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55章 栽赃陷害

王仲阳笑道:“老徐,什么事情啊?大清早就从江城赶来了?
徐彪在凌晨一点半的时候赶到了白沙区人民医院,徐雅蓓已经在监护室内睡着了,杨庆生、张扬直到现在都没有走开,徐彪这才看到女儿的真实情况,心疼的差点没没掉下眼泪来,不过他尽管是一个工作多年的老干部,大局观还是很不错的,他首先向杨庆生和张扬表示了感谢,然后请他们回去休息。
杜天野连一秒钟都没有迟疑。他大声道:“把握尺度,但是一定要给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江城市委常委,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这句话完完全全表明了他的态度,他会无条件支持张扬。
张德放被这厮一提醒,反正来了,看看王军的房间也无妨。这不搜则已,一搜从王军房间内搜出了足足一百多本黄色书刊,黄色录影带也有四十多盘,部分还写着内参资料,张扬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早知道这厮这么变态,自己压根不用高价买几盘黄色录像带诬陷他了。
张扬想起那个扎着猪尾巴鞭的王军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这也太能害人了,难怪徐雅蓓下午的情绪会如此激动,难怪她最后会选择这条绝路。张扬考虑问题还是很全面的,他向那医生道:“医生,我想求你一件事,能不能帮病人保守秘密?”
欧阳如夏发挥的很好,恰如其分的用提问烘托出张扬的成绩,相比较而言,徐雅蓓就明显落于下风。她今天好像有些心不在焉,几次提问都没有提到点子上。
记者采访的时候,张扬马上就体会到了有熟人的好处,徐雅蓓采访自己那是代表江城,镜头当然要给他,可东江电视台平海电视台采访的时候,欧阳如夏也打了招呼,主要镜头都给了张大官人,还专门去采访张扬,其中提到江城企业改革提到江城旅游,还提到前不久东江金秋经贸洽谈会上,张扬代表江城酒厂向韩国索赔的事情,通过几件事的采访宣扬,张扬的形象无疑更加光辉起来。
张扬强忍着内心的愤怒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当然略过了徐雅蓓染病的细节,这种事情对一个女孩子的名誉影响很大,张扬知道轻重。
杨庆生点了一支烟,去洗手间了,这时候看到有护士走了过来:“谁是她家人啊?”
张扬挂上电话。马上给张德放打了个过去,张德放刚刚上班正在召开例会呢,可看到张扬的电话,还是出去接了:“老弟,我在开会,什么事,待会再说!”
众人都把目光望向她,林清红微微一笑,却没有说这一喜究竟是什么。梁成龙最近格外敏感,心中暗道,她该不会说这一喜是白燕怀孕的事情吧!
王军在客厅看电视呢,看到张德放和张扬进来,他微微一怔两人他都认识,张德放的身份他也知道,警察登门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他起身道:“干什么?”
徐彪被王军气得浑身发抖,嘴里不停道:“畜生……你这个畜生……”
徐彪的登门让王仲阳吃了一惊,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看到徐彪气势汹汹的样子,知道这件事十有八九和儿子有关,慌忙赔着笑请徐彪坐下,他看了看时间,现在是早晨七点十分,自己正准备出门上班呢。
气得徐彪眼色血红,如果王军在他面前,他恨不能将这混蛋碎尸万段。
“狗屁!什么东西!”张扬已经走到门前摁响了门铃。
王军看了徐彪一眼:“干什么?你到我家里来干什么?”
张德放没明白他什么意思,可走到书架前,看到上面扔着三盘录像带,封面前是极尽火辣的春宫场面。张德放顿时明白了,这肯定是张扬从刚才那个蓝布包里拿出来的,趁着王军没注意扔在那里了,张扬啊张扬,你他妈叫我过来是协助你栽赃啊!
