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88章 速度激情

李龙摇了摇头,指了指身边的张扬。
张扬一边走一边注意选择掩护,李龙的电话响起,张扬接通电话,里面传来一个陌生而低沉的声音:“张先生!你不远万里来到伦敦就是为了找我?”
他们从教堂的一侧,爬了数百层阶梯,方才来到圣保罗耳语廊,耳语廊上布满通孔,只要对着其中一个通孔说话,任何一个通孔上都可以听到清晰的回音。
张扬和李龙驾驶着破破烂烂的兰博基尼慢慢来到汉森道,李龙指着正对门的音响店道:“就是这家,黄浩然是这里的老板!”
黄浩然哼哼唧唧的爬起身来:“好汉不提当年勇!”
电梯门缓缓打开,李龙率先走出门去。两人来到1539号房前,李龙先按了一下门铃。张扬向两旁看了看,低声道:“门锁了!”
约瑟芬穿着紫色皮夹克,上面缀满银光闪闪的饰品,下穿黑色皮裙。一条长腿蹬在路边的长椅上。整理着她的靴子。
李龙站起身,目光中充满傲慢,冷冷道:“下了他们的枪,让他们滚!
李龙道:“我不是什么好人,可我没做过对不起中国人的事情。”
趁着混乱,张扬和李龙溜出了威廉花园大饭店,他们来到停车场,奔向那辆破破烂烂的兰博基尼。李龙想起了什么,忽然停下脚步。掏出遥控器,遥控启动了跑车的引擎。事实证明他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引擎启动直接引发了爆炸,兰博基尼跑车在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四分五裂。周围的数量汽车被气浪掀起飞到了半空之中。
黄浩然摇了摇头道:“我只知道这么多!”
李龙从反光镜中看到大货车向自己撞来,他大吼着,将油门踩到最低,跑车从前方两辆车之间的缝隙中穿了过去,仍然不可避免的和两车相擦。
黄浩然道:“他有个相好的叫约瑟芬,是个妓女,约瑟芬很好赌,上次我见到安德诚。他就陪同约瑟芬赌博,我是通过约瑟芬认识他的。”他停顿了一下又道:“我有约瑟芬的电话!”他又向张扬伸出手去。
张扬拿起手机和丽芙联系了一下,把这一信息告诉了她,丽芙让张扬按照计划行事,她会提前抵达圣保罗教堂布置一切。
电话那端传来低沉冷酷的声音:“李龙,你真让我失望,居然出卖我!”
张扬道:“为什么会选上这一行?
蚊子制作的工具很出色。纤细的钢丝韧性极强,居然可以承载两个大男人的重量。张扬和李龙狼狈不堪的从九层电梯口爬了上去,身上都有了不少烟熏火燎的痕迹。
王展阴测测道:“好不好玩?我只要轻轻一按,牵系电梯的最后一条钢索就会断裂!”
此时后面的捷达车已经加速冲了上来。狠狠撞击在兰博基尼跑车的尾部,撞得张扬和李龙的身体都是一震,李龙疼得心在滴血,恶狠狠骂道:“我操你大爷,这得多少钱修啊!”他嘴里骂着,思想上却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放松,一踩油门,从前方大客车旁边的缝隙中钻了出去。
王展冷冷道:“掏出你的枪,瞄准他的脑袋,一枪崩了他,你没有选择,你们两人只能活一个!”
三辆轿车如影相随。
黄浩然跑出大门向右拐去,旁边忽然探出了一条腿,黄浩然哪里能够想到外面还有埋伏,被这突然一绊,身体失去平衡飞了出去,重重摔倒在地上。
黄浩然道:“你不像好人,我看到你害怕!”
张扬假如国安这么久,今天才有了一种进入角色的感觉,他和王展还没有见过面,不过内心中已经把他当成了一个必须铲除的对手。抛开其他的事情不论,单单因为这厮是安家血案的幕后策划者,就已经罪无可恕了!
他一把躲过汤姆的手枪,瞄准汤姆的大脚,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蓬地一声枪响,汤姆惨叫着抱着大腿倒在了地上。
李龙道:“人家过去在国内是语文老师!”
