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01章 爱慕

“哪有?”张扬笑得有点不自然。
梁成龙又回头看了看房门,忽然压低声音,很神秘道:“你到底的了什么病?
张扬笑道:“何叔叔,有什么话。您只管说,千万别有什么顾忌。”
何长安道:“天津南开大学附近有个叫迦南幼儿园,中二班有个孩子叫秦欢!”
这次的会面梁成龙获益匪浅。就算何长安出手帮助了王学海,可他也得到了实际利益,东江纺织百货大楼地块的事情折腾了这么多年,曲曲折折,终点又回到起点,自己终于参与到这块地的开发之中。
查薇道:“看来我们真的要抽空去东江好好玩玩,养养,你也是地主。我们如果去就是奔着你去的。”
来到王府井的全聚德,他们要了个包间,坐下后江光亚主动道:“今晚这顿算我的,大家随便点!”
何长安道:“不是说发现了古墓,谁接受都是一个烫手山芋啊!”
梁成龙这才知道他们两人的背景,不禁吐了吐舌头道:“乖乖,了不得,全都是龙子龙女啊!”
“鼎天集团的何长安?”梁成龙到吸了一口凉气。
何长安笑道:“如果每做一笔投资,我都要亲自前去,那么我恐怕一刻的清闲都没有了!”
提起这件事梁成龙颇为得意。他笑道:“我安排好了,省文物局在那里专门设点,一点点清理,一点点考察,没个三两年是考察不完的,这次拖都要拖死他!”他对王学海抱有相当的仇恨,当初东江纺织百货商场的块他几乎就要拿下,正是王学海的介入让一切发生了变数,那次是他在东江商场上败得最惨的一次,王学海利用京都大厦质量上存在的问题要挟他,逼迫他退出了竞争,此人的手段实在卑劣。
烤鸭上来之后,几个女孩子很快就吃饱了,她们可没耐心陪着张扬和梁成龙喝酒,查薇提议去逛街,得到了白燕和顾养养的赞同,于是江光亚也跟着他们一起去逛街了。
顾养养明显有些不高兴,她对江光亚跟过来有些反感:“张哥又不是请不起,你不要喧宾夺主好不好?”
“我冤枉,我当然冤枉,不信你可以去看病历!”
查薇道:“你不是想追顾养养吗?想追就得盯紧点!”
何长安道:“东江纺织百货大楼那块地虽然会产生很大的利益,可我还看不在眼里,不过我仍然决定要将这块地拿下,因为有人找过我,让我给王学海帮这个忙,利益我可以无所谓,可人情我必须得讲,我也知道,我现在出手接盘,等于救了王学海,人活在这世上就得顾忌方方面面的关系,你们说是不是?”
顾养养咬了咬嘴唇道:“我有话想跟你说!”
梁成龙却对何长安的话半信半疑,在他看来何长安不仅仅是因为人情,促使一个商人做出经营上决策的最主要因素还是利益,何长安肯定是因为利益。梁成龙心里虽然不爽。表面上还是很客气地说:“何总投资东江,相信以后我们见面的机会会很多。”
查薇招呼顾养养上车,顾养养向江光亚的宝马车看了一眼,一转身上了梁成龙的军用吉普车。
何长安这才装出有些惊奇的样子:“你没走啊?”
张扬点点头。
何长安点了点头:“我还有事,十分钟够吗?”
梁成龙哈哈笑了起来。
张扬的目光落在白燕身上,指着白燕道:“她也是借来的?”
顾养养笑了笑,没有说话,她知道查薇一直都在想办法撮合自己和江光亚,她也承认江光亚的条件不错,可她就是对江光亚没有感觉,自从她来北京上学之后,她的身边一直m•hetushu.com都不缺少追求者,可顾养养每次都不由自主将这些追求者和张扬相比,总觉着他们的身上缺乏张扬的男子气概。
顾养养显然有些不高兴,下车的时候没有和张扬打招呼,埋着头向校门处快步走去,走了几步却终于还是忍不住停下脚步,转身看了看。却见张扬已经上车了,她又回到车前:“张哥!”
梁成龙道:“这年月什么都能造假,病历也不作数!”说完他不禁又笑了起来,顿了顿道:“不过按理说这件事是冤枉你的,我跟你相处这么久也没见到你嫖过,上次给你找了那帮俄罗斯妞,你也不为所动啊!”
