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54章 急刹和追尾

张扬就站在门前,果然看那保安把大门给打开了,他料定这中年人就是金尚元无疑,迎了上去笑道:“金先生早!”
金敏儿瞪了他一眼,却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得花枝乱颤,张扬不觉着得呆在那里,麻痹的不是我眼花吧?这根本就是春雪晴啊!
林清红道:“你不必骗我,我什么都知道,我早就知道!”
张扬不屑的看了他一眼道:“你谁啊?我一政府官员还要接受你的盘问?”
几个人都把目光望向张扬,
张扬来到大门前就被保安给拦住了。
丁兆勇道:“看来林清红早就知道了。”
马奶酒上来之后,大家同干了一杯,丁兆勇砸吧砸吧嘴道:“的确是这个味儿,想不到这儿的新疆菜还挺正宗!”
张扬道:“也没什么啊!你们都处到这份上了,新房也弄了,结婚证也领了,喜帖也发了,总不能还没结婚就离婚吧?”
梁成龙自知理亏,他低声道:“以后我不会再跟她来往的!”
丁兆勇明白林清红又拿昨晚的事情说开了,不禁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成,我答应!”
金尚元记忆力惊人,马上就想起了左援朝的名字:“左援朝市长?对,我在汉城和他有过一面之缘。不过当时并没有深谈!”
张扬道:“这事儿都怪我,如果不是为我接风就不会出这么大的事情!”
陈绍斌道:“婚车我负责,路线我也定好了,我这边没问题了!”
欧阳如夏狠狠瞪了陈绍斌一眼:“跟你同学这么多年,你怎么还这么不要脸?”
梁成龙笑道:“就是喝酒,清红的几个叔叔舅舅全都是一等一的好酒量,论酒量咱们这边你实力最强,当然要你顶在前面!”
张扬得知这一消息之后,马上就前往了南国山庄,十佳青年颁奖大会后天才召开呢,他今天也没有任务安排。
“她不舒服!”陈绍斌嘴上道,其实真正的原因是黎姗姗是因为白燕的事情对梁成龙产生了反感。
一只白皙的纤手伸了过来,轻轻碰了碰她的肩膀,递给她一张纸巾。
张扬点点头,金尚元让服务员给张扬冲了杯咖啡,微笑道:“刚才我并不知道张先生是敏儿的朋友,慢待之处还望见谅!”
金敏儿笑了起来:“今天我请你吃饭!”
张扬给金敏儿倒了杯酸奶递了过去。欧阳如夏马上抗议道:“我也是女人啊!你怎么不照顾我?”
张扬也起身告辞道:“我也该走了!”
张扬举杯道:“革命总是要付出代价的,梁兄,你就先走一步吧,哥几个送你!”一句话得到了众人的响应。
梁成龙道:“不但是后勤,当天收取礼金,以及所有酒水,支出全都是你负责,兆勇,任务艰巨啊!”
张扬乐呵呵道:“说到艰苦朴素勤俭节约可比不上你们韩国人,顿顿都是泡菜,偶尔吃顿饺子兴奋的跟过年似的!”
张扬不由得苦笑起来:“方总自从儿子死后,整个人都变了!”
张扬道:“你去跟她好好谈谈。这事儿我可帮不了你!”
金敏儿道:“剩下的那些,我让朋友拿去医学院去研究,她也搞不明白其中的成分,还说要来请教你呢!”
林清红道:“那孩子是梁成龙的?”
张扬笑道:“金敏儿,别误会。我跟她是普通朋友,人家就是有些好奇,所以跟过来看看!”
梁成龙显得有些无精打采的,向张扬笑得也有些勉强:“来了,还带女朋友来了!”
张扬一看,这人他认得,是岚山市市委副书记吴明,吴明也认出张扬,所以才现身相见,他笑道:“张主任,这么巧,在这儿撞上了!”
回到省政府招待所,准备进房休息的时候,徐雅蓓跑过来喊他去杨庆生房间打牌,张扬对打牌本来就没什么兴趣,只说自己喝多了,匆忙躲进了房间,王军的事情他还是决定不跟徐雅蓓提,有些事她不知道比知道要好。
袁波道:“咱们还喝吗?”
