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81章 旧账

张扬笑道:“我本来是去东江拜年的,可想了想岚山离得又不远,既然过来了就得转一圈给你们打个招呼,不然以后又要落你们的口舌。”
刘文军装出一脸的迷惑道:“张主任什么意思?”
张扬皮笑肉不笑道:“刘社长,久仰,久仰!”
两人出了门,常海天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拿出一盒烟,抽出一支点上。
张扬笑道:“我怕你说吗?你说出来谁会相信啊,就算有人相信,我悄悄弄个死无对证不就行了?”
常海天道:“时间差不多了,咱们过去吧!”他了解张扬的脾气,生怕继续留下来回头他再和刘文军发生冲突。
常颂第一句话就问道:“厂子里的事情怎么样了?你打算怎么处理?
张扬笑道:“没什么!”
常海天毕竟有心事,酒没喝多少,已经有了醉意,常海心看到大哥的样子,及时奉劝大家不要喝下去。几人离开了水上人家,常海龙有些歉意的和张扬握了握手道:“今天不巧,没能陪你喝尽兴,等有机会咱们再喝。”他年后还会去江城,张扬帮他联系了南林寺商业广场一些装修业务,需要和安语晨、乔梦媛面谈。
张扬笑道:“不了,我和海龙他们几个约好了,晚上出去吃!”
几名大汉嘿嘿笑道:“看不出还是一美女啊,想报警你就报呗,我们打人怎么了?要不要多告我们一条非礼啊?”其中一人伸手想去摸秦清的俏脸,却被秦清闪电般抓住手指,拧得他大声惨叫起来,秦清随即抬起一脚踢在他的裆下,痛得他哀嚎着跪倒在地上。
张扬道:“看来你对我还是缺乏了解!”他一伸手抓住刘文军的领子,稍一用力就把刘文军从车窗里拽了出来,刘文军吓得魂飞魄散:“你……你……干什么?”
“别介啊,你是老大,你凭什么都把压力交给我呢,万一我生个女儿怎么办?”
常海天听说之后,不由得又叹了口气。日化厂的爆炸事件真不是时候。
常海龙笑骂道:“你这张破嘴,真是不积德!”
秦清在吉普车内看到了这一情况,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厉声道:“你们干什么?无法无天了?赶快走,我报警啊!”
常海龙道:“你别笑我,大哥,你个人的事情也该解决。”
张扬想起那个终日笑嘻嘻的吴明,想不到这个岚山市委副书记这么卑鄙,他叹了口气道:“我说刘社长,你这么大一个人怎么就没有脑子。别人拿你当枪使你也看不出来?”
他们一边说一边走入茶社,却见茶社大门上悬挂着一个条幅,上面写着欢迎岚山晨报社新春棋牌大赛在我店举行。
常海天干了那杯酒道:“我是先立业后成家,给常家传宗接代的任务就教给你了!”
秦清摇了摇头道:“不想吃!”
秦清道:“没必要,还是我跟庞局说吧,让他抓抓星华娱乐城,好好整顿一下!”秦清说完就给公安局长庞忠良打了个电话,她和庞忠良私交不错,庞忠良听到秦副市长的命令,马上就派警车去星华娱乐城门口站岗了。
常颂道:“你一个妇道人家跟着掺和什么?身为男子汉当然要有担当!”他欣赏的看着儿子道:“你做得对!”
刘文军的痛苦每个人都m.hetushu.com看在眼里,常海天心说这厮不知怎么得罪张扬了。
张扬觉着自己并不适合留在这里,他笑道:“你们爷俩先聊着。我出去还有点事。”
秦清向张扬道:“报警!”
刘文军鼻青脸肿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向周围赶过来的同事道:“我不小心踩空了……哎哟喂……”
几人分手之后。张扬驱车离开,可看到绿荫茶楼前方刘文军也从里面出来,开着一辆桑塔纳沿着湖北路走了。张扬本以为这厮早已走了,想不到还是被自己给遇上了,他加速追了上去,一个突然的变道,挡在桑塔纳的前方。
他向张扬点了点头,并没多说话就走了下去,常海天道:“他是岚山晨报社的副社长刘文军!”
