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69章 携美同行

乔梦媛对这个表妹真是无可奈何。她想给许嘉勇打个电话,发现手机不在身上,想了想十有八九落在张扬的吉普车上了。
乔梦媛道:“也不尽然,咱们一直都在提倡雷锋精神,这不就是一种无私奉献的精神吗?还有你在跳入湖水中救那些落水儿童和时维的时候有没有想过索取回报?”
张扬说得很直接:“顾书记,我们的大局观当然不能跟你相比,你看到的是平海整个省,而我们看到的就是各自城市的利益,其实我们和蓝星集团联系的过程中都是公开公正透明的,我们不怕东江竞争,金尚元不是傻子,他懂得权衡利弊,之所以最后会选择江城,是因为我们江城的投资环境比东江要好。”
宋怀明道:“早说嘛,叫我过去一起蹭饭!”
时维道:“那我给你送行!”
张扬抬脚就踹了出去,一脚将那小子踹出去五米有余,另外两个看到形势突变,慌忙挥舞手中的修车工具向张扬砸了过来,张大官人岂能让他们近身,不等他们靠近自己,已经连续两脚将他们踹倒在地。
“我总觉着他对咱们的关系心知肚明,我怕他会有想法。”
乔梦媛等张扬走后方才看了看电话的拨打记录,刚才那个电话的确是许嘉勇打来的,她马上回了过去。
张扬没说话,毕竟顾允知所说的是事实,如果不是乔梦媛帮忙,金尚元不会这么痛快的答应在江城投资。
顾允知道:“我怎么听说这件事是乔梦媛争取下来的?”
“我说这人蹬鼻子上脸是不是?我专程过来请你吃饭,你反倒拿起架子来了!”
经过这么一折腾,他们抵达东江已经是十点多钟了,乔梦媛在东江新购了一套房产,位于玄清湖畔的玫瑰园,说起来,这套房还是梁成龙帮忙买下来的,因为房子是装修好的,拎包即可入住,张扬把两姐妹送到别墅门前,微笑道:“我就不进去了,还得去找地方住!”其实他早就和顾佳彤联系好了,今晚去秋霞湖的别墅留宿,现在顾佳彤已经在那里等他了。
顾允知也没跟他客气,当着他的面就把包装拆开,鉴赏了一下茶具。看杯底字迹的时候,顾书记不得不戴上他的老花镜,看完将茶具放下的时候,他不禁感叹道:“老喽!”
“丫头,我真不知道你是聪明还是愚蠢!”
张大官人这个头大,在他接触到的女性之中,时维是最率真的一个。好听了是率真,不好听,那是少根筋,不过这也是她的优点,什么话都能说在明面上。张扬道:“我刚说你粗俗,你这念头又开始低俗了,我至于那么下流吗?我是一国家干部,我是共产党员,我还是平海省十佳青年,我是那种占便宜的人吗?”
张扬也不喜欢袁成锡,袁成锡主管农业。张扬负责招商办和企改办。和袁成锡在作上没有太多交际。可张扬对袁成锡的两个儿子都很反感,袁成锡这个人在江城并不强势,虽然是市委常委之一,可是他一直也没有什么亮眼的工作成绩。
张扬笑道:“顾书记身体好的很,老这个词可跟你不沾边!”
时维点了点头,向张扬告辞后离开。
张扬关切道:“怎么说?”
张扬道:“你不是才从东江回来吗?怎么又去了?”
“不知道!”
乔梦媛目送张扬的吉普车离开,方才向时维道:“你这丫头,说话真是不用脑子,我们两个女孩子怎么能留一个大男人住在一起呢?”
“我是色狼!我是一流氓!”
张扬道:“我在春阳驻京办那会儿就认识他!老朋友了!”
张扬也没有犹豫,打开钱包,抽出两张钞票递了过去。
张扬当然知道这里是什么http://www.hetushu.com地方。这里是丰泽,江城最大的县级市,也是下辖市县中面积最大,经济总收入最高的一个,也是江城的第一个县级市,张扬饶有兴趣道:“丰泽市怎么了?”
顾允知并不知道张扬此时间心的想法,他抿了口酒道:“我听说戒毒后重新拾起的人很多!”
张扬勇救落水几童的事迹在江城各大媒体上刊载,几名落水儿童的家人还特地去招商办向他表示谢意,张大官人自然又大大的虚荣了一番。
乔梦媛道:“张扬,你为什么非要把自己说得这么坏?是为了突出自己和别人的不同吗?”
“有那么麻烦吗?你给他打一电话不就得了。”
“没什么大问题,一年吧,我爸说不用上诉!”