张扬笑道:“我是省委办公室的,找金尚元先生有重要事!”
张扬虽然不喜欢吴明,可碍于对方的身份,也只能向他点了点头表示打了招呼。
金尚元抿了口咖啡道:“张先生来找我有什么事?”
金敏儿以为他真的生气了,诚惶诚恐道:“是我朋友看到我愈合的毫无痕迹所以好奇,我禁不住她再三请求就答应了!”
张扬到停车场进入皇冠车的时候,看到旁边的一辆黑色凯迪拉克极为熟悉,想了想居然是王军的车。这东江也不大,居然在这儿能够看到他的车。他刚刚启动汽车,就看到王军和一位身姿窈窕的女郎向这边走了过来,张扬本以为那女郎是徐雅蓓,可看身材又不像。徐雅蓓www•hetushu.com没这么高,等两人走近,发现那女郎打扮的颇为妖冶,真的不是徐雅蓓。王军把那女郎搂得很紧,一看就知道两人的关系非同寻常。
张扬原本也没指望金尚元这就去江城,左援朝给他的任务是把金尚元请过去,又没规定时间,再说了,蓝星集团投资这么大的事情也不可能在短期内定下来,张扬笑道:“太好了,我马上向市政府汇报这件事!”
梁成龙叹了口气道:“玩火必自焚,你小心点啊!”他现在是深有体会了。
她自己拿了杯咖啡喝了一口,来到金尚元身边坐下:“大伯,你和张扬谈的怎么样啊?”
张扬道:“你们是老同学老朋友。你该好好劝劝他!”
袁波道:“你不用操心了,一切我来操办!”如果不是张扬帮忙,他也不可能顺利接下望江楼,别说几顿招待饭。就算张扬长期在这儿吃,袁波也不会说个不字体,他又想起一件事:“对了方文南来东江了!”
张扬不无得意的点了点头道:“组织上硬要给我的荣誉,没办法!”
张扬笑道:“排好队一个一个的来!”
张扬倒不这么看,林清红和一般的女人不同,她的头脑十分冷静,昨晚除了给梁成龙那一巴掌之外并没有什么太多的表示,走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平静,张扬道:“他们两人的婚姻本来就很突然,我总觉着他们结婚也跟做生意似的。”
张扬慌忙端酒赔罪:“说实话,在我没认识你!我是看不起韩国人的。可认识你之后,我才发现,原来韩国也有这么优秀的儿女!”
那司机不依不饶道:“谈情说爱也不分个地方,你们找没人地儿!”
吴明笑道:“都是误会,我和张主任是老朋友了!”
金敏儿笑道:“我又不是怕请客。我是不想铺张浪费,你们中国人不是最讲究艰苦朴素勤俭节约吗?”
保安怒道:“信不信我把你抓起来?”
梁成龙深情万丈,到了满满一玻璃杯,举起来道:“咱们大杯干!”
金敏儿嫣然笑道:“我正准备今天给你联系呢,想不到你就找过来了!”她有些好奇道:“你怎么知道我来到了东江?”问完之后,她马上自己又给出了解释:“我忘了,你是007嘛!”
张扬笑道:“没事儿,车又不是我的,怎么撞都无所谓!”
张扬道:“明天十佳青年颁奖。晚上我打算摆两桌庆功宴!”
白燕转身向停车场走去。
张扬走上楼去,金敏儿则跟着林清红一起去参观他们的新房。
此时服务员又上菜了,袁波起身告辞。
那名保安上来拦住张扬的去路:“请你不要打扰金先生!”
张扬反正也没什么事情,和金敏儿走得越近,以后蓝星集团的事情就越好办,他当即就答应了下来。金敏儿上了他的车,开到山庄大门方才想起自己没带手袋出来,惊声道:“坏了,手袋忘了!”
梁成龙大声道:“喝!为什么不喝?我他妈就不信了,我离了女人就活不下去!”
包间内剩下的只有六名男性,其中五人都以同情的眼光看着梁成龙。陈绍斌叹了口气道:“我是拼命想把她拦住的,可惜没拦住!”
那司机也火了:“你突然刹车还有理了?”
金敏儿道:“进来吧!”
