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71章 讨还公道

赵海卫的脸上没有流露出任何的畏惧:“你做过什么?”
赵海卫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指着张扬道:“他们劫持我,非法禁锢我的人身自由我要告他们!”
海兰再力抱着张扬,她感到一种说不出的悲伤和无助,这种感觉让她害怕,她颤声道:“要我……要我……”
丁兆勇抿起嘴唇:“你想做什么?”
顾允知道:“有时间去医院多陪陪李萍!”
夏伯达知道张扬想探听到一些内幕消息,其实这些事也没必要瞒着他。他叹了口气道:“其实赵副省长原本很有希望走出去的,可惜这次的事情……”说到这里他又叹了口气,夏伯达说话很有水准,到现在为止他都没有明确说什么,可已经把意思很完整的表达了出来。
张扬等他走远不由得苦笑道:“看来他把儿子的那笔帐算在我头上了。”
丁兆勇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道:“好!”
海兰拉开房门,看到站在门外的张扬,她扑入张扬的怀中大声哭泣起来,张扬反手关上房门,紧紧抱着她,亲吻着她的秀发,她的额头,轻声道:“节哀顺变!”
“怎么会?傻丫头!”张扬挑起她的下颌,亲吻着她的柔唇,尝到上面沾满了泪水咸涩的味道。
顾允知摇了摇头,赵季廷的这件事并不算严重,可从政治生涯上来看,他已经完了,除非是奇迹出现,否则他接下来的仕途生涯都将原地踏步。顾允知从内心中生出感慨,他在退下来之前对平海未来政治局面的构想多半已经落空,一半因为造化弄人,一般因为这些领导干部对自身和家人约束不严,方才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我在东江!”
张扬指着他的鼻子道:“我懒得跟你废话,昨晚你对欧阳如夏做了什么?现在老老实实给我交代出来!”
张扬为了让自己的形象更符合,特地穿上了对襟棉袄,圆口布鞋,不过他仍然太年轻了一些,李萍对他的能耐半信半疑。这也难怪,在一般人的心里,有名的中医都是那种鹤发童颜仙风道骨的。
张扬道:“夏主任在体制中修炼这么多年,我们年轻一代都把你视为我们的学习榜样,你不要太谦虚了。”
赵海卫垂下头去,他的内心在激烈的交战着,足足沉默了三分钟,他忽然大声哭了起来:“我……我没杀她,我……真的没杀她……我没想她死……”
夏伯达叹了口气道:“她还不知道赵海卫的事情,如果让她知道,只怕又是一个刺激。”
望着欧阳如夏笑容灿烂的遗像。梁成龙和陈绍斌眼圈都红了,他们的内心中充满了歉意,在欧阳如夏死后,他们并没有起到太多的作用,是张扬和丁兆勇联手将这件事查了出来。让欧阳如夏沉冤得雪。
海兰向欧阳如夏的遗像鞠躬的时候已经泣不成声,欧阳如夏有着和她相似的经历,可是欧阳如夏显然没有她的幸运,她遇到了张扬,正是张扬凭着无畏的勇气和超人的胆识将她从噩运的深渊中拯救了出来,而欧阳如夏却被命运无情的吞噬。
这句话让赵海卫一阵心惊肉跳,过了一会儿,他终于忍不住道:“栾局,我们刚才闹着玩的,这件事我不想追究了。”
张扬开车把赵海卫带到了观音山,来到昨晚他们解救欧阳如夏的电话亭前,虽然是下午三点多钟,这附近却没有其他人,张扬停下汽车,把赵海卫从车上拖了下去,解开他的哑穴,扫脸就是两个耳光,打得赵海卫面颊高高肿起,赵海卫怒吼道:“你干什么?小心我报警抓你!”