顾佳彤咯咯笑了起来。
对方沉默了下去,张扬又喂了一声,可仍然不见有人说话,他禁不住嘟囔了一句:“有毛病啊!怎么不说话?”对方干脆挂上了电话。
时维道:“走,我请你吃饭去!”
“他不会自己来看啊!”
张扬到没有骗她,江城三环路工程开通在即,市委常委通过讨论之后。最终决定邀请平海省代省长宋怀明前来剪彩,上级让下级做什么事。一个电话就够了,可下级对上级必须要提出邀请,还要显得正式。负责这次邀请任务的是张扬,凭他和宋怀明的关系,把宋怀明请来剪彩应该没有任何问题,可是这次开幕式毕竟不能只凭着私人关系,袁立波过去是陪衬,也是为了表示江城市政府对省领导的尊重。还有省委书记顾允知虽然确定不来,可礼节上的邀请还是必须的。
张扬道:“你爸太厉害,我在他面前总有种被扒光的感觉。”
时维也上前帮忙,她学过一些武功,出手还是很利索的,那三人被张扬踹倒后已经失去了反抗力,被时维连踢了多脚。
时维道:“虽然你没帮我什么忙。可我这人也不喜欢欠别人人情,我想请你吃顿饭。”
张扬道:“就你们这样的,我还真不想搭理你们,可你们也太他妈坏了,马路上撒钉子,搞不好就会弄出人命,赚这种黑心钱你们不怕折寿!”
“一口价,一条轮胎一百!”
不知不觉两人聊到晚上五点多钟。顾佳彤去了北京,顾养养还没有放假,家里只有顾允知一个人,他向张扬道:“我让保姆准备晚饭,陪我吃顿饭吧!”
张扬也没打算和袁成锡同行,袁成锡此次前去有司机有秘书,张扬则一个人前往,两人各开各的车,其实袁成锡上午已经出发了,此刻应该到东江了,张扬故意推说有事。他是不想和袁成锡同行,两人约定明天上午在东江碰头,一起去省政府拜会宋怀明。
张扬却表现的很冷静。他淡然笑道:“补吧,两条轮胎,补好了我给你二百!”
“先给钱!”
张扬笑道:“算了,您还是别引狼入室了!”他开车远去。
许嘉勇道:“不敢!我怎么敢怀疑你!”
张扬让她们在车上等着,来到车下仔细一看,好嘛,左边的两条轮胎都被扎了,扎入轮胎的都是寸许长度的大铁钉,时维和乔梦媛也推门下来看热闹,乔梦媛皱了皱眉头道:“这么严重!”
张扬道:“嘴里没什么好话的未必是坏人,满口仁义道德的未必是好人,这世上任何事情都不能看表面……”话说到这里突然感觉到右前轮一沉,然后车子剧烈的颠簸起来,张扬知道轮胎爆了,双手牢牢把住方向盘,利用档位慢慢把速度降下来,最后才踩刹车,汽车咯咯蹬蹬的前进了一百多米方才停稳车子。
“都跟你说过了,伍德先生在东江,我和时维搭张http://www.hetushu.com扬的顺风车来江城!”
乔梦媛道:“算了,这种人不要理会!”
顾佳彤抱着张扬的身躯,两人浸泡在温暖的水中,顾佳彤柔声道:“累不累?”
时维也来到了招商办,今天她穿了一身军绿色的野战服,足蹬黑色战斗靴,带着同色棒球帽。
张扬乐呵呵道:“那啥,都说无事不登三宝殿,你今儿找我干吗?”
张扬笑眯眯道:“真是没创意。想谢我有很多种方式嘛!”他一双眼睛不怀好意的在时维身上打转儿。
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张扬发话了:“那些钉子是你们扔的?”
张扬道:“我是就事论事!”
顾佳彤握住张扬的大手,笑道:“怕什么?”
张扬把手机交给乔梦媛的时候。把刚才接电话的事情老老实实说了一遍,他不想别人误以为自己居心叵测,刚才的确是拿错了电话,如果他知道是乔梦媛的电话,他是一定不会去接的。
张扬道:“你说对了,其实我一直对你都抱有不良的想法,你还是离我远点,保不齐那天我兽性大发。对你做出了什么丧尽天良的坏事。到时候,你后悔都晚了。”
虽然都知道他是玩笑话,时维还是忍不住红了脸,伸手在张扬的后脑上敲了一个暴栗。
“你什么意思?”乔梦媛也不由得有些生气了。
时维嗤地笑出声来:“你刚才不是说自己是国家干部,你是共产党员吗?我才不怕你呢!”
