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90章 潜入

罗慧宁微微一怔,虽然她事先就知道张扬随同江城赴欧考察招商团在欧洲参观,却没有想到在这里能够遇到张扬,罗慧宁循声望去,却见张扬站在人群之中拼命向她挥手。
邢朝晖道:“走一步看一步咯,能担待得起的,我们帮着担待一些。如果担待不起,只能看他自己的造化了!”说完他又道:“文副总理在英国的行程安排应该能够查到!”
章碧君倒是为张扬说了句公道话:“也不仅如此吧,文副总理夫妇是他干爸干妈,他当然要顾忌他们的安全。”想到这一层,章碧君心中的气已经消了,张扬发火顶撞自己也不是毫无道理的。关心则乱,这次的事情关系到他的亲人,难怪他会表现的如此激动。
亚当斯淡然笑道:“年轻人,这世界上最复杂的东西就是政治,我赞同你的观点,可并不代表着其他人像你我一样想,你所说的布朗,不但是爱尔兰独立的狂热分子,而且他的精神近乎于偏执,这种人一旦认定的事情,很难改变!”亚当斯停顿了一下道:“多关注关注新闻,也许你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他说完这句话重新回到了座椅上,此时一轮红日正从地平线上缓缓升起。将东方的天空染得一片火红。
陈美琳的手指搭在扳机之上:“说,谁派你来的?”
亚当斯就住在咖啡馆隔壁的船屋内。陈美琳因为之前去过那里,所以带着张扬很顺利就找到了地方。蚊子则按照张扬的吩咐,去将这件事向大使馆进行汇报。
张扬用手电筒照了照前方,根据结构图,他们在前方第一个分岔口向左转,张扬道:“有件事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你要把我当成杀父仇人?我来欧洲考察,你又怎么会知道?”
陈美琳用手指在结构图上勾勒了一下。低声道:“我们从这条路线走。可以直接抵达病房楼下的停车场!”
张扬向陈美琳道:“告诉他我的来意,让他老老实实把那个布朗给我交出来,否则,我不会记得什么叫尊老爱幼的!”
陈美琳战战兢兢的跟着张扬跑过那段潮湿的路段,她始终闭着眼睛,直到听不见老鼠的吱吱叫声。方才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看到自己紧紧握着杀父仇人的手,陈美琳慌忙甩脱开来。
特警在第一时间赶到了圣约翰医院的爆炸现场,开始着手疏散人群。张扬和陈美琳也在疏散之列。陈美琳被这连环爆炸吓得不轻俏脸苍白,低声向张扬道:“麻烦大了,不知道文夫人有没有事?”因为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她甚至暂时放下了对张扬的仇恨。
一支扳手呼啸着向张扬的后脑袭去,张扬闪电般抓住那只手臂,一个背摔,将袭击者摔倒在地上。陈美琳快步跟了上去,用冲锋枪抵住袭击者的脑袋。
管道工道:“全部断电了,想要上去必须要爬楼!”他忽然又想起一件事:“对了,刚才贵宾是从三号电梯进入的!”
张扬道:“问问他,电梯在哪里?”
这边的爆炸还没有结束,病房楼大门处第二次爆炸被引发,门厅坍塌倒下,将入口处的大门堵住,现场到处都是一片烟尘弥漫,惊叫声夹杂着痛苦的咳嗽声。
陈美琳留意到亚当斯身边摆放着报纸,她走了过去,拿起了那份报纸。张扬看不懂英文报纸,怔怔看着她,陈美琳回到车内,从报纸上还是找到了两则看起来有些关联的新闻。一则是文副总理夫妇在今天上午格林威治时间9:00抵达伦敦的消息。还有一则是爱尔兰叛军首领,有杀人将军绰号的哈特将军的上诉被驳回,英方判处他监禁三十年。
罗慧宁秀眉微颦,她实在想不透爱尔兰革命军和中国政府之间有什么过节,轻声道:“小心一些就是,张扬怎么会知道这些事?”
张扬淡然笑道:“我又救你一命!”
