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83章 兔子不吃窝边草

张扬哈哈大笑,指着常凌峰不断摇头。
常凌峰笑道:“市里定下来的事情,我们能有什么意见,刚才严市长的秘书说,让我们尽快把名单确定下来,马上就要安排办理出国考察的手续。”
左拥军笑道:“我倒是想去,可是医院的事情走不开,只能等以后了,相信随着江城改革开放的发展,这样的交流机会会越来越多。”
于子良对张扬的悟性赞不绝口,抛开医学理论知识不言,张扬在手术水平方面的进展可以用一日千里来形容,往往于子良指点过他一些东西之后,他就会把诀窍和关键之处记住,于子良带过不少学生,其中大都是名牌医科大毕业,可纵观所有学生在手术上的悟性和张扬相比都差出许多。
苏小红的声音从厨房内传出来:“牙刷毛巾都给你准备好了,洗漱一下出来吃饭!”
杜天野道:“想法很不错,这件事不是那么容易的,必须申报国务院、中央军委立项!等批下来还不知道什么时候。”
苏小红微微一怔,随即感觉到杜天野口中的小玲应该就是他的爱人。她关上灯准备离开的时候,杜天野却一把将她抱住:“不要离开我……”
常凌峰道:“这次去的全都是国企领导,既然是去招商,就应该把江城全方位的形象展示出去,考察团在法兰克福有展会,我已经让江城制菩厂、汇通、天骄几家有代表性的私营和合资企业做好资料,到时候张主任一起带过去,在展会上宣传一下。”
苏小红深有同感道:“直到碰得头破血流!”
于子良道:“仔细考虑之后。我还是决定和第一人民医院合作,左院长说得对,在国内医疗市场上,靠我单打独斗是不行的。”
张扬笑道:“公派出国,不必麻烦了!”
张扬不屑道:“懒得管他,这次是去招商考察,又不是探亲旅游,他二十六个字母都认不全,跟着去干什么?”这厮说这句话的时候就没有想过,他自己能认全二十六个字母吗?
张扬意味深长道:“有草的地方就会有兔子!”
算上张扬自己,两个名额已经用去了。还有一个名额就显得格外珍贵了,肖桂堂很想去,一是因为他的儿子在英国留学,英国伦敦也是考察团的必经一站,他刚好可以看看儿子,还有就是这次招商考察如果能够引资成功,搞不好连全年任务都完成了,他也想要成绩。肖桂堂认为这个名额本该就是自己的,放眼招商办。除了张扬这个常务副主任,自己是资格最老的一个当然是他最有资格。
杜天野又说了两句挂上了电话。
苏小红笑道:“还没来得及拾掇呢!”
于子良点了点头道:“招商工作可不好做,欧洲人挑剔的很!”
杜天野跟着苏小红下了路,前方的路况很差,曲曲折折的开了五六公里,中途还过了一座浮桥,这才抵达玉泉湾,苏小红在竹林前的空旷地带停好了车,杜天野把车跟她并排停了,有些好奇道:“这地方这么偏僻,你怎么找到的?”
苏小红道:“这酒又叫三碗不过岗!”她端起面前的小黑碗:“我最多只能喝半碗,杜书记的酒量厉害,我看三碗应该没问题。”
其实张扬也没闲着,他这会儿正跟着于子良呆在手术室呢,只从结识了于子良之后,张大官人忽然对西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确切地说他是对外科手术有兴趣。虽然于子良说过,只学开刀不学基础理论知识最多能当个开刀匠,可对张扬而言开刀匠就已经足够了,西医用药在他看来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张扬道:“你别给我戴高帽子,我自己什么成色我清楚,在国内我还行,该动口我动口,该动手的时候我也不含糊,可你和_图_书让我踏出国门,我对人家说什么压根不懂,除了动手我别的都不会了!”
杜天野犹豫了一下。
张扬道:“左院长有没有兴趣一起去看看?”
张扬点了点头道:“正和严副市长商量这件事呢,江城很多企业的领导都想参加代表团,都觉着这次是个难得的推广机会,我们正综合考虑,争取十天内把具体的名额确定下来!”
