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51章 人红是非多

张扬听到这里心里已经明白了七八分。看来苏媛媛是为了她哥哥的事情请客,这葛局长是谁?想来想去没什么结果,张扬先回到了水月阁。
金贵酒水的经理苏国泽若知道今天招惹了霉头,他也不是什么黑社会分子,狗脸强那帮人也是他花钱请来的。他来到刘金城的面前:“刘厂长,我们是老关系了,给我点面子。”
张扬和刘金城的关系很好,当然不会怀疑他让人这么做,刘金城的面子他还是要给的,想了想道:“算了,这件事我不会追究,以后你让蔺广元老实点,别弄个傻儿子出来丢人现眼。”
张扬笑道:“其实改革究竟要往哪儿发展大家都不清楚,只要有利于企业发展,不妨尝试一了。”
“你这些假酒从哪儿进来的?”
张扬笑道:“是遇到亲人了,不过不是我的,是你的!”
苏国泽看到金贵酒水已经被砸了个稀巴烂,心疼到了极点,这次他的损失惨重。
张扬笑道:“这么热闹的事情你不参加多可惜。”
张扬这才把刚才遇到苏媛媛的情景说了一遍,杜天野听到苏媛媛出酒。又听到她在为了哥哥的事情请人吃饭。顿时就有些火了:“张扬,去把她给我叫来!”
张扬笑道:“红姐,跟谁吃饭呢?”
由于这一连串的事情发生的太快,刚才记者们的镜头全都聚集在团市委书记孙东强的身上,孙东强可谓走倒霉之极,平白无故被砸了一鞋底。脸上还留着一个乌黑的鞋印子。更倒霉的是,他的狼狈形象全都被记者们给拍了下来。
吕兴杰是真不知道,想不到把假酒送到了酒厂领导的面前,吕兴杰表情尴尬道:“我这就打电话找他算账!”
这时候有人喊他们过去照相。十佳青年把团市委书记孙东强围在了中心,张扬毫不客气的来到孙东强的身边站着,这下两人都成了中心。孙东强心中暗骂,哪儿都有你的事情,又来抢老子的风头,可脸上却要拿捏出热情洋溢的表情,心里矛盾极了。
吕兴杰进了房间,刘金城指着那两瓶酒道:“吕老板,这酒哪儿来的?”
张扬冷冷扫了狗脸强那帮人一眼:“干什么?黑社会集合?狗脸强。你是不是准备把牢底坐穿啊?”
“他爹蔺广元是我们的副厂长!”
张扬道:“不用打电话了!我们自己去看看!”他又叮嘱吕兴杰道:“你最好别走露风声,否则,你这山庄以后也不要干了!”
“不是……不是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这么巧啊,苏国泽是苏媛媛的哥哥,不过这小子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不但销售假酒。还和北关那帮混混联系密切。”
张扬冷笑道:“老刘啊,老刘。你可真能整啊,今天如果不是我身手好,那两只臭鞋就落在我脸上了。”
工商局中还是有不认识张扬的。其中一名干部看到张扬如此嚣张,忍不住道:“你谁啊?凭什么带走我们的人啊?”他上前拦住张扬的去路。人家这是想在局长面前表现呢。
这时候酒上来了,当天刘金城并没有从厂里带酒,让服务员直接从山庄拿了二十年清江陈酿,可酒拿上来之后,他现有些不对,不禁皱了皱眉头,打开酒瓶闻了闻。马上就断定这酒是假的,刘金城火噌地上来了,他让服务员把吕兴杰给喊来了。
杜天野道:“这件事我不清楚,他要不要坐牢啊?”
孙东强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跟张扬站在一起让他感觉到浑身不爽。在他的眼中这厮就是一个跳梁小丑。借着非同一般的背景,强盗一样抢走了本属于自己的荣誉,抛开身后的助力不言,他一个副处怎么配和自己这个正处级干部相比?
刘金城今天被惹火了,怒道:“给你面子?你有没有给我面子?身为江城酒厂的代理商你居然公然售假。你在毁坏我们酒厂的名誉!”