张扬也没有继续勉强。
顾允知拿出一瓶茅台,张扬打开后给他倒了一杯,在顾允知身边坐下,心中不免有些得意,能够和顾书记共进晚餐应该是平海体制内所有人的心愿,在别人看来遥不可及的事情,对自己而言很平常。
顾允知又询问了一些江城的最新改革情况,其实前些日子左援朝来省里的时候,专门去他办公室汇报。可顾允知更喜欢听张扬的,毕竟张扬不会搞浮夸那一套,张扬刚开始面对顾允知的时候多少还有些心虚,他害怕顾允知询问他和顾佳彤之间的感情,可很快他就发现,顾允知除了工作以外并没有谈论其他话题的意思。在这样的谈话氛围下,张扬也渐渐放松了下来。
张扬有一个发现,感觉顾允知这次对他的态度要温和许多,也许是顾明健的事情让他发生了这样的变化。
张扬转过身道:“作为报复,我要扒光你!”
其中一人道:“不错钉子就是我们扔的,怎么了?”
三名男子冷冷看了张扬一眼:“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张扬道:“不是我拿架子,我确实有事儿!三环路通车在即,市里交给我一个任务,让我去东江请咱们宋省长过来剪彩,如果不是为了接待金尚元,我早就前往东江了,车都加满油了。”
“江城改革喽!”
“我眼神不好,以为看到绿灯了一路就压过去!”
顾允知也没在这件事上继续纠缠,起身把茶具放入博古架,低声道:“你和杜天野关系很好啊!”
没过多久就看到一辆破破烂烂的小面包从后面开了过来,车内坐着三名男子,他们从车窗内探出头来,其中一人向张扬道:“补胎吗?”
“唔!朋友归朋友,上下级还是要分清楚的,不然会惹人闲话。”
张扬道:“下次穿这身千万别站在我车前头!”
顾允知淡然笑道:“一阵子不见,你嘴巴更厉害了!”
“滚蛋!”
张扬凑上去在她饱满柔嫩的樱唇上吻了一记,顾佳彤轻启檀口,主动奉上香舌。
张扬笑道:“帽子不错!”
张扬道:“那可不成!”他指着其中一人的鼻子道:“把钱还给我,再把路上的钉子给我捡干净。你们这几个我都http://www.hetushu•com记得,以后再敢做坏事,我绝不会放过你们。”
张扬踢了踢瘪瘪的轮胎,心中这个恼火,才出江城就遇到这种事情,谁这么缺德。竟然干这种事情,如果自己行车速度太快,或者处理方法不对,可能就会是一个车毁人亡的下场。
顾允知道:“没时间啊!我们两个不能同时去,再说了,我之前已经去过江城伏羊节,这次让宋省长去吧!”
时维道:“姐夫真有本事,能让这么多老外心甘悄愿的掏出钱来。”
张扬道:“说实话,现在我有些怕他!”
张扬和袁成锡的关系一直都不怎么样,当初他和袁成锡的儿子袁立波发生矛盾,还逼迫袁成锡向他低头道歉,表面上袁成锡没说过什么,甚至一直对张扬都客客气气的,可他的内心中却是极其窝火,不过他也没打算过去报复,他对张扬的背景清清楚楚,就算有不满也只能压在心底。
张扬知道他又在想顾明健的事情。张扬道:“顾书记放心,等明健出来,我会想个办法,让他对这种东西敬而远之。”
张扬笑道:“刚才去探望顾书记,在他那儿蹭了一顿!”在宋怀明的面前他并不想隐瞒什么,他至今还搞不清宋怀明和顾允知之间是怎样的关系,在感情上,他并没有任何的偏颇。
张扬这才把过来请他和宋怀明过去剪彩的事情说了,虽然他知道顾允知是确定不去的,可还是当着他的面提出了邀请。
张扬能够明白顾允知现在的心理。顾明健吸毒伤人事件对顾允知的打击是巨大的,如果不是自己帮忙查出幕后的真相,就算顾允知的能量再大,顾明健也逃脱不了一个漫漫刑期。顾允知对自己的态度发生转变也正是因为这件事。张扬道:“我相信明健经历这件事之后,他会成熟起来,会明白家人的苦心。”
“抢钱啊!”时维怒道,她也猜到这些人十有八九就是撒钉子的。
时维一双美眸瞪得滚圆,咬着樱唇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道:“我不怕你!”
“为什么?”
两人在浴池中缠绵了许久,顾佳彤方才和他分开,喘了口气道:“明天我不能陪你了。我要去北京,明健的案子后天宣判!”