金尚元住在南国山庄的一号别墅。别墅位于积翠山的最上方,从这里可以俯瞰整个南国山庄的景色。
袁波不免对金敏儿多看了两眼,心说梁成龙和张扬的境界相比差多了。人家大小通吃,中外通吃,身边这么多红粉知己,居然还能相处的如此和谐,像昨晚那种正面交锋的场面从来没有发生过,这就是境界!
金敏儿道:“吃不了这么多的!”
梁成龙还想逞强,一帮人都向他使眼色。他虽然有些醉意,可头脑还是留着几分清醒的,思想搏斗了一会儿,老老实实放下了酒杯,跟林清红一起离去。
金敏儿道:“今天在东江游玩,明天考察东江开发区,下午和东江市领导见面,后天赶赴岚山,在岚山呆两天!然后返回汉城!”
金尚元道:“无需刻意的准备,有什么看什么最好!”
梁成龙道:“玄清湖就这么大点儿。游艇根本跑不开!快艇才好!”说着他启动了引擎,快艇在轰鸣声中向玄清湖对面驶去。
那保安充满警怯的打量了一下他:“你证件呢?”
几个人同时干了这一杯,梁成龙提议再来一杯,除了张扬,别人是没有这种酒量陪他了。
“你他妈哪国人啊?抓我?你试试看!”
一行人上了梁成龙的快艇,梁成龙亲自驾驶,欧阳如夏道:“老同学。你这么大一财主,怎么也和_图_书得换艘游艇开开了!”
这时候林清红和金敏儿走了上来,两人慌忙停下说话。
林清红道:“我约了陈绍斌他们。让他们过来,今晚我请你们去渔人湾吃蒙古烤全羊,当作为昨晚的事情向你们赔罪。”
张扬皱了皱眉头:“什么事?”
金敏儿听出他话里的揶揄成分:“你看不起我们韩国人!我生气了啊!”
吴明看了看撞车的地方,自己的红旗车的确也没有什么损伤他笑道:“这日本车是不禁撞啊!”说话的时候不仅仅是民族自豪感,也有种占了便宜的胜利感。
张扬道:“实不相瞒,这次我之所以过来请金先生,是我们左市长的主意,他在韩国考察的时候曾经和金先生见过面。”
这时候他看到远处有人向这边跑了过来,却是一个身穿灰色运动服的中年人,那人保养很好,看起来不过是四十多岁的样子,从外表上看不出他究竟是韩国人还是中国人,反正长得都差不多。
金敏儿嫣然笑道:“没事儿,我大伯今晚要去见朋友,我跟他说过了!”
金敏儿被这里的风景迷住,轻声道:“真是一个风景如画的好地方。”
林清红冷冷道:“这世上还有你不敢做的事情吗?”
离开望江楼的时候,张扬接到了梁成龙的电话,他和林清红邀请张扬去他们的新房看看,张扬由此推测出两口子极有可能和好了,他笑着答应下来,金敏儿对此也颇感兴趣,提出要和张扬一起前往。
吴明的司机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捂着肚子道:“吴书记,他打人!”
张扬点了点头,摸出皮夹,掏了二百块钱出来:“我突然刹车怨我,拿去补漆吧!”
“说是要向省高院上诉,继续跟田家打官司!”
众人同声笑了起来。
林清红所说的渔人湾位于玄清湖的南岸,这边尚未开发完全,有人承包了这里搭建起了一座座蒙古包,每到晚上的时候,不少年轻人过来玩,人气很旺,虽然到了冬季。可是东江的天气还是零上,并没有阻碍大家对美食的追求。
林清红苦笑道:“我可不敢要,你要是给我当了伴娘,我的风头得全部被你抢走了!”
林清红道:“刚才在你朋友面前,我不该那样做!”
那司机仗着自己这边人多,而且道理又在自己这一边,他冲上去去抓张扬的衣领子:“你不能走……”
张扬故意板起面孔道:“这可不好啊,不经我允许,擅自研究我的东西,很不礼貌!”
张扬一听火就来了,本身是他理亏,他也打算跟人家好言好语道歉来着,就是赔点钱也无所谓,可对方蛮不讲理,得理不饶人,张大官人的脾气就是这样,你不讲理,我比你还不讲理,他瞪大两眼珠子,恶狠狠道:“怎么着?你追尾你还有理了?”