刘金城和蔺广元对望了一眼,金贵酒水是他们的经销商,按理不会出现这种现象,可事实摆在眼前。
市委书记杜天野派马华成前往企改办担任主任一职,其目的也是分担张扬面临的火力,张扬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最近在工作中多少也收敛了一些,尽量避免过多的抛头露面,吸引公众眼球,这也算得上是一种低调。
杜天野点了点头道:“很好,发现问题就要尽早解决,你做得很好!”他看了看手表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了,起身道:“走,陪我去看看房子!”市里已经在市委家属院给他安排了一栋小楼,就快装修完成了。
狗脸强这帮人一接手,酒厂保卫科就闲了下来。
苏媛媛好在没忘记自己前来http://m•hetushu.com的主要目的:“葛局长……我大哥的事情。”
葛明成微微一怔,他认出了张扬,张扬也认出了他,心说我还当是谁呢?原来是你这个老流氓,他进来的时候刚巧看到葛明成把手放在苏媛媛的纤腰上,张扬大笑起来:“我当是谁呢!”
利益会让很多人铤而走险,张扬开始渐渐意识到这个道理,七里屯红日酒厂的后台老板是酒厂副厂长谢新梁,查出这件事并没有花费太大的功夫。谢新梁看到酒厂生意蒸发蒸发日上,清江特供供不应求,所以打起了酒厂的主意,他以表弟的名义办起了这家酒厂,表面上走出红日牌系列酒,可背地里却干一些造假酒的勾当。
一直没有说话的张扬突然来了一句:“听说现在装修工程中回扣风很厉害啊!”
保卫科长带着十名彪形大汉冲了进去,挥动警棍开始砸店。
杜天野端起杯中酒,望着水月阁外夜色初临的雅云湖,心中不禁生出些许感慨,自从担任市委书记之后,少有像现在这般放松过的时候。
如果按照刘金城的做事方法,他肯定是先通报工商局,走正规程序。可张扬一插手就变得直截了当。通过工商局查办假酒固然能够售假造假,可利用这种方式以暴制假更让人感到痛快。
刘金城看着张扬,张扬今天气有些不顺,他冷笑道:“人家造假都造到你家门口了,你就这么忍了?”
这丫头不呆在一招老老实实照顾市委书记,居然跑到这里来喝酒了。张扬心中颇感好奇。
金贵酒水看店的都是员工,看到这么多大汉闯进来,他们不敢阻止。当他们搞清对方是酒厂保卫科的,就知道事情大了,赶紧给经理苏国泽打电话。
梁传义点了点头,有了杜天野这句话,他可不敢再去买新家具了,拍马屁也需要技巧,一个不小心拍在马蹄子上,效果就适得其反了。
张扬无疑是这次竞争的胜利者,虽然江城十佳青年位列第二,可他却是省十佳的候选人,你孙东强得到的只不过是个安慰奖。
刘金城道:“张主任,你是我们酒厂的大恩人,你借我一个胆子我们也不敢跟你过不去啊,当初十佳青年评选的时候,蔺厂长亲自动职工给你投票,他哪知道这个傻儿子会做这种事情呢?”
杜天野笑道:“每天都在新闻里露脸,不想人认识都不行了!”
保卫科砸店的时候,刘金城也给工商局打了个电话,举报假酒,让他恼火的是,工商局那边反应有些冷淡。只说明天会去处理。
服务员进来上热菜地时候,向张扬小声道:“张主任外面有人找!”
张扬冷笑道:“散步啊!那感情好,这金贵酒水卖假酒,损害本地企业的利益,你既然路过,帮忙伸张一下正义,都带着钢管来的,砸店方便,去吧,帮我把金贵酒水给砸干净!”
蔺广元连连点头,他又道:“我那个傻儿子受了别人的怂恿,有人跟他打赌,看他有没有胆量砸你。所以他才敢这么干!”
杜天野并没有隐瞒张扬,把这件事的前因后果说了。
“也不怪他们二老唠叨,毕竟你现在这么大岁数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哪家父母不指望着早点抱孙子?”
杜天野有些纳闷的看着他。
张扬点了点头道:“别换了,这事儿让人窝火,咱们今晚不喝酒,赶紧吃饭,去金贵酒水看看!”