爱尔兰共和军方面几乎在第一时间就宣布对这次的连环爆炸案负责。他们提出让英国政府在三个小时内释放哈特将军,否则将会引爆病房大楼,将整座病房大楼夷为平地。
看到四下无人,陈美琳再次打开对讲机,从其中可以得到警方布控的一些消息。
对讲机内英国警方仍然没有放弃尝试,他们继续和特种队员联系着。陈美琳看了看张扬,她在征求张扬的意见,要不要和英国警方通气。张扬摇了摇头,他对英国人的能力不抱有任何信心,这次他要凭借自己的力量解救罗慧宁。
李伟回到罗慧宁身边低声道:“夫人,张扬是来通知我们注意安全,他说爱尔兰革命军会对我们不利。”
蚊子一http://m.hetushu.com边大口大口吃着汉堡,一边含糊不清道:“中国的官员到哪儿都是那么官僚,他们根本不相信我,十有八九把我当成了一个神经病。”他将一个刚刚买来的手机递给张扬:“拿着用!”
章碧君心平气和道:“并非是让你不管,而是你不适合介入这件事。你继续追查下去,只会把自己暴露出来,甚至会影响到我们国安在欧洲的全体成员,到目前为止。你做得很好,你要记住你属于四局,我们的分工相当明确,十局不会高兴我们介入他们的事情。
那中年人颤声道:“不知道,爆炸发生之后,我就躲在这里,我听新闻说,如果有人胆敢进入医院。就会有爆炸发生,所以我一直躲在办公室内,刚才的爆炸把我引出来的。
章碧君马上明白了,邢朝晖想要通过这样的方式帮助张扬,文国权夫妇上午抵达后受到了英国副总理和驻英使馆的热烈欢迎,一切都进行的井然有序,下午文国权和英国首相会晤之后,继续和英方的一些政府要员进行两国关系的讨论,副总理夫人罗慧宁则专程去英国圣约翰医院去参观,这是一家慈善医院。
袭击他们的是一个身穿工作服的中年人,他张开双臂,做投降状,蓝色的双目充满了恐惧,颤声道:“不要杀我……我……我是管道工……”
当他们从水面下直起身来,陈美琳剧烈的咳嗽起来,张扬也被浓重的硝烟味道刺激的咳嗽了两声,他低声道:“你有没有事?”
张扬怒吼道:“你以为你们爱各兰人可以利用这件事做文章可以威胁到英国政府吗?你们的做法只会遭到国际社会的谴责,只会促使英国政府对你们下定决心,在你们的事情上更加的强硬!”
张扬道:“关心不仅仅是嘴巴上说就可以,现在爱尔兰人正在四处放炸弹,你们这些领导只会说加强安全防范,真正出了事情,后悔都晚了。”
张扬对陈美琳还是始终抱有警惕的。虽然自己救了她,可陈美琳始终把自己当成杀父仇人,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丫头就会给自己一黑枪。
外面警笛呼啸,警力仍然在不断加强。
张扬望着外面的警车,咬牙切齿道:“这帮废物,早干什么去了?现在出事了一个个冒出头来,简直比国内的公安还要废!”
罗慧宁皱了皱眉头,英方这次的保安措施空前严密,这让罗慧宁感到有些不舒服,她向身边李伟道:“你过去看看,张扬有什么事!”
因为害怕他们的行动会被歹徒察觉。所以他们留意地下停车场的摄像。在接近三号电梯的地方,无论如何也绕不过摄像镜头的监控。张扬抽出军刀瞄准摄像头投掷了过去。以他的武功,就算是一根飞针一样可以击中目标,更何况是这么大一柄军刀。
伦敦下方的水道修建的极其宽敞,张扬过去在外国电影中曾经看到在下水道中开卡车的场面,他们现在所处的水道虽然没有那么夸张,不过小型轿车行驶在其中应该没有任何问题。
一辆大货车刚巧停在下水道的上方。张扬和陈美琳两人趁着混乱,钻入大货车底部,张扬移开地下管道的铁盖,陈美琳率先沿着扶梯爬了下去,张扬也随后钻入水道之中,重新将铁盖盖好。
亚当斯笑了起来,他的身上弥漫着一股刺鼻的烟草味道,慢慢站起身,来到张扬面前:“是你劫持了小彼得,现在他们父子俩已经被警方控制起来,我虽然是小彼得的教父,可是我和他们的事情没有任何的牵扯!”
