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94章 尿路感染

赵军看了他一眼。
“我说你怎么那么多问题?”
“死丫头,就会胡说八道。”
“那你又说害己害人?”
张大官人这个尴尬,不用问,这时维是把自己当成性病患者对待了。他咳嗽了一声道:“我说丫头。不就是一尿路感染嘛,至于让你歧视我?”
乔梦媛关切道:“张扬!你得了什么病?住院了?”
既然是装病当然也没有什么治疗。药倒是开了一些,多数都是营养药。张扬初到中海医院,对一切还是比较好奇的,他换上病号服,在医院里随处逛逛,这厮重生来到九十年代的第一站就是春阳县人民医院,他对医院有着特殊的感情。
张扬道:“还是章局实在,老邢可没说什么好话。”
杜天野道:“你安心养病吧,你的工作我会找人去做!”
张扬心中暗叹了一声,杜天野这意思是地球离开谁都照转不误,自己休病假对江城的政局发展没有任何影响,这让张扬产生了一个强烈的念头,自己的官还是太小了。
小护士红着脸,有些忍俊不禁:“你别跟我说,去跟你女朋友解释吧!”
张扬到了紫金阁,发现请客的是章碧君,除了他和章碧君之外,并没有其他人出席,让张扬意想不到的是,连邢朝晖也没有来。
张扬本想给几位红颜知己打电话。可想了想还是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现在自己还没有把麻烦搞清楚,还是不让她们担心的好。
那病友撇了撇嘴,终于还是忍不住道:“姑娘,你知道他得的什么病吗?”
张扬返回病房,来到门口就听到病房内的病友正要求调换床位,那人大声嚷嚷着:“你们必须给我调床,他是性病,是要传染的,我来割包皮的,万一被他传染了我岂不是得不偿失。”
“什么病?”张大官人还真不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他看着那名小护士把床头牌挂了上去,上面写着尿路感染。
乔梦媛俏脸一热,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她虽然见惯了大风大浪,可这次不一样,她还没有出嫁。
时维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之后,还是去探望了张扬,她和张扬之间是朋友关系,就算人家得了那种病,也轮不到她来指责,还有一点她很好奇,这厮怎么会得这种病呢?时维性子直,可并不代表着她的脑子反应慢,她的头脑很灵活,而且很会联想,她马上想到张扬这场病十有八九是去欧洲染上的,咱们社会主义国家和这种腐朽肮脏的事情没有关系。这种事只有资本主义国家里常见。
张大官人第二天还是去了中海医院,他被安排在四病区,看着两名俊俏的小护士在他房内晃来晃去。张扬不由得笑了起来,其中一名大眼睛小护士向张扬道:“你笑什么?”
乔梦媛的大哥乔鹏举笑着出来阻止道:“你们两个还是小孩子啊,好好的吵什么吵?”
乔梦媛来到他所在的病房,特的看了看床头牌,和张扬同屋的那病友很神秘的向乔梦媛道:“姑娘,你是来看他的?”乔梦媛点了点头道:“他是我朋友!”
张扬知道时维脾气直,当然不会跟她较真,笑道:“得,我还有事,先走了!”
自从上次因为骚扰楚嫣然,被张扬痛打之后,乔鹏飞还是第一次前来紫金阁吃饭,他也没想到这世界就这么一来就遇到了张扬,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大眼睛小护士生怕他们打起来,慌忙去叫医生过来,床位医生问明白正么回事之后,干脆给他们调整了床位,反正现在医院是淡季,床位并不紧张。
张扬看到时维过来,心中已经明白个七七八八,看来一定是乔梦媛跟她说的,不知道乔梦媛http://www.hetushu.com有没有对她说自己得了性病。
张扬听到乔梦媛也在上面,的确动了点心思,可想想自己现在的处境极其微妙,还是少惹点麻烦为好。
张扬又好气又好笑:“时维,你什么意思?我怎么不检点了?我尿路感染和国家的尊严有什么关系?你别信口开河胡说八道好不好?”
时维哪能想这么多:“什么?他的了什么病?”
床位医生已经事先打过了招呼。知道张扬是来装病的,都懒得过来问诊。
乔鹏飞不知怎么一股邪火就蹿升了上来:“你是我表妹,我当然要管你,那小子根本不是什么好东西,仗着有个副总理当干爹,到处耀武扬威招摇撞骗!”
一边年纪大些的那若护士道:“你就乐吧,你知道自己得的什么病?”
