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68章 中庸之道

“我家祖传秘方,你信就信,不信拉倒!”
常凌峰笑道:“我们做生意的同时也是一种文化交流,中国人把经营生意的同时又交流文化的叫做儒商。我看金先生身上恰恰有儒商的气质。”
金尚元道:“敏儿,你和张主任在一起吗?”
张扬道:“还别说,金先生体格还不错!”
顾佳彤和胡茵茹都出差在外,张扬的身边突然冷清了下来,他关上电视,拿起电话给海兰打了一个。海兰身在澳门,正在做一辑旅游节目。接到张扬的电话十分开心:“张扬,我在澳门呢!”
看到满桌的菜肴一动没动,张扬向金敏儿道:“看到没,这就是中国人的谦虚和含蓄!”
“我还是不听了,那啥,没事多看看江城新闻,看看舆论是怎么评价我的。”
不过好在今天的合同已将签完了,左援朝充满大将风度的和金尚元碰了碰酒杯:“愿我们合作愉快!共谋发展!”
金敏儿俏脸微红嗔道:“谁跟你好?”
海兰柔声道:“春节应该是不可能回去过年了,不过我提前会回国做个关于民俗的专辑,我和雅蓓一起回去。”
张扬感到一阵悲哀,方文南沦落到眼前这一步是他所不想看到的,可是一切已经成为事实,他也无力扭转这一切。
荣鹏飞招呼他们两个坐了,心说这小子也不注意点影响,和韩国丫头整天出双入对的,要是让宋怀明知道肯定会不爽。
左援朝气哼哼道:“我不管,开发区这么多的工矿企业,谁家停电都耽误不起,损失他们供电局负责赔偿吗?你马上给我解决这件事!”
“帮我告诉他,我放弃那些条件,我在江城投资蓝星生产基地的计划不变,明天就可以安排签约!”
方文南道:“你做得对,如果不是你报警,杀手也许已经杀了田斌。我现在的罪孽更重。我没怪你。真的没怪你,我只考虑自己,从不考虑别人的感受,这盛世集团并非是我自己的。盛世集团之所以能有今日的规模,是因为所有人共同努力的结果,你、苏小红,每个人都出力不少,而我却忽略了你们的贡献。”
金尚元点了点头,一行人走入机场。金敏儿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向张扬挥了挥手,美眸之中流露出不舍之意。
两人情意绵绵的说着情话,张扬不知何时迷迷糊糊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是清晨了,他想起今天金尚元要去开发区政府签订正式合同,看了看时间居然九点了,他慌忙洗漱了一下驱车就往开发区政府冲去,等赶到哪儿,合同已经签署完毕,为了表示对这次合作的重视。代市长左援朝专门来到现场代表江城签署了合同。
此时金敏儿的电话响了起来。她拿出手机,电话是大伯金尚元打来的。
金尚元笑道:“我可以把常先生的这句话理解为一种恭维吗?”
金敏儿身穿韩国传统服装,在一旁茶海前泡茶,她洁白柔嫩的纤手姿态宛如兰花般美妙,从她娴熟的动作就能够推测出她是一位茶道高手。张扬饶有兴趣的看着,金敏儿抬起头,如水美眸在他脸上瞄了一眼,露出动人心魄的笑靥。
方文南道:“想对我说什么?是不是想告诉我,是你向警方通风报讯?”
“他一直都坚持锻炼的。”
金敏儿道:“我大伯很好强,而且很坚持自己的原则,甚至有些独断专行,我想你应该重新考虑一下他的条件。”
金尚元眉头皱了皱,他向金敏儿道:“把发生的事情告诉张主任!”
杜宇峰半信半疑的看着他:“你行吗?”
常凌峰点了点头。
左援朝是真被惹火了:“特殊单位怎么了?他们属于省电力局管不错,可他们在不在我们江城的地盘上?在我们的地盘上就要服从我们的管理!”左援朝说完这番话,愤然离开了会场。
“公务繁忙,一时半会儿是抽不出空,等明年吧!”
“怎么会好?大哥,你不要骗我,我经历过。我知道里面的情况!”
方文南道:“我没有怪你,我找人杀田斌的事情只有你知道,所以,猜倒是你并不困难。”
主管工业的副市长严新建,悄悄向张扬道:“怎么才来?”
“今年过年回来吗?”