张扬挂上电话。发现李龙看着他。这才想起李龙所剩的时间已经越来越少了。不禁笑道:“别担心,冲你刚才的表现,我一定让她把解药给你!”
汤姆看着他,目光已经流露出恐惧。
李龙这会儿心境已经变得十分平和了,他端起红酒品了一口道:“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这些美味佳肴,能享受就好好享受一下!
约瑟芬双目一亮,伸手把那些钱接了过来,李龙走过来道:“约瑟芬,我们在找照片上的人。如果你知道他的下落请告诉我们,我们会重谢你!”
张扬看了看手表,已经是四点整,王展并没有出现。站在塔楼上可以看到伦敦城的景色,天气阴沉,整个伦敦城笼http://m.hetushu.com罩在昏暗中,这种氛围让人感到压抑,张扬知道王展一定就在附近,丽芙也在附近,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自己显然充当着蝉的角色。
黄浩然道:“我跟他不熟,在赌场的时候认识的,他说手头有一批军火,我向他推荐了你!”
黄浩然看了看,他很奇怪的笑了笑,然后起身兔子一样向门外逃去。
张扬笑了笑,心说你这么狡猾的家伙我都能对付,更何况他。张扬来到音响店内。看到一名中国男子正坐在那里欣赏音乐。张扬对音乐没多少研究,不过听到低沉舒缓的女声也感觉到相当舒服,他在那男子身边坐下。
李龙不屑道:“欧洲人欺软怕硬,我在这里呆了十多年已经摸透了他们的脾气!”
张扬启动了引擎,浑厚而沉闷的引擎咆哮了起来。他向李龙道:“开着这辆车出去是不是大过招摇了?”
李龙并不了解这件事幕后的真相,不过他隐约猜到了张扬的身份,张扬显然是来自中国的谍报人员,他找布朗的日的是为了维护国家安全,那么安德诚这个人显然从事着破坏中国制益的事情,李龙虽然从不以一个爱国者自居,可背叛国家民族的事情他也不愿去做。他压低声音道:“他究竟想做什么?
李龙笑了起来:“知道我最看不起什么人?”
张扬应了一声,李龙此时已经开始加速,那辆捷达车也加速追赶而来。
张扬道:“我听说你从事非法移民?”
张扬点了点头,把从黄浩然手中得到的电话号码递给李龙:“把这个约瑟芬约出来!”
李龙一伸手抓住他的枪膛,移到自己的头顶,一双眼睛恶狠狠盯住汤姆:“瞄准这儿,扣动扳机,你可以看到我白花花的脑浆喷射出来,这样才够爽,够刺激!”
李龙挂断了手机,张扬一拳将电梯顶部的天花板打开,他爬了上去,然后伸手将李龙拉了上去,两人站在电梯上方,看到电梯上方的钢索已经被炸断数根,现在只有一根钢索相连,岌岌可危。
张扬道:“带我去见他!”
黄浩然道:“知道一点。不过这会儿想不起来了!”
大教堂正门向西,门前有一道由六对高大的圆形石柱组成的走廊,教堂正面建筑的两端还有两座钟楼彼此呼应,西南角的钟楼内吊着一口重达十七吨的大铜钟,这是英格兰最大的铜钟。
张扬环视这间房,感觉并没有任何的不同,书桌上摆放着一张地图。一旁的便笺上用铅笔写着几个英语单词。
张扬对圣保罗大教堂的环境并不熟悉,可李龙却不止一次来过这里,他带着张扬走入教堂大厅,大教堂的主体是两座两层十字形大楼,十字楼的交叉部分烘托着一座高大110米的大圆顶建筑,大圆顶的顶端安放着一个镀金的大十字架,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为整座教堂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张扬虽然不知道他听到了什么,可从李龙惊慌失措的表现中已经猜到这件事肯定非同寻常,他跟李龙一起冲出了房间,两人没命的向电梯的方向跑去,当他们冲入电梯之后,仍然没有听到爆炸声,李龙算了一下时间,早就过了十秒,王展显然是在捉弄他们,李龙愤愤然骂道:“王八蛋!”他的手机在这时候又响了。
黄浩然这才找出纸笔把电话写给张扬,张扬接到电话之后问道:“还有没有其他的信息?”
