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73章 拉闸

两人走出办公大楼的时候,有不少人悄悄看着张扬,张扬也意识到别人眼光中的羡慕和鄙夷,他叹了口气道:“杜书记,现在人家都以为我整天拍你马屁!以后咱俩还是保持距离的好。”
从曹正阳的话语中左援朝听出他对招商办的不满和抵触,左援朝笑着安慰他道:“老曹,你耐心一点,等海德集团考察之后,我们就有了比较,说不定能有意外的惊喜呢?”
左援朝道:“据我所知海德集团无论实力还是影响力都要比韩国安代集团强很多。”
现场忽然停电了,宋怀明的声音陡然变小,他不得不停下讲话。
杜天野道:“我爸年纪大了口酒量也不行了,最近血压高的厉害。我都不敢让他喝酒,对了,等他来了,你帮他调理调理。”
宋怀明离开了观景平台。
冼东山笑道:“张主任说话很强势嘛,年轻人火气别这么冲!”
在一旁停着的张扬也忍不住了,他冷笑道:“听你冼局长的意思是。我们这帮卖盐的活该喝淡汤?”
杜天野道:“还不如在中纪委的时候自在!”
张扬当然知道杜天野说得是玩笑话,送走了杜天野,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于是给胡茵茹打了个电话,没想到飞机晚点,到现在海兰刚刚下飞机。胡茵茹让张扬先回小南湖木屋,她接了海兰马上回来。
老太太过了一会儿才控制住情绪:“东山,就是这小伙子救了我!”
张扬也纳闷了,这老太太究竟怎么回事?自己印象中好像没得罪过她!冼东山和肖鸣都糊涂了。
曹正阳知道左援朝是铁了心要顶招商办到底,唯有暗自叹了一口气。打消了继续说下去的想法。他不无郁闷道:“如果韩国安代集团因为这次的事情放弃和我们签约,我不会承担这个责任。”
曹正阳道:“还有谁?招商办呗!”他知道左援朝和张扬的关系也不错,所以没有直接点张扬的名字。
张扬笑道:“好事啊,杜伯伯他们过来,我要好好陪们喝几杯。”
张扬跟着杜天野向巷子里走去,走了一百多米,看到前方有个挂着木牌的小饭馆,上面写着城西面馆。张扬来到江城已经不短时间了,可他也不知道这处地方,想不到杜天野对这里摸得这么清楚。
曹正阳道:“我也不是反对他们考察。可下周安代集团总裁刘民智就要来了,人家这次是想跟我们签约的,我不知该怎么推脱!”
张扬道:“我个人无所谓,我是害怕影响你光辉伟岸公正无私的形象!”
肖鸣经张扬这么一怂恿,点了点头道:“走!咱俩这就去找他,我跟他说理去!”
张扬回到木屋没多久,胡茵茹和海兰就到了,两人虽然是第一次见面。彼此却很投缘,胡茵茹和海兰有个共同点,她们都清楚自己所扮演的角色,深爱张扬,对张扬也没有过多的奢求,所以她们更明白彼此间相处的方式。
冼东山当即表态道:“以后我保证不会出现同类现象,就算是拉闸限电,我一定会提前通知开发区方面。你们看这样行吗?”
左援朝道:“说说吧,心里有什么不痛快都说出来!”
江城电力局局长冼东山并不在工作单位,他老娘病了,这会儿正在江城二院照顾呢。
宋怀明道:“电力问题不解决,开发区很快就会变得天怒人怨,谁还乐意到这里投资?”说完他就上了汽车。这番话并不是刻意对张扬说的,也是对在场每一个人说的。
张扬道:“杜书记明察秋毫,佩服!佩服!”
冼东山道:“电力问题是省里统一调配,我也做不了主。”
杜天野上车之后,转身望去发现苏媛媛仍然站在小巷的入口处,向他微笑挥手。
杜天野经过肖鸣身边时,低声道:“搞什么m•hetushu.com?”
