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74章 惊变

杜天野稳定了一下情绪,这才走过去和其他常委见面。
张扬道:“妈,你放心吧,我帮你看着她!”
“苏媛媛在陪着她,老太太刚刚吃了点东西!”
杜天野道:“妈,您别哭了,您哭坏了身子可怎么办?”
张扬跟着杜天野来到了隔壁的贵宾休息室,冯玉梅半躺半靠在床上。一旁苏媛媛正陪着她,看到杜天野进来,苏媛媛慌忙站起身来,叫了声杜书记。
张扬笑道:“当然和你住在一起。”
张扬很得意,虽然手段有些不够光明,可是他最终成功的将两位红颜知己哄到了一张床上,从昨晚海兰和胡茵茹的表现来看,她们也接受了这件事。征服会带来满足感,张大官人现在无论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得到了满足,所以他的情绪很好。
张扬来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杜哥,这世上还有很多人关心你,你千万不能倒下去!”
苏媛媛咬了咬嘴唇道:“她明天要回北京!”
张扬笑眯眯望着海兰,轻声道:“你瘦了!”
海兰轻声啐道:“不过一周没见,怎么会瘦?”
张扬没有理会他,来到吉普车前拉开车门坐了进去。没过多久,他就看到文玲从楼上下来,上了那辆黑色的奥边车,崔志焕驾驶着那辆奥迪车驶出一招。
文玲冷冷道:“你把他的死因推到我的身上!好!你真是杜天野的好兄弟,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我和杜天野没有任何关系,至于他的父母愿意怎么想,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他们发生什么,跟我无关!”
张扬还想交代两句的时候,手机又响了,却是代市长左援朝打来电话询问杜天野的情况,张扬向他简单汇报了几句,左援朝又让他问问杜天野,明天是不是搞个遗体告别仪式。毕竟杜山魁的级别摆在那里,明天火化带着他的骨灰前往北京,估计遗体告别仪式是搞不成了,张扬答应回头问问。这边刚刚挂上电话。何歆颜的电话打了进来,她刚刚忙完岚山的代言,已经上了前往江城的火车,晚上七点抵达江城。
杜天野眼眶中闪烁着泪光,因为愤怒他的身体瑟瑟发抖:“我爸因为看到她和崔志焕亲热,所以受不了那个刺激……我要找她问个明白!”
文玲脸上的表情变得冷酷,望着张扬道:“你在指责我?”
海兰听他这样说,只能停下脚步,胡茵茹离去之后,张扬拖着海兰的纤手将她拉入怀中,紧紧拥抱着她。向她唇上吻去。
杜天野现在已经彻底冷静下来了。他有些疲惫的靠在沙发上:“是我害了爸爸,如果我早一点斩断和她之间的一切,我爸我妈就不会因为这件事儿为我感到不值,也就不会发生今天的悲剧。”
张扬答应了下来。
杜天野点了点头,张扬向苏媛媛使了个眼色,苏媛媛明白他的意思。跟着张扬一起离开了房间,反手将房门关上。
两人心中害羞,可是却又清楚自己对张扬是欲罢不能,颇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张扬点了点头道:“是!别说是杜老伯,就算是面对一个陌生的老人。你也不该一走了之,如果你帮帮他,也许可以早一点送到医院!他也许就不会死?”
文玲道:“我没求你救我,我躺在床上整整十年,这十年让我对生命早已厌倦,我不止一次的想要死,可我掌控不了自己的命运,是杜天野以为自己是我的救世主!”
海兰醒来的时候,还是夜半时分,朦胧的背景灯光下,发现自己赤裸着娇躯躺在张扬的怀中,胡茵茹也未着寸缕,晶莹的娇躯紧贴着张扬的后背,海兰的轻微动作惊醒了她,胡茵茹睁开美眸,和海兰的目光相遇。二女俏脸同时和_图_书红了起来,她们都喝了不少的酒,此时方才意识到张扬的可恶,然而她们心中却没有半点埋怨这厮的意思,两人看着对方,咬了咬樱唇。同时露出一丝羞涩的笑容。
杜天野经张扬这么一说,方才稍稍冷静了下来,的确,他现在就是找到文玲也于事无补,他点了点头:“好吧!”
文玲淡然道:“话说完了吗?你可以走了!”
杜天野用力咬了咬嘴唇。
张扬道:“老太太怎么样?”
罗慧宁道:“张扬,照顾好天野,还有尽量避免文玲和他见面,我最迟晚上就会赶到江城!”
张大官人笑道:“我本来就是一绅士,能帮两位美女脱衣服是我的荣幸!”
