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49章 棋高一着

外面飘起了雪花,苏小红道:“去我那儿喝酒唱歌吧?顺便感受一下水文化!”
左援朝一边问候着大家,一边抱着那小男孩走向临时会场。所有人都看的很清楚,那小男孩伸手捏了把鼻涕,然后随手就抹在了左市长的大衣上。
张扬哈哈冬笑,其实他在香港到没惹什么事,惹事的是郭志强,他不由得想起,郭志强对徐美妮可是情有独钟,不知道这次徐美妮到江城和他有没有关系?张扬微笑道:“徐警官来江城是为了公事还是私事啊?”
几个人一杯酒刚刚下肚,郭志强就摸了过来,这厮一脸的笑意,这边方才坐下,张扬就倒了满满一茶杯白酒放在他面前。
郭志强皱了皱眉头,似乎有些不满,然后很装逼的来了一句:“张扬啊,你这素质也该提升一些了,低俗!”
“狗鞭,大补的!”
张扬、姜亮、秦白、梁成龙在杜宇峰的带领下来到了老街那家名为汉江烤肉的小店。
荣鹏飞笑道:“他该不是在香港犯事儿落在你手里了吧?”
当乔梦媛知道水上人家采用这样的方式开业的时候,轻声叹了一口气:“张扬真是不简单!”
杜天野道:“这件事你暂时不要透露出去,安安心心搞好企改办的工作,马华成是位老同志,工作经验方面还是值得你好好学习的,你要配合好人家的工作。”
朱晓云道:“张主任,去哪儿吃?”
张扬笑道:“她愿意怎么想是她的事,谁规定好日子只能她自己用?就照我说的办,你跟她同天开业,到时候我多找点企业领导给你捧场!”
“那就只能委屈你了!”
郭志强正在军事学院学习呢。听到徐美妮到了江城,简直是喜出望外:“真的吗?我还准备圣诞去香港找她呢!你没骗我吧?”
记者们纷纷围了上来,对着左市长开始拍照。
张扬结束了这边的招待,来到隔壁包间内,徐美妮正在和姜亮、秦白他们几个探讨案情呢,张扬前脚到,郭志强后脚就赶到了,这厮之所以下飞机没有马上过来,是因为他回家去了一趟楼洗打扮了一番,毕竟穿着一身军服太惹眼,这才开着大哥郭志航的吉普车赶到了金满堂。
左援朝有些骑虎难下,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自己不可能躲在车里不出来。张扬已经帮忙拉开了车门,左援朝微笑走了下去,向现场所有人挥手。
梁成龙笑道:“张扬这人什么都好,就是有点低俗,人来疯!”
左援朝心中当然明白,不过他的脸上仍然保持着谦和的笑容,好像这件事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
“严副市长提议你当企改办主任,这件事被我否决了!”
郭志强瞪大了眼睛:“你肾亏啊?那玩意儿能这么吃吗?”
张扬忘了拿酒,把车钥匙扔给秦白让他出去到自己车里抱一箱清江特供过来。
杜宇峰笑道:“下雪天喝酒天。啤酒越喝越冷,白酒越喝越暖!”
张扬抢在荣鹏飞之前伸出手去,笑道:“徐警官,什么时候来江城了找我?”原来这女郎竟然是香港女警徐美妮。
梁成龙好奇道:“还以为你去跟那个香港女警卿卿我我去了,怎么这么快就一个人赶回来了?”
胡茵茹笑得肚子都痛了:“那你岂不是更加厉害!谁还吃得消你啊!”
张扬道:“这什么世道?打车可以,打酱油可以,怎么打飞机就不可以?我可没想这么多,是你们几个的脑子有问题,说我低俗,其实你们先低俗!”
一群人都笑了起来。
荣鹏飞颇感诧异道:“原来你们两个认识?”
