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57章 新年二婚

张扬道:“我只是奉命把他请过去考察,具体的事情还没定呢!”
秦清象征性的阻挡了两下,很快娇躯就已经在张扬的动作下沦陷,她捧着张扬的面庞道:“你在工作中能有这一半的精神就好了,啊……”
张扬和金敏儿站在一起,望着眼前热闹的场面,张扬笑道:“你们韩国的婚礼有没有那么热闹?”
雷国滔又向金敏儿道:“金小姐,你还要在东江逗留几天?要不要我给你当导游啊?”
这把火终于成功烧到了王仲阳的头上,诱导证人作伪证,身为国家干部知法犯法,张德放和张扬商量之后,把这件事捅到了顾允知那里。
顾允知道:“南锡市委班子调整,我已经建议你去南锡市担任代市长,这几天就会批复下来了,近期组织部会对你进行考察,你做好准备吧!”
赵静道:“梁哥,你和嫂子不是挺恩爱的吗?”
刘艳红道:“没有其它人选了,一定是他!”
顾允知哈哈大笑了起来:“你是不是想说,宋怀明才是这件事的幕后策划者,他在利用这次机会铲除异己,扶植自己的亲信力量,增加他在平海省内的实力?张扬是他的急先锋!”
梁成龙笑道:“我来娶老婆,我来迎娶林清红!我老婆!”
徐雅蓓挽紧了父亲的手臂:“爸,等你再恢复两天,我就陪你返回江城。”她停顿了一下又道:“我想离开江城!”
顾允知道:“伯达,王仲阳被双规不是因为谁要搞他,而是他的的确确有问题,这次的事情只是一个引子,你去纪委看看,有多少人民来信告他?一个干部出了问题,不要先从别人身上找原因,而要先从自身找!”
顾允知道:“伯达,我老了,再有一年我就不可能继续呆在这个位置上,总要有人要顶上来,难不成我要霸着这个位子一辈子不成?怀明同志很有能力,无论他有怎样的想法,我相信就从出发点还是为平海未来发展要是对平海有利,我们就要支持。肖元平这个人很有性格也很有能力,如果不是前些年他过于激进,现在平海电视台的台长就不会是王仲阳。而是他!一个人不经历挫折,在政治上是很难成熟起来的。我观察过他,现在的肖元平应该足以升任这个位子。”
金敏儿道:“韩国的年轻人现在很多都选择西式婚礼了!”
张扬一脸坏笑道:“这可是你说的,我就不掖着藏着了!”
众人一起起哄,梁成龙此时也忘了心头的郁闷,变得容光焕发。
“梁成龙你来干什么?”这次是乔梦媛的声音。
金敏儿淡然笑道:“我从不过问他生意上的事情。”
张扬搂紧了她的娇躯,低声道:“我是个实干家!”
张扬抽空给章碧君打了个电话,才知道她并没离去,还在停车场呢。于是走了过去。
东江市委书记梁天正在平海的面子还是很足,他只有这个侄子,所以对梁成龙也是格外关爱。
秦清笑着捏了捏他的耳朵:“别急!人总不能一口吃成一个胖子,你这段时间在江城的表现有目共睹,江城十佳,省十佳,这两样荣誉已经充分肯定了你在江城青年干部中第一人的位置。”
顾允知在办公室内漫不经心的看着报纸,省委办公室主任夏伯达帮他泡了杯茶放在面前,恭敬道:“王仲阳被双规了,电视台现在上上下下很乱,人心惶惶的。”
章碧君肯定的点了点头道:“韩国安宇集团和江城工程机械厂正在谈合作,据我所知,韩国方面的谈判代表就是崔志焕,我想你介入这件事,多留意他的动向。”
顾允知微笑道:“张德放是我外甥,你是不是说这件事跟我也有关系?”
