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58章 跟踪报道

杜天野道:“最近云安河南源市的事情你听说了吗?”左援朝脱口道:“你是说南源市拍卖市政府土地的事情?”
“坏蛋……”
那群保安又围了上来,张扬点了点头,指着相机道:“我泡温泉,他带着相机进去拍我,连你们我也要投诉!”一句话又把这些保安给吓住了。
杜天野微笑道:“既然坐在一起,大家还是只谈友情,其它的事情不用提!”他是在暗示苏小红不要把书记挂在嘴上。
那男子笑道:“你配舍得真好,走吧!”
胡茵茹笑道:“怎么才刚刚上任就烦了?”
张扬深有同感,他低声道:“江城的问题实在太多,招商办主任董红玉也因为贪污和挪用公款被双规了,你说小小一个江城,怎么那么多贪官污吏?”
“我不信,杜书记刚正不阿,大公无私,怎么能干出公报私仇的事儿?”
杜天野点点头,正想说话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却是苏媛媛打来的,电话里苏媛媛的鼻音很重,还在担心杜天野晚上的吃饭问题,杜天野听到她生病仍然不忘照顾自己的事情,心里不觉有些感动,轻声道:“放心吧,我和张扬一起吃饭呢,你安心养病,好好休息几天,就不要考虑我的事情了。”挂上电话,看到张扬正用眼睛的余光看着自己,有些不满的瞪了他一眼:“看什么看?没见过别人打电话?”
张扬正准备说话的时候,忽然觉察到远处有闪光灯闪烁了两下,如果是普通人应该不会引起注意,可张扬不同,他对周围的反应十分敏感,他举目望去,却见远处一男一女正在拍照,温泉内严禁拍照,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把相机带进来的,不过那男子拍摄的角度刚好可以把他和秦清照进去,张扬顿时警惕起来。
张扬道:“我明天就去找那个刘文军!”
苏小红道:“吃什么?”
“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你别小看这一部分蛀虫,他们已经把我们这些干部的威信降低了很多。”
他走出池子,秦清有些诧异道:“什么事?”
张扬道:“菜我点过了,烧了只大雁,炖了只野生甲鱼,配了四道素菜!”
张扬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这才知道已经下班了,不由得叹了口气道:“烦,真他妈烦,这招商办的业务费真多!”
“我说杜书记,我和胡茵茹约好了一起吃饭,是你硬跟着蹭饭,至于还有谁来,跟你没关系吧?”
“他倒霉了!”
那男子惊恐叫道:“你干什么?我……我报警了!”
两人都不说话。
胡茵茹道:“我过来是想让你帮一个忙!”
那女的尖叫道:“他不是警察,他是强盗!”
张扬关上车门,来到秦清身后,展臂将她拥抱在自己的怀中:“不用怕,一切有我!”
王海泉红着脸道:“同事关系,我只是就事论事!”
张扬并没有秦清的那种思想高度,不过他对贪污也是深恶痛绝的,这些干部比小偷强盗还要可恶,他们辜负了老百姓的信任。
左援朝道:“这次争取把蓝星集团拿下,加上已经差不多的安代集团,韩国的两大企业在我们江城就都有投资了。”
左援朝道:“可是如果继续维持现状,机场已经满足不了经济发展的要求,还有江城机场现在的位置距离市区太近,对周围居民的生活也影响很大。”
张扬笑道:“有压力才会有动力啊!”
张扬笑道:“今天是元月三号,新年才刚刚开始,你们一个个就说了这多的丧气话,我还就纳闷了,招商工作那么难搞?市里无非是加了一点任务,你看你们一个个愁得。”
张扬这才想起看上面的字,冷笑道:“岚山晨报社,胆子挺大啊!”不用问,这俩人都是跟踪秦清过来的,张扬把相机打开,将里面的胶卷扯了出来。然后把相机扔回车里,抓住那男记者的衣领子,狠狠抽了他两个耳光:“妈的,谁让你来的,说!”