杜天野又喝了一口,第二口的感觉就舒服了许多,也开始品味到酒水的香醇味道。这里的环境让他感到放松。没有人认识他,他可以开怀痛饮,他可以畅所欲言。
于子良暗自佩服,这厮虽然年轻,可头脑的灵活性可不是盖得。
肖桂堂把市里反馈来的名单递给张扬,张扬看了看,江城市几个大型企业的领导都在其中,包括工程机械厂的曹正阳,江城酒厂的刘金城,江城第一纺织厂的薛明,因为这次是市里组织,所以前是国企领导。张扬点了点头,他对那些企业领导参加招商考察团兴趣并不是太大,把名单放在桌上,看了看肖桂堂和常凌峰道:“你们有什么意见?”
苏小红整个人僵在那里,她低声道:“杜书记,你醉了。”
杜天野跟着苏小红来到她的那幢房子,房子新建成不久,院子很大,推开院门,里面还没有整理好,凌乱的很。
常凌峰道:“作为领导了解自己的下属也是应该的。”
身后忽然响起一个轻柔的女声:“杜书记,您不在市委大楼内运筹帷幄决战千里,来到这荒郊野外的干什么?”
左援朝道:“杜书记还是说说您的看法吧!”
张扬笑道:“天天坐在办公室里就能招商引资了?我是个实干家!”
杜天野想要去开车,苏小红奉劝他道:“喝了这么多的酒,别开车回去了,我在这儿有幢房子!”
张扬笑道:“没问题!”
杜天野停下脚步:“现在江城的财政情况你也清楚,除非能够吸引外来投资,否则我们市政府是拿不出这么一大笔钱的。我曾经听过相关专家的预计,建设新机场最少需要十个亿的启动资金,我们到哪儿去弄这笔钱?”
张扬也拿过那效果图看了看,他微笑建议道:“我倒有一个人选,我有一个朋友,叫常海龙,他的金典装修公司在岚山很有名气,而且他本身的设计水平相当过硬,咱们江城水上人家就是他装修的,要不要我帮着联系一下。”
左拥军也听说了江城派出经贸考察团的事情,他询问了一下情况。
常凌峰反问道:“你动心吗?”
苏小红道:“天就要黑了,您还没吃饭吧!”
两人同时笑了起来,端起酒碗碰了碰,杜天野一饮而尽。
“刚在开发区考察情况,电话忘车里了。”张扬的瞎话张嘴就来。
常凌峰脸上表情不变,可他的话仍然暴露出他的内心所想:“你就不怕宋省长找你麻烦!”
“怎么不接电话?”
于子良笑道:“欧州不错,应该出去转转,学习别国的先进经验,我在欧洲有不少的朋友,有需要的话,我可以介绍你认识。”
于子良和他并肩走出手术室,微笑道:“怎么?要出国考察?”
回到招商办,常凌峰和肖桂堂都坐在那里等他,这次赴欧考察团一共二十个名额,根据张扬和副市长严新建的初步约定,以企业领导为主,严新建手头有五个名额,张扬有三个其他的名额全都分配给江城重要的企业领导。
杜天野摇了摇头道:“没什么事,就是随便转转!”
苏小红道:“您不是害怕跟我一起吃饭影响不好吧?”
肖桂堂充满失望的离开,常凌峰等到他走,向张扬道:“肖主任很失望啊!”
张扬知道他最近www.hetushu.com心情都不好,也没勉强他,低声道:“没事多出去走走,要不抽空去清台山玩玩!”
苏小红笑了笑,也没有继续挽留,指了指东南方向道:“去歇歇吧,我给你泡杯浓茶醒醒酒。”
杜天野道:“院子不小啊!”
杜天野摇了摇头。
杜天野点了点头道:“谢谢,事情已经处理好了!”
苏小红敏锐的觉察到这位市委书记一定深深受到了感情上的困扰,她并没有问,只是静静做一个倾听者。
杜天野开会的时候明显有些心不在焉,常委们都看出了他不在状态,散会之后,代市长左援朝找到了他,微笑道:“杜书记,刚才我提出的那个改造江城机场计划您没有发表意见,我想知道您的想法。”
杜天野叹了口气道:“原本是这么想的,可这会儿又有个会要开还不知要到几点呢,算了吧!”
常凌峰也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翻译是必须要带的,除了中国话以外,张大官人不懂得任何外国语言,如果硬要说懂那么一点儿,那就是从小安子那儿学来的发科油,现在他已经知道发科油不是什么好话,如果到了欧洲逢人就是一句发科油,恐怕这次的招商任务要彻底玩完。最合适的翻译人选就是章睿融,章睿融不但能够熟练掌握多国语言,而且人家还有过欧洲留学的经历,对欧洲的路况地形十分熟悉,连向导也省了。
杜天野点了点头,这会儿只觉着酒意上头,歪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常凌峰道:“如果这次一切顺利,市里下达的任务可能全部完成。”
张扬道:“我们江城是皇帝的女儿不愁嫁,他们爱来不来,这次去欧洲目的是把我们江城推广出去,树立一个良好的国际形象。”
左拥军和于子良同时点了点头。
张扬道:“名单我已经确定好了!”
