一根指头就算再有力气,也比不上五根手指攥起的拳头,现在企业讲究优化组合,讲究强强联合,服装一厂和天骄集团联合之后,只会对发展更加有利。”张大官人现在做思想工作已经很有一套了。
林清红对皇家假日的环境十分欣赏,当晚在这里玩到快十二点方才离去,梁成龙并没有和她一起走,而是和张扬一起去夜市吃砂锅。
林清红也不和薛明客气:“那就打扰了!”
林清红微笑道:“你只管带他去,回头我们也去找节目,如今这时代,谁不会自己找点乐子?”
服装一厂的食堂窗明几净,处处一尘不染,从小见大,林清红对服装一厂的现状十分欣赏,正是因为服装一厂的生产管理水平,才让她兴起了一定要收购服装一厂的念头。
时维有些累了,打了个哈欠道:“张扬,我听说你在北京和八卦门掌门史沧海交手了?”
皇家假日装修得气派非凡,大堂利用不绣钢和镜面装饰材料饰以灯光,营造出一种前卫魔幻的色彩。
张扬道:“也许他聪明反被聪明误呢!”说完这句话,张扬举杯道:“不聊这种烦心事儿,想起王学海我心里就堵得慌,对了,你和林清红的事情怎么样了?丈母娘认没认你这个女婿?”
薛明道:“我的意思已经向张主任表达的很明确,我们江城服装一厂有着完整的发展规划,根据目前的发展来看,我们的改革无疑是正确的,我对假如林总的天骄集团没有任何的兴趣。”
梁成龙哈哈笑道:“多不吉利!”
林清红道:“或许我们可以采用另外一种方式,我可以留给你们更大的和_图_书自主权,比如,我可以收购你们部分的生产车间,这些生产车间必须只能承接天骄集团的生产任务,而他们生产出来的东西,由我们天骄集团全权负责销售,你可以对比一下,两种方式,哪种为企业产生的效益更高。”
林清红道:“你们两姐妹先走吧,我和阿龙再玩一会儿!”乔梦媛和林清红是多年的老朋友,也没什么好客气的,再说林清红这几天也没有离开江城的打算。
梁成龙道:“说起这件事,你比我做得亏心事还多,怎么不见你心虚啊?”
张扬叹了口气道:“我忽然发现这个时代的女强人实在太多!”
“红姐跟我不要客气,只要我能够做到的,我一定尽力帮忙。”
梁成龙笑道:“张扬,你小子还是放老实点,咱们宋省长可不是吃素的!”
张扬道:“其实江城服装一厂也就是现在效益还可以,如果不改革,早晚也会面临亏损的局面。”
张扬明白了,苏小红是想利用这种方法,消除之前的不良影响,自己前来肯定没有任何问题,可让其它市领导过来参加这种娱乐场所开业就显得有些不好!
张扬道:“任何事都要综合考虑,市里不能只从你们的利益出,要照顾到大局。”
乔梦媛道:“其实大家的出发点都是好的,国家和企业,企业和个人之间必须找到一个平衡。”
张扬拿起手机给苏小红打了个电话,苏小红从出来之后就忙着皇家假日的事情,张扬也忙于工作没顾得上跟她联系,打过电话才知道苏小红的皇家假日已经试营业了。听说张扬和朋友一起,马上邀请张扬他们过来玩。因为是试营业,皇家假日还没有对外正式开放,苏小红主要向一些过去的老朋友老客户放贵宾卡,门前偌大的停车场内只停了几辆汽车,显得有些冷清。
张扬笑眯眯道:“一定!”这厮在官场内混得时间久了,也学会了虚伪。
张扬道:“薛厂长很廉洁!”
张扬慢条斯理的抿了口酒道:“合作就是求同存异,大家各让几步就达成协议了,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反正服装一厂是个盈利企业,你想拿下就得付出比其它厂家多一些的代价!”
林清红笑道:“薛明是个人才,我很欣赏他,如果他愿意假如我的天骄集团,我会给他一个副总经理的位置。”
张扬笑道:“你唱得太感人,人家回家哭去了!”
张扬笑道:“我可没想这么多,林总到底是集团总裁,想得就是多!嫂子,你到底喜欢他在你前面还是后面啊?”
“我不是挖苦你,我感激你都来不及呢,对了,你借给我那件军大衣还没还给你呢,你爸妈这次在江城呆多久,那天有时间我请他们吃饭!”
张扬打开手机给梁成龙回了个电话,那边觥筹交错,梁成龙显然正在喝酒,接到张扬的电话忍不住大声埋怨道:“我说张扬,你也太不够意思了,我大老远从东江过来,你居然关机,是不是心疼银子,不舍得请我吃饭啊?”
苏小红摇了摇头:“我已经忘记了这个人,你知道解脱这两个字的真正含义吗?我现在才明白解脱的滋味。”
时维推了他一把道:“你少胡说八道啊!我表姐才不会看上你这个没脸没皮的家伙呢!”
张大官人斜睨梁成龙道:“跟我比?我是共产党员,我是国家干部?我的政治素养是你能比上的吗?”
林清红道:“薛厂长考虑的怎么样了?”
张扬道:“他还是江城十佳青年呢!”
张扬搭林清红的顺风车离开了服装一厂,他让林清红送自己去汽修厂,林清红突然改变强硬的态度,再次选择让步,让陷入僵持的这件事得到了解决,张扬笑道:“林总真是识大体,顾大局,我正头疼怎么解决这件事呢?”
张扬点了点头,胡茵茹的善解人意让他感动不已。手臂圈住胡茵茹的娇躯,在她樱唇上用力亲吻了一记,这才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什么叫听起来啊?本来就是这个理儿,严市长,我这就叫大局观!”
薛明摇了摇头:“我不是为个人在讨价还价,我并不在乎自己以后的位置!”
梁成龙道:“谁让你小子没句实话,明明身在东江,电话里却说自己在北京,今晚这顿饭算你给我赔罪了!”
张扬笑道:“你可不够意思,这么重要的事情没通知我一声!”
苏小红道:“我现在只想着老老实实经营皇家假日,别人能够做到的事情,我一样可以做到,我甚至可以做得更好。”
姜亮也听说这次的交通事故,他拍了拍张扬的肩膀道:“还是没经验,像这种天气,最好找个地方老老实实呆着,顶着冻雨上路,不出事才怪!”
林清红微笑道:“简简单单的挺好!”
严新建道:“嗬!你也懂得大局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