张扬道:“我刚刚给严副市长递了个报告,要求加大对江城本地品牌的保护,加大对假冒商品的打击力度,保证本地企业的利益。”
张扬颇感好奇,和苏小红告辞。跟在苏媛媛的后面,看着苏媛媛沿着曲桥走向荷风阁,这厮的好奇心向来都很重,更何况苏媛媛是杜天野的专职服务员,他来到荷风阁外倾耳听了听里面的动静,不觉皱起了眉头。听到里面有一个男子道:“苏小姐,咱们再喝一杯!”
张扬耸了耸肩,看到苏媛媛去了洗手间,不多时又脸色苍白的走了出来,苏媛媛低着头,仿佛生怕别人认出她来,所以也没看到张扬,从张扬的身边走过。
张扬原准备跟她开句玩笑,可有一名女孩子捂着嘴巴从荷风阁中慌不择路的跑了出来,在他和苏小红之间跑了过去,没等她走几步,就哇!地一声吐了出来。
薛明道:“国家把企业交给我们管理,我们不但要承担好企业的领导任务,还要做好企业的看门人,不能让国有资产在改革中流失。”
张扬笑道:“这种事情都是这样,秦清在岚山当副市长也是一个人住一栋小楼,面积比和图书你这儿还要大一些。你是市委书记,级别摆在这里。自然要享受这样的待遇。”
张扬道:“这样好像不太好吧。这是工作时间之外,人家想跟谁吃饭是她的自由,你市委书记无权干涉!”
梁传义道:“杜书记日理万机需要一个好的工作环境!”
很快室内就响起掌声,听到一个声音赞道:“苏小姐果然痛快!”
刘金城道:“不必换了!”
“不可以吗?”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问了,最多拘留几天,不过罚款是免不了的。不过酒厂的副厂长谢新梁就没那么幸运,这厮涉嫌造假,已经被公安机关拘留,红日酒厂也被查封了。”
当晚苏媛媛宴请的是工商局局长葛明成,葛明成不是什么好鸟,是个出名的老色鬼,看到苏媛媛年轻漂亮,他就动了心思,当晚一起吃饭的还有工商局的几名干部,苏媛媛是通过工商局工作的一位同学请出葛明成的,不过今晚饭局开始,工商局的几个人就频频向她劝酒,苏媛媛本不想喝,可哥哥的事情又得求葛明成,只能硬着头皮喝了几杯。她那点酒量那禁得住对方这么多人的轮番轰炸,一会儿就晕了。
在酒店这样的场面并不少见。张大官人也很少去注意这种事,不过这次不同,因为他认出,那名出酒的女孩子竟然是一招的明星服务员苏媛媛。
孙东强混吃了个哑巴亏,气得脸色铁青,可那鞋子的的确确砸在他脸上,他也解释不清楚。
杜天野笑了笑没有说话。
葛明成尴尬笑道:“苏小姐性情直爽。”
张扬落下酒杯道:“你还是忘不了玲姐?”
葛明成笑着在苏媛媛的手背上拍了拍:“好说,好说!苏小姐既然开了口,我怎么都得照顾照顾他。不过这件事闹得很大,有些棘手,搞不好你大哥是要坐牢的!”
杜天野没有说话,双目望着杯中酒,然后一仰脖把酒干了。
苏小红笑道:“你这么怜香惜玉还不赶快去表现表现!”
张扬跟杜天野说了一声,出门去看看,找他的人是苏小红,此时苏小红正在曲桥上站着,她在旁边的流云阁内吃饭,听说张扬也来了。所以让服务员跟他打个招呼。
张扬点了点头道:“怎么喝这么惨啊!”
张扬喝了一杯酒,站起身道:“能给你杜书记当枪是我的荣幸!”
苏小红微笑道:“真遇到麻烦了我还是去找人民警察,现在欠你的已经够多了,我可不想再欠你情!”