张扬道:“可能是因为东江纺织百货商场工地停工的事情记恨顾书记,所以报复。”
张扬笑道:“搞什么?有什么可抗议的?这企改办是国家的,又不是我私人的,上级把我放在这个位置上。是为了做好工作,而不是为了争名夺利!你们几个的心情我能够理解,可是做事情目光不能狭隘,不能首先考虑到自己,要有大局观!”张大官人大局观说得顺口,动不动就把大局观给抬出来,不过这样显然很有效果,他的这帮属下听到张主任的这番话,全都被他的高风亮节所感动,天天说境界,人家张主任这才是境界。
“我啥时候跟你是兄弟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我重色轻友惯了,那啥……我晚上跟她吃饭,不用你允许吧?”
郭志强道:“不必客气,说起来那时候都是我的缘故,如果不是徐小姐帮我,我说不定会捅出更大的漏子。”
郭志强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道:“我和徐小姐也是不打不相识!那啥……人谁没有犯浑的时候,不过吃一堑长一智,通过那件事我也完成了一次自我升华。”
荣鹏飞笑道:“我正要走,小程来得正好,田斌这会儿没人照顾,你帮忙看着他,我还有事!”
众人同声大笑。
梁成龙道:“大家一分也没多少!”
“跟你有关系吗?”
乔家方面只有时季昌和乔继红夫妇出席,乔梦媛的父母并没有前来。由此也能够看出他们对乔梦媛选择许嘉勇仍然心怀芥蒂。
张扬道:“想不被人告,不被人说,就得什么和_图_书事情都不做,我要是混日子的话准保没事。”
乔梦媛点了点头,她心里也有些纳闷,本来以为张扬这次要跟她锣对锣鼓对鼓的唱对台戏,可直到现在也没听说水上人家有什么动静。难道他们知难而退,放弃了开业的念头。
许嘉勇在左援朝的身后鼓掌。他低声向乔梦媛道:“听说水上人家今天也开业?”
“这么快?”
张扬选择金满堂是因为企改办今晚在这里有一座饭,为了欢迎新来的主任马华成。
张扬这才明白徐美妮为什么会突然来到江城。
其实张扬并不是对乔梦媛有什么成见,他是不爽许嘉勇,他认为乔梦媛在江城搞出这些事,全都是受了许嘉勇的怂恿,他要通过这些事告诉许嘉勇,让这厮老实一点,不要以为傍上了乔家就可以为所欲为,江城还轮不到他指手画脚。
胡茵茹柔声道:“不急,等建好了再过去!给你一个惊喜!”
郭志强在电话中大声道:“咱哥们不差钱!”
田斌也笑了起来。
民政局局长慌忙跑过去,从左援朝的怀里接过了孩子,头上都紧张的冒汗了,你说这孩子真不懂事,你鼻涕往哪儿抹不好,专挑市长身上摸。
杜天野道:“我听说你在京城又和八卦门生了冲突,你说你好歹也是一个国家干部,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让人家看着笑话。”
张大官人看的真真切切,我晕,这孩子也太搞了点。
郭志强道:“什么意思?”
杜天野道:“国资委副主任马华成很快就去企改办担任主任一职,你要有个心理准备。”
徐美妮道:“犯人的嘴很紧,不愿提供太多的资料,不过我们会展开调查,争取将他幕后的组织挖出来。”
杜天野笑道:“你在春阳招商办担任副主任的时候谁当家?你去旅游局担任市场开发处科长的时候又是谁当家?企改办是你一手建立的,人员也都是你挑选的,我不信马主任到你那里工作会不尊重你的意见?”说完杜天野又补充道:“马主任明年上半年就到点了!”
荣鹏飞哈哈大笑起来:“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似的,心里就琢磨着这种事儿?”
就在这时候,雅云湖湖面上忽然飘来了一阵歌声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迎风飘扬,里面吹来了凉爽的湖风,清脆的童音合唱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湖面上一艘艘船轻轻荡漾,每艘小船上都坐着六名孩子,他们穿着整洁的新衣服,脖子上还扎着红领巾,船上的旗帜迎风飘扬,上面写着,水上人家邀请福利院儿童共庆开业!