张扬把招商办的工作交代给了常凌峰,年前的主要任务就是和安代集团谈条件,常凌峰提出一个拖字决,尽量拖到海德集团来江城考察之后,比较双方的条件再下决定,张扬在心底是倾向于海德集团的,原因很简单,安代集团的代表崔志焕和文玲之间有些不清不楚,对于敢挖杜天野墙角的人张扬当然不会有什么好感。
时维道:“本来表姐明天要去东江的,听说你要走,所以决定跟你同路了,也不用自己开车了。”
张扬点点头:“多少钱?”
三名男子下车来开始干活,他们干活很快,十分钟后就将两条轮胎补好。
时维瞪了他一眼,知道这厮想的是什么。
手机铃声响起,张扬随手抓起手机:“喂!”
时维道:“又不是睡一起,怕什么?”
顾允知道:“蓝星生产基地落户江城是一件好事,可你们这次和东江的竞争有失厚道!”
张扬摇了摇头道:“你爸爸那里我是不是要去打个招呼?”张扬考虑的很周到,这次江城三环路通车,邀请宋怀明去剪彩,省委书记顾允知内心中会不会不爽?
张扬笑了笑,来到宋怀明身边坐下。
时维马上意识到了什么,红着脸啐道:“你休想占我便宜!”
顾允知道:“张扬,我听说韩国蓝星集团的生产基地落户江城了?”蓝星集团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的,连顾允知都知道了这件事。
顾允知道:“出身于官宦之家未必是什么幸福和图书!”他忽然想起了许常德:“听说许常德的儿子在江城干得不错?”
顾佳彤红着脸啐道:“早就被你扒光无数次了!”
因为张扬并没有提前打招呼。所以宋怀明夫妇没有什么准备,柳玉莹不禁责怪张扬道:“张扬,你提前说一声嘛,我好多准备几个菜,晚上陪你宋叔喝几杯。”
张扬道:“规模很大,他从国外搞来了不少的风险投资,这次蓝星集团也和他们达成了合作意向,似乎发展前景很不错!”顾允知点了点头,话锋一转:“佳彤的制药厂效益很不错,你是不是帮忙了?”
“我说丫头,咱不带这么粗俗的!”
乔梦媛道:“做生意哪有那么容易。人家出钱了,我们必须要对人家付出的每一分钱负责。”
时维道:“要不你留下来住吧,反正客房大得很……”她说话不经大脑,被乔梦媛轻轻拉扯了一下。
乔梦媛看了看张扬,她虽然和张扬接触的并不深,可她也知道张扬肯定不会善罢罢休,这二百块是为了先补好轮胎。
张扬道:“今儿不成!”
时维向周围看了看到处都是漆黑一片,这种时候轮胎被扎显然是件很倒霉的事情。她向后走去,发现地面上还散布着不少的铁钉,转身向张扬道:“张扬,好像是有人故意在路面上撒钉子!”
乔梦媛和时维在后座坐了,每人抱着一个靠垫,寻找到最舒服的位置,乔梦媛道:“还是吉普车的空间大,坐着舒服。”
乔梦媛道:“汇通的投资商之一伍德先生明天会到东江,嘉勇又去了北京,所以我必须要去和伍德先生会面顺便向他汇报一下最近工厂的建设情况。”
“什么人的车不好搭,你非要坐他的车?”
“没什么意思,他明明知道是你的手机还故意接电话,他就是想让我知道,他和你在一起!”
顾佳彤道:“我们已经很少公开见面,他不会知道,而且最近也没有问过我和你的事情。”
时维道:“你才粗俗呢,什么话到你嘴里都变了味儿!”
乔梦媛愤然挂上了电话,时维看到她面色不善小心翼翼道:“表姐,怎么了?”
几个人都被张扬给打怕了,唯唯诺诺的点着头,张大官人发现很多时候,拳头还是最直截了当的解决方式。
顾允知对张扬的医术极有信心。他低声道:“每个人都望子成龙,可当一旦孩子出了事情,心中想的就是他们平平安安最好,什么成就、作为,只不过走过眼云烟罢了。”
张扬合上电话,这时手机又响了起来,他接通电话,这次是乔梦媛打来的,张扬这才搞明白自己拿着的电话是乔梦媛的,因为两人的手机一样,加上又是晚上,张扬并没有第一时间分辨出来,他并没有走出多远,调转车头把手机给乔梦媛送了过去,想起刚才的那个电话,张扬从对方的反应中推测到十有八九是许嘉勇打来的。
张扬不屑道:“你当那些钱是白给的?人家掏钱是看中了以后的回报。天下间没有白白付出的傻子!”