江光亚有些不好意思,看着吉普车开走了,慢慢跟在后面,低声向查薇道:“薇姐,这样不好吧,怎么好意思让人家请客呢?”
何长安佯装没有看到王学海仍然向前方走去。
顾养养看到张扬从吉普车上下来,像只欢快的小鸟般向他跑了过去。
张扬点了点头:“过来请她吃饭的!”
梁成龙道:“我家人对此并不反对,反正我不偷不抢,凭自己的双手赚钱养活自己。也算是一种积极向上。”
江光亚被她说得面庞一热,张扬笑道:“都说过我请客了,谁都别跟我争!”他把菜单递给顾养养:“你们三个女孩子商量商量,看看吃什么!”
查薇对张扬所说的事情并不相信,像他们这个年纪,不可能英文逊到这种地步,她轻声道:“张扬,你在哪儿上的大学啊?”
梁成龙看到何长安在北国山庄的收藏。由衷发出了一声感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做到人家这个境界。
梁成龙这次带着白燕过来的,两人在香国大酒店门外的停车场等着张扬,张扬来到他们开得那辆军用吉普前,围着转了转,梁成龙落下车窗笑道:“看什么看?我借的!”
梁成龙道:“咱俩这关系,我有什么说什么啊,我听人说你得了性病!”
张扬乐呵呵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心说这梁成龙死性不改,林清红要是知道他带着白燕来北京偷情,指不定又要大闹一场。
张扬苦笑道:“我总不能满世界去解释我没得性病,我干干净净清清白白的?这他妈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张扬笑道:“何叔叔就是凤毛麟角中的一位!”
梁成龙道:“众口铄金积毁销骨。中国人最擅长的就是以讹传讹,你还是抓紧把这件事说清楚,别弄到最后,越扯越麻烦。”
江光亚听得脸有些发热,顾养养分明在映射他。
梁成龙道:“他介入倒没什么?我就是不想王学海如意!”
何长安道:“秦家和文家跟我的关系都很好,我的确不适合搬弄这个是非,可我又觉着这件事对文家不公平,浩南这小子从来对感情都不上心,开始的时候我也以为,这件事会不了了之,可没想到,他居然真的喜欢上了秦萌萌,这件事有些不妙,秦司令夫妇跟秦萌萌的感情也不太好,所以他们也不知道秦欢的存在。”
梁成龙道:“听说你病了!”
张扬还没来得及打招呼,看到江光亚开着车跟了过来,张扬心中暗自好笑。这江光亚真的是如影相随,跟的可够紧的。
张扬笑道:“急什么?马上你们就走入社会了,等赚了钱再回报父母,回报社会。”
顾养养任何时候总不忘要维护张扬,她轻声道:“人的能力大是不能用学历来衡量的。”
张扬落下车窗,笑道:“什么事儿?”
旁观者清,张扬暗自佩服,何长安的这个提议表面上看起来http://m.hetushu•com很突然。可仔细一琢磨,他已经把事情考虑的很清楚,选择和梁成龙合作省却了很多的事情,东江乃至平海的方方面面根本不需要何长安去摆平。
何长安道:“我有资金,你对东江的情况熟悉,又是搞开发出身,我们合作肯定会事半功倍。”
江光亚没说话,顾养养偷偷向张扬看了看,查薇却道:“这世上真的有爱情存在吗?我看未必,人和人之间所谓的爱情都不会长久,一旦习惯了,一旦激情褪去,那么爱情就转变了味道,我看还不如亲情和友情来得稳固。”
张扬愤愤然道:“我就奇怪了。这事儿究竟是怎么传出去的,我是因为尿路感染住院,竟然被传成了性病,恶心到了我了!”
张扬和梁成龙准备离去的时候,何长安把张扬叫到一边,他有话想和张扬单独谈。
何长安又道:“你的丰裕集团在东江经营的不错,放眼平海你也算得上屈指可数的开发商了。”
白燕笑道:“我可不是女孩子,看着她们这么青春靓丽,我都嫉妒了!”
查薇和江光亚对望了一眼,两人都流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一个中专生,二十二岁的年纪居然就能当上副处,虽然官不大,可以张扬的自身条件来说已经是让人大跌眼镜了,查薇很快就想到张扬的干爹是文副总理,想来张扬能混到如今的地步都是靠文副总理的关系,他本身只怕没什么本事。
梁成龙陷入短时间的思索之中,何长安的鼎天集团拥有着雄厚的实力。就算他也难以和人家相提并论,而且何长安这个人在官场中很吃得开,和很多高层领导都有交情。他如果想接手这块地,肯定有实力拿下。梁成龙道:“我现在资金都在外面,东江纺织百货商场的盘子我是吃不下了,何长安想拿就让他拿去吧。不过这样一来不就等于给王学海雪中送炭了吗?”