张大官人这才明白杜天野的真正用意,我靠!好事啊!招商办是和财政局等同的肥缺,这企改办是新建立起来的部门,虽然在张扬的努力下算得上小有起色,可毕竟和招商办的实力无法相提并论。听杜天野的意思,董红玉有麻烦了,如果她从招商办的位置上退了下来,自己这个副主任顶上去,岂不是意味着级别要提神张扬面露喜色。杜天野是照顾自己啊!
“不行!”郭志强话没说完呢,张扬已经把电话给挂了,这厮一脸的坏笑,从现在起估计郭志强就该心急火燎的往家赶了。
“我知道,可企改办是国家的又不是你一个人的!”
张扬笑道:“你还是招待郭志强吧。把他铐起来带局子里感受下香港之夜!”
张扬接这电话的时候偏偏用得免提,徐美妮就坐在他的吉普车内,听得清清楚楚,一张俏脸不禁羞得通红,啐道:“这人好没有礼貌!”
杜天野不慌不忙的端起酒杯跟他碰了碰。自己先干了这一杯,看到张扬仍然没动,知道他心里有想法。微笑道:“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主意,企改办有个老同志帮你坐镇,以后责任可以分担一些,你可以放开手脚做更多的事情。”
张扬想都不想道:“金满堂,让苏强把包间给我们留好!”
张扬道:“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做,可是这件事一定和他有关!”
因为下雪的缘故,今天烤肉店的生意并不算好,门口大锅里煮着狗肉。香气弥漫,梁成龙深吸了一口气,赞道:“真香,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张扬叹了口气道:“我真是后悔啊,交友不慎,交友不慎呐!”
张扬搂紧了她的娇躯,轻声道:“你早些睡吧,最近工作这么辛苦!”
胡茵茹道:“不累,你教我的那个打坐方法,每天修炼一次,感觉精力很充沛!”
掌声再度响起。
张扬愣了愣:“为什么?虽然企改办现在是他说话当家,可毕竟只是一个副主任,能够转正也是一件好事。”
“这……”
“他去了,岂不是他当家了?”
一群人轰然大笑,林清红和胡茵茹同时笑骂道:“没脸没皮!”不过今天前来的几位女性的性情都很豁达,苏小红更是见惯了风浪,笑道:“张主任,你说话也注意点,人家徐警官可是咱们的贵客!”
姜亮道:“不去了,我不习惯!”
企改办来了一位正主任,这让企改办上下都深表不解,以朱晓云为首的那帮年轻人尤其激动,一帮年轻人都来到了张扬m.hetushu.com的办公室表示抗议。朱晓云道:“张主任,市里太过分了。这企改办是你一手建立的,从无到有,你付出了多大的心血,现在总算稍有起色,竟然要把企改办交给别人,我们不服气,我们要去找严副市长抗议。
张扬道:“有没有看好日子?”
“你什么意思?”郭志强顿时警惕起来:“我告诉你张扬,你小子少打她的主意,徐美妮是我的啊。你要是敢有什么想法,咱们连兄弟都没得做!”
郭志强也属于风度翩翩的级数。他身穿黑色皮大衣,里面只穿了一件灰色立领羊毛衫,黑色毛呢长裤,脚上地皮鞋也擦得光可鉴人,他一进门目光就落在徐美妮身上了,微笑道:“徐小姐来了!”
张扬道:“咱们只谈不谈业务,今天在金满堂始终都在说案子的事情,我听得头都大了!”
程娟点了点头:“荣局长放心!”
林清红打了个哈欠道:“我困了,你们玩吧!”她和胡茵茹结伴走了。苏小红也要返回皇家假日看着生意。
张扬笑道:“过去我们只有活力欠缺稳重。马主任来了之后,我们企改办就稳重起来了。”
张扬回到办公室,刚刚坐下,彭军祥就找了过来,他来是告诉张扬水上人家的装修已经完成,随时都能够开业迎宾了。
张扬笑眯眯点了点头,把带来的伤药放在床头柜上,看了看周围方才道:“田厅长不在啊?”