李龙也抱着和张扬一样的心思,两人不敢在原地停留太久,爆炸很快就会吸引警察的到来,他们沿着安全通道迅速离开,经过酒店大堂的时候,看到大堂内慌成一团。酒店保安正拿着消防器材向浓烟滚滚的电梯口跑去。
张扬从李龙的表情看出了他的懊恼,由此可见这个人多少还是有些民族正义感的,张扬道:“当务之急,是你帮我把安德诚给挖出来,还有布朗,他们两人都是这起事件的关键人物。
张扬道:“有情报表明,他正在策划谋杀文副总理,他联系布朗的真实用意就在于此。”
汤姆和那帮手下狼狈逃窜之后,李龙带着张扬来到他的汽修厂,张扬的目光被一辆黑色的兰博坚尼跑车所吸引,他走了过去,在驾驶座坐下,李龙来到副驾坐好,低声道:“前天才送来的,你眼光不错!”
李龙和张扬对望了一眼,看来王展和约瑟芬之间只是嫖客和妓女的关系,从约瑟芬的嘴里得不到太多的情报。
望着那辆破破烂烂的兰博基尼远去,约瑟芬直起身来,她从手袋中拿出电话,迅速拨通了号码,低声道:“鱼儿已经上钩了!”
王展道:“和_图_书我只是想好好看看你,仔细看清你,放心吧,我不会杀你!猫抓到老鼠之后,总喜欢玩弄一番,直接吃掉大没意思了。”
张扬皱了皱眉头,看来这王展的品味不怎么样。
没等他们站稳身体,爆炸再次发生在他们的头顶,最后一根钢索断裂,电梯加速向下坠落而去。
“你不是安德诚吗?看来你还真把自己当成安家的一份子。
李龙大声道:“你想干什么?”
李龙大吼道:“坐稳了!”就在那辆捷达车即将撞上车尾的时候。他猛然深踩油门降下档位,兰博基尼在咆哮声中宛如出膛的炮弹一般冲了出去,一个形的高难度行进。挤到了大货车的右前方,右侧车身和旁边的一辆奔驰车紧贴在一起。两辆车接触的地方摩擦出一片绚烂的火星。
张扬已经来到塔楼之上,他注意隐藏着自己的身体:“你在哪里?怎么不敢出来相见?”
李龙道:“华人在欧洲还是很受歧视的,我开始想开武馆,可是后来发现不但外国人欺负我,连华人也欺负我,我尝试了许多种行当处处碰壁,最后没办法只能选择这条路,不过我有一个原则,我从不欺负中国人。”
李龙不屑的笑了笑,一辆破破烂烂的捷达想追上他们真是做梦。
李龙拿起看了看。不过是几个地名。
李龙在他的CD架上挑了几盘CD:“你上次介绍我认识的安德诚到底是什么背景?”
“圣保罗大教堂!下午四点,安德诚会前往那里和我们见面!”张扬看了看时间,距离会面还有整整五个小时,王展前往圣保罗大教堂的目的是为了干掉自己,他唇角泛起一丝充满嘲讽的微笑,对王展这个名字他闻名已久,这次倒要看看他究竟是何许人物。
张扬拿出王展的照片:“这个人你认识吗?”
在塔楼上呆了十分钟之后,张扬确信王展不会到来,他终于决定离开,李龙仍然在耳语廊等着他,张扬把手机交还给他,摇了摇头道:“看来他不愿见我!”
张扬道:“我要把他揪出来!”
张扬咬牙切齿道:“抓到这混蛋,我一定要把他碎尸万段!”
听筒中传来笑声:“你害怕?我还以为你是个不怕死的人。
李龙听出这是王展的声音。他顿时感觉到有些不妙,看来王展对他们的一举一动掌握的相当清楚,他下意识的向窗口看了看,窗帘拉得很好,从外面应该看不到房内的情景。
张扬笑骂道:“你他妈说话还一套一套的呢!”
李龙也被彻底惹火了,他大叫道:“干掉他们!”看到张扬没什么反应。有些不满的瞪着张扬道:“你该不会告诉我你没有枪吧?