张扬算了算时间,距离何歆颜抵达江城还有三个小时,杜天野这边的事情也忙得差不多了,他答应何歆颜到时候去火车站接她。
张扬道:“明天上午杜司令才会火化,我刚才跟市里商量过了,你暂时陪同杜夫人,她去哪里你就去哪里!”
“那你就跟着回北京,这一路上好好照顾杜夫人,千万不要让她有什么闪失。”
“不要……”
杜天野道:“你不说我险些忘了,跟他说一声!”
海兰在他胸前捶了一下,然后勾住他的脖子还给他一个香吻,然后迅速离开他的怀抱。她让张扬带着自己参观了一下木屋,对这里的陈设十分喜欢。她小声道:“本以为你会安排我住酒店呢?”
肖桂堂道:“反正我是没什么办法了!”
张扬冷冷扫了他一眼,崔志焕犹豫了一下,还是向张扬走了过来,他低声道:“我听说杜书记的父亲去世了!真是遗憾!”
罗慧宁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女儿的行为越来越让她难以理解,文玲抵达江城当日,出现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
罗慧宁道:“就算看开了。我也不喜欢那个韩国人!”
张扬打听到文玲住在市政府一招,直接前往了那里,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他无法改变,现在所能做的就是保证事态不要扩大,至少要保证罗慧宁来江城之前,矛盾不要激化。
冯玉梅道:“儿子啊,你没错,咱们老杜家行的直走得正,咱们没做错,文玲这么对你,是她自己没眼光没福分,以后,咱们过自己的日子……”她说着说着,眼泪又禁不住落了下来。
“你呢?”
张扬这才知道杜山魁发病的真正原因,他心中暗叹不妙,这件事必然造成文、杜两家的隔阂,张扬低声道:“老爷子尸骨未寒,万事以此为大,天野,你还是先帮着老爷子安排后事,其他的事情我来处理!”
罗慧宁道:“你工作忙,没时间就不要过来了!”
罗慧宁叹了口气道:“这丫头越来越不让我省心!”
文玲仍然是那幅冷冷淡淡的样子:“张扬,你怎么知道我来了?”
张扬道:“玲姐,我不管你和崔志焕是什么关系,可杜老伯发病之时。你怎么都要帮忙送他去医院。你怎么可以甩手不管呢?”
胡茵茹道:“不妨碍你们两个打情骂俏了,我去准备夜宵!”
杜天野含泪道:“妈,是我错。如果我早把和文玲分手的事情告诉你们,爸也不会受这么大的刺激!”
冯玉梅一边流泪一边拉着儿子的手道:“天野,你起来,妈没怪你,你爸也不会怪你,我们是心疼你,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命,你爸走了,那是他命里注定,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章睿融道:“张主任,这件事和组织上交给我们的任务有关吗?”
张扬笑着帮海兰脱去大衣,然后又帮助胡茵茹把风衣脱下,挂在衣架上,胡茵茹笑道:“看不出你这么有绅士风度。”
和图书扬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愤怒。他大吼道:“文玲,你以为自己是谁?把责任推得干干净净吗?如果不是你和崔志焕的事情被杜老伯看到,他老人家怎么会受这么大的刺激?”
张扬提起今年可能要年后才能过去给他们拜年。
张扬怒道:“早知道你是这样薄情寡义的女人,我当初就不该救你!杜天野瞎了眼才会看上你!”
听到杜山魁的死讯,文玲并没有太多的情绪变化,轻描淡写道:“他死了?难怪你会上门来指责我!”她停顿了一下又道:“他的死和我没有关系,我想看在过去的情分上,也许我会去拜祭一下他!”
罗慧宁忧心仲仲道:“她和那个崔志焕究竟有没有恋爱?如果是真的。我们文家怎么好意思面对老杜家!”
胡茵茹虽然有过和顾佳彤同处一室的经历,可今天这种场面却是第一次经历到。从张扬灌她们酒开始。她就意识到张扬的目的,可胡茵茹是个极其聪颖的女人,她爱张扬,也知道张扬对每个人的感情都是难以割舍,除非他有所放弃,否则就必须找到事情的解决方法,甚至连胡茵共自己也无法相信自己的转变。她竟然可以和其他女性拥有同一个男人,而且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张扬走入病房内,望着杜天野的模样,不禁叹了口气,低声道:“去吃点饭吧!”
张扬见到她如此坚决,也打消了奉劝她的念头。
杜山魁气得浑身颤抖:“你……你好没良心……我……我们家……天野等了你十年……十年啊。”
张扬道:“这件事我对谁都没有声张,传出去不好!”