徐美妮被大家的热情所感染。她轻声道:“谢谢大家,以后大家到香港,我一定好好招待!”
马华成这次过来还带来了一个消息,市政府给他们分配了一个新的办公地点,企改办要搬出市委市政府办公大楼。
郭志强当然不会喝多,他酒量本来就很好,徐美妮这么重要的事情。他当然不会喝多误事,晚饭局结束之后,张扬提议去苏小红的皇家假日玩,可徐美妮谢绝了他的邀请,想早些回去休息,郭志强主动承担了送她回去的任务。
新帝豪开业当日,乔梦媛邀请了江城市的不少领导前来剪彩,其中有代市长左援朝,袁成锡。主管工业的副市长严新建也过来了,无论乔梦媛背景的考虑还是因为她是开发区最大的投资商,这些市级领导都应该有所表示。
杜宇峰提议道:“老街刚开了一家韩式烧烤,味道不错,咱们再去喝点!”他的提议得到了所有男士的一致赞同。
杜天野道:“理由很牵强啊!照你所说,王学海策划这件事等于把自己推到了一个全民公敌的地步。他这个人我有所了解,很狡猾很精明。怎么可能犯这样的错误?事情败露之后。顾书记蔡部长他们岂会饶了他?别说在平海,就是在北京在中国,以后也没有他多少容身之地了。”
徐美妮当然不会想到张扬也在医院出现,她笑着和张扬握了握手。
郭志强听到徐美妮的声音愣了,张扬这小子可真不厚道,咱不带这么阴人的,他咳嗽了一声道:“别误会啊,我是说,徐小姐是我的客人。今晚做东别跟我抢!”
张扬道:“那你岂不是没人照顾,我说荣局,对大功臣你们就这种待遇,怎么不得派两位美丽女警花过来陪着!”
张扬嘿嘿笑了起来:“你别忙着批评我,我这不从北京回来了,咱爸咱妈可真疼你啊!”
李承干道:“蚕蛹要不要,刚刚酱好的大骨头要不要?”
彭军祥苦笑道:“同天开业会不会让乔梦媛以为我是针对她的?”
“有什么可笑话的,我可是一直都奉行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基本原则,他八卦门欺负到我头上来了。你说我总不能一点表示都没有?”
所有人同时鼓掌,张大官人笑逐颜开,看不出这马华成是个明白人。张扬心中这么一高兴,对马华成自然就生出了不少的好感:“那啥……今晚我们企改办聚餐,欢迎马主任加入我们这个团队!”
张扬愤愤然道:“所以你挑我这儿让他养老啊!”
张大官人可没打算放弃开业的念头。不出手则已,出手就要把你新帝豪的风头给抢了,你乔梦媛不是把市长副市长们给请去了吗?我虽然有能力请动市委书记,可我不这么干。这叫恶性竞争!你玩场面,玩排场,想在气势上大出风头,我不陪你玩,我打煽情牌,我们在开业当天请福利院的孩子们游览雅云湖。然后在水上人家剪彩吃饭。
张扬也看出田斌的表情居然有些不好意思,心说难不成真让自己说准了,他也不想留在这里当电灯泡。起身道:“我还得回市里开会!”
企改办的那桌饭只进行了一个小时就结束了,毕竟这帮年轻人和马华成没有多少共同语言,这顿饭形式大于内容,马华成看得很清楚,人家跟他客气呢,以后大家做到相敬如宾最好。
张扬笑道:“你这不是韩式烧烤吗?还以为你是朝鲜人呢!”
狗鞭的作用有待考证,不过张大官人回去之后,把睡意朦胧的胡茵茹好好折腾了一通,胡茵茹伏在他的胸口。慵懒无力道:“今天怎么回事儿,兴奋成这个样子。”
田斌道:“我让他回去休息一天。这些天他太累了。http://m.hetushu.com
“这什么这?我就看不得你这个样子,就算不同天开业,以后该有竞争还是要有竞争,同天开业,明大明的跟她竞争,看看两家到底谁更热闹,谁的生意更好!”