杜天野和左援朝两人的脸色都不好看,这种时候居然停电!他们把目光投向肖鸣,其中充满了不悦。
肖鸣和张扬对他的话都是半信半疑,张扬这个人喜欢实际的,他又提起以后开发区的用电问题。
杜天野道:“不好意思,这件事我没能帮到你!”
一杯白酒下肚,张扬方才道:“是不是心里不爽,要不要我出手弄一下那个棒子?”
肖鸣瞬间额头就冒出了冷汗,他强装笑颜道:“可能是线路问题,我马上去查!”
张扬笑道:“这话说得不错!”
杜天野也被今天的事情窝了一肚子的火,他向肖鸣和张扬道:“这件事就交给你们两个负责,如果再有同类事情发生,你们自己去我办公室里递辞呈!”
冼东山知道张扬就是母亲的救命恩人。也是十分的感激。
冼东山皱了皱眉头道:“张主任什么意思?”
张扬笑眯眯望着杜天野道:“我当你怎么能找到这地方,原来有人引路啊!”
肖鸣和张扬都知道杜天野说的是气话,可心里仍然感觉到很不舒服。等领导们都走了,张扬叹了口气道:“干我屁事啊,肖主任,我怎么想起跟你站在一起了?”
冼东山道:“当初就说过,开发区上马这么多企业,电力供应会成倍增加,省里不止一次的提议让你们建设电厂,可你们倒好,根本把我们电力系统的建议当耳旁风。现在出现问题了你又来找我们了?”
现场鸦雀无声,谁都看出宋省长不高兴了。
肖鸣道:“合着就该我一个人倒霉?张老弟,你应该不是那么没义气的人吧?”
杜天野正要说话,却听到一个惊喜的声音道:“杜书记!”
当天中午冼东山就在医院对面的真味居请他们两人吃饭,因为张扬是母亲的救命恩人,冼东山对他的态度自然发生了改变,先敬了张扬两杯酒,他感叹道:“我知道开发区对我们电力局一肚子意见,可上头给我们的压力也不小,他们想让江城再建一家电厂,这件事我也一直顶着呢?”
苏媛媛买了母鸡汤送回去后,不久就回来了,自从杜天野搬走之后。她也有日子没见过杜天野了,看到杜天野在自家门口吃饭,心中欣喜的很。
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张扬本不想去,可肖鸣今天赖定了他,抓着他的手臂把他拉上了汽车。
张扬并不介意苏媛媛加入,毕竟今晚陪杜天野喝酒也就是帮他排遣一下郁闷,发泄一下牢骚,张扬担心一件事,不知道这次文玲会不会来?假如文玲再到江城和崔志焕相会,对杜天野来说不就又是一次重大的打击。想让杜天野不受感情困扰的最好方法就是让他感情转移,眼前的苏媛媛就不错,身材长相没的说。而且张扬调查过,苏媛媛也是正儿八经的大学毕业,学得也是酒店管理,学历上也配得上杜天野。如果真的要说差点的就是家庭出身了。
左援朝微笑道:“老曹,干什么?谁得罪你了?居然要撂挑子?”
肖鸣真是欲哭无泪,这电力局拉闸赖我吗?开发区停电的问题已经出现一段时间了,他也和电力局进行过沟通,不过从眼前来看效果并不显。
三人来到阳台上,冼东山先摸出了一盒烟,给肖鸣一根,张扬不抽烟。谢绝了他递来的香烟。
张扬心中暗笑,杜天野心里肯定不爽,否则怎么会主动把自己约出来喝酒?张扬道:“咱们今晚只喝酒,别谈不开心的事情!”
冼东山听出了他话中威胁的含义,心中有些不悦,暗道,你怎么都是一国家干部,我还不信你敢对我出手!
