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80章 新春伊始

严新建心说,以暴制暴我信。以德服人才是笑话。他因为还要安排接待任务,先行离去。
张大官人一头雾水,心说自己这么有名气,谁都认识他。
常颂点了点头道:“我先回去了,你们聊!”
张扬挂上电话,看到左援朝和严新建两人站在花坛边说话,左援朝目光和他相遇,向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走过去。
曹正阳连连点头:“左市长,我也这么想,过去我们对安代集团的了解是不够的,了解他们的用心之后,我们不可能和他们继续合作!”
曹正阳唯有老老实实听着。
秦清这样说是有用意的,张扬来到岚山总不能整天躲在宾馆里。
常海心也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孩儿,她马上觉着这件事有些太凑巧了,张扬大过年的跑到岚山来干什么?旅游吧?岚山他来了很多次了,看朋友,好像没必要跳这种时候?想想秦清昨晚连夜赶回岚山,难道是他送过来的?常海心心中这么想,嘴上却不能点破。跟在秦清身边这么久,关于秦清和张扬之间的传言她自然听说了不少,可张扬又是宋怀明的未来女婿,这件事已经广为人知,至于秦清和张扬的真实关系,常海心也不愿深思,她对张扬的印象是这个人很有吸引力,可是在感情上也未免太不专一了一些,抛开秦清跟他之间的关系不言,何歆颜和他的关系明显不同寻常。秦清挂上电话道:“张扬来了,我今天还不知要忙到什么时候,你抽时间帮我招呼招呼他!”
常颂道:“不是说回江城过年了吗?”
散会后,常颂专门找到秦清:“小秦!”
严新建道:“还用你说,他是个人才啊!”
秦清起身去厨房帮忙,秦白和张扬收拾好桌子,这边,沈薇已经把菜端上来了,张扬闻着香气扑鼻的菜肴,不禁赞道:“出得厅堂入得厨房,秦白。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啊!”
张扬经他提醒,恍然大悟:“沈薇就是那个小护士?”
常海心应了一声,她今天也值班,抽空给二哥常海龙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张扬来岚山的事情。常海龙和女朋友薛燕在一起呢,听说张扬来了,常海龙马上就给张扬打了个电话,约他晚上一起去水上人家吃饭。
张扬来到门口的时候,正遇到一位身穿粉红色羊绒大衣的女孩出门,张扬看这女孩子有几分熟悉,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张扬道:“一早起来就忙活这些事了,给顾书记、宋省长打电话拜年,他们的电话太难打!”
常颂是个很爽快的人,并没有跟他客气,收下礼物后,邀请张扬来到客厅沙发坐下,微笑道:“大过年的怎么想起来岚山了?不是专门给我拜年的吧?”
秦清封了个红包给她,见未来弟媳妇怎么都要表示一下。
常海心微微一怔,想不到张扬也到岚山来了。
左援朝怒道:“张传义这种人,就是新时代的汉奸,出卖工厂的利益,出卖国人的利益,还有没有廉耻?还有没有良知?”
常颂摇了摇头道:“我在会上不是说了吗?”他叹了口气道:“这件事真要说到责任应该是海天有责任,他是生产厂长!”
秦清道:“你安排一下,今天下午我接受他们的采访!”
张扬知道严新建在卖人情给自己,不过他身为招商办和企改办的当家人,赴欧考察团没有他才奇怪呢。
左援朝道:“安代集团用这种手段,无论他们的企业拥有怎样的实力我们都不会和他们合作,我们招商引资。需要的是真正坦诚的生意伙伴,是能够维护共同利益的朋友,而不是这种靠着下三滥手法,依靠窃取别人商业情报而维护自身利益的家和_图_书伙。”
秦清明白了他的意思:“你要送我去岚山?”
秦清心底深处何尝不想和张扬多呆一会儿,听说他要去岚山心中也是欣喜异常,她点了点头道:“好!我们轮换着开车,尽快赶到岚山就行!”
秦清道:“还不算太坏,十七名受伤的工人全都脱离了危险,事故的原因是操作不当引起的。明天上午八点半,市委召开常委会讨论这件事!”
张扬笑着摇了摇头道:“我不打扰你们家庭聚会了,对了,晓晴回来了吗?”最近一段时间他很少和左晓晴联系,所以也不清楚左晓晴的消息。
“常市长,作为分管开发区的副市长,我应当承担责任!”
常颂道:“你也加班?”