雷国滔笑道:“不是,不是,我只是随口问问。”他可不是随口问问那么简单,张扬主持江城招商办工作,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张扬和他就是竞争对手,在张扬出现之前,雷国滔对说服金尚元把蓝星集团生产基地落户东江拥有着极大的信心,可张扬出现之后,尤其是今天见到张扬和金敏儿的关系,雷国滔不由得担心起来,张扬不会横插一杠子把蓝星集团给抢到江城去吧?有了这个想法,雷国滔自然就警惕了起来。
“所以左市长才派我过来做工作,清姐,假如这件事影响到你,我可以放弃啊!”
王仲阳对儿子的回护所的事情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张德放凭着特有的敏感,觉察到王仲阳肯定不会眼睁睁看着儿子入狱,这件事的关键在那两名被王军迷奸的女演员,张德放料定王仲阳会找她们谈话,甚至会想方法让两名女演员推翻过去的口m.hetushu.com供,从两名女演员离开公安分局起,张德放就派人对她们进行全天候二十四小时的监视。
梁成龙道:“那是表像,别怪哥没提醒你们,千万别结婚,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夏伯达道:“按照多数人的想法,张扬出气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王军入狱等于得到了惩罚,而他的入狱同样打击到了王仲阳,杀人不过头点地,他为什么还要坚持对王仲阳继续穷追猛打?”他停顿了一下又道:“当然其中公安方面也给了他一定的配合,可起到主导作用的还是他。”
夏伯达低声道:“顾书记真打算用肖元平?”
省纪委副书记刘艳红在省长办公室内向代省长宋怀明汇报着这件事的最新进展,宋怀明不觉露出了微笑:“王仲阳这个人太喜欢护短,如果他能够冷静公正的处理这件事,也不会演化到这种地步。”
庄晓棠只当没有听见又进去了。
章碧君道:“这张照片是在汉城拍到的,照片上的女子是文副总理的女儿文玲,男子是韩国安宇集团的副总经理崔志焕!”
梁成龙笑道:“看不出你挺维护张扬的啊!
宋怀明没有说话,他的真正目的正是利用这起事件让王仲阳下台。王仲阳这个人很不听话,对宋怀明来说,一个电视台台长如果不配合自己的工作,自己的形象很难在平海省内迅速树立起来,他并不是一个喜欢利用暗地手段达到目的的人,不过这次的机会实在太好,王仲阳自身又的确有问题,难得大老板顾允知也对此人产生了反感,宋怀明利用张扬这名猛将拔掉这个碍眼的钉子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秦清笑道:“你还是那个脾气,什么都要表现出来,有些事能够藏在心里的还是藏在心里。”
“这和我有关系吗?”
清晨徐彪在女儿的搀扶下颤巍巍走向阳台,望着远方渐渐升起的朝阳,徐彪道:“我想回江城了!”
梁成龙将事先准备好的红包递了过去,时维当着面就打开了,有些夸张的叫道:“这么大老板出手这么寒酸!不行!”
身后响起张扬的笑声:“徐部长,你要是真心谢我,就给我弄个正处吧!”
顾允知点了点头,鼓励他继续说下去。
金敏儿俏脸红了红,张扬骂道:“梁成龙,你嘴巴真缺德。”
梁成龙老老实实答应了一声,这才去林清红房内帮林清红穿上鞋子戴上钻戒,林清红今天也是格外开心,幸福的女人总是最美的。身穿洁白婚纱的林清红纵然在一帮美女的簇拥下也没被比下去。
刘艳红意味深长的看了宋怀明一眼道:“单凭他肯定折腾不起来这么大的风浪!”
秦清心中一暖,她知道张扬说的是实话,为了她,张扬可以做很多事,她摇了摇头道:“咱们之间的感情是一回事,工作是另外一回事,蓝星落户岚山当然是好事,不过金尚元也不是傻子,他会权衡各方面的利弊,最后的选择权还在他那里,根据我和他会谈的情况来看,金尚元对岚山的兴趣并不大,岚山经济发展水平较高,生产成本,人工工资在整个平海来说都是最高的,在我的认识中,韩国商人是最计较生产成本的,所以岚山的希望并不大。”
张扬则开着梁成龙的皇冠去了东江沧水县的东林山翡翠谷,前往这里是事先和秦清约好去翡翠谷木屋共贺新年。
张扬暗叫晦气,真是替杜天野委屈,想不到文玲居然给他弄了顶国际绿帽子戴上了,尤其可气的是,这崔志焕还是个韩国人,怎么看这厮也不如杜天野爷们啊!难道世道变了,现在的女人都喜欢小白脸了?张扬心里这么想,可嘴上却道:“你们国安看来也是闲着没事干,整天就盯着人家的私事,就快赶上香港狗仔队了。”
张扬道:“为什么要把这件事告诉我?你应该直接把这件事告诉文副总理才对!”