张扬只当没看到,独自抿了口酒。
张扬很不厚道的来了一句:“别客气,以后你少拉点闸就行了!”和图书
中午这顿饭他们把事情全都谈明白了,肖鸣可谓是收获不小。
宋怀明继续他刚才的讲话:“我相信,在场的每位同志心中都有这份责任感,相信你们一定会为江城的建设,为江城的经济奉献自己最大的力量,大家放心,我们省里一定会尽最大可能给你们帮助,给你们支持,你们……”电又断了。
张扬走了过去,老太太握住了他的手,激动的摇晃着:“谢谢你,我一直都在找你,谢谢!”
“去哪儿?”
杜天野瞪圆了双眼:“丫的,反了你了还!你还想不想干了?”
冼东山道:“虽然知道你们不爱听。可我还是要提,江城虽说有三座发电厂,可工厂设备老旧,发电量已经不能适应高速发展的时代要求,需要建新电厂了。”
“给你一个巴结我的机会!”杜天野觉着两瓶不够,又拿了一瓶出来。
肖鸣却大为光火,他愤愤然骂道:“冼东山那个混蛋,我请他吃了多少顿饭。居然还是撂爪就忘!”
张扬应了一声,跟杜天野一起走出办公室。
“滚!”
曹正阳道:“我们厂和韩国安代集团为了这次的合作已经断断续续谈判了一年多,现在各方面的条件都已经谈得差不多了,招商办又提起海德集团的事情。”
杜天野道:“吃一堑长一智,希望他以后能够从中吸取教训,本本分分经商!”
张扬道:“找他去!”
张扬笑眯眯道:“冼局长听说过我什么?我在外面可都是恶名,都说我欺男霸女,打架斗殴无恶不作!”
现场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
张扬能够理解杜天野的郁闷,来到杜天野办公室的时候,距离下班时间只剩下五分钟了,杜天野把桌上的公文锁了起来,起身道:“走吧!我请你吃饭,后天我父母就过来了,我也没时间跟你喝酒了。”
他离开平台,下面的工作人员已经迎了上来,低声道:“电力局又拉闸了!”肖鸣心里这个怒啊,这帮电力局的家伙也太猖狂了,今天是省长大人视察开发区,他们还敢这么做。搞的江城市领导如此难堪,这口气无论如何都咽不下,肖鸣拿起手机直接给电力局局长冼东山拨打了电话,想不到对方的手机始终无人回应。
杜天野笑了笑:“你少跟我玩弯弯绕,我也不瞒你,我对苏媛媛没有那种感觉,我都快四十岁的人了,她是一小姑娘,我跟她有代沟!”
两人找了个偏僻的角落坐了,杜天野向老板要了一份母鸡煲,一份鸡三宝,配上四道凉菜,两人拿了个茶杯,各自开了一瓶酒,他们的酒量喝这些酒没有任何问题。
曹正阳道:“我在工程机械厂这么多年,我对厂子的情况很清楚,我应该比其他人更有发言权。”
杜天野笑道:“说真心话,我一直把你当晚辈看!”
左援朝和曹正阳一直关系都很不错,他很友善的邀请曹正阳坐下,曹正阳坐下之后马上就倒起了苦水:“左市长,工程机械厂我是干不下去了,您还是另选贤明吧。”
宋怀明上车之前,回头在人群中搜寻了一下,找到人群中的张扬,张扬从他的目光中明白了什么,走了过去。来到宋怀明面前低声叫了声宋省长。
苏媛媛摇了摇头道:“杜书记别这么说,我哥的事情是他咎由自取。跟别人没有关系。”
张扬道:“顺顾书记的,那啥……我说今天不是你请我喝酒吗?干嘛拿我的酒?”
杜天野笑了起来:“你不是从不在乎别人怎么想吗?”
安代集团抵达江城当日,海兰也从香港来到江城,她这次要在平海逗留一段时间,拍摄国内春节民俗的专题,摄制组并没有和她同机而至。
左援朝道:“老曹啊,海德集团春节就会来江城考察!”和-图-书
张扬笑嘻嘻道:“对不起,对不起。一个不留神把心里话说出来了。那啥,咱杜书记不是公报私仇的小人,再说了咱俩也没仇没恨不是?”