陈美琳所说的人叫亚当斯,是小彼得的教父。她过去曾和小彼得一起拜会过亚当斯,此人在伦敦开了一家咖啡馆,表面上本分经营,实际上,他的咖啡馆是爱尔兰独立分子最常去的地方。
张扬和陈美琳来到船屋的时候已经是清晨五点多钟,虽然是一夜未眠。陈美琳的精神很好,反倒是张扬因为枪伤失血显得脸色有些苍白。
陈美琳并没有听到什么动静。有些诧异的看着张扬,张扬小声道:“还有人在管道里!”
圣约翰医院的连锁爆炸迅速被反馈到英国政府方面,正在参与国事谈判的文国权,也听说了圣约翰爆炸的事情,正在医院参观访问的妻子如今生死未卜。
章碧君终于被这厮的态度搞得有些生气了:“张扬,你要我说什么你才明白,我会尽力处理这件事,做事情要有全局观,不能因为个人的好恶影响到整个组织的利益。”
英方在安慰文国权的同时做出保和-图-书证,一定会尽最大力量保证罗慧宁及其随行人员的安全。其实这种保证英方是毫无底气的,此时发生爆炸让英方的颜面荡然无存,他们之前就已经听说爱尔兰革命军会有所行动,所以做足了安全措施,重点保护对象当然是文国权,却想不到终究是被人家钻了空子,目标是文国权的夫人罗慧宁。
张扬和陈美琳填饱了肚子之后走出快餐店,外面的气氛变得越发紧张。警方已经将圣约翰医院的病房大楼团团围住,可是他们并不敢轻举妄动。生怕己方的行动触怒了歹徒,从而引发爆炸!
张扬想了想,终于点了桌头:“好,你跟着也成,遇到任何危险不要怪我!”
张扬冲着话筒大吼道:“去他妈的组织利益,我现在就明明白白告诉你,我不干了,从现在起,我和你们国安之间再也没有任何瓜葛。我所做的一切事都和你们无关!”说完他就挂上了电话,看到蚊子瞪大眼睛看着自己,没好气的叫道:“你他妈看什么看?”
李伟道:“他应该和国安有些关系。”
陈美琳上来的时候手中拿着一部对讲机,刚才的爆炸竟然没有损坏这部对讲机,里面传来急促的声音,陈美琳听了会儿,低声对张扬道:“歹徒就在大楼中,他向英国政府方面提出要在一个小时内将哈特将军送上直升飞机,否则,就会炸毁病房大楼。”
罗慧宁并没有继续问下去,跟随院方进入了电梯。她要访问的是儿科病房,位于医院的佛,电梯上显示的数字不停变换,当行驶到15楼的时候,电梯忽然陷入一片黑暗之中。所有人都是一愣,李伟第一时间护住了罗慧宁,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两人小心翼翼的向前方走去。走了没多久就看到地面上被炸得血肉横飞的尸体,张扬数了数,大概有四具。不过从现场残肢断臂来看,应该不止这么多人。他蹲下身,从一具尸体上取下冲锋枪,陈美琳也取下一支枪,还捡到了五颗手雷。
张大官人的急智无疑是超群的。他将路虎停下,然后从怀中取出口香糖炸药,折叠后扔入车窗之中,和陈美琳一起迅速离开了现场,他们刚刚逃到安全的地方,口香糖炸药就爆炸。进而又引起路虎车的爆炸,火光冲天烟尘弥漫,一时间十字街口乱成一团,因为突如其来的爆炸,有不少车突然刹车引起了车辆追尾相撞,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爆炸现场。
陈美琳刚刚落到实地便感觉踩到了软绵绵的东西,吓得尖叫起来,转身就扑入了张扬的怀中,张大官人拧开手灯一看,地面上全都是老鼠。他皱了皱眉头,抓住一只正往陈美琳头顶攀爬的老鼠狠狠扔到一边,顿时砸得血肉模糊。沉声道:“跟我跑过去!”拉住陈美琳冰冷的小手,两人沿着水道向前跑去。