赵海卫一案震动了整个平海,一个是省内知名女主播,一个是常务副省长的儿子,他们之间的恩怨想不吸引别人的注意力都难。
丁兆勇内心中始m.hetushu•com终还是有些犹豫的。毕竟他和张扬都不是警察,没有执法权,目前来说他们怀疑赵海卫和欧阳如夏的死有关,都是因为欧阳如夏的那番话,并没有任何切实的证据。
夏伯达邀请张扬坐进了红旗车内。张扬从号牌上认出这是顾允知的专车,看来顾允知对这次的事情很看重,张扬有些奇怪,赵季廷究竟做过什么事情,能让顾允知对他如此体恤?夏伯达最擅长的就是察言观色,从张扬流露出的困惑马上就猜到了什么,他微笑道:“顾书记妻子过世之后。明健和养养还多亏了李萍帮他照顾,在养养和明健心中。李萍就像他们的母亲一样。”
赵季廷气得浑身颤抖:“畜生……你有没有人性?”
赵季廷独自坐在书房中,面对着桌上的一盏孤灯,双手交叉在一起。目光始终盯在前方的照片上,那是他和欧阳如夏的合影,照片中的欧阳如夏如此鲜活,笑容如此灿烂。可他却已再也见不到她了,赵季廷的脸上流下一滴清泪,他慌忙用手擦去,很快他又意识到周围并没有人在。赵季廷拿起照片慢慢将属于欧阳如夏的部分撕去,声音低沉而充满忧伤:“再见……”
赵海卫笑道:“我跟丁哥从小玩到大,闹习惯了,再说了,我们两家关系很好,我不想因为我们的事情伤了和气。”
丁兆勇道:“赵海卫,话可不能胡说啊,你有证据吗?”
赵海卫禁受不住栾胜文的心理攻势,将发生过的事情原原本本都说了出来,他花钱雇了一帮人劫持欧阳如夏,并给她拍了许多不雅照片,可事情的发展并没有在他的控制下进行。那帮人贪图欧阳如夏的美色,强奸了她,这才是导致欧阳如夏精神崩溃,最终走向自杀的根本原因。
张扬这才明白为什么顾允知会这样做,他低声道:“赵副省长最近应该不好过吧?”
海兰抽抽噎噎道:“我看到如夏的遗像,总觉着那张照片是我……”
赵海卫道:“你没资格教我!”说完这句话他转身向门外走去。
夏伯达哈哈笑了起来,他清楚张扬和顾允知的关系,对这年轻人他是敬畏而欣赏的,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可以和省委书记省长之间的关系都相处的如此默契,这不能仅仅靠运气来解释,这次赵海卫的事情听说也是他一手揭发出来的。夏伯达对张扬的评价已经从后生可畏变成了深不可测。
流言还是迅速被传播起来,有人说欧阳如夏的生活很不检点,和多名男子保持着不正当关系,因为被公安机关调查的缘故,梁成龙、丁兆勇、陈绍斌、张扬都无一例外的被卷了进去,关于欧阳如夏的死因众说纷纭,传的最盛的说法就是她为情所困,不知如何抉择,最后选择了一死了之。在欧阳如夏自杀之后。反倒是很少有人提起赵季廷,这位平海常务副省长也始终保持沉默。
赵季廷失魂落魄的放下电话,顷刻间仿佛老了十岁,房门被轻轻敲响。省委办公室主任夏伯达走了进来:“赵省长,顾书记让你去一趟!”
海兰晶莹白嫩的娇躯紧贴在张扬的身躯之上,这种肌肤相贴的感觉让她温暖而踏实,她轻抚着张扬健硕的胸膛,柔声道:“谢谢!”
通过公安机关的调查取证,欧阳如夏的确是死于自杀,至于她体内残存的精液成分已经无足轻重了,就算查到所有者,也无法将对方定罪。通过染色体鉴别,张扬他们四人的嫌疑被排除了,可这件事只限于公安内部,流言蜚语仍然如雨后春笋般不断地冒升出来,不到半天功夫,整个东江已经搞得满城风雨。
赵海卫到现在都没有搞清楚张扬是干什么的,他怒道:“你以hetushu.com为自己是谁啊?现在是法制社会,你们的行为已经触犯了国家法律,丁兆勇,你爸爸是政法委书记,用不着我来提醒你这件事的后果吧?”