刘文军怎能听不出人家在威胁自己,他笑道:“张主任,我想咱们可能有点误会!”
张扬点点头。按照秦清说得地址来到了蛋糕店,他让秦清在车里等着,自己过去给她买吃得。他挑选了几样蛋糕正准备结账的时候,却看到一个人冲了进来,随后又进来了四名彪形大汉。
张扬道:“谁都会遇到不顺心的事儿,别藏在心里,我看辞职也未必是什么坏事,你在日化厂干得再好也是给人家打工,出来之干也许会有更大的发展呢?”
刘文军吓得猛然踩住刹车,差点没撞在吉普车的车尾上。
袁芝青道:“外面的饭菜有什么好吃的,还是回家来吃!”
刘文军在张扬的面前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直到他被浸泡的双手不断挥舞,就快窒息,张扬方才把他给拖了出来,冷笑道:“说不说?”
张扬推门走下汽车,来到刘文军的车前,轻轻敲了敲玻璃,刘文军隔着玻璃看着张扬,犹豫了一会儿才把车窗落下,脸上挤出一个笑容道:“张主任找我有事?”
常海龙道:“哥,事情既然已经出了,就别老想着了,你刚说要辞职,要不这么着吧,你先来金典帮我,我给你个经理干干。”
张扬看到岚山晨报社几个字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他是想起了当初和秦清在翡翠谷温泉幽会的时候,被两名晨报记者给盯上了,据说是受了副社长刘文军的指使。
张扬怕他叫唤,伸手就把他的穴道封了,其实按照张大官人现在的政治修为。原本不会采用如此粗暴的手段,可张扬最近一直心情都不好。再说,他对上次和秦清在一起被偷拍的事情耿耿于怀,脾气一上来,当然就不会计较手段。
经他这么一说,秦清想起来了,她颦起秀眉道:“这个人真不是一个好父亲!”
张扬冷安道:“你少给我装蒜,翡翠谷盯我梢的两个记者是不是你派去的?”
常海龙听到话题越扯越远,笑道:“得了,咱们怎么把话题扯到生孩子上了,张扬,说说看,你跟刘文军到底有什么矛盾?”
刘文军道:“我也后悔,你放心,我什么都不会说,我发誓,我什么都不会说!”
张扬一听是这厮,心里的火就上来了,如果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早就冲上去揪住他痛揍一顿。
刘文军想叫叫不出来。被张扬拎小鸡一样拎到湖边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打得刘文军晕乎乎的,不等他头脑www.hetushu.com清醒过来,已经抓着他的头发,把他的脑袋整个浸泡在冰冷的湖水中。
袁芝青看到儿子一脸憔悴,有些心疼道:“你别忙着问他,海天一宿没睡了,你让他休息休息再说!”
常海天道:“我刚才和张扬说过这件事了,我准备先休息一段时间,等休息够了,调整的差不多再考虑做什么,我估计,十有八九还是会和化妆品行业有关,毕竟我对这行已经熟了!”
刘文军仍然笑道:“张主任把我说糊涂了,我明白什么?”
张扬不无嘲讽道:“想不到你还有点血性!”他放开何卓成的手臂:“欠人钱?是不是那个汪东来?”
张扬笑道:“人家三年后结婚,又没说三年后要孩子。”一句话把薛燕说得俏脸通红。
刘文军大口大口喘着气,张扬看到他没有反应,又把他给摁了下去。如此这般折腾了三次,刘文军再也撑不住了,他拼命点头表示自己愿意说。
张扬道:“你心里明自啊!”
这时候常海心从外面走了进来,和她一起过来的还有刘文军。看得出刘文军很会做事,这次还专门带了两盒软中华过来。
刘文军及时站起身道:“我不耽误你们玩了。”他匆匆向门外走去,张扬却跟了出去,叫了声:“刘社长!”
“吃饭了没有?”