许嘉勇的声音明显带着不悦,听到乔梦媛的声音后,冷冷道:“你和张扬在一起!”
张扬内心咯噔一下,顾允知绕了一个圈子,终于跳回到自己和顾佳彤的事情上来了,他内心虽然有鬼,可是表情却依然古井不波,微笑道:“我给她写了几个药方,这算不上行贿吧?”
在张扬看起来这丫头有点绿帽子情结,时维走入他办公室的时候,他正在和常凌峰谈事情呢,常凌峰看到时维来了,起身告辞离去,时维在他的位置上坐下,发现张扬眼神怪异的看着自己,不禁道:“怎么这么看着我?”
“真巧啊!”
张扬笑道:“救那些孩子倒是没想和*图*书着回报,救时维我动机可没有那么单纯!”
顾允知在自己家的书房接见了张扬,自从他觉察到女儿和张扬之间的情愫之后,张扬就再也没到顾家的小楼来过,他这次给顾允知带来了一套茶具,也不是什么贵重东西,不过造型很别致。
张大官人离开9号小楼,脑子里仍然在回想着这句话,顾允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指的究竟是顾佳彤的事业,还是指的顾佳彤和自己的感情,顾允知显然不会这么开通。让女儿不明不白的跟自己一辈子。
张扬从顾允知的这句话中敏锐的把握到了什么,看来一定又有人在顾允知的面前说了自己的坏话。他倒不怕别人说闲话,可是如果因为这件事给杜天野带去不必要的麻烦就不好了。
顾允知平时的饮食很简单,以素食为主,考虑到张扬,他让保姆炖了只老公鸡,又做了清蒸鲈鱼。顾书记家里酒是不缺的,平日里顾佳彤也没少从他这里往外搬,多数都进了张扬的肚子。
乔梦媛道:“嘉勇,只是巧合而已!你别误会,刚才我把手机忘他车里了!”
张扬并没有离开省委家属院,步行来到代省长宋怀明家里,白天他已经和袁成锡去省政府见过了宋怀明。宋怀明也很痛快的答应了会去参加三环路通车剪彩仪式。晚上张扬是以晚辈的名义过来探望的,像过去一样,这次来他仍然没有空手,带了一些清台山的土特产。
张扬微笑道:“丰泽人这么牛气?既然敢做为什么不敢认呢?”
“没事!”
张扬点了点头道:“不错,他们考察了几个地方,经过综合比较,还是认为在江城设立生产基地最为现实。”
“到了丰泽你就老老实实的。嘴巴放老实点,少给自己惹事!”
张扬笑道:“大小姐,人家是省长,这次也不是我一个人去,还有咱们袁副市长。”
张扬在老市委对面的无锡面馆扒拉了一碗大排面,吃饱之后,开着他的吉普车踏上征途,还没有出城,就接到了时维的电话,不等时维说话。张扬就道:“我吃过了,等我回来你再请!”
张扬道:“你真有那心就等我回来给我接风吧。”
顾允知指着张扬的鼻子道:“少拍我马屁!这次来东江是为了什么?”
乔梦媛怒道:“嘉勇,你怀疑我!”
张扬让几个人把钱包全都缴了出来。把里面的钱席卷一空,顺便把他们的身份证给扣下来了,这事儿不能算完,江城马上就要迎来三环路通车,想不到丰泽省道上居然有这种事,如果被扎的是某位市长省长的专车,这件事岂不是更加严重。
宋怀明也没细问,他向张扬道:“白天有件事我忘了交代你了,这次三环路通车剪彩仪式要一切从简,不要铺张浪费,通车工程意义虽然很大,可是也没必要用烧钱来表示。”
顾佳彤道:“我跟爸说过这件事。他也没有去的意思,不过你还是去看看他吧!”
顾允知端起那杯酒喝完,说了一句让张扬百思不得其解的话:“你们年轻人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
张扬笑了起来:“真的假的?”
“那当然!”
时维道:“那可不好说,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张扬笑道:“你对我的真面目认识的还真是清楚!”
张扬想了想,这路上多了两个美女陪伴到也不错,他问清时维和乔梦媛所在的地点,驱车来到新帝豪接了她们,等出城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
时维道:“你到哪儿了?我和表姐要搭你的顺风车!”
张扬受宠若惊的点了点头。
乔梦媛冷静道:“这些钉子不会平白无故的被洒在这里!”
宋怀明道:“跟顾书记聊什么?”
“这儿是丰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