黑暗中,她感觉到杜天野的手用力揉搓着她的胸膛,苏小红有些慌张,可不知为什么,她并没有感到抗拒,也许是酒精的作用,她感觉到内心深处有股火在燃烧,黑夜和酒精容易让人放松自己,一切来得很突然,又似乎很自然……等杜天野睁开双眼的时候,发现外面已经是天光大亮,身上盖着毛毯。杜天野揉了揉眉心,仔细回想着昨晚的情景,脑海中闪动着和苏红意乱情迷的情景,杜天野紧紧闭上眼睛,似梦似真?
苏小红道:“我曾经深爱过一个男人,可是他却始终把我当成一个道具,当成一个可以利用的棋子,当他需要的时候,他就可以毫不犹豫的出卖我,伤害我,而我却一直甘心被他利用……”
“你不想吃?你要是真不想吃,我可就不客气了?”张扬虚张声势道。
杜天野接通电话就大声道:“你不老老实实呆在单位上班,又跑哪里去了?”
张扬摸了摸后脑勺道:“是吗?”他从更衣柜中拿出手机,这才看到上面有许多未接电话,其中一个是杜天野的,市委书记的传召他可不敢怠慢,张扬马上回了过去。
“你不吃窝边草,合着我就该吃?”
常凌峰道:“张主任又想偏了,我和她只是工作关系,没其他的想法!”
张扬这三个名额就打算在招商办的内部选择,他原本想带着常凌峰过去,可常凌峰表示出去的意义不大,还是留在江城坐镇,更何况不久从日本还要来一个考察团,是他一手促成的,必须要由他亲自接待。
左拥军这次过来是和于子良谈医院的未来规划的,他手头带着一份设计图。
常凌峰笑得直不起腰来,过了好半天他方才缓过劲来:“张主任,这次刚好是个大好机会,你出去让那帮老外见识一下咱们中国功夫,扬我国威!该出手时就出手!”和-图-书他对张扬的性格已经有所了解,知道张扬绝非是像他表现的那样冲动,张扬每次出手都是在深思熟虑的基础上,这厮心里有数。
左援朝并没有把这件事说完,又跟上杜天野的步伐:“杜书记,您觉着如果建设新机场可行性大吗?”
杜天野本想问问关干生父陈崇山的事情,回想起过去的种种,他感觉到张扬应该知道一些内情,可见到张扬终于还是没说出口。
在经商上张扬对常凌峰只有佩服的份儿,其实他对赴欧招商也没多少兴趣,说到踏出国门,香港勉强能够算上那么一次,那里毕竟都是黄皮肤黑眼睛的中国人,想想这次要去西方世界,张大官人还真有些犹豫,他低声道:“要不这么着,我在江城守着,你去欧洲招商!”
苏小红将涂好奶酷的面包递给他,轻声道:“刚才听到你手机响了几次,可能是催你回去的,赶紧吃饭,早点回去吧,市里可少不了你这位大当家。”
杜天野点了点头,在苏小红对面坐下,吃了口煎蛋,又拿起牛奶喝了一口,他的目光落在苏小红脸上,想说什么,可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张扬笑道:“其实左院长也是个务实的人,相信你们的合作会让医疗水平上一个台阶,给江城人民带来切实的好处。”
张扬乐呵呵道:“你对章睿融好像很了解啊!”
想起和苏小红初见的一幕杜天野不禁笑了起来,他低声道:“我始终想不明白,当时你怎么会成了那个样子?”
这时候章睿融捧着文件走了进来,看到他们两人这样,不禁问道:“谈什么呢,这么开心?”
张扬充满狡黠道:“感觉你了解的比较深入!”
杜天野终于鼓足勇气道:“昨晚……”
杜天野摇了摇头道:“我醒醒酒,等会儿再走!”
走入小楼一层的客厅,发现室内已经装修好了,家具刚刚买来没有多久,上面还蒙着包装纸,苏小红上前把沙发上的包装纸扯掉,邀请杜天野坐下,轻声道:“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去煮咖啡!”