吃饭的时候,酒厂副厂长蔺广元专程过来道歉,张大官人知道蔺长福的确是脑子有问题之后,也没有继续追究,很大度的说:“这件事算了,大家不要提了。”
苏媛媛这会儿酒意上头,整个人软泥一样靠在张扬的肩头,张扬揽住她的纤腰,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道:“葛局长真是海量啊,把一个小姑娘灌成这样,真有你的!”依着张扬过去的脾气,肯定要赏葛明成两个大耳巴子方才解恨,可现在不一样了,张大官人做事不一定要亲力亲为,对付这种人还有更好的方法。今晚的事情只要如实向杜天野汇报一下。以杜天野的正义感,肯定饶不了葛明成这老小子。
怒砸金贵酒水的事情一夜之间在江城传播了出去,这件事连市委了,杜天野把张扬叫了过去,张扬听他问起这件事不禁笑了起来:“我说你堂堂的市委书记连这种小事都要过问?”
杜天野笑道:“这不是我家吗?我来自己家还要通知你吗?
两人上了吉普车,杜天野让张扬把他送回一招,张扬道:“周末了。也别老在家里呆着,我带你出去放松放松!”
这时候记者才围了过来,他们颇为遗憾,没有拍到张大官人怒打蔺长福的情景,有记者问:“请问张主任,你认识他吗?他为什么要砸你?张主任,你为什么要打他?”
“苏小姐不给我再子?”
张扬留下胡茵茹是让她去买酒。胡茵茹到金贵酒水买了一箱清江二十年陈酿,六瓶酒无一例外全都是假酒。这叫搜集证据,只有做好前期工作,他们才好下手。
说着话的时候,他方才冷冷看着葛明成。
张扬道:“小苏不在,得,咱俩也别在这里吃了,我请你去水上人家尝尝!”
这时候包间的房门被推开了,张大官人走了进来,他装出有些尴尬的样子:“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走错房间了!”
杜天野道:“你难道没听说。装修本身就是一种污染,新装修的房子。甲醛苯污染是难免的。”
就在众人开心合影的时候,下面忽然站起来一个人,这厮高叫道:“就你也配当十佳青年www.hetushu.com!”一扬手,一只黑乎乎的鞋子朝着张扬就砸了过去,张扬身手何其灵活,一躬身就躲了过去,第二只鞋子也扔了过来。张扬随手这么一拨,那鞋子改变了方向,啪!地一声,结结实实的砸在了团市委书记孙东强的脸上。
葛明成笑道:“苏小姐喝多了。咱们还是走吧,找个地方唱唱歌,耍一耍!”这厮故意在苏媛媛的纤腰上拍了拍。
刘金城道:“今晚归云山庄。我给你压压惊,顺便恭喜你当选十佳青年!”
张扬能够体谅她的难处,笑道:“遇到麻烦找我!”
葛明成被突然闯入的张扬吓了一跳,这厮是什么人物,他可知道的一清二楚,慌忙把放在苏媛媛腰上的手掌缩了回来,起身笑道:“张主任啊,这么巧,您也在这里喝酒?”他主动向张扬伸出手去。
杜天野看他去了这么久,有些不满的瞪了他一眼道:“怎么回事儿,把我一个人扔在这儿?遇到哪位亲人了?”
张扬知道杜天野现在的身份不同。不适合在公共场合露面。他开车把杜天野送回一招,可等到一招方才发现苏媛媛并不在这里,在客厅留了个条,说是有要紧事出去了。餐桌上饭菜倒是准备好了,不过有些凉了。
在市委领导们逐一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之后,开始进行颁奖仪式。由市委书记杜天野亲自为十佳青年颁奖,江城市十佳青年地位是团市委书记孙东强。孙东强也算是年轻干部中的佼佼者,可惜在张扬的光环下,他的影响力明显被弱化了,这次的十佳青年他当得很窝囊,虽说是位,却无权代表江城去竞选省十佳青年。这可是江城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对孙东强而言无疑是一次绝妙的讽刺。
杜天野也不是真想过问这件事。起因是这样的,金贵酒水总经理苏国泽是苏媛媛的哥哥,苏媛媛听说哥哥的酒水批发部被砸了,而且这次还要面临大笔罚款搞不好还要坐牢,所以十分担心,忍不住在一招总经理袁美文面前提了提。她不想麻烦市委书记,只是害怕哥哥坐牢,谁曾想袁美文把这件事跟杜天野说了。
梁传义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他引着杜天野向里面走去,杜天野看到小楼内部也是装修一新,连楼梯的扶手都重新换过。杜天野道:“没必要都换新的,这样太浪费了!”他来到卧室门前,看到工人们正在里面铺设地板。
张大官人反应神,噌!地从舞台上跳了下去,几个箭步就冲到了那个扔鞋子的家伙面前,一把揪住那厮的衣领,将他拖了出来,甩手就是两个响亮的耳光,打得那厮眼冒金星。
苏媛媛吓得俏脸越苍白:“葛局长……你帮帮忙……需要我们做什么您只管说,一定不要他坐牢才好。”
张扬苦笑道:“合着你是想把我当枪使!”