张扬道:“有我这种厚脸皮的朋友也是一件好m.hetushu.com事,至少烦恼的时候可以听听你倾诉!”
金敏儿从扬手中接过皮箱。微笑道:“有机会可以去韩国玩,我带你去滑雪!”
张扬转过身去,却是金敏儿从酒店走了出来,俏脸上没有丝毫的笑意。张扬还是第一次见到她这样,嬉皮笑脸道:“怎么着?谁惹金大姐生气了?”
包括张扬在内的很多人对方文南的被捕感到诧异,原来让万人尊崇的江城首富堕落到阶下囚距离如此之近。
金敏儿道:“你们好没礼貌。我大伯只是给你们看一个意向书,你们就算不同意也拿回去仔细考虑一下,当面拒绝,有没有考虑过别人的感受?”
张扬听他们叽里呱啦的说,压根是一句也不明白,金敏儿临时充当了他的翻译,小声给他解释了一下。张扬暗叫痛快,常凌峰果然见过大场面。在老外的面前没有给中国人丢脸。
张扬独自坐在木屋的客厅内看着电视,听到这一段本来挺乐,可越听越不是滋味,直言自语道:“我怎么听着这么像悼词呢?麻痹的!谁写的新闻稿?”
苏小红和张扬碰了碰酒杯道:“谢谢你能够来看我!”
左援朝狠狠瞪了肖鸣一眼,肖鸣也是欲哭无泪,这狗日的供电局。
“好像说得就是我啊!”
荣鹏飞点了点头道:“没问题。我替你安排,方文南的确很让人惋惜!”
常凌峰笑着看了看张扬:“我的上级领导就在这里,我相信他会和我站在一起。”
“他对自己所犯的罪行供认不讳,这次麻烦会很大,雇佣杀手杀人。可是重罪!”
肖鸣苦笑着摇了摇头,说起来容易。可真正协调起来,不知要面对多少问题。
金敏儿道:“一边是我大伯,一边是我朋友,我当然希望你们能够合作愉快,不要因为一点点的问题而影响到最终的合作!”
金尚元彻头彻尾的愣了,刚刚这帮中国年轻人还在跟自己谈中庸之道。这会儿就表现的如此强硬,连任何的缓和余地都没有。他点了点头道:“看来我们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
荣鹏飞也听说过今天张扬和金尚元联手挽救落水儿童的事情,他端起酒杯对张扬道:“张扬,这杯酒我敬你,在这样的天气里能够拥有这样的勇气,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做到,你是个真正的共产党员。”
常凌峰和张扬同时站起身来。两人很礼貌的向金尚元告辞,离开南湖大酒店,张扬和常凌峰相视而笑,常凌峰道:“谢谢!”
“我信!”杜宇峰感觉贴膏药的地方热乎乎的,应该是有些效果。
因为今天的枪击事件,荣鹏飞也格外关心金尚元的投资问题,如果金尚元放弃在江城的投资,他们公安系统也要为这件事负上一定的责任。荣鹏飞道:“提起金先生,还请金小姐代我向他转达一下歉意,今天的事情实属意外。”
严新建微微一怔,他怎么没有听说过这件事?难道张扬有内幕消息?他却不知道张扬是信口开河,这新机场工程八字都没一撇呢,也只有他敢说这样的话。
张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一不小心睡过了头!”直到现在他才想来之所以睡过头是因抢救时维损耗了大量内力的缘故,人毕竟不是铁打的。
金尚元道:“在我看来,中国人更讲究中庸之道,而韩国人更积极进取一些。”
苏小红摇曳着杯中的红酒,蜷曲的卷发披散在肩头,给人的感觉很慵懒,却少了几分过去的妩媚。张扬发现自从苏小红经历洪伟基事件之后,她整个人生了很大的改变,张扬今天之所以来看她,是担心方文南的事件对她造成打击,可当他见到苏小红之后,发现苏小红比他预想中要平静得多。
常凌峰微笑道:“我并不认为中韩的文化有太多的差异,同为东方文化,韩国的文化深受中国的影响。我想,如果我们易地相处,金先生也会为客人考虑的很周到。”
张扬叹了口气道:“荣局看什么时候方便,我想去看看他!”
张扬道:“在韩国呆腻了就过来玩。江城还有很多地方值得去。”
张扬笑道:“还是田斌这话中听!”