查薇摇了摇头道:“我虽然没有经历过感情。可是我见证过别人的感情!”
张扬和梁成龙又叫了瓶白酒,张扬有话要和梁成龙单独谈。
梁成龙笑道:“谈恋爱怎么低俗了?爱情是人世间最崇高美好的东西,他们几个大学生一定赞同我。”
何长安笑道:“我好好考虑考虑!”
张扬笑道:“你一小丫头怎么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这些话不是你的原创吧?”
查薇笑道:“梁大哥很有生意头脑,难道你父母允许你上学的时候经商?”
梁成龙道:“现在想想,还真是怀念上大学的时候!”
张扬笑道:“我哪有那本事,没上过大学,我就是一中专生,江城卫校毕业,不过目前在平海省党校上函授呢。等我过两年毕业了就是本科生了。”
张扬内心一凛,何长安把话说到这种地步,意思已经相当明显了,他没有说话,等着何长安把话说完。
梁成龙道:“其实大学里主要还是学习,然后是谈恋爱!”
梁成龙笑道:“男人哪有不会喝酒的?我给你倒一杯!”
张扬看了看梁成龙,梁成龙笑道:“你们聊,我就在这儿等你!”
梁成龙明白生意做到何长安这种地步,一切都已经上了轨道,许多事并不要亲力亲为。
梁成龙道:“你也青春觊丽,在我眼里。你始终都是个女孩子。”
梁成龙点了点头道:“你帮我安排一下,我拜会拜会他,看看有没有合作的可能。”
梁成龙叫了瓶茅台,想给江光亚倒上,江光亚慌忙捂着酒杯道:“我不会喝酒!”
顾养养抬头看了看天空,心中忽然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委屈,她小声道:hetushu•com“我不喜欢江光亚!”
张扬这才下了车,陪着顾养养一起向美院走去。
梁成龙谦虚道:“还请何总多多指教。”
顾养养道:“查薇,你恋爱过?”
白燕打趣道:“你是怀念大学女同学吧?”
张扬听出这件事和文家有关,心里顿时警惕起来。
何长安点了点头道:“有件事我一直窝在心里,想说却又不好开口。文副总理是你的干爸,有些话,你更方便说一些。”
中午何长安留他们在山庄吃饭,饭后又带着他们欣赏了他刚刚拍得的康熙皇帝所用的佩剑。
顾养养道:“我看得出来!”
何长安看来有些犹豫,低声道:“张扬,我们一见如故,把你当成自己人!”
张扬不解的看着他:“你什么意思?”
何长安道:“秦萌萌我多少了解一些,她并非大家表面上看到的那么单纯!”
张扬道:“都是些学生,奇怪,现在是不是流行学艺术啊,怎么这么多高官的子女都学起了艺术?难道他们老子身上的政治细胞全都变成艺术细胞了?”
何长安笑道:“为什么会找到我?”
张扬道:“这还算人话,就我这革命意志,哪会干违反党性原则的事情。”
何长安道:“张扬,我几次都想对文副总理夫妇说这件事,可仔细考虑之后,我又不方便说,毕竟我是一个外人,不合适参与你们的家事!”他顿了顿又道:“如果你觉着为难,可以权当不知道这件事!”
众人又同时笑了起来,梁成龙道:“我上大学那会儿也是学校女生眼中的白马王子,不过那时候我可没开汽车,我入校第一年就在学校旁开了家面馆,然后用我赚的钱买了一辆雅马哈摩托车。”
王学海叫了声何总。
梁成龙很知趣,先到车内等着。
王学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没走,想和您谈点事儿!”
张扬点了点头。
张扬点了点头道:“成,咱们赶紧去吧,晚了又没位子!”
白燕笑骂道:“滚!就知道你没好话!”
梁成龙刚刚发动汽车,张扬的传呼就响了起来,他看了看是顾养养的传呼,说是要请他吃饭。
梁成龙听得有趣,又哈哈大笑起来。难怪说病在别人身上最不让自己担心。
王学海跟何长安两人来到隔壁的咖啡厅坐下,王学海叫了壶龙井,他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开门见山道:“何总,我也不拐弯抹角了,我想和您谈谈我在东江的那块地!”