胡茵茹准备了火锅,让他们下去吃。张扬拿出了一瓶茅台一瓶芝华士。洋酒是给海兰准备的,在这厮殷勤的劝酒下,不一会儿海兰和胡茵茹都被他给灌多了。
崔志焕离开之后,文玲道:“是不是我妈让你过来找我?”
一句话把站在走廊内的市委常委都吓了一跳,这种时候没有人主动上前,谁都看出杜天野正处于悲愤交加的时候,谁也不想这种时候去触怒。
崔志焕专门去火车站接她,文玲一下火车就看到崔志焕手捧着一束玫瑰花站在那里,俏脸之上不禁露出会心的笑意。
房间内很快就响起低柔婉转的娇呼之声。
张扬道:“什么都不用说,这件事如果说出来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还是接受现实。”
“工程机械厂方面又提出了几个条件,刘民智一下就看出我们在故意拖延,昨天就提出来了,如果江城方面缺乏诚意,他可以放弃这次签约。人家准备在江城逗留三天。”
冯玉梅本不想说,可窝在心里又实在难受,她含泪把刚才在火车站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杜天野,自从担任了市委书记,杜天野已经可以很好的控制自己的脾气,可母亲告诉他的事情却让他出离愤怒了,杜天野红着眼睛走出了病房,张扬看出他情绪不对,上前将他一把拉住,杜天野怒吼道:“放开我!”
文玲闻了一下手中的玫瑰花:“花很香!”
杜天野点了点头,他低声道:“我知道,现在我脑子乱得很,我不知道怎样向大哥、大姐他们解释……”
阳光透过窗纱投射到大床之上。海兰的俏脸宛如海棠般娇艳,胡茵茹也是人面桃花,张扬借助酒精。一夜之间将她们的心理防线攻破,而这厮强悍的体质也让她们的身体臣服,海兰听到楼下汽车引擎发动的声音,忍不住小声啐道:“真是怀疑他究竟是不是铁打的?”
海兰红着俏脸道:“茵茹在……”
杜天野热泪簌簌而落:“妈,我错了!”
崔志焕微笑起身道http://www•hetushu.com:“我下去办点事,你们聊!”
张扬摇了摇头:“文玲,你很自私,你不知道杜天野这么多年为你付出了多少!”
张扬也是听到消息第一时间赶到了医院,他想挽救杜山魁的生命,可是天意弄人,等他赶到医院的时候杜山魁已经被宣告死亡。张大官人虽然妙手无双,可是也没有回天之力,面对杜山魁的离去他也爱莫能助。
二女含羞带怨的看着他。
张扬皱了皱眉头,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他实在看不出崔志焕有什么好,怎么他一出现在中国,文玲就巴巴的跟过来,其实文玲喜欢谁跟他没关系,可这件事涉及到杜天野,他就不能不过问。
张扬来到楼下停车场的时候。看到崔志焕并没有走远,他站在一辆黑色奥迪车前。
杜天野在房门关上之后,屈膝跪在母亲面前,冯玉梅慌忙抓住他的肩头道:“天野……你这是干什么?”
一句话把海兰和胡茵茹都说的脸红了。
张扬道:“刚才左市长打电话过来,说几位常委商量过,一致觉着明天还是应该搞个遗体告别仪式,你看……”
张扬笑道:“没事儿!”
崔志焕看出文玲的反应有些不自然。歉然道:“对不起,你太美了。我有些情不自禁。”
“不行!”
胡茵茹提议道:“趁着他上班。我们好好放松一天。”
“我又没让他等我!”文玲说完这句话转身便走。
张扬并没有跟上去,停车场内一辆蓝色桑塔纳,跟在奥迪车后。张扬拨通了章睿融的电话:“跟上了吗?
张扬从海兰忸怩的表情已经猜到一定是因为胡茵茹的缘故,看来大被同眠的愿望想要实现还需努力。
肖桂堂主动跟了上去:“张主任,我想向你汇报一下韩国安代集团的事情。”
张扬好不容易才把杜天野拉到走廊的尽头,低声提醒他道:“别忘了你的身份!”
文玲道:“张扬,我看在妈妈的份上不跟你计较,如果你再胡说八道。我对你不客气!”
罗慧宁坚决道:“不行,我必须要去见他,这件事是我们文家欠了他。我要当面向他致歉!”
张扬怒极而笑,他点了点头道:“好威风,好煞气!如果我不是看在杜天野的面子上,你早已成为一具红粉骷髅!”
杜天野道:“我妈怎么样?”