张扬却不这么认为,望着徐彪苍白的面孔的内心有团火在燃烧,张扬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在张扬副处的问题上,徐彪帮了他很大的忙,在这一点上,他欠徐彪一份人情,看到徐彪父女两人落到这样的境地。张扬同情之余,不由得感到愤怒,他知道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一定是徐彪为女儿委屈,他去王仲阳家讨还公道,情绪激动之下才引发了脑出血,可以说罪魁祸首就是王军,更可气的是,王家父子对徐彪父女境况表现出的冷淡。徐彪病发,他们爷俩竟然如此冷漠,就算走路人也不应当如此。
那保姆吓碍手足无措,正要去拿电话。张德放笑道:“你别害怕,我们就是警察,王军私藏黄色录影带,违反了国家法律,我们要带回去处理。”
张扬跟雷国滔握了握手,下m•hetushu•com面闪光灯对着他们不停闪烁,雷国滔在官场上混了很多年在担任东江招商办主任之前曾经担任过保和县的县长。比起张扬的官场经验要丰富许多。
王仲阳愣了,他稍一迟疑放开了徐彪的手臂,徐彪大步冲到王军身边。甩手给了他一个耳光,想打第二个耳光的时候,手腕被王军握住,王军怒吼道:“你别倚老卖老啊!知道我为什么跟你女儿分手吗?就是因为她做人不检点,这次她来东江还跟一个小白脸不清不楚的,是她害我染病,我还没找你们家算账,你居然恶人先告状,想教别人之前,还是先管好你的女儿吧!”
张扬向张德放道:“这里面好多录像带啊!”
张扬摇了摇头,其实他也不想掺和讲来,这种事如果在大隋朝那会儿,如果徐彪是天子或者某位重臣,搞不好自己就是要被灭口的下场,张大官人过去已经有了一次这样的惨痛经历,想不到这次又被卷进了这种麻烦事中。
徐彪指着王军的鼻子骂道:“畜生,你这个畜生,你为什么这么害我女儿?”他气恼之下脱口就骂。根本不顾忌王仲阳还在一旁,王仲阳脸色也不好看,他咳嗽了一声道:“老徐,孩子们的事情,咱们也不能做太多过问,假如他们真的相处不来,也没有办法不是?”
张扬仰起头,透过天窗仰望着漫天星光,一切都不能重新来过,他永远也不可能返回大隋,永远也不可能见到春雪晴了。
王军似乎喝了酒,大声道:“凭什么?我和她已经分手了,她自杀和我有什么关系?”
王仲阳压根没想到事情搞到这种地步。他叹了口气道:“怎么会搞到这种地步?他们感情不是很好吗?”
张扬笑了笑,正想解释,那医生点了点病历道:“你最好也做个全面的检查,这种病需要两人同时治疗的!”
一曲终了,金敏儿望着张猛小声道:“是不是又想起了你过去的女朋友?”
张扬大步走出了急诊室,进入车内的刹那他已经决定,徐彪父女的这件事情管定了,他先给江城市委书记杜天野打了一个电话。
那医生道:“你放心吧,为病人保密是我们的责任!”
徐彪道:“你给我说清楚,你对小蓓做了什么?”
张扬点了点头,放下心来:“徐部长已经来了,估计两三个小时后就能到医院。”
徐彪唇角的肌肉颤动了一下,低声道:“我昨晚就赶过来了,小蓓吃了两瓶安眠药,你让你儿子出来,我要他给我一个解释!”
张德放来之前已经考虑的很周到,有人报案他就要过来了解情况,这也算是理所当然,他跟王军不熟。王军的老爷子虽然是省台台长,可他也有个当省委书记的舅舅,论背景自己也不怕他,更何况还有张扬在,张德放今天也是没办法了,有点被张扬赶鸭子上架的感觉。
张扬大吼道:“你他妈抓不抓人?你不派人给我把王军带走,老子这就杀到他家里去!”
张扬被这医生冷傲的态度惹火了:“我说你什么态度?我是她朋友。就不能关心一下?你再这样,我会向院方投诉你!”在张扬的强势面前那医生软化了下来,他低声道:“我以为你是她的男朋友,觉着你这人不负责任,病人的情绪很不稳定!”
保姆过来开门,充满警惕的看着门外:“谁啊?”