彭军祥摇了摇头道:“原本看好了下周六的,可乔梦媛的新帝豪也在那天开业,所以我想改期!”
李承干乐呵呵道:“我是朝鲜族,正儿八经的中国公民,朝鲜国太小……我看不上那地儿!”
张扬颇感诧异的看了郭志强一眼。这厮居然也能够说出自我升华的话来,看来真的有些提高。
徐美妮笑道:“认识,张先生在香港也是很威风的!”
姜亮开了一瓶酒,给每个人都倒了一杯,梁成龙也就没坚持喝啤酒。最近姜亮他们几个心情都不错。毕竟困扰他们多日的案子终于取的了进展,董得志这个潜藏在警察内部的败类也被挖了出来,江城公安系统一扫昔日的郁闷,终于扬眉吐气了一次,这两天姜亮他们也给自己稍稍放松了一下。
徐美妮笑道:“在香港的时候,我冒犯两位的地方还请原谅!”
郭志强道:“我知道错了,我改行不,哥几个饶了我,饶了我啊!”
乔梦媛没有说话,她的这个表妹心机单纯,肯定不会想到背后那么多复杂的事情。
彭军祥算是看出来了,张扬是存心要跟乔梦媛唱对台戏。
姜亮笑道:“今儿咱们别说低俗,咱们有主题,欢迎从香港远道而来的徐警官!”他的话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响应,所有人共同举杯。
胡茵茹道:“看到你忙,所以建筑方案一直没给你看,这件事我跟佳彤提过,她喜欢北美风格的木屋,我就让人搭建了一座木屋别墅,全都用圆木建成的,很漂亮,湖畔还设计了一个小小的码头,以后打算弄一艘小艇,傍晚黄昏的时候,我们可以一起泛舟湖上。”
杜天野笑道:“你有什么丢人的。原本你就是副主任,马华成担任企改办正主任是早已经定下来的事情。只不过因为人家身体不好,所以迟迟没有去企改办工作。”
张扬嘿嘿一笑,伏在胡茵茹耳边把刚才吃狗鞭的事情告诉了她,胡茵茹听得咯咯娇笑,啐道:“都说吃什么补什么。难怪你今晚疯成了这个样子。”
胡茵茹小声道:“为了你,我多大委屈都愿意承受!”
“那可不成,你是我们今晚的主宾。说什么你都得去!”
胡茵茹啐道:“就知道你没什么好话!”她把螓首枕在张扬胸口,轻声道:“南湖那边的房子已经搭建起来了,过两天就可以内部装修了。”
张扬下班后又去江城第一人民医院给田斌送了些他亲手配制的伤药。田斌毕竟年轻,身体底子好,恢复的速度很快,但是因为脊柱的伤势,暂时还不能下地,张扬来到病房的时候,看到荣鹏飞在里面和田斌说话。
张扬愣了,他想不到杜天野竟然给自己弄了个顶头上司,一时间不知他究竟在打什么算盘,双眼直愣愣的看着杜天野。
杜宇峰道:“来二斤热狗肉,肉串两斤,五花肉给我来一斤,泡菜看看来两盘子!”
杜天野道:“最近告你告得太厉害。很多举报信都送到了省里,虽然市常委很多人都欣赏你,可还是又不同意见的。”
马华成道:“我这人是个直脾气。有什么话我都喜欢当面说出来,企改办的成绩大家都有目共睹,这些成绩没有我任何的功劳,组织上让我来,我只能过来了,我年纪大了。思想方面肯定不如你们活跃,适应不了改革开放的节奏,所以我在企改办以后主抓的工作是党务,至于企业改革,张主任带领大家做得很好。你们还是按照过去的计划,该怎么走就怎么走!”马华成的这句话是在表白自己的态度,他知道自己是个外人,想融入企改办之中,想让大家接受自己,就必须要摆正自己的位置。他告诉所有人。我来虽然是打着企改办主任的旗号,可我以后做的工作是书记工作,你们别对我抱有敌意,我压根没想争。
梁成龙道:“我喝啤酒!”