张扬笑道:“你连副市长都不在乎,我会在乎一个小小的副处级干部吗?”
张扬指着那群保安道:“别多管闲事!”
张扬道:“他们承认是受了岚山晨报刘副社长的委托!”
苏小红这才想起自己把酒落在车里了,起身出去拿酒,回来的时候抱着一个五斤装的酒坛子走了进来。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他教这些红颜知己武功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她们防身,以免遇到意外,现在看来一个个都取得了进展,等到她们的内功有根基之后,可以考虑再教一些高深的武功了。胡茵茹道:“我请你吃饭!”
张扬愣http://m•hetushu•com了一下:“今儿这么好的兴致?不回去陪你的服务明星了?”
“谈什么?”
张扬冷笑道:“报警?你他妈去报啊!”他一拳就砸在这厮的脸上,打得那男子鼻破血流,大声讨饶。
杜天野道:“这件事我有想过,不过投资兴建新机场将会需要大笔的资金,我们不可能全都依靠上头拨款,上次去省里开会的时候,我曾经向宋省长提起这件事,想把江城机场打造成咱们这一带的航务中心,这样就可以吸引更多的海外客商前来。宋省长也很支持,可是谈到钱这个问题,他也表示难度很大。”
肖桂堂道:“天塌下来个大的顶着,咱们又不当家,管这么多干什么?”
张扬笑道:“还是南湖那家农家菜吧!”
张扬惊叹道:“一阵子没留意,你动作迅速多了!”
苏小红笑盈盈并不说话。
于子良听到这件事,笑着答应了下来,张扬把电话递给了胡茵茹,让她直接和于子良说,胡茵茹在电话里和于子良约定了见面详谈的时间。
秦清并不怕人说,其实她和张扬的事情,很多人都心知肚明,但是流言是一回事,拿出确实的证据又是另外一回事,秦清把张扬的未来看得比自己的仕途更加重要,如果两人的地下情被曝光,那么张扬势必会得罪代省长宋怀明,张扬未来的仕途很可能会就此终结,这是秦清所不愿看到的。
那女的说道:“你胆子真小,见到他吓得连脸色都变了,要是我也会怀疑你!”
杜天野邀请左援朝坐下。
杜天野讲话之后,这帮市委常委纷纷表态,表示要从自己做起,廉洁自律,树立良好的形象,增强老百姓对他们的信心。
左援朝道:“想要树立投资商对我们的信心,最好的方法就是吸引有影响力的跨国集团进驻江城,他们的带动作用不可小视。新近安代集团已经和江城工程机械厂寻求合作,如果能够合作成功,对江城的招商引资来说将会是一个巨大的利好。我们和韩园蓝星集团的联系也在进行中,预计本月,蓝星集团的总裁金尚元先生就会前来江城考察!”
那男子终于放弃了逃跑,把汽车熄火,张扬也松开手,冲上前去,拉开车门,把那名男子一把就从驾驶座上拖了下来。
夜晚的湖风有些清冷,可是他们的内心却是火热的。
左援朝道:“张扬在招商办,今年招商工作要看他的了!”
一提到钱,左援朝顿时沉默了下去,无论他们的构想多么的美好,最终都要建立在经济基础上,缺少了这一基础任何事都是空中楼阁。
所有常委都明白,今年人代会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选举市长,江城市长将会在代市长左援朝和常务副市长李长宇之间产生,以目前的形势来看,左援朝显然占尽了优势,其实在他担任副市长之后,就已经基本确定了位置,只不过是李长宇中途在旅游上的优异表现抢了他的一些风头,随着李长宇连连遇挫,两人之间的距离也开始越拉越远。
被两名记者这么一打扰,秦清的心情大受影响,张扬知道她心里不好受,提议离开这个地方,两人都是开车过来的,一起开车确立前方五里的翡翠湖。
秦清道:“想要提升干部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地位,就得从自身做起,只有严于律己,真心实意地为老百姓做事,才能让他们逐渐恢复对我们这些干部的信心。”
张扬笑道:“帮什么忙?只要是你有需要,我一定尽力而为!”