张扬帮李萍诊了诊脉,李萍的确是体质虚弱,张扬根据她的状况开了一付补气益血、固本培元的方子。
赵海卫在一旁听着,内心中忐忑不安,却不知栾胜文的这番高究竟和欧阳如夏的案子有没有关系。
赵海卫的嘴巴出奇的强硬:“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你让她来跟我对证?”
梁成龙对这一事件保持敬而远之的态度,陈绍斌被老爷子教之后。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张扬能够找到的只有丁兆勇,几个同学中,丁兆勇和欧阳如夏的关系最为密切。
“你!”赵季廷的内心宛如被人重重抽了一鞭,他无力的坐了下去。
栾胜文的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笑意,他把手中的卷宗扔在桌面上:“给我坐下!”
张扬听懂了,赵季廷必然受到欧阳如夏自杀事件的影响,看来他的仕途之路将会就此终结。这种终结并非意味着他要退下来,而是无法继续提升,有了这个污点,恐怕他想要翻身很难。
赵海卫无畏的和他对视着。
赵海卫是在省人民医院的停车场内被张扬和丁兆勇两人堵住的,他认识丁兆勇,却不认得张扬,张扬根本没跟他,上前就把他穴道给点了。然后抓小鸡一样把他扔到自己吉普车的后座上,丁兆勇目睹张扬如此神勇,看得目瞪口呆,想起当初他因为妹妹赵静闯到家里追杀弟弟丁斌的情景,和这种人还是做朋友的好。
挽联上写着:生如夏花,逝如冬雪!
赵海卫不屑的摇了摇头:“我没做错事,我凭什么要下跪?”
栾胜文冷冷道:“你是不是去了观音山?”
张扬道:“没什么大问题,主要是体质太弱,只要注意调养就行了。”
这理由听起来很充分,可在栾胜文这位老警察的眼中却是漏洞百出。赵海卫害怕了,栾胜文面孔一板:“你们以为走过家家吗?我们警察可没工夫陪你们玩,都给我回去录口供!”
赵海卫面孔惨白,冷汗沿着他的面庞滑落到他的下巴,然后一滴一滴滴落在桌面上。他并没有应对审讯的经验,栾胜文从他的表现已经看出火候差不多了,继续威压道:“你是不是给欧阳如夏拍过照片?”
张扬摇了摇头,用极其肯定的语气道:“不会!”
栾胜文的声音越发严厉:“你们侵犯了她!”
夏伯达道:“这话怎么说的,我问过医生,手术很成功,只是你的体质虚弱,李萍,不是我说你。做人一定要乐观,什么事都窝在心里当然容易得病。”
“现代的科学技术已经有了很大的突破,一根毛发,一块皮肤,一滴体液就能够进行染色体分析,想逃是逃不掉的!”
赵海卫吓得一哆嗦,在栾胜文的逼视下慢慢坐了下去。
张扬冷笑道:“报警?你做坏事的时候怎么不想着报警?”
夏伯达把张扬介绍给李萍认识,不过他也没说张扬的真正身份。他微笑道:“这位是从北京来的营养师张先生。他过去都是负责给中央领导人营养保健的,顾书记让他过来帮你看看。”
赵海卫点了点头道:“找过,我让那个贱女人离开你!让她不要坑害我的父亲!”