白燕摇了摇头。
金敏儿充满歉意道:“对不起,对不起!”
金尚元转向金敏儿道:“我在平海的日程是怎么安排的?”
梁成龙嗯了一声,拧开矿泉水喝了一其,他想向林清红道歉,却又不知从何开口。
陈绍斌道:“常在河边走焉能不湿鞋,大家以后都要小心啊!”
袁波和张扬对望了一眼,两人都没有继续说下去。
“致敬!”
金敏儿道:“我大伯?”
梁成龙看到林清红去而复返。不觉一呆,他要把那杯酒喝下,却被林清红将酒杯夺了下来,冷冷道:“你喝多了,跟我回去!”
林清红又怕金敏儿难堪微笑道:“我已经有伴娘了,两个伴娘是乔梦媛和她表妹时维!”乔梦媛是林清红的闺蜜,林清红结婚这么大的事情她当然要过来。
丁兆勇提醒道:“张扬,你妹不是在东江吗?”
张扬道:“恐怕不成,我还得送金小姐回去!”
梁成龙和林清红慌忙点头道:“欢迎!”
梁成龙道:“可白燕肚子里的孩子。”
金尚元一言不发,根本没有理会张扬的意思,继续向大门走去。
张扬笑道:“哪里哪里,还请金先生不要责怪我冒昧才好!”
“祖传秘方!”
这时候黎姗姗和欧阳如夏都赶了出来。
陈绍斌笑道:“人家是蒙古菜!”
梁成龙干咳了一声,他笑着跟金敏儿打了个招呼。
张扬笑了起来,不是梁成龙多疑,这事儿搁谁身上也不好受。他安慰梁成龙道:“你和白燕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在你决定和林清红结婚之前就已经定下来了,我看她想开了就没事了!”
张扬陪着金敏儿在玄清湖玩了一上午,中午的时候,两人来到望江楼吃饭。
金尚元笑道:“中国人的饮食文化的确丰富多彩,我不喜欢那种场合,算了吧!”他看了看时间道:“我还得去教和图书堂做礼拜,敏儿,你替我招呼张先生。”金尚元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就算来到异国他乡也仍然不忘做礼拜的事情。
张扬一个急刹,后面紧跟着他的一辆红旗车没想到前面会突然刹车。一下撞到了皇冠车后面,张扬和金敏儿推门下车,红旗车上也下来了三名男子,司机怒道:“我说你怎么开车的?”
张扬开门见山道:“是这样,我在江城市负责招商办的工作,听说金先生有意在平海开厂,所以特地请金先生去平海看一看。”
张扬看了看两车相碰的地方。红旗幸没事,只掉了一点点漆,皇冠车的后保险扛却瘪了一大块,这日本车就是不禁撞。他冷笑道:“我不找你赔车就算便宜你了,大家各走各路!”
张扬没有直接承认这件事,而是婉转的说道:“空穴来风未必无因!”
林清红望着白燕的背影,内心涌动着说不出的滋味,复杂到了极点。
那名保安道:“金先生不在,出去跑步了!”
“多考察一家也不错,至少也有个比较嘛!”
“金敏儿小姐,韩国人!”
欧阳如夏道:“主持摄像什么的我已经安排好了,你只管放心!”
梁成龙又望向张扬道:“你给我当伴郎!负责敬酒,最后还得陪娘家瞧亲的!”
白沙溪乃是人工挖掘而成,小河岸边的白沙也是专门从海南运来。
张扬想起昨晚遇到王军的事情。转移话题道:“你和省电视台台长王仲阳的儿子王军熟吗?”
张扬笑道:“金先生答应吗?”
梁成龙叹了口气道:“我他妈一整晚都没睡好。我老担心她要对付我!”
丁兆勇道:“我负责后勤!”
袁波不屑道:“他没什么本事,如果不是指着他爹是省台台长,谁也不会把他当盘菜!”
林清红意味深长的瞥了梁成龙一眼道:“是不是又在背后说我坏话了?”
张扬道:“往哪儿去了?”