常海心陪着秦清向办公室走去:“秦市长,多家新闻媒体针对昨晚日化厂的爆炸事件提出来访,您看……”
常颂对张扬和省里两位大佬的关系也是心知肚明,虽然张扬的这句话可信性很低,可是把他和顾允知、宋怀明摆在同一位置,让他也感到心头暗爽,话说回来,人家张扬也不用巴结他什么,自己反倒欠人家一份人情。
秦白道:“你见过她,记得当初我姐被绑架的时候,我们两人去精神病院的事情吗?”
秦清恭敬道:“常市长,您找我有事?
张扬讪讪笑了笑。
左援朝笑道:“以德服人?你真能做到才好!”
张扬道:“车没油了,我得先加油!”
同样的新年,有人欢乐有人愁。工程机械厂副厂长张传义被叫到了公安局,通过排查,现在所有的疑点都锁定在他身上,张传义一进公安局就崩溃了,没多久就把这次投毒的事情老老实实交代了出来,最早去韩国安代集团考察的是他,他和韩国方面的关系很好,在双方谈判中,他曾经将工程厂的内部机密资料多次泄露给韩国安代集团,从而换取了不菲的利益。眼看就要合作成功,谁曾想中途杀出了海德集团,张传义害怕合作不成功,自己收受韩方贿赂的事情会败露,所以决定铤而走险,不过他在酒里下毒鼠强这件事也足够愚蠢,以为掌握好份量就不会被人查出,没想到最终还是被追查到了。
秦传良感叹道:“什么时候小清也能把个人问题解决了,我也就没有遗憾了。”
秦清点点头。
张扬笑道:“秦叔叔,您这就护上了,得,我不说,我不说!”
秦白道:“我可没说什么!”
常颂点了点头道:“你真是敬业,其实这件事用不着你这么急赶过来,没有人员伤亡,也不是你的责任!”
秦白听到动静走了出来,笑道:“张扬,你怎么才来啊!”
秦清瞪了他一眼道:“天底下但凡漂亮点的女孩子你哪个不熟悉?”
秦清心头一暖,嘴上却啐道:“你这个小毛孩子胡说什么?”她的声音却微微有些颤抖起来,连秦白都看出姐姐的情绪变化,其实秦家人对秦清和张扬的关系已经心知肚明,不过他们两人从不愿承认,他们也不好询问。
左援朝把怒火自然要发泄在了曹正阳头上,把曹正阳叫到面前,狠狠了半个多小时,曹正阳虽然不知道张传义和韩国人有内幕交易,可他也收过张传义的一些礼品,礼物虽然不算贵重,可现在张传义落案,性质就变得微妙起来。原本曹正阳的安代集团还抱有最后一丝希望,现在这件事发生之后,他已经彻底断绝了和安代集团合作的念头。
左援朝道:“虽然发生了一些小插曲,可我们对海德集团的接待工作还是基本顺利的,他们应该还会在江城呆两天,具体的工作也由严副市长负责,大家辛苦m•hetushu.com了一天都累了,咱们散会,注意保持通讯工具畅通。
张扬道:“我怎么觉着有些熟悉呢?”
张扬点了点头道:“还有两天假,我送你过去!”
从江城到岚山直线距离有近六百公里,幸好现在是春节,路上车辆很少,车辆能够提起速度,两人轮换着开车,晚上十二点半就已经来到了岚山。
张扬笑道:“好嘛,以后吃菜可不愁了!”
下面都笑了起来,张扬来了一句:“左市长,这过节的加班费您啥时候给发了啊!”
秦清笑道:“听说这件事,我连夜从江城赶过来了!”
秦清禁不住笑道:“我爸看到小白带来了女朋友,高兴的跟个小孩似的,他亲自下厨做饭去了!”
秦清俏脸一热,父亲当着张扬的面这么说,显然是有所指,她端起酒杯道:“事业和感情不能兼顾。您老就别操心了。”
左援朝道:“杜书记是个坚强的人,我相信他已经从悲伤中解脱出来了,咱们江城这么多老百姓还等着他呢?”他本想问问张扬和文家的情况,可话到嘴边又觉着有些不合适。此时他的手机响起,却是他大哥左拥军喊他回去吃饭,左援朝挂上电话笑着向张扬提出邀请道:“我大哥喊我去吃饭,一起去吧?”
常海心小声道:“秦市长,这件事是不是很严重?”
张扬笑道:“常市长,其实我这次出来就是为了拜年的,您这儿是第一站,明天我去东江,给顾书记、宋省长他们拜年!”