李龙道:“汤姆,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小彼得的那辆雪佛兰轮胎爆胎后失去了控制,一头撞在一旁的防护栏上。
两人并肩出了圣保罗大教堂,走向他们停车的地方。
两人离开音响店,李龙忍不住笑了起来,他一边笑一边向张扬竖起了拇指,低声道:“你刚才是点穴吧?”
李龙道:“你放心,我一定尽力而为!
黄浩然接过那两百英镑,很不屑道:“打发叫花子呢?伦敦的生活成本不比国内!”
张扬很坦诚的回答道:“我不懂!”
“是!你们国安找了我这么久,我怎么都得出来跟你打个招呼!
张扬道:“你跑什么?”
李龙提醒张扬道:“这小子很狡猾,你小心点。”
李龙骂道:“操你大爷!”
张扬很慷慨的给了他五百英镑。
李龙道:“我从没以为自己是上流社会,我有自知自明,我充其量也就是一个黑社会!”
李龙掏出手机笑眯眯道:“你想嫖妓?”
汤姆哈哈狂笑道:“唐人街?很了不起吗?我还以为这里不属于英国,不属于大不列颠?什么时候你们这帮支丅那人在英国的土地上划出了自己的地盘。”
黄浩然歪着脑袋望着张扬道:“你找他有什么事?”
李龙笑道:“普通的门锁拦不住我!”他从怀中取出钱包,从中找出一张卡片,插入门锁之中,接连尝试了三张卡片,才看到门锁指示灯由红转绿,他轻车熟路的推开房门,微笑道:“请进!”
张扬和李龙来到纽盖特街,两人在一家法国餐馆内用了午餐,时间还早,李龙津津有味的品尝着龙虾。看到他的样子,张扬不禁笑了起来:“你食欲不错!”
张扬道:“他在不在?”
李龙在他脑袋上拍了一记:“你他妈知道就说,少废话!”
王展低声道:“看来你选择了后者,我很遗憾!”说完他就挂上了电话。
张扬冷笑道:“你帮安德诚和布http://www.hetushu.com朗牵线搭桥就是对不起中国人。”
李龙摇了摇头道:“还没回来,不过我们可以留下来等他!”
李龙冷冷道:“老板那边我自会交代,这里是唐人街,你让他们收起枪,马上乖乖从这里离开!
张扬道:“一个北爱尔兰的黑帮分子值得你害怕吗?”
果不其然,打来电话的仍然是王展。
没等李龙搞明白怎么回事,那辆雪佛兰轿车内部就发生了爆炸。张扬也没想到这么小的炸弹居然有这么大的威力,望着那辆四分五裂的雪佛兰轿车,他充满惊奇道:“我靠,玩大发了!”
张扬跟着李龙走了进去。李龙反手带上房门,不无得意道:“我钱包其的几张卡片可以打开世界上多数旅馆的房门。”
张扬推门走了下去,来到约瑟芬面前。掏出了钱包,他点了五百英铐。在约瑟芬面前晃了晃。
这时候房内的电话铃响起。张扬和李龙对望了一眼,还是由李龙拿起了电话。
张扬道:“你是王展?”
李龙道:“的确做过,可是我从没勉强过他们,都是一些对西方世界充满懂憬的人,他们一心想来到这里生活,这笔钱我不去赚,别人也会去赚。与其被别人骗,还不如我拿着,至少我不会害他们的性命。”
李龙道:“我最看不起的就是黑种人,被人奴役,还没有一点点的反抗意识,主子稍稍给了点好脸色,就开始沾沾自喜,难道你不懂得?就算当狗也要有骨气!”
张扬已经追到身边,一把抓住黄浩然的衣领,挥拳作势要打他。黄浩然慌忙求饶道:“我说哥儿们,咱都是炎黄子孙,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两人上了车。看到约瑟芬又已经走向远处的汽车,张扬充满不解道:“真不明白王展怎么会喜欢这种底层妓女?”
那名中国男子正是他要找的黄浩然,黄浩然看了张扬一眼道:“感觉这套音响怎么样?