张扬呵呵笑道:“这次我可不是冲着你来的,我来找金尚元先生的!”
林清红道:“我给你一百万,你把孩子打掉,从今天起再也不要在我面前出现!”
跟金敏儿在一起轻易就能勾起张大官人的怀旧情结,金敏儿对张扬的身份也颇感好奇,她已经把张扬定性为一个身怀绝技的特工,上次中枪,她亲历了张扬帮她取出乎弹并疗伤的过程,用了张扬的伤药之后,伤口处如今已经愈合的毫无痕迹,这让金敏儿惊叹不已,她轻声道:“你的伤药很有效!”
张扬道:“我昨晚看到他和一个女人从这里出去!”
张扬怒道:“我找他有事儿!”
张扬对这种事原本就看的很淡,悄悄开着车走了。
张扬把车停靠在别墅前方,看到有工人在花园中正在做园艺。下周六就是元旦,说起来梁成龙和林清红的婚期也只剩下六天了,林清红在门外指挥工人,看到张扬和金敏儿过来,林清红不禁眼睛一亮,金敏儿的美貌是那种让女人都不禁注目的那种。
白燕道:“你放心,我已经决定了,从今天起,我再也不会和他联系!”
金尚元道:“我想再去江城看看!”
白燕愤怒的望着林清红,她一字一句道:“不要以为有钱就可以侮辱我,我是贪钱,我很虚荣,可我现在明白,这世上最重要的是尊严,林清红,我不如你有钱,可是我一样有爱的权利,刚才我说的是谎话,我没有怀孕,你不必担心,你和梁成龙之间不存在任何的障碍!”
张扬笑眯眯举起酒杯道:“为英勇牺牲的梁成龙同志致敬!”
“怎么着?还在冷战啊?”
袁波点了点头,低声道:“很熟。不过这小子不是什么好鸟,吃喝嫖赌无所不为!”
金尚元这次的行程十分隐秘。陈绍斌也是费了一番功夫才从老爷子那里打听出来的,他把金尚元所住的地方告诉了张扬。
梁成龙笑道:“老婆,你借我个胆子我也不敢!”
张扬抬起头,正看到身穿白色白色运动的金敏儿从后面赶了上来,她刚刚运动过,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水,俏脸泛出娇艳的楼红色,显得越发明艳无匹。
袁波道:“他这么干等于把自己做生意的后路都断了,你想想,当官的知道了这件事,谁还会跟他合作?在如今的时代,没有点官场上的关系,想做生意太难了!”
金敏儿看到他没生气,这才放下心来,轻声道:“刚才听袁经理说。你当选了平海十佳青年?”
袁波笑着点点头道:“我也是这么认为,林清红可不简单,梁成龙是什么人物,咱们东江谁不知道?可到了她面前一样被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梁成龙道:“这饭不是白吃的。我请你们来主hetushu.com要是商量周六结婚的事情!”
梁成龙道:“该说对不起的应当是我,我……”
张扬道:“就是让我喝酒呗!”
张扬又道:“金先生好!”
张扬点了点头道:“这面子上的事儿,怎么都得办!”
梁成龙狠狠瞪了他一眼,这厮分明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他已经有了几分醉意,端起酒杯有不少的酒洒了出来:“来!咱们不提那些烦心事。大不了……我这辈子就一个人过……”
这次没人响应了,因为都看到林清红从外面走进来了。
他们说话的时候,金敏儿专心致志的品尝美食。
金尚元没有马上表态。
梁成龙和林清红的新房位于玫瑰园,这是东江最高档的小区,是一位港商投资兴建,梁成龙的丰裕集团参与了部分的工程,所以梁成龙特地留下了一栋位子最好的别墅自己使用。
金敏儿咯咯笑了起来:“我倒是没什么事情,不过我想去玄清湖看看,你有时间陪我去吗?”
“可是你肚子的孩子……”
金敏儿沐浴之后换上了一件灰色毛衣外罩绿色羽绒马甲,紧身牛仔裤衬托出她一双修长的美腿,足蹬棕色磨砂短靴,清纯之中透露出活泼调皮。
张大官人岂能让他把自己的领口抓住,一伸手抓住他的手腕,抬脚就踹在他的小腹上,把那司机踹了个屁墩儿,其它两人也围了上来,这时候红旗车内的一个人方才出来:“干什么?干什么?”