张扬给常颂夫妇拜了年,他也没拿什么东西,把车里备着的一支老山参作为礼物送给了常颂。
秦清柔声道:“我不困!你陪我这么远过来,我都没时间陪你!”
张扬道:“我还当是什么好事呢,得,严副市长,等下次赴欧旅游的时候您叫我,这次就算了!”
常海心不由得有些担心,这件事肯定要牵连到她大哥,她叹了口气道:“我大哥从昨天下午出事到现在都没见人,还在工厂里处理事情呢?”
那女孩向他笑了笑道:“来了!”
听到马上要有经贸考察团,与会人员又开始低声交流了。
秦清听到张扬的说话声也走了出来,笑道:“沈薇真是不错,小白的眼光还真行!”
左援朝笑了笑,心中很是羡慕,虽然他也想给顾允知、宋怀明直接拜年,可关系没到那份上,考虑再三还是没冒昧打电话。左援朝道:“刚才我给杜书记打了个电话,他过两天就回来了!”
张扬来到两人面前,恭恭敬敬道:“左市长好,严副市长好!”
常颂道:“小秦,岚山日化厂的事情要好好调查,把这次的时间作为一个反面教材通报给岚山各大企业,让他们一定要注意生产安全问题。”
张扬笑道:“辣妹啊,那小护士强悍的很,以后有的你受了!”
张扬看了看时间,距离开会已经不到四个小时了,关切道:“你睡吧!休息好明天才有精神开会。”
看了看时间,才到下午四点多钟,张扬给楚嫣然打了个电话,楚嫣然和外公外婆他们在荆山市呢,楚嫣然让他不要奔波了,回静安呆两天,元宵节就来江城。
所有人轰然大笑。
张大官人不无得意的笑道:“我是以德服人!”
张扬笑道:“怎么?心里是不是特感动,所以想报答我?”
秦清的电话刚巧响了,她出去接电话,借以掩饰内心中的羞涩。
常颂道:“你们不说,是因为你们所有人都顾忌我的面子,事情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放心吧,我个人是没有任何意见的!”
张扬笑道:“我不说了,秦叔叔呢?”
秦传良从外面走了进来:“只和_图_书要人家女孩子好,管人家出身干什么?在文革那会儿你们都是黑五类!换成现在谁家闺女愿意跟你?”
秦清来到岚山后第一件事就赶赴岚山市人民医院,去探视伤者的情况。
市长常颂道:“先别忙着道歉,开发区虽然属于你分管的范围,可安全问题并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再说了日化厂的事情是意外,和工厂本身的管理有着直接的关系,我们虽然要追究责任,可也不能盲目的追究责任!”
常颂的妻子袁芝青正在家里炸年糕,看到张扬过来也是十分开心。
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张扬道:“我也就是一干粗活的料,领导派我去,我只能答应,不过常凌峰我得带上!”
秦清点了点头。
“你在这儿也解决不了问题!”
秦清道:“春节期间,市里最重视的就是安全问题,这次的事情会被树典型了。”
左援朝又道:“好好检讨一下自己,工程厂的内部可能不止张传义一个人有问题,你好好查清楚,尽快给我一个交代!”
张扬道:“清姐,等你以后当官当烦了,忽然想找个人嫁了,我又没结婚,你不妨考虑考虑。”
秦清笑道:“我说张扬,你这么大人了还在背后说人坏话!”
左援朝也点了点头道:“张扬,真省不出你还是个伯乐,连常凌峰这种出色的人才都能被你罗织到!”
张扬抓住她浴巾的一角,轻轻一扯,浴巾从秦清完美无暇的娇躯上滑落。张扬道:“这份新春礼物我要了!”
左援朝道:“刚才我和海德集团的首席执行官施梅内德先生进行了一番详谈,他对我们江城工程机械厂是很满意的。接下来两天他们还会对我们江城的总体投资环境进行考察,而且,他已经向我们正式提出邀请,请我们去海德集团参观!”左援朝适时的停顿了一下,拿起茶杯喝了口水又道:“早在去年我们就提出请进来走出去的口号,我们的赴欧经贸考察团也因为种种原因搁浅,节后,我打算重新准备这件事,只有走出去才能看到别国的先进经验,才能看到我们和其他先进国家的差距,才能开拓我们的思路,我们的经贸考察团以企业为主,就交给严副市长负责,节后你们尽快组织这件事,实在是不能再拖了。”
左援朝笑道:“本来说回来的,可突然要和几名同学一起去加拿大滑雪,所以就决定在那边过年了!”