肖鸣也道:“大娘,您别客气,我们就是来看看您,这就走了!”
张扬道:“没什么意思,就是觉着你们做事不地道,江城有三座电厂。江城自己却经常受到用电的困扰,你们电力局无非是个管理单位,权力谁给你们的?以为自己掌握了用电权就能为所欲为?电力系统是个特殊的单位不错,可你们别忘了自己是在谁的地盘上。”
杜天野在他肩膀上捶了一拳道:“你小子少给我胡说八道。”
宋怀明等掌声消退之后,继续道:“我们的国家正处于深化改革的时代,我们每一位领导干部都承担着沉甸甸的历史责任,做官不是为了光宗耀祖,不是为了耀武扬威,当官是要为老百姓谋福扯,当官是要为我们的国家鞠躬尽瘁!我相信。在场的每位同志心中都有。”
左援朝道:“老曹啊,都是为了工作,千万不要有情绪!”
杜天野上了张扬的吉普车,他把钥匙要过来,主动承担了驾驶责任。平日里坐后排习惯了,出入都有司机开车,杜天野开始怀念这种驾驶的感觉。
肖鸣道:“市里也想建新电厂,可钱呢?你们电力局只想着市里出钱建电厂,然后并网,这是空手套白狼的买卖,谁不乐意啊?可我们江城的财政这么紧张,把钱投到电厂上去,其他的建设怎么办?”
张扬叹了口气道:“你这市委书记当得也挺不容易的,连吃顿饭都这么难!”
肖鸣也恼了:“江城大型电厂就有三个,你睁开眼睛看看,整个平海省,谁比我们江城产电更多啊?”
冼东山慌忙扶住母亲道:“妈,您这是干吗?躺下休息!”
冼东山道:“你要有大局观,不一定电厂建在江城就得先紧着江城供应!”
杜天野瞪了他一眼道:“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杜天野故意板起面孔道:“给你一个月的考察期,再惹我不开心,你卷好铺盖卷给我滚蛋!”
杜天野笑道:“我介绍的地方那还有错?”
张扬道:“瞎子也能看出来人家苏媛媛对你有意思,杜书记,咱也得有点怜香惜玉的精神,你表现得跟个木头疙瘩似的,太不人道了!”
杜天野笑道:“你这不是拍马屁吗?”
冼东山点燃香烟,抽了一口道:“老肖,江城电力资源紧张你又不是不知道,身为电力局局长。我必须要保证整个江城的用电,着重是大型国企!”
曹正阳道:“我还是那句话。咱们倒是看上人家了,可也得人家看上咱们,就算海德集团能够跟我们合作,从考察到最后签约还得经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等协议签下来,我看我们工程机械厂也耽误的差不多了。”
肖鸣怒道:“省里统一调配,可拉闸的却是你们,你这么说就是不负责任!”
肖鸣唯恐天下不乱的来了一句:“张主任现在脾气好多了,换在以前。他早就打人了!”
杜天野点了点头,和张扬继续饮酒。
苏媛媛道:“不太好,我哥入狱后,她就病了!”说这话的时候忍不住瞪了张扬一眼,她是把这件事归咎到张扬的身上,虽然心中也明白哥哥被劳教是咎由自取,可还是因此而讨厌张扬。
张扬道:“您这到底是去哪儿啊?”
冼东山示意他们小声一点,指了指外面的阳台,他是个孝子,生怕两人的说话声惊醒了母亲。
张扬和肖鸣也跟了进去,那老太太喘了几口气,目光在肖鸣和张扬的脸上看了看,当她看到张扬的时候,表情忽然变得激动起来,她挣扎着想要下床。
代市长左援朝随后又来了一句:“你就这么准备的?”和_图_书
左援朝返回政府办公室不久,江城工程机械厂的厂长兼书记曹正阳就来拜访,曹正阳是来诉苦的。
杜天野禁不住笑道:“胡说什么?听起来跟黑社会似的。”
张扬道:“这地方这么偏僻,你怎么找到的?”