张大官人有生以来从没有和一个男性表现的如此亲密,两人紧紧抱在一起,把脸都埋在对方的肩头,最大限度的避免火焰对自身的伤害。
电梯忽然震动了一下,然后加速向下坠落,张扬和李龙的身体撞击在一起。电梯内陷入一片黑暗之中,他们听到了爆炸声,声音来自电梯的上方,从十五楼坠落下去,他们只怕要被摔成肉泥,张扬虽然胆大,此时也惊出了满头的冷汗,好在电梯在十层停下,李龙的手机再度响起。
“找我什么事?
后方的捷达车原本想撞击兰博基尼的尾部,却突然失去了目标,司机想要刹车已经来不及了,车头狠狠撞击在大货车的尾部,强烈的冲撞引发了爆炸,浓烟和火光冒起在大货车的尾部,爆炸让大货司机慌乱起来,车身在瞬间失去控制,接连又有三辆小轿车撞了上来。
假如在高速公路上,他们的兰博基尼跑车想要摔开那辆破破烂烂的捷达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现在是在伦敦城内,车辆拥堵不堪,想要摆脱捷达的追踪很难。更让他们郁闷的是,追踪他们的不仅仅是那一辆捷达。还有两辆黑色的雪佛兰加入了追踪者的阵营中。
圣保罗大教堂,位于泰晤士河北岸纽盖特街和纽钱吉街交角处,这座教堂是典型的巴洛克风格箭镞,以壮观的圆形屋顶闻名,也是世界上第二大圆顶教堂,英国第一大教堂,世界第五大教堂。
约瑟芬婷婷袅袅走了过来,俯身趴在张扬旁边的车门上,波涛汹涌呼之欲出,一双榨色的眼睛极尽妩媚的看着张扬,鲜红的舌尖轻舔着上唇。她低声道:“Fuckme!”
张扬道:“我是想看看王展的眼光怎么样!”
此时从窗口各处几十杆乌洞洞的枪口瞄准了办公室内,其中竟然还有两支火箭炮,汤姆和众手下的脸色微微变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去找他。你在外面等我。”
“很不幸,我一直都没有把你当成对手!张先生,我给你一个忠告,要么离开伦敦,要么死在伦敦!张扬哈哈大笑道:“我也给你一个忠告,要么主动跪在我面前磕头认错,要么我把你揪出来,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李龙正要动怒,却见张扬又抽了三张递给了黄浩然:“说吧!”
李龙将汽车驶出停车场,没过多久,他就现有些不对,后面有一辆破破烂烂的捷达跟着他们。张扬也发现了这一情况,低声道:“那辆捷达车好像是冲着我们来的!”
王展道:“你们有十秒钟离开房间,我在房内放了炸弹!”
李龙道:“我是通过一个叫黄浩然的人认识他的!”他刚被动合作,已经越来越多的表现出主http://m.hetushu.com动性。
李龙扑上来抱住了他的身体,两人大叫着撞击在侧方的墙壁上,电梯坠地引发了又一次爆炸,火光和浓烟顺着通道向上涌来。
张扬用叉子叉了块龙虾肉放在嘴里:“我总觉着还是中国菜好吃!”
上车之前,张扬不禁回身看了看圣保罗大教堂,他很是奇怪,王展约自己过来难道只是为了看看自己?
张扬一脚油门踩了下去,兰博基尼跑车如同一道黑色的闪电艘驶出了汽车修造厂。
李龙抱着双臂悠闲自得的出现在他面前:“跑这么急干什么?
李龙掌控着方向盘,在车流的缝隙中来回穿梭,张扬观察着后面车辆的情况,李龙忍不住埋怨道:“想不到你在英国的仇家还真不少!”
王展忽然停下笑声:“刚才只是热身运动,从现在起,你们才会尝到什么叫恐惧!”
张扬还是第一次听到别人说自己不像好人,他又好气又好笑:“我可是共产党员,没有比我更像好人的好人了!”
黄浩然向李龙道:“找我干什么?”
张扬向周围看手看。
张扬的电话响起,这次是丽芙打来的。丽芙道:“我发现了王展的踪迹,目前正在追踪他,回头和你联系,你自己多加小心!”