副主任郑新海道:“加个百分之十还差不多,如果是百分之百,我们根本完不成,既然完不成任务,我们留在这招商办干什么?等着丢人现眼吗?”
张扬打心底瞧不起这帮混迹体制的老油条,平时一个个人模狗样的,一到做具体工作了,马上就叫苦连天,张扬道:“你们先别叫苦,现在只是一个初步意向,还没定下来,如果董红玉不出事,今年的任务早就下来了,我明白的告诉你们,当时市里面给的任务是在去年的基础上增加一百二十,现在因为董红玉出事,考虑到招商办的工作难度,才给减免了百分之二十,你们谁要是不信,自己去找左市长问!”
几名副主任听到张扬这样说也就停下叫苦了,张扬道:“还有市里面让我们和企改办都搬到老市委大院,办公地方已经准备好了,我去看过环境,还不错,咱们下周就搬过去!”
杜天野听他这样说也不禁笑了起来:“你啊!什么都是你的道理,对了,http://www.hetushu•com徐彪恢复的怎么样?”
张扬落下车窗,他耳力超强,那对夫妇的对话很清晰的映入耳中。
秦清也紧张了起来:“怎么办?”
杜天野也不问他要去哪里,伸手打开了收音机调到了本地台,此时正在播出新闻,现在的新闻也的确没什么实质性的内容,杜天野听了两条就无趣的关上了:“你在东江闹腾地挺欢!”
杜天野虽然心中觉着有些不妥,可也没提出反对,毕竟张扬在这里,在场也没有外人,苏小红这样称呼倒也没什么。
杜天野道:“他说我年轻气盛,小集体的观念太重!”
肖桂堂道:“当然是谈谈把指标降下来,就算不能维持去年的指标,也不能一下涨这么多,我们完不成任务还要扣工资奖金,如果是这种指标,恐怕我们这些人一年都要喝西北风了。”
杜天野笑了起来,笑声未落,张扬的电话响了起来,原来是苏小红打电话说想让张扬约杜天野一起吃饭,感谢杜天野上次救她的事情。张扬一边听一边笑着看了看杜天野,他答应道:“这样吧,你现在就去南湖农家菜,胡茵茹也去了,晚上你请吃饭!”
胡茵茹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白了他一眼道:“说正经的,我想请于子良,周秀丽夫妇当我们厂的医学顾问。”
杜天野摇晃了一下脖子道:“找地方喝酒去吧!”
李长宇的表情很平静,虽然他一度渴望登上江城市市长的位置,甚至无限接近了这个位子,可后来他走错了几步棋,政坛之上一个细微的失误都可能导致全盘皆输,而三环路事件又让省委书记顾允知对他产生了看法,市委书记洪伟基的黯然离去让他这个老同学也开始被江城的领导层孤立,李长宇心底下已经接受了事实,他已经没有机会了。
市委书记杜天野是中纪委出身的干部,他对这种事情极其看重,在常务会上专门强调广大干部要以董红玉事件做警示,大力开展反腐倡廉的行动。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左援朝这番话说得倒是实际。他想起招商办因为董红玉事件而导致帐户冻结的事情,向左援朝提了提,毕竟现在的招商办帐面上有钱也不能动,搞得整个招商办天怒人怨,虽然是公家单位,可现在出门办事什么不得要钱?
张扬道:“我喜欢那木屋!”
代市长左援朝道:“董红玉贪污和挪用公款一案,在投资商中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原本和我们商定投资的许多外商,因为这件事而变得犹豫起来,还有很多人干脆放弃了在江城投资的计划,我们这么多同志,花费这么久的时间,这么的大的精力,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形象,因为董红玉一个人而受到了严重损害。这种诚信一旦失去,想要重新建立起来,需要付出比过去还要大得多的代价。”他停顿了一下道:“杜书记提出大力开展反腐倡廉行动,我第一个举手赞成,要把这些江城的蛀虫彻底清除出去!”