刘文军听到他喊自己,吓得慌忙就逃,惊慌中,一脚从楼梯上踏空,叽里咕噜的滚了下去,摔得七荤八素,常家兄妹听到动静也慌忙赶了出来,看到刘文军的惨状,常海龙还以为是张扬把他扔了下去,低声道:“你出手够狠的!”
张扬道:“要不我跟常市长打个招呼!”
张扬和常海天赶到的时候,常海龙他们已经到了,常海龙也知道大哥遇到了事情,因为害怕影响到大哥的心情,他也没问,笑着向张扬道:“怎么年初二跑到岚山来了?该不是去拜会何歆颜的家人吧?”按照平海的风俗,年初二是闺女婿上门拜会岳父母的时候,所以常海龙会有些说。
常海天道:“我知道市里面要严肃处理这件事,我已经向厂方递过辞呈了,身为生产厂长,我应该对这件事负责!”
张扬对常颂三个子女的印象还是相当不错的,他们身上并没有其他高干子女的娇娇之气,单从常海天在这次事件上能够主动站出来,就能够看出他很有责任心,敢于担当。张扬道:“真的决定了?”
常海天笑道:“让我给你打工,听你指使,我才不干呢!”
常海龙笑道:“还是你有心,大过年的跑这么远来拜年!”
常海天洗澡下来。
张扬看到他的狼狈相不禁想笑。
依着张扬本来的意思,是想抓住刘文军好好问问,看看到底是谁在背后指使他,不过今天显然不是时候。
张扬去卓宁街接了秦清,秦清不出意外的乔装打扮了一番,上了吉普车,解开发髻,一头乌黑的长发如瀑布般飞泻而下,她靠在椅背上轻声道:“一天都在开会,真是有些累了。”
常海天道:“妈,我不累!”他向父亲道:“原因已经查明了,是工人操作失误引起的,和投资方也已经谈好了,先给工人们看病,至于赔偿以后再谈,厂方不会拖欠赔款的常颂和图书点了点头道:“能解决好最好不过。”
袁芝青听他说的有道理,不觉笑了:“既然这样我就不勉强你们了他们正说着话,常海天从外面走了进来,从昨天起他就为日化厂的爆炸事件奔波忙碌,脸色有些不好,看到张扬颇感意外,他和张扬打了个招呼,先去洗澡。
张扬看了看已经上车的常海天。低声笑道:“好好陪着你大哥,他心里不舒服!”
张扬道:“看你的样子也是个明白人。装下去也没什么意思。咱俩可能不熟,不过我这人的脾气很不好,体制中很多人都知道,我想我不用提醒你吧?”
常海天苦笑道:“我暂时可没这么想过,先休息休息再说。”他给二弟常海龙打了个电话,常海龙和薛燕刚看完电影,约了在水上人家旁边的绿荫茶社碰面。
张扬点了点头,摸出电话,何卓成却紧张万分道:“我没事,别……别报警。”他这才认出眼前为他解围的男子竟然是张扬,何卓成这个狼狈样落在张扬眼里,自然尴尬集分,他转身就逃,却被张扬一把抓住手臂,微笑道:“急什么?惹了事情就想走啊?你逃得过初一逃得过十五吗?”
何卓成十分狼狈,被打的鼻青脸肿,脸上多处血污,身上的衣服也被扯烂了多处,面包店的几名服务员吓得都尖叫起来。
虽然是春节期间,水上人家的生意仍然火爆非常,常家三兄妹和这边的经理吕胜利也很熟,他们要了个六人包间,吃饭前常海心专门又给秦清打了个电话,秦清正和开发区的几位领导召开安全生产会呢。
刘文军当初派两名记者跟踪秦清,全都是市委副书记吴明的主意,他和吴明关系很好,吴明让他帮这个忙,刘文军权衡之后,才这么干,其实他和秦清也没什么矛盾,在翡翠谷温泉,他派去的两个人被张扬发现并痛揍了一顿,秦清回岚山之后,专门给他打了电话,刘文军对此是矢口否认,好在秦清事后也没有追究,后来刘文军才开始去调查张扬的来头,不查则已,一查把他吓了一跳,吴明显然把他给坑了,张扬这种人又岂是他能够得罪起的。
秦清原本答应要来吃饭,可因为紧急安全会议还是耽搁了,她给张扬发了个信息,约定晚上见面的地点。
张扬道:“怎么能不吃饭呢?长期这样肯定对身体不好!”