张扬不但把自己的钱拿回来。顺手也把黄浩然的钱包掏了出来,让他失望的是,钱包里只有几十英镑,看来黄浩然穷得很。
李龙冷冷看了那侍者一眼,然后撸起了衣袖,露出一条五彩斑斓的盘龙,那名侍者看到李龙的纹身,居然吓得脸都白了,灰溜溜退了下去。
张扬转身望去,后面已经是狼藉一片,两辆雪佛兰轿车居然也通过了那段路堵,继续在后面穷追不舍。
李龙把跑车缓缓停靠在她身边,响亮的吹了一个口哨。
约瑟芬看着他:“你给我打电话的?”
张扬点点头。这时候右侧的雪佛兰又冲了上来,其中一人竟然掏出了手枪。不过这厮射击的水准太差。连续两枪都落空,李龙正打算掏枪,却见张扬抽出一张口香糖,对折了一下。然后扔到对方的车窗内。
张扬压根没想到这厮的反应会如此剧烈。他起身追了出去。
“找你!”
王展笑得很开心:“是不是很害怕?”
汤姆狂笑道:“你们中国人不是最能忍吗?好,我倒要看看你的限度是什么,李龙,惹火了我,我一样把你干掉!”他用铪口对准了李龙的心口。
李龙摇了摇头,他怎能不怕死?如果不怕死,又怎么会老老实实听张扬的吩咐,他的生命剩下已经不到23个小时,他很难确定张扬这帮人是不是会把解药交给自己,可是就算有一线告机,他也要尝试一下。
约瑟芬已经退到一边:“你们不想做生意就走开!”
李龙道:“每个人追求的刺激都不一样。有人喜欢纯洁的有人喜欢风骚的。有人喜欢成熟的,有人喜欢单纯的。”
王展笑得越发大声:“张先生,你的确是一名猛将,只可惜被国安利用了!他随即叹了口气道:“我为你感到难过!”
张扬笑道:“你以为吃几顿法国菜就算得上跻身上流社会了?”
黄浩然对李龙相当忌惮。被骂后也不敢还嘴,笑着把他们又请到了自己的音响店。
李龙道:“在西方社会生活最大的好处就是,各扫门前雪!”
千钧一发的时刻。张扬拿出那只帕克笔,按下按键,钢索射入电梯通道的墙壁之上,张扬大吼道:“抱紧我!”
小彼得驾驶着最后那辆雪佛兰从火光中冲了出来,李龙此时已经把手枪取出,一手掌控方向盘,一手瞄准了雪佛兰的轮胎,连续射出两枪。
“你以为我不敢?”
两辆雪佛兰也加速追赶上来。一左一右将兰博基尼夹在中心张扬望去,坐在左侧雪佛兰车内的人是小彼得,李龙果然没有说错。这帮人真的是冲着自己来得,不过他们怎么会对自己的行踪了如指掌?难道是王展告诉他们的?还是他们一直都在跟踪自己?
张扬冷笑道:“你高估自己的能力了!香港安家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那笔帐我还没跟你算!”
约瑟芬道:“我跟他做过两次生意,每次都在威廉花园饭店,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黄浩然道:“我干嘛要骗你,我又不是活腻歪了,龙哥!我对你可一直都是尊敬!”
“你很有经验?”
李龙冷冷道:“你最好别骗我!”
李龙尖了笑并没有说话,他驾驶着那辆破破烂烂的兰博基尼在威廉花园酒店的停车场停下,和张扬一起来到酒店大堂,张扬的英文水平显然上不了台面,李龙来到总台询问王展的情况。
李龙在耳语廊接到了王展的电www•hetushu.com话,他让张扬一个人前往塔顶。
约瑟芬看了看李龙又看了看张扬,她似乎仍然在犹豫,张扬又拿出五百英镑给她。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他的笑声显然和这里的环境格格不入,一名侍者过来好心提醒他小声一些,不要影响到其他的客人。
李龙笑道:“还行,不过我的品味应该比王展高一些!”
李龙不无得意的向张扬眨了眨眼睛,两人走入电梯,李龙按下15层的按键:“1539!”
李龙道:“他们是做军火告意。”
李龙勃然色变,他扔下电话顾不上解释,向张扬道:“快走!”