身后一个愤怒的声音响起:“文玲!”
胡茵茹红着脸儿道:“这个荒唐无耻的家伙!”
崔志焕转身望去,却见杜山魁昏到在地上,他有些担心道:“那老人家昏倒了!”
崔志焕道:“张主任,我想你可能误会了,我和文小姐是好朋友,我去火车站接她并没有什么不对,至于杜老先生突然病发,这并不是我们能够预料到的,我们也不希望发生这件事!”
杜天野没哭,可是他悲论的表情让人感觉到还不如哭出来好受。他强忍悲痛道:“妈!到底怎么回事?”
杜天野听到消息赶往江城第一人民医院的时候,父亲已经过世了,杜山魁是因为急性脑出血死去的,真正的原因就是他看到文玲和崔志焕亲密的情景,为儿子深感不值,一怒之下血压上升引起了脑出血。可以说文玲和崔志焕是导致杜山魁猝死的根本原因,冯玉梅泣不成声。
这声音对文玲有些熟悉,她转过身去,却看到杜山魁夫妇站在不远处的地方,老两口也从北京过来看儿子,刚巧坐上了和文玲同一辆列车,崔志焕亲吻文玲的情景被老两口看得清清楚楚,老两口一直都把文玲当成儿媳妇看待,虽然知道儿子和文玲最近的关系有些冷淡,可他们仍然相信这十几年的感情不会改变。儿子这么多年为文玲辛苦守候,想不到和图书最后竟然落了个这样的下场。老两口怎能不气愤,杜山魁气得浑身发抖,哆哆嗦嗦走到文玲的面前,指着她的鼻子道:“文玲啊文玲!我家天野……等了你这么多年,你竟然背着他……做出这种事情……你……”
肖桂堂苦笑道:“怎么可能顺利?安代集团总裁刘民智这次过来就是为了签约,我们现在拖延这件事,人家又不是看不出来,遇到这种事情,谁也不会高兴。
张扬不屑道:“最后通牒吗?”
杜天野道:“江城方面不要惊动太多人,我跟其他常委已经说过,除了李长宇代表大家前往北京以外,其他人都留在江城,不要因为我父亲的事情影响到江城的正常工作。”他特地强调道:“你也留下吧,北京那边会事先安排好,你就不要过去了。”
“还是我去……”胡茵茹道。
杜天野道:“我妈的意思是不要张扬了,这样吧,几个常委既然这样说,就小范围的告别一下,你跟荣鹏飞打个招呼,一定要帮我把好关。我不想人太多,惊扰我爸的在天之灵。”
张扬安慰她道:“干妈,你放心吧。杜天野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他的反应并不激烈,我想他已经看开了。”
杜天野摇了摇头:“我不想吃,其他市领导呢?”
走了两步,却听到身后传来冯玉梅惊慌失措的声音:“老头子,你怎么了?老头子……”
张扬道:“这个该死的棒子接近文玲一定有目的,你给我盯住他们,我就不信他能把事情做得天衣无缝!”
张扬的手机响了起来,张扬拿起电话,肖桂堂沉默不语,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等着张扬打完电话再继续。
张扬去见文玲的时候,崔志焕也在文玲的房间内,崔志焕和文玲正在喝茶,张扬看到这厮,内心的邪火就上来了,假如不是要顾全大局。恨不能把他从窗口扔下楼去。
张扬闪到一边。
章睿融道:“放心吧,我的跟踪水平很高,不会让他们发现的!”
老伴冯玉梅一边劝老头子孙生气。自己也气得眼圈都红了,她颤声道:“小玲……我们家天野没什么对不住你的地方……你……”
张扬道:“其他的事情你不要管,只要好好照顾老太太!”他停顿了一下又道:“顺便也照顾照顾杜书记!”本来他这句话没什么,可在苏媛媛听起来却有一番不同寻常的意思。俏脸不禁红了起来。
张扬道:“他怎么说?”
张扬语气生硬道:“我们中国有句俗话,叫猫哭耗子假慈悲,想不到你们韩国人也会这么干!”
冯玉梅点了点头擦干眼泪道:“我不哭,儿子,咱们不哭!”
文玲皱了皱眉头:“走吧,留下来只会更加麻烦!”
海兰道:“我也去!”