“其实开发区应该建一座电厂,并网后问题不就解决了?”
虽然苏媛媛对张扬不怎么样。可张扬还不至于跟她一般计较,他笑着邀请道:“苏媛媛,一起吃饭吧!”
冼东山道:“反正电力的问题迟早都要解决,不然矛盾还会出现的。”
肖鸣笑逐颜开,想不到困扰他多日的问题,这么简单就解决了,看来还是人情更有效果,张扬是冼东山母亲的救命恩人,冼东山又是个大孝子,这份人情可不轻,肖鸣相信以后电力局绝不会跟开发区这么操蛋了。他端起酒杯道:“老冼,开发区的荣耀就是江城的荣耀,江城的荣耀就是咱们每个人的荣耀,我们的建设必须要依靠你们不遗余力的支持。”
老太太拉着冼东山的手:“东山,他……他……”指着张扬,因为激动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冼东山并没有想到肖鸣和张扬会来,他和肖鸣是老相识,可和张扬过去一直没有什么接触,肖鸣把张扬介绍给他之后,冼东山还是表现的很客气,跟张扬握了握手道:“早就听说过张主任的大名,今天才算见到。真是荣幸荣幸。”
张扬听到她这样说,忽然想起前些日子从北京返回江城的途中遭遇冻雨,发生连环追尾事件,当时他从一辆大客车中救出了一位老太太,正是眼前这个他压根没想到老太太居然是冼东山的母亲。
张扬从一旁也溜达了过来:“怎么回事?又拉闸了?”
张扬故意叹了口气道:“真是情意绵绵啊!”
肖鸣咬牙切齿道:“电力局这帮混蛋,搞什么?”说这句话的时候。又来电了。
苏媛媛道:“我来给我妈买母鸡汤的,你们先吃!”
肖鸣窝了一口气,今天他不找到冼东山问个明白,发誓不罢休,又拖着张扬,买了些营养品去探望冼东山的老娘,心说老子今天算是仁至义尽了,你冼东山再给脸不要脸,我就把你们电力局从开发区赶出去。
冼东山道:“老肖,你心里有什么不满,可以向上头反映!”
张扬马上意识到苏媛媛出现在这里绝非偶然,他笑道:“真是巧啊。苏媛媛,你也来了?”
苏媛媛对张扬还是没什么好脸色。不过比起过去有了点进步,至少搭理他了,小声道:“我家就住在这巷子里,有什么巧的?”
杜天野临时把张扬叫过去其根本原因还是和安代集团有关,按理说一个市委书记对这种事不应该这么关注。可因为崔志焕的关系,杜天野有些心神不宁。偏偏这种事情没有其他人好说,窝在心里头难受的很,心神不宁,也只能找张扬说说。
杜天野道:“远点吧,省得被人看见!”
两人循声望去。却见苏媛媛端着钢筋锅出现在一旁。
杜天野今天又专门戴上了宽边眼镜框,不过谁也不会想到市委书记能跑到这种小地方喝酒,所以他被认出来的概率很低。
“那是当然,北京什么地方?大官遍地都是,您这级别在北京城一抓一大把,可江城就不一样了,你是名副其实的一哥,江城大老板,大哥大!”
因为苏媛媛的出现,杜天野也不好开怀畅饮,跟她聊了几句,就准备起身离开,张扬把还剩下的那瓶酒拿起。杜天野去结账的时候。才知道苏媛媛已经把帐结了,理由是来到她家门口,理当由她请客。
肖鸣道:“老冼啊老冼,你不是江城人?你不想咱们江城经济建设尽快搞上去?”