下午三点半,李龙接到了王展的电话,他通知李龙见面的地点,圣保罗耳语廊。
张扬表现的相当小心谨慎,对方在暗,他在明,这个王展让李龙把自己吸引来的真正目的就是要除去自己,在如今这个时代,绝世武功还比不上狙击步枪的一颗子弹。
李龙骂道:“就你他妈也算好汉,偷抢拐骗,充其量也就是一下三滥!”
张扬道:“你知道那个安德诚的下落吗?”
黄浩然道:“你听不懂来我音响店干什么?”
汤姆听出李龙话中有话,他跟在黑心彼得身边最久,一直认为自己是仅次于黑心彼得的二号人物,可后来李龙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李龙的崛起速度太快,锋芒毕露,掩盖了他的光芒,这让汤姆甚为不爽,他们之间一直存有芥蒂,汤姆不屑地看了李龙一眼道:“李龙,老板昨天就让你干掉他,可你居然让他坐在这里喝茶,你根本没有把老板放在眼里。”
本来总台是不愿透露客人信息的,不过李龙这厮软磨硬泡,谎称是警察,让张扬惊奇不已的是,他居然还带着假冒的警微,看来他也不是第一次冒充警察了,总台这才帮他查到了安德诚的信息。
张扬点了点头,忽然一伸手点中了黄浩然的穴道,黄浩然一动不动的瘫倒在沙发上,张扬把自己给他的钱又拿了回来。李龙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厮,他还以为张扬多慷慨呢。
张大官人只能听懂一句发科,他心说这洋妞怎么张嘴就骂人呢?不过这厮对女人的忍耐度向来都是很高的,他拿出那张王展的照片:“你认识他吗?”
李龙坐进车内启动了引擎道:“看来他也怀疑我与!”
李龙点了点头,把王展的意思转述给了张扬,把自己的电话交给张扬,张扬随着游客一起走上了塔顶,从塔顶可以眺望整个伦敦城的景色,所以前来观赏的游人络绎不绝。
李龙道:“我和布朗不熟,可是我知道黑心彼得和布朗过去都是爱尔兰共和军,他们都是北爱独立的坚定拥护者。”说到这里他倒吸了一口冷气:“难道爱尔兰共和军想利用这件事做文章,我当时怎么没想到?”
李龙道:“我也这么认为,可是你来到别人的地方就要遁应别人的生活方式,中餐虽然美味,可谈到品位和档次还是不如法国菜,这是一种文化,也是一种观念,在西方人的脑子中已经根深蒂固。
李龙狞笑着蹲了下去,用手枪抵住汤姆的脑袋:“你不敢开枪,我敢!我不怕死!难道没有人告诉你,永远不要到唐人街来闹事,无论哪个国家,这里是一个独立的国度,这是我们中国人的地方!”他再次扣动扳机,汤姆吓得大声哀号起来,可是却没有子弹射出,李龙已经提前将弹夹退出,他狂笑着连续扣动扳机,吓得汤姆魁梧的身躯在地上瑟瑟发抖。
“你怎么这么断定是我仇家?搞不好是你的呢!”
张扬用餐巾擦了擦唇角道:“听起来你就像个好人!
“你不怕死?”张扬好奇的问。
李龙用中文道:“这女人在撒谎!”
小彼得一打方向盘,雪佛兰轿车撞击在兰博基尼的车身左侧,李龙不停咒骂着,这辆跑车毛经被连续的冲撞弄得面目全,前方一辆缓慢行进的大货车阻挡住了他的去路,从反光镜中看到。后面的那辆捷达车又加速撞了上来。
张扬道:“安德诚不是什么好东西,他真正梅意图是破坏中英邦交,你帮他做坏事,已经损害了民族的利益。”
约瑟芬看到照片上的王展,不禁笑了起来,她摇着头道:“不认识!”
张扬明白这厮是想要钱,他也很痛快。拿出钱包从中抽出了两百英镑。
李龙道:“我也不是怕死,经你们这一折腾,黑心彼得对我已经是恨之入骨,我看他一定会向我下手。”
前往威廉花园饭店的途中,张扬已经把得到的消息告诉了丽芙。丽芙在追踪王展的过程中被他发现并成功摆脱。知道这一线索,禁不住叮嘱张扬道:“这个人很狡猾,你一定要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