张扬脸色凝重,罗慧宁是他的干妈,他比其他人更为关心罗慧宁的安危,张扬强行抑制住冲进去的念头,在退出警戒线之后。
章碧君也被张扬气得花容失色,她一腔怒火都冲着邢朝晖发了过去。虽然她在职务上比邢朝辉低了半级,可邢朝晖凡事都敬着她三分,邢朝晖搞明白怎么回事之后,不由得苦笑道:“我说章局,这厮的脾气你还不知道,他定下来的事情,谁也拦不住。”
邢朝晖笑道:“张扬这个人很有本事,不过在女人方面有些太过多情了,我看他对夜莺有些意思,这小子为了女人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病房大楼的监控室内,一名身穿医院工作服的男子静静坐在那里,他的脚下躺着两具尸体,鲜血流满了一地。他的目光注视着右侧的屏幕。屏幕上正显示着3号电梯通道中的实时情景,他事先在3号电梯通道中安装了红外摄像机,虽然影响并不清楚,可是仍然能够看清有人正在向电梯飞快的靠近,他紧紧皱着眉头,这一幕实在不可思议,他想不通。人怎么可以贴着墙壁行走,而且速度如此迅速。他抚摸着发生满花白胡茬的下巴,低声道:“想送死?成全你!”
邢朝晖道:“你可一直都对他赞不绝口的,不过这件事我觉着没错!十局做事的确有失厚道,夜莺过去是我的部下,她调去十局也没有多久时间,当初我还真舍不得放她走!”
陈美琳留意周围,害怕摄像头碎裂的声音会招来敌人,可这样的动静似乎并没有引起任何的注意。她紧跟张扬的脚步来到三号电梯口,张扬用军刀插入电梯门的缝隙之中。撬开缝隙之后,利用双臂的力量将电梯门拉开。
和-图-书当斯看着张扬,脸上浮现出爱莫能助的表情:“我想你找错了对象!”
陈美琳将两则新闻的内容向张扬讲述了一遍,然后道:“亚当斯显然在暗示什么,难道布朗这次出手和哈特将军有着直接的关系?”
陈美琳狠狠瞪了他一眼,她想起了自己的父亲,她的父亲陈祥义当年就是一名出色的警员。
张扬点了点头,也不愿为难他,和陈美琳两人进入地下停车场。
张扬来到医院对面的快餐店,店内地电视中正在直播新闻,通过这种途径可以及时了解一些情况。
章碧君仍然耐心劝道:“张扬,任何行动都要受制度的制约,如果我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那么哪里还有组织性纪律性,夜莺的事情我会汇报十局方面,让他们取行动,将她救出来!”
陈美琳摇了摇头。
张扬很快就发现让陈美琳留下是个正确的决定,陈美琳带他来到附近地图书馆,从电脑中调出了圣约翰医院的建筑结构图,陈美琳指向其中一个地方道:“这里有地下管道,应该是警方控制不到的地方,我们可以从这儿潜入圣约翰医院。”
张扬笑了笑道:“小心驶得万年船!怀疑一切并不是什么坏事!”他嘴上说的轻松,内心之中却不敢有任何的大意,干妈罗慧宁还在歹徒的控制之中,陈美琳好像暂时放下了对他的仇恨,谁知道这丫头心里怎么想?单凭自己的几句话,就化解这杀父之仇,只怕很难做到。
张扬一边吃着汉堡一边道:“如果不填饱肚子,我怎么去救人?”
罗慧宁在圣约翰医院停车场下车的时候。圣约翰医院的医护人员专程上前迎接,一旁有许多围观的群众。罗慧宁微笑挥手,这时候,她听到人群中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喊道:“干妈!”