常海龙要了上好的龙井,又点了几样茶点,要了副扑克。距离晚上吃饭还早,来茶社就是为了消磨时间,常海天因为心里又事,明显的心不在焉,不一会儿就输了五百多块,他把扑克牌扔下道:“不玩了,我脑子乱糟糟的,今天纯粹就是一自动提款机。”
常海心道:“这么久啊,那我岂不是要等好久才有小侄子逗着玩。”
常海心道:“你是不是跟他有矛盾啊?”
常颂笑道:“你这个老太婆,人家年轻人是想在一起畅所欲言,在一起尽情玩乐,我们在场反而拘束!”
秦清道:“阜宁广场那儿有家美佳乐蛋糕店,现在应该没有关门,你开过去,我去买点东西留着晚上吃。”
常海龙道:“海心,你别问了,薛燕面子薄,被你问得都不好意思了,我帮她回答,我们三年后结婚,就定在香港回归那和-图-书一天。”
谁都知道事情肯定没那么简单,可张扬既然不愿意说,其他人也不方便问下去。
何卓成道:“这事儿你千万别跟歆颜说!”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过去都没见过他,怎么会?”
张扬说完那句话就走了,何卓成也不敢停留,慌忙逃了。
岚山晨报社的活动在一楼大厅,他们要了个二楼的雅间,上楼梯的时候,一名颇为富态的中年人里面走了下来,看到常海天兄弟俩,马上笑容可掬的迎了上来,很热情的跟他们握手:“海天、海龙真是巧啊,你们也来玩啊,今天的消费全都算我账上。”
随着时间的推移,刘文军渐渐把这件事给淡忘了,谁曾想会在这里遇到张扬,刘文军笑道:“原来是张主任,久仰大名!”他主动向张扬伸出手去。
常海天和常海心被他引得大笑起来。
那四名男子抓住何卓成拖了出去,何卓成声嘶力竭的叫道:“救命!”
何卓成点了点头,他虽然知道张扬很厉害,可毕竟张扬是条过江龙,人家汪东来才是岚山真正的地头蛇。
常海心道:“那你总不能就当一无业游民,以后就这么混下去吧?”
“你有什么急事?赶着去还人钱啊?”
常海天笑着点了点头,兄弟之间的这份情谊尤为难得。
常海心道:“女儿就女儿呗,你们还重男轻女啊!”
张扬道:“汪东来这个人真不是东西,当初答应那十五万不要了,后来歆颜让她爸爸把钱还给他了,现在居然又要利息,真是气人。妈的,惹火了我,我就把他的星华娱乐城给砸了!”
刘文军听说张扬的名字之后,明显愣了一下。
张扬的解释干脆利索:“我看他不顺眼!”
秦清不无嗔怪的看了他一眼:“你怎么回事?火气这么大,现在是法治社会,打打杀杀的能解决问题吗?再说了,你还是一个国家干部,咱可不能为非作歹!给党旗抹黑!”
常海龙道:“干脆自己开家日化厂,资金方面我一定会给你最大的支持。”
常海心和薛燕小声嘀咕着,她是在问薛燕什么时候才能和她二哥结婚。
直到张扬走远,刘文军方才梦醒般连续打起了喷嚏。
何卓成叹了口气道:“还不是那次歆颜签约的事情,我已经还过他十五万了,他找我要利息,歆颜又不在岚山,我哪有钱给他们!”
其他三名同伴看到形势不妙,上来想要围攻秦清,张扬从身后赶到,一脚踢飞了一个然后干脆利索的两拳放到了另外两个冷笑道:“什么东西,不知道现在是法治社会啊!”