海兰道:“我也有好多话要跟你说。”
“哎呦!”杜宇峰的叫声打断了田斌的沉思,却是hetushu.com张扬触痛了他的伤处,X光表明,杜宇峰从二楼跳下的时候发生了骨裂,这对张大官人来说算不上什么,张扬打趣道:“我说杜哥,你也忒娇气了一点儿,一大老爷们这点伤算什么?我给你的这膏药。你老老实实贴上,很快就能好了。”
“韩国人一样懂得!”
“大哥,还好吗?”
常凌峰清楚的意识到眼前的是一位久经沙场的老将,他之前搞出这么多的事情绝不是平白无故的,投建生产基地一定还有前提条件。一切果然不出常凌峰的所料,金尚元拿出一份早已准备好的文件:“这是我在江城投资建立生产基地的几个条件。我希望你们能够考虑一下。”
“方文南怎么样?”
苏小红笑了起来,她抿了口红酒道:“我是个贪慕虚荣的女人,让我看破红尘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成熟、稳重、豁达、大度!”
田斌也想不通为什么方文南会这样仇恨自己,自己并没有杀害方海涛,也没有导致方海涛的死亡,为什么方文南会把这笔帐记在自己的头上?
荣鹏飞道:“方文南把一切事情都承认了,肯定要进去了。”
金敏儿点了点头,她回去和金尚元说了一声,这才跟张扬一起前往水上人家。
苏小红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想不想听听江城关于你张大官人的传说?”
苏小红道:“你很会说话,很会关心人,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的女孩子对你死心塌地。”
张扬笑道:“你什么时候对生意这么关心了?”
杜宇峰道:“董得志才是幕后的策划者,他应该去恨董得志。”
荣鹏飞道:“无论这条线是什么,随着董得志的死亡,一切都已经中断了。”
方文南道:“我不恨田斌了,一点都不恨他,当我见到苏小红的时候,我忽然明白了,原来仇恨是可以放下的,真的可以放下。”他看着方文东道:“仇恨往往最先毁灭的就是自己,记住我的话!”
金尚元低声道:“你确定?”
田斌道:“荣局,这次是我不对,我擅作主张。以为可以抓住这名杀手,从他身上挖出背后的线索。”
苏小红道:“我的确有些不开心。但是不会因此而消沉,我和方文南之间已经过去了,我曾经很爱他。也曾经恨过他,可经历了这么多事之后,我忽然发现自己对他已经没有任何的感觉,没有恨也没有爱,是不是很奇怪?”
张扬点了点头道:“可能你真的想通了,也许是看破红尘,也许是移情别恋!”
方文南道:“文东,答应我,无论我最终的宣判结果怎样,你都要把盛世集团好好的经营下去,不要让她垮掉,这不但是我一个人的,也是我们所有人的心血。”
田斌笑道:“没事儿,头肯定给你算工伤!搞不好这次还得给你记功呢!”
方文南抬起头,看了弟弟一眼:“真的很好,我在外面没有一天能够睡好,每天闭上眼睛就会想到海涛的样子,到了里面。很安稳,心里很踏实,也许我本来就应该属于这里。”
“谢谢你对我的信任!”
姜亮道:“别想这么多了,荣局晚上请我们吃饭,水上人家!”
金尚元道:“我的棋艺也就是业余五段的水平,和专业级五段棋手下棋必败无疑。从刚才的棋局我可以看出,他在故意让我,我想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待客之道,其实我在下棋之前就知道自己必败无疑,他这样做只会让我感到很不舒服。”
张扬道:“金先生提出的问题正在改善之中,江城新机场的计划已经提出,只要上级部门批准下来就可以动工了。”
金尚元淡淡道:“开发区的电力好像不太稳定啊!”说话的时候,电又来了。
杜宇峰道:“我是舍命陪局长。局长大人要是不高兴,我以后就难混了。”
姜亮道:“荣局,董得志的背后肯定还有一条线!”
“不信任你,我何必请你?”张大官人深谙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道理。
金尚元抿了口香槟,微笑道:“希望以后合作愉快!不过希望市长大人能够好好管理一下供电情况。”送走了这些韩国客商,左援朝窝了半天的怒火终于发泄出来,他怒吼道:“搞什么?早不停电晚不停电,偏偏在这种时候停和*图*书电?”
“那就是后者了!”