岚山市委书记周武阳最后一个进入会议室,新年伊始就遇到这种事,让岚山市委领导层都感到十分的郁闷。周武阳坐下后,先向市长常颂点了点头,然后开口道:“今天把大家召集到这里开这个会议,主要是为了日化厂的事情,昨天下午日化厂发生的爆炸,造成了很大的损失,一共有十七名工人受伤,虽然没有人员死亡,可这起事件已经给日化厂的形象造成了影响,加上这件事发生在春节当天,在岚山的震动很大。国家提倡节日期间一定要安定祥和,咱们岚山日化厂这次的事情,把开发区百日安全生产无事故给报销了。”
张扬计划明天再经东江返回江城,秦清因为忙着处理事情也没有时间陪他,对常海龙的邀请欣然应允。既然秦清已经把他来岚山的消息公布,张扬处于礼貌还是有必要去给常颂拜年的,他驱车去了市委家属院,常颂也是刚刚到家,他前脚进门,张扬后脚就跟了过来。
严新建笑道:“张扬,这次市里给我们的担子可不轻,任务指标都下来了,如果我们拉不到投资项目,回来要受批的。”
沈薇的厨艺很不错,张扬吃得赞不绝口,秦传良心情大好,破例多喝了几杯。和*图*书人喝多了酒,话自然也就多了一些,他问道:“小薇啊,什么时候约你爸爸妈妈出来吃个饭,咱们两家人见见面。”
张扬拥抱着秦清,轻吻她的额头道:“没事儿,我在这里!”
秦清虽然明白这次常海天肯定要负责人,不过毕竟所有人都要顾忌到常颂的面子,这件事不好说出来。
秦白点了点头道:“她父母都是卖猪肉的,有一个哥哥是卖水产的!”
张扬点了点头和左援朝在停车场分手,他晚上答应了秦清要一起吃饭。开车来到秦清家门口,发现秦白的警车也停在那里。
左援朝笑道:“新年新气象。咱们在新春的第一天就在为江城的改革发展而努力,我认为这种奉献是值得的,大家心中不会有任何怨言,你们说是不是啊?”
张扬道:“没什么,原本就是我工作范畴内的事情。”
张扬启动引擎:“六点半的班车,好像是凌晨五点钟才到吧!”
张扬叹了口气道:“杜书记是个孝子,这件事对他的打击很大。”
常海心道:“我值班!”
此时张扬打来了电话,她拿起电话,并没有回避,故意装出惊喜的样子:“张扬!你来岚山了?”
秦清点了点头:“只有这班车了,你快走吧,再晚连这班车都赶不上了!”
张扬指着那女孩的背影道:“怎么个情况?”
市委书记周武阳道:“道歉不是目的,我们真正的用意是让岚山的所有企业能够把安全生产放在第一位。经济发展重要可是要在安全和谐的前提下,现在是新年期间,我也不耽误大家的时间了,秦清,开发区是你的分管范围,这件事一定要处理好,尽量做到让伤者的家属满意,不要造成不良的社会影响。”
沈薇俏脸一红转身出去了。
秦清点了点头,声音低柔道:“我想取悦你,想让你开心高兴!”
左援朝道:“我们正说赴欧经贸考察团的事情,这次的考察团严副市长挂帅,他第一个点的就是你!”
沈薇红着脸点了点头。
张扬陪着左援朝向停车场走去,左援朝有意无意道:“给宋省长拜年了吗?”
秦清有些疲惫的点了点头,她先去洗手间冲了个澡,然后用白色浴巾包裹着娇躯来到床边坐下。张扬轻声道:“情况怎么样?”
左援朝道:“你啊,身为一厂之长对下面的情况缺少了解,如果不是海德集团的事情,还引不出这么幕后的事情,如果和安代集团合作,你等于把工程厂给糊里糊涂的卖了!”
秦清不解的看了看他:“只有二十五分钟了,从我家开到火车站也得十五分钟,你快点好不好,你不是故意拖延吧,十万火急,我必须得回去!”
秦清道:“这次日化厂的爆炸事故,我应当承担责任,是我没有抓好开发区安全生产问题!为此,我向在座的各位常委表示郑重道歉。”
秦白红着脸点了点头道:“就是抢走我警官证那个!”