杜天野道:“说穿了就是钱的问题,三环路工程,开发区建设已经把我们市的财政牢牢拖住了,现在需要用钱的地方太多,火车站改造工程迫在眉睫,新机场需要建设,清江港口扩建工程也提到了议事日程,江城的经济想发展,就必须打造水陆空全方位的交通刚他,过去的刚他已经陈旧,已经无法负担日新月异的发展,可是改造和建设需要大笔的资金,钱是个最大的问题。”
张扬压低声音道:“那小子不对头,好像在偷拍我们!”
安代和蓝星可以说是韩国最大的两家企业,如果他们能够来到江城投资,对江城未来的经济展会起到相当大的影响。
车内那对男女吓得脸都白了,这是什么人啊!单凭一己之力竟然可以把将近一吨半的汽车给抬起来。
张扬道:“真想狠狠揍那帮记者一顿,坏了我们的心情。”
杜天野笑骂道:“你小子再胡说八道,小心我革你的职!”
肖桂堂道:“这么突然啊!”
杜天野也不跟他客气,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去哪儿?一招?”
张扬听明白了,敢情江城市政府缺钱都缺到了这个份上,自己去招商办有点不是时候,看来今年的招商任务比去年要重许多。
张扬道:“你是说背后有人指使?”
张扬笑道:“搬过去也好,咱们招商办整天迎来送往的,在这边办公也不方便!”他拿起桌上的文件夹磕了磕,这是他刚刚养成的习惯,表示没事就可以散会了。
秦清做事一向都让张扬感到放心,她既m•hetushu•com然这样说证明就很有把握,张扬冷静之后,也考虑到自己就算直接杀过去去找刘文军,也未必能够将这件事很好的解决,秦清身为岚山市副市长,她对岚山局面的掌控能力要比自己强得多。
左援朝道:“建设新城区也要钱!这一点我们过去也曾经考虑过,不过因为资金问题中途搁浅了。”
那帮保安还没靠近,张扬就指着他们的鼻子骂道:“全都给我站住,警察执行公务!”
两人离开温泉,张扬让秦清先回木屋,秦清担心他闹事,坚持跟他一起,两人来到车内等着,没多久就看到那对夫妇换好衣服走了出来。
胡茵茹道:“还不是你教得那套武功,我每天都在练习!”
正如秦清所说,刘文军一个晨报的副社长没有胆子跟踪拍摄自己,秦清知道刘文军的背后一定有人。而且这个人不难推测出来,秦清在心中已经想到了一个人,市委副书记吴明,他一直对自己很有想法,难道是吴明在指使刘文军,他想利用这件事做文章?秦清并没有将这件事告诉张扬,她担心张扬知道以后,会不顾一切的找上吴明,从而将这件事弄得更加复杂,影响更加扩大。
杜天野道:“害怕压力还能做成什么大事?不过这只是我的一个想法,付诸实施还有待考证,左市长,今年招商引资的工作一定要大力抓,重点抓!”
张扬随手把她推到一边,然后到车里找到相机,在车内还找到了两张记者证,张扬一看到这东西火更大了,指着他们的鼻子骂道:“记者啊,哪个社的?”
那女的也从车里出来,她抓住张扬的手臂尖叫道:“杀人了!”
“可不是嘛!我去东江的差旅费还没报销呢!”张扬趁机抱怨道。
秦清道:“我不想回去,心里有阴影了!”
左援朝对张扬是很看重的,这不仅仅是因为张扬和杜天野的关系,也不是因为张扬的北京,而是因为张扬的确很有能力,在招商引资方面,过去他就做出过突出的贡献,左援朝把张扬叫到自己的办公室,将市里在新的一年的计划简略地跟他说了一下。
秦清嫣然笑道:“世上不顺心的事情多了,总想着这些事,岂不是永远都没有开心的时候?”