章碧君笑道:“麻烦是自己找的,不过这次你误打误撞做了件好事。我们都很满意。”
张扬叹了口气,心里把国安那帮人骂了个遍,让自己住院,安排什么毛病不行?非得给自己弄个尿路感染,这下好了,人都丢尽了。不过好在乔梦媛不是喜欢搬弄是非得人,张扬自我安慰着,但愿她不要到处乱说。回来了,她找乔梦媛一起去探望张扬,乔梦媛可不愿意再去了,有些为难道:“时维,你别去了!”
乔鹏飞没好气道:“不用!”转身上楼去了。
张扬听得清清楚楚,这才明白乔梦媛怎么这么怕自己,他真是哭笑不得,推门走了进去,指着临床病友的鼻子耸道:“你他妈才性病呢,你们全家都性病!”他作势要打那家伙,临床病友吓得顾不上穿鞋就逃到了一边:“你别过来啊,我怕传染!”
在张扬的坚持下,乔梦媛只能硬着头皮答应留下来吃饭,两人也没有走远,就在中海医院的病员食堂,这里的伙食不错,张扬点了两炒两烧。
张扬拿起筷子夹了片烤鸭放在嘴里:“还是咱们中国菜地道,在英国,怎么吃怎么腻歪!”
“他说要卸磨杀驴,还要让我住院!”
小护士道:“谁说你是性病了?我从头到尾都说你是尿路感染,我们医务人员都是有医德的,别说你是尿路感染,就算你真的有性病,我们也不会到处乱说,一定会尊重你的隐私权!”
江天野听到这里忍不住笑了起来:“邢朝晖跟我打了招呼,说让你帮他做一件事,你这一个月的病假我已经批准了。”杜天野对邢朝晖的身份很清楚,知道张扬和国安之间有些关系,他中纪委出身,比别人更懂得保密原则,并没有追问张扬发生了什么。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说的已经够清楚了,我对你们的部门真的没有兴趣,我这人喜欢安稳,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可不想整天担惊受怕的过日子。”
张扬有些郁闷的敲了敲驾驶台,然后又伸手抓住眼前晃动的毛主席像章看了看:“我发现被你们边缘化了!”
张扬骂道:“就你这德行,我传染也不挑你这样的。赶紧给我滚蛋,别在这儿碍眼!”
“不了,我真有事!”
张扬道:“我名誉全被你们给败坏了,尿路感染是性病吗?”
“就是那种,总之不好了!”
时维看了看张扬又看了看表哥,笑道:“你们应该认识吧,还要我介绍吗?”
直到张扬走远,时维方才来到她所在的包间,今天是他们几个兄弟姐妹聚会,乔鹏飞显然因为遇到张扬情绪有些郁闷,独自一个人饮酒,时维在乔梦媛身边坐下,笑道:“表姐,你猜我刚刚遇到谁了?”
章碧君道:“我们没说,你的档案国安局严格保密,并没有向文副总hetushu•com理透露。”
“你说谁?”
下电梯的时候,乔梦媛被人挤了一下,险些摔到,幸亏张扬扶住她。她慌忙摆脱张扬的手,自从知道张扬得了那病,乔梦媛对他刚刚好转的印象马上急转直下,想想这厮身边这么多女孩子,不知这次要害苦多少人。
大眼睛小护士向他解释道:“谁说他是性病?人家是泌尿系感染!”
时维道:“张扬啊张扬,你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检点,去国外才几天,就染一身病回来了,你丢不丢人?国家的颜面都让你丢完了!”
张大官人依依不舍得放下了电话。坚可不是对杜天野的眷恋,而是对江城权力的牵挂,在北京城要装病一个月,我靠,想起来都气闷。
张扬望着他的背影不屑道:“你们乔家人都这么没有风度?”
“人真的不能看外表,你看他长得人五人六的,可肮脏得很,刚才一很漂亮的女孩子来看他,听到他得了这种病,吓得转身就逃了,这子也真够无耻的,居然还跟着追了出去,还嫌害得人家不够,真是不要脸啊!”
乔梦媛笑道:“只是随口问问!”
张扬真有些头大,这邢朝晖该不是故意整自己吧,尿路感染,老子的尿路不知有多么顺畅,谁感染我也不会感染。
乔鹏飞有些不满的看了她一眼:“你和他很熟啊?女孩子家整天疯疯癫癫的成什么样子!小心被坏人给骗了!”
张扬给章碧君到了杯酒,章碧君道:“在欧洲想必很少喝到这样的美酒,憋坏了吧?”
时维不屑的看了他一眼:“我认得字!”