江光亚听查薇这么说,顿时下定了决心。
张扬道:“何长安那个人相当精明。他看重的是利益,这么一块大肥肉,他不可能不动心!”
张大官人欲哭无泪:“他大爷的,谁他妈这么害我?听起来还真是传奇啊!”
查薇道:“养养的话我也赞成,不过现在我们还没有走入社会,我们吃的用的全都是父母的。”
张扬道:“不经历就没有发言权,查薇,可能过两年你就不会这么想了!”
梁成龙道:“你急什么?我这不是向你求证吗?”
梁成龙等到他们离去之后,不禁笑道:“江光亚对顾养养有意思,不过这小子行事太娘气了,我看顾养养肯定不会喜欢他。”
王学海点点头:“所以我想把地转手,不知何总有没有兴趣?
梁成龙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何长安竟然会主动找他合作,笑容已经挂在梁成龙的脸上,他还没有修炼到那种喜怒不形于色的境界。
何长安道:“我很少关注这些事情,尤其是和我无关的!”他冷淡的态度让王学海感觉有些沮丧,可王学海不会轻易放弃希望,他低声道:“http://m.hetushu.com何总,对开发那块地我已经做好了充足的计划,只要能够顺利开发完成。以后的利益将会不可估量。”
查薇落下车窗:“请吃饭这么好啊,有没有我们的份?”
查薇道:“中专生这么年轻就能当上副处级干部的可不多见。”
白燕道:“全聚德吧!”
张扬笑道:“听你叔叔说得?我刚住院的时候他就过来看我了!”
张扬已经明白何长安在暗示什么。他向远处看了看,低声道:“何叔叔想我把这件事告诉他们?”
“情场如战场,你不抓紧,就让人家钻了空子,我看顾养养对张扬很有意思!”
梁成龙道:“你冤枉?”
查薇道:“回头他还得开车。你别让他喝了,我喝!”
顾养养对梁成龙和白燕的关系有所了解。她没说话,拣自己喜欢吃的点了几道。
江光亚笑道:“谢谢梁大哥了!”
江光亚道:“我这样追她,人家会不会以为我死皮赖脸啊?”
张扬喝了口茶:“江光亚是前副总理江达洋的孙子,查薇是中组部查部长的宝贝女儿!”
张扬笑道:“遇到就是有缘,一起去吧,全聚德!”
顾养养鼓足勇气道:“你是不是故意疏远我?”
何长安道:“每个人的经商手法都不同,最终的目的无非是利益二字。不过利益也有不同,多数商人看到的是经济利益,能够看到社会利益的少之又少,能够为了社会利益牺牲经济利益的更是凤毛麟角。”
女人对感情方面的事有着敏感的觉察力,白燕很快就看出江光亚在追求顾养养,可顾养养的态度分明是拒他于千里之外,白燕也不方便说话。
顾养养道:“只有靠自己努力奋斗,这样赚来的钱才花的心安理得。花家人的钱是没本事的表现。”她这句话似有所指。
张扬在一旁品着何长安专门泡的春茶,这茶叶何长安前两天给他送了两盒,市价一两三千多块呢。他对生意兴趣不大,不过他也不想何长安出手帮助王学海,对于王学海这种落水狗,必须要一打到底。
何长安道:“浩南新交了一个女朋友叫秦萌萌!”
梁成龙不觉一愣,觉着查薇这女孩倒是爽快,他把酒瓶递给白燕,让白燕去倒酒,除了顾养养和江光亚喝饮料之外,其他人喝得全是白酒。
梁成龙实话实说道:“有兴趣。可是我现在没有吃下这块地的实力!”
梁成龙强忍住笑:“我也不是幸灾乐祸,我是觉着这事情好笑,他们传得有鼻子有眼的,说你去英国。第一件事就去嫖妓,搞洋妞,壮国威。结果出师未捷身先死,染了一身病被遣送国内。”
白燕瞥了他一眼道:“低俗!”
王学海道:“何总,其实那块地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我,如果换一家开发商,我估计这些麻烦都不存在了,所谓烫手山芋也只对我而言,其他人接手都不会有麻烦。”
张扬道:“傻丫头,我把你当亲妹妹看,做哥哥的怎么会疏远自己的妹妹?”