赵海卫同案的四名罪犯全都落网,其实这件案子本可以随着欧阳如夏的自杀永远埋藏起来,栾胜文当着赵海卫的面接的那个电话是真,可电话的内容却是假的,欧阳如夏的指甲缝内并没有发现什么皮肤组织,她体内残留的精液也因为过度冲洗,无法完成全面的分析,栾胜文利用一个电话将找赵海卫的心理一步步推向惶恐的深渊,最终导致赵海卫http://www.hetushu.com精神防线全面崩盘,主动将发生过的一切交代了出来。
赵季廷站在顾允知面前,顾允知也没有让他坐的意思,就这样审视他。
乔梦媛和时维也前来吊唁,当日来得人很多,白燕和黎姗姗也来了,欧阳如夏之死让很多人感到惋惜和伤心。一个正值韶华的美女主播。在事业上升期突然离世,这是多么可惜的一件事。
夏伯达走入病房内,李萍认得他。挣扎着想要坐起来。
“放屁!”张扬又踹了他一脚。
夏伯达将手中的营养品放在床头柜上:“顾书记本想亲自来看你的。可是这两天工作忙,他实在走不开只能委托我过来替他探望,他让你好好养病。今年等养养回来还要去你家给你拜年呢?”
张扬道:“我要把赵海卫给挖出来!”
赵季廷道:“请组织上处理我吧!”
他们几人被带到了白沙区分局,没多久就看到有医生过来抽血,张扬和丁兆勇都没什么,可赵海卫死活不愿抽血,他只说自己晕血,赵海卫的种种反常表现已经让栾胜文心中的疑点越来越多,他严令赵海卫抽血之后,把他们三个分别关了半个小时,目的是一点点消耗赵海卫的耐性。
栾胜文道:“你把昨晚的事情给我老实交代一下!”
赵海卫道:“我妈妈癌症住院。如果不是你这样对她,她怎么会生癌?你知道什么叫人性吗?”
赵海卫心中后悔到了极点,刚才真不该提出追究这件事,现在麻烦了。自己把自己弄进了警局。
舆论和法律是两回事,强大的社会舆论已经让张扬他们几个焦头烂额。张扬意识到如果这件事不弄个水落石出,他们的声誉都会因此而受损。他虽然不在乎别人说什么,可是欧阳如夏的自杀和赵海卫的确有着直接关系,作为曾经的朋友,他要帮欧阳如夏讨回这个公道。
赵季廷大吼道:“混帐,给我跪下!”
夏伯达和张扬离开病房楼的时候,夏伯达低声问道:“她情况怎么样?”
栾胜文感到一阵心痛,他摸出香烟。慢慢点上了一支,低声道:“说吧。”
夜色如此宁静,窗外的夜空宛如黑天鹅绒一般,上面没有一颗星。
李萍无力道:“夏主任,您怎么来了?”
夏伯达道:“顾书记委托我过来探望一下李萍!”
赵季廷低声道:“帮我谢谢顾书记!”他的目光在张扬脸上转了一圈,并没有说话,举步向病房楼走去。
栾胜文知道案情严重,将这件事向省公安厅汇报,省厅又通报了政法委书记丁巍峰,丁巍峰知道这件事之后,只说了四个字……天理难容!丁巍峰的愤怒不仅仅是因为很多人把欧阳如夏之死联系到他儿子身上。更是对赵海卫恶行的痛恨。
常务副市长赵季廷脸色阴沉的可怕。他望着自己的儿子。
“蓬!”栾胜文重重拍了一下桌子。吓得赵海卫又打了个激灵,额头顷刻间布满了冷汗。
说话的时候,看到常务副省长赵季廷从停车场走了过来,赵季廷看到夏伯达和张扬不禁微微一怔,他已经知道这次儿子被抓,张扬起到相当大的作用。赵季廷缓步走向他们。向夏伯达点了点头道:“夏主任来了?”
此时栾胜文的手机响起,他接通电话,听清里面在说什么,脸上露出惊喜之色:“真的?已经比对出来了?正在进行染色体排查?嗯,好。好!”
丁兆勇也火了,他明明知道欧阳如夏死了,还这么说,这小子实在太可恶了。
赵季廷嗯了一声,离开省委书记办公室的时候,眼圈不知为何红了。
张扬道:“是你把我们约到这里见面的,你乱说什么?是不是想陷害我们?”