说话的时候,王军刚好从外面走了进来,他昨晚一夜没回来,身上还带着一股浓烈的酒味儿,王仲阳板起面孔正要呵斥儿子两句做做样子。徐彪已经忍无可忍的冲了上去:“我打死你这个混账!”王仲阳慌忙冲上去拦住徐彪:“老徐,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张德放让两名下属去王军房间里拍照,然后把证据拿走,依着张扬的意思,想顺便把宣传部副部长王仲阳的房间搜一搜的,可张德放觉着不能玩的太过火,否则在上面不好交代。
张扬点了点头,他终于还是决定将实情告诉徐雅蓓:“徐部长因为脑出血住院了,你放心手术很成功,休息一段时间就会恢复!”
陈绍斌乐呵呵道:“我发现最近的大喜事真是不少,明天我们张主任当选省十佳青年,庆贺之后,马上就迎来梁总和林总两位富豪的新婚大喜,又逢阳历新年,真是三喜临门!”
“我害她?你有没有搞错?是她害我才对!”王军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王军满不在乎道:“能做什么?我们分手了!她自杀跟我没关系啊!”
王军毕竟心虚,徐彪在他家里发病之后,他也不敢出门了,老老实实窝在家里,老爷子骂了他两句。不过王m•hetushu.com军最大的长处就是嘴硬,无论怎样都把所有的责任推到徐雅蓓的身上,装成是一个受害者,谁家父母都看着自己的孩子好,王仲阳骂了几句也就相信了自己的儿子,他严令王军老老实实在家里呆着,不许到外面去逛荡。
杜天野也知道徐彪发病的事情,大声道:“怎么回事?”
那保姆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房门打开了,毕竟在她的概念里敢于到这里闹事的人还从未有过。
张德放道:“总得有理由吧?”
有了江城市十佳青年领奖的经历。张扬对这种场面已经游刃有余,和江城不同的是,同台领奖的九个人张扬都不熟,其中有国家干部,有优秀企业家,也有劳动模范,这些人全都是各行各业的精英,其中也有一位张扬的同行,东江招商办主任雷国滔,他今年三十岁,也是一位年富力强的干部,同样是招商办,可雷国滔却是正处级干部。
张扬跟着她走了进去,负责抢救徐雅荡的是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医生。他冷冷看了张扬一眼:“做事怎么那么不负责任啊?”
张德放愣了,心说这厮是不是吃错药了,大清早报什么案?
几名警察从王军家里往外搬证据的时候,省委家属院中不少人过来围观,王军坐在警车里扯着嗓子叫喊警察知法犯法栽赃陷害!可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那一本本淫秽杂志和录影带都从他家里拿出来的,不仅如此,还在王军房间里拨到了三把管制刀具。
徐彪瞪着王仲阳道:“你当然向着你的儿子,你知不知道,这个畜生害得我女儿染上了性病?”
张德放苦口婆心道:“抓人也得有证据!”
“你不是她男朋友你进来干吗?”
徐雅蓓咬了咬苍白的唇:“我爸是不是出事了,我知道,昨晚他……他在我身边呆了一整夜……我听到他在哭。”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眼圈红了,两行晶莹的泪水顺着面颊滑下。
途中张扬给徐彪打了个电话。他并没说徐雅蓓自杀的事情,只是说徐雅蓓病了,自己送她前往白沙区人民医院治疗呢。
张德放道:“有人举报你攻击江城市委组织部长徐彪同志,所以我们想请你协助调查!”
徐彪道:“王军在吗?”
徐彪的语气显得特别紧张,他颤声道:“刚刚小蓓打电话过来,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哭,我担心她有事!”
张扬来到白沙区人民医院,看到徐雅蓓已经从床上起来,正站在窗口呆呆望着外面,他咳嗽了一声,借以引起徐雅蓓的注意,徐雅蓓回过身,看了看张扬,神情落寞道:“我爸呢?”