张德放道:“你放心,我们什么不会往外说!”
陈绍斌道:“说到这里不知是该恭喜你还是该替你感到不幸,老同学。你好像要当爹了!”
张扬顿时笑了起来:“敏儿!又来当翻译啊!”
张扬很敷衍的笑了笑,心说,老你麻痹,谁跟你是朋友?
张扬道:“如果他仍然一意孤行,下场只有一个!”
张扬笑道:“你别怕,我又没让你请客!”
金敏儿美眸转了转道:“林小姐,我给你当伴娘吧?”
张扬知道他喝多了,否则不会提自己的事情,笑道:“那是因为我响应国家号召,少生孩子多种树!”
小区管理很好,南边是烟波浩渺的玄清湖,后面是碧云山,在风水上占足了山南水北的优势。梁成龙的别墅前方有一条白沙溪。从这条小河直通玄清湖,别墅外有一个小小的码头,码头上停泊着一艘快艇。
吴明道:“算了,都老朋友了!”他向司机使了个眼色,几个人上了汽车。
林清红提前订好了最大的蒙古包,众人都没有马上进去,望着正中一名精壮小伙子正在草地上表演活羊现杀,两只炉架上正串烤着两只肥羊。林清红介绍道:“负责烤全羊的师傅全都是从内蒙古请来的,我点了一只,咱们今儿人有点少了,恐怕吃不完!”
金尚元笑了笑没有说话。
他不说张扬还差点忘了妹妹的事情。点了点头道:“就这么定了,让敏儿和小静一起跟着迎亲,我顺便帮忙放炮!”
袁波给他们准备了一个小包,让厨子做了几个望江楼的特色菜,他过来敬酒的时候,又提起昨晚的事情,苦笑道:“我看这次梁成龙惨了,林清红不会轻饶他!”
旁观者清,梁成龙从金敏儿看着张扬的目光就觉着有些不同,心中暗暗羡慕,同样是男人,怎么差距这么大呢?这厮身边美女如云,竟然能够做到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现在连韩国美女也对他青眼有加。自己只不过是林清红和白燕两个就搞得焦头烂额。真是同人不同命啊!
此时一个悦耳的女声在身后响起:“张扬!”
回去的路上梁成龙的头脑渐渐清醒起来,他偷偷看了看林清红,林清红的表情并无异样,可林清红越是表现出平静,梁成龙的内心就越发的忐忑。
林清红目光望向窗外,似乎根本没有听清梁成龙的这句话。
梁成龙道:“别管蒙古菜新疆菜,大家吃的开心就行!”
“你们的消息很灵通啊!我这次的考察目标是东江和岚山,江城并不属于我的考查范围!”
陈绍斌很厚颜无耻的问了一句:“你吃得消吗?”
金敏儿举手道:“我做什么?”
袁波笑道:“我已经让人准备好了。把江风阁给留下,里面摆两桌!”
林清红从车载冰箱中拿出一瓶矿泉水递给他:“喝点水,醒醒酒!”
他们一走,也到了曲终人散的时候。张德放有些纳闷道:“怎么我一请客就遇到这窝囊事?”
张扬瞄了一眼属于他们的那只羊。不禁笑道:“这羊至少有四十斤,肯定吃不完!”
金敏儿道:“这次的日程排满了。周四你要回汉城召开董事大会。不过你下个月要去北京开代理商大会,那时候可以做出安排和*图*书!”
众点进了蒙古包,围着矮桌盘膝而坐,一个身穿蒙古民族服饰的少女送上了酥油茶,因为是提前安排好的缘故,菜很快就端上来了,虽然是主打蒙古菜,可走到了东江也得入乡随俗,有白切羊肉,有老虎菜,有手抓羊肉,有香芋卷。
林清红见陈绍斌一个人过来。忍不住问道:“黎姗姗呢?没跟你一起来?”