果然不出张扬的所料,郭志强四个小时后就赶回了江城,为了节省时间,他是专程坐飞机赶来的,下了飞机第一件事就给张扬打了个电话口气喘吁吁道:“你小子够狠……徐美妮是我的……别想跟我抢。”
郭志强道:“我是一正人君子。你们别把我当狼看行不?”
姜亮笑道:“我看你这家韩式烤肉店整一个东北菜馆,不怎么地道啊!”
郭志强呵呵笑道:“谁让咱俩是哥们呢。事关我的终身幸福,你就委屈点。”
张扬笑着点头,放眼企改办,算上开发区企改办也不过六个奂员,马华成这党务工作主持的范围也太小了点。人家压根没想当主任,只是来企改办干干书记的工作,安安稳稳熬到退休。
代市长左援朝离开新帝豪的时候,特地让司机开车从水上人家的门前经过,他可不顺路,到这里等于绕了一个大弯子,他就是有些好奇,这水上人家真是能折腾,当他的汽车出现在水上人家门前的道路上,马上就被张扬发现了,张扬乐呵m.hetushu.com呵走到路中央伸手去拦车,这也就是他。放眼江城敢伸手拦市长小车的还真没几个。
张扬道:“我说你今晚踩我是不是踩得很舒服?”
马华成打心底是不想到企改办来的。张扬是什么人,他知道的一清二楚,这企改办什么地方?短短时间内,张扬能够把企改办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科室,变成了江城工业改革的重点权力部门,足以证明张扬出众的能力,马华成还有半年多就退休了,他可不想和年轻人争什么短长。再说他也清楚张扬的背景,连人大主任赵洋林都争不过的人,自己犯不着跟人家争,争也争不过人家。马华成对自己的定个很准确,旧不他既然丹法拒绝,就硬着头皮过来,混日子谁不会。御客甘改办的目的就是来当一个符号,没啥意义。你们该怎么还是怎么着。
张扬道:“马主任,您才是领导,应该你挑头!”
张大官人一脸阴险的看着郭志强,看得郭志强心里直发毛,心说,对不住了哥们,为了突出我自己,今天只能踩踩你了。
姜亮道:“大补,好东西!”
张扬笑道:“这点政治素养我还是有的。”
杜天野又道:“你还是招商办副主任,不能只盯着企改办,招商办的事情就撒手不管了!”
郭志强爽快的点了点头道:“成!老板还有什么特色菜啊!”
左援朝知道被他认出来了,落下车窗,向他笑了笑道:“张扬啊,原来你在这里!”
许嘉勇漠然望着雅云湖对面的水上人家,一颗心却沉了下去他冷冷道:“有些人为了出风头,什么事情都想得出来,这么冷的天,让那些孩子去湖上划船,亏他想得出来!”
姜亮道:“用不着这么多,刚才都喝了不少了。”
马华成笑着点了点头:“以后这企改办的工作,你还得挑头干!和过去没什么两样。”
张扬道:“自我升华真的很重要。别的我不知道,不过今晚这顿饭是志强请的!”
杜天野知道这厮的脾气说了也没用,叹了口气道:“你多少收敛一些。又有人民来信告你了,说你利用不正当手段贿选,你这个十佳青年啊。真是惹了不少的麻烦。”
张扬这帮人也都很有眼色,没人给郭志强故意添乱。
“咱们分工明确,我主持党务,你主持具体的企改工作,我年纪大了。单单一个党务作就有些吃不消了,你年轻,精力旺盛,多干点!”
时维微微一怔,她充满错愕道:“水上人家和张扬有什么关系?他又不是老板?”