秦清开始意识到张扬教给她的打坐调息功夫悄然改变着她的体质,她虽然一夜未眠,可是并没有感到任何的疲倦,她今年已经二十九岁了,却拥有着让十八岁少女艳慕的细嫩肌肤,她相信,这个被自己深爱的男人绝不是一个普通人。
张扬给秦清打个了传呼,把自己的房间号告诉她。
严新建一听就急了:“那怎么可以?”看到张扬一脸的坏笑,顿时明白这厮是在故意开玩笑,乐呵呵摇了摇头道:“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这次考察团的先锋官就是你。”
张扬把接待海德集团的任务交给了常凌峰,现在他是无事一身轻,罗慧宁的那个电话打开了他的心结,张扬郁闷多日的心情开始变和图书得明朗起来。
秦白的脸居然有些红了:“沈薇!我……女朋友……”
张扬点了点头,跟他们姐弟俩回到房间内喝茶聊天,沈薇买了酱油回来,拿起围裙很麻利的扎好,去厨房帮忙了,秦清对这个未来的弟媳妇也是相当满意。轻声道:“小白见过她的父母了吗?”
左援朝在当天下午又临时召开了一个碰头会,参加会议的都是当天参与招待海德集团的那些人。左援朝的情绪并没有因为张传义的事情受到影响,毕竟这件事已经查了个水落石出,而且没有造成更恶劣的影响,他微笑道:“今天是大年初一,因为德国客人的来访,大家全都没有得到休息,把本该用来陪家人的时间用来陪德国客人,同志们辛苦了!”
所有人同时鼓掌。
荣鹏飞也没有想到追查投毒案居然查出了一件商业间谍案,左援朝知道这件事后气得拍起了桌子,难怪韩国安代集团对我方的情况了解的如此清楚,搞了半天有内奸。
曹正阳道:“左市长放心,我一定好好检讨自己!”
张扬之所以这么顺利进入市委家属院,是因为过去他来岚山的时候常海心就帮他办了个出入证,平时没用的时候都扔在手套箱里,这会儿派上用场了。
秦传良叹了口气,女儿昨天刚到今天就要走,他的心中自然不是滋味。
凌晨四点钟的时候,秦清方才敲响了他的房门,张扬拉开房门,秦清带着室外的寒意扑入了他的怀抱中。
左援朝笑道:“每人一百块加班费,拿回去好跟老婆交代!”他的幽默自然又引来了一片笑声。
曹正阳脊背上满是冷汗,这件事恐怕他也推卸不了责任。
秦清接完电话回来,神情却变得无比凝重,她声音凝重道:“不好了,岚山日化厂发生爆炸事故,我得马上赶回去处理!”
“别忘了,我永远都是你的千里马!”
党委副书记吴明道:“我赞同常市长的说法,这件事最好还是责任到人!”他说完这句话发现周围并没有人响应,这才觉察到有些不对,忽然响起岚山日化厂的副厂长常海天就是常颂的儿子,好像他还是负责生产的,责任到人不就是直接把火烧到了常海天头上,吴明顿时不安起来,自己一向精明,这次怎么说话不经大脑呢?
左援朝笑道:“这次海德集团的事情多亏了你啊!”
秦传良道:“张扬,人家女孩子家面薄!”
张扬把她送到了岚山市人民医院,自己在不远处的凤源大酒店住下。在电视新闻中看到,岚山日化厂这次的爆炸事故造成了十七人受伤,幸好没有死亡,因为岚山日化厂位于开发区,秦清恰巧分管这一块,所以她必须处理这件事。
秦清暗赞张扬聪明,嘴上却道:“怎么不提前说一声,我正忙着呢,估计今天没时间陪你了,这样吧,我让海心过去带你转转。”
秦清叹了一口气:“我打车!”她推开车门,却被张扬拉住手腕:“清姐,别急,我在这儿呢!”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行啊小子,两天不见居然泡上了女朋友。”
张扬道:“我送你吧!”
秦清点了点头,她回房简单收拾了一下,就登上了张扬的吉普车:“火车站,我赶六点半的火车!”
张扬在电话那头听到秦清这么说,马上意识到她身边一定有人,而且这个人自己十有八九认识,他很快就推测到这个人是常海心,不觉笑了笑,低声道:“装得挺像,是不是常秘书在身边?”
张扬笑道:“怎么会晚?”
两人一边说一边走下电梯,在电梯口处遇到了常颂的女儿常海心,常海心抱着一摞文件,看到秦清先问候了一声,然后又叫了声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