狗脸强看到张扬面孔一板,不禁打了个哆嗦,他对张扬恐惧到了极点咬了咬牙道:“兄弟们,张主任的话大家听到没有?帮忙砸店!”
“刘厂长,杀人不过头点地。你把我店给砸了,还想怎么样?”
张扬开车带着杜天野来到市委家属院,这里他经常过来,也到不少常委家里拜访过。
保卫科从金贵酒水现场又查到了十五箱假酒,其中有假冒茅台五粮液,不过最多的还是清江特供。
胡茵茹叹了口气,看来今晚又要有一场风波,她轻声道:“你们去玩吧,我回去休息!”
杜天野和每一位获奖者握手。并亲切的鼓励他们,到张扬面前,他只握了握手,什么话都没说。也没有必要说,和张扬之间没必要玩虚的。
刘金城倒了一杯酒,尝了一口,他冷笑道:“用普通的酒换上二十年陈酿的包装,妈的!”酒厂才刚刚才些起色,这就遭遇了假冒事件,也难怪刘金城恼火。
杜天野听说苏国泽最多是拘留,也没往心里去,他叹了口气道:“江城酒厂的改革刚刚有了点起色,就遇到了这种事。”
人红是非多,自从张扬被确定为省十佳青年的候选人之后,他的是非就多了起来,很多人民来信都告到了市纪委,还有寄到省委宣传部的。不过这些部门对这种毫无根据地匿名信大都一笑置之,束之高阁。
梁传义真是哭笑不得,自己一个市委秘书长至于看上这点回扣吗?没法解释。不过从杜天野的反应来看,这位新来的市委书记不喜欢铺张浪费,原本他还想问杜天野喜欢什么家具呢,一看这种情况,也不敢。
苏小红顺着张扬道目光望去,不禁皱了皱眉头,她轻声道:“你认得人家?”
张扬把肇事者打完之后,场内负责治http://www.hetushu•com安的警察才冲了上来,把那子给铐了,有人认出这小子是江城酒厂的,他是副厂长蔺广元的儿子蔺长福,这小子平时脑子就少根筋。不过蔺长福凭借关系还是给他弄了个优秀团员的名额,这次还有幸参加了十佳青年的颁奖大会。谁也没想到这小子会闹出这种事来。
杜天野道:“传义同志,有些能用的东西就不要换了,对了这房子里过去的家具呢?清洁干净就搬进来,不用买新的了!我不喜欢新家具的味道。”
张扬笑眯眯道:“来了就想走?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啊?”
杜天野和张扬从房子里出来,忍不住回身又看了看,叹了口气道:“我早该来的,省得他们这么浪费!”
十佳青年捧着证书奖状依次站立在主席台上,闪光灯不停闪烁,此刻他们成了聚焦的中心,张扬和孙东强站在一起,这厮无论身材还是长相都比孙东强要抢镜的多,再加上他本身就是一个话题人物,新闻媒体最关注的就是这种人,他往这儿一站镜头基本上都对准了他,这厮近两年的官场历练可不是白混的,脸上拿捏出时而自豪,时而谦虚的表情,表演方面,张大官人可是专门受过何歆颜的培,最近进步很大。
刘金成是给蔺长福说情的,他先给张扬道了歉,然后道:“张主任,你千万别生气,蔺长福那小子脑子有点问题。”
葛明成不由得从心底打了个冷颤。他听出扬言辞中包藏的威胁之意,他知道苏媛媛是一招的服务员,可他并不知道苏媛媛是市委书记杜天野的专职服务员,如果知道,借他一个胆子他也不敢对苏媛媛产生想法。
张扬满怀深意的笑道:“你好像越来越牵挂小苏同志了!”