张扬瞪着他道:“笑个屁!你小子居然幸灾乐祸!”
张扬不禁笑着摇了摇头,向梁成龙借了手机,给顾养养回了个电话。反正自己过两天就离开北京了,临走之前怎么都要说一声。他让梁成龙开车去了美院,接了顾养养。
张扬听说过这件事,点了点头道:“听说是某位军区司令员的女儿,有这回事!”
张扬道:“王学海有真把那块地转让给何长安,何长安好像已经动心了!”
王学海道:“何总,你应该听说过一些不利于我的传言!”
“以后你不要帮着撮合我们!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我和*图*书很……我很难过!”
张扬接到梁成龙的电话也感到很高兴,这段时间在北京城呆得有些气闷。
何长安微笑道:“小梁啊!既然你和张扬是好朋友,大家就都不是外人,有什么话,我也不瞒着你们!”
张扬望着顾养养,发现她眼圈微微有些发红,心中有些不是滋味,其实他也没想撮合江光亚和顾养养。别人感情的事情,他还真不想过问。不过顾养养分明是对自己有好感。这让张扬感到有些害怕,重生之后,他还是第一次对女孩子感到害怕,这种感情是他想都没有想过的,张扬咳嗽了一声道:“趁着年轻好好学习也好,感情的事情以后再考虑。”
梁成龙虽然不知道江光亚和查薇的背景,可看江光亚开得汽车已经猜到他肯定不是普通出身,北京城的高干子弟实在太多,江光亚他们虽然年轻,可梁成龙也没有轻视他们,举起酒杯道:“借着张扬的酒,我谢谢各位的热情招待,以后你们无论谁到了东江,一定要找我,我保证衣食住行一条龙,让你们吃好喝好玩好!”
这次张扬误会了,查薇让江光亚开车她去买画笔,刚巧看到了门口的顾养养和张扬,所以江光亚过来打招呼。江光亚笑道:“张扬,这么巧啊。来找顾养养?”
何长安哈哈大笑:“惭愧,惭愧,我也是活了这么多年方才明白!”他向梁成龙道:“我听说当初东江纺织百货商场的地块你也参与竞争了,怎样?现在对那块地还有没有兴趣?”
张扬在的地方肯定不会冷场,梁成龙问起了他去英国的事情,张扬把自己不懂英文,在伦敦遇到的糗事告诉了他们,惹得大家全都哄然大笑。
梁成龙也来到了北京,他去医院探望张扬,才知道张扬早已经出院,费了一番功夫,才找到张扬所住的地方。
张扬也没把这些流言当成一回事儿,心说下次遇到敢胡说八道的,老子见一个打一个,谁他妈污蔑我,我就揍谁!他放下酒杯道:“你来的正好,王学海在东江的那块地怎么样了?”
梁成龙道:“我早就想过来看你了,可江城那边的工程遇到了点问题。所以耽搁了。”
张扬悄悄观察着江光亚,这个年轻人还是很随和的,身上并没有太多官宦子弟的架子。
在张扬的安排下,梁成龙去北国山庄拜会了何长安,几句客套话之后,梁成龙很快就把话题转向了东江纺织百货商场。
顾养养道:“我明白。有些事你不说出来,我也明白!”说完她加快了脚步,张扬望着顾养养消失在风中的倩影,不觉愣在那里,过了很久。方才回过神来,深深叹了口气。
张扬道:“学历不是万能的,可没有学历是万万不能的,我想升官首先就得把学历弄上去,要不然我也不上这劳什子函授!”
张扬道:“我跟何长安倒是认识,要不要我帮你联络一下?”
张扬瞪大了双眼:“我靠,你听谁说的?这他妈分明是侮辱我名誉!”
张扬道:“请,想吃什么?”
王学海并没有走远。他在酒店大堂内等着何长安,何长安下楼的时候。他满脸堆笑迎了上去。
白燕道:“张扬,我们大老远过来看你,你是不是该请客啊?”
张扬对何长安生出一些不满,你他妈不适合说,不想搬弄是非,把这个难题推到我头上。
何长安不由得笑了起来:“你刚才不是说了吗?那块地遇到了麻烦停工了!”
张扬和梁成龙对望了一眼,两人都明白了,王学海肯定找关系了,何长安碍不过人情,所以出手接了这个烂摊子。
何长安道:“有没有兴趣跟我合作?