袁芝青道:“有没有这么严重,非要搞到辞职!”
常海天点了点头:“我想这是最好的结果!”
汪东来和庞忠良也是老交情,一看到公安派巡逻车站岗,马上就明白自己得罪人了,这厮电话打给了庞忠良,被庞忠良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通:“你还想不想做生意?岚山就这么大点地方,你把几位市委常委都得罪完了,你早晚得卷铺盖滚蛋!”
张扬也笑眯眯把手伸了过去,两人的手握在一起,刘文军只觉着自己的手宛如被握在铁箍之中,从张扬掌心中传来的力量几乎要让他的骨骸碎裂,刘文军脸色骤变,一张面孔连血色都没了,额头之上和-图-书布满汗水,还好张扬只是稍稍惩戒了他一下马上放手。
常海龙笑道:“哥,别败兴啊!玩玩呗,就当你过年给我们红包了。”
刘文军打了个冷颤,就凭张扬的手段想悄声无息的弄死他还真不难。都说鬼怕恶人,刘文军现在对张扬是怕到了极点。他颤声道:“张主任,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张扬呵呵笑道:“你怎么做我根本不在乎,算了啊,这事儿你知道我知道就行!”他扔下刘文军一个人在寒风中瑟缩着,开着他的吉普车扬长而去。
何卓成老脸通红道:“我还有急事……”
张扬一听就火了,这个汪东来胆子真是不上次他自己说不要那十五万了,现在不但要钱居然还要连本带利一起要回去,张扬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出尔反尔,汪东来在他眼中不过是岚山的一个地痞,这种不上台面的人物居然也敢挑战他的权威,张扬向何卓成道:“你不用给他钱,下次他敢找你要钱,你让他直接找我要。”
张扬道:“又没死人,也没造成重伤,公开道歉就行了,不一定非得要离开啊!”
常海天道:“刚刚给我们老爷子拜过年了!”
张扬这才解开了他的穴道,刘文军的双眼中充满了惊惧参半的表情。过去都是在武侠小说上看到点穴功夫,今天算是见到真实的了,他被张扬吓破了胆子,哆哆嗦嗦道:“我说……我说……都……都是吴……吴明……让我这么做的……”
常海天道:“你别忙着走,我跟你一起出去!”
张扬道:“何歆颜的父亲,这个人很势利,上次拿了星华娱乐城的十五万,要把歆颜三年的经纪人约交给星华,我当时阻止了这件事。”
张扬看了看他布满血丝的双目,有些同情道:“一宿没睡了你就不困?为什么不在家休息一会儿?”
薛燕笑道:“天哥,您不玩了,我们可就缺人了!”
常海天道:“睡不着,我在日化厂干了就快七年了,好不容易有了点成绩,却出了这件事!”
何卓成听到这话,顿时泄气了,叹了口气,转身看了看,此时秦清已经回到车上去了,她不想别人认出自己。
张扬举起酒杯道:“新年新气象,咱们共同喝了这杯酒,希望所有的晦气从现在起都离我们远去,今年咱们都顺顺利利,该升官的升官,该发财的发财,该生孩子的生孩子!”
其中一人道:“你欠钱不还,就走到法院也不占理!”他们把何卓成拖到门外,推倒在地上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秦清望着何卓成仓皇逃窜的背影轻声道:“你认识他?”
常海龙看到他望着条幅呆呆出神,不禁用手肘捣了捣他道:“怎么了?想起什么了?”
袁芝青将刚刚炸好的年糕端了过来,让张扬尝尝,她笑道:“张扬,晚上在这儿吃饭,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常海天邀请他坐下,这才把张扬介绍给他。
那人进来之后就大所救命,张扬听他声音有几分熟悉,定睛一看竟然是何歆颜的父亲何卓成。
常海天道:“责任必须要有人承担,我不出来承担这件事,别人一定要说我爸爸是市长,他利用职权保护了我,我不想给他造成困扰,再说了,我是日化厂的生产厂长,我理当对这起事件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