张扬一听金尚元是金敏儿的大伯,心中的一块石头顿时落地,别的不敢说,凭自己的面子,让金敏把金尚元请到江城转一圈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张扬第二天一早就接到了陈绍斌的电话,蓝星集团的董事长金尚元已经于昨天抵达了东江,现在下榻于东江南郊的南国山庄,张扬对这里并不陌生,过去曾经和秦清一起来这里吃饭,并和平海水利厅厅长付道强发生过不快。
金尚元向张扬微笑道:“这样吧,我下个月去江城,具体日期,我会让敏儿提前通知你们!”
有了她引领,门前的保安当然不会为难张扬,金尚元得知张扬是金敏儿的朋友。态度顿时变得友善起来,他邀请张扬在客厅坐下,金敏儿向张扬笑道:“你们先谈,我去换衣服!”
林清红意味深长道:“你和成龙关系好,你人又厚道,什么脏活累活当然要找你才放心,别人谁愿意为他担着啊?”
“好像是出苦力啊!”丁兆勇苦着脸道。
“谁劝他也不听,我最近听说一件事,说江城市委书记洪伟基之所以离去,全都是拜他所赐,不知是真是假?”
梁成龙猜到原因,可是他并不方便说。微笑道:“走吧,咱们开快艇过去!”
金敏儿笑道:“我大伯走,我打算留在东江过新年,然后去北京,怎么不欢迎我参加你们的婚礼吗?”
袁波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也不怪他这样,谁遇到这种事都接受不了,我看他现在很偏激,手头上除了江城三环路工以外,也没有其它的事情了。我听说他把旗下的餐饮业基本上都转让了,估计已经没有了做生意的心境!”
张扬点了点头,他提出邀请道:“不知金先生中午有没有时间,我想请您吃顿饭!”
张扬笑道:“跟你开玩笑的。别害怕!”
梁成龙道:“人家结婚是喜事,我他妈结婚简直是个大悲剧,我担心她随时都可能会报复我,现在是我害怕了,我他妈不想结婚了。”
林清红道:“对不起!”
张扬笑道:“敏儿,咱们这边还有两个迎亲的呢,到时候你帮忙抱被子!”梁成龙点头道:“还少一个!”
张扬有些纳闷的看着她:“我说敏儿,有你什么事啊?你不周四就走了吗?”
白燕强忍着眼泪,可是当她走出望江楼大门的时候,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她快步走向角落,蹲了下去,低声啜泣。
说话的功夫,陈绍斌和丁兆勇、欧阳如夏三人一起到了,看到金敏儿他们都是颇为惊艳。
梁成龙向外面看了看,这才压低声音道:“我他妈现在心里没底,特没底,林清红的脾气我是知道的,她这次居然能够忍下这么大口气,是不是有些不对啊?”
白燕咬了咬嘴唇没有说话。
金敏儿把他送到门外,每次见到金敏儿总让张扬情不自禁的想起春雪晴,两人实在太像了,张扬离去之前又道:“你有没有时间,我请你吃饭!”
张扬心说你这句话可是实话,就金敏儿这祸国殃民的级数,往你身边这么一站,可不得把你所有的风头抢过去。这样的伴娘是谁都不敢要的,毕竟结婚那天新娘才是主角,谁也不想让别人把自己的风头都抢过去。
白燕抬起头,看到眼前的林清红。慌忙用手擦去脸上的泪水,她不想在林清红的面前表现出自己的脆弱。
梁成龙招呼道:“都进蒙古包吧。外面冷!”
梁成龙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他冲口道:“什么?”
林清红愣了,这张扬现在居然连国际美女都唬上了,梁成龙的这些朋友,可真没几个好东西,林清红其实原本对张扬感觉还是不错的,可自从梁成龙和白燕事发之后,连带着对梁成龙的这帮同学朋友全都有了想法,认为他们合伙在蒙骗自己。不过林清红在表面上做得很好,仍然显得热情友善。梁成龙出现在二楼的露台,向张扬挥了挥手。
林清红阻止他继续说下去:“算了,我今晚很累,不想再提这件事!”
张扬和金敏儿也把车掉了个头,然后驶回了一号别墅,金敏儿拿了手袋回来,有些歉意道:“都是我不好,连累你撞车!”
梁成龙举杯道:“我就纳闷了,你怎么这么好命,轮到我怎么就得出事儿?”
林清红道:“张扬,这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