梁成龙大声道:“老婆!老婆弄门!”周围的一帮损友都跟着扯着嗓子叫了起来。
“你这哪跟哪?搞得跟英勇就义似的!”
张扬仔仔细细看着那张照片:“他们该不会是好上了吧?”
秦清跳跃起来,扑向张扬,张扬一把将她抱住,搂着秦清原地转了两个圈,秦清修长的美腿勾住他的腰,主动送上温软润泽的樱唇。
章碧君道:“注意保持距离,她的身份很特殊,不要引起什么不良的国际影响。”
章碧君笑了起来:“总是靠一个人单打独斗是不行的!”
夏伯达没说话,可心中的确是这么想。
美人儿副市长娇滴滴道:“我喜欢……”
张扬坐在沙发上,拍www•hetushu•com了拍沙发,秦清来到他身边坐了,偎依在他的怀抱中,在张扬的怀中,秦清可以完完全全的放松自己,做回她女性的一面,身为岚山市副市长,在人前她必须营造出坚强果敢的形象,可是她也需要呵护,她也需要关爱。
秦清笑道:“你思想就不对头,不过以你的脾气如果把你放到县里,还不知道要折腾出多大的动静,我看杜天野未必敢把你放出去。再说了,他到江城的时间不长,工作上肯定需要你的辅佐和支持,短期内你是别想走了。”
梁成龙苦笑道:“我现在也就剩下发发牢骚的份了!”
张扬轻抚秦清的秀发道:“累不累?要不你歇一会儿,我去准备晚餐!”
梁成龙道:“你将来还不知道要死多少回呢!”
夏伯达沉默了下去。
梁成龙大声道:“我!”
宋怀明听出了刘艳红的言外之意,微笑道:“老同学,你在怀疑什么?”
章碧君道:“我们并没有确实的证据。所以只能以预防为主!”
梁成龙很深情的看着林清红:“清红,嫁给我吧!”
林清红点了点头,在众人的喝彩声中,梁成龙抱起林清红离开了家门。
秦清点了点头:“张扬,你在东江是不是和吴明见过面?”
秦清嫣然笑道:“我上午在市政府开了一个会议,中午吃完饭就赶过来了,来之前在岚山买了一些卤菜!”
婚车停在庄晓棠所住的宿舍楼前,鞭炮声中,梁成龙在众人的簇拥下走上楼梯,陈绍斌丁兆勇张扬都跟看来到三楼,楼梯的通道顿时显得狭窄起来。
秦清穿着黑色连体泳衣,性感的娇躯让张扬看得血脉贲张,米老鼠地图案自然而然的饱满了许多,秦清留意到他的变化,忍不住提醒他道:“这是公众场合,你收敛些!”
张扬知道秦清所指的是选举江城市长的事情,如果说过去那件事还有悬念,现在几乎不存在任何的变数了,李长宇最近霉运连连,在政绩上也没有什么突出的表现,而左援朝在开发区建设和企业改革上做得不错,已经得到了上级领导的认可,更重要的是,江城市委书记杜天野对他更欣赏一些。
张扬道:“谁当市长跟我都没有关系,反正轮不到我!”
公元一九九四年的第一天,梁成龙和林清红终于迎来了他们的大喜之日,在两人的努力下,林清红的母亲庄晓棠终于答应参加女儿的婚礼。
宋怀明道:“想不到张扬这次还折腾对了,把王仲阳父子两个的问题全都折腾了出来。”
两人说话的时候,东江招商办主任雷国滔走了过来,他向张扬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向金敏儿道:“金小姐没有回韩国?”最近雷国滔正在积极努力把蓝星集团的生产基地拉到东江,所以他和金尚元金敏儿之前都见过面。
因为在场的重要领导很多,所以大家都约束着自己的行为,没有出现象别人婚礼上常见闹场的现象,整个婚礼在井然有序的讲行着,不过气氛自然差了一些。
顾允知合上报纸,淡然笑道:“肖元平不是副台长吗?”