金尚元道:“常先生对韩国的文化很了解吗?”
现在金尚元是江城最为重要的客人。张扬一切以工作为重,给荣鹏飞告了假,带着常凌峰来到金尚元的下榻处,两人来到南湖大酒店的时候。金尚元正在和江城棋院的一位五段棋手下围棋,虽然棋局才进行到中盘,金尚元却不准备下了,他向那名棋手礼貌的表示自己已经认输了。
几个人都沉默了下去,过了好久田斌方才道:“我很奇怪,那个匿名电话究竟是谁打来的,究竟是谁帮了我?”
虽然江城的问题很多,可是并没有动摇金尚元把蓝星集团生产基地落户江城的决心,江城市府的条件是相当有诚意的,而且金尚元测算过成本,生产基地落户江城的风险显然是最小的。金尚元心里很满意。可表面上仍然并没有太多流露。还专门列出了五点意见通过张扬上呈给江城市政府。
张扬道:“红姐,那也得两厢情愿不是?”
田斌道:“你放心,我一人做事一人当,跟你没关系!”
“清台山我就没去过,下次我过来的时候,你一定要带我去清台山看看!”
“当然!”
金内元道:“你不需要咨询上级领导的意见?”
“是!”
金敏儿笑道:“我知道中国是礼仪之邦,一直对中国文化崇拜得很!”
常凌峰并没有流露出任何的激动,他的表情古井不波,似乎并没有感觉到这是什么天大的好消息,甚至连一点点的兴奋和喜悦都没有。
方文南低声道:“很好!”
常凌峰道:“江城市政府开给金先生的政策和条件是经过我们慎重考虑和仔细评估后的,我们认为已经给予了金先生最优惠的条件,这一条件是建立在维护双方共同利益基础上的,金先生追加的这几条要求已经超出了我方的底线。”
“哥,别说了!”方文东已经热泪盈眶。
金尚元邀请张扬和常凌峰在茶海前坐下,张扬道:“看来我们来得不是时候,打扰了金先生下棋的兴致。”
“你小子再满口黄腔小心我们扫黄把你扫进去!”
张扬道:“成,你回来刚好我有事情跟你谈!”
荣鹏飞笑道:“我可没让你喝酒,你自己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别什么事都赖到我的头上。”
荣鹏飞道:“记住以后,不要再这么冒险,那生命去冒险,代价实在太大,我们不怕死,可是绝不能做没有必要的事情!”
听说张扬把金敏儿带来了,荣鹏飞又让酒店重新上菜。
常凌峰不等金敏儿翻译,就用熟练的韩语道:“金先生,这就是我们中国人的谦和好客,虽然你因此而感到不舒服,可是你却不能否认,那位棋手的出发点是善意的。”
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肖鸣当着这么多人被左援朝呵斥,窘迫的满脸通红,他解释道:“我回头问问供电局!”
两人正说话呢,姜亮走了进来,他先问了问杜宇峰的情况,确信杜宇峰没什么事情,这才放下心来。
杜宇峰呲牙咧嘴道:“我他妈怎么这么倒霉,那杀手从二楼跳下去毫发无损,我跳下去就落一骨裂!”
田斌和杜宇峰同时点了点头。
方文南笑了笑:“公司的授权协议书我在出事前已经写好了,就锁在我办公室的保险柜里。密码我已经邮寄给了你,应该收到信了吧?”
金敏儿已经泡好了茶,她和张扬如今都沦为了旁观者的角色,常凌峰的韩语很好,很地道,如果不知道他的身份,甚至会认为他是一个土生土长的韩国人。
“哪有那么多,我是一国家干部,红姐,你说话注意点影响行不行?”
姜亮道:“方文南落网是他咎由自取,这件事已经调查的很清楚,他儿子的死和田斌根本没有关系,他选错了目标。”
方文东道:“哥,你本不该搞到这种地步……”
姜亮笑道:“别多想,荣局嘴上虽然骂你们,可心里是担心你们出事。晚上的这顿饭肯定是为你们压惊的,张扬!一起过去,荣局点你名了。”
苏小红道:“感情对我而言是件很奢侈的事情,我想,我对感情已经绝缘!”
荣鹏飞充满信心道:“任何的犯罪都会留下痕迹,这世上没有绝对完美的犯罪!”
常凌峰和*图*书道:“我宁愿金先生用中庸之道来解释!”