张扬笑得阳光灿烂:“那啥……我们还是运动一下……”
海兰点点头,两人的目光又遇到了一起,不知为何,同时笑了起来。
崔志焕大步走向文玲,将手中的玫瑰花递给文玲,然后凑过去,在文玲的脸上轻吻了一下,他这一吻很突然,文玲也没有想到微微错愕了一下,崔志焕的这一吻蜻蜓点水,很绅士也很礼貌,如果在西方并不算突兀。可在中国,在江城就显得有些引人注目了。
罗慧宁听到杜山魁过世的消息也是深感震惊,张扬并没有隐瞒,将文玲是造成杜山魁病发的罪魁祸首也说了出来,罗慧宁沉默了好一会儿。方才道:“张扬,你马上给我找到文玲,不可以让她去任何地方,更不可以和那个韩国人来往,我马上去江城。”
海兰含羞道:“我……我去隔壁房间睡……”
张扬道:“干妈,杜天野的情绪很激动,我看您还是缓缓再说!”
苏媛媛叹了口http://m.hetushu.com气道:“无论我怎么劝都不愿吃东西,勉强喝了小半碗米粥,这件事对她打击太大了。”
“和我保持联系,一旦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马上向我汇报!”
罗慧宁道:“张扬,文玲又去江城了!”
“哦,还顺利吗?”
张扬道:“让茵茹姐去吧!”
张扬一手抓住胡茵茹的纤手,另一只手抓住海兰的柔荑,让她们的小手叠合在一起:“靠近一些,今晚有些冷。”
苏媛媛点了点头,这还是她第一次对张扬这么顺从。苏媛媛有些好奇道:“杜司令怎么突然就发病了呢?”
张扬把可以看到湖景的主卧房门推开,指了指里面道:“今晚你住在这儿!”
杜天野红着眼睛走出了房间,让苏媛媛进去陪母亲,他向张扬招了招手道:“张扬,帮我给楚伯伯打个电话,把我爷爷的事情告诉他,看看他老人家有没有时间去北京参加追悼会。”
杜天野默默坐在病房内,父亲的遗体已经送走,房间内空荡荡的,他的内心感到前所未有的孤寂,在知道父亲因何而死之后,杜天野对文玲的感情瞬间崩塌瓦解,他终于明白了一个事实,文玲并不爱他。
张扬被文玲的不近人情激怒了:“玲姐,抛开你和杜天野的关系不谈。单单是他为你守候了整整十年。难道你就一点都不感动?”
张扬却摇了摇头道:“那岂不是更冷?”
张扬道:“我马上给上清河村打电话,让刘支书派人去通知他!”陈崇山住在山里,想要联络他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
冯玉梅道:“这件事我想过了,任何人都不要说,我不想你哥哥姐姐伤心,也不想你们因为这件事和文家发生什么矛盾。”
文玲的表情古井不波,淡然道:“杜伯伯,冯阿姨,我和杜天野没有任何关系!”
人逢喜事情神爽,连招商办的工作人员也看出张主任今天心情大好,就连肖桂堂这种不受张扬待见的人。张主任也主动打起了招呼。
张扬道:“在江城我想找一个人很容易!”他的目光和崔志焕相遇。不无嘲讽道:“崔先生怎么不去谈判啊?”
张扬点了点头,楚镇南和杜山魁是老战友,他十有八九是要参加杜山魁的葬礼的,他不觉又想起了另外一个陈崇山,这位也是杜山魁的战友,而且是杜天野的亲爹,张扬道:“陈大爷那里呢?”
文玲道:“周围这么多人,又有铁路警察过来,有了他们的帮助自然不会耽搁,就算我插手又有什么意思?又能帮上什么忙?再说了他发病和我没有关系,我凭什么要去管他?”
市委书记的父亲刚刚来到江城就发病猝死,这件事震动了整个江城的领导层,所有市委常委都赶到了医院,对江城第一人民医院来说市委领导全部到齐医院,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张扬道:“已经散了,民政局的几位同志去了殡仪馆,帮助联系火化事宜,老爷子的追悼会是要去八宝山的。所以大家商量了一下,江城这边就不搞太大的动静了杜天野点了点头,这也是他的意思,他低声道:“明天我爸火化后,我就带着他的骨灰返回北京,我大哥大姐他们明天会过来见我爸最后一面,然后跟我一起前往北京。”
杜天野道:“我去看着她!”
张扬知道文玲的事情不能声张。否则无论是杜天野还是文副总理脸上都不好看。杜山魁的离去虽然让张扬也感到难过。可他毕竟要清醒得多,意识到这件事如果处理不当,恐怕会引起很大的麻烦,他来到露台无人之处给罗慧宁打了一个电话,把这件事详细告诉了罗慧宁。
电话是张扬的干妈罗慧宁打来的。不等罗慧宁说话,张扬就意识到这件事十有八九和文玲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