张扬原本想亲自去接海兰,可杜天野临时把他叫去,所以给胡茵茹打了个http://www.hetushu.com电话,让胡茵茹替他去机场接海兰回来。
杜天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过去跟小苏来过一回,对这里的母鸡煲念念不忘了!”
因为在室外,现场人很多,所以肖鸣特地让人准备了话筒。宋怀明站在话筒前,微笑道:“大家好,今天是我第一次到江城开发区来,说句真心话,江城开发区比我预想中建设的要好,我看过开发区的规划。也看到了目前开发区的建设进度,很好,你们想要搭建的这个舞台很大,可舞台搭好了,想要人气搞上去,就必须要有好的演员,汇通、蓝星、一个个国内外知名的企业已经看中了这片土地,我相信,随着他们入驻江城,会有越来越多的眼光投向这里,用不了多久的时间,开发区就会变得群星璀璨,成为平海的一颗真真正正的经济明珠!”
该来的始终要来,韩国安代集团如期而至,张扬对这一集团并没有任何兴趣,安代集团缺乏诚意的条件固然是其中之一,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崔志焕和文玲的关系。所以张扬连欢迎安代集团的招待宴会也没有参加,招商办方面他让副主任肖桂堂跟进这件事,还特地把章睿融派了过去,名为翻译实则是他的金牌卧底,负责观察崔志焕的一举一动。
和冼东山分手之后,肖鸣马上就把结果向代市长左援朝汇报,左援朝听说开发区用电的问题能够顺利解决也表示高兴。上午开发区的两度停电并没有影响到宋省长对江城的印象,他对江城总体感觉还是良好的,临行之前不忘给江城市领导一番鼓励。
杜天野道:“伯母身体怎么样?”
肖鸣道:“你什么意思?我们开发区就不重要,你三天两头的拉闸断电,现在开发区建设正在高度发展中,你这么搞下去,谁还愿意来我们开发区投资?
张扬笑了笑,他倒没把今天停电当成什么坏事,宋怀明这次应该印象深刻了。返回东江后,少不得要找省电力局的晦气。说不定这件事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能够彻底解决开发区的用电问题。
左援朝道:“合作是双方利益达到平衡的体现,任何一方也不能仅仅照顾自身的利益,我听说安代的条件有些苛刻,对我方有些不公平。”
杜天野点点头,此时老板将一个大大的砂锅端了过来,里面就是他们小店的招牌菜母鸡煲,拿开砂锅盖。诱人的香气四溢,张扬盛了碗又香又浓的母鸡汤,喝了一口,大声赞道:“好汤啊!”
张扬道:“建电厂是一天两天的事?江城的市财政这么紧张,哪里还有钱去建电厂?你以为所有单位都像你们电力系统那样富愕流油啊?
冼东山正想反驳两句,忽然听到里面的咳嗽声,慌忙推门走了进去。扶着他母亲坐起身来吐痰。
宋怀明刚才就有了某种不祥的预感,所以他尽可能压缩自己的讲话,准备在三两句内结束。可他讲话的速度终究还是没跟上拉闸的速度。
老太太拉着儿子的手道:“东山,你一定要好好的谢谢人家!”
麦克风发出一声尖锐的嚣鸣,工作人员慌忙上前调整好,宋省长的脸上始终保持着谦和的微笑,他云淡风轻道:“看来我和这个话筒也需要好好磨合!”
肖鸣嗤地笑出声来,冼东山满面尴尬的笑了笑。
肖鸣把营养品放在地上,他不无埋怨道:“老冼,你今天把我坑苦了,宋省长来开发区视察,讲话不到三分钟,你们电力局拉了两次闸,你可真会挑时候!”
“我还一小伙子呢,你跟我咋没代沟?”
杜天野很神秘的向他笑了笑,带着他来到城西长远巷,把车停在巷口外的马路上,杜天野轻车熟路的从车后拎了两瓶飞天茅台出来,还不忘赞了一句:“哟呵,三十年窖藏,你还真存了不少私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