金尚元也主动和张扬握了握手。他微笑道:“张主任年轻有为,中国有你们这样的干部,改革开放一定能够取得巨大成功。”
金敏儿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挂上电话,欣喜无比的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张扬,张扬也是笑逐颜开。端起酒杯和金敏儿的橙汁碰了碰道:“祝愿咱们中韩友谊源远流长!”
方文东的脸色变了,他忽然起身拉开板凳跪在了方文东的面前:“哥……我对不起你,是我错!”
“什么话?我是那种不讲义气的人吗?”
常凌峰微笑道:“历史和文化需要沉淀,这种沉淀必须要以时间为代价,没有任何捷径可言,美国虽然发达,可是他们在文化的内涵方面和中国根本无法相比,金先生同意我的说法吗?”
“赌城啊,好玩吗?啥时候带我去参观参观!”
左援朝和金尚元握手的时候现场响起一片掌声,礼仪小姐送上香槟,两人端起香槟正要碰杯的时候。现场忽然停电了,整个会议室内顿时暗了下来,外面的天色本来就阴沉,里面的光线显得越发昏暗,金尚元的脸色顿时显得有些不好看,以左援朝为首的这帮江城领导一个个也流露出尴尬的表情,供电局捣什么蛋啊?在这种关键时刻居然停电。
田斌有些诧异道:“该不会是鸿门宴吧?”
“没问题!”
张扬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他对方文南和苏小红的旧情最清楚不过生怕这件事牵连太多,低声道:“跟苏小红也有关系?”
“丫头,生意归生意,人情归人情。我身为政府官员,在原则上必须寸步不让!咱俩关系再好是咱俩的事情,跟生意无关!”
苏小红白了他一眼道:“你少臭美了,你虽然很出色,可是却不是我心中的类型。”
“记个屁功,他让我们原地待命,你小子非得坚持冒险,咱俩这是违抗命令,警察是纪律部队,你当是过家家啊,别说记功了,我估摸着不给个处分都算是轻饶我们了!”
一个优秀的共产党员,一个无畏的国家干部,一个舍己救人的大好青年,江城电视台播出的新闻中正如此评价张扬。
金尚元道:“我考虑过了,我准备在江城开发区建立蓝星的生产基地。这将会是蓝星在亚洲最大的生产基地!”
金尚元笑道:“也许是两国文化差异的缘故。”
张扬苦笑道:“亏你们能想出来。让我这个招商办主任整天给你们当三陪!”
金尚元佩服他沉稳的同时,又不禁感到有些失望,这不是他期望看到的反应,他本以为常凌峰会喜形于色,可人家没有。
金敏儿道:“你们不是说他是国际主义战士吗?”
姜亮摇了摇头道:“跟她没什么关系,方文南只走过去喝酒,苏红并不清楚他做了什么。”
张扬道:“看得出来,那几个小青年都受不了!”
“怎么?想我了?”海兰的声音突然低了下去。
“哥,我没良心,我出卖了你!”方文东狠狠给了自己两个耳光。
金敏儿点了点头,将发生的事情告转告了张扬,让金尚元失望的是,张扬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道:“他的意见就代表了我的意见,金先生的条件我们不能接受!”
杜宇峰道:“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永远无法找到线索了?”
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肖鸣额头见汗。他笑着解释道:“跳闸了,跳闸了!”话音没落,灯又灭了。
张扬虽然答应了下来,可是临到晚饭前却被金敏儿一个电话把计划打乱,金尚元要见他。
方文东已经泣不成声。
金敏儿对他们的话题并没有太多的兴趣。她的目光更多的时候是在关注张扬,张扬偶尔看了看她,都让金敏儿心跳一阵加速,她忽然意识到自己对张扬的感觉和初始时已经有了不同,今天张扬跳入湖水中拯救落水儿童的时候,她对张扬的担心和紧张已经超出了普通朋友的范畴,金敏儿意识到这是不对的,甚至是危险的。
苏小红道:“你不怕我会喜欢上你?”
常凌峰心头一阵温暖,他点了点头,低声向张扬道:“我先走,有人找你来了!”
张扬听金敏儿说完,他很坚决的说道:“我的意见就代表市府的最终意见,如果我都不接受。市府更不会接和*图*书受金先生的条件,对不起,让你失望了!”