大眼睛小护士也有些生气了:“你胡说什么?小心人家告你诽谤!”
乔梦媛道:“看在朋友份上,我还是劝你一句,做人还是检点一些好。你这样对别人是很不公平的!”说完她站起身就向外面走奔。
张扬叹了口气道:“我累了,感觉帮你们做事挺没劲的,真的,不是说我怕。我这人做事一不怕苦而不怕死,可有一点我怕,我最怕这样不明不白的,这次回来之后,你们就把我给整到中海医院了,我看再这么下去,总有一天要被你们整到八宝山去,应该不会,我还没那资格!”
章碧君听出他的怨气极大,主动跟他碰了碰酒杯道:“张扬,你的能力有目共睹,以后我们会对你进行补偿的。”
那名大眼睛小护士倒是很认真。帮着张扬量血压测体温,然后还询问病史,告诉他注意事项:“你要注意个人卫生,勤洗澡,勤换衣服,还有最近这段时间不要有性生活。”
章碧君叹了口气道:“你既然已经决定了,我也不会强人所难,实话告诉你,我们内部刚刚做出重要的人事调整,我会担任十局局长,所以我很想你过来帮我。”
张扬指了指凳子道:“坐!”
章碧君在远处向张扬笑了笑,率先走了。
张扬笑道:“那真要恭喜你了!以后多多关照我,先帮我提个正处吧!”
杜天野淡然道:“唔!谁没有生病的时候,再说了还有严副市长嘛。不过你这次病假恐怕要错过市人代会了。”
时维捧着花篮走进来,小护士吓的慌忙止住笑声,看了时维一眼,匆匆离开了病房。
满车的人都向时维看来,时维这才意识到自己口无遮拦的后果,红着脸笑道:“我说着玩的!”
乔梦媛看着那鸡腿实在吃不下去。不敢吃,张扬得了性病,呃!想想都要恶心,这家伙真是不检点。
“拉倒吧,我都听到了,泌尿系感染就是性病,你们要么给我调床。要么我这就出院!我要是被他传染了可说不清楚!”
正在开车的乔鹏举皱了皱眉头http://www.hetushu.com道:“现在的人太不自爱了!”
下午五点半的时候,赵军开车过来接他,张扬上了车,看着一脸严肃的赵军:“头儿,你不在香港当领导,怎么跑这里当司机了?”
时维有些不满的瞪着张扬道:“你什么意思?我们乔家招你惹你了?怎么说话这是?”
张大官人听得云里雾里:“说明白点儿,我怎么有些糊涂呢?”
张扬没有说话,一口将杯中酒饮尽,大有我意已决,无需多说的。
“他说什么?”
张扬笑道:“章局,我还以为是单位会餐,没想到就你和我两个那啥,该不是其他人都迟到了吧?”
“不用!”乔梦媛对此时的张扬避之如蛇蝎。她倒不是害怕被张扬传染,乔梦媛虽然不是学医的,可基本的卫生常识还是有的,这种病也没这么强的传染性,可是她很在意自己的名声,万一让外人看到,把他俩联系在一起可就麻烦了。
赵军道:“总部通知过来开会,这几天都在北京!”
章碧君笑道:“凭你的能力,根本用不着我帮你!”
时维追上他道:“我表姐也在楼上,你不去见见?”
乔梦媛点了点头:“说吧!”她趁机将碗筷放下,今天就算饿着,也不能吃他筷子夹来的鸡腿。
果不其然,时维先凑到床头看了看床头牌。
章碧君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不是他的决定,是我们商量之后才定下来的,有一点我可以告诉你,我们都很欣赏你,绝不会做你所说的什么卸磨杀驴。”
乔梦媛红着脸把果篮匆匆放下:“我还有事,先走了啊,你好好养病!”
张扬想起丽芙的事情,自从她返回国安总部之后,到现在仍然没有任何的消息,他低声道:“章局,可不可以打听个事儿,你们打算怎么对待夜莺?”
“我送送你!”
乔梦媛一张俏脸羞得通红,早知道张扬得的是这种病,她说什么也不会来看他,她正考虑是不是及时离开的时候,张大官人背着俩手晃了进来,看到乔梦媛,笑眯眯道:“真是客气,还专门来看我!”