王军怒道:“不是我的!你他妈阴我!”他恨不能冲上去把张德放给吃了。
第二天一早,徐彪在东江的妹妹徐光洁就过来照顾徐雅蓓,徐彪借口回去休息,让司机直接一车把他送到了省委家属院,他之前从没有到王仲阳家里来过,虽然双方儿女已经达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两家人见面也仅有两次,徐彪是个脾气很硬的人。王仲阳的级别比他高半级。他不想别人说自己高攀,这也是他坚持女儿先留在江城电视台做主播的原因之一。
徐彪道:“怎么会?你让他下来,当面问他不就知道了!”
徐雅蓓哭着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金敏儿推开车门跳了下去,向张扬摆了摆手道:“过去的事情还是忘了吧,因为时间永远不可能重来!”她转身走入院落之中。
可事情终究还是朝着坏的方向发展了。杨庆生回去没多久就打来了电话,他敲徐雅蓓的房门久未有人开。觉着有些不妙,就让服务员打开门进去看看,结果发现徐雅蓓躺在床上人事不省,地上扔着几个药瓶,她吞了两瓶安眠药。
在电话中徐彪就听到里面十分的嘈杂,背景音乐很响,王军应该在酒吧或者夜总会之类的地方,徐彪愤然质问道:“王军,你给我滚过来,小蓓为你自杀了,你要给我一个交代!”
张德放明白了,今天这厮是要玩真格的,他低声道:“王仲阳是省委宣传部副部长!”
王军大叫道:“流氓!你们是警察吗?刘妈!报警!”
张德放听得头大,苦笑道:“我说哥们,别玩了啊!你没睡醒吧?”
当晚张扬在望江楼大摆庆功宴。除了那帮东江的朋友外,他把江城同来的代我们也都请去了,不过徐雅蓓仍然没有现身。因为都看到今天徐雅蓓和王军闹别扭的一幕,所以没人去主动喊她,徐雅蓓对当晚的庆功宴来说也无足轻重,大家只是在开始的时候少许留意了一下,然后就很快忘记了她的存在,全都围绕在张扬的周围开始庆祝http://www.hetushu.com
张扬点了点头,心中却想,同行走冤家,我跟你可没什么交流的。
杜天野怒道:“什么东西!就算是儿女分手了,他王仲阳也不至于做得如此绝情?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吗?”
两名警察刚刚进门,听到张德放这句话,那还了得,两名龙精虎猛的警员冲上去一下就把王军给撂到了,反剪他双臂把他给铐起来。
张扬听说徐彪被送往医院急救的消息,慌忙通知了杨庆生,他们几个人匆匆赶到省人民医院,徐彪因为急性脑出血已经被送入了手术室进行抢救,张扬他们赶到的时候徐彪已经动完了手术,被推出手术室。张扬把徐彪的司机小陈叫了过来,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徐彪在王仲阳家发病的时候小陈一直都在外面车里等着,所以并不清楚具体的情况,王仲阳帮他把徐彪送到医院之后就走了,也没有解释这件事,按照医院方面的说法,徐彪过去就有高血压,情绪激动后引起脑出血的几率本身就很高。
张扬低声道:“怎样?”
省十佳青年的颁奖仪式在平海省青年会堂举行,省团委书记冯奕明主持了这次十佳青年的颁奖仪式,出席这次会议的有省宣传部长陈平潮、省宣传部副部长、省电视台台长王仲阳。以及各地市宣传部的领导,江城宣传部部杨庆生、岚山市市委副书记吴明也都在主席台上就坐。
“你放心吧,我让父子俩都付出惨重的代价!”
两名警察押着王军走了出去,王军大喊大叫。
徐彪本想一个电话打给王仲阳,可考虑了一下,还是先给王军打了一个,这件事还得先找他。
张扬冷笑道:“你别管怎么回事,跟我抓人就行了!”
林清红道:“还有一喜呢!”
张扬对他的这句话充满质疑,这厮在刚才还没有搞清楚自己身份的前提下,就把徐雅蓓的实际病情说了出来,看来嘴也不怎么严。这件事张扬也做不了主,还是要等到徐彪来到的时候再做处理。
张扬并没有马上走,他有必要把实际情况向徐彪说明。
杨庆生吓得慌忙把徐雅蓓送往医院,第一时间给张扬打了电话,张扬听说这件事也顾不上喝酒庆贺了,他让杨庆生保密,徐雅蓓自杀这件事影响肯定不好,马上前往了白沙区人民医院。
市委宣传部杨庆生看出张扬有事,低声询问道:“小张,是不是又事?