“没有,只是说见过你,连撞车的事情都没说!”
“再加两个8还差不多!”
秦清微笑道:“左援朝最近对江城开发区抓的力度很大,看来即将召开的人代会让他有很大的动力。”
张扬这下拍得极为隐蔽,可时维却感觉得清清楚楚,这坏小子居然占自己便宜,奇怪的是她面对张扬竟然发不起火来。
张扬嘿嘿笑了起来,两人披着浴巾走入温泉中心,这里都是室外为主,主打松林文化,两人来到松针池内,张扬很惬意的把全身浸入水中,享受着泉水的浸泡。
参加完梁成龙的婚礼,所有人各奔东西,金敏儿当天下午的飞机前往北京,她去那里和母亲会合共度新年。
张扬摇了摇头一把将刚刚站起来的秦清拉了下去,压到在沙发上:“我想吃你!”
刘艳红道:“他仍然不承认殴打过徐彪,不过他对找那两名女演员,用以后多给她们增加曝光率为交换条件,让她们推翻口供的事情供认不讳,已经犯了妨碍司法罪!”
婚宴在两点钟就已经结束,梁成龙和林清红开始送客。
秦清星眸半舒,轻声道:“你总是不分时间场合!”
张扬笑道:“不用客气,当初你爸帮我提副处的时候,我一个谢字都没说!”张扬不想徐家父女有欠自己情的感觉,所以他故意强调徐彪帮助过自己的事情。
梁成龙笑道:“你要多少啊!”
宋怀明道:“这件事还轮不到我来拍板定案!顾书记很看重宣传工作的和*图*书!”
章碧君道:“我会派人去江城协助你的工作!”
张扬看出了他的不安,不禁笑道:“大喜的日子,哭丧个脸做什么?”
婚车队由二十辆宝马组成,浩浩荡荡驶入了东江农学院,显赫的场面吸引了无数目光的主意。
“我要是什么事都掖着藏着,岂不是太阴险了?”
张扬从松林道路之中驶入翡翠谷,虽然是新年第一天,前来度假的人并不多,他直接把车驶入林间木屋区,来到旧号木屋别墅前,远远就看到秦清站在木屋前,暖融融的夕阳将她颀长的娇躯勾勒集一道金色的轮廓,宛如光芒四射的女神。
夏伯达摇了摇头道:“我现在发现,我把张扬想简单了,从现在的结局来看,王仲阳被双规,电视台的领导空缺,肖元平理所当然的填补这个空缺。可肖元平这个人和宋省长的关系不错!”
梁成龙进了房间先去给岳母大人磕头,庄晓棠虽然不喜欢梁成龙,可今天表现还算好的,当面没有跟梁成龙过不去,给他发了个红包。语气冷淡道:“你们两人以后好好过日子,其它的我也不说了。”
秦清偎依在张扬胸前道:“我相信,你对谁掖着藏着也不会对我那样。”
张扬拍门道:“快开门,不然这888都没有了!”
木屋之中设备相当的齐全,秦清提前一小时抵达这里,已经将空调打开,室内暖融融的,张扬脱去皮大衣,看到餐厅的餐桌上已经放了不少的食品,不禁笑道:“你准备的挺周到啊!”
梁成龙又封了一个888的红包,时维和乔梦媛这才打开房门。房门一开,一群人全都涌了进去,陈绍斌展开臂膀作势要去抱时维,时维虎视眈晓道:“敢跟我闹,小心我抽你啊!”
夏伯达鼓起勇气道:“王仲阳过去还是很听话的!”
梁成龙叹了口气道:“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张扬把自己在南国山庄避运吴明的事情说了,微笑道:“那事儿的确怪我,我突然刹车才导致两辆车撞在了一起,不过他们的车也跟的太近了,怎么?他在你面前说我坏话了?”