乔鹏飞走后,乔梦媛不禁说起了时维:“时维,你也真是,明知他爱面子还非要当众揭短。”时维也有些后悔,嘴上却不肯服输:“谁让他先说我来着?”经她和乔鹏飞这么一闹,乔家几个兄弟姐妹都没了兴致,一个个起身告退。
小护士解释不清,一张小脸涨得通红:“你别问我,我也搞不清楚,我管护理,回头你问床位医生,治疗上的事情人家给你解释。”她羞得红着脸逃出去了。
“我不懂才问!你不是护士吗?”
张扬和乔鹏飞已经发生过两次冲突。不过每次出手张大官人都有充分的理由。他和乔鹏飞对视了一会儿。忽然听到一个欢快的声音道:“张扬!真的是你啊!”时维从一旁笑着走了过来。
张扬道:“杜书记,欧洲考察的事情,我很遗憾!”
时维一听就火了:“我跟什么人来往是我的自由,你是我表哥又不是我爸,凭什么管我跟什么人来往?”
张扬坐下,对章碧君他始终琢磨不透,章碧君虽然在四局的级别在邢朝晖之下,可邢朝晖对她也是礼让三分,张扬隐隐觉着章碧君的根基很深,上次文玲的事情就是她出手调查,以文玲众所周知的背景,普通人是不敢做这件事的。
张扬慌忙解释道:“尿路感染!”
小护士道:“我也没说你是性病呀!”
乔梦媛看了看床头牌。那病友神神秘秘道:“别信那个我刚刚听人家医生说了,他得了性病!”
“天大的事也得吃饭!”
张大官人满脸尴尬:“我没有性病!”
乔梦媛匆匆走入hetushu.com电梯,张扬也跟着走了进去,他也没其他想法,就是觉着乔梦媛来探望他,现在又是中午吃饭的时候了,于情于理也该请人家吃顿线乔梦媛看到张扬跟着上了电梯。有些无,奈道:“你别送了,回去吧!你还住院呢!”
时维道:“我也不知道,跟他没说几句话!表姐,你这么好奇,不会自己问他,你又不是没他电话。”
时维向来都是个不饶人的脾气。表哥越是这样说,她就越维护张扬:“耀武扬威也比仗势欺人强,不知道谁欺负人家女孩子,结果被人教了一顿!”
张扬既然拒绝了章碧君的邀请,两人之间也没有太多的话好谈,晚宴很快就结束,张扬离开紫金阁的时候,在大堂遇到了一个熟人,乔老的孙子乔鹏飞。
张扬是真糊涂了,自言自语道:“我哪儿不检点了?”
张扬看了看周围,压低声音道:“我得病这事儿,你能不能帮我保密,跟谁都不要提?”
张扬端起酒杯和章碧君碰了碰。微笑道:“说是去欧洲,其实我就是在伦敦绕了几圈,原本我是打算趁着这次机会,去欧洲列国好好游览一番的,可惜老天爷不给我这个机会。”
张扬听得有些发毛:“我说,我的的是尿路感染,又不是性病,你怎么说的我跟一四处散播流毒的流氓分子似的?”
乔梦媛也拉着时维一起离开。走出紫金阁,乔梦媛有些好奇的问道:“张扬不是去欧洲考察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章碧君道:“你放心,她没事,我会把她留在十局,至于以后的工作,等放假之后再说。”她停顿了一笑道:“你即然这怨恨于我们的部门,就不要关心组织上的事情。”
张扬叹了口气道:“用得着人朝前,用不着人靠后,任何时代,任何国家,任何单位,都他妈是这样,世态炎凉啊!”
“下个月会让她回来,张扬,你还是考虑一下,其实官场并不适合你!”
张扬心说这邢朝晖也真是,为什么没给自己安排一个单间,不过想想,自己也没打算在医院里住,挂名的已,没必要计较太多。
张扬夹了个鸡腿放在乔梦媛碗里,这厮不仅仅是客气,还有些存心故意,对乔梦媛,他时不时的会滋扰一下。连他自己也说不清这是什么原因。
时维听得越发糊涂:“表姐。你说明白一点,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那个混蛋招惹你了?”
乔鹏飞对这位大堂哥还是颇为尊敬的。他起身道:“算了,我喝多了,先走一步!”
时维恍然大悟,声音徒然高了八度:“你是说他得了性病!你是说张扬得了性病!”
乔梦媛半信半疑的看了张扬一眼,人家既然不愿说,自己也不方便多问,可乔梦媛看完人之后。又想起张扬这茬事,抛开许嘉勇和张扬的仇隙不言,在她看来张扬还算得上一个不错的朋友,既然知道人家有病了,于情于理也要去探望一下,乔梦媛给时维打了个电话,可巧时维跟着几位表哥在密云钓鱼呢,她听说张扬住院了也吃了一惊,让乔梦媛先去探望,自己等下午回北京再过去。
时维耸了耸肩:“脏!”