张扬因为来晚,所以自罚了三杯。
方文南穿着囚服静静坐在那里。弟弟方文东就坐在一桌之隔的对面。方文南的目光却没有看他,始终盯在桌面上。
金敏儿点点头。
张扬道:“可董得志已经死了,他内心中的仇恨无处宣泄,所以才会选择田斌,他想为儿子讨还公道,却想不到这样的想法让他越陷越深,最终走上了绝路。”
海兰笑道:“就你那闲不住的脾气还是算了,你到澳门指不定折腾出什么事来呢?”
张扬看到杜宇峰也在,不禁笑道:“真是轻伤不下火线,你都骨裂了还出来喝酒?
金敏儿道:“我大伯没有介意!”
张扬笑道:“真的能做到?”
田斌对张扬的医术深信不疑,他拍了拍杜宇峰的肩膀道:“放心吧,张扬家的祖传秘方很灵的,不是自己人,他还不费这力气呢?”
肖鸣呆在那里,张扬和严新建同情的看着他,肖鸣呆了老半天,方才叹了口气道:“我们和电力部门的矛盾从来就没解决过,省电力局在开发区上马的时候,就让我们江城市政府出头出资在开发区建设新电厂,并网发电,否则就不把我们开发区的电力供应列入计划,后来在省政府的压力和我们市政府的协调下。这件事才不提了,可是最近新换局长之后,江城开发区的用电又开始变得不正常起来,他们三天两头的拉闸,这帮家伙以为有省里罩他们根本不把我们放在眼里,甚至忘记了在谁的地头上严新建道:“还是跟他们好好谈谈,关系搞僵了时开发区的生产没有好处,至少他们没有公然断工厂企业用电,否则损失就大了。”
姜亮点了点头道:“抓住了,在皇家假日抓住的!”
张扬心中想的是先把这个老棒子忽悠晕了,至于这新机场反正也不是一天两天建成的事儿。
金尚元明白常凌峰表面上是拿美国和中国比较,实际上却是在比较中韩,意思是韩国的文化底蕴也无法和中国相比,金再元虽然心里不爽,可他也不得不承认常凌峰所说的是事实。
“左市长,电力系统是个特殊单位!”
张扬笑道:“人家金先生也跳了,他可不是共产党员!”
田斌和杜宇峰最关心的都是方文南是否落网,田斌问道:“抓到方文南没有?”
方文东咬了咬下唇,点了点头。眼圈却已经红了:“哥……”
张扬微笑道:“我本以为你会很不开心,甚至有点儿消沉,不过现在看来,我的担心应该是多余的。”
常凌峰喝了一口茶道:“不知金先生找我们前来有什么指教?”
金尚元捻起茶盏抿了一口茶:“我今天约你们两位来是谈生意,怎么谈起文化来了。”
常凌峰拿起文件扫了一眼,他笑了笑。然后很快就把文件推到了金尚元的面前:“对不起金先生,这样的条件我们不能答应!”
张扬道:“我今儿也不跟金先生客气了,反正咱们已经签约合作了。以后肯定会常来常往!”
常凌峰笑道:“中庸之道的确是中国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恕我直言,金先生对中国文化的了解可能和我对韩国文化的了解一样,仅仅流于表面。中国人讲究中庸之道。并非意味着我们不进取不努力,而是我们懂得含蓄,懂得谦虚。”
苏小红咯咯笑了起来:“张扬啊张扬,这个世界上你认脸皮第二厚。没人敢认第一!”
此时荣鹏飞的电话打了过来,他是吆喝张扬去喝酒的,张扬向金敏儿提出邀请道:“一起去吧!当我为你接风!”
金尚元颇感诧异道:“不能答应。”
“谢什么?”
常凌峰摇了摇头道:“不敢说了解,可是我知道中韩文化一脉相承!”这句话说得虽然婉转,其实却是很不客气,当着老棒子的面指出韩国文化其实就是脱胎于中国文化。
金尚元道:“你能保证你们的市府也不会答应?我之所以先通知你们。是要表示对你们的尊重!”
“那你喜欢的是哪种类型?”
张扬和主管工业的副市长严新建一起把金尚元送到江城机场,金尚元一行要飞往北京,然后转机前往汉城,金尚元道:“江城一个这么大的城市,机场和城市地位实在太不相衬了,国际航线都没有几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