张扬并没有听错,此时一支六人的英方特种小队从管道潜入圣约翰的病房楼下,他们刚刚移动开上方的井盖,就引发了爆炸。
陈美琳走向亚当斯,把张扬的话转述给他。
在张扬以为稀疏平常的事情。可在陈美琳看来却是非同小可,军刀准确无误的击中摄像头,将摄像头砸得粉碎,张扬随后冲出去,捡起地上的军刀重新插入鞘中。
陈美琳甩着一双长腿去麦当劳购买快餐的时候,张扬给代表团方面打了一个电话,现在赴欧考察招商团仍然没有离开伦敦,张扬联系到了章睿融,眼前已经陷入困局之中。他必须要和国安的高层联系上,最方便的途径就是通过章睿融。
陈美琳摇了摇头道:“我不走,我虽然不是什么爱国人士,可这件事涉及到咱们国家的尊严,身为中国公民,我理当帮忙贡献一份力量。你不懂英语,用得上我!”
张扬看了看报纸上哈特的照片,随手撕下来放在车内:“我不管他想做什么,只要是胆敢对我们中国人不利,我就让他尝到悔不当初的滋味。”
陈美琳道:“带我们去!”管道工点了点头,带着他们两人前往地下停车场,从底层前往地下停车场这一段并没有设置电梯,地下管道错综复杂,如果没有这名管道工的引领,他们还真不好找到地方。
这不但关系到圣约翰医院的全体病员,还关系到副总理夫人罗慧宁和陪同人员,其中还包括英国政府的一些官员。事情相当的棘手,处理稍有不当,将会导致不堪设想的后果。
邢朝晖道:“我会把这件事向上头汇报!”
现场不少人因为地面强烈的震动而失去平衡跌到在地上,陈美琳歪倒在张扬的肩头,如果不是张扬将她及时扶住,她一样要摔倒在地上。
“我是个成年人,当然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蚊子在霍恩街拐角处的麦当劳等着他们,按照和张扬的商定他去驻英大使馆将这件事向有关方面进行了反应,使馆方面也表示会注意,同时也告诉他中国方面会有特工随行,英方也承诺会做出最稳妥的安全措施,文副总理夫妇在英访问期间应该万无一失。
整个地下管道剧烈震动了起来,陈美琳重重撞击在张扬的身上,这次不巧撞在了张扬左肩的枪伤,张扬痛得闷哼一声,好在爆炸声将他的声音完全掩盖。
来到地下停车场的入口,管道工说什么不敢继续引路了,他颤声道:“走上去,向右拐就可以看到电梯,我只能送到这里了……”
章碧君有些诧异道:“当然可以,做什么?”
张扬道:“你并不知道实情,你父亲当年卷入市长黎国正贪污案,为了帮助黎国正隐瞒犯罪的事实。他劫持了时任春阳县长的秦清,他死于和黎浩辉http://www.hetushu.com的争执,我虽然在场。可他并不是我杀的!这一点你可以去调查江城公安局的卷宗!”张扬在这件事上故意撒了谎,不过他并非怕承担这个责任,他只是不忍心看到陈美琳永远生活在仇恨之中。仇恨对任何人来说都不是好事,无论过去还是现在,张扬都看过太多因为沉浸在仇恨中不能自拔,最终走向毁灭的先例,陈祥义虽然罪有应得,可陈美琳是无辜的,张扬仍然记得陈祥义临死前的话,他说自己没伤害秦清。让张扬不要伤害他的家人。
张扬点了点头,目光和远处的罗慧宁相遇,罗慧宁向他笑着挥了挥手道:“回国再说!”她这次带着政治任务而来,显然不适合与干儿子叙旧。
张扬听到她的这番话不由得怒了:“你什么意思?让我撒手不管吗?”
蚊子低声抗议道:“我在十局不是最底层!”
陈美琳发现自从有枪在手之后,张扬不再走在她的前面,这厮表面上看大大咧咧,其实心思缜密的很。陈美琳低声嘲讽道:“为什么不在前面引路?是不是害怕我给你黑枪?”