时维把花篮放在地上:“看来你心情不错。住院也闲不住啊!”
张扬有些纳闷的看着乔梦媛:“我说,你怎么不吃啊?我又不是传染病!”
章碧君道:“我不瞒你,这次让你暂时住在北京不仅仅是上头需要搞清楚这件事,还因为文副总理打过招呼。”
张扬点了点头:“还有你侄女儿在我那儿已经混了好几个月了,难道你真的准备让她在我那儿领退休金?”
张扬可不知道乔梦媛为什么这么急着离去,很不知趣的乐呵和_图_书呵的送了出来。
张扬笑道:“我没啥病,已经中午了,我请你吃饭!”
时维风风火火来到中海医院泌尿科的时候,张扬盘着腿坐在病房的床上和小护士聊天,这厮闲得很,于是把有限的时间投入到调侃小护士的事业中去,他能说会道,逗得小护士前仰后合。
章碧君摇了摇头道:“就我们两个,坐!”
这个世界说小不说大不大,张大官人四处闲逛的时候,在病房大厅遇到了一位老熟人,汇通公司的董事长乔梦媛。乔梦媛是前往高干病房探望一位世伯的,她手里捧着鲜花,看到张扬的样子不由得吃了一惊。
大眼睛小护士在一旁收拾床铺。
张扬道:“我这人见不得美女,看到美女我就想笑,打心底乐!”
小护士合上病历:“反正你记住我交待你的事情,遵照医嘱,别做害己害人的事儿!”
张大官人怯生生道:“请问那事儿跟尿路感染有什么关系?”
张扬心说你拉倒吧,骗三岁孩子?他算看出来了,邢朝晖所谓的保密弹性太大,没把自己的档案挂在天安门城楼上已经算是谢天谢地了。
章碧君道:“难道你想走下伦敦机场就向所有人宣布,自己是中国特工吗?”
章碧君道:“张扬,有没有考虑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真真正正加入到组织中?”
在医院找一个有名有姓的住院病人并不难,乔梦媛很快就找到张扬所在的病房,她专门买了一个果篮,前往泌尿科去探望张扬,张扬还没有从外面溜达回来。
张扬偏偏还小声道:“乔小姐,我求你一件事儿!”
乔梦媛有些诧异的看着张扬,她开始对张扬的人品产生了动摇。她叹了口气道:“张扬,你有没有想过什么叫责任?你这样做对别人公平吗?”
如果是在平时,张扬还好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在中海医院,可他现在穿着病号服,人家一看就知道他在住院。
“我无所谓补偿,只求你们行行好。把我当成一屁给放了,我留在你们部门也没啥意思,只能给你们捅篓子惹麻烦,我在江城还有一摊子事儿,我想安安稳稳的当我的小干部,踏踏实实给老百姓做点好事,我的要求不算高吧?”
张扬笑了笑,硬生生按捺住要把病名说出来的念头,尿路感染!这可不能说,哥们还真丢不起这人!张大官人道:“没事儿,就是例行体检,现在体检都给发身衣服穿上。呵呵。没事,我真没事儿!”
张扬道:“上次的事情不背都背了,这次英国的事情不做也都做了。做事情我不怕,可我有一点就闹不明白?怎么帮你们做事老是有种见不得人的感觉?整天偷偷摸摸的,做贼一样!”
乔梦媛很矜持,面前的筷子很少动。
张扬点了点头道:“他知道我混国安?”
章碧君知道他表面上大大咧咧,其实精灵得很,低声道:“之前在文玲的事情上,组织上让你背了黑锅,这件事是我们对不起你,可你也要明白我们的难处。”
“为什么不去?怎么都是朋友。我去看看他也是应该的。”
张扬这下清净了,一个人坐在床上,拆开乔梦媛给他送来的果篮,削了个苹果啃了起来。
张大官人暗乐,没事在这儿逗逗护士倒也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可他马上发现临床病友看他的眼光有些不对,张扬一看他,那人慌忙把脸转到一边去。
乔梦媛咬了咬嘴唇道:“时维,你还是离他远一点!”
时维道:“最好还是别问了,我那个表姐夫可是个醋坛子,万一醋坛子打翻,又要麻烦了。”
乔梦媛被问得没办法,只能小声道:“你可不能乱说啊,他住在中海医院泌尿科,得了……得了那种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