时维感觉屁股上被人轻轻拍了一下,她怒气冲冲的转过身去。却是张扬笑眯眯道:“绷这么紧干嘛?大喜的日子,别扫了大家的兴致!”
金敏儿道:“我休假打算在中国呆一阵!”
张扬笑道:“您多想了,人家是来做生意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张扬笑了起来,刚才他们的这个话题并没有谈完,看来秦清对蓝星集团的事情也很关注,张扬点了点头,在秦清面前,他没必要隐瞒什么:“左市长对蓝星集团很感兴趣,所以让我请蓝星集团去江城考察!”
“这跟国安没关系,是我个人对你的忠告!”章碧君说完,拉开文件夹,从中抽出一张照片:“这个人你应该熟悉吧!”
夏伯达恭敬道:“顾书记,我会永远记住你的教诲!”
秦清坐在他的身边,虽然秦清已经二十八岁,可仍然肤如凝脂,这和她自身的保养有关,也和张扬交给她的吐纳功夫有着密切的联系。
刘艳红并没有点破,转移话题道:“省电视台可是平海宣传的重点窗口,王仲阳下来,最合适的接替人选是肖元平!”
坐在一旁的赵静和金敏儿听到他这么说都好奇的看着他,张扬笑了起来:“你这话可千万别被嫂子听到,不然你惨了!”
那边陈绍斌和丁兆勇也跟乔梦媛闹了起来,结婚不闹伴娘多不热闹!
张扬有些诧异的看了看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骂他自己。
徐彪内心中感到一阵难过,女儿显然没有能够从这次的创痛中走出来,平海已经成为她的伤心地,所以她才会做出离开家乡的决定,徐彪抑制住内心的失落,低声道:“也好!”
徐彪点了点头,目光重新投向远方的朝阳:“这次要谢谢张扬了!”
雷国滔笑道:“金先生有没有透露他此次考察的想法?”
此时梁成龙招呼张扬过去帮忙端酒,张扬趁机走了。
秦清觉察到这厮身体的变化,红着脸儿在他身上打了一下,柔声道:“吃饭了!”
两人的身份都是相当显赫,不过庄晓棠显然对这桩婚姻十分不满,所以她没让林清红通知家里的亲戚,能够答应让女儿从家里出嫁已经算是格外开恩了。
当天过来的宾客很多,连国安局章碧君也出现在现场,她和市委书记梁天正的关系不错,张扬陪着梁成龙去敬酒的时候,章碧君向张扬招了招手,张扬来到她身边,章碧君递给他一个电话号码:“忙完给我电话!”
秦清道:“你去南国和_图_书山庄是不是为了和蓝星集团的金尚元会面?”
王仲阳被双规,而徐彪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恢复着健康,这当然要和张扬给他提供的秘方有关。
当天的婚礼在东江市政府一招举行,前来参加婚礼的头面人物很多,包括省委书记顾允知代省长宋怀明以及多位省常委都过来庆贺。
顾允知微笑道:“不要轻易说一辈子这三个字,我的政治生命已经即将走到尽头,而你却面临一个崭新的开始,这么多年,你在我身边应该学到了不少的东西,我希望,你能利用学到的东西踏踏实实为老百姓做好事,做实事。”
张扬道:“我独来独往惯了。不需要别人协助!”
“我怎么觉着你是想找人来监视我呢?”
张扬笑了起来:“你们管得真宽!”
梁成龙道:“我是梁成龙!”
梁成龙叹了口气道:“我忽然觉着自己是一彻头彻尾的傻逼!”
“你是谁啊?听声音应该是时维。
翡翠谷也有温泉,虽然规模比不上清台山春熙谷,不过水质也很好,张扬和秦清吃完晚饭之后,来到温泉中心,秦清准备的很充分,自带了泳衣。张扬没考虑这么多,只能临时在便利店中买了一件游泳裤头,花去了他五十块,同样的东西在城市里最多也就是十块钱。
夏伯达摇了摇头。
来到章碧君的奔驰车内。章碧君道:“金敏儿又来东江了,这次该不是和你有关吧?”