高粱酒是小店自酿的,杜天野喝了一口,酒很烈狠辣,喝到嘴里像刀割一样,入喉之后如同一团火顺着食道滑了下去,杜天野皱了皱眉头:“好烈的酒,比烧刀子还烈!”
张扬看到手机电量也不多了,拉开手包取出一块电池换上,没成想,电池也没多少电了。
苏小红也听说了最近杜天野生的事情,她陪着杜天野小抿了一口高粱酒,轻声道:“杜伯伯的事情我听说了,原本想过去吊唁,可是不太方便,又害怕给你造成麻烦。”
于子良简略的看了看,他并不是专业人士也只能看看装修效果图,于子良对效果图并不满意,皱了皱眉头道:“我不喜欢!”他的脾气很直,有什么说什么。
张扬的理由也很简单:“多给年轻人一些机会!”
“兔子?”章睿融充满诧异道:“咱们招商办哪来的兔子?”
杜天野道:“江城机场的确应该改造了!这件事还是做一个完整的计划书,拿出来大家讨论。”他说完就走。
杜天野心里想着的就是这件事,他嗯了一声:“周日一起过去吧!我也想拜会一下陈叔叔!”他害怕张扬从中听出什么,慌忙岔开话题道:“赴欧考察团的事情你要抓紧把人员安下来,做事情要有效率,不要拖拖拉拉的。”
可张扬并不这么想,除了肖桂堂之外。还有人给他打了招呼。企改办主任马华成想让张扬把儿子马德军带过去见见世面,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肖鸣也私下给张扬打了电话,他是为自己的侄子肖林争取名权衡之后,张扬还是选择了肖林,这不仅仅因为肖鸣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人代会之后就会当选江城副市长,www.hetushu.com更因为肖林本身年轻而有活力,拥有很强的办事能力。马德军和肖桂堂两人,一个头脑欠缺灵活,一个思维过于陈旧,让他们两人出去对自己还是对招商工作都没有什么实际上的帮助。
苏小红端着咖啡来到他面前的时候,发现杜天野已经睡着了,无奈的摇了摇头,将咖啡放在茶几上,找来毛毯为他盖在身上,却听到杜天野低声道:“小玲……”
苏小红淡然道:“昨晚喝多了,我不记得有什么事情,你能陪我喝酒,把我当朋友就好!”
张扬知道常凌峰在调侃自己,真要是走出国门,可不能像在国内这样动辄出手,到不是他害怕外国人,而是走出去他的一举一动都牵涉到国家形象的问题,搞不好就会搞出外交争端来,凡事还是谨慎些好。
左拥军颇感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已经是第五份了,江城规模大点的装修公司我都找到了,设计方案你都不喜欢,看来只能去外地另请高明了。”
一名小护士送了三瓶矿泉水过来,张扬拿起一瓶拧开盖喝了,当即就给常海龙打了个电话,常海龙听说是这件事,他答应的也很爽快,今天就带设计师动身,明天到现场看看,尽快拿出设计方案。
自从父亲死后,杜天野很多的时间习惯于独处,张扬离去后不久,杜天野也离开了办公大楼,他驱车向外驶去,直到驶出城外他方才意识到自己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目的性,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杜天野把汽车熄了火,一个人站在路标牌前默默望着。向右是春阳,向左是丰泽,看到春阳两个字,杜天野忽然意识到,自己是想去清台山的,他想见见生父陈崇山,可他并没有做好准备,过去不知道陈崇山是他生父的时候还可以坦然面对,可如今,真正要见面他要说些什么?
两人有不少相同的话题,都喝了不少的酒,杜天野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打破了三碗不过岗的规矩,他前前后后喝了八碗酒,这高粱酒的后劲很大,两人走出竹林小院的时候脚步都有些轻浮了。
常凌峰笑道:“一天没有签约一天就无法确定,招商和做生意没有任何分别,变数很大,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咱们总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
常凌峰哈哈笑了起来:“张主任,你可是赴欧招商考察团的副团长,你不去,群龙无首啊!”
小院有几桌生意,全都是当地人吃饭。苏小红和杜天野在一间没人的房间内坐下,点了个地锅老公鸡,又配了两样凉菜,他们两人吃饭原本用不着太浪费。
张扬道:“你不是说海德集团如果谈成了,咱们全年的任务就能完成一半吗?”