相比较而言,其它九位十佳青年显然被冷落了,连雷国滔这位东江招商办主任都变得无人问津。
张扬一直犹豫到现在,他实在不知应该怎样把这件事告诉徐雅蓓,徐雅蓓现在的精神十分脆弱,如果知道父亲因病住院,不知能否承受得住。
徐彪道:“不!我了解我的女儿,她很坚强,普通的事情她不会这个样子,张扬,我马上去东江,你帮我去看看她,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情!”可怜天下父母心,徐彪对女儿的关心也实属正常。
张扬没有说话,踩下刹车道:“你到家了!”
张德放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警察,如果这厮原则性很强,张扬也不会选中他过来。张德放的两个眼珠子转了转拿起那几盘录像问道:“王军,你看这种东西?”
那护士充满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张扬有些纳闷,自己又没得罪人家。她凭什么对自己这样啊?可马上又回过味来,这护士八成把自己耸成徐雅蓓的男朋友了。
张扬点了点头,他一字一句道:“你放心,我会帮你讨还公道!”
张扬道:“足够了!”
张扬道:“我有充分的证据怀疑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王仲阳和他儿子王军在自己的家里,对江城市组织部部长徐彪进行了人身攻击,导致徐彪发病住院!我要求警方拘捕他们父子协助调查!”
小护士道:“跟我进来,医生有话要跟你说!”
酒宴进行到中途,气氛渐趋热烈,在众人轮番向张扬敬酒的时候,张扬接到了江城市委组织部长徐彪的电话现场实在太过嘈杂,张扬走出包间,脸上带着笑意道:“徐部长什么事?”
徐雅蓓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她的内心充满了自责,如果不是因为她,父亲肯定不会出事。
王军平时也娇纵惯了,怎能咽下这口气。张德放上前走了一步。他以为张德放要铐他,一把推在张德放胸口,张德放这厮何其狡猾,跌跌撞撞向后坐到在地上,怒道:“你敢袭警!”其中表演的成分占了大部分。
“带拘捕证了吗?”
杨庆生虽然不知道事情的具体细节。可是看到徐彪这样,内心也不禁生出兔死狐悲的感觉,他也推测到徐彪的发病和王家父子有关,杨庆生怒和-图-书道:“老王做事有些不近人情了。徐部长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怎么可以甩手就走呢?”他马上又想到了仍然躺在白沙区医院的徐雅蓓。该怎么向她解释?他和张扬商量之后,决定由张扬去探望徐雅蓓,杨庆生留在这里陪护徐彪,并将徐彪的病情向市里汇报一下。
张德放的警车一到,张扬就拎着一个蓝色的布袋走了下来,张德放知道这厮做事不顾后果的风格,没让其它两名下属下车,自己一个人走了过来:“张扬,怎么回事儿?”
“畜生!你害她染病,你还是不是人?”
可现在毕竟是九零年代,徐彪也没有这么高的权势,他对张扬还是相当信任的,而且他把张扬看成可以信赖的朋友,徐彪道:“我会找他算账!”
他们驱车回到招待所的时候,看到徐雅蓓和男友王军在喷泉处说着什么,徐雅蓓的情绪好像显得很激动,甩手想要给王军一个耳光。却被王军抓住手腕推到了一边,然后王军转身上了他的凯迪拉克,开车就走了。
王仲阳斥责道:“小军,你什么态度?”
当晚的气氛很好,张扬在众星捧月之下,也感觉到有些飘飘然,有了这个十佳青年的称号,他又多了一个政治砝码,以后他的仕途必将越走越顺。
张德房间到这小子这么嚣张不由得也有些火气了,你王军充其量也就是一个二等衙内,你他妈牛逼什么?正琢磨着给这厮一点教的时候。张扬在书架上翻弄起来。
张扬也感受到这位组织部长的火气。轻声劝道:“徐部长,你注意身体,为这种人气病了不值得!”