张扬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张德放的苦功没有白费,很快就得到了回报,果然有人去和两名女演员接触,张德放马上来取行动,把两名女演员又弄进了警局,果不其然,她们一起翻供。张德放连哄带吓,一番努力之后,两名女演员被他吓得老老实实交代了情况,说是王仲阳找人跟她们谈条件,让她们推翻证词。
省委书记顾允知这次是真的被王仲阳激怒了,如果说开始王军出事,他还没有兴起要动王仲阳的心思,可现在王仲阳找人作伪证,已经彻底让顾允知对他失去了信心,顾允知一个电话打给了纪委主任曾来州,让他出面彻查王仲阳的问题。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倒是想,去江城辖县做个县长,那也算是一方大员,土皇帝啊!”
徐雅蓓道:“朋友帮我联系了香港天空卫视,那边已经同意接受我,回到江城之后,我马上辞职。”
张扬轻轻扯开她的裤带,呼吸变得有些粗重:“我党不是提倡现实工作中要勇于打破陈规,要有创新性!这才叫开拓精神。”
还是庄晓棠走了过来,淡然笑道:“开门吧,别闹了!”
来到庄晓棠家门口,房门蓬地一声被关上了,陈绍斌和张扬冲上去敲门,里面传来女孩儿们的笑声:“谁啊!”
顾允知笑道:“伯达,别总是吞吞吐吐的,我发现你怎么年龄越大顾虑就越多?”
张扬道:“杜书记让我去主持招商办的工作,明年我的工作重点又是招商引资了。”
梁成龙大声叫道:“妈!”
张扬哈哈大笑道:“那你岂不是死两回了?”
夏伯达道:“我开始也以为张扬针对王仲阳父子走出于义愤,是想为徐彪父女讨还公道,可从王军入狱之后,我发现这件事好像有些不对!”
梁成龙道:“我都走进过围城一回的人了,到现在还是不知悔改,明知婚姻是个坑,我还要往里面跳,我后悔啊!”
秦清欢快如小鸟般向他跑了过来,也只有在这种地方,秦清方才能够卸去平日的假面,展示一个真实的自我。
张扬接过照片看了一眼,不觉愣在那里。照片是一对正在聊天的男女,女的他十分熟悉,赫然是文副总理的女儿文玲,男的相貌英俊,气质不凡,年纪在三十五六岁的样子。他从没有见过,让张扬诧异的是,文玲那张从来都不芶言笑的俏脸上充满了笑意,这实在是太不同寻常了。
顾允知点了点头道:“我的确说过!”
“作为一个旁观者,我可以说出自己的观点吗?”
夏伯达道:“顾书记,一开始的时候,你说过王仲阳和徐彪之间的事情是家事,省领导不方便参与。”
热吻良久,张扬方才轻轻拍了拍她的,将秦清放下,两人手挽,手走入木屋之中。
顾允知道:“有什么不好?他是副台长,还是除了王仲阳以外的另外一个厅级干部,论能力论资格都应该他出来主持工作。”
张扬帮徐彪诊脉之后离开,徐雅蓓把他送到病房门外。她前往天空卫视工作的事情还是张扬让海兰联系的,张扬把海兰的电话号码留给她,让她自己和海兰联系。
张扬原本有陪女方娘家人的任务,可庄晓http://m.hetushu•com棠并没有让女儿通知自家亲戚,所以这一桌就空了下来,林清红心里当然有些不是滋味,由此可见,母亲对她和梁成龙的婚事还是持有反对态度的。
顾允知道:“想在政治上走得更远,你就要心里想着百姓,眼睛盯着前方,而不是始终盯着周围,树立一个个的假想敌!”
梁成龙身穿黑色西装,风度翩翩的坐在车内,不过他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的喜色,自从那天白燕闹过之后,他和白燕再没有联系过,不过这件事的阴影始终笼罩在他心头。林清红这些天表现的很平静,仿佛这件事从未发生过,越是如此,梁成龙的内心越是不安,他总觉着这件事是一个定时炸弹,不知何时才会爆炸。
夏伯达用力点头。
夏伯达道:“可是……”
张扬笑道:“雷主任对我们的私人关系也有兴趣?”