刘金城拍了拍大腿道:“老蔺,通知厂保卫科,今天我要把金贵酒水给砸了!”
刘金城道:“从今天起,我收回你的代理权,还有!你售卖假酒,败坏我们酒厂的声誉,我要起诉你!”
张扬道:“什么人?有没有查出来?”
吕兴杰当然知道张扬的厉害,加上这件事情本来就理亏,不敢多说一句,连连点头道:“我这就去给你们换酒!”
苏小红向流云阁的方向看了一眼道:“防疫站的一帮人,现在生意哪有那么好做,相关部门都得打点!”
杜天野笑道:“怎么突然想起说这些?是不是前些日子去北京,听我爸妈唠叨了?”
杜天野笑骂道:“胡说什么?我都快四十岁的人了,会对一个姑娘产生什么想法!”
张扬举起酒杯道:“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在公众面前你是江城市委书记,私下你还是杜天野。当官是好事,可如果官职把人控制了,就不是什么好事了,那就不是官员,反而成了官奴!”
这件事提醒了张扬,在企业改革取得一定成功之后,企业形象和品牌的维护变得重要起来。针对这件事,他向副市长严新建打报告,要求工商局加大对江城池产品牌的保护。加大对假冒产品的普查力度,务必保证本地企业的利益。只有这样。企业才能保持高稳定的发展。
狗脸强嚣张的大叫道:“兄弟们,给我揍这帮孙子,咱们是正当防卫!”他说完这句话,才看到张扬迈着不紧不慢地步子走了过来。整个人顿时傻了,目瞪口呆的看着张扬:“张……张……主任,您在这儿啊!”
现场有几个人明白,可多数人不明白,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而且,蔺长福的鞋子的的确确砸在了团市委书记孙东强的脸上。张扬这么一说,很多人都一位蔺长福砸得是孙东强,张扬打人是见义勇为。
狗脸强陪着笑道:“张主任,是您啊!真巧,我和兄弟们散步呢!”
张扬欣赏的点了点头。
晚上张扬前往归云山庄的时候把薛明、胡茵茹也一并叫了过去。他们和刘金城三人是张扬监督改革的重点企业,这顿饭吃得也算是师出有名。
杜天野道:“小苏应该准备好晚饭了,还是回去吃吧!”
张扬也不想跟这帮记者多纠缠。匆匆离开了地区会堂,来到大门外就接到了酒厂厂长刘金成的电话。
两人边说边向小楼走去,市委秘书长梁传义正在里面监工呢,看到杜天野过来,慌忙迎了出来,笑道:“杜书记来了,您也没提前通知我一声,我也好做点准备。”
张扬低声道:“合作的事情谈的怎么样了?”
狗脸强苦笑道:“张主任,您当我没来过,我马上就走!”
张扬道:“你既然能从京城走出来,为什么不能从这段感情中走出来呢?”
彭军祥认出了和张扬一起过来的是市委书记杜天http://m•hetushu•com野,可他没有做声。在生意场上混了这么多年,这点眼色还是有的,杜天野如此低调前来就是不想让别人认出来,自己最好的做法就是权当没看到他。
江城市九三年度十佳青年颁奖仪式终于在地区会堂拉开了大幕,参加这次颁奖仪式的领导有市委书记杜天野、人大主任赵洋林、政协主席马益民、常务副市长李长宇以及一些市里其它重要领导。
吕兴杰道:“金贵酒水!”
蔺广元道:“他说不清楚,只说是踢球遇到的!”
杜天野道:“我哥哥姐姐家都有孩子啊,我肩头的责任就没这么大了。”
一直守候在门外的刘金贵下令道:“给我砸!”