张扬点了点头:“算你聪明,我告诉你,你们的名字我都记下了,今天看到什么,听到什么,如果泄露出一个字,我敢保证,让你们两个在岚山没有立足之地,你们副社长叫什么?”
杜天野道:“顾书记把我骂了一顿!”
放下电话,胡茵茹开心的凑了过来,在张扬的脸上吻了一记。在张扬伸手想去拥抱她之前,轻盈的转了个身,退回刚才的座椅。
张扬并没觉得这是什么大事,在他看来吸引投资要比企业改革的难度小很多。可当他把市里的初步打算在招商办的内部会议上一说,整个招商办顿时炸了锅,为首的就是副主任肖桂堂,肖桂堂大声抗议道:“张主任,我们去年的招商任务都完成得很勉强,现在市里要给我们加一倍的任务,根本没有考虑到现实情况,我们招商办总共才十个人,上哪儿招来这么多的投资?张主任,这件事一定要和上头好好谈谈。”
左援朝点点头。
杜天野道:“当务之急是要村立起老百姓对我们政府的信心,是要树立起投资商对我们的信心,江城的经济发展好不容易有了起色,我们谁都不想看到,刚刚起步的江城经济马上止步不前,甚至出现倒退。”他转向左援朝道:“左市长,今年的招商工作尤为重要,这件事你要重点抓一下。”
左援朝笑道:“能者多劳嘛!对了蓝星集团金尚元先生这个月能够确定到江城来考察吗?”
左援朝道:“我考虑了一下,为了办公方便,市里在老市委专门划拨了一个小楼给招商办使用,这栋楼里以后就是招商办和企改办两个部门,你处理事情也方便些。”
张扬点了点头道:“身边没有个得力的助手!”他把那些票据扔到抽屉里:“下班了,走人!”
几名副主任都起身离开了小会议室,来到门外,副主任郑新海走到肖桂堂身边叹了口气道:“看来今年的日子不好过了。”
秦清道:“多数干部还是好的,你看到的只不过是一部分蛀虫而已。”
张扬和杜天野都是酒园高手,从那坛子就看出有些不同,杜天野接过那坛酒,看了看,有些惊奇道:“这坛酒可有年头了。”
张扬道:“左市长,你该不是想把我给累死吧?”
左援朝通过这段时间和杜天野的接触,已经和_图_书了解到他的一些性格,杜天野此人做事干脆果断,不喜欢拖泥带水,所以跟他说话最好直截了当,绕弯子反而没有必要,左援朝道:“杜书记,我过来是想和你谈新机场建设的事情。”筹建新机场一直是左援朝的构想之一,江城原有的机场十分落后,已经无法适应时代的发展,长此以往必将影响到江城经济发展的步伐。
“不用,今年春节我回江城多陪你一些时间。”
张扬也没搭理他们,回到温泉池内,秦清小声道:“怎么了?”
胡茵茹点了点头,起身先行离去,现在正是政府上下班的时间,她不便和张扬同行。
张扬道:“我看他挺好的,在这件事上站在我们一边啊!”
张扬低声道:“要不,我和你一起去岚山?”
“尽量配合他的工作,尽量给予他便利的条件!”
张扬想都不想就答应了下来,毕竟他和于子良还是有些交情的,自己出面提起这件事,于子良应当不会拒绝已他马上就给于子良打了个电话,于子良正和左拥军一起呢,张扬去江城期间,他和左拥军又针对医疗合作的事情谈了几次,态度已经不像开始那么坚决。
张扬让秦清在车内等他,大步走了过去,那男子看到张扬,跟那名女子吓得慌忙钻入了标志车,张扬来到标志车前,他们已经启动了,张扬双手用力竟然将车尾抬起,标志是后驱车,两条后轮空转就是不能前进。
张扬道:“没事,跑不了他!”