为了不至于显得太过突兀。顾允知让省委办公室主任夏伯达陪同张http://m•hetushu•com扬一起过去,夏伯达出任南锡市市长已经成为定局,组织部考察也顺利通过,人逢喜事情神爽,现在他是春风拂面。张扬也听说了这一消息,一见面就恭喜夏伯达道:“夏主任,以后要改口叫您夏市长了!”
夏伯达道:“顾书记在常委会上专门指出加强干部队伍自律性的问题,省内会面临一场整风运动了。”
海兰在他的身上蠕动了一下。轻声道:“如果没有你,也许我的命运会和她一样。”
张扬笑了笑,顾允知提出这件事很正常,赵季廷的事情让领导干部家属的问题再度摆上了桌面,无论赵海卫的出发点是什么,他的恶行都是不可原谅的,法律面前没有人情可讲,欧阳如夏之死更激发了新闻界的同仇敌忾之心,最近舆论的压力很大。顾书记在这种时候整风。不仅仅是现实需要,也是为了平复民愤。
“我知道,你会保护我!”躺在张扬的怀抱中,海兰仿佛躺在无风无浪的港湾,虽然张扬的年龄比她还要小,可是海兰对他的依赖感是由心而生。
“给欧阳如夏一个公道,还我们一个清白!”
“我没有……”赵海卫抬起头,眼睛中满是惶恐的泪水:“是他们……他们干的,我没有……”
“我不认识欧阳如夏!”
“我没……”
赵海卫大声道:“我要告你们!”
张扬爱怜的拍了拍她弹性惊人的玉臀:“为什么要说谢谢?”
赵季廷声音低沉道:“你做过什么?”
赵海卫大声道:“我昨晚……昨晚一直都在家里,怎么?你怀疑我和欧阳如夏的死有关?”他说完这句话顿时感到有些后悔,人家根本没问这件事,自己这不是主动往枪口上撞吗?
李集黯然道:“希望我能够撑到养养回来……”
赵季廷事件对顾允知的打击也是巨大的,他过去一直将赵季廷当成自己的接班人来培养,最终赵季廷带给他的却是失望,顾允知在过去对平海的未来有过一个完整的设想,他并非留恋权力,而是认为自己身为平海一把手,应该留给平海一个最具实效的领导团队,赵季廷是他设想中最重要的一环,现在赵季廷出了这么大的问题,顾允知深感失望。他意识到这件事不但毁去了赵季廷的未来,而且很可能成为平海未来政局的分水岭,此消彼长,宋怀明在平海的政坛上会占有越来越重要的地位。
张扬道:“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你最好老老实实把那些照片交出来。否则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顾允知能够理解赵季廷此刻的心情,当初他儿子出事的时候,他虽然表现的比赵季廷镇定,可内心中的担心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煎熬。
栾胜文提审赵海卫的时候,这小子的神情极度不安,自从被抽血检查之后,他就备受煎熬,看到栾胜文,不等对方发问,他就起身道:“栾局,我又没犯罪,你凭什么扣押我?”
张扬原本准备在第二天离开东江,可顾允知的一个电话让他不得不留下来,顾允知希望他能够帮助李萍看病,李萍是赵季廷的妻子,赵海卫的母亲,平心而论,张扬是不想和赵家发生什么关系的,可是顾允知既然提出了要求。他也无法拒绝。
李萍患的是甲状乳腺癌,这种癌症预后一般是很好的,她已经通过手术清除了癌肿组织,不过她的身体条件很差,加上儿子的事情让她深受打击,身体状况这两天急转直下。医院方面给她下了病危通知书。
他和丁兆勇都吃了一惊。实在想不通怎么会有警察跟过来。
夏伯达慌忙阻止道:“别起来,别起来。你身子虚弱需要休息。”
身后响起有节奏的高跟鞋声,张扬转身望去,海兰手捧一束白菊,含泪走入灵堂,她和欧阳如夏十分投缘,和_图_书欧阳如夏在香港参观学习期间她们已经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本来她还约定过几天来内地的时候和欧阳如夏见面,想不到转眼间已经人鬼相隔。
赵海卫向丁兆勇道:“丁哥,你什么意思?”