马华成微笑道:“企改办是个新建的部门,在我没来之前,你们的团体平均年龄不超过二十五岁充满活力,我一过来马上把企改办的平均年龄拉到了三十岁以上,惭愧啊!”马华成的这句话引得与会众人都笑了起来,看不出老马同志还是很幽默的。
秦白道:“那个杀手叫黄家亮,是香港人,真是不明白董得志怎么会联系上他?”
虽然张扬的这一手有些刻意表现爱心,可仍然让前来参加新帝豪剪彩仪式的领导们心里有些忐忑,他们这边敲锣打鼓的剪彩,人家对面在搞献爱心,电视台要是播出来,两相对比,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张扬笑道:“的确提升不少,过去你根本禁不住我这般折腾!”
张扬道:“我无所谓,反正自己行得正坐得直。”
张扬推门走了进去,荣鹏飞看到是他,不禁笑道:“张扬来了!”
杜天野道:“王学海家里也是很有背景的,不过他做这件事什么目的?对他又有什么好处?”
张扬笑道:“好事儿,那女警长得不错!”
李承干的嘴巴很会说,他笑道:“这叫洋为中用,中外结合!”
杜宇峰笑道:“郭志强,你今晚可有点重色轻友啊,看到香港女警察。被迷得神魂颠倒,连我们这帮哥们都忘了!”
杜天野道:“我爸我妈他们身体好吗?”
三人一起下了楼,徐美妮上了荣鹏飞的汽车,张扬和他们告别之后回到了自己的吉普车里,马上就给郭志强打了个一个电话。
张扬道:“这企改办是我一手建立起来的。”
张扬点了点头道:“好的很,打算今年来江城过年呢?”他压低声音又道:“这次顾明健的事情都是王学海捣鬼,多亏文副总理出面,蔡部长才肯善罢罢休。”
张扬哈哈大笑:“金满堂,位子我都定好了,你兜里最好带足银子!”
杜天野心中骂道,有个屁的素养,一听升官就喜形于色,一听要给他派个上司马上就痛心疾首,这厮在政治上还需要锤炼。
“我不是在乎什么名份,我是丢不起那人!”张扬有些恼火了,你杜天野怎么专拿自己人开刀啊!这句话只差要脱口而出了。
作为地主张扬请徐美妮吃饭也是应该的,当然其中不乏撮合徐美妮和郭志强的意思,这边他叫了姜亮、秦白、杜宇峰。梁成龙没有离开江城。张扬把他和林清红一起请了过来,胡茵茹和苏小红也来了。
张扬一脸惊恐道:“吃什么补什么?那玩意儿里面带骨头的,万一我补出一根骨头怎么办?”
店老板是个操着东北口音的朝鲜族人,他叫李承干,因http://www.hetushu.com为杜宇峰来过几次,他和杜宇峰已经很熟,笑着把众人迎进店里:“杜哥,您要点什么?”
左援朝出席这种开业剪彩仪式已经不是第一次,他很会应付这些场面,在现场做了一番热情洋溢的讲话,肯定了乔梦媛对江城的贡献。借着这个机会提出邀请,希望更多的国内外投资商投资江城。
“有人举报董红玉有问题,现在正在调查取证,你要做好随时主持招商办工作的准备!”
张扬道:“杜书记,我脑子笨,您还是明说了吧,到底想让我干什么?”
姜亮笑道:“喝酒不谈工作。来!喝酒!”
水上人家那边的剪彩由民政局局长和福利院的一名儿童代表共同执行。剪彩之后,到场的企业领导和围观群众热烈鼓掌,然后企业领导开始现场捐出红包,最少的都是一千元,短短功夫,募捐了近十万块的善款。由水上人家总经理彭军祥代表水上人家全体股东员工,将善款捐给江城市福利院。
张扬听到这话就来气:“你小子什么脑子,骗你?我一个国家干部至于跟你耍小心眼吗?那啥……我发现徐美娟比咱们香港见她的时候更漂亮了,真是不错啊!”