张德放临走的时候,向张扬交代道:“这件事玩大了,你自己先打个招呼吧!”他明白,这件事的影响肯定不说不定很快就会捅到省委书记顾允知那里,让张扬打个招呼,也算是未雨绸缪。
雷国滔道:“听说平海的招商工作在张主任的带领下搞得有声有色!”
那医生点了点头道:“很巧,我们值班的一位女医生今天刚好给她看过门诊,对她的印象很深,她得了淋病,你最好尽快通知她的男朋友,这种病千万要及时治疗。而且避免散播!”
张扬答应了一声,徐彪这次带司机过来了,张扬把自己的电话留给了他的司机小陈,然后才驱车返回了省政府招待所,回到房间。徐彪这一夜都没有休息,默默守在女儿身边。他有种错觉,以为女儿也没有睡。徐彪望着女儿背身的轮靡,内心宛如火山岩岩浆般激烈翻腾着,他要宣泄,他要爆发,他要为女儿讨还公道。
张扬又叮嘱他注意安全,来到白沙医院急诊室,看到杨庆生站在门口。他的秘书崔艺跟在一边,两人都是表情凝重,杨庆生是这次的领队。徐雅蓓出了事情他要负主要的责任,徐彪那个人他了解,对女儿视若明珠,知道这件事后还不知道要有什么反应。
徐彪回监护室看了看女儿,确信女儿已经熟睡,悄悄退出门来,看到张扬没走,顿时明白他肯定有话想和自己单独说,两人来到急诊室外的走道里,张扬小声把刚才医生说的事情告诉了徐彪,这件事不可能隐瞒徐彪,徐彪听张扬说完,气得脸色铁青,他低声道:“这件事还有没有人知道?”
“我要报案!”
星光漫天,张扬开车把金敏儿送回南国山庄,打开收音机,里面正播放着王洛宾的那首“在那遥远的地方”,那遥远的地方,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个好姑娘,人们走过她的帐篷,都要留恋的张望,她那粉红的小脸好像红太阳,张扬听得入神,跟着轻轻哼了起来,金敏儿居然也会唱这首歌,她和着音乐一起轻唱,张扬眼角的余光看了看夜色中的金敏儿,仿若回到过去的时候,春雪晴偎依在他身边轻声吟唱的情景,一时间内心涌起思绪万千。
张扬笑道:“我在招商办一直都是挂名,新近才负责具体工作,没超过半个月呢!”一句话把雷国滔弄的有些尴尬,他笑了笑道:“以后咱们多多交流!”
徐彪点了点头,他低声道:“谢谢你张扬,都大半夜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张扬向张德放使了个眼色,张德放无可奈何的走了过去:“阿姨,你好,我是王军的朋友找他调查一件事!”他把警官证亮了亮。
她的姑妈徐光洁也是刚刚听说这件事,慌忙过来安慰徐雅蓓,徐雅蓓哭着道:“我要出院,我要去看我爸。”
“那麻烦杨主任了!”
王军一向以高干子弟自居,仰了仰头很不屑的看了张德放一眼:“你有证据吗?别动不动就捕风捉影。谁告我?让他来跟我对质,我时间宝贵着呢,请你别浪费hetushu.com我时间。”
张扬向张德放道:“你不搜搜?说不定还有什么意外发现呢!”
张扬越听越糊涂:“对不起,您什么意思啊?”
王军怒道:“你干什么?”
访问结束之后,张扬跟市宣传部部杨庆生几人一起先返回宾馆休息。中午他们还要去省政府招待所会餐。
在张扬提升副处的事情上,徐彪帮了不小的忙,所以张扬始终都欠他一份人情,徐彪既然开口,张扬当然不能拒绝,他答应了徐彪的请求。先给徐雅蓓打了个电话,发现她手机关机了,然后又往酒店房间打电话,始终无人接听,张扬也觉着有些不对了,他回去之后,跟大家说了一声,打算提前结束今晚的庆功宴,很多人都没有尽兴,尤其是陈绍斌张德放他们几个吵吵嚷嚷的要继续再玩一会儿。
雷国滔主动和张扬握手道:“张主任,久仰啊!”