秦清咬了咬樱唇,低声道:“卑鄙!”
“你车大,活动也方便些!”
张扬在办公室停留了一会儿,这才下楼启动他的吉普车,行驶到大门口的时候,看到杜天野走了过来,因为杜天野就住在隔壁的政府一招,所以他很少劳动司机,都是步行返回住处。
“刘文军!”
左援朝笑道:“放心吧,尽快帮你解决!”他接着又给张扬谈了谈今年的招商任务,初步计划,招商办的招商任务会在去年的基础上翻一翻。
回到车内,秦清皱了皱眉头道:“怎么回事?”
秦清叹了一口气,无精打采道:“先离开这里再说了!”
杜天野把那酒坛子翻来覆去看了一遍,又举起看了看底部,愕然道:“这坛酒有五十年了?”
挂上电话,杜天野忍不住问:“谁啊?咱两人吃饭用不着那么兴师动众吧?”
张扬把会计孟梅留了下来,孟梅已经接到帐户解冻的通知,她长舒了一口气道:“总算好了!”这些天她的确被钱给闹腾怕了。
杜天野来到江城市地图前,指了指开发区以南的地块:“这大片区域可以规划,如果我们采用拍卖老市政府的方式获得资金,然后利用这些资金在这一区域建立行政区,我所说的是行政区!”
张扬看了看那女人笑了一声,他去拿了瓶饮料回去。
张扬笑了起来:“我那可是为咱们江城干部出气,咱们徐部长总不能让人这么欺负!”
张扬放开那记者的领子,顺便把沾血的手掌在记者胸前擦了擦,目光落在那女记者身上,猛然大吼了一声,吓得那女记者尖叫了一声,竟然昏了过去。
他的总结在热烈的掌声中结束。
可张扬马上发现,帐户解冻也不是什么好事,孟梅拿着厚厚一沓发票让他签字,这都是之前遗留的问题,张大官人花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才搞清楚这些发票的用途,正准备签字的时候,房门被轻轻敲响了,胡茵茹走了进来,她笑道:“张主任,真是难得,你居然能老老实实呆在办公室里。”
秦清的吉普车和张扬的皇冠并排停在湖畔,秦清从车内出来,慢慢走向湖边,一轮皎洁的明刚刚刚露出云层,在湖面上洒下一片银色的光芒,远远望去,湖面仿佛铺满了无数的碎银。
看到苏小红的时候,杜天野也放下心来,苏小红笑道:“杜书记,我一直想找个机会表达一下谢意,可是考虑到您工作太忙,不敢惊扰您,今天凑巧有了这个机会,这顿饭一定得让我做东!”
张扬把那两个记者证交给她:“我果然没有看错,他们两个果然是冲我们来到。”
杜天野道:“三环路竣工在即,江城的城市发展也随之进入新的篇章,新的一年中,我希望大家同心协力,精诚合作,共创江城美好的未来。”
其它几名副主任也纷纷提起了意见,副主任王海泉道:“过去董主任在的时候,我们招商办的指标最多上涨没有超过百分之二十的。”他说完这句话又觉着有些不对。张扬冷笑道:“董主任被双规了,她贪污受贿挪用公款,已经和-图-书触犯了国家法律,王主任看来和她关系不错啊!”
秦清摇了摇头:“不要,这件事还是让我来处理,相信我,我一定能够处理好这件事,如果我搞不定,你再出马好不好?”
张扬点了点头道:“没问题,具体日期没有敲定,应该是他去北京召开经销商大会之后!”
杜天野点了点头道:“我们市委市政府办公楼位于闹市区,这和当初的城市规划有关系,江城商业区,行政区,企业区功能划分十分混乱,导致现在城市格局杂乱无章,严重影响到城市的发展,想要在老城区的基础上改造发展,还不如重新建立一个新区成本来的要低!”