吃完早餐后目送杜天野走出门外,自始至终苏小红没有提起昨晚的事情,杜天野在她心中是个充满正义和完美的形象,正因为此,她根本不敢奢求自己和杜天野之间会发生什么,昨晚的事情发生之后,苏小红没有任何的后悔,也没有兴起任何其他的念头,她将一切的原因都归结到酒精的身上。在经历方文南和洪伟基之后,苏小红的感情生活早已如同一团死灰,对于感情,她早已不敢奢求。她更清楚自己的名声,知道自己的地位和杜天野相差悬殊,如果让外人知道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势必会对杜天野造成极大的影响,苏小红不会这样做。
杜天野和左援朝分别之后返回自己的办公室,他给张扬打了个电话,想通过他了解一些生父陈崇山的事情,可电话打完之后却无人接听,给他办公室打电话,知道他一早就出去了,放下电话,杜天野忍不住骂道:“混小子,不老老实实上班,跑哪里去了!”
苏小红道:“我通过关系买下来的这块地,平日里在城市中和*图*书住惯了,反而向往一种幽静的生活。”
杜天野道:“找你也没什么事情,就是想随便聊聊!”
左援朝道:“现有机场距离市区太近,对周围环境影响很大,已经无法适应江城的发展了。”
张扬笑眯眯道:“谈兔子!”
走出手术室,值班护士告诉他们左拥军在办公室等着他们。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自己的事儿都忙不完,更何况,我始终秉承着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原则!”
苏小红的表情并没有任何异样,她束起了马尾辫,显得十分干练利索,桌上摆好了她做的早餐,向杜天野笑道:“杜书记,随便吃点吧!”
杜天野从苏小红睿智的双眸中读懂了她的意思,昨晚发生的事情,苏小红不会提起,也不希望他提起,苏小红的态度让杜天野感到一阵感激,同时又感到一些歉意。可他知道在这种情况下,也许不应该表达什么,这件事还是不说出来的好。
杜天野道:“感情是件很奇怪的事情,明明别人不在乎自己可自己偏偏要一条路走下去!”
张扬嘴里啧啧有声:“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其实章睿融也不错,人聪明,长得又漂亮,是男人就会动心啊!”
张扬笑道:“当医生给病人治病,当干部是给国家治病,相对而言还是后者的意义更大一些。”
常凌峰道:“语言不通的确是个问题。不过有小章跟着应该没什么问题,英法德三国语言她都流利的很,还有欧州生活的经验,有她在身边,事情会顺利许多。”
杜天野道:“我怕什么?对了,你祖传的美酒还有吗?”
张扬擦净双手道:“于博士,你的私人医院什么时候开张啊?”
杜天野转身望去,却看到苏小红开着一辆红色奥迪停在他身后不远处,苏小红推开车门走了下来,看了看杜天野的桑塔纳:“是不是车坏了?”
因为喝了点酒,苏小红的俏脸浮起两片红霞,显得娇艳可人,她轻声道:“我当时真的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具行尸走肉,这世上没人在乎我,也没人看得起我。”
杜天野嗯了一声,走到洗手间内洗漱了一下,望着镜中的自己,长舒了一口气,最近他所承受的压力实在太大了一些,否则昨晚也不会喝这么多,做出那种事情。
于子良笑道:“我没有张主任的宏图大志,我还是老老实实当个医生!”
左援朝点了点头。
于子良笑道:“你说话越来越官方了。”
苏小红笑了起来:“都存在皇家假日了,不过小院里有自酿的高粱酒,也挺不错的!”
张扬点了点头道:“组织经贸考察团去欧州,算是贯彻上头请进来走出去的招商政策!”
开完刀洗手的时候,于子良不禁赞道:“张主任,你不当医生真是可惜了!”
杜天野道:“既然你有了这个想法,就做新机场计划吧,我看改造并不能解决根本上的问题!”
苏小红道:“只要活在这个世上总会遇到许许多多的不如意,如果不是你及时拉了我一把,恐怕我现在早就变成飞灰了!”
苏小红指了指东南方向:“玉泉湾有家竹林小院,农家菜烧得不错,我请您!”
常凌峰被这厮的话弄得脸上一阵发热。
“没问题,晚上一起喝酒吧!”
苏小红笑道:“回头再跟你说!”她引着杜天野从竹林中的小路走了进去,竹林中也有一块空地,上面用青竹搭建成竹楼,门前摆放着七八口地锅,上面前炖着东西,食物的香气随着夜风四处飘散,让人食欲大动。
听到这句话,肖挂堂顿时紧张了起来,他盯着张扬,很期待张扬说出的那个名单中有自己的名字,可让他失望的是,张扬说出的是章睿融和肖林。
杜天野笑道:“这就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