徐彪很紧张这个女儿,他大声道:“我三个小时内赶到!”
张扬也没打算跟他计较:“你说她得了性病?”
杨庆生道:“正洗胃呢,医生说送来的还算及时,应该没生命危险!”
张德放挂上电话足足愣了一分钟。他想明白了一件事,王仲阳是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可张扬的岳父是代省长宋怀明,他干爹还是副总理文国权,他想要搞王仲阳,王仲阳父子只有倒霉的份儿,这是立场问题。和张扬认识这么久,这厮还真没求过自己什么,权衡利弊之后,张德放很快做出决定,他要陪着张扬疯一把。张德放还有一个目的,最近他看不清张扬和舅舅顾允知之间的关系,他要借着这件事了解舅舅对张扬的态度。
两名警察很快就赶了进来,张德放扬起手中的黄色录影带道:“王军你涉嫌私藏淫秽物品,现在我们要拘捕你,有什么话,你跟我们到分局再说!”
张扬微笑道:“你只要把这给我弄进去,其它事情都交给我!”
张扬这次表现的还是很冷静的。他把皇冠车停在王仲阳家门口等着。自己坐在车里,耐心等待着张德放的到来。
除了徐雅蓓以外,他们这帮江城过来的代表全都是男性,谁都不好劝她,杨庆生笑了笑道:“小两口闹别扭了,年轻人生点摩擦总是难免的!”
张扬一旁煽风点火道:“张局,他骂你啊!”
张扬点了点头,低声把徐彪担心徐雅蓓的事情说了,杨庆生笑道:“老徐太疼这个宝贝女儿了,这样吧,你们玩,我年纪大了,正要回去呢!我去看看她!”
张扬想起昨晚在望江楼前看到的一幕,难道王军的事情被徐雅蓓发现了?最近不知怎么回事,从梁成龙开始,一个个的东窗事发,张扬不由得联想起自己,还好身边的女孩子大都通情达理,可是百密一疏,难保没有撞车的时候,在北京的时候,自己给陈雪疗伤就被楚嫣然误会,张扬内心中给自己悄悄提了一个醒,有些事还得小心为上。
王仲阳沉着脸道:“老徐,不是我向着自己的儿子,可这件事究竟谁对谁错大家心里明白,我儿子的品性我信得过!”他这句话等于在说自己儿子没问题,是徐彪的女儿有问题,徐彪只感觉到热血上头,挥拳想要打王军,却被王军一把推开。徐彪跟踉跄跄跌坐在沙发上,他再次站起身来的时候,忽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直挺挺倒了下去。
张扬冷笑道:“想要理由吧,好,你马上带人去他家里给我查,出了事情我担着,我给你理由!”
张德放冷哼了一声:“这里没你事!”他拿起对讲机把外面两名警察都给喊进来了,现在他已经彻底横下心了,反正被张扬给拖下水了。想撇清关系是不可能了,既然玩就正式玩玩看。
张扬很冷静的说了一句话:“徐彪对我有知遇之恩,这件事我忍不了,王仲阳父子我搞定了!”
张扬道:“我!”徐彪不在。张扬只能顶上。
杨庆生看到徐雅蓓脱离了危险。又看到徐彪已经赶来,心中的一块石头也就落地,安慰了徐彪几句,先行离开了医院。
那医生看了他一眼:“你是她男朋友,她得了性病你不会不知道吧?”
张扬道:“徐部长,你别担心。她好像和王军闹了点别扭,没什么大问题!”
张德放低声道:“我尽量顶24小时!”
张扬愣了,这他妈哪跟哪啊?他解释道:“你误会了,我是她朋友。我不是她男朋友!”
张德放带了两名警察来到省委家属院,他对这里的情况是熟悉的。也不敢闹出太大的动静,这次过来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你张扬让我来。我来了,算是有了交代。我是警察,做任何事都要证据,如果你没证据,我可不能随便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