秦清之所以选择这里和张扬相会,是因为东林山位于岚山和东江之间,距离两地城区的距离都不超过一百公里,而且这里是刚刚开发的休闲度假区,游人很少,秦清和张扬都是公众人物,他们必须要有所顾忌。
顾允知深有感触道:“这些年,我目睹无数官员在仕途中倒下。官场看似风光无限,其实却步步惊心,想走的踏实,就要做到问心无愧,伯达,你记住了吗?”
张扬开着山路驶入东林山,东林山在气势上显然无法和清台山相提并论,不过这座海拔不超过四百米的小山,胜在秀丽,处处可见山泉湖泊,山水相映。虽然已经是冬季,可山谷之中温度都在零上,举目望去,处处都是绿色植被,郁郁苍苍,赏心悦目。
乔梦媛也凑了上来:“就是不开!”
雷国滔看到金敏儿口风如此之严只能作罢,他又凑到张扬身边:“张主任和金小姐早就认识啊?
更可气的是款式还没得挑,游泳裤的关键部位还印着一个米老鼠,幸亏这里没有熟人,要是遇到熟人,张大官人这人可丢大发了。
徐雅蓓温婉笑道:“爸,你放心,我不会老想着过去的事情,我已经把他忘了,他不值得我付出一分一毫的感情。”
张扬道:“放心吧,不管他是不是韩国间谍,我都会好好留意他!”不为别的,单单为了杜天野,他就应该这么做。
金敏儿笑了笑,并没有理会他,向远处的赵静走了过去。
夏伯达似有所悟。
“我对这些东西看的很淡,省十佳青年还不如一个正处级干部来的实惠。”
张扬点了点头,心说国安不会又要麻烦自己吧,他现在和国安的关系还算默契,说起来最近都是国安给他帮忙多一些,他反到没给国安做什么事,每月还领着一份国安的工资,想想颇有些惭愧。
徐彪看了看女儿。
顾允知笑道:“伯达,你跟在我身边这么久,有没有发现我把谁视为我的政敌?”
房门打开,可是外面的防盗门还没有打开,时维站在门口:“红包呢?
徐彪笑着回过身去:“钉是钉铆是铆,原则上的问题不能松动。”他知道张扬也不过是说说罢了,以张扬的能力,提升正处是早晚的事情。
随着身体的康复,徐雅蓓的精神比过去要好了许多,不过心灵上的创伤想要愈合仍需要相当久的一段时间,她真诚的向张扬道:“谢谢!”
秦清摇了摇头,挽住张扬:“忘了恭喜你了,省十佳青年可是个了不得荣誉。”
章碧君道:“崔志焕的身份让我们产生了怀疑,这个人极有可能是韩国特工,他接近文玲十有八九抱有其它的目的。”
顾允知的脸上仍然带着淡淡的笑容:“伯达,别卖关子了,你到底想说什么!”
秦清道:“有没有考虑过去县里工作?”
章碧君道:“放心吧,你还没到那级别!”
夏伯达内心一震激荡,他忽然有种想哭的感觉,他本以为顾允知把自己的事情忘了,可事实证明顾允知一直都没有忘,一直都把他的事情记在心里,士为知己者死,夏伯达现在想到的就是这句话,他动情道:“顾书记,我愿意一辈子在你身边给你当秘书!”
张扬道:“我不喜欢这个人,感觉他很虚伪!”
秦清点了点头:“据我所知,金尚元开始的时候想把生产基地落户东江和岚山中的一家,并没有考虑江城。”
陈绍斌看到她凛然不可侵犯的样子果然不敢闹。
在王军入狱两天之后,省电视台台长王仲阳也被双规了。
章碧君道:“我不清楚,不过现在能肯定的一件事是,文玲在韩国期间和崔志焕的关系很好,崔志焕陪着她去了韩国的不少地方。”
金敏儿道:“大喜的日子,别说这么不吉利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