胡茵茹道:“得,红姐来了,那我就把这次请客的机会让给你!”
那对夫妻看到没什么事,似乎放下心来,他们继续拍照。
秦清抱着他的臂膀,柔声道:“我不怕,就算被他们曝光又如何?大不了我这个副市长不干了,可是我害怕影响到你!”
张扬道:“韩园人论技术比不过日本欧美,论财力比不上西亚中东,您怎么偏偏就看中他们了?”
秦清红着俏脸道:“为什么要上我的车?”
张扬乐了:“打电话常见,不过杜书记这么温柔的打电话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下面的时间交给了人大主任赵洋林,他针对即将到来的江城人代会发表了一通讲话,提出了几个问题。
张扬已经来到那男子面前,那男子看到张扬朝他走来,明显有些慌张,竭力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老……老婆,换个姿势……”那女人很配合的做出了一个妖娆的动作。
左援朝笑道:“我们江城开发区论规模比不上岚山,论影响力比不上东江,所以也只能将就了。”
秦清转过俏脸,张扬就势吻落在她的柔唇之上。
杜天野瞪了他一眼:“苏媛媛感冒了!”
左援朝点了点头道:“杜书记放心,我会留意的!”
苏小红何等的世故,马上明白了杜天野的意思,微笑道:“那我斗胆叫声杜哥了!”变化之快,让胡茵茹和张扬都不得不佩服,反正让胡茵茹,这声杜哥是无论如何喊不出口的。
张扬道:“那咱们晚上,只能在你吉普车上凑合了!”
左援朝笑道:“杜书记,南源拍卖市政府地块遭到非议可不轻,我们如法炮制,肯定也会面临巨大的压力。”
秦清道:“刘文军?他没有这么大的胆子!”
秦清原本想下车去阻止的,可看到远处有保安过来了,也打消了这个念头,仍然呆在车里等着。
元旦过后,首先传来了原招商办主任董红玉已经承认贪污和挪用公款事实的消息,这件事对江城官场来说震动不算大,毕竟先前已经有黎国正这位市长因为贪污下马,董红玉的级别比黎国正差多了,影响力自然差了许多,虽然如此,在江城老百姓心中的影响可不小。
杜天野回到办公室不久,代市长左援朝就过来拜会,有些事并不方便在常委会上提出,所以他要私下过来先征求杜天野的意见。
张扬停下汽车落下车窗道:“杜书记,要不要我送你?”
“我看没有么大事,再休息半个月就差不多了!”
那男子道:“他好像怀疑我了,幸亏我反应及时!”
左援朝道:“你说的这件事我会很快帮你解决,董红玉的问题已经基本交代清楚,招商办的帐户也不可能永远冻结下去。没有钱,连招待费都拿不出来,人家投资商来了,看到你们这么小气,连顿饭都不招待,什么投资也得黄了。”
张扬给于子良打电话的时候,他正跟着左拥军考察矿务局中心医院呢,江城市第一人民医院刚刚把矿务局中心医院给吞并了,对外说是强强联合,事实上矿务局中心医院已经成为江城第一人民医院的附属医院。
肖桂堂道:“怎么能不愁?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当是五几年浮夸风的时候,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我倒是想一年给江城招商引资上百亿,可我说出去,我做得到吗?我说出去,又有谁会相信?张主任,你还是仔细斟酌一下,和市里好好谈谈,这指标的事情可不是儿戏。”
张扬微笑道:“好事啊,通过这件事,你杜书记捍卫江城干部利益的形象就树立起来了,徐部长的事情,也让咱们江城领导层空前团结一致对外。”
张扬笑道:“我觉着您今天怎么有空!”他驱车向开发区南湖水库的方向驶去。
张扬挥拳作势要打那名男记者,那记者被他打怕了,颤声道:“是……是刘副社长给我们的采访任务……我们……我们不是两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