陈美琳哼了一声。
罗慧宁微笑着向张扬走去,两名英国保镖慌忙上前,提醒罗慧宁要保持和隔离带的距离。
张扬进入电梯通道,他利用壁虎游墙术向上方攀爬而去。张大官人沿着笔直的墙壁高速行进,假如这一幕被陈美琳看到一定会以为见鬼了。
邢朝晖道:“查清楚后告诉张扬!”
张扬皱了皱眉头:“有没有说文夫人在哪里?”
陈美琳将他的话转述给那管道工。
张扬推开车门向亚当斯走去,亚当斯反应很敏锐,马上觉察到了张扬的出现,深邃的双目向张扬看了看。他看到了跟在张扬身后的陈美琳。有些错愕道:“玛切尔,你来找我?彼得呢?”
张扬怒吼道:“夜莺已经失踪十个小时了,到现在还杳无音讯,不要告诉我十局会毫不知情!现在真正在意她姓名的只有我和十局的一个。最底层的情报员,你们就是这样对待自己人的?出了事情就把她一脚踢开?”
陈美琳指着那老者略显佝偻的背影道:“他就是亚当斯!”
张扬充满惊恐的望着病房大楼,一切仍然发生了。
张扬听陈美琳说完,他低声道:“你们爱尔兰人搞独立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可你们想利用中英之间的关系做文章,我却不能不管,因为你们已经威胁到别国的利益。如果你知道布朗的下落,尽快告诉我,不要把事情推向无法收拾的地步。”
张扬将发生的事情简略的向章碧君做了一个汇报,章碧君低声道:“张扬,这件事属于十局分管的范畴,我会马上将情况如实反映给十局,让他们着手处理解决,至于文副总理方面,我也会尽快通知他们。让他们加强安全防范,从现在起,你放弃一切行动,我会安排你提前回国的事情。”
章碧君道:“夜莺的确很出色,仔细想想她失踪这么久,十局不可能对此毫无察觉!”
张扬抓住那中年人的胸牌,一把扯了下来,对照了一下他的照片,低声道:“没错,应该是工作人员!”
罗慧宁虽然远不如文国权重要。可真正要有了什么闪失,国际影响几乎等同,外国高官来英国访问出事,这件事肯定会有损英国的国际形象。英国人整天鼓吹自己反恐如何如何给力,现在等于被打了一个响亮的耳光。
张扬点了点头,忽然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他的耳力极其敏锐,听到不远处有杂乱的脚步声,脚步声虽然轻微,可是他仍然听到了。
陈美琳有些诧异的看着张扬:“你居然吃得下?”
陈美琳道:“医院有多少恐怖分子?
陈美琳聚精会神的看着新闻,她将新闻的内容翻译给张扬,从目前的新闻来看,匪徒的目的是解救哈特将军。罗慧宁应该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不过新闻中并没有提及罗慧宁的事情,看来英国政府方面还想暂时将这件事盖住,尽量避免造成更大的影响。
邢朝晖冷笑道:“曲绍洋那个人做事冷血的很,我看他是打算放弃夜莺了!”
张扬拿出那张圣约翰医院的建筑图,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应该是圣约翰医院地的最底层,这里遍布管道。根据建筑图,他们向安全出口走去。途径前方管道的时候,张扬停顿了一下,左手做了一个下压的动作。示意陈美琳停下脚步,然后他继续向前走去。
邢朝晖道:“人家又不是没做事,没了夜莺,行动依然在继续!”
张扬道:“我这人有个习惯,从不相信警察,国内这样,来到这里仍和图书然是这样!”他一口气将橙汁喝干,向陈美琳道:“我们就在这儿分手吧,文夫人是我的干妈,我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她落入危险之中不顾而去,这件事和你无关,你尽快离开这里吧!”
张扬报以一个微笑,目送着罗慧宁一行走入圣约翰医院之中。
章碧君道:“抛开夜莺的事情不提,文副总理夫妇的安全难道就这么算了?”
章碧君愤愤然道:“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把这种人弄进国安!”
通道中回荡着呼救声,张扬向陈美琳道:“你在这里等我,小心隐藏起来,我上去看看!”
陈美琳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章碧君道:“张扬这次很可能给我们捅大篓子!”