薛明知道他所指的是和天骄集团的事情,微笑道:“林清红很有诚意,初步拟定两个加工车间进行合作。”
酒厂过来的几名代表都是认识张扬的,他们慌忙起身劝说道:“张主任,别跟他一般见识,他就是个二愣子!”
张扬和杜天野来到水上人家。在彭军祥的引领下直接进了水月阁。凉菜已经上来了,因为知道张扬他们只有两个人,所以也没多准备。弄了四个凉菜,两荤两素,很精致。
张扬理都不理他,扶着苏媛媛走出了包间。
杜天野也是第一次过来,看着这小楼不禁皱了皱眉头,低声道:“太浪费了,我都跟他们说过要简单一些的。”
十佳青年合影的时张扬和薛明站在了一起,人逢喜事情神爽,他们都是容光焕发,目光相遇两人同时道:“恭喜!”又一起笑了起来。
张扬看到杜天野的模样不禁笑了起来:“我说杜书记,您还真当自己是大明星,到哪儿都有人认识你?”
蔺广元小声道:“要打电话给工商局吗?”
张扬走了过去,不过他不是跟葛明成握手去的,甚至连看都不看毒明成一眼,来到苏媛媛的身边,伸手抓着她的手臂把她给拉了起来:“我说你还服务明星呢?杜书记今晚的饭都没着落,你跑到这里大吃大喝来了,你犯错了,知道吗?”
苏媛媛道:“葛局长……我……我真的不能喝了。”
这时候酒厂保卫科科长带着十名保卫赶到了金贵酒水前。
刘金城挂上电话气得直骂娘。
张扬道:“你也快四十岁的人了。真打算一辈子打光棍?”
张扬表情从容道:“我不认得他,他也不是砸我,我打他是因为看不惯他利用这种方式侮辱孙书记!”好嘛!他偷换概念,说蔺长福砸得不是他,而是孙东强。
金贵酒水的经理苏国泽不到十分钟就赶到了地方,这厮听说有人砸店。马上纠集了一帮混混过来帮忙,这帮人恰巧是狗脸强的人马,二十多口子人气势汹汹的拿着钢管铁棍赶了过来。
苏媛媛道:“葛局长……你看我哥哥的事情。”
杜天野点了点头,去书房里找了个眼镜框戴上。
“咱们先喝酒,回头唱歌的时候再说!”
杜天野的新居位于市委家属院的东南,这是一栋三层小楼,过去曾经是许常德的住处,杜天野单身一人,如果搬过来肯定显得空旷,院子里的花园鱼池都修整一新,小楼的外墙砖也重新贴过。
杜天野对张扬这个说法深表赞同,跟他碰了碰杯道:“咱们今天不谈官场,喝酒聊天!”
张扬趁这会儿功夫已经给彭军祥打了个电话,让他留一个房间,水上人家的生意虽然火爆,可每天都会留出一个包间专门用来招待重要客人。
张扬看到他不想再提这件事,也不好继续再说下去,过去两人就是单纯的朋友关系,现在杜天野成了他的上级领导,有些事情毕竟还是需要顾忌的,就算杜天野不计较,自己也不能说得太过火。
张扬点了点头,心里把这件事给记下了,哪天知道谁挑唆蔺长福干这件事一定不会饶他。
苏国泽道:“七里屯红日酒厂!”
张扬就差没有这样的机会,一脚就踹在那小子的肚子上,踢得他腾空倒飞了出去,把包间门给撞开,继续飞出一丈多远,方才摔倒在地上,张大官人的这一脚,连他晚上吃的那点东西全都踹出来了。
梁传义显得有些尴尬,杜天野这么说好像跟自己害他似的,他慌忙解释道:“杜书记放心,我们所用的材料全都是最好的最环保的,不会存在装修污染的问题。”
张扬道:“他脑子有问题,还是优秀团员。”
杜天野道:“我也没打算干涉。你又不是市委书记,你去叫她有什么不时?”
张扬道:“好吧!”
杜天野道:“我已经不想这件事了。我现在对感情的态度是随遇而安。走到哪一步算哪一步吧!”
张扬笑道:“人家也是好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