“公事!董得志雇佣的那名杀手是香港人,徐警官这次过来就是协助我们破案的!”荣鹏飞替徐美妮解释了一下她的来意。
可荣鹏飞的话音刚落,从外面就进来了一位漂亮的女警。她叫程娟,是江城市公安局宣传科的,这两天正在写关于田斌的宣传资料,程娟看到荣鹏飞在,显得有些局促:“荣局长在啊!”
徐美妮有些诧异道:“你不是在北京学习吗?”
两人走出病房,荣鹏飞笑了起来。低声道:“我可没想安排,不过他们俩似乎看对眼了!”
张扬道:“为什么改期?谁说他们开业。就不兴你们开业的?”
荣鹏飞没有说话,微笑望向前方。一位身姿窈窕的女郎正从前方病房中走了出来,她齐耳短发。身穿蓝色羽绒服,黑色牛仔裤,脚下瞪着一双黑色短靴,显得十分的干练,那女郎看到荣鹏飞,笑了笑,迎着他走了过来。
“你不是狼,你是色中饿狼!”张大官人给他下定义道。
张扬一提出这个想法点子,把彭军祥深深折服,自己还整天真着多有经营理念,多有商业头脑,人家张扬这才叫高,这样做可比请一帮市委领导白吃白喝,说两句空话有意义多了。
郭志强讨饶道:“哥几个别寒碜我了,今晚吃喝全都算我的,我诚心道歉!”他端起那杯酒一口给干了。
张扬暗骂这厮有异性没人性,自己为他做了这么多,到最后全部被忽略不计,所有功劳都是徐美妮的。
张扬呵呵笑道:“听说徐小姐来了,他打着飞机就过来了!”
“一个名份而已,真的这么重要?”
荣鹏飞道:“去局里再说!”
顾佳彤是水上人家最大的股东。这边开业当然要请她过来,张扬给顾佳彤打电话,顾佳彤正在北京忙着顾明健开庭的事情,她本身对餐饮业也没多大的兴趣,将所有事情都交给了彭军祥。
张扬笑着端起酒杯道:“看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我们就原谅你这一次,不过啊。今晚你得保证我们吃好喝好!”
很快代市长左援朝就撤了,彩我也剪了,你乔梦媛的面子我算给足了。这饭我可不能吃。左援朝一撤,其它几个副市长也跟着撤了,谁也不愿在这当口儿落人口舌。
不但如此,张扬还动用关系把江城电视台、平海电视台都请了过来。前来参加水上人家开业剪彩仪式的企业领导不在少数,按照既往的规矩,前来参加这种典礼怎么都是要送点红包的,张扬让所有企业把红包现场捐给福利院,通过省市电视台的报道,这件事意义就非同一般了。想把开业剪彩搞得热热闹闹,声势浩大很简单,可是想要把一个开业典礼搞得这么有意义,产生这么大的社会影响就很难了。
许嘉勇也在当天上午返回了江城。和他同来的还有几位美国投资商。
张扬听得悠然神往,轻吻胡茵茹的额头道:“说得我都想现在去看看!”
张扬笑着宣布道:“左市长百忙之中特地来参加我们的献爱心活动。大家欢迎!”这厮中气十足。一嗓子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给吸引了过来,江城市电视台的记者慌忙上来拍照。
散会后,马华成和张扬并肩走出小会议室,马华成笑道:“小张啊,这聚餐我还是不去了,你们年轻人在一起乐呵乐呵,我这个老头子跟着掺和啥!”
“我说荣局,你这话可就没劲了啊!合着你把我当成一色狼,是雌性动物我就会发生兴趣?”
一名留着鼻涕的福利院小男孩捧着鲜花给左援朝献花,左市长场面上的应变能力那可不是盖得,他接过鲜花,很亲切的抱了抱那个小男孩。为了让自己的亲民形象表现的更加充分,左市长一把把那个小男孩抱起,这可是展露自己的大好舞台。
郭志强叹了口气道:“我知道大补,可我补了也没地儿用去!”一句话把所有人都给逗乐了。
徐美妮意味深长道:“这次可不要喝多了!”
梁成龙道:“来二十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