栾胜文淡然笑道:“可我明明看到他们打你啊!”
张扬和丁兆勇被带进了另外一辆警车。赵海卫则和栾胜文同车。
顾允知神情复杂的看着赵季廷,这个他一手扶植起来的得力助手,他曾经想把赵季廷培养成为自己的接班人,可没想到他会沦落到这样的地步,赵季廷生活作风的问题他早就听说过,为此他还专门提醒过赵季廷,可是赵季廷一向处理的很好,事实上除了这方面以外。赵季廷的其他方面并没有毛病,顾允知对他的评价是瑕不掩瑜,可如今应该发生的终究还是发生了。
赵季廷宛如一头愤怒的雄狮般冲了上去,狠狠给了儿子一个耳光。赵海卫没有躲避,挨了这个耳光之后,头昂的更高:“她自杀的,跟我有什么关系?像她这种女人死了活该,怎么?你心疼了?”
赵海卫提供的照片上记录了几人的罪行。这些他原本想用来威胁欧阳如夏的照片,最终成为了他们犯罪的证据。他虽然没有参与强暴欧阳如夏。可是他是整起事件的始作俑者,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张扬、梁成龙、丁兆勇、陈绍斌全都穿着黑色风衣、带着墨镜,他们拿着一个用百合编成的花圈默默来到欧阳如夏的灵堂,每个人的心情都如同步履一般沉重。
栾胜文挂上电话,向司机道:“尽快赶回分局,欧阳如夏的指甲内发现了一些残留的皮肤,应该是在挣扎时留下的,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接通电话,那段传来海兰沙哑的声音:“张扬,欧阳如夏死了……我明天会到东江!”
“真正把欧阳如夏逼死的是赵季廷!”海兰想起这件事仍然愤怒不已。
张扬低声道:“他已经得到了报应!”
丁兆勇冷冷道:“赵海卫,我昨晚见过欧阳如夏,她说是你让人把她掠劫到这里,还拍了她的照片,是不是?”
“你有没有去找过她?”
栾胜文充满威严道:“不要吵了,全都跟我回警局接受调查。”
赵季廷点了点头,他木然站起身来,却没有迈步,考虑了好一会儿方才颤巍巍把左脚迈了出去,直到走进顾允知的办公室,他仍然精神恍惚。
张扬可不管那套,他在做这件事之前就已经考虑过后果,无论利用怎样的方法,都要从赵海卫嘴里把事情的真相逼问出来,否则他们就会陷入被动的局面中,张扬认为事情的关键在于那些照片,只要从赵海卫手中得到照片,一切就可以迎刃而解,张扬正准备向赵海卫下手逼供的时候,身后忽然响起警笛声。
张扬又踢了赵海卫一脚,这一脚把他的穴道给解开了,丁兆勇咧开嘴笑道:“栾局,我们三个开玩笑呢!”
顾允知叹了口气道:“你让我很心痛!”
夏伯达笑了笑:“多亏领导看重!我现在诚惶诚恐,生怕自己有负组织上的重托!”
夏伯达和张扬来到病房内的时候。只有李萍的姐姐陪着她,从听到儿子和欧阳如夏的自杀案有关。李萍目前还不知道儿子入狱的消息,躺在病床上昏昏欲睡呢。
李萍点点头。
两辆警车在他们的面前停下,白沙区公安分局副局长栾胜文从车上走了下来,他表情严肃,大步来到他们的面前:“你们在干什么?”
赵海卫点了点头。
赵季廷脑子里想得全都是儿子。他低声道:“对不起……”
进入车内,栾胜文严峻的表情稍稍缓和了一些,他安慰赵海卫道:“不用怕,回到警局照实说,我们一定会公正处理。”
李萍十分感动,嘴里不停说着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