陈美琳一开始对张扬恨之入骨,可自从张扬把她从泰晤士河冰冷的水中救出之后,陈美琳心中对他的仇恨就冲淡了一些,从昨晚开始她一直和张扬在一起,张扬的所作所为改变了她的不少看法,至少她已经认为,张扬这个人十分的磊落。不知不觉中陈美琳已经产生了动摇,难道事情真的像张扬所说的那样,父亲并不是死在他的手中,而是别人故意挑唆。
火焰宛如一条巨龙般填塞了整个地下管道,向他们飞扑而来,张扬将陈美琳压到在地上,两人的身体浸入污水之中,火焰贴着水面涌出,然后又迅速收拢。
就在人群都准备离去的时候,停车场内忽然发出惊天巨响,一辆面包车发生了爆炸,威力巨大的爆炸将面包车砸得四分五裂,周围的汽车也被爆炸的冲击波震得翻腾着飞向半空中,有几名不及逃避的路人被砸倒在地。
张扬仔细看了看地下管道的结构图,从陈美琳所指的官道可以抵达圣约翰医院病房楼下方,他点了点头道:“马上行动,留给我们已经没多少时间了。”
伦敦的清晨有些薄雾,船屋亮着灯,一名矮小的老人身穿草绿色夹克。正在船屋前坐着,静静看着东边的天空。
陈美琳点了点头。
张扬要了杯橙汁,要了个牛肉汉堡大口大口的啃了下去,接下来他必须要有所行动,在爆炸发生之前,他内心极度不安,可当爆炸发生之后,张扬反倒平静了下来。
陈美琳摇了摇头。
陈美琳站在张扬身边,有些好奇的望着罗慧宁,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位副总理夫人。
章睿融果然没有让张扬失望。马上就和她的姑妈章碧君联系,章碧君按照她提供的号码,给张扬打来了电话。
空气中充满了尸体的焦臭味道,两人来到刚刚发生爆炸的地方,爆炸引发了塌陷,不过上方还有一个孔洞,可以容纳一个人的身体通过。张扬率先攀爬了上去,来到上方,确信没有埋伏,方才用手电筒给陈美龄信号。让她也跟了上来。
张扬已经爬行到七层的地方。忽然看到紧贴墙壁的地方闪烁着微弱的红光,张扬顿时意识到不妙,他松开双手急速向下坠落,与此同时,紧贴电梯通道的一枚炸弹被引爆了。爆炸引发的冲击波和火焰还在其次。炸弹周围的水泥被炸开。无数水泥块从天而降,如果是普通人,根本无法躲过这漫天落下的水泥块,砸都被砸死了。
张扬根据蚊子给他的手持设备测算着他们走过的距离,对照那张打印出来的结构图,现在他们应该走到了圣约翰医院下面的管道中,前方再度出现分叉。张扬停下脚步。和陈美琳一起看着那张结构图。
陈美琳望着外面来回穿梭的警车道:“这里这么多警察,不可能让你进去的!”
李伟点了点头,这次前来英国。他主要负责副总理夫人的安全,他来到张扬的面前,微笑道:“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你。”张扬长话短说,将有人要利用文副总理夫妇这次来访制造事端的事情说了,李伟道:“你放心吧,我们已经收到国安方面的通知,这次已经做足了安全措施,英国方面也给予了最高级别的防备措施,应该万无一失。”
陈美琳将结构图打印出来,和张扬一起驱车来到地下管道的入口处。可是地下管道位于两条主街的交界处,车水马龙,想要在众目睽睽之下从容潜入还真有些麻烦。
父亲死后,陈美琳长时间沉浸于悲痛之中,她从未想过父亲所做的一切究竟是对还是错,张扬刚才的话,让她开始考虑这件事,考虑这件她一直在逃避的事情,黎国正贪污案早有定论,她并不清楚父亲和黎国正之间的关系,如果父亲真的是为了帮助黎国正毁灭证据,铤而走险,违反法律,那么父亲注定不会有什么好